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34.让我再尝尝

时间:2018-03-09作者:三木游游

    时间很快到了六月份。

    萧王府后花园被烧掉的那一半,如今已经被开垦出来了,成了一片药田,上面孤零零地种了几株药材,是穆妍从后山挖回来的。还有一片,才刚种上一些种子,还没有发芽。

    萧星寒真的让青木从几十里外的山里面,给挖了一大堆有毒的藤蔓植物回来,名叫黑藤。在穆妍的指挥之下,剑龙卫穿着特制的衣服,戴着手套,把那些黑藤都给栽种在了萧王府围墙的内侧。

    黑藤生命力极强,不过短短几日,就爬满了围墙。

    穆妍很满意地说:“以后谁要闯进来,你们打不过,就折一支甩他脸上!”

    “是,王妃!”剑龙卫们表示,这种御敌方式有点可爱……

    不断有关于神兵门应家的消息传过来,对应家来说不是好事,但对穆妍来说,都算得上是好消息。

    有不少江湖高手都盯上了应家,应家应对不暇,被抢走了一些武器,死了不少人。还有一些刺客,摆明了是去杀人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来自北漠国或者东阳国皇室。

    总之,在慕容世家覆灭之后,明月国的无双城再次热闹了起来,明氏皇族如何保住应家,应家能否在这样的漩涡之中生存下去,都是问题。

    六月十五是苏霁和萧心悦的婚期。

    六月初十,穆妍带着拓跋严暗中去了苏家,苏家已经把成亲的一切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到处喜气洋洋的。

    穆妍见到慕容恕的时候,慕容恕正在后院教苏绮武功,慢动作分解,看起来像是两人在跳剑舞……

    “容叔叔,绮绮姨母!”拓跋严叫了一声。

    苏绮转头,神色一喜,收起手中的剑跑了过来。慕容恕捡起苏绮掉落在地上的荷包,很淡定地塞进了自己袖子里。

    “小表妹,你再不来我可要去王府找你了!”苏绮额头有一层薄汗,精神奕奕地看着穆妍说,“六月十五我大哥和心儿成亲,你们能来喝喜酒吗?”

    穆妍微微摇头:“我那天还是不来了吧。”她现在明面上和苏家走动,其实已经无所谓了,只是十五那天是她身体的特殊时期,她现在不想浪费玄黄丹,这样的喜事,她为苏霁和萧心悦高兴,但喝喜酒什么的,来不来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

    “不来算了,你来了又该吓人了。”苏绮白了穆妍一眼。

    穆妍本想见见苏徵,苏绮说苏徵被一个老友邀请过府下棋去了,按照往常的习惯,得傍晚才能回来。穆妍略坐了一会儿,就带着拓跋严一起回王府了。

    结果到了傍晚时分,苏绮左等右等不见苏徵回来,眼看天就要黑了,苏绮微微蹙眉说:“爷爷不会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吧?”苏霁一大早就被召进宫去了,到这会儿也还没回来。

    “你在府里等着,我去看看。”慕容恕对苏绮说。

    “一起去吧。”苏绮站起来,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等苏绮和慕容恕两个人骑马出府,就看到一个步履蹒跚的人出现在视线之中。

    “爷爷!”苏绮神色微变,翻身下马跑了过去,扶住了脸色苍白快要摔倒的苏徵。

    苏徵年纪大了,身体倒也没有什么毛病,平日里精神不错,可是这会儿他身上染血,脸上没有几分血色,苍老的双手在不停地颤抖。

    “爷爷,您这是怎么了?”慕容恕皱眉,从另外一边扶住了苏徵。

    苏绮也没在意慕容恕对苏徵的称呼,苏徵看了苏绮一眼,眼睛一翻,直接晕倒了!

    “阿绮,你先带爷爷回府,我去看看怎么回事。”慕容恕神色微凝,话落飞身而起,顺着苏徵回来的方向不见了人影。

    苏绮打横抱起了苏徵,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苏丞相府。苏府之中有一位老大夫,给苏徵把了脉,说只是一些皮外伤,晕倒是因为惊吓过度,开了安神的药。

    却说慕容恕,离开苏丞相府没多远,就在回苏府必经的一条小巷子里,看到了苏府的马车倒在地上,拉车的马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就是苏徵出门时候坐的马车,老车夫胸口中了一箭,这会儿已经断了气,两个随行的护卫,也已经死了,都是致命的箭伤。

    地上还有一具蒙面的男尸,尸体手中握着一副弓箭,手上和眉心都有一个很小的血洞,慕容恕知道,这应该是苏徵用穆妍送给他的暗器扳指造成的。

    很显然,被苏徵杀死的这个刺客,埋伏在了苏徵回家必经的这条巷子里,他箭术应该很不错,用最快的速度杀死了车夫和护卫,在马车倒下去之后,选择亲自过来杀马车里面的苏徵,结果没想到苏徵手中竟然有那样厉害的暗器,最终刺客死了,苏徵从马车里爬出去,强撑着走到了苏丞相府附近……

    慕容恕揭开刺客脸上的黑布,发现刺客容貌非常普通,而他的衣着以及他的武器,都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刺客所用的弓箭,在街上的店铺里就能买到。但刺客虎口有厚茧,显然武功不弱。如果不是太过轻视苏徵的话,恐怕他就会得手了。

    看到苏府的一群下人跑了过来,慕容恕飞身而起,从原地消失了人影,去的是萧王府的方向。

    这会儿天已经黑了,萧星寒和穆妍正在吃饭。

    慕容恕突然出现,萧星寒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继续给穆妍盛汤。

    “穆妍,你外公出事了!”慕容恕对穆妍说。

    穆妍神色微变,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怎么回事?”

    “得亏你送的扳指,你外公死里逃生,但是车夫和护卫都死了,被一个用箭的刺客所杀。”慕容恕神色严肃地看着穆妍说,“我对这天下大大小小的杀手组织都有所了解,但那个刺客,完全看不出从什么地方来的。”

    穆妍站了起来,对萧星寒说:“你先吃,我去苏家看看。”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并没有要跟穆妍同去的意思。

    穆妍和慕容恕很快就走了,萧星寒起身,叫来了青木:“把所有剑龙卫都派出去,一半去萧府,一半去苏府。”

    “是,主子。”青木领命下去办事了。

    穆妍和慕容恕到苏府的时候,苏霁才刚出宫归家,神色很是难看。

    苏徵昏迷不醒地躺在那里,苏绮眼睛红红地坐在床边握着苏徵的手,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苏霁和苏绮从小就没了爹,而他们的母亲从那以后便什么都不管,一心向佛,甚至很少跟他们见面,是苏徵把苏霁和苏绮养大,亲自教导他们。

    “表哥。”穆妍叫了苏霁一声。

    苏霁转头看了穆妍一眼:“小妍去给爷爷把个脉吧。”

    苏绮起身让到了一边,穆妍走过去在床边坐下,开始给苏徵把脉。

    过了一会儿,穆妍放开苏徵的手,对苏霁和苏绮微微摇头说:“不必担心,外公只是惊吓过度,静养就好了。”

    苏霁神色微松,抬脚走了出去。

    苏绮留下照顾苏徵,穆妍和慕容恕都跟着苏霁去了他的书房。

    “表哥,外公年事已高,没有仇家,这次的刺客,是冲你来的。”穆妍看着苏霁说。

    苏霁眼神微暗:“我知道。”

    “你和萧家小姐很快就要成亲了,在这个时候,假如爷爷出了事,你便要守孝三年。”慕容恕看着苏霁说,“所以,我猜测有可能是爱慕你的哪个女人做的。这件事并不难,只要花足够的钱,就能请到那样的杀手。”

    “表哥,这耒阳里爱慕你的大家小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你觉得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穆妍看着苏霁问。

    苏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没有在意过那些人。”苏霁知道耒阳城里爱慕他的小姐很多,他从未对那些姑娘表现出什么,甚至除了八公主厉筱柔之外,苏霁都不记得他跟别家小姐说过话。而他唯一一次在宫里跟八公主厉筱柔说了不少话,把厉筱柔吓了个半死……

    “算了,你这种无情之人,恐怕都不记得那些姑娘长什么样子了。”穆妍微微摇头说,“我让小天儿去查,他很擅长这个。”

    门突然开了,穆妍抬头就看到穆霖走了进来。

    穆霖穿着一身剑龙卫的衣服,墨衣银甲,面庞清瘦,眼眸沉静无波。

    “阿霖?”苏霁突然看到穆霖出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当初苏霁和苏绮去东阳国的时候,穆霖正好离开东阳国来了天厉国。等苏霁回到天厉国的时候,穆霖一直在萧王府,半年时间过去,他的身体好了,却一次都没来过苏府。苏绮去过萧王府,见到了穆霖,但苏霁没去过。所以,这是苏霁和穆霖这对表兄弟时隔近五年的时间,第一次见面。

    “大哥,你和表哥聊吧,我先回去了。”穆妍起身出去了,慕容恕也默默地跟了出去。

    “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呢。”慕容恕对穆妍说。

    穆妍没有回头,对着慕容恕摆摆手,飞身而起,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房间里,穆霖坐在了苏霁对面,一时无言。

    “阿霖,你回来这么久,不见我便罢了,竟也不回来看看爷爷,我需要一个理由。”苏霁看着穆霖神色淡淡地问。

    穆霖眼眸丝毫未变:“我来过,只是外公不知道。”

    苏霁皱眉:“你这又是何必?”

    “我很忙。”穆霖面无表情地说。

    “我不懂你在忙什么?忙着成为萧星寒的左膀右臂吗?”苏霁对于穆霖一直没有真正回来看望苏徵显然有些不满。

    “阿霁,如果没有小妹,我早就死了,你们连我的尸体都见不到。”穆霖的语气平静至极,堪称冷漠,“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只有小妹一个人,我要用最快的时间变强,去保护她。”

    苏霁神色微怔,沉默了片刻之后,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对不起,我或许无法感同身受,但我没有立场要求你做任何事。”

    苏霁知道,穆霖所说的话一点都不夸张,如果不是穆妍保护着穆霖,并且想方设法将穆霖从鬼门关救了回来,他们苏家人,这辈子连穆霖的尸体都见不到了。

    如今穆霖还活着,不是他命大,是穆妍用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他捡回了一条命。

    虽然苏徵和苏霁在过去的那些年里,也默默地关心着穆霖和穆妍,甚至不止一次去求过萧星寒,但事实上,他们一点都没有帮上穆霖和穆妍。苏霁有时候甚至无法想象他那个离开耒阳城的时候,年幼体弱就剩下半条命的小表妹,是如何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穆妍很好,她对苏家没有一句怨言,即便回到耒阳城,也从未借过苏家的势,从未让苏霁这个丞相表哥为她做过什么事。她认苏家这门亲,甚至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苏家人,如果不是她送给苏徵的扳指,苏徵今天必死无疑。

    但穆霖作为穆妍的兄长,他为穆妍骄傲的同时,也必然是心疼的,愧疚的,自责的。所以他不愿意回到苏家去体会这并不虚假的亲情,因为这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是萧星寒让我来的。”穆霖神色平静地说,“我现在是萧王府剑龙卫的队长,带了一半剑龙卫过来保护你们,还有一半,去了萧家。”

    “多谢。”苏霁微微点头。

    一夜无话,第二天穆妍见到莫轻尘的时候,莫轻尘把一叠纸递给了穆妍。

    “主子,这是小的调查到的这耒阳里爱慕苏霁的大家小姐的资料。”莫轻尘对穆妍说,“还有不少姑娘也喜欢他,但是人数太多,属下只查了出身比较高的这一部分。”

    穆妍看了一眼,第一页上面就是八公主厉筱柔的资料,包括她的年龄,会不会武功,平时都接触些什么人。

    “不错。”穆妍微微点头,“等我先看看再说吧。”其实对这些小姐的怀疑也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

    穆妍在书房里坐着看那一叠耒阳城大家小姐的资料,结果还没看完,莫轻尘又冲了进来,神色奇怪地对穆妍说:“主子,出事了!”

    “怎么了?”穆妍微微蹙眉。

    “都死了。”莫轻尘看了一眼穆妍手中的那叠纸,神色颇有几分惊悚,“我昨夜调查到的这些小姐,除了八公主之外,全都死了。”

    穆妍看着手中的十二张纸,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莫轻尘调查的这些小姐出身都不错,都当众表示过对苏霁的爱慕,有好几家甚至暗中对苏家透出过想要结亲的意思。除了厉筱柔之外,还有十一个姑娘,一夜之间,全都死了?

    “怎么死的?”穆妍皱眉问。

    “外面已经传开了,那些小姐全都被一箭穿心而死,那些箭都带着萧王府剑龙卫的标志!”莫轻尘对穆妍说,“陷害得太明显,但我觉得还是会有很多人相信这是萧星寒做的,因为在他们眼里,萧星寒就是这样的人。”

    非要说理由的话,莫轻尘觉得,对那些愚民来说,是找得到理由来解释他们对萧星寒的怀疑的。

    在世人眼中,萧心悦是萧星寒的亲妹妹,他们的关系不会因为萧星寒被逐出家门而真的改变。萧心悦即将嫁给苏霁,必然会引起那些曾经爱慕苏霁的小姐的嫉妒,那些小姐明里暗里都表示过对萧心悦的敌意,或许大部分都在暗地里诅咒过萧心悦。萧星寒这个哥哥,为了妹妹出头,杀了这些小姐,符合他在世人眼中活阎王的形象,残忍暴虐,没有人性。

    当然了,这其中的逻辑根本经不起推敲,首先萧星寒不可能因为那些小姐说了萧心悦的坏话就要置她们于死地,其次萧星寒就算要动手,也不会用那么明显的凶器。

    但显而易见的这些破绽,很多人其实都不会去看,也不会去想,他们只会用心里对萧星寒根深蒂固的印象,用假得那么明显的证据,来定萧星寒的罪。

    “夫人,主子被皇上召进宫去了。”门外传来青木的声音。

    “嗯,我知道了。”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主子,你怎么看?”莫轻尘问穆妍。

    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冷光:“我觉得,幕后之人,做得很高明。”

    首先,爱慕苏霁的大家小姐在一夜之间死了这么多,即便苏霁事实上是无辜的,但很多人会认为,那些小姐是因为苏霁而死,尤其是那些小姐的家人。这些都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姐,府中都有长辈在朝为官,并且官职都不低,接下来,那些个死了女儿孙女侄女的官员,对苏霁的态度不可能没有任何改变,即便是潜意识的。

    其次,拜萧星寒一直以来糟糕得不能更糟糕的名声所赐,这次的脏水,毫无疑问还是泼到了他身上。厉啸天不蠢,他不会认为这件事和萧星寒有关,但有些愚蠢的人不会思考那么多,还有些自作聪明的人,或许会想,这就是萧星寒做的,刻意做得这么明显,就是为了制造出一种他被人陷害的局面……

    “不管是谁做的,最终根本不会影响到苏霁和萧星寒在天厉国的地位。”莫轻尘皱眉说。只要厉啸天脑子没进水,这件事很快就会平息下去。

    “但它一定会影响到苏霁和萧心悦的心情。”穆妍神色幽寒地说,“原本的天作之合,如今惹上了血光之灾,也不会再被人祝福。我本来不确定,但现在确定了,这一定是冲着苏霁来的!刻意制造混乱,转移视线,的确很高明。”

    “主子,厉筱柔没死。”莫轻尘提醒穆妍。

    “她没这么大的能耐。”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那现在怎么办?耒阳城这么大,我们的人在保护苏家和萧家,却防不住幕后的贱人专挑无辜的人下手啊!”莫轻尘皱眉说。

    “苏霁会知道该怎么做。”穆妍神色莫名。

    皇宫御书房。

    厉啸天面色沉沉地坐在龙椅上,太子厉宸风微微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苏霁和萧星寒相对而坐,谁都没说话。

    “苏爱卿,昨夜的事情,你怎么看?”厉啸天看着苏霁问。

    苏霁神色平静地说:“皇上,微臣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萧王觉得呢?”厉啸天又看向了萧星寒。

    萧星寒眼神冷漠地说:“此事与微臣没有任何关系。”

    “难道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如果接下来死更多的人呢?苏爱卿你还能心安理得地和萧家小姐成亲吗?”厉啸天看着苏霁冷声问。

    苏霁神色淡淡地说:“回皇上的话,不能。”

    “那你倒是说说,这件事该如何解决?”厉啸天并不认为那些小姐的死和苏霁或者萧星寒有关。

    “微臣请旨,与萧小姐解除婚约。”苏霁眼眸微垂,声音平静地说。

    厉啸天神色微变:“苏爱卿,你不是在说笑吧?”

    “微臣不敢,求皇上成全。”苏霁低着头说。

    厉啸天眼眸微闪:“苏爱卿此举,是为了保护萧小姐?”

    苏霁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皇上,微臣不敢冒险,这也是无奈之举。”

    “好,朕就成全你。”厉啸天点头,“希望朕下旨为你们解除婚约之后,萧小姐便可平安无事。”

    “多谢皇上。”苏霁沉声说。

    厉啸天下意识地看了萧星寒一眼,却见萧星寒的眼神依旧冷漠如斯,似乎这件事真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苏霁出宫,厉皇的圣旨也随后到了苏丞相府和萧尚书府。当消息传开的时候,整个耒阳城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在议论昨夜惨死的那些小姐,有人说是苏霁害了他们,有人说是萧星寒害了他们,还有不少人说是萧心悦害死了她们。总之,苏霁和萧心悦的这桩亲事,已经成为众人口中的不详之事。

    如今,消息传开,苏霁入宫请旨,与萧心悦解除婚约,皇上同意了。

    “苏丞相是不是觉得不该娶那萧家小姐,否则也不会惹出这么多事来!”

    “我看啊,苏丞相是怕了!怕那个不详的萧家小姐,再给他带来什么灾祸!”

    “我倒觉得,苏丞相这样做,就是为了保护萧家小姐。”

    “此话怎讲?”

    “你们想啊,那些只是爱慕苏丞相,但事实上和苏丞相没有任何关系的小姐都遭了毒手,萧家小姐的处境岂不是更危险?”

    “万一就是萧阎王做的呢?他可不会杀自己的亲妹妹!”

    “那假如不是萧王做的,萧家小姐可就危险了!苏丞相这是不得不放手啊!”

    ……

    总之,众说纷纭。原本再过四天就是苏霁和萧心悦的婚期了,如今婚事突然取消,而杀人凶手迄今没有任何线索,耒阳城里的气氛颇有几分怪异。

    苏丞相府。

    苏霁回府,接了圣旨,然后去了苏徵那里。

    “爷爷醒了。”苏霁进门就看到苏徵已经坐了起来。

    苏徵精神不太好,苏绮正在喂他喝药。看到苏霁回来,苏徵招手让苏霁过去。

    “阿霁,爷爷没事,你和心儿的亲事,可不能耽误了啊!”苏徵对苏霁语重心长地说。他对萧心悦这个孙媳妇是一百个满意,就盼着苏霁和萧心悦早点成亲,他有生之年,就有望抱上重孙子了。

    苏霁微微点头:“爷爷放心,不会耽误的。”

    “爷爷你还不知道大哥啊?大哥那么喜欢心儿,我这个妹妹都靠边儿站了!”苏绮笑着对苏徵说。

    苏徵呵呵一笑:“好,好。”

    苏徵喝了药,很快就又睡了过去。苏绮面色一沉,转身拽着苏霁大步走了出去。

    到了院子里,苏绮甩开苏霁,看着他冷声说:“你当我是瞎子还是聋子?外面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圣旨都到家里了,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当着爷爷的面,我不敢说,怕爷爷伤心,但你是不是得给我解释一下,为何要请旨跟心儿解除婚约?她做错了什么?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呢?”

    苏霁神色平静:“阿绮,你好好照顾爷爷,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

    “苏霁!我是无所谓,你还想不想跟心儿在一起了?”苏绮不可置信地看着苏霁,“你都不想想,这会儿心儿收到了退婚的圣旨,她该有多伤心?”

    “阿绮!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堪吗?”苏霁神色微冷。

    苏霁皱眉:“什么意思?你到底想做什么?”

    “回去照顾爷爷!”苏霁话落,转身离开了。

    不久之后,苏霁独自出门,去了耒阳城中一家不起眼的小酒馆。

    酒馆的老板是个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白发老者,看到苏霁到来,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苏相可是许久没有来老朽这小店了。”

    “想喝武老酿的酒了。”苏霁的笑容有几分苦涩,话落在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天色已经很晚了,小酒馆中除了苏霁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客人。武姓老者提了一壶酒放在苏霁面前,摆了两个杯子。

    “没有人陪我喝,杯子多了。”苏霁把其中一个杯子推开了。

    “谁说没有人陪你?”苏霁转头,一个白衣男子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进来了。他的容貌十分出色,看起来跟苏霁差不多大的年纪,被推到了苏霁对面,就微微抬手,让他的人退下了。酒馆老板武老上了四碟下酒菜之后,也神色恭敬地退到了后厨。

    “云王,好久不见。”苏霁微微垂眸,提起酒壶倒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苏霁,你以前都叫我瑾之的,如今也没有外人,怎么这么生分?”白衣男子笑意温和,提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却也没有喝。他是天厉国皇室的七皇子厉云风,字瑾之,天生残疾,但自小聪颖非常,曾经拜入苏徵门下。

    厉云风几年前被封了王,住在耒阳城的云王府中,向来极少出门,几乎不跟人打交道,算得上是个隐形王爷。而这家小酒馆,是他和苏霁曾经偶尔一起来喝酒的地方,背后的主子就是他。

    “喝酒吧。”苏霁神情低落地说。

    厉云风眼眸微闪,看着苏霁问:“苏霁,你可是因为萧家小姐,心中郁结?”

    “你都知道了,何必再问?”苏霁一杯接着一杯地喝。

    “苏霁,我早就告诉过你,女人都是柔弱又愚蠢的,她们只会让你变得愚蠢,变得失去理智,不像你自己。”厉云风看着苏霁说,“你是一个天才,不该被感情所束缚。”

    “这些话你的确对我说过,就在这里,三年前。”苏霁握着手中的茶杯说。

    “苏霁你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厉云风微微一笑。

    “云王这辈子,不打算娶妻吗?”苏霁看着厉云风问。

    厉云风毫不犹豫地摇头:“我这辈子,绝对不会碰任何一个女人。人生在世,有一知己足矣,苏霁你就是我唯一的知己,只有你能懂我。”

    “不,”苏霁放下手中的酒杯,抬头看着厉云风说,“我直到今天才发现,我并不了解你。”

    厉云风微微皱眉:“苏霁你在说什么?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曾经一起对弈,一起辩论,一起喝酒,你为何说你不了解我?我的任何事情,都没有隐瞒过你。”

    苏霁摇头:“不,有一件事,你一直都没有告诉过我。”

    厉云风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苏霁你在说什么?”

    “你的腿,早就好了。”苏霁冷声说。

    厉云风有些惊讶,继而笑了起来,看着苏霁说:“你怎么知道的?我一直想要告诉你,不过你过去三年都没和我一起喝过酒,我没找到机会。你放心,我对权势没有野心,我一直没有站起来,也是不想引起父皇和太子皇兄的猜忌。”

    “我现在才知道。”苏霁神色淡淡地说。

    厉云风眼眸微眯:“苏霁,你到底怎么了?”

    “我为情所困,很明显不是么?”苏霁看着厉云风面无表情地说。

    “唉。”厉云风叹了一口气,“苏霁,背地里作祟的人,实力很强,而且绝对不会收手的,只怪你太优秀,有些丧心病狂的女人,得不到你,也不能容忍你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

    “如果这辈子不能和心儿在一起,”苏霁微微垂眸,神色黯然地说,“我不过是具行尸走肉罢了。”

    “苏霁,萧心悦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厉云风看着苏霁问,“为了一个女人,你这样值得吗?假如萧心悦也被杀了,你难道还要为她殉情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一支淬了毒的利箭破空而来,直直地朝着苏霁的心口射了过去!

    苏霁似乎毫无所觉,厉云风神色微变,猛然从轮椅上站起来,拔出原本藏在轮椅之中的剑,挡在了苏霁面前。

    厉云风武功不弱,把射来的利箭砍成了两半,另外一支箭又射了过来!

    “苏霁,你快躲起来!这里交给我!”厉云风冷声说着,一直护着苏霁后退。

    苏霁站在厉云风身后,看着厉云风的背影,眼眸幽寒地抬手……

    厉云风砍断第二支箭的同时,心口一痛,猛然转身,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苏霁:“你……在做什么……”

    苏霁神色平静地说:“杀人。”

    厉云风感觉有一个很细的东西穿过了自己的身子,几乎没有流血,可他全身僵硬地倒了下去,目光依旧直直地看着苏霁,眼中满是痛色:“为什么……”

    “三年前,就在这里,你以为我喝醉了,你对我说,你心里只有我。”苏霁看着厉云风神色冷漠地说,“那时,我以为是你喝醉了,但我之后便不想再与你来往。今天之前,我没有怀疑过你,是因为我没想到,你竟然丧心病狂到对我爷爷出手,他可是你的恩师。你以为,杀了那些女人,我便会知难而退,放弃娶萧心悦,然后你就满意了?或者,你还等着找一个合适的时机,把萧心悦也杀了?你没杀厉筱柔,不是因为她是你妹妹,是因为她已经注定不会有好结果了,我说的对吗?”

    “苏霁……女人……有什么好……我们那么有默契……我们心灵相通……就这样……一辈子……不好吗……”厉云风看着苏霁,伸手想要碰到苏霁。

    苏霁神色厌恶地看着厉云风:“我曾经是瞎了眼,才会把你当朋友!你所谓的心灵相通,不过是你龌龊的幻想!”

    “苏霁……你好狠……你当真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吗……”厉云风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脸色煞白地看着苏霁问。

    苏霁俯身,从地上捡起了厉云风的剑,双手握住,直直地向下,插进了厉云风的胸膛,用行动回答了厉云风的问题……

    厉云风猛然瞪大眼睛,瞬间断了气,倒在了血泊之中。

    苏霁松开手中的剑,面无表情地转身,就看到穆霖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弓箭。

    “他的人,都已经解决了。”穆霖看了一眼厉云风的尸体说。在厉云风不知道的时候,穆霖手下的剑龙卫已经把他的人都杀了。因为苏霁今夜出门的时候,告诉过穆霖,不管谁来找他,全都杀了。

    “嗯。”苏霁神色平静地说,“把厉云风的尸体送回云王府,云王府里的人,都不用留了。”

    “皇上那边,你怎么交代?还有你和萧心悦的亲事怎么办?”穆霖看着苏霁问。

    苏霁唇角微勾:“阿霖表弟,其实你还是关心我的。皇上那边不必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至于和心儿的亲事,会如期举行。”

    今日一早,听闻那些大家小姐昨夜惨死,苏霁终于想起了厉云风这个人。已经三年未见,但这期间厉云风数次派人邀请苏霁去云王府做客。苏霁知道厉云风很聪明,事实上厉云风的行事的确很高明,假如不是苏霁想起了三年前的事情,他也绝对不会怀疑到厉云风头上,因为所有人都直觉认为这是一个女人做的,而厉云风一向像个隐形人一样。

    苏霁知道,发生了昨夜的事情,假如他今日依旧坚持要娶萧心悦,那么厉云风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出手杀萧心悦,暂时和萧心悦解除婚约,是苏霁不想拿萧心悦冒险,即便有很多剑龙卫在保护她。

    苏霁在解除婚约之后,来了和厉云风曾经来过的小酒馆“借酒浇愁”,他知道,厉云风一定会出现的。这其实是苏霁第一次杀人,他以为自己会紧张,可事实上,他心如止水……

    萧尚书府。

    萧心悦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手中握着一个荷包,正是之前她送给苏绮,后来落入苏霁手里那个。这个荷包今日一早被人送到了萧心悦手里,荷包里面有一张纸,上面的字萧心悦已经看了好多遍了:“心儿,相信我。”

    “苏丞相大人,好想你快点出现,我有话想要问你……”萧心悦喃喃地说。

    下一刻,萧心悦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仿佛从天而降出现在她房间里的苏霁。苏霁对着身后点了点头,送他过来的穆霖很快出去了。

    苏霁走过去,抱住了萧心悦,萧心悦又不争气地红了脸,小声说:“苏丞相大人,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

    “那这样呢……”苏霁低头,吻上了萧心悦娇嫩的唇瓣。

    良久过后,萧心悦脸色娇艳,浑身发软地趴在苏霁胸口,抓着苏霁的衣襟说:“我们真的解除婚约了,苏丞相大人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我要娶你,不需要圣旨,有它就够了。”苏霁抓着萧心悦的小手,贴在了他的心口,看着萧心悦目光幽深地说。

    萧心悦小脸红红地说:“我知道,我相信你了,所以我接到圣旨都没有哭。”

    “真乖。”苏霁轻抚了一下萧心悦软嫩的小脸,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你是不是吃了蜜糖?让我再尝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