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29.一点小事

时间:2018-03-04作者:三木游游

    傍晚时分,天气突变,乌云密布,眼看着要下雨。

    拓跋严迈着小短腿跑到了树下,仰头看着被吊在上面一脸生无可恋的莫轻尘:“小天儿叔叔,要下雨了!”

    “小严啊……”莫轻尘苦逼兮兮地看着拓跋严,“你帮叔叔求你绮绮姨母,让她饶了我这次呗……”

    “可是绮绮姨母说,是小天儿叔叔做错了事,做错事就要受惩罚的,对不对?”拓跋严一本正经地说。

    莫轻尘欲哭无泪:“你说得对。”他要给小孩子做榜样,所以,还是继续吊着吧。

    拓跋严很快又跑回了连烬的房间,对坐在桌边安静的苏绮说:“绮绮姨母,小天儿叔叔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犯了。”

    苏绮放下手中的书,唇角微勾:“是他让你替他求情的?”

    “不是的。”拓跋严摇头,“小天儿叔叔说他自己活该,我觉得他现在肯定已经后悔了。”

    “小严,不用管他,死不了,让他长长记性。”苏绮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

    “可是外面快要下雨了,小天儿叔叔淋了雨会染上风寒的。”拓跋严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说。

    “小严真是个好孩子。”苏绮微微一笑,“不过没关系,你老爹是神医,你娘即将成为神医,如果小天儿真染上了风寒,正好给你娘当病人,你娘就可以拿他练手了。”

    “好像也有道理。”拓跋严点了点头,“那就让小天儿叔叔淋雨吧,生病了我娘就可以给他治病了。”

    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拓跋严跑过去打开门,笑嘻嘻地说:“慕容叔叔!”

    慕容恕走了进来,苏绮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他眼眸平静地看向了此时还坐在床上的连烬。

    “你好,我是慕容恕。”慕容恕看着连烬笑容温和地说。

    连烬点头微笑:“我是连烬。”

    “希望我们以后能成为好朋友。”慕容恕神色真诚地看着连烬说。

    连烬笑了:“求之不得。”他觉得穆妍身边的人对他都太好了,他不久之前才知道慕容恕是穆妍的义兄,只觉得穆妍好厉害,身边的人也都这么厉害。

    苏绮没看慕容恕,轻嗤了一声。

    慕容恕看向了苏绮,微微一笑说:“苏绮,昨天的事情都是误会,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接受。”

    苏绮冷哼了一声:“想让我原谅你也行,把你那只贱爪子给剁了!”

    慕容恕摇头失笑:“你也伤了我。”

    苏绮下意识地朝着慕容恕身上某处看了一眼,然后猛然收回视线,冷笑着说:“这么说,你现在已经不是男人了?可喜可贺!”

    “苏绮,这话可不能乱说。”慕容恕的神色微微有些僵硬,“昨日的事情,都是莫轻尘在搞鬼,等你吊他三天之后,我也不会放过他。”

    苏绮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看着慕容恕似笑非笑地说:“阿烬刚刚替小天儿求情,我现在就去把小天儿给放了,因为我觉得,比起嘴贱的小天儿,你这个手贱的男人更让我讨厌!”

    苏绮话落就大步朝着外面走去,拓跋严也小跑着跟了出去。

    无辜被点名的连烬眨了眨眼睛,在慕容恕看过来的时候,微微一笑说:“阿绮并没有真的想让小天儿淋雨,她人很好呢。”

    “呵呵。”这就是慕容恕的回答。以苏绮原本的性格,她一定会让莫轻尘淋雨的,现在她改变主意,在慕容恕看来,只有一个原因,连烬……

    慕容恕又看了一眼连烬,不得不承认,这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儿,即便脸上有道伤疤,也依旧是美的,他自叹不如。慕容恕在想,如果苏绮真的看上连烬的话,他岂不是没戏了?所以,他必须得做点什么……

    “阿烬。”慕容恕看着连烬微微一笑说,“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你说。”连烬点头。

    “苏绮是我的意中人。”慕容恕看着连烬说。

    连烬的眼神没有丝毫异样,笑容真诚地说:“原来是这样啊,你们俩是在闹别扭吧?你哄哄她就好了。”

    慕容恕确认连烬对苏绮并没有任何想法,心就放下了一半儿,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连烬说:“你也知道苏绮的性格,我想哄她,可她不肯给我机会。所以我想请你帮忙,在她面前美言几句,让她不要再生我的气。”

    连烬神色认真地点头:“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的。”

    慕容恕唇角微勾:“多谢,改日等你伤好了,我请你喝酒。”

    那边莫轻尘正准备迎接一场大雨的洗礼,就看到苏绮过来了,拓跋严跟在后面。

    莫轻尘默默地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知道认怂或者哀求都没有用,苏绮肯定不会放过他。

    “小天儿,现在我可以放了你,并且不计较你之前嘴贱的行为,但是有一个条件。”苏绮看着莫轻尘说。

    莫轻尘眼睛一亮:“什么条件?”

    “很简单,帮我揍慕容恕一顿,不用太狠,但是记得,一定要打脸。”苏绮冷笑。

    莫轻尘毫不犹豫地点头:“没问题!”

    苏绮把莫轻尘放了下来,莫轻尘的脸已经肿了,他使劲揉了揉脸,舒展了一下四肢,看着苏绮说:“如果慕容恕报复我怎么办?他的武功一旦恢复了,我可打不过他!”

    “告诉他,你现在跟我混了,他要敢打你,等于打我,我正好有理由好好揍他!”苏绮非常霸气地说。

    “嘿嘿,这个好!”莫轻尘表示这个非常靠谱。慕容恕看上了苏绮,苏绮显然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接受,所以,慕容恕为了不惹苏绮生气,是不会打莫轻尘的,这就是莫轻尘的推论。

    当天夜里,正在睡梦中的慕容恕被莫轻尘蒙着头揍了一顿,莫轻尘按照苏绮的吩咐,只打脸。

    可怜慕容恕的武功还没有恢复,挣扎了也没用,等第二天早上,他顶着一个黑乎乎的熊猫眼,一边嘴角红肿着,昨天才刚刚恢复的形象一夜之间又毁了。

    然后,不想出门的慕容恕被苏绮主动找上门来,苏绮看到慕容恕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三句话不离一个“丑”字,总之极尽毒舌,恨不得把所有形容样貌丑陋的词汇全都用在慕容恕身上。

    慕容恕一开始还觉得有点崩溃,因为他昨天求了穆妍给他恢复容貌,就是为了改变自己在苏绮心中的形象,结果今天就这样了。

    只是到后来,苏绮越说越开心,慕容恕倒是淡定了。等苏绮说完,慕容恕看着她,眼神平静地问:“揍我一顿,你高兴了?”

    苏绮冷笑:“我才不会出手打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的,太掉价!”

    慕容恕眼眸微黯,如果昨夜打他的不是苏绮,那么,就只能是昨天被苏绮提前放了的莫轻尘了……

    苏绮欣赏完慕容恕的样子,笑容满面地走了。

    慕容恕摸了一下自己红肿的嘴角,冷笑了一声,他的武功暂时还没恢复,就先忍了,让苏绮出出气,说不定之前非礼的事情就过去了。现在他不能操之过急,等他武功恢复了,苏绮不来找他,他也要跟苏绮打一架,让苏绮好好看看他的实力有多强!到那时,压倒苏绮,指日可待!

    时间很快就到了三月初十,距离他们离开明月城没剩几天了。

    苏绮再三要求,穆妍始终没有跟她一起出去玩儿,苏绮只能天天带着拓跋严一起出去,把明月城里好玩的地方都玩了个遍,好吃的东西也都吃了个遍,还买了不少明月城的特产,说要带回去。

    穆妍对于游湖爬山什么的没太大兴趣,因为她一直在专注地研究怎么给慕容恕恢复武功,以及怎么让连烬的容貌恢复如初。

    萧星寒只在穆妍遇到瓶颈的时候指点她一下,其他时候都让她自己去思考,她如今心里已经有谱了。只需要把药材准备齐全,接下来的事情会很顺利。

    而与此同时,应家就是神兵门后人的消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明腾和明紫阳也顾不上管萧星寒和穆妍,整天都在焦头烂额地考虑怎么保护应家的人,怎么把神兵门掌控在手中,阻止其他三国皇室从中作梗。

    “还好你找到了暹罗草,正好用来帮慕容恕恢复武功。”穆妍写好一张药方,递给了萧星寒,让他过目。

    萧星寒看过之后,微微点头说:“没问题。”

    “既然师父大人已经肯定了我的想法,那我就开始处理药材了。”穆妍唇角微勾。相比连烬的脸,还是慕容恕恢复武功更急迫一些,等他武功恢复了,接下来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个助力,否则就是累赘。

    穆妍一直忙到了天黑,苏绮已经带着拓跋严游湖回来了,穆妍终于做好了给慕容恕的药。

    “小表妹,月牙湖那边风景真的很美,现在桃花都开了,你大老远来一趟,死活不出门,真是可惜了!”苏绮看着穆妍摇头。

    穆妍唇角微勾:“你们玩得开心就好,我是个宅女。”

    “宅女是何意?”苏绮愣了一下。

    穆妍笑了:“就是不喜欢出门的美女。”

    苏绮差点被刚喝进去的茶水给呛到:“小表妹,虽然你长得很好看,也不能这样夸自己啊,矜持啊矜持!”

    “等表姐什么时候懂得矜持了,再来教训我吧。”穆妍起身,手中拿着一个药瓶,准备出去。

    “那是什么东西?”苏绮好奇地问。

    “给慕容恕恢复武功的药。”穆妍唇角微勾。

    苏绮眼眸微闪:“小表妹你这么快就做出来了啊?果然很厉害。”

    “多谢夸奖。”穆妍话落就要出门,结果苏绮突然站起了挡住了她的去路,然后伸手抢过了她手中的药瓶。

    “表姐是怕慕容恕恢复武功之后你打不过他,所以不想让他恢复?”穆妍很淡定地问。

    苏绮呵呵一笑:“怎么会呢?大家都是朋友,他的武功恢复了是好事,我当然不会阻止的。我是想说,小表妹这么辛苦给他做药,现在就好好休息吧,送药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我保证送到。”

    穆妍点头:“那就辛苦表姐了。”

    “不辛苦。”苏绮转身,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大步走了出去。

    这会儿是晚饭时间,慕容恕并不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是在连烬的房间里,和连烬一起吃饭,以茶代酒聊得很开心。

    苏绮突然进来,连烬微微一笑:“阿绮,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苏绮带着拓跋严在外面酒楼吃过饭才回来的,她的目光落在了慕容恕身上,在慕容恕对她露出一个温和清隽的笑容的时候,苏绮也笑了,笑得一脸和气,“慕容恕,你出来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连烬对着慕容恕打了个眼色,示意慕容恕赶紧去。慕容恕眼眸微闪,放下筷子,起身跟着苏绮走了。

    苏绮踹开慕容恕的房门走了进去,慕容恕跟了进去,并且回身关上了门,看着苏绮和颜悦色地问:“苏绮,你找我有什么事?”

    “坐。”苏绮神色平静地看着慕容恕说。

    慕容恕和苏绮相对而坐,苏绮把那个药瓶放在了自己面前,对慕容恕说:“这里面,是可以让你恢复武功的药。”

    慕容恕眼眸微亮,眼底闪过一丝喜色。他极其不喜欢自己现在这么弱的状态,没想到穆妍这么快就把药给他做好了。

    “这药是小表妹送给我的,你想要呢,可以,但我有个条件。”苏绮看着慕容恕说。

    慕容恕微微点头:“你说。”

    “当我小弟,以后给我端茶倒水,听我的命令行事,就像莫轻尘对我家小表妹那样。”苏绮似笑非笑地说。

    苏绮一直很羡慕穆妍有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小弟,她看慕容恕不顺眼,觉得慕容恕整天装出一副贵公子的模样太假了,她发现揍慕容恕一顿不解气,决定要挫挫他的锐气,让他从此以后对她低头,她说东,他不敢往西,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有点爽。

    慕容恕微微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丝喜色,再抬头的时候,皱着眉头,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

    苏绮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怎么?你都一无所有了,还跟我傲呢?告诉你,不答应,你的武功就别想恢复了!”

    慕容恕皱眉看着苏绮:“苏绮,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苏绮冷笑:“非常确定,而你,没有别的选择!”

    慕容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看了一眼苏绮面前的药瓶,神色无奈地说:“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次我认了。”

    苏绮唇角微勾:“丑话说在前头,慕容恕,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吃了这药,你就是我苏绮的小弟,你敢反悔,我绝对让你死得很好看!”

    慕容恕苦笑:“我相信你会说到做到。”

    “来,小恕儿,把药吃了,然后乖乖叫我一声主子。”苏绮浑身的嘚瑟之气呼呼呼地往外冒,把那个药瓶放在了慕容恕面前,笑得别提多开心了。

    慕容恕拿过药瓶,打开,倒出里面的一颗血红色的药丸,扔进了口中。

    下一刻,慕容恕脸色一白,一口血就吐了出来,身子一晃栽倒在了地上!

    苏绮神色微变,快步走过去,就看到慕容恕躺在地上,神色痛苦地蜷缩成一团,不停地吐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去!这药不会有毒吧?”苏绮拧眉,有些费力地把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慕容恕给抱到了床上,然后跑出去找穆妍了。

    穆妍听到苏绮的描述,很淡定地说:“那是正常的反应,不用大惊小怪。”

    “照那样一直吐血,哪里还有命在?”苏绮蹙眉。

    “表姐,真的没事,不信你现在回去,他肯定已经不吐血了,只是这药药性有些霸道,会疼得死去活来,不过等明天一早就好了。”穆妍很随意地说。

    “这样啊。”苏绮微微点头,又回到了慕容恕的房间,果然看到慕容恕已经不再吐血了,但是脸色惨白,满头冷汗,牙关紧咬,穆妍说他会疼得死去活来,就是这样。

    苏绮在桌边坐下,看着慕容恕惨兮兮的样子,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小表妹这医术有点与众不同啊……”

    天亮了,苏绮睁开眼睛,揉了揉发疼的胳膊,才意识到她昨晚一直看着慕容恕凄惨的样子,后来竟然趴在桌上睡着了。

    苏绮低头,一件墨色外袍落在了地上,她神色莫名地捡了起来,这似乎是慕容恕的衣服。苏绮往床上看了一眼,已经不见慕容恕的影子了。

    苏绮把慕容恕的衣服扔在一边,起身出去,刚打开门,站在廊下的慕容恕转头看了过来。

    今日的慕容恕跟之前很不一样,他脸上的伤已经都好了,曾经作为天下四大公子之一,他的容貌虽不如连烬,但也绝对是美男子中的美男子了。此时慕容恕穿着一身飘逸宽大的白衣,身姿颀长,清瘦的面庞上面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如果是一般姑娘家,看到慕容恕这样,肯定花痴地想要投怀送抱了。然而苏绮并不是一般姑娘,她微微恍神之后,抬脚朝着慕容恕就踹了过去,在慕容恕干净洁白的衣服上面留下了一个小脚印,没好气地说:“大清早的在这里发什么神经?笑个鬼啊,丑死了!”

    慕容恕微微垂眸,对着苏绮行礼,声音恭敬地说:“参见主子。”

    苏绮瞬间就眉开眼笑了:“这才对嘛,以后就这样。”

    “不知主子有何吩咐?”慕容恕看着苏绮问。

    “我饿了,去给我买明月城最好吃的早点过来,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苏绮看着慕容恕说。

    “是。”慕容恕话落,在苏绮面前飞身而起,身姿翩然地消失在苏绮视线之中。

    苏绮嘿嘿一笑,转头就看到莫轻尘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把她吓了一跳。

    “小天儿你干什么?找打是不是?”苏绮对着莫轻尘挥舞了一下拳头。

    莫轻尘笑得贼兮兮的:“苏绮小姐,你跟慕容恕和好了?”

    “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慕容恕就是我的小弟了。”苏绮颇为得意地说,“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

    莫轻尘眼眸微闪:“恭喜苏绮小姐。”

    “有个小弟真的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啊!”苏绮开心地说完,回自己房间洗漱换衣服去了,等着吃慕容恕带回来的早点。

    莫轻尘看着苏绮的背影,啧啧感叹:“苏绮,你这哪里是找了个小弟,分明是养了个想要把你吃掉的恶狼在身边。慕容恕那人,他肯低头,是因为他对你图谋不轨啊!”

    莫轻尘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不过有些事情,他不会告诉苏绮的,否则慕容恕一定会砍了他。况且莫轻尘从一开始就觉得苏绮和慕容恕很般配,也是因为他刻意想要把两人凑到一起,还被苏绮虐了一通。如今,苏绮自以为是在虐慕容恕,却不知道这正中慕容恕下怀,而莫轻尘就等着看慕容恕什么时候把苏绮拿下了。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苏绮已经洗漱好换了身新衣服,依旧是男装,因为她这次出门根本没有带女装。

    而慕容恕在最后一刻赶了回来,双手各提了一个很大的食盒,放在了苏绮面前。

    “属下不知主子口味,所以把明月城最有名的早点每样买了一些回来,请主子慢用。”慕容恕从动作到神情,完全就是个标准小弟的样子,连眼神都很规矩。

    苏绮打开食盒看了看,拿了其中三样出来,然后对慕容恕说:“剩下的送去给阿烬,就说我请他吃的。”

    “是。”慕容恕微微点头,然后看着苏绮问,“主子,属下也需要吃早点的,不然没有力气帮主子做事。”

    “正好,那么多呢,你就去陪阿烬吃饭吧。”苏绮大方地摆了摆手,觉得慕容恕确实还算听话,能屈能伸,非常好。

    慕容恕提着食盒出门,去了连烬那里。

    吃早点的时候,连烬问慕容恕:“你和阿绮怎么样了?她还在生你的气吗?”

    慕容恕唇角微勾,给连烬夹了一个香芋糕,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很好。”

    先前慕容恕还在思考怎么让苏绮对他改观,最起码能够和睦相处。至于他恢复武功之后用强还是用软,抑或是软硬皆施,他还没有想好,没想到苏绮竟然主动要求他当她的小弟。

    慕容恕当时就心花怒放了,觉得再好不过,因为这样一来,他可以光明正大地一直跟着苏绮,朝夕相对,拿下苏绮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至于对苏绮低头,管苏绮叫主子,对慕容恕这个骨子里很高傲的男人来说,没有任何心理压力。他最初的动心,就不是花前月下你侬我侬,而是苏绮要揍他。之后他觉得他真的看上苏绮了,是在那天苏绮高抬腿往他脸上踹了一个小脚印的时候,当时慕容恕只有一个感觉,这个性格火辣辣的姑娘好可爱,够劲儿,有味儿,适合当他媳妇儿……

    所以,慕容恕喜欢的就是苏绮彪悍的样子,而他不介意暂时让苏绮呼来唤去,他决定要当一个完美的小弟,等苏绮发现离不开他的时候,就是他反攻的时候了……

    当天苏绮还带着她的新晋小弟慕容恕去穆妍面前“显摆”了一番,穆妍只是笑而不语。莫轻尘有些事没有告诉苏绮,却全都告诉了穆妍,所以对于苏绮现在的嘚瑟,穆妍只想说,表姐你开心就好,以后会更“开心”的。

    慕容恕的武功恢复了,接下来穆妍要做的,就是帮连烬恢复容貌了。

    “完全恢复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穆妍对连烬说,“我已经想好怎么做了,但是我们马上要上路回耒阳城,还是等回到家再说吧。”

    回到家?连烬的神色微微有些错愕,下一刻,便笑了起来:“好,等我们回家之后再说,我不着急。”所以,他现在已经有一个家了,家里有很好很好的朋友,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

    “我们回去的时候,你要躲在暗处,还是换个装扮跟着我们?”穆妍问连烬。

    连烬想了想说:“我可以跟着你们吗?我现在易容遮不住伤疤,换个装扮应该也不太妥当吧?”连烬当然想光明正大地跟朋友们在一起。

    穆妍唇角微勾:“其实,我一直很想看阿烬穿女装,定会是绝色倾城的样子,如果那样的话,就不必担心被人发现了。”

    连烬扶额:“那我还是躲在暗处跟你们回去吧。”虽然他为了让穆妍开心,什么都愿意去做,但是穿女装这件事,对他来说有些接受不能。

    “那就这么定了。”穆妍也不过是随口开个玩笑而已。

    时间到了三月十四,明日就是出发之期。

    原本穆妍和萧星寒以为,出现了神兵门后人应家的事情,明腾近期应该不会离开明月国,可是没想到,明月国皇室最终定下的前去天厉国送亲的人,就是明腾这个摄政王。

    当晚明枭在宫中设宴,为萧星寒践行。萧星寒和穆妍去赴宴,恩爱亲密得闪瞎人眼,尤其是萧星寒,对穆妍简直宠溺到了骨子里,无形之中又让明心瑶的心理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但明心瑶这次忍住了,虽然她的眼神有些控制不住一直往萧星寒身上飘,看着穆妍的眼神带着深深的嫉妒,但她自始至终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仿佛已经认命了。

    可明心瑶又怎么会真的认命呢?她痴恋了萧星寒那么多年,闹得天下皆知,而这也早已成为她心中最深重的执念,无法解脱。如今她即将嫁给厉啸南,代表天厉国皇室前来迎亲的还是萧星寒,萧星寒身边有一个被他宠到了骨子里的穆妍,这些事情,都让明心瑶的心在滴血,让她几欲疯狂……

    夜半时分,明心瑶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一丝困意,就找了文房四宝过来,提笔作画。

    可是明心瑶神色烦躁地撕了一张又一张未完成的画作,懊恼地发现她竟然再也画不出记忆中的少年神医萧星寒了,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

    在明心瑶失手打翻了砚台,搞得一团糟的时候,她满身墨迹,跌坐在了椅子上。她突然明白她为何再也画不出当年的萧星寒了,因为当年的那个萧星寒已经死了,现在的萧星寒,和明心瑶记忆中的少年神医,天差地别。

    可即便如此,明心瑶知道,萧星寒还是那个人,是那个她魂牵梦萦的男人,不管萧星寒变成什么样,她的心,都不会改变。

    突然袭来一阵微凉的夜风,明心瑶转头,就看到窗户大开着,可她明明记得宫女临走的时候把她房间的窗户全都关好了……

    “明三公主。”

    一道怪异的声音在明心瑶身后响起,明心瑶神色一惊,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就看到一个全身上下罩在黑色斗篷中的高大男人慢慢地走到了她面前……

    “来人啊……”明心瑶想要大叫,可她的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了一样,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

    “你……你是谁……”明心瑶神色惊惶地往后缩。

    “我,是来帮你的人。”男人低头看着明心瑶,对着明心瑶伸手。

    明心瑶的神色更加惊恐了,一直后退到了床边,扶着床柱,声音颤抖地说:“不要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如果我说,我想要你呢?”男人的声音越发怪异。

    明心瑶脸色煞白地说:“我……不行……我明天就要出嫁了……那样会害死我的……”

    “呵呵,”男人轻笑了一声,“明三公主不必紧张,我对你没有兴趣。”

    “那你……到底要做什么……”明心瑶甚至都忘了她自己会武功,当然了,她反抗也没有用,因为实力太过悬殊。

    “我说了,我是来帮你的。”男人走过去,把明心瑶提起来,让明心瑶坐在了床上,然后他在桌边坐下,静静地看着明心瑶。

    明心瑶感觉这个男人太恐怖了,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一个想法,她要活下去。

    “我知道,明三公主心里的人是萧星寒。”男人看着明心瑶说,“如果我说,我可以帮明三公主得到萧星寒呢?”

    “你……你少骗我了……”明心瑶战战兢兢地说,“这根本就不可能……”

    “明三公主,你那么爱他,没有试过,为何就说不可能?”男人看着明心瑶说,“假如能当萧星寒的女人,哪怕只是一夜,想必明三公主都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吧?”

    “你……你到底是谁……”明心瑶看着男人问。

    “我是谁不重要。”男人看着明心瑶说,“我这里有一样宝贝,要送给明三公主。”

    男人说着,拿出一个药瓶,递给了明心瑶:“这里面,是这世上最厉害的媚药,无色无香,只需要一滴,便可让人欲火焚身,半个时辰之内不解,便会爆体而亡,而解药,只有异性的身体。”

    明心瑶神色怪异地看着男人递过来的药瓶,手指微微颤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接。

    “明三公主,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了。前去耒阳城的路上,你有充足的时间和萧星寒日日相见,有大把的机会可以下手。等你到了耒阳城,成为南阳王妃,这辈子,再没有任何机会接近萧星寒了。”男人看着明心瑶说。

    明心瑶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男人把药瓶放在桌上,站了起来:“明三公主,在下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接下来的事情,要不要做,你自己决定。”

    男人转身要走,明心瑶猛然抬头,看着男人眼眸幽深地问:“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帮我?”

    男人轻笑了一声:“萧星寒抢走了我心爱的女人,所以,我真心希望明三公主能够得偿所愿。”

    男人话音未落,身影已经从明心瑶面前消失了。明心瑶坐在床上,定定地看着桌上的那个药瓶,过了很久之后,她下床,走过去,把那个药瓶紧紧地握在了手中……

    明月城外的树林之中,两道黑影相对而立。

    “赤焰师兄刚刚离开去了哪里?是赤焰师兄主动对师父提起要前来明月城寻找青莲师弟,但赤焰师兄似乎并没有真的打算找人。”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他是杜午的徒弟之一黄炀。

    “住口!”赤焰,或者说晋连城,抬手狠狠地抽了黄炀一巴掌,看着黄炀声音幽寒地说,“我要做什么事,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再敢多嘴,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黄炀垂头:“赤焰师兄恕罪。”

    晋连城声音冷厉地说:“青莲是我的亲弟弟,他不喜欢毒宗,想要离开,我当然会成全他,等回去师父问起,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黄炀点头:“我们在明月城苦苦寻找青莲师弟,最终一无所获。”

    “哼,识相,才能活下去。”晋连城冷声说。

    “不知赤焰师兄来明月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师弟或许可以帮上忙。”黄炀对晋连城说。

    晋连城转头,看向了明月城天厉国驿馆所在的方向,冷笑连连:“不用了,一点小事,我已经做完了。”

    ------题外话------

    三月的第一天,再来求一波月票~o(n_n)o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