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32.我的心

时间:2018-03-04作者:三木游游

    深夜时分,万籁俱寂。

    送亲的队伍明日就要离开明月国,进入天厉国境内,从应家脱身的慕容恕终于追上来了。

    慕容恕悄无声息地进了苏绮的房间,掀开床幔,看到苏绮沉静的睡颜,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慕容恕,看够了没有?”苏绮猛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抬脚就踹到了慕容恕胸口。

    慕容恕低头看着苏绮白净秀气的小脚丫,微微垂眸说:“主子,属下有要事禀报。”

    “什么事?说吧。”苏绮收回了自己的脚,盘膝坐在床上看着慕容恕问。她这会儿衣服并没有任何不妥,还是男装,长长的头发披在脑后,比起白天要柔和许多。

    穆妍白天说过慕容恕这两日差不多就能回来了,苏绮本就没有睡熟,察觉到有人出现的时候,直觉就是慕容恕。

    “应家小姐色诱属下。”慕容恕看着苏绮眨了眨眼睛,声音中竟然透出一丝淡淡的委屈。

    苏绮愣了一下,皱眉看着慕容恕问:“你被她非礼了?”

    “差一点。”慕容恕说。

    苏绮神色莫名地看着慕容恕:“既然没有被非礼,你摆出这副样子是要干嘛?娘们儿兮兮的!”

    “虽然没有真的被非礼,但我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慕容恕看着苏绮说。

    “你想……让我安慰你?”苏绮神色怪怪的。

    “是啊,我需要安慰。”慕容恕微微点头。

    “好,你过来。”苏绮对着慕容恕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

    慕容恕走过去,俯身,一副要求抱抱的样子,然后苏绮抬手狠狠地敲了一下他的脑门儿,又踹了他一脚:“滚!以后别那么娘们儿兮兮的!”

    慕容恕一脸委屈地转身,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抬手摸了一下发疼的脑门儿,心中感叹,就是这个火辣辣的感觉,好喜欢……

    慕容恕并没有去打扰萧星寒和穆妍,等第二天队伍再次启程,穆妍进马车的时候,就看到慕容恕坐在里面了。

    “回来了。”穆妍微微一笑。今日萧星寒并没有坐马车,拓跋严也被他带着在外面骑马,马车里面只有穆妍和慕容恕两个人。

    “这就是应家铸造的刀。”慕容恕把应沁给他的那把刀拿出来,递给了穆妍。

    穆妍接过来,打开仔细看了看,微微摇头说:“达到了设计的最基本的要求,铸造技术并不弱,但从整体来看,是把残次品。”

    慕容恕点头:“我也这么认为。我去看过了应家秘密的铸造坊,其中有十多位老工匠,还有一些年轻的学徒,手艺并不差,但是一个个心高气傲,听他们言谈之间,三句不离神兵门,对此颇为自傲。假如他们真正用心的话,这把刀本应做得更好。”

    慕容恕的评价很中肯了,原本慕容世家的生意里面也涉及到武器铸造,他对此还是有所了解的。应家的铸造坊并不差,里面也不缺人才,那些人才称得上优秀,却离顶尖还有一定距离,但他们的傲气,却真真是顶尖的。

    客观来说,不管叛徒还是正统,应家的确算得上是神兵门的后人,在武器铸造这方面,有傲气的资本,多傲都不为过,但前提是,他们在真正铸造武器的时候,必须摒弃一切杂念,要有最顶级的匠人之心。目前应家那些人,显然没有。

    “其实,这样的武器,把图纸交给大街上铁匠铺里一个经验丰富的老铁匠,未必不能打造出来。”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神兵门虽然有独特的铸造技术,但真正最高级的,是源源不断的创造力,这一点,更重要。”

    武器不能是一成不变的,要不断地改良,更加适应使用者的武功和习惯,更加锋利,更加独特,更加多变,才能成为高级的武器。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会盯上神兵门,想要利用神兵门,壮大军队的实力,并非是想要用神兵门为数不多的弟子亲自帮那么庞大的军队来打造武器,而是看中了神兵门在武器设计和改良方面无人能及的才能。

    百年前的神兵门,曾经创造出一种杀伤力很大的战车,原本是个内部的隐秘,就是因为被殷氏叛徒给暴露了出去,让皇室再也无法容忍神兵门自由地在江湖中立足,最终一步步导致了神兵门的毁灭。而那种传说中的战车,也随着神兵门的毁灭而不复存在,据说是被当时的神兵门门主给焚烧了,连带图纸一起。

    听到穆妍的话,慕容恕微微一笑:“所以你才会成为神兵门的主人。”穆妍就是苍氏一族中最有天赋,最有创造力的武器设计天才,这也是她会被那群心高气傲的老头看中并且成为神兵门少主的原因。

    “这个,借给你用。”穆妍从荷包中拿出她的千影面具,递给了慕容恕。

    慕容恕愣了一下:“我正准备去找莫轻尘学易容术。”

    “慕容恕这个身份现在已经是死人了,而且必然被明腾和应沁都盯上了,你接下来天天易容太麻烦了,我暂时用不到,给你吧。”穆妍对慕容恕说。

    言卿这个名字已经暴露了,不过无所谓,穆妍用这张千影面具伪装出来的容貌并未暴露。她接下来大部分时候都不需要伪装,如果需要的时候,易容即可,慕容恕现在更需要换张脸,否则只能一直隐藏在暗中。

    慕容恕接了过去,小心地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看着穆妍问:“怎么样?”千人千面,现在没有镜子,慕容恕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模样。

    穆妍笑了:“很……漂亮。”

    慕容恕愣了一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用漂亮来形容一个男人的容貌,怎么听在耳中感觉有些怪怪的呢……

    当天傍晚,队伍进入了天厉国。

    苏绮刚回到房间坐下,就看到一个男人从窗口飘了进来,完全陌生的面孔。

    “你是谁?”苏绮神色一冷,她的刀已经拔了出来。

    “主子。”男人张口,赫然就是慕容恕的声音,他看着苏绮笑意温和,而他到现在其实还不知道自己的脸是什么样子。

    苏绮蹙眉看着慕容恕:“你这副娘们儿兮兮的模样,是谁给你弄的?”

    慕容恕的脸跟原来完全不同,被穆妍形容为“很漂亮”的脸,五官精致动人,比曾经的容貌看着秀气了很多倍。用苏绮的标准来评价,就是娘们儿兮兮……

    “借了穆妍的千影面具,不好看吗?”慕容恕看到不远处桌上放着一个铜镜,就走过去拿了起来。看到铜镜中映出的那张脸,慕容恕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继而神色如常地把铜镜放下了。

    “不好看,丑死了!”苏绮白了慕容恕一眼。

    慕容恕很无辜地说:“那也没办法了。”虽然慕容恕也不是很喜欢自己现在这张脸,但他心中暗戳戳地想,看到这张脸,苏绮总不会再觉得他真正的容貌不好看了吧?

    第二天,慕容恕顶着一张很漂亮的脸,光明正大地加入了队伍之中,对外的身份是,一个被苏绮从萧星寒那里要来的剑龙卫,名叫容易。这名字是苏绮给他取的,反过来读就是易容……

    在这期间,穆妍写了一封信,派了两个剑龙卫,暗中送去东阳国,是给东方紫煜的。穆妍在信中提醒东方紫煜,晋连城现在还活着,并且未来一定会再回到东阳国皇室,让东方紫煜小心一些。

    不提穆妍和东方紫煜之间不算深的交情,在对待晋连城这个问题上,他们是同样的立场,都希望晋连城早点死。

    穆妍知道,假若晋连城真的杀回东阳国皇室,东方紫煜未必能够挡得住他。穆妍只是好心提醒东方紫煜,接下来东方紫煜能否自保,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送亲的队伍三月十五从明月城出发,一路上只在无双城停留了一天,其他时候都是白天赶路晚上休息。一路上平安无事,如此到了四月底的时候,队伍已经临近天厉国耒阳城了。

    “终于要回家了。”苏绮远远地看着耒阳城的城门,高兴地感叹了一句。出来也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外面好玩,但家里却是永远的挂念。

    “以后就请主子多多关照了。”慕容恕看着苏绮说。他已经打定主意,进了耒阳城,就要住进苏家去。

    “我家缺个看门的,干不干?”苏绮白了慕容恕一眼。

    “主子舍得么?”慕容恕对着苏绮眨了眨眼睛。

    苏绮抖落了一身鸡皮疙瘩:“真是看不惯你现在的丑样子!”

    慕容恕唇角微勾,这意思就是,觉得他原来的样子很顺眼了呗?非常好。

    耒阳城萧尚书府。

    萧心悦一大早就要出门,被萧源启拦住了。

    “心儿要去哪里?”萧源启看着萧心悦问。自从萧心悦和苏霁定亲之后,萧心悦最少隔天就要出门一次,当萧心悦不出门的时候,苏霁还总是上门来拜访,两人黏黏糊糊的样子,反正萧源启看着是有点不太顺眼。萧源启还定了个规矩,在萧家,苏霁来了之后,不能和萧心悦单独待在一个房间里超过一刻钟的时间。

    “我听苏丞相大人说大哥和嫂嫂今天就要回来了。”萧心悦笑着说,“我想去接他们。”

    萧源启微微皱眉,叹了一口气说:“心儿不要忘了,你大哥被逐出家门了。”所以萧王府和萧尚书府,明面上不能有任何来往。

    萧心悦认真地点头:“我不会忘的,所以我是跟苏哥哥一起去游湖,游湖过后再去茶楼听曲儿,这样既能看到大哥和嫂嫂,也不会有人怀疑。”

    “心儿,虽然你和苏霁已经定亲了,还是要守着规矩。”萧源启看着萧心悦神色严肃地说。

    萧心悦不知想起了什么,脸微微有些红:“爹,我知道的。”

    看到萧心悦的样子,萧源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用问就知道,苏霁那个笑面狐狸肯定背地里“欺负”萧心悦了。可是这种事,萧源启管也管不住,他总不能不让萧心悦和苏霁见面,宁如烟还说,两个孩子成亲之前,多培养培养感情,是件好事……

    “去吧去吧。”萧源启摆摆手,神色无奈地说。女大不中留,他也只是舍不得萧心悦,对苏霁倒没什么不满意的。

    萧心悦高高兴兴地带着丫鬟出门去了,萧源启转身,叫住了不远处的一个人。

    “四弟。”

    听到萧源启的声音,正要走过去的男人转身,朝着萧源启走了过来。

    “大哥。”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模样,身材清瘦,容貌和萧源启有几分相似,穿着一身宽大的布衣,眉宇之间温和淡然,颇有书生气质,这是萧家排行老四的萧源晧。

    “四弟最近在忙些什么?”萧源启看着萧源晧问。

    萧源晧微微一笑说:“最近和护国寺的灵云大师在论经。”

    萧源启皱眉:“四弟,听你大嫂说,前些日子她给你说的梁府小姐,你还是不中意?”

    “大哥,”萧源晧神色平静地摇头,“你和大嫂的心意我领了,但我一个人过得很好,并不想成亲。”

    “你都三十多岁还不想成亲?难道打算出家吗?”萧源启有些不悦地看着萧源晧问。

    “或许吧。”萧源晧眼中带着看破世事的淡泊,“大哥,萧家已经有了后嗣,不需要我成亲生子,为萧家传宗接代,便让我做想做的事情吧。”

    “我何时勉强过你?”萧源启皱眉看着萧源晧说,“但你年纪尚轻,我不想看你一直孤身一人,这样等你老了膝下无子,大哥难道能照顾你一辈子吗?”

    “大哥,我可以照顾好自己。”萧源晧看着萧源启说。

    “罢了罢了。”萧源启无奈地摇头,“你去吧,你自己过得舒心就好,成亲之事,我会让你大嫂继续帮你物色着合适的人选,你也不要太过排斥。”

    “多谢大哥。”萧源晧微微点头,抬脚朝着大门口而去。

    萧源启看着萧源晧不紧不慢的步伐,苦笑了一声。他的一个妹妹,几乎已经断了来往,两个弟弟,老二萧源凌一家其实没什么大毛病,萧源凌虽然没什么本事,还喜欢耍点小心眼,贪点小财,但也可以理解,毕竟二房有两个儿子尚未成亲,萧源凌夫妇也是想为他们的孩子打算。除此之外,没什么不好的。

    而老四萧源晧,十多年前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整天嚷嚷着要从军,后来萧烜死了之后,萧源晧慢慢地变了,不喜欢出门,不喜欢跟人来往,就算出门,大多时候也是去庙里和老和尚论经,而他到现在都不肯成亲,宁如烟给他选的亲事,推了一次又一次,像是已经看破红尘了一样。

    但整体来说,在萧源启这个大哥的保护之下,整个萧家还是很和谐的,二房的两个公子,如今都在国子监进学,如果之后他们想做官,萧源启也不会阻止的。

    耒阳城大街上,百姓们都翘首以盼,等着看明月国的公主。天下人对明心瑶这个公主,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爱慕萧星寒,闹得人尽皆知。很多人背地里对此都很是不齿,认为她不顾脸面。

    而即将迎娶明心瑶为妻的天厉国南阳王厉啸南,被他的皇兄厉啸天命令过来迎接明月国前来的贵客,此时已经带着人出现在了耒阳城城门口。

    厉啸南总感觉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都不对劲,因为天下人提起明心瑶的时候,都会把她跟萧星寒联系在一起,而厉啸南要娶了明心瑶,就是娶了一个心里装着别的男人的女人,可以说很没面子了。

    然而,厉啸南没有别的选择。看着出现在视线中的队伍,厉啸南眼眸微暗,掩去了眼底的一道冷光。和亲便和亲,等和亲成了,明心瑶还不是任他摆布?到那时明心瑶如果不安分,他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厉啸南先看到了苏绮,苏绮依旧是一副男装打扮,身边还跟了一个容貌非常秀气的男人。苏绮看了厉啸南一眼,面无表情地转移了视线。

    “听说那南阳王,曾经对主子图谋不轨?”慕容恕看着厉啸南眼眸微眯。

    苏绮轻哼了一声:“那样的贱人,给我提鞋都不配!”

    慕容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主子言之有理,厉啸南和明心瑶倒是很般配。”

    苏绮笑了:“没错,渣男贱女,天生一对,我祝他们白头不偕老,永结不同心!”

    队伍在城门口停了下来,萧星寒也没跟厉啸南说什么,直接带着他的人走了,算是完成任务了。至于明月国来的送亲队伍,就完全交给了厉啸南。

    “明王远道而来,请随本王去驿馆吧。”厉啸南看着明腾说,态度一般,因为他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明腾眼眸幽深地看了厉啸南一眼。他曾经对天厉国这个南阳王并没有太大印象,因为厉啸南也没做出过什么大事。明腾知道,厉啸南对明心瑶一定会有不满,甚至都不需要见到明心瑶,因为明心瑶的某些事情人尽皆知。

    “多谢南阳王,请吧。”明腾微微点头。

    厉啸南看都没看明心瑶所在的马车,直接策马转身,带着明月国的送亲队伍,去了耒阳城的明月国驿馆。

    到了驿馆,厉啸南简单安排了一下,又告知明腾明日厉皇在宫中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就告辞了,根本没有要见明心瑶的意思。

    一路上都失魂落魄的明心瑶被两个宫女搀扶着进了房间,在桌边坐下。她瘦了一些,脸上没有几分血色,曾经明**人的容貌,如今也失了几分颜色。

    明腾大步走了进来,宫女都低着头退下了。

    明腾在明心瑶对面坐下,明心瑶却目光呆滞地看着面前的茶杯,仿佛没有看到明腾。

    “瑶儿!”明腾皱眉叫了明心瑶一声,“我们已经到耒阳城了,你再这样,只会害了你自己!”

    “皇叔,那我应该怎么样……”明心瑶喃喃地问。

    “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把身体养好,好好打扮一下,做一个公主该做的事情。”明腾看着明心瑶神色严肃地说。

    “皇叔想好怎么帮我在洞房花烛夜蒙混过去了吗?”明心瑶抬头看向了明腾。

    明腾微微点头:“此事你不必担心,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不会出差错,到时你就知道了。”

    明心瑶沉默了片刻,看了一眼四周,苦笑着说:“我终于来了耒阳城。”可惜,不是嫁给萧星寒……

    明腾面色微沉,就听到明心瑶接着说:“皇叔放心,我不想死,所以我会安分地嫁给厉啸南,做一个合格的南阳王妃。”

    明腾眼中闪过一丝欣慰:“这样就好了。我会找机会和厉啸南单独谈谈,以他的身份,不可能没有野心,如果他想实现他的野心,我可以帮他,前提是,他一定要对你好。”

    “多谢皇叔。”明心瑶微微点头,声音低沉地说。

    “如此你便好好休息吧,希望明天出现在天厉国人面前的,还是曾经那个才貌双全的公主。”明腾看着明心瑶语重心长地说。

    “我知道了。”明心瑶微微垂眸。

    明腾起身离开,明心瑶的手,紧紧地攥着桌布,手指已经发白了。她的心情其实远不如表面那么平静,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她哭也哭了,闹也闹了,唯独没有寻死,因为她真的不想死,她不甘心就这么认输。

    明心瑶知道,她怎样做才能活下去,只有活下去,一切才能有希望……

    萧星寒入宫复命,穆妍带着拓跋严回了萧王府,苏绮带着慕容恕一起去了苏丞相府。

    萧王府。

    穆妍带着拓跋严回去之后,先去看了她的师父师叔们。

    “丫头啊,你可回来了,想死为师了!”苍松老头一把抱住了穆妍,一副思念成疾要痛哭流涕的样子。

    穆妍微微皱眉,推开了苍松老头:“师父,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不然为什么这么夸张……

    苍松老头眼睛有些躲闪,苍海老头轻咳了两声说:“丫头,咱们不小心把后面花园给烧了,没全部烧完,就烧了一半儿。”

    穆妍扶额,就听到岑默面无表情地说,不久之前有一天,苍松老头突然说想吃野味,苍威和岑默就去打了几只野鸡和几只野兔回来,他们一起在后花园里烤野味吃。

    吃吃喝喝很开心,离开的时候火没有彻底熄灭,半夜风大,就烧起来了。最后倒也没有烧到前面的房子,毁了半个花园。

    “没事。”穆妍拍了拍苍松老头的肩膀说。

    苍松老头嘿嘿一笑:“乖徒儿,为师当然知道没事啦!你离开这段时间,为师做了不少好宝贝,你赶紧过来看看!”

    拓跋严被青木带走了,穆妍跟着苍松老头去了铸造坊,看到了过去三个多月四个老头的成果。其中有好几件武器,大部分是穆妍画了图纸,他们给做出来了。

    “这个,是送给丫头的礼物。”苍松老头把一团轻飘飘的东西塞到了穆妍手中,催促穆妍赶紧看看。

    穆妍展开,发现那是一件衣服,拿在手中几乎没有多少分量,通体金红色,上面细细密密的纹路看起来极其复杂,触手微凉,不是布,而是用某种金属做成的,伸缩性极好,可大可小。

    “百年前神兵门曾经有一件刀剑不入水火不侵的黄金甲,后来也不知道被谁盗走了。我们兄弟这几十年一直在研究,想要自己再做出来一件,先前姓萧那小子给了我们一块从未见过的矿石,我们试了试,四个人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终于做出了这件衣服。”苍松老头胡子翘得老高,显然极为得意。

    “丫头你可以试试,用火烧,用剑,都不会有任何变化!”苍海老头中气十足地笑着说。

    “师父和师叔都好厉害啊!”穆妍真心实意地夸赞了一句。这样的东西,制作技术肯定极其复杂,他们研究了几十年才研究出来,四个人又花了整整三个月才做出来,可谓护具之王了。

    “拿着,从今天开始就穿上。”苍松老头对穆妍说。

    “谢谢师父,谢谢师叔。”穆妍笑着说。这样的礼物,已经不能用贵重来形容,根本就是无价之宝。

    穆妍和四个老头坐下来,跟他们详细地说了一下应家的事情。虽然关于应家是神兵门后人的消息已经传到了耒阳城,但青木并没有告诉一直待在王府的这些人。

    “你这鬼丫头,去明月国一趟,可没少折腾!”苍松老头听完穆妍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折腾得好,折腾得妙!那些姓殷的叛徒后人,不是自认为很厉害吗?接下来就让他们好好风光风光,厉害不死他们老子不姓苍!”

    一大早约了萧心悦游湖的苏霁,这会儿还和萧心悦一起坐着船,在湖上弹琴品茗。

    “苏丞相大人,我大哥和嫂嫂是不是已经回来了啊?我们快走吧。”这已经是萧心悦第三次催促苏霁了。

    苏霁摇头:“还早,不急。”

    萧心悦时不时地往岸边看,就连苏霁弹的曲子她都没心思听了。苏霁把一首曲子弹完才停下来,握住了萧心悦软嫩的小手说:“在你心里,我和你大哥谁更重要?”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牵手,萧心悦还是微微红了脸,然后下意识地说:“当然是我大哥了。”

    苏霁神色有些不悦:“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不对,我们今日就不走了。”

    萧心悦扁嘴:“苏丞相大人你又欺负我!你答应了带我去迎接大哥和嫂嫂的,你说话不算话!在我心里,你就是没有我大哥重要!也没有我嫂嫂重要!”

    “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这水上漂吧,不回家了。”苏霁放开了萧心悦的手,很淡定地坐回去,又开始抚琴。

    萧心悦命令船夫往回开,可是这船是苏家的,她说话不管用。又过了一会儿,萧心悦无奈地对苏霁说:“苏丞相大人,你在我心里是最重要的,好了吧?”

    “不够真诚。”苏霁抚琴的手没有停。

    “苏丞相大人,我喜欢你,可以吗?”萧心悦看着苏霁说。

    “不可以。”苏霁唇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

    “苏丞相大人,你长得最好看,你最聪明,我最喜欢你。”萧心悦看着苏霁说。

    苏霁抚琴的手停了下来,对着船夫打了个手势,又握住了萧心悦的手,唇角微勾说:“以后都要这么乖,知道吗?”

    萧心悦暗暗地握了一下小拳头,她才不要!

    苏霁和萧心悦回到岸上,就听苏霁的随从说萧王早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已经到了耒阳城。

    萧心悦不高兴了,觉得苏霁故意耽误时间,害得她没能去迎接萧星寒和穆妍。

    苏霁看到萧心悦的样子,也没说什么,和萧心悦一起坐进了马车里,吩咐马车去苏丞相府。

    “我要回家。”萧心悦皱着眉头说。

    “先去苏府。”苏霁微微一笑。

    “不要!”萧心悦瞪了苏霁一眼,“你太坏了!你是故意的!”

    “嗯,我是故意的。”苏霁微微点头。

    萧心悦更生气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明明答应我,要带我去迎接我大哥和嫂嫂的!你说话不算话!”

    “心儿,我只是想和你单独在一起,觉得多久都不够。”苏霁看着萧心悦神色认真地说。

    萧心悦瞪着苏霁,脸却一下子就红了,握着小拳头砸了一下苏霁的胸口说:“你就是坏!”

    苏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伸手搂住了萧心悦纤细的腰肢,低头看着萧心悦白里透红的小脸说:“因为我喜欢你,我只对你坏。”

    苏霁带着萧心悦回了苏丞相府,远远地就看到苏绮和一个高大清瘦的年轻公子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那是谁呀?阿绮喜欢的人吗?”萧心悦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

    苏霁看着站在苏绮面前的慕容恕,眼眸微微闪了闪说:“不是。”苏霁知道,苏绮不会喜欢这种长相的男人,太秀气了,不够阳刚。

    “大哥,心儿!”苏绮转头看到苏霁和萧心悦,高兴地跑了过来,握住了萧心悦的手,上下打量了一下说,“心儿你怎么越来越好看了?”

    萧心悦脸色微红:“哪有啊?阿绮你才更好看了呢。”

    “阿绮,他是谁?”苏霁看着慕容恕问苏绮。

    苏绮看了一眼慕容恕,不甚在意地说:“我新收的小弟,名叫容易,大哥想知道什么,自己问他去吧。”

    “容公子?”苏霁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对着慕容恕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慕容恕看了一眼萧心悦,然后很淡定地跟着苏霁走了。他知道萧心悦是萧星寒的妹妹,如今是苏霁的未婚妻。

    那边苏绮和萧心悦一起去了苏徵那里,苏霁请慕容恕去了他的书房。

    落座之后,苏霁给慕容恕倒了一杯茶,看着慕容恕神色淡淡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现在的身份是苏绮向萧星寒要的一个剑龙卫,名叫容易。”慕容恕看着苏霁神色平静地说。

    苏霁很确定,不提容貌,慕容恕的气质,绝对不可能是个下人,也不会是萧星寒的剑龙卫。

    “你的真正身份呢?”苏霁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唇角微勾:“我是穆妍的义兄,慕容恕。”

    苏霁眼眸微眯:“慕容少主?你没死,是因为小妍救了你?”苏霁并不知道慕容恕和萧星寒以及穆妍的关系,他曾经也没有跟慕容恕打过交道,只是不久之前,听说了慕容世家覆灭,慕容恕身死的消息,而如今,慕容恕就活生生地坐在他面前。

    如此,苏霁不必怀疑了,慕容恕现在的容貌绝对是假的,因为他以前见过慕容恕。作为曾经的天下四公子之一,天下第一商慕容世家的掌权者,慕容恕即便顶着这么一张过于秀气的容貌,气质依旧不俗。

    “苏相果然心智过人。”慕容恕微微点头,“是穆妍救了我。”

    “那你为何会跟在阿绮身边?”苏霁看着慕容恕问。对于慕容恕竟然是穆妍的义兄这件事,苏霁有些意外,但又觉得任何事情发生在穆妍身上,都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因为她那么优秀,身边会有越来越多优秀的朋友。

    “是苏绮小姐要求我当她的随从。”慕容恕神色平静地说。

    “你看上阿绮了?”虽然是疑问,但苏霁用了肯定的语气。苏霁之所以有这样的推断,是因为慕容恕如果不是对苏绮别有用心的话,不可能低头当苏绮的随从。

    慕容恕笑了:“没错。”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火光四射。

    苏霁轻哼了一声说:“我不否认你的才华,但你如今已经一无所有了。”言外之意就是,别打我妹妹的主意,我不同意。

    “做苏相的妹夫,需要万贯家财?还是手握重权?抑或两者兼具?苏相尽管说,这对我来说,都不难。”慕容恕话语之中难掩傲气。虽然他现在一无所有了,但他只要想要,不管财富还是权势,都唾手可得。

    “口气倒是不小。”苏霁神色淡淡地说,“我相信你能做到,但那些,我们苏家都不需要,阿绮也不需要。做阿绮的丈夫,必须要身家清白,这一点,你做不到。”慕容恕这个名字,已经是个死人了,现在慕容恕必须用假身份假容貌示人。

    “我孑然一身,身家还不够清白吗?”慕容恕唇角微勾。

    “如果我说,要你入赘苏家呢?”苏霁看着慕容恕毫不客气地问。

    慕容恕笑了:“求之不得,不知大哥准备何时让令妹娶我进门?”

    苏霁无语地看着慕容恕:“你现在真的是无牵无挂,连脸面都不要了。”

    慕容恕轻笑了一声:“那些都不重要。”

    “慕容公子,”苏霁看着慕容恕说,“之前都是开玩笑,不必放在心上。你不是一般人,既然小妍能和你结义兄妹,我对你的人品没有任何怀疑。你跟阿绮的事情,你们自己决定,我不会插手,但假如你做了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不要怀疑,我会让你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苏霁的语气很平静,慕容恕却神色一正,微微点头说:“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心提醒你一句,以你现在的容貌,阿绮不可能喜欢你。”苏霁看着慕容恕说。

    慕容恕笑了:“正好,因为我现在的容貌,她应该会喜欢我真正的容貌了。”

    苏霁突然有种感觉,风水轮流转。他拐跑了萧星寒的妹妹,如今又出来一个笑面狐狸,即将拐跑他的妹妹……

    苏霁和慕容恕再见到苏绮和萧心悦的时候,苏绮手中提了好几个盒子,都是专程给萧心悦从明月国买的礼物。

    “苏丞相大人,阿绮给我买了好多礼物呢!”萧心悦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苏霁说。

    “嗯,你即将成为她嫂嫂,这是她应该做的。”苏霁很淡定地说。

    萧心悦又红了脸:“我出来好久,该回家去了。”

    “我送你。”苏霁接过了苏绮手中提着的一大堆东西,带着萧心悦走了。萧心悦的丫鬟每次进了苏府,都很乖觉地在前厅候着,不会一直跟着萧心悦。

    “苏丞相大人,你都没有送过我礼物。”萧心悦看着苏霁说。

    苏霁微微一笑:“送过了。”

    “什么?我没收到啊?”萧心悦愣了一下,十分不解地问。

    苏霁看着萧心悦笑着说了三个字:“我的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