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33.热闹的南阳王府

时间:2018-03-09作者:三木游游

    天厉国皇宫中,萧星寒正在面圣。

    “萧王这次去明月国,对于神兵门的事情,了解多少?”厉啸天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声音幽寒地说:“皇上,应家家主有一子应杰,在明月国做兵部侍郎,是他将应家是神兵门后人的事情,告诉了明腾。微臣无意中撞见,将此事传开。”

    厉啸天眼眸微闪:“哦?原来是萧王刻意把神兵门的消息放了出去?这是为何?难道萧王不觉得,暗中把应家带来天厉国,才是对天厉国最有利的吗?”

    萧星寒微微摇头:“皇上,神兵门并非一人两人,他们也未必会对天厉国皇室低头,贸然打草惊蛇,并非明智之举。”

    厉啸天呵呵一笑:“萧王这么说,也不无道理。但萧王将应家的消息传得天下皆知,我们天厉国,岂不是没有得到神兵门的机会了?既如此,倒不如直接毁掉,萧王以为呢?”

    “皇上大可不必在意应家的事情。”萧星寒冷声说,“不管是东阳国还是北漠国,都不会看着明月国从神兵门得利,我们无需出手,只需坐山观虎斗即可。”

    厉啸天微微点头:“没错,明月国即便得到了应家,也威胁不到天厉国的霸主地位,更何况,北漠国和东阳国不会无动于衷,这个热闹,我们就不凑了。”

    萧星寒从皇宫中出来,骑马回萧王府的路上,一个人迎面走过,是他的四叔萧源晧。

    萧星寒并未注意到萧源晧,一阵风似的过去了。萧源晧转头,看了一眼萧星寒的背影,神色平静地收回视线,回了萧家。

    萧王府。

    穆妍从铸造坊出来,带着连烬正在参观萧王府。

    “穆妍,你家好美。”连烬笑着对穆妍说。他进了萧王府,就不必再藏起来了,因为这座府里没有一个外人,常年被剑龙卫守得固若金汤。

    此时两人正好走到了后花园,穆妍看着面前被烧得惨不忍睹的花园,无语望天:“阿烬,还觉得美么?”

    萧王府面积很大,而后花园占了三分之一,原本的确是极美的,可是如今,正是绿树繁花美不胜收的时节,半个花园却被烧得寸草不生,一片黑魆魆的,看起来丑死了。

    “穆妍你不是正在学医术吗?这片地既然被烧了,不如改作药田吧,我可以帮你打理。”连烬脑中灵光一闪,对穆妍提议到。

    穆妍微微愣了一下:“这个想法不错。”有些即将绝种的药材,用了就没了,如果有种子的话,自己再种一些,就会很方便。

    “穆妍你在想什么?”连烬看到穆妍在沉默思考,有些好奇地问。

    穆妍看了一眼萧王府的围墙,唇角微勾说:“我有一个更好的想法。”

    “什么?”连烬更加好奇了。

    “我要把这片土地全都种成有毒的药材,你觉得怎么样?”穆妍唇角微勾。

    “啊?”连烬神色微怔,“这样,不会很危险吗?”

    “不会,府里有些不会武功的糟老头,我正准备教他们用毒防身。就算危险,也是对外人。”穆妍很淡定地说。

    “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连烬微微点头。

    “我还要把萧王府用一种有毒的藤蔓给围起来,到时候哪个小毛贼来翻墙,可要小心了。”穆妍兴致勃勃地说。

    连烬嘴角微抽:“穆妍,你不是要当神医吗?我怎么感觉你对毒物更有兴趣呢?”

    “你说对了,我不要当神医,我要当天下第一毒医。”穆妍唇角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如此,可医可毒,两全其美。”

    “你好厉害啊!”连烬看着穆妍十分崇拜地说。

    “现在还处于刚起步的阶段,我在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穆妍很谦虚地说。

    “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连烬神色认真地说。

    穆妍白了连烬一眼:“阿烬,知道你崇拜我,不要夸得这么干好么?”

    连烬呵呵一笑:“我是真心的。”

    “走吧,看得差不多了,翻地的事情留给剑龙卫的兄弟们去做,我今天开始帮你整容。”穆妍对连烬说。

    连烬不解:“何谓整容?”

    “就是帮你治一下脸上的伤,让你恢复美貌。”穆妍微微一笑。

    之后没多久,青木出门去采购了一大堆农具,然后原本很拉风的剑龙卫们,一个个挥舞着锄头,开始在后花园里给他们家王妃开垦药田,其中包括穆妍的大哥穆霖。

    “穆队,咱们干农活,能不能跟王妃申请来点好酒喝?”一个剑龙卫小声问穆霖。

    穆霖微微点头:“好,我会跟小妹说的。”

    “兄弟们,快点干完,王妃请咱们喝酒!”一个剑龙卫吆喝了一声。

    “好!”

    这些剑龙卫都是当年萧星寒在天下各处游历的时候,救过并捡回来收留的孤儿乞儿,他们的一切都是萧星寒给的,早已经誓死效忠萧星寒。萧星寒对他们其实不错,并没有让他们去出生入死,萧王府中有专门的一个训练营,其中有给他们住的地方,平时看守萧王府,也是轮班的。

    在穆妍当上萧王妃之后,剑龙卫的生活水平有了直线提升,后来穆霖成了剑龙卫的队长,他虽然不苟言笑,但其实很好说话,剑龙卫没有任务的时候,穆霖经常请他们喝酒。对男人来说,喝酒是最能增进感情的一种方式了。

    萧星寒回府,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正拿着一把消过毒的刀,在割连烬脸上的伤疤。原本已经愈合的伤疤,被穆妍几刀下去,又变得血淋淋的了。

    “萧寒寒,宫里怎么样?”穆妍没有回头问了一句,她对萧星寒的称呼让连烬很想笑,却又真的疼,脸色微微有些扭曲。

    “没事。”萧星寒看了连烬一眼,抬脚去了隔间的书房,并没有要帮穆妍的打算。

    “阿烬你千万别动啊,也别说话,等我上了药,会更疼的,只要忍过去,你就还是天下第二美男。”穆妍一边忙活着,一边对连烬说。她家萧星寒是天下第一美男,至少在她这里是这样。

    连烬其实很想对穆妍说,他忍得住疼,可穆妍跟他说话,他老想笑,有点忍不住……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穆妍把连烬的脑袋全都用白色的布包了起来,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曾经的天下第一美人儿,如今的样子可以说是非常滑稽了。

    连烬对着穆妍眨了眨眼睛,想知道他是不是可以说话了,此时伤口火辣辣地疼,跟烧起来了一样。

    穆妍转身,过了一会儿,举了一面铜镜过来,放在了连烬面前给他看。连烬看着铜镜之中丑出新高度的自己,默默地表示,穆妍你开心就好,我快疼死了……

    “好了,你去跟小天儿住一起吧,每隔五天换一次药,什么时候完全好,看情况吧。”穆妍在回来的路上,又把原来的治疗方案改了一些,加入了一味非常霸道的药材,所以才会这么疼,但不出意外的话,可以大大缩短完全恢复的时间。

    连烬站起来,微微点头,然后默默地出去了。

    穆妍进了隔间书房,萧星寒伸手,她走过去坐在了萧星寒怀中:“我师父他们烤肉把花园烧了一半。”

    “嗯。”萧星寒并不在意。

    “我决定把被烧掉的那片地,用来种毒药材,你觉得怎么样?”穆妍对萧星寒说。

    萧星寒点头:“好。”萧家藏药库里面,有很多种毒药,也有很多种毒药材的种子,如今正好可以拿来用。

    “有没有一种藤蔓植物,要长得很好看,碰一下就有毒的?”穆妍问萧星寒。

    萧星寒想了想说:“有。”

    “找点过来,我要用它把整个王府围起来,这样就更有安全感了。”穆妍唇角微勾。

    “刚收到的消息,沈幽若成了拓跋浚的贵妃。”萧星寒对穆妍说,“济慈山庄的新庄主是沈幽若的继父原恒。”

    “那个原恒也很奇怪,就是他送了我一枚神医令。”穆妍神色莫名地说。

    “每年十月,济慈山庄会举办名医大会,往年我没去过,今年你想不想去?”萧星寒问穆妍。

    “十月?我们能去吗?”穆妍表示萧星寒的身份,并不是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的。

    “只要你想去,就能去。”萧星寒轻抚了一下穆妍的长发。

    “那就去吧,我很想看看除了你之外,其他的大夫都是什么样的。”穆妍唇角微勾。她还想看看沈幽若成为拓跋浚的贵妃之后过得怎么样,而且北漠国的沙漠之中有不少罕有的药材毒物,她可以去收集一些。

    被带出去又被带回来的独孤傲,再次进入了萧王府的地牢。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过一句话了,穆妍也没有再去见他。而秦筝比独孤傲的待遇好一些,同样不得自由。她很安静,只是中间有一次问起慕容恕是不是真的死了,其他时候,也不说话。

    第二天,厉皇在宫中设宴,为明腾和明心瑶接风洗尘。

    萧星寒并未去参加,理由是萧王妃身体抱恙。也没有人希望他去参加,尤其是厉啸南。假如萧星寒去了,明心瑶看到萧星寒再次失态,厉啸南的脸真的要丢尽了。

    穆妍身体的确不太舒服,因为今天正好是五月初一。她在床上挺尸到了子时,初一过了,终于恢复了。

    皇宫中夜宴并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想必没有萧星寒和穆妍的宴会,应该会比预期更加和谐。穆妍表示,她不会搞事情破坏厉啸南和明心瑶的亲事的,她很希望他们成为夫妻,省得祸害别人。

    厉啸南和明心瑶的婚期定下来了,就在五月十五。明腾要在耒阳城看着明心瑶安安稳稳地出嫁之后再离开。

    穆妍去看望了她的外公苏徵,又和萧星寒一起带着拓跋严去萧家吃了顿饭,其他时间,就在琢磨着怎么改造萧王府。穆妍在第一次听说萧王府的时候,传言都说萧星寒掳了很多年轻貌美的女子,把她们放干血烧成灰做花肥,如今世人依旧这么认为,萧王府在他们眼中就是一座魔窟。

    穆妍决定,那就真的把萧王府打造成一座魔窟吧,不然对不起世人对萧星寒的诅咒和诋毁。

    当然了,女人是没有的,也不需要用血来浇灌萧王府的花,穆妍计划把萧王府后花园的药田之中全都种上有毒的药材,然后用一种藤蔓植物栽种在萧王府的围墙内侧,并且要把萧王府各个院子里都种上一些毒花毒草。

    不怕伤到自己人,因为这些东西穆妍都会提前让萧王府中的所有人知道,穆妍还说了,谁有兴趣学习毒术的,尽管来找她。

    如此,耒阳城中一片风平浪静。

    明心瑶除了在来到耒阳城的第二天入宫赴宴之外,其他时候一直没有出过驿馆,非常安分。那些冷眼看着,以为明心瑶会不顾廉耻去萧王府找萧星寒的人,都失望了。

    时间很快到了五月十四,明日便是厉啸南和明心瑶大婚之日。

    这天夜里,厉啸南一个人面色沉沉地坐在书房之中,怎么想都感觉郁气难平,即便明心瑶没有失了清白,对厉啸南来说,他头上也已经罩上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因为明心瑶不喜欢他。

    先前的宴会,厉啸南见到了明心瑶,他不否认明心瑶的容貌身段都很出众,而明心瑶在整场宴会上面表现得都很安分得体,但明心瑶以前那些关于萧星寒的传言,却永远都是厉啸南心中的一根刺。

    “南阳王。”

    突然听到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厉啸南心中一惊,抬头就看到明腾不知何时进了他的书房,此刻就站在不远处。

    “明王深夜造访,所为何事?”厉啸南神色一冷,眼神很是戒备。

    “有些事情,想跟南阳王聊聊。”明腾话落,就在厉啸南对面坐了下来。

    厉啸南眼眸幽深地看着明腾:“明王有话不妨直说。”

    “瑶儿是本王最疼爱的侄女,本王希望她嫁给南阳王之后,南阳王能够好好待她。”明腾看着厉啸南说。

    厉啸南神色淡淡地说:“只要明三公主安分一些,本王自会好好待她。”言外之意就是,你侄女如果不要脸,就不要怪我对她不客气……

    厉啸南并没有忘记,先前因为明腾的人暗中作祟,把他和齐灵珊凑到了一起,还闹出了一桩丑闻。齐灵珊已经在三月以南阳王侧妃的身份进了南阳王府,当时没有宴客,因为齐灵珊怀上了厉啸南的孩子,肚子已经快要显怀了。齐灵珊进府之后,厉啸南根本没有理会过她,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儿上,倒也没有苛待她。

    因为这件事,厉啸南对于明腾和明心瑶的厌恶更多了一层,他当初想着娶明心瑶回来,一定要报复在明心瑶身上。

    明腾眼眸微暗:“南阳王,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瑶儿清清白白地嫁给你,以后会为你生儿育女,你们的孩子,身上也会流着一半明氏皇族的血。”

    厉啸南神色微变:“明王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和明心瑶的孩子,身上也会流着一半明氏皇族的血……

    明腾笑了:“南阳王,你是聪明人,有些话,不需要本王挑明,南阳王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说起来,南阳王也是厉氏皇族最正统的血脉,难道就没有为自己和儿孙打算吗?”

    厉啸南的拳头猛然握了起来,眼神变幻不定。明腾的意思他知道,明腾在暗示他有野心,不甘心只当一个没有实权的富贵王爷,而他未来如果想要那个皇位,明腾和明月国,会帮他……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面,厉啸南一直都是矛盾的。他作为厉啸天的亲弟弟,在厉啸天还未当上太子的时候,厉啸南也幻想过太子之位会是他的。直到如今,厉啸南都很清楚地知道一件事,只要厉啸天一个不高兴,他就得死。而就算厉啸天一直留着他,等厉啸天过世,厉宸风继位,十有八九,也容不下他这个亲叔叔,因为皇室的血脉关系,就是这样冷漠而残酷。

    厉啸南不想死,而他即便安安分分地当一个富贵闲王,依旧是厉啸天和厉宸风父子生杀予夺的对象。所以他曾经也很多次想过,如果他能坐上那个皇位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但幻想归幻想,厉啸南不蠢,他的脑子也没进水,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谋反篡位,根本就是异想天开。

    厉啸天文有苏霁,武有萧星寒,他的皇位根本无法撼动。曾经厉啸南追求苏绮那么热切,为的就是拉拢苏霁,然而失败了。后来厉啸南又盯上了萧心悦,是奔着萧星寒去的,然而也失败了。最终,萧心悦和苏霁定了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萧王府和苏家已经成为一家了,更不可能被厉啸南所利用。

    厉啸南原本已经放弃了自己心里那点子无法实现的野心,可这会儿听到明腾的话,他的心又开始动了起来……

    看到厉啸南的神情,明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呵呵一笑说:“南阳王,有些话,不必明说,你知我知。接下来只要南阳王好好对瑶儿,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的事情,再从长计议。”

    厉啸南看着明腾,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冒昧问一句,明三公主只是明王的侄女吗?”

    明腾面色微沉,继而笑了起来说:“这件事,南阳王心中自有论断。”

    听到明腾等于默认的话,厉啸南微微点头。他觉得假如明心瑶只是明腾的侄女,明腾对明心瑶的关心就有些不同寻常了。如今看来,明心瑶就是明腾的亲生女儿,而明腾是真的很在意明心瑶。

    明腾离开南阳王府之后,回到了驿馆。

    “明日需要做什么,不用本王再说一遍吧?”明腾冷声说。

    一个单膝跪在明腾面前的女子声音恭敬地说:“请王爷放心。”

    第二天,就是厉啸南和明心瑶大婚的日子。

    各种礼仪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中间并没有出任何差错,甚至厉啸天还专门带着皇后一起出宫去了南阳王府观礼。

    新人进了洞房之后,厉啸南皱眉看着安静坐在床边的明心瑶,并没有去揭开盖头的意思,留下一句“本王出去敬酒”,就大步离开了。

    虽然昨夜明腾专程过来找厉啸南,厉啸南也决定要对明心瑶好一点,可是他心里那根刺,却不可能被拔掉。不提萧星寒,如今厉啸南又知道了明心瑶是叔嫂乱伦所生,心中无法控制地觉得明心瑶很下贱……

    在厉啸南走了之后,明心瑶的一个丫鬟进了新房,其他的都还在门外守着。

    “公主,该换衣了。”丫鬟低着头站在明心瑶面前说。

    明心瑶伸手扯下了红盖头,面色冷然地看向了面前这个容貌娇美的丫鬟,她知道,这并不是她的丫鬟,而是明腾为她找来的洞房替身,是明腾的属下月十。

    两人换了衣服,明心瑶的大红嫁衣穿在了月十的身上,明心瑶自己穿上了月十的衣服,然后月十拿出了一瓶膏状药物,先在明心瑶脸上涂抹,后来又在自己脸上涂抹了一些,如此,她们两人的容貌也换了过来,因为月十是明腾手下唯一懂得易容的。

    “公主切记,少说话。”月十坐在了明心瑶先前坐的位置,看着明心瑶说。

    “多嘴!”明心瑶冷声说着,在桌边坐了下来。

    “公主还是出去比较稳妥。”月十小心翼翼地对明心瑶说。

    明心瑶神色一冷:“本公主留在这里伺候你!”

    月十眼眸微微闪了闪,捡起落在地上的红盖头,盖在了自己的头上。

    这就是明腾所想到的帮明心瑶蒙混过关的手段,直接为明心瑶找了一个代替她和厉啸南洞房的女子。前日明心瑶才知道这个计划,明心瑶非但没有反对,反而提出要让月十从一开始就扮成她,替她和厉啸南拜堂。

    明腾并没有让明心瑶如愿,他知道明心瑶不喜欢厉啸南,但如今亲事无可更改,明心瑶必须嫁给厉啸南,让明心瑶亲自拜堂,也是为了进一步断掉她对萧星寒的念想。

    南阳王府前厅宾朋满座,苏霁和苏绮兄妹也来了,萧心悦就坐在苏绮身边。苏绮是真的很高兴,一想到厉啸南和明心瑶这对渣男贱女走到了一起,就开心极了。

    新郎厉啸南出来敬酒,来者不拒,喝了一杯又一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心情不太好,而大部分人其实都明白这是因为什么。任谁娶了一个心里装着别的男人,还闹得天下皆知的女人,心情都不可能好。

    “幸好萧妹夫没来喝喜酒,不然厉啸南的脸得绿了。”苏绮话语之中遮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萧心悦嘻嘻一笑:“阿绮你说得对。”

    苏霁笑而不语,给萧心悦夹了一块她爱吃的菜,萧心悦微微红了脸,邻座一个爱慕苏霁的小姐羡慕嫉妒恨都写在了脸上……

    等宾客走得差不多了,醉醺醺的厉啸南被下人搀扶着去了后院。

    “王爷回来了。”

    听到门口丫鬟的声音,扮成月十的明心瑶神色一变,站了起来,低着头,恭敬地退到了一边去。

    门开着,浑身酒气的厉啸南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迷蒙的眼神落在了床边坐着的月十身上,走过来,伸手就扯掉了月十头上的红盖头。

    月十顶着明心瑶的脸,艳光照人,含羞带怯地看了厉啸南一眼。

    厉啸南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在月十身边坐了下来,伸手就摸上了月十的脸,有些迷糊地说了一句:“明三公主,你不是想嫁给萧星寒吗?最后还不是要躺在本王身子下面求欢……哈哈!”

    厉啸南这话说得相当过分了,月十神色没有任何异样,小手轻抚厉啸南的胸膛说:“王爷喝多了,咱们早点安歇吧。”

    与此同时,听到厉啸南的话,再也无法保持平静的明心瑶不小心踢到了旁边的一个凳子,这边的响动引起了厉啸南的注意,厉啸南搂着月十,朝着明心瑶看了过来。

    明心瑶的头猛然垂了下去,非常后悔她没有听月十的话早点出去,她本来只是想亲眼看看厉啸南会如何对待他新娶的王妃,然后找机会再离开,可是现在,她想走也走不了了……

    月十眼眸微暗,一脸娇嗔地对厉啸南说:“王爷看什么呢?”

    厉啸南却一把推开了月十,站起来跌跌撞撞地朝着明心瑶走了过去。

    一股酒气扑面而来,明心瑶的拳头握了起来,头垂得更低了,露出白皙如玉的脖子。

    “小美人儿,你也是要嫁给本王的吗……”厉啸南色眯眯地看着明心瑶,伸手就把她抱进了怀中,低头亲了上去,大手还在她胸口揉捏了起来……

    明心瑶只有一个感觉,恶心得想要吐!她本想忍过去,可实在是忍不了,猛然伸手推开厉啸南,然后扶着桌子干呕了起来。

    厉啸南虽然醉了,但并没有真的失去意识,否则他不会美色当前的时候还盯上一个丫鬟。他这样的举动是故意的,就是为了给明心瑶难堪,但他并不知道他过来非礼的这个丫鬟才是真正的明心瑶……

    厉啸南被明心瑶推得差点跌倒,看到明心瑶的样子,厉啸南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冷冷地说了两个字:“找死!”

    “王爷!”月十见势不好,连忙起身抱住了厉啸南,柔声说,“她不懂事,王爷不要跟她一般见识,难道王爷认为她一个贱奴,比本公主长得还好看吗?”

    月十是在为明心瑶解围,可她说出口的“贱奴”两个字,让明心瑶的怒意一下子就起来了。

    “小月,还不快出去!”月十看着明心瑶神色不悦地说,“这里不需要你伺候,不要打扰我和王爷!”

    明心瑶紧握着拳头,低着头想要出去。结果她刚走到门口,厉啸南眼眸幽深地说:“站住!”

    明心瑶脚步一顿,就听到厉啸南不容置疑的话:“你留下伺候!”

    明心瑶神色一僵,默默地转身,就看到厉啸南的手已经伸进了月十的衣襟……

    明心瑶就怔怔地站在那里,亲眼看着刚刚和她拜过堂的厉啸南,撕了月十身上的嫁衣,然后粗暴地把月十扔在床上,脱光自己的衣服,压了上去……

    月十神色痛苦,厉啸南却根本不管不顾,摆明了只是把他新娶的王妃当成了泄欲对象。

    不堪入目的画面让明心瑶神色难看地闭上了眼睛,可传入耳中的暧昧声音却越发清晰。即便她不喜欢厉啸南,即便她根本不想让厉啸南碰她,可看到这样的场面,她依旧觉得心里好难受,不是因为嫉妒,只为自己不值。

    明心瑶实在是不明白,事情为何发展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她曾经是才貌双全人人艳羡的公主,怎么最后沦落到和亲嫁给这样一个禽兽……

    明心瑶知道,如果不是月十做了她的替身,现在正在被厉啸南蹂躏的,就是她。但她也知道,过了今夜,月十就会离开,很快明腾也会离开,接下来,她就只能自己面对厉啸南。一想到那样的日子,明心瑶就心如死灰。

    等厉啸南终于在月十身上发泄完了他的欲望,又让明心瑶去为他清理身子,伺候他沐浴。

    明心瑶这辈子从来没有一天过得如此屈辱,可她只能忍着,一旦暴露身份,她只有死路一条。

    中间厉啸南刻意羞辱明心瑶,明心瑶稍一反抗,厉啸南就狠狠地打她,当厉啸南终于放过明心瑶,看也没看床上眼神呆滞的月十,大步离开,去了他的一个宠妾那里。

    明心瑶嘴角溢血,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几乎已经湿透了。

    床上的月十强忍着不适,起身穿好衣服,把明心瑶扶起来,脱了明心瑶的衣服,让她躺在床上,洗掉了明心瑶脸上的易容,为她脸上上了药,然后强撑着,在天色未明的时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南阳王府。

    假如厉啸南发现明心瑶的丫鬟少了一个,明心瑶只需要说她把月十给处死了,想必厉啸南也不会在意。

    耒阳城的明月国驿馆。

    月十见到明腾,单膝跪地,身子一晃差点倒下去:“属下参见主子。”

    “嗯。”明腾微微点头,看月十的样子,任务是完成了,“厉啸南对瑶儿如何?”

    月十知道,明腾问的不是厉啸南对真正的明心瑶怎么样,而是厉啸南对他新娶的王妃是什么态度。

    月十恭敬地说:“回主子的话,厉啸南对公主很好。”

    “如此甚好。”明腾神色欣慰地点头,“这里是本王承诺给你的东西,你拿了便离开吧。”

    月十神色一喜:“多谢主子!”她起身走到了明腾跟前,从明腾手中接过一个布包。布包之中是可以救她弟弟性命的东西,她也是因为这个,才不得不做了明心瑶的替身,去完成这样的任务。明腾答应过她,只要她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就放她离开。

    明腾突然站了起来,月十还没反应过来,一道寒光闪过,明腾的剑已经插入了她的胸膛!

    月十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明腾,明腾拔剑,月十软软地倒在了地上,胸口血流如注……

    “来人,把她扔到乱葬岗。”明腾神色冷漠地拿帕子擦了一下自己的剑。

    月十很快被人抬了出去,手中还紧紧地抓着明腾给她的东西。明腾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月十活下去,因为那样的隐秘之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明腾为了保护明心瑶,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此时南阳王府中,因为新晋王妃,后院里的女人们,几乎都没睡安稳,尤其是两个月之前怀着身孕以侧妃身份进入南阳王府的齐灵珊。

    “齐妃娘娘,王爷半夜就从新房离开,去了余美人那里。”齐灵珊的丫鬟对齐灵珊说。齐灵珊极其不喜欢侧妃这个称号,要求她身边的人都叫她齐妃。

    齐灵珊肚子已经显怀了,可身上其他地方却瘦了很多,脸色也不太好,因为她自从进入南阳王府,厉啸南从未踏足她的院子,她已经成为了南阳王府后院侍妾们背地里嘲讽的对象。

    听到丫鬟的话,齐灵珊轻嗤了一声:“真以为自己是金枝玉叶呢,在这个府里,王爷最不喜欢的,恐怕就是她了!看着吧,洞房过后,她就会失宠了。”

    “齐妃娘娘所言甚是,那个女人什么德性,所有人都知道,王爷才不会喜欢她呢。齐妃娘娘肚子里怀了王爷的骨肉,才是王爷心尖上的人。”齐灵珊的丫鬟谄媚地说。

    “闭嘴!”齐灵珊面色一沉。明心瑶失宠是必然,而她,从嫁进来的那一刻,就从未得到过宠爱,如今也只能仰仗她肚子里的这块肉。等她平安生下厉啸南的儿子,还有娘家做靠山,厉啸南一定不会再忽略她。

    “想办法,让那个女人服下绝子汤。”齐灵珊冷笑。只要明心瑶生不出孩子,这个后院,就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是。”齐灵珊身边的丫鬟恭敬地说。

    明心瑶本以为,过了洞房,她失了宠,接下来就可以过安宁日子了,却没想到,第二天天一黑,厉啸南又来了她这里。

    “为本王宽衣。”厉啸南面无表情地说。

    “王爷,妾身今日身体不适。”明心瑶垂眸低声说。

    “怎么?昨天在床上不是挺放浪的吗?现在又跟本王玩儿起矜持了?”厉啸南伸手捏住了明心瑶的下巴,强迫明心瑶抬头看着他,他冷笑着说,“你哪几日不方便,你身边的人已经告诉了本王,所以别跟本王装,知道吗?你皇叔可是专门求本王,让本王对你好一点,看在你姿色不错的份儿上,本王接下来会好好宠你的!”

    明心瑶脸色一白,身子一缩:“妾身今日真的不舒服……”

    “装柔弱是吧?”厉啸南伸手就撕开了明心瑶的衣襟,“乖乖伺候本王,让本王高兴了,你才能好过点儿!”

    在厉啸南的手碰到明心瑶的皮肤的时候,她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下意识地抬手,狠狠地抽了厉啸南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把厉啸南给打懵了!厉啸南不可置信地看着明心瑶,伸手就扼住了明心瑶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说:“贱人!你以为我真的想娶你吗?已经成了我的女人,还不想让我碰你,你心里难道还想着萧星寒吗?告诉你,你比那萧王妃差远了,萧星寒这辈子都不可能看你一眼!你既然不识好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多时,门外守夜的丫鬟听着房间里传出的阵阵惨叫声,一个个脸色都白了……

    五月十八一大早,厉啸南带着明心瑶,一起坐着马车去了耒阳城的明月国驿馆。

    明心瑶的脸色很不好,厚厚的粉也遮不住眼底的青黑,因为她这几日几乎没有合眼,每晚厉啸南都睡在她那里,对她来说,那根本就是生不如死的折磨……

    “瑶儿,见了你皇叔,知道该怎么说吧?”厉啸南目光幽深地握住了明心瑶的手,轻轻揉捏着说。

    明心瑶微微挣了一下,厉啸南猛然握紧,明心瑶眼眸微暗:“是,我知道。”

    “你应该知道,咱们已经成了亲,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皇叔再疼你,也不可能带你离开的,所以你最好不要乱说话,否则,等你皇叔走了,我可不会对你客气。”厉啸南冷笑着说。

    “我知道。”明心瑶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怨毒。

    到了驿馆,厉啸南贴心地扶着明心瑶下了马车,牵起了明心瑶的手,不看明心瑶脸色的话,两人倒是一对恩爱的新婚夫妻。

    明腾一见到明心瑶,脸色就沉了下去,屏退了下人,看着明心瑶问:“瑶儿,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厉啸南神色如常地看着明心瑶,明心瑶微微摇头说:“皇叔,我这几日没有休息好。”

    厉啸南轻咳了两声说:“明皇叔,我们新婚燕尔,难免贪欢,以后本王会注意的。”

    明腾眼眸微缩,总感觉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等他找机会单独问了贴身伺候明心瑶的一个丫鬟,那个丫鬟说,成亲三日,厉啸南都宿在明心瑶那里,只是第二日两人有些争斗,而且听着像是明心瑶先动的手……

    明腾心疼明心瑶却也无奈,他知道,厉啸南娶明心瑶本就心不甘情不愿,明心瑶性子还那么倔,如果明心瑶一直不低头的话,两人不可能过得好。

    明腾又语重心长地劝了明心瑶半天,明心瑶都说她记住了。在厉啸南带着明心瑶离开驿馆之后,明腾很快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耒阳城。

    回去的马车里,明心瑶看着厉啸南冷声说:“你不是想要天厉国的皇位吗?我可以帮你,条件是,以后不要再碰我!”每次被厉啸南压在身下,明心瑶都有一种恶心想吐的感觉,生不如死。

    厉啸南面色一沉,抬手就狠狠地抽了明心瑶一巴掌:“贱人!你帮我?你以为你是谁?你所谓的才华,也不过就是弹琴跳舞!至于你的容貌,连萧王妃的一分都比不上!你那点花拳绣腿的武功,又能帮我做什么?要不是因为你蠢,你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样的境地!接下来你最好安分点,早点给本王生个儿子出来,否则休想好过!你皇叔那边,你大可以传信告诉他我折磨你,但我相信他会理解我的,因为你这么下贱,都是你活该!”

    明心瑶捂着自己的脸,眼泪夺眶而出!直到此刻,她才终于意识到,没有明腾撑腰,她什么都不是。

    以往明心瑶心高气傲,总以为自己想要的都能得到,可是成亲不过三日,厉啸南就把她所有的自尊都践踏在脚底,她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弱得可怜。

    蓦然回首,记忆中的那个天之骄女,似乎已经恍如隔世。明心瑶在问自己,她原本明明拥有一切,高贵的出身,美丽的容貌,出众的才华,为何却步步走进了泥淖,再也无法挣脱,为什么……

    在厉啸南和明心瑶成亲之后,穆妍并没有关注过他们过得怎么样,因为想也知道他们不可能过得好。

    喜欢去别家府里溜达的莫轻尘,这天回来告诉穆妍,说厉啸南后院的女人打起来了。

    起因是明心瑶身边的老嬷嬷发现厨房给明心瑶做的汤里面放了绝子药,后来一查,查到了齐灵珊的丫鬟那里,这件事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齐灵珊死活不认,说明心瑶故意设局陷害她,而明心瑶在和齐灵珊争执的过程中,忍不了齐灵珊的冷嘲热讽,伸手狠狠地推了齐灵珊一下,结果,齐灵珊六个多月的身孕,孩子就那么没了……

    “厉啸南回府发现他儿子没了,大发雷霆,打杀了齐灵珊身边的丫鬟,又踹了明心瑶几脚,把明心瑶都踹吐血了!结果主子你猜怎么着?明心瑶跟疯了一样,扑过去咬住了厉啸南的一只耳朵,差点给咬掉喽,血流了不少!”莫轻尘完全是看热闹看得开心了,跟穆妍讲起来也是兴致勃勃的。

    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自作孽,不可活啊。”

    齐灵珊要给明心瑶下绝子药,也太毒了,都不知道给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积点福。而明心瑶不管有意无意,却是她亲手害死了齐灵珊的孩子。只要齐灵珊这次不死,这两个女人之间的争斗,绝对无休无止。至于享了齐人之福的厉啸南也是活该,他现在折磨明心瑶,等明心瑶真的疯狂起来,厉啸南也得悲剧。

    渣男贱女,都不是什么好货色,如今成了一家人,以后南阳王府可真真要热闹起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