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36.咬我吧

时间:2018-03-09作者:三木游游

    “苏丞相大人,我好累,真的不要再来了……”

    “好心儿,再来一次,最后一次,乖……”

    良宵苦短,一晌贪欢。

    六月十六,萧心悦幽幽醒转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她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小脸红扑扑的,娇嫩的唇瓣微微有些红肿,白皙如玉的脖子上,一枚欢爱留下的印记非常明显……

    “醒了?”苏霁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萧心悦脑海中冲进了昨夜那旖旎暧昧的画面,想也不想,抓住被子,把自己的头给蒙上了,一副不听不看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心儿,你看我这里,受了好重的伤。”苏霁看着做鸵鸟状的萧心悦,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坐起来的时候,被子滑落下去,露出白皙光裸的胸膛。虽然苏霁是个书生,但是脱了衣服,身材还是相当不错的,他并非那种健硕型的,但比例非常好,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

    萧心悦抓着被子的手微微动了一下,然后被子慢慢地往下挪了一点点,她忍不住看了苏霁一眼,就看到苏霁裸着上身坐在她身旁,他胸口某个位置,明显比另外一边红,是被人咬的,咬他的人,自然就是他的新娘萧心儿姑娘了。

    “你也咬我了!”萧心悦脱口而出。

    苏霁扯过被子,就把萧心悦给抱住了,看着萧心悦一本正经地说:“以后还可以咬,但是别那么用力,知道吗?”

    “我好累……”萧心悦趴在苏霁怀里,委屈巴巴地说,“我说不要你都不听,你说最后一次,都是骗我的……”

    “心儿,我太喜欢你了,情难自禁,你打我吧。”苏霁抓着萧心悦的手,在他自己脸上轻轻地拍了一下,事实上应该叫做抚摸。

    “等我有力气了再打你。”萧心悦伸手抱住苏霁的腰,好想再睡一觉。

    苏霁一脸宠溺地看着萧心悦说:“睡吧。”

    萧心悦刚闭上眼睛,猛然又睁开了,神色有些慌乱:“怎么办啊?我忘了要去给爷爷敬茶的,这么晚了,爷爷肯定该不喜欢我了!”

    “心儿,爷爷不会不喜欢你的,咱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这茶晚点敬也无妨,爷爷会更高兴的。”苏霁抱住萧心悦,不让她下床。

    这会儿苏霁只是裸着上身,而萧心悦穿着里衣。昨夜苏霁终于放过萧心悦的时候,萧心悦累得狠了,很快便沉沉睡去。苏霁小心地给萧心悦清理了身子,给她穿了新的衣服。之所以要穿衣服再睡,还有一个原因是,苏霁怕自己再忍不住……

    “你在胡说,爷爷才不会更高兴呢。”萧心悦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

    “心儿,爷爷等着抱重孙呢。”苏霁看着萧心悦,意味深长地说。

    “我们……那个……就可以生娃娃?”萧心悦眨了眨眼睛。原谅她真的不懂,因为她娘把传授这方面知识的任务交给了她嫂嫂,而她家无良的嫂嫂用一句苏霁会教她就把她给打发了。

    “嗯。”苏霁看着萧心悦目光幽深地说,“不过不用急。”

    “既然不急着生娃娃,苏丞相大人你为什么要那样欺负我……”萧心悦表示她昨天真是被欺负得狠了,才狠狠地咬了苏霁一口,然而她咬的不是地方,苏霁受了刺激,欺负起萧心悦更加卖力了……

    “心儿,那样可以生孩子,却不是为了生孩子。”苏霁看着萧心悦说。

    “那是为了什么?”萧心悦表示不太懂。

    “难道心儿不喜欢?”苏霁轻轻地抚摸着萧心悦的脸说。

    萧心悦脸色爆红,眼神躲闪地说:“不喜欢!”

    苏霁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是我做得不够好,因为我经验不足。”

    萧心悦愣愣地看着苏霁,苏霁神色认真地抱着她说:“我还需要多练练,心儿你说呢?”

    萧心悦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我好累,真的不要再来了。”

    苏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既然心儿累了,那就等晚上再说吧,我可以忍。”

    “我要去给爷爷敬茶。”萧心悦也有自己的坚持。虽然苏霁说苏家没那么多规矩,但是萧心悦觉得新婚第一天就和苏霁在房间里一直不出去,实在是太丢脸了,而且在长辈面前会很失礼的。

    “好。”苏霁扶着萧心悦坐好,他裸着上半身,下床去给萧心悦挑了一条大红的裙子拿过来,不让萧心悦动,他帮萧心悦穿,一个扣子一个扣子地慢慢系,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苏丞相大人,我可以自己穿的。”萧心悦感觉心里好甜,她没想到苏霁竟然会帮她穿衣服。

    “你累了,我伺候你。”苏霁很淡定地说。

    萧心悦红着脸,偷偷看了一眼苏霁胸前,又很快转移了视线,小声说:“苏丞相大人,能不能请你先把衣服穿好呀?”

    “怎么?不喜欢看?”苏霁目光灼灼地看着萧心悦问。

    “你不要这个样子……”

    “我什么都没做,难道你想让我做点什么?”

    “苏丞相大人,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好,我很正经地告诉你,亲我一下,不然不让你出去。”

    ……

    等苏霁和萧心悦终于收拾好出门的时候,已经快晌午了。萧心悦觉得苏霁在床上跟在地上根本就是两个人,她以前觉得苏霁心又黑嘴又毒,那是没错的,可是如今成了亲,关起门来的苏霁,一门心思就想着怎么调戏她欺负她,没完没了,她有时候好想打他,有时候又觉得好羞涩好甜蜜,太矛盾了……

    “呦!某人终于舍得出门了?”

    萧心悦和苏霁还没进苏徵的院子,就听到了苏绮的声音。这会儿苏绮依旧是一身男装,就站在苏徵的院子门口,斜靠着门,似笑非笑地看着苏霁和萧心悦。

    萧心悦瞪了苏霁一眼:都是你的错,害得阿绮取笑我们!

    苏霁很淡定地笑笑,大手放在萧心悦腰间,没有松开过,觉得萧心悦瞪他的时候颇有一种别样的风情,他很喜欢。

    苏绮把萧心悦从苏霁身旁拉走了,伸手揽住萧心悦的肩膀,捏了一下萧心悦红红的小脸,叫了一声:“嫂嫂。”

    苏霁嘴角微抽,如果不认识苏绮的人看到这一幕,会认为是一个登徒子在调戏良家女子……

    “阿绮,你可以叫我的名字。”萧心悦声音柔柔地说。

    “那怎么行呢,你就是我嫂嫂,嫂嫂,嫂嫂。”苏绮觉得萧心悦害羞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她连声叫着嫂嫂,搂着萧心悦进去了。

    苏霁默默地跟在后面,手中还提着萧心悦给苏徵和苏绮准备的礼物。

    见到苏徵的时候,萧心悦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苏徵很和蔼,萧心悦和苏霁跪地敬了茶之后,苏徵给了萧心悦一个红包。

    萧心悦给苏徵准备的礼物,是她自己亲手做的一双鞋,苏徵当即就乐呵呵地穿上了,很合脚很舒服,他连声说好。

    “嫂嫂,我的礼物呢?”苏绮盯着萧心悦手中的另外一个布包问。

    萧心悦笑着把那个布包递给了苏绮,苏绮接过来打开,眼睛一亮。里面是一套衣服,男装,苏绮最爱的颜色,领口和袖边绣着苏绮最喜欢的花纹,显然是萧心悦亲手做的。

    苏霁看了一眼苏绮手中的衣服,握住萧心悦的手低声说:“我都没有。”

    萧心悦嗔了苏霁一眼:“就不给你做。”

    苏霁笑了起来:“嗯,以后也不用给我做,我怕你累着。”

    萧心悦心中甜蜜,想着回去就把成亲之前专门给苏霁做的两套衣服拿出来,让他试试,他应该会很开心的吧?

    苏徵和苏霁祖孙俩在谈话,苏绮拉着萧心悦坐在了院中石桌旁。

    夏末季节,阳光没有那么毒了,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嫂嫂,嫁给我大哥,开心吗?”苏绮看着萧心悦问。

    萧心悦微微点头:“嗯。”

    “正好我大哥现在不当丞相了,你们新婚燕尔,好好甜蜜着吧。”苏绮嘿嘿一笑说。

    “他以后都不当官了吗?”萧心悦神色认真地问苏绮。这个问题她本想问苏霁的,可是昨日到现在根本就没有机会。

    苏绮摇头:“当然不会,不管他想不想当,皇上都不会让他逍遥快活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嘛。”

    “这样啊。”萧心悦微微有些失望,“我还以为他以后都不当官了呢。”

    “嫂嫂还真是与众不同,想让我大哥做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啊?”苏绮乐了,“不过嫂嫂放心,我大哥不管当不当丞相,都会天天陪着你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萧心悦摇头说。

    “嗯嗯,我知道。”苏绮点头,“我大哥这次罢官的时间,最长也就一个月,还是他想方设法从皇上那里争取来的,我觉得他就是为了好好陪你。”

    “啊?原来是这样啊!”萧心悦愣了一下。她这才知道苏霁罢官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原来是为了她吗……

    “当然是了。”苏绮点头,“府里的事情,你们不用管,有管家呢,你们俩就好好玩儿,有事尽管吩咐。”

    “阿绮你真好。”萧心悦看着苏绮说。

    “我更好。”苏霁走了过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了三个字,然后伸手就把萧心悦给拉进了怀里,揽着萧心悦扬长而去。

    苏绮无语望天,她家大哥在媳妇儿面前,俨然就是个厚脸皮的色狼……

    “羡慕吗?”慕容恕不知何时出现在苏绮身后,看着苏霁和萧心悦的背影,问了苏绮一句。

    “当然羡慕了!”苏绮脱口而出。

    “找个好男人嫁了,你也可以像你嫂嫂一样幸福。”慕容恕眼眸幽深地看着苏绮说。

    苏绮很淡定地站了起来,握拳砸了一下慕容恕的胸口说:“不,我羡慕的是我哥,我也想找个心儿那样乖巧可爱的小姑娘疼着宠着,只可惜我不是男的,唉!”

    慕容恕满头黑线地看着苏绮,苏绮伸手拽了他一下,非常爷们儿地说:“愣什么呢?走,后院打架去!上次你教我的剑术,我已经学会了!”

    慕容恕唇角微勾:“好。”

    萧王府。

    穆妍本想一早过来苏府,后来想想苏霁那个心黑的肯定不会让萧心悦早起,干脆也就没过来。

    吃过早饭之后,穆妍盛情邀请萧星寒一起切磋一下。她的幽冥神功在萧星寒的帮助之下突破了第三层,然后经过她的努力修炼,现在第四层已经几近圆满,却始终无法突破。

    萧王府中的演武场面积不小,平时多是剑龙卫在此训练。在厉云风死了之后,大部分的剑龙卫都回归萧王府了,包括穆霖在内,仅留下一小部分,固定成为了萧家和苏家某些人的暗卫。

    这会儿听闻萧星寒和穆妍要打架,穆霖很快召集了所有剑龙卫前去观战,岑默也通知了神兵门的人。

    穆霖带着剑龙卫的汉子们,一个个身姿笔挺地列队站在演武场一角,准备亲眼看看他们家王妃的实力。传说中,穆妍是个无才无貌的病秧子,后来,穆妍用她的容貌征服了萧星寒和世人,至于她的实力,外人都认为她只是以色侍人,但萧王府里的人自然不是这么认为的。

    话说前些日子穆妍在萧王府各处种上的毒草毒花,就让剑龙卫们相当惊讶,这才知道他们王妃竟然也懂医毒,深藏不露。

    神兵门的四个老头出现在演武场,还让岑默和苍威搬了桌椅过来,带来了好酒好茶,还有各样小零食,摆明了要看热闹。

    莫轻尘和连烬带着拓跋严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偌大的演武场上面不见萧星寒和穆妍的身影,剑龙卫们都规规矩矩地站在一个角落里,神兵门的四个老头正在嗨嗨地碰杯喝酒,岑默和苍威在一旁伺候着……

    “小乖乖,快过来!”苍松老头对着拓跋严招了招手,拓跋严飞身而起,小身子灵活地在空中翻了个跟头,落在了苍松老头面前。

    “哎呀呀!咱们家小乖乖这么快就会轻功了?真是太厉害了!来来来,一起喝酒!”苍松老头哈哈大笑着,把一个斟满的酒杯递到了拓跋严手中,拓跋严很豪气地一饮而尽,把四个老头都稀罕得不行。

    没过多久,萧星寒和穆妍一起来了,看这阵势,穆妍唇角微勾,小声对萧星寒说:“千万别让我,我输了是天经地义,你今儿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输了,可是颜面扫地。”

    萧星寒伸手揉乱了穆妍的头发:“你应该想想怎么才能输得不那么惨。”

    穆妍默默地表示,这绝对是她男人,亲的……

    风和日丽,萧王府中的人都聚集到了演武场。萧星寒和穆妍分别站在演武场两端,四目相对,萧星寒的眼神并没有多少温度,而穆妍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怎么感觉这俩是要弄死对方?”莫轻尘声音幽幽地说。

    “同感。”连烬微微点头。这会儿他坐在演武场边的一棵大树上面,一条腿踩着树干,一条腿垂了下去,一身飘逸的白衣,墨发长长地披在脑后,美得像是一幅画。

    莫轻尘默默地站在树下,抬头看了一下连烬,表示男人长成连烬这个样子,对他们这些普通帅哥来说,真的好不公平啊!

    萧星寒和穆妍同时拔剑,众人眼中寒光闪过,就看到两人同时飞身而起,剑指对方。

    一开始,萧星寒和穆妍纯剑术对战,不拼内力,招式越来越快,越来越凌厉,让人只觉得眼花缭乱,心惊胆战。

    萧星寒今日用上了刚认识的时候从穆妍那里得来的软剑,而他原本大开大合的剑术和软剑这样灵活诡变的武器并不相配,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手中的武器让他的剑术也发生着改变,速度更快更多变,俨然已经创设出了新的剑术。

    而穆妍所修炼的幽冥神功,其中的幽冥剑法也不是惯常女子所用的轻灵飘逸的风格,厚重的长剑在她手中看似并不快,但其中却蕴含着很多细微的招式变化,对手一个不小心,绝对会悲剧。

    作为同样用剑的连烬,没过多久就忍不住感叹:“他们的剑术都已经到了很高的境界,尤其是萧星寒。”萧星寒已经能够做到人剑合一,随心而动。穆妍对剑术的领悟和对武器的运用也极为出色,只是相对萧星寒来说,还是稍弱了一些。

    没过多久,萧星寒和穆妍同时弃剑,各自手中握着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开始了一场近身战斗。

    剑龙卫的汉子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穆妍再次刷新了他们的认知,这样的实力让他们心中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些年萧星寒在剑龙卫眼里就是神一样的存在,现在穆妍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的女神。

    神兵门的老头们一个个都在为穆妍呐喊助威,苍海老头大掌把桌子拍得都快散架了,中气十足地吆喝着:“丫头!别客气!把他打趴下!”

    莫轻尘和连烬都顾不上聊天了,聚精会神地看着不远处精彩的对战。

    之前的剑术对战,萧星寒的实力明显高于穆妍。如今到了近身战,穆妍把差距缩小了很多,她似乎已经全然忘记了她和萧星寒的夫妻关系,眼眸幽寒无波,就像是一个冷血女杀手一般。

    萧星寒对匕首这种东西并没有那么习惯,因为他之前极少用,近身战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经验。不过他的实力和心智摆在那里,并没有落了下风。

    如此,又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两人同时收手,众人都以为今日的对战到此结束的时候,却见两人扔了匕首,几乎没有停歇,又开始了一场赤手空拳的搏击战,这次,他们用上了内力。

    萧星寒把他的内力压制到了和穆妍相差无几的程度,用来和穆妍对战,而这样的战斗,没有用武器看起来那么激烈,有时候甚至是无声的,却让人根本无法忽视这其中蕴含的力量……

    从开始到结束,整整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最终萧星寒和穆妍分开收手的时候,两人神色如常,额头连薄汗都没有。

    穆妍对着萧星寒微微摇头,表示她的瓶颈并没有突破,不过她也不怎么失望,练功不能急于求成,既然不到突破的契机,就说明她现在的积累还不够。

    “王妃威武!”一个看刚刚的战斗看得热血沸腾的剑龙卫忍不住振臂高呼了一声。

    然后,所有的剑龙卫都异口同声地高呼:“王妃威武!王妃威武!”如穆妍所说,萧星寒赢了是应该,如今看似谁都没赢,那就是穆妍赢了。对剑龙卫来说,穆妍现在的实力,让他们都很震惊,很佩服,很崇拜。

    “哈哈哈哈!咱们家丫头就是厉害!”苍松老头胡子都要翘上天了。

    “突然感觉自己实力还是太弱了。”连烬看着穆妍,微微皱眉说。穆妍比他小好几岁,还是个人生并不平顺的姑娘,竟然都能有这样的实力,他觉得自己需要更努力才行。

    莫轻尘捂脸遁走:“我去练功了。”

    “萧寒寒,还记得我们最初认识的时候吗?那会儿我真的很弱。”穆妍伸手挽住了萧星寒的胳膊说。

    “现在也很弱。”萧星寒毫不客气地打击穆妍。

    穆妍踩了萧星寒一脚,然后笑了起来:“你说得对,招式再厉害,如果对方内力比我强很多,一掌过来,我就悲剧了。所以,我还是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把你打趴下!”

    “嗯,我要闭关,少则十天,多则一月。”萧星寒话落,也不管不远处还有人,低头在穆妍额头印下一吻,然后飞身而起不见了人影。

    穆妍无语望天,所以她辛辛苦苦打了这么半天,她自己没能找到突破的契机,反倒是让萧星寒找到了?莫名感觉有点不平衡啊!

    穆妍知道萧星寒闭关都在他们书房通往萧家藏药库的地下密道之中,她也不担心萧星寒会出事,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去后院看了看她种的药材,觉得种类还是太少了,才刚发芽的那些又太小了,这片有毒的药田,现在根本不成规模。

    “夫人,主子命属下搜罗了一批可移植栽种的药材,这两日就能送到萧王府。”青木出现在穆妍身后,神色恭敬地说。

    穆妍突然想起,当今天下最大的药材生意,就掌握在萧星寒手中,找药材,不管是有毒的还是无毒的,对萧星寒来说应该都不难。如此,穆妍觉得不久之后,这片药田就能初具规模了。她对医毒都很有兴趣,脑子里还有不少新奇的想法等待实践。

    耒阳城,苏丞相府。

    三朝回门的时候,苏霁带着萧心悦,在苏绮和慕容恕的护送之下,去了萧尚书府。

    宁如烟和萧心悦母女俩单独坐下来说话的时候,宁如烟看着萧心悦红润的小脸,眉眼之间的喜意,心就放下了一半。她倒不是怕苏霁对萧心悦不好,是担心苏霁在某些事情上面不知节制。

    “心儿,苏霁对你怎么样啊?”宁如烟握着萧心悦的手问。

    萧心悦脸色红红地说:“他对我很好啊。”他们天天都在一起,苏霁白天陪她吃饭,喝茶,散步,他们一起下棋,一起弹琴,一起作画,才短短三天,就做了好多有趣的事情。虽然晚上到了床上,苏霁总是有些不知足,不过念着萧心悦年纪小,他也没有真的折腾太过分,事后又总是温柔体贴到了极点,总能让萧心悦的气还没生出来就消了。

    “你苏爷爷,有说让你早点为苏家添丁吗?”宁如烟看着萧心悦问。她私心里其实不太希望萧心悦这个年纪就生孩子。

    “苏爷爷以前提过,我们成亲之后就没有再提了,苏丞相大人说,我们还年轻,不着急生孩子。”萧心悦对宁如烟说。

    宁如烟笑着摇头:“傻丫头,跟你说过好几次了,该改口了。你们已经成了亲,况且他现在不做丞相了,你怎么还一直管他叫苏丞相大人?”

    萧心悦嘻嘻一笑:“叫习惯了,我喜欢嘛,他也没有说什么。”

    最初认识的时候,苏霁在萧心悦心里,就是心黑嘴毒的苏丞相大人。距离他们第一次说话,其实也没有过去很久的时间,他们已经成为了夫妻,萧心悦有时候回想一下,会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会嫁给苏霁,好像是被苏霁给算计了。

    但萧心悦不是个喜欢纠结的姑娘,她转念想想苏霁竟然故意算计着要娶她,那肯定是很喜欢她,而她,也早就喜欢上了那个对别人心黑嘴毒,在她面前却温柔宠溺,总是三言两语就能让她脸红心跳的苏丞相大人了。

    “心儿长大了。”宁如烟看着她捧在手心的宝贝女儿如今已经嫁人,还嫁了个好人家,十分欣慰地说。

    傍晚时分,萧心悦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萧源启和宁如烟,和苏霁一起坐着马车回了苏家。

    穆妍再见到苏霁和萧心悦的时候,已经是他们成亲十天之后了。

    “嫂嫂!”萧心悦本来正在弹琴,苏霁在给她画像,看到穆妍来了,她神色一喜迎了上来。

    穆妍唇角微勾:“其实,你也可以叫我表妹。”

    萧心悦摇头:“那怎么能行呢?”

    “那就让你家苏丞相大人也管我叫嫂嫂?”穆妍笑了。

    萧心悦秀眉微蹙:“那样更怪了,就都不要改口了吧。”

    “你们这小日子过得,挺不错嘛。”穆妍落座,接过了萧心悦递过来的茶,微微一笑说。

    苏霁落下最后一笔,仿佛没有看到穆妍,拿起来让萧心悦看:“心儿,我画的好不好?”

    萧心悦嗔了苏霁一眼:“快收起来吧,不然嫂嫂会取笑我的。”

    “怎么会?我这是羡慕。”穆妍表示,人家小夫妻这蜜里调油的真是羡煞旁人,她和她家萧寒寒,就算调情的时候,也是她调戏他,萧星寒到现在都不会说甜言蜜语,一言不合就上床交流感情,完全简单粗暴,苏霁和萧心悦这才叫浪漫。

    不过穆妍倒是认真想了想,假如萧星寒有朝一日变成苏霁这样,每天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天天黏着她,一起玩琴棋书画那些文人之雅,想想就觉得太诡异了!

    穆妍喜欢萧星寒的时候,萧星寒就是一块冰山,她喜欢和萧星寒的相处模式,不需要说那么多甜言蜜语,她想要什么,她需要什么,不说话,甚至都不需要眼神交流,萧星寒都知道,并且默默地帮她。他们一起交流沟通的是医术和毒术,平日最喜欢的活动是打架,这就是独属于他们的浪漫。

    “表哥,一个月的时间,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穆妍看着苏霁问。

    苏霁放下手中的画像坐了下来,端起萧心悦泡的茶,惬意地喝了一口,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这才看向了穆妍。

    穆妍表示,苏霁这就是赤裸裸地在秀恩爱晒幸福,脑门儿上写着老子娶到了这世上最美丽最温柔最可爱最软萌最乖巧的宝贝媳妇儿,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不急,再过些天。”苏霁很淡定地说,“我这罢官,总需要时间来证明真实性。”

    “随便你。”穆妍无所谓地说,“别把我那义兄给坑了就行。”

    “不至于。”苏霁微微摇头。

    “心儿,我想吃你做的点心。”穆妍转头看着萧心悦说。

    “好啊,我去给嫂嫂做!”萧心悦很开心地点了点头,起身出去了。

    “小妍,你很闲?”苏霁皱眉看着穆妍。

    “表哥是不是觉得我打扰了你们俩?”穆妍很淡定地说,“没办法,我家萧寒寒在闭关修炼,我已经独守空闺好几天了,看不得你们甜甜蜜蜜的样子。”

    苏霁嘴角微抽:“小妍,别胡说八道了,有事直说吧。”苏霁才不相信穆妍会因为萧星寒闭关而变得无所事事,穆妍今天来找他,显然有正事。

    “表哥,虽然说厉云风那种变态应该不会再有,但你依旧是众矢之的,你才华越是突出,越是为天厉国造福,就越是会有人容不下你活着。”穆妍看着苏霁神色淡淡地说,“我刻意支开心儿,只是不想让她想多了,但你不要对你现在的处境过于乐观。我和萧星寒保护不了你一辈子,而你现在必须承担起保护这个家,保护心儿的责任。”

    “小妍,你到底想说什么?”苏霁皱眉看着穆妍问。穆妍说的苏霁其实都明白,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唯一没有找到答案的一个困境,因为他已经置身权力的漩涡之中,根本没有抽身的可能。

    “表哥,你不能再安于现状了,我要改造你,不接受拒绝。武功和毒术,你选一样,或者两样,然后拜我为师吧!”穆妍看着苏霁不容置疑地说。

    苏霁扶额:“小妍,个人武力解决不了问题。”

    “当然,因为环境是瞬息万变的,所以你所谓的问题,其实根本无解。”穆妍神色平静地说,“你需要做的是,让自己变得强大,来迎接未来未知的局面。总不至于你和心儿一辈子都要有人随身保护,你难道不想过真正的两人世界吗?”

    “其实阿绮试图教我武功,但我真的不擅此道。”苏霁神色无奈地摇头。习武是需要天分的,假如没有天分,后天就算要凭借勤奋,也得从小开始塑造强健的筋骨。到了苏霁这个年纪,再从头开始学武功,事倍功半,而且不会有什么成效。

    穆妍微微点头:“你放弃武功是明智的,但你必须学会轻功,打不过至少还能逃跑。至于毒术,我认为对你来说并不会很难,你也不需要全面地去修习毒术,只需要去学对你来说有用的那些就行了。”

    “都听你的吧。”苏霁微微点头。成了亲,越是幸福,越是要珍惜。他要为萧心悦遮风挡雨,光靠脑子是不够的,他必须时时防备可能会到来的危险。

    穆妍选择让莫轻尘接下来教导苏霁的轻功,因为莫轻尘本身最出色的就是轻功,武功也一般。

    至于毒术的书籍,穆妍这次直接带过来了,因为她确实没打算给苏霁拒绝的余地。苏霁对此并不排斥,就算是要靠脑子生存,他也需要不断接受新的事物,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保护他在意的人。

    穆妍帮萧心悦做了点心,然后又很淡定地坐在苏霁和萧心悦中间,当着亮闪闪的电灯泡,一起吃了顿饭,天色微暗的时候,才带着一盒点心回了萧王府,那是萧心悦让她带给拓跋严吃的。

    七月初一,夜半时分。

    距离苏霁和萧心悦成亲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萧星寒还未出关,穆妍又度过了一次虚弱期。

    皇宫之中,厉啸天还未休息,正在批阅奏折。

    当他猛然抬头,神色大变,只见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衣蒙面男子,这会儿就站在不远处!

    “皇上,我本是萧王府剑龙卫,现在是苏府护卫,苏相有封信要交予皇上。”黑衣人话音未落,一封信轻飘飘地落在了厉啸天面前。

    厉啸天眼神变幻不定:“你叫容易?”他显然对于苏霁身边的人有所了解。

    “是。”慕容恕微微点头。

    “你为何会离开剑龙卫,成为苏家的护卫?”厉啸天眼眸幽深地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垂眸说:“因为先前在去明月国的途中,我救了苏小姐,和苏小姐两情相悦,苏小姐求了萧王妃,我便离开了剑龙卫。”

    “这么说,你等着做苏家姑爷了?”厉啸天眼眸微眯,显然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情况,不过慕容恕的话并没有任何破绽。

    “还望皇上成全,不要将苏小姐许配他人。”慕容恕声音恭敬地说。

    “哼,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对朕提要求!”厉啸天冷哼了一声,这才低头拿起来面前那封信,拆开看了一眼,面色就是一沉!

    苏霁在信中说,先前在耒阳城暗中作祟的人已经出现了,暗中去找了他,想要劝他背叛天厉国,去东阳国。而那人,就是东阳国去年离奇死亡的那位晋王晋连城!

    苏霁还说,晋连城自称是东方彻和当年那位祸国妖妃莲心的亲生儿子,先前他是被人所害,死里逃生,现在想要回到东阳国,拿回本属于他的一切,而他需要得到苏霁的帮助,并且向苏霁承诺了无尽的荣华富贵……

    “岂有此理!”厉啸天看完了苏霁的亲笔信,面色幽寒地说,“简直是异想天开!”

    “苏相不方便进宫,不知皇上有何吩咐?”慕容恕垂眸问厉啸天。

    “告诉苏霁,不管他用什么办法,逼晋连城活着离开耒阳城!”厉啸天眼眸冷厉地说。

    慕容恕微微点头:“是。”

    对于厉啸天乍闻晋连城没死之后的反应,慕容恕明白,厉啸天当然不是真的不想杀晋连城,但他更愿意看到晋连城回到东阳国,去祸害东阳国皇室。当年东方彻因为莲心,导致东阳国皇室内乱,如今厉啸天或许期待着晋连城回归之后,让东阳国彻底乱起来。

    即便如今天厉国和东阳国是盟友,但毕竟未到战时,所谓的盟友关系能够有多牢固?并且天下局势多变,盟友随时可以换,利益的争夺却是永恒的。况且东阳国这个盟友实力弱一点,在合作的时候,天厉国的主导权会更大一些。

    一直到七月十四,慕容恕假扮的晋连城,落脚之地被发现,被一群高手围攻,受伤逃离了耒阳城。

    第二天,整个耒阳城都传遍了晋连城没死的消息,随之传开的还有晋连城的真正身世。这样震惊的消息,将会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整个天下。

    至此,苏霁完美地实现了他的计划,将那些小姐以及厉云风的惨死,全都推到了晋连城的身上,然后借此机会将晋连城还活着,以及他身世的秘密散布出去。

    以晋连城的性格,他未来某天一定会回东阳国去的,在这之前,东阳国皇室以及百官全都知道了晋连城没死,并且他是莲心的儿子这件事。

    接下来,东方紫煜能不能成功在晋连城出现之前就坐上那个皇位,避免东方彻把皇位留给晋连城,要看他的本事。而毫无疑问的是,东阳国上上下下都不会愿意接受晋连城这个皇子,因为他的生母莲心在东阳国人的心目中,就是个祸水。

    而自始至终,“无辜”的苏霁不仅娶到了心爱的姑娘,还美美地度了个蜜月……

    苏府日常如下。

    萧心悦:“苏丞相大人,我今晚可以跟阿绮一起睡吗?”

    苏霁:“不可以,阿绮睡觉打呼磨牙,还爱梦游,你会睡不好的,还是我抱着你睡,乖。”

    苏绮:“苏霁!兄妹没得做了!走了!”

    萧心悦:“苏丞相大人,你怎么可以无中生有,说阿绮的坏话呢?”

    苏霁:“因为没有心儿,我会孤单寂寞,冷得睡不着。”

    萧心悦:“你骗人。”

    苏霁:“我不仅骗了你的人,还骗了你的心,你要是生气,咬我吧。”

    萧心悦:“你想得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