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35.可是我很热

时间:2018-03-09作者:三木游游

    六月十一,耒阳城。

    夜半火起,大火很快席卷了整个云王府。天快亮的时候火才被扑灭,云王府阖府上下,包括七皇子厉云风在内,无一生还。

    苏霁再次被厉皇宣召,入宫觐见。

    “云王的事情,苏爱卿认为是何人所为?”厉啸天面色沉沉地看着苏霁问。虽然厉云风只是厉啸天众多儿子中的一个,但他毕竟是厉啸天的亲骨肉,并且心智超群,不然也不会被封了王。如今厉云风一朝惨死,厉啸天会心痛也是难免的。

    “微臣不知。”苏霁微微垂眸,声音有些低沉。

    “原本朕以为,最近几天的事情,都是冲着苏爱卿来的,是某个爱慕苏爱卿的女子所为,但是云王的事,让朕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厉啸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不管是惨死的那些小姐,还是云王殿下,都是能够轻易除掉之人,可见幕后之人行事非常谨慎。”苏霁沉声说,“这些事情,会影响到微臣和萧王的名声,会影响到微臣的亲事,会影响到皇上,甚至整个耒阳城。所以微臣认为,幕后之人,并非冲着微臣而来,只是因为微臣即将成亲,他选择了用这种方式,来扰乱局面。”

    “那苏爱卿认为,要如何才能让暗中作祟的人现形呢?”厉啸天看着苏霁问。

    苏霁微微垂眸说:“回皇上的话,微臣请皇上恩准,婚约继续,婚期照旧。”

    厉啸天神色微变:“苏爱卿这是什么意思?不过一天时间,你是要让朕出尔反尔吗?”

    苏霁摇头说:“微臣不敢,请皇上下旨,罢了微臣的官职。”

    “苏霁!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不要以为朕看重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厉啸天面色一沉,看着苏霁冷声说。

    “皇上息怒,微臣此举,是为了让幕后之人现形。”苏霁低着头说,“不管是谁在作祟,行事手段都很隐秘且高明,接下来定然还会有更大的举动,防不胜防。既然如此,不如打乱那人的计划,婚期照旧,微臣被罢官,想必接下来,那人不是要来杀微臣,便是要来劝微臣叛逃了。”

    “苏霁,听你的意思,你认为这是他国皇室之人所为?”厉啸天眼眸微缩。

    苏霁微微点头:“这只是微臣的一点猜测。”

    “苏霁,假如那人不再出手,难道你要一辈子当个平头百姓吗?”厉啸天看着苏霁冷声问。苏霁是个人才,无可替代,厉啸天绝对不会让苏霁自由自在地过上无拘无束的日子。

    “以一月为期,假如那人不出手,微臣恳请官复原职,还望皇上成全。”苏霁神色恭敬地说。

    厉啸天眼眸幽深地看着苏霁,沉默了片刻之后,微微点头说:“好,既然你提出这个计划,想必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应对。”

    “多谢皇上恩准。”苏霁对着厉啸天行了个大礼。

    耒阳城的百姓正在议论云王府大火的时候,突然又得知了一个震惊的消息,他们的皇上,把丞相苏霁给罢官了!

    不光耒阳城的百姓,天厉国的官员贵族之家都懵了!要知道,苏霁当上丞相的这几年,可真真是厉啸天的心腹,是厉啸天在满朝文武之中最看重的人,没有之一。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厉啸天对萧星寒一直有所猜忌,但对苏霁可是真的信重。

    客观来说,苏霁这个丞相很称职,他的才华毋庸置疑,为天厉国上上下下推行了许多利国利民的好政策,真正为百姓造了福。

    昨日因为惨死的那些大家小姐,耒阳城的百姓提起苏霁的时候,众说纷纭,不少人都说那些小姐是因苏霁而死,即便不是苏霁的错,他们心中还是会把这份罪责不同程度地安在了苏霁身上。

    可是现在,苏霁突然不再是天厉国的丞相了,耒阳城上上下下的人,脑子里唯一想的,就是苏霁的好了。毕竟这样真正为百姓谋福祉的好官,不过是凤毛麟角。

    “苏丞相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是丞相了呢!”一个老者唉声叹气地说。

    “王伯,昨日您老还说那些小姐都是因苏丞相而死,说因为苏丞相的风流害死了那么多人!”

    “唉!那不是一时想岔了吗?苏丞相什么为人,咱们心里都清楚!这几年苏丞相根本就没有跟哪家小姐有什么不规矩的事情传出来,本来苏丞相就要跟萧家小姐成亲了,临了临了,亲事黄了,官职也丢了!”

    “谁说不是啊!苏丞相真的什么都没做错,又不是他杀的人!”

    “那萧家小姐也是无辜的啊,被退了婚,以后可还怎么嫁人?”

    ……

    总之,随着事态的发展,流言的风向也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昨日大部分人还觉得苏霁和萧心悦的结合是一件不详之事,如今因为苏霁突然被罢官,他得到了大部分人的同情,那些人念起了他的好,又都觉得他和萧心悦在这整件事情里面都是无辜的了……

    萧尚书府。

    萧心悦正在开开心心地做一种点心,宁如烟突然过来了。

    “心儿。”宁如烟看到萧心悦脸上的笑容,微微蹙眉,“你没事吧?”

    “娘,我没事啊!”萧心悦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宁如烟却突然红了眼眶:“心儿,娘知道你被退婚,心里肯定不好受,你想哭就哭吧,不要这个样子,娘心疼。”

    萧心悦愣了一下,然后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就扶着宁如烟坐下,看着宁如烟神色认真地说:“娘,我不伤心啊,因为苏丞相大人说他会娶我的,婚期不变。”

    宁如烟神色微变,一脸严肃地看着萧心悦问:“你们什么时候见的面?”

    萧心悦想起昨晚和苏霁碰面的情景,小脸微红,眼睛有些躲闪地说:“没有啦,是苏丞相大人派人告诉我的,我相信他。”

    宁如烟皱眉,握住了萧心悦的手:“心儿,娘刚刚收到消息,苏相被罢官了,你们的亲事恐怕……”

    萧心悦听到宁如烟的话,神色却是一喜:“真的吗?苏丞相大人不当官了?那我们成了亲,他就可以带我去别的地方游山玩水了!他答应过我的!太好了!”

    宁如烟神色怪异地看着萧心悦:“心儿,你真是怎么想的?”

    “是啊!”萧心悦很认真地点头,“娘,苏丞相大人官职太高,皇上又那么看重他,肯定会有人想要害他的,这次的事情就是。所以如果他不当官的话,我很开心呢。”

    宁如烟神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把萧心悦拥入了怀中:“傻丫头。”

    事情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不过宁如烟现在唯一放心的是,她家这个傻丫头和苏霁的亲事,或许真的可以如期举行了,毕竟苏霁现在也不是丞相了,不需要厉皇再下旨赐婚,他们两家想结亲便结亲,甚至都不需要宴请那么多面子情的宾客,可以办一场低调却温馨的婚礼。

    想到这里,宁如烟突然也觉得,苏霁暂时被罢官,其实是好事,至少等苏霁和萧心悦成了亲,他们可以日日相守,即便不会长久那样下去。

    苏霁出宫回府,去看苏徵的时候,发现穆妍来了,拓跋严这会儿脱了鞋袜上了床,依偎在苏徵怀里,爷孙俩头挨着头,不知在说些什么。

    苏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在苏徵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神色如常地对苏徵说:“爷爷,我被罢官了。”

    苏徵眼眸微微有些错愕,愣了一下之后,竟也没问苏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是开口问起了苏霁和萧心悦的亲事:“那你和心儿的亲事,不会受到影响吧?”

    苏徵先前受了惊吓,这两日在府中静养,外面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他其实都不知道。至于苏霁罢官,对苏徵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他知道他的孙子不管做什么事,心中都是有数的。相较之下,苏徵更在意的是他中意的孙媳妇能不能如期娶进门来……

    苏霁微微一笑:“当然不会,再过三日,爷爷就等着喝心儿敬的茶吧。”

    “呵呵,好好好。”苏徵笑着点头,眼神慈爱地轻抚了一下拓跋严的小脑袋说,“阿霁和心儿成了亲,赶紧给爷爷生个大重孙,重孙女更好,爷爷帮你们带!”

    “爷爷放心,重孙重孙女,都会有的。”苏霁很淡定地说。

    穆妍凉凉地看了苏霁一眼,苏霁对着穆妍打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了出去。他们没有离开,就在苏徵院子里的一棵古树下面坐了下来。

    “表哥,倒是没看出来,你男女通杀啊。”穆妍看着苏霁似笑非笑地说。

    苏霁摇头失笑:“小妍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厉云风已经死了,就不提了。”穆妍看着苏霁说,“你这昨日退婚今日辞官的,这一手棋,下得不错,你已经成功地让大多数人把死去的那些小姐抛到了脑后,现在开始同情你和心儿了。”

    苏霁唇角微勾,笑意却不达眼底:“我不需要无关之人的祝福,但我也不希望任何人诋毁心儿,她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没有任何关系。”

    穆妍表示,苏霁的心机果然很深。

    事实上从昨日一早,苏霁写了一张纸条塞进那个荷包,拜托穆霖送到萧心悦手中,然后他入宫去面圣开始,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在苏霁的计划之中。

    苏霁退婚,暂时让厉云风打消了对萧心悦出手的念头,并且成功地用“借酒浇愁”的假象,引出了他曾经的好友厉云风。苏霁对厉云风说那些话,也不过是想试探厉云风有没有其他的目的,最终他确定只是因为厉云风对他存了龌龊的心思,并且残忍变态地大开杀戒,于是,连只鸡都没杀过的苏霁,亲手杀了个人,事后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厉云风的云王府中,下人和护卫都不多,全都是厉云风的心腹,换句话说,没什么好人。一场大火,所有痕迹都烧得干干净净,厉云风的死,被完美地推到了近日在耒阳城作祟的贼人身上。

    在厉云风死之后,厉啸天开始怀疑这件事是他国皇室所为,目的是在耒阳城兴风作浪,现在才刚刚开始。而这,都是苏霁刻意为厉啸天制造出来的假象。

    在这样的形势之下,苏霁说他有计划可以让暗中作祟的人现形,不管他想要做什么,最终厉啸天都不会阻止的,厉啸天潜意识里相信苏霁可以说到做到,因为苏霁一向都是如此。

    所以,厉啸天不会再下旨赐婚,而暂时被罢官的苏霁却可以如期娶萧心悦,单纯地成亲,不再牵涉到别的。

    退婚,罢官,这两件事,会让耒阳城里的人下意识地开始同情苏霁,甚至希望苏霁能够官复原职。

    在这个时候,苏霁再娶萧心悦,身为尚书之女的萧心悦,还愿意嫁给已经成为平头百姓的苏霁,不管他们能得到多少无关之人的祝福,至少大部分人,不会再去诋毁萧心悦,认为她是不祥之人,甚至会觉得萧心悦有情有义,和苏霁是天作之合。

    如此,苏霁最重要的目的就达到了,因为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安安稳稳地把萧心悦娶进门,不让萧心悦受一点委屈。

    “表哥你老实交代,你请皇上暂时罢了你的官,是不是想着成亲之后什么都不干,就和心儿好好温存呢?”穆妍看着苏霁似笑非笑地问。

    “咳咳,”苏霁装模作样地轻咳了两声,“小妍,作为一个女孩子,说话矜持一些,不要这么豪放。”

    “那表哥倒是说说,你昨晚在我哥的帮助之下,夜闯香闺,偷香窃玉,这是正经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吗?”穆妍轻哼了一声,“你是我表哥,心儿是我小姑子,我可是站她那边的,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萧星寒,你猜萧星寒会不会给你下点不举的药,让你洞房花烛夜力不从心?”

    苏霁扶额:“小妍!不要胡说八道!”

    “得了,反正心儿傻乎乎的已经落到你手里了,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穆妍看着苏霁说,“不过现在还真的有一件正事,表哥你对皇上说,你有办法让暗中作祟的人现形,可暗中作祟的人就是厉云风,已经被你亲手杀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应付皇上?你如果成了亲,甜甜蜜蜜地过了一个月,什么事都没做,最后跟皇上说你尽力了没做到,你猜皇上会怎么看?”

    苏霁很淡定地看着穆妍说:“这件事,我已经找好了替罪羊。”

    “哦?”穆妍有些好奇地看着苏霁问,“是哪个倒霉鬼被你惦记上了?”

    苏霁唇角微勾,笑容清浅地说:“是小妍的一个旧识。”

    穆妍神色莫名:“直说,别卖关子,不然让你洞房花烛夜自己睡!”

    苏霁嘴角微抽,看着穆妍说了三个字:“晋连城。”

    穆妍愣了一下:“所以,表哥你打算找人假扮晋连城,把这些脏水全都泼到他身上,与此同时,还能让晋连城没死的消息暴露出去。”

    苏霁点头:“没错。”

    穆妍笑了:“表哥,怪不得厉云风会看上你,还认为你是他的灵魂伴侣,你这样一本正经算计人的时候,真的挺勾人的。”

    苏霁一脸无语地看着穆妍:“小妍,你那是在夸人吗?阿霖怎么什么都跟你说!”

    穆妍轻笑了一声:“我哥最疼我,当然什么都跟我说了,我哥还告诉我昨夜厉云风怎么含情脉脉地对你表白呢!”

    苏霁瞪了穆妍一眼,起身扬长而去,表示这天儿已经被穆妍聊死了……

    苏霁还没回到自己的院子,就被苏绮拦住了。

    苏绮倒也没有激动,只是伸手拉着苏霁进了他的书房,慕容恕默默地跟在后面。

    落座之后,苏绮看着苏霁说:“好了,现在你有时间了,老实交代吧。”

    苏霁神色平静地把他的计划讲了一遍,苏绮听完,微微点头说:“只要你能和心儿好好成亲,别的都不重要。但有一个问题,你打算让谁假扮晋连城?又要在什么时机让他出现呢?”

    苏霁看向了慕容恕,慕容恕唇角微勾说:“我对晋连城也算了解不少,这件事,我可以做。”

    “从身形和实力来说,确实你最合适。”苏绮打量了一下慕容恕,微微点头说。

    慕容恕笑了:“阿绮你终于承认我是高手了?”

    “再说一遍,不要叫我的名字!”苏绮瞪了慕容恕一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慕容恕管苏绮叫阿绮,管苏徵叫爷爷,偏偏苏徵答应得还非常爽快。这才不到半月的时间,慕容恕俨然已经融入了苏家,甚至和苏霁的关系都相当融洽,经常一起喝茶对弈谈天说地。

    “那我还是离开吧。”慕容恕话落,起身就要走。

    结果下一刻,苏绮伸手就拽住了他:“你现在不能走!你走了,谁来假扮晋连城?我还想当当‘晋连城’的随从,跟你一起搞事情呢!”

    慕容恕看着苏绮神色认真地说:“那我现在可以叫你的名字了?”

    “暂时的。”苏绮拽着慕容恕的袖子说,“走,咱们去合计合计怎么出场!”

    慕容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乖乖地任由苏绮把他拉走了。苏霁看着两人的背影,微微摇了摇头。苏绮是个脾气火爆的直性子,但是遇事并不冲动,只是在男女的事情上面,看别人看得倒是门儿清,到她自己身上,就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慕容恕显然是在陪着苏绮玩儿,苏霁表示,他们俩玩得开心就好……

    穆妍带着拓跋严回到萧王府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了。

    萧王府的围墙上面,爬满了绿色的藤蔓,此时是盛夏季节,藤蔓上面还开出了一朵朵洁白的小花,看起来十分美丽,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但这并不是普通的观赏植物,而是有着剧毒的黑藤,是萧星寒让青木从一座山谷之中挖回来的,根茎叶全都有毒,花瓣是解药,花蕊却是毒性最强的地方。一般不懂的人要是碰了,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会全身麻木僵硬,任人宰割,一个时辰之后不能解毒,便会七窍流血而死。

    “娘,我想去看美人叔叔。”拓跋严对穆妍说。

    穆妍微微点头,并没有放开牵着拓跋严的手说:“一起去。”

    两人到了莫轻尘和连烬所住的院子,莫轻尘不在,他们见到连烬的时候,连烬的头依旧被白色的布包裹着,他对着穆妍和拓跋严眨了眨眼睛,算是打过招呼。

    “还痒么?”穆妍坐下,看着连烬问。

    连烬微微摇头说:“今日不痒了。”

    三天前,连烬的脸开始发痒,后来变得奇痒无比。穆妍说这是正常反应,就快好了的迹象,叮嘱他千万不要抓挠,碰一下就是个疤。

    所以过去三天连烬晚上睡觉都是让莫轻尘把他绑在椅子上,其实根本就没睡,只是强忍着不适,闭目养神。

    “应该好了吧。”穆妍不是很确定地说。

    “娘,打开看看吧。”拓跋严对穆妍提议到,“我想看看美人叔叔有多美呢!”

    “好。”穆妍微微点头,起身过去,拆了连烬头上包着的布条。

    连烬就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穆妍把所有的布条解开之后,看着连烬神色地叹了一口气说:“阿烬,对不住,我失手了。”

    拓跋严眨了眨眼睛说:“娘,美人叔叔怎么变得这么丑啊?”

    连烬愣了一下,然后看着穆妍摇头说:“穆妍,你知道我不在意的,不必自责,不管变得多丑,你都不会嫌弃我这个朋友的,对吧?”

    穆妍摇头:“不,我会。”

    连烬傻眼了:“啊?”

    “我会嫌弃你,因为你长得太美了。”穆妍唇角微勾。

    “是啊是啊!美人叔叔真的好美好美啊!”拓跋严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连烬说。

    连烬眼中闪过一丝错愕,这才意识到穆妍刚刚是在逗他,聪慧的拓跋严还跟穆妍配合一起骗他,他还真以为穆妍失手把他的容貌彻底给毁了。

    只见这会儿连烬脸上的伤疤已经完全不见了,玉白的皮肤上面没有一丝瑕疵,而他那得天独厚的绝美五官,组合在一起,更是美得无法言说。

    “主子请夫人过去。”门口响起了青木的声音。

    “好了,我先回了,小严你在这里欣赏你美人叔叔的盛世美颜吧。”穆妍揉了揉拓跋严的脑袋,起身出去了。

    穆妍到了外面,青木压低声音说:“夫人,主子像是有些不高兴。”

    穆妍眉梢微挑,很淡定地说了两个字:“难得。”

    穆妍在书房里面找到了萧星寒,萧星寒手中拿着一本书,神情很专注,像是没有察觉到穆妍进来了。

    “寒哥哥。”穆妍走过去,伸手勾住萧星寒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甜甜地叫了一声。

    萧星寒的手微微动了一下,没有回头。

    “想我了?”穆妍在萧星寒耳边轻笑了一声,萧星寒依旧无动于衷。

    “阿烬的容貌已经恢复了。”穆妍对萧星寒说。

    萧星寒轻哼了一声,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身形微转,从后到前,坐进了萧星寒怀中,面对面。双手勾着萧星寒的脖子,双腿勾着萧星寒的腰,姿势非常之暧昧。

    “萧寒寒,你在想什么呢?”穆妍白嫩的小手在萧星寒胸口若有似无地轻抚着。

    萧星寒微微垂眸,目光幽深地看向了穆妍:“你还知道回来?”

    “我让你跟我一起去苏家,你又不愿意。”穆妍拧了一下萧星寒的腰。

    “不是这个。”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唇角微勾:“你是因为我回府没有见到你,就先去找了阿烬不高兴啊?”

    “不准笑!”萧星寒冷声说。

    “其实,”穆妍在萧星寒耳边轻声说,“我知道你没有真的生气,你故意装的,是不是就想让我哄你,让我对你投怀送抱,这样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萧星寒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猛然站起来,抱着挂在他身上的穆妍大步朝着内室走去:“既然知道,明天就别想出门了。”

    穆妍不是萧心悦那样软萌的妹子,萧星寒也不是苏霁那种情话满分撩人技能满点的腹黑狐狸。从相识之初,穆妍和萧星寒之间的交流更多的是肢体,而不是语言。在一起之后,两人对于感情的表达也是相当直接,穆妍在萧星寒面前从不故作矜持,而萧星寒向来不会甜言蜜语,一切都在行动里了。

    如此,并没有真正吃醋的萧星寒,一句话没说就得到了穆妍的投怀送抱,接下来,自然又是个热情似火的夜晚,而萧星寒说让穆妍明天别想出门,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六月十四,夜幕降临的时候,萧星寒和穆妍带着拓跋严暗中去了萧尚书府。

    萧府之中一派喜气洋洋,而耒阳城里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即便苏霁如今没了官职,萧心悦依旧会如期嫁给他,成亲之日便是明天。

    如此,倒有不少人觉得萧家仁义,觉得萧心悦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姑娘。而这,就是苏霁想要达到的目的之一。

    萧星寒和穆妍到的时候,萧源启和宁如烟正在嘱咐萧心悦,无非是嫁人之后要好好孝敬长辈之类的。

    “祖父,祖母!”拓跋严跑过去扑进了萧源启怀中,宁如烟看着他笑了起来。

    “大哥,嫂嫂,你们来啦!”萧心悦高兴地挽住了穆妍的胳膊,亲昵地说,“我还以为成亲之前见不到你们了呢!”

    “怎么会呢?”穆妍捏了一下萧心悦粉嫩的小脸,“我们就心儿这一个宝贝妹妹,如果不来的话,心儿岂不是要哭鼻子了?”

    萧心悦微微红了脸:“嫂嫂,你取笑我……”

    “相公,你不是有话要对心儿说么?”穆妍对着萧星寒眨了眨眼睛,示意萧星寒好好表现。萧心悦很在乎萧星寒这个哥哥,只是如今的萧星寒不善言辞,也不喜欢说话,先前在萧心悦面前表现得难免有些冷淡。

    萧星寒看向了萧心悦,萧心悦用满含期待的眼神看着萧星寒,想听听她家大哥会对她说什么。

    结果萧星寒来了一句:“如果苏霁欺负你,告诉我,我揍他。”

    萧心悦噗嗤一声笑了,连连点头,还握了一下小拳头说:“嗯嗯,大哥我记住了,如果苏丞相大人敢欺负我,我就去跟大哥和嫂嫂告状,让你们揍他!”

    萧源启和宁如烟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欣慰。他们的两个孩子已经分开很多年了,如今看似并不亲密,但他们知道,兄妹感情始终没有变过。

    “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星儿你陪你爹喝两杯吧。”宁如烟看着萧星寒说,她知道萧星寒明天不方便过来。

    “我也要。”拓跋严靠在萧源启怀中说。

    “好,你们爷孙仨一起去喝两杯。”宁如烟笑着说,“我和妍儿心儿说说体己话。”

    萧源启牵着拓跋严去了隔间书房,萧星寒也跟了进去。

    宁如烟站了起来说:“我去给他们取些好酒,准备点下酒菜,心儿你带妍儿去你那里坐坐,你们俩好好聊聊。”

    “好。”萧心悦点点头。

    宁如烟走到穆妍身旁的时候,压低声音说:“妍儿啊,你做大嫂的,有些事情,你就教教心儿,她什么都不懂。”

    穆妍愣了一下,这是几个意思?让她教教萧心悦那方面的知识?略尴尬啊……

    “嫂嫂,我们走吧,我自己绣的嫁衣,你还没见到过呢。”萧心悦挽着穆妍的胳膊说。

    “好,去看看。”穆妍神色如常地点头。

    等穆妍跟着萧心悦去了她的院子,在萧心悦房间里见到了她的嫁衣。这是萧心悦一针一线自己绣出来的,并不是十分华丽,但是非常精致漂亮,很符合萧心悦的气质。

    “好看吗?”萧心悦问穆妍。

    穆妍点头:“当然,你明天一定会迷倒我表哥的。”

    萧心悦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嫂嫂你说什么呢?”

    “都要嫁人了,还害羞什么?”穆妍伸手勾住了萧心悦的肩膀,两人一起在床边坐了下来,穆妍看着萧心悦红扑扑的小脸说,“我表哥是不是牵过你的手了?”

    萧心悦点头:“嗯。”

    “抱过了?”穆妍接着问。

    萧心悦低着头,羞答答地说:“有的。”

    “亲了没?”穆妍看着萧心悦问。

    萧心悦小脸羞红,仿佛能滴出水儿来,低着头不说话。

    穆妍轻笑了一声说:“心儿,你的苏丞相大人满心满眼都是你,你不用紧张,以后听他的话就好了。”

    “他欺负我怎么办?”萧心悦小声问,“有些事情,我不好找大哥揍他的。”譬如苏丞相大人总是亲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她拒绝他也不听……

    “那你就咬他。”穆妍唇角微勾。

    萧心悦美眸错愕:“咬他?咬哪里?”

    穆妍笑了:“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用客气。”

    萧心悦微微点头:“嗯,下次他再欺负我,我要他好看!”

    “有些事,我表哥会教你的,我就不多说了。”穆妍对萧心悦说,想必苏霁很乐意教萧心悦某些知识……

    “哦。”萧心悦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问了穆妍一个问题,“嫂嫂,苏爷爷说想要早点抱重孙子,可是苏丞相大人说不着急生孩子,这是为什么呢?”

    穆妍笑得意味深长:“这个问题,你问你家苏丞相大人吧。”

    “其实我还不知道怎么才能生孩子呢。”萧心悦很认真地表达了她的疑惑。

    穆妍揉了揉萧心悦的脑袋说:“明天你就知道了。”

    萧星寒和穆妍带着拓跋严离开之后,宁如烟问萧心悦:“妍儿跟你说什么了?”

    萧心悦红着脸说:“嫂嫂教了我一点事情。”如果苏丞相大人欺负她,她可以咬他……

    宁如烟微微一笑:“那就好,娘就不多说了,你早点休息,明日要早点起来。”

    六月十五,宜嫁娶。

    昨夜下了一场雨,清早天气放晴,风和日丽。

    苏霁穿着一身大红的喜袍前去迎亲,难得骑了马,还是苏绮和慕容恕一起训练过的,绝对稳当。罢官的事情没有造成他的任何困扰,他丝毫不掩饰他的心情,喜意都写在了脸上。

    萧心悦出门的时候,忍不住偷偷红了眼眶。但是想到苏霁答应过她,任何时候想回萧家,他都会陪她回来看望爹娘,住多久都可以,她就不感觉那么难受了。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苏霁骑马,萧心悦坐着花轿,后面跟着长长的嫁妆队伍,吹吹打打地到了苏府。

    因为苏霁刚被罢官,有些官员搞不懂厉啸天对苏霁的态度,也没敢上门来贺喜,最终来的人虽然不多,但都是平时和苏霁关系还算不错的,热闹是够了,而且喜庆的气氛刚刚好。

    拜堂的时候,苏霁的母亲依旧没有出现,坐在高堂位置上的,只有满面喜色的苏徵。

    进了洞房,萧心悦静静地坐在床边,苏霁拿着杆秤,挑落了她的红盖头。

    四目相对,两人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相同的喜悦。

    “心儿,我终于把你娶回来了。”苏霁坐在萧心悦身旁,伸手把萧心悦拥入了怀中。

    萧心悦面若桃花,小声说:“苏丞相大人,以后请多多指教。”

    苏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伸手拆了萧心悦头上的钗环。萧心悦长长的墨发披在脑后,小脸如羊脂白玉一般,皮肤吹弹可破,那娇艳的红唇让苏霁的喉结忍不住滚动了一下。

    心上的人儿已经娶回来了,就在自己怀里,继续忍着不是苏霁的风格。他捧着萧心悦的脸,低头就是一个缠绵的长吻,直吻得萧心悦意乱神迷,小手下意识地勾住了苏霁的脖子,苏霁仿佛受到了鼓励,侧身就把萧心悦压在了床上……

    “大哥,宾客们都等着你去敬酒呢。”门外传来苏绮的声音。

    苏霁神色颇有几分懊恼,而萧心悦一脸无辜地躺在床上看着他,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清纯中带着一丝魅惑,让苏霁恨不得立刻把她拆吃入腹。

    “苏丞相大人,你快去敬酒吧。”萧心悦伸出小手,推了一下苏霁。

    “不想去。”苏霁目光幽深地看着萧心悦说。

    “这样不好的……”萧心悦小声说,感觉苏丞相大人的眼神好可怕,像是要吃了她……

    “那好吧,我去去就来。”苏霁起身出去了。萧心悦捂着发烫的小脸,舒了一口气。

    说去去就来的苏霁,总共离开也就一刻钟的时间,到前厅敬酒之后就回来了。

    “苏丞相大人,你怎么回来这么快?”萧心悦光着玲珑的小脚,坐在床上,看着苏霁问。

    “因为我想你了。”苏霁走过来,在床边坐了下来。

    “我就在这里呀,你怎么还想……”萧心悦害羞地说。

    “天热,来,我帮你把衣服脱了。”苏霁一手揽着萧心悦,一手已经解开了萧心悦嫁衣的一个盘扣。

    过了一会儿,萧心悦的嫁衣被苏霁脱下来扔到了地上,她穿着单薄的里衣,红色的肚兜若隐若现,玲珑婀娜的身段被苏霁尽收眼底。

    萧心悦捂着胸口缩到了角落里,脸色红红地看着苏霁说:“苏丞相大人,我不热了,不能再脱了。”

    “可是我很热……”苏霁伸手就把萧心悦捞了过来,在萧心悦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苏霁压在了身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