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27.把那个野丫头压倒!

时间:2018-02-27作者:三木游游

    “你猜。”穆妍唇角微勾。

    连烬看着穆妍眨了眨眼睛:“我欠你一顿酒,我决定不请你了,这样你就会一直记着。”

    “你很机智。”穆妍微微点头,“等你好了,我请你喝酒。”

    穆妍查看了一下连烬的伤口,已经在愈合了。她给他把了脉,身体倒是无碍了,只要慢慢休养,会好起来的。

    “言卿,是你救了我?”连烬看着穆妍的眼睛亮晶晶的。在发现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他其实很迷茫,因为他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更不明白他现在身在何处。当他看到看到穆妍的时候,飘飘忽忽的心一下子就落了下来,继而就是欢喜。

    “嗯,算是吧。”穆妍微微点头,“青莲公子,你是不是该跟我介绍一下你自己?”

    连烬愣住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这才意识到他脸上的易容已经被洗掉了。他撑着手臂,有些艰难地在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原来你以前就认识我啊。”

    “不算认识,我只是见过天下第一美人儿青莲公子一次而已。”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什么天下第一美人儿……”连烬自嘲,“如今我恐怕是天下第一丑八怪了。”

    穆妍神色莫名:“你脸上的伤疤,不会是你自己弄的吧?”听着连烬似乎对天下第一美人儿这个称号嗤之以鼻。

    连烬眼睛一亮:“言卿,原来你这么了解我啊!真的是我自己弄的!”

    穆妍轻咳了两声,突然感觉连烬这个人性格似乎有些单纯,她看着连烬说:“如果想和我做朋友的话,我需要知道你是谁。”

    连烬微微点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你自己说吧。”穆妍看着连烬说。

    连烬沉默了片刻,因为很多事情,只有他知道,他从未对别人提起,甚至很少想起。他开口,看着穆妍说:“连烬就是我的真名,但如果非要算的话,其实我本名应该叫做东方连烬。”

    穆妍心中微动,她之前就怀疑青莲公子和晋连城有关系,晋连城是东方彻的儿子,本名应该叫做东方连城,而连烬说他的名字本该叫做东方连烬,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他们两人是亲兄弟!

    “我是东阳国排行第六的皇子,但我娘只是东方彻找到的莲心的替代品,因为跟莲心容貌相似,受了宠幸……”连烬声音一顿,看着穆妍问,“言卿,你知道莲心是谁吗?”

    “我知道。”穆妍微微点头,“我还知道晋连城是东方彻和莲心的儿子。”

    “那是个秘密,知道的人很少。”连烬神色平静地说,“其实从我出生到我八岁那年离开东阳国皇宫,东方彻从未看过我一眼,甚至都不知道我娘给我取了一个和晋连城相似的名字,因为他宠幸了我娘之后,又觉得那是对莲心的背叛,觉得我娘没有资格为他生儿育女。”

    穆妍心中微叹,这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所谓的痴情种,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很多其他无辜的人。

    “我娘病死之前,想要掐死我,说要带我走。”连烬的声音越发平静,“我不怪她,她其实是怕她走了,留我一个人在世上受苦。”

    “是晋连城救了我,他说他要保护我。”这些话,埋在连烬心中多年,如今终于说了出来,“我想离开那座皇宫,离开东阳国,晋连城便把我送走了,给了我钱,还派了人保护我,所以,对我来说,晋连城曾经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是我唯一的亲人。”

    “因为我的容貌,从小就有很多恶心的人对我图谋不轨,我想要变强,至少可以保护自己,却一直没有机会。”连烬说,“后来,我遇到了我的师父,他不是什么好人,我不想拜他为师,可是我没有选择。”

    “我的师父是毒宗的宗主杜午,也是他给我取名青莲,教我武功。”连烬说,“但我知道,他一直只是想利用我。有一次,他的一个好男风的友人看上了我,我师父竟然动了把我卖掉的念头。于是,我偷盗了他最宝贝的东西,逃跑了。”

    “不过我很快就被抓回去了,他折磨我,我却宁死也没有把他的宝贝还给他,那个宝贝,就是还生蛊。”连烬看着穆妍问,“言卿,你知道还生蛊是什么吗?”

    穆妍微微点头:“在一本古籍上面看到过。”

    “晋连城的事情你应该有所耳闻,他为了一个女人,变得疯魔,不择手段,视人命如草芥,最终自食苦果。”连烬说,“我不认同他的做法,可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是我唯一在乎的人,我欠他的命,所以,我早就把还生蛊下在他体内,他本该死了,却又活了。”

    “我本以为还生蛊让他失忆是件好事,我一时摆脱了师门的追踪,带着他躲了起来,想着我们兄弟一起过平凡而平静的日子也很好,可我没想到,他死了一次,失去了记忆,性格却没有任何改变。”连烬说,“后来,我们被师门找到了,在晋连城得知杜午可以帮他恢复记忆的时候,选择了跟杜午走,拜杜午为师,根本没有在意过我的想法。”

    “先前萧星寒娶妻,晋连城为了如今那位萧王妃,偷了杜午的失魂烟,私自离开师门,去了耒阳城作恶,这件事让我很愧疚,我总觉得是我害了那些人。”连烬沉声说,“因为晋连城的行为,杜午把我扔进了毒窟,让我受尽折磨。这次,杜午带我出来,是要帮助明紫***体目的是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只记得,我带着慕容恕的刀在明月城大街上,萧星寒找到我,说他抓了你……”连烬突然神色一变,皱眉看着言卿说,“是你从萧星寒那里逃走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还没死?”

    还没等穆妍说什么,连烬眼中闪过一丝不安,看着穆妍急切地说:“我差点忘了,我体内被师父下了寻踪蛊,不管我在哪里,他都会找到我的!言卿,你不要管我,你快走吧!”

    穆妍神色平静地看着连烬,微微叹了一口气说:“你说完了?”

    “我……言卿,你快走吧!我师父找过来的话,我们都走不了了!我不想害了你!”连烬催促穆妍。

    “你现在在明月城的天厉国驿馆。”穆妍看着连烬神色淡淡地说,“你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了。”

    连烬愣了一下,十分不解:“我怎么会在萧星寒的地方?你到底是谁?已经两天了,我师父为何没有找过来?”

    “或许你体内的寻踪蛊已经失效了。”穆妍看着连烬,伸手揭掉了自己脸上的面具,在连烬惊愕的目光之中神色平静地说,“现在该我说了,我叫穆妍,是萧星寒的妻子,也是差点害死晋连城的那个女人,你应该知道我。”

    “你……你……怎么会……”连烬彻底懵了,“你真的是我的朋友言卿吗?”

    “言卿只是我的化名,落雪城那次,我在出嫁路上,晚上一个人乔装打扮出去喝酒遇到了你。”穆妍看着连烬说。

    连烬呆呆地看着穆妍:“你……言卿……你是个姑娘,还长得这么美啊……”

    “怎么?不想跟我做朋友了?”穆妍唇角微勾。

    连烬赶紧摇头:“不不不!不是那样的,我只是很意外。”

    “彼此彼此。”穆妍微微一笑说。她不知道连烬是青莲公子,连烬也不知道她是萧王妃,大家都有秘密,在不知身份的情况下有了一份很特殊的友谊。

    “你不会怪我吧?”连烬神色有些不安地看着穆妍,“你杀晋连城,是他活该,我不该救他的。”

    “不要自责了,你当年把还生蛊送给晋连城的时候,也不知道他日后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是他的错,不是你的错。”穆妍看着连烬说。

    “言卿你真是这么认为的?”连烬神色一喜。

    “嗯。”穆妍微微点头。

    “你对我真好,只有你能理解我。”连烬看着穆妍说,“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都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你知道我是女人,没有动心吗?”穆妍唇角微勾。

    连烬的脸突然红了,低着头说:“言卿,你不要闹了,你都嫁人了,不可以这样的。”

    “你怕萧星寒?”穆妍眼底闪过一丝戏谑。

    “不是的,我很喜欢你,但是我不敢奢求什么,只要你愿意和我做朋友我就很高兴了。”连烬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说。

    “其实我们今天才第三次见面,前两次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你喜欢我什么?”穆妍看着连烬问。

    连烬想了想之后说:“第一次见面,我就想跟你做朋友,因为跟你在一起,让我觉得很放松很开心。”

    “好吧,你这条命是我捡回来的,以后乖乖听我话。”穆妍伸手拍了拍连烬的脑袋。

    连烬的脸又红了:“那我可以一直跟着你吗?”

    “跟着我做什么?”穆妍觉得很神奇,这个从小就受尽苦难的男人性格竟然非常单纯善良,还容易害羞,让她忍不住想调戏他一下。

    “做朋友啊。”连烬很认真地说,“朋友要一直在一起互相关照的。”

    “好吧,那我们就做朋友吧。”穆妍唇角微勾。

    “那个……”连烬小心翼翼地问穆妍,“你叫我阿烬,我叫你卿卿好不好?这样才像好朋友。”

    “我无所谓,如果你不怕被我男人打的话,你随便叫。”穆妍笑了。

    连烬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伤口说:“你男人下手好狠,但我还是想叫你卿卿,这样就像你是我妹妹一样。”

    连烬话落,又想起了什么,看着穆妍问:“那天在街上,萧星寒怎么会认出我呢?”

    “因为当时咱们在落雪城喝酒的时候,他就在暗中盯着。”穆妍唇角微勾,“后来我请他帮忙找你,画过你的画像。”

    “卿卿,你一直在找我吗?”连烬很高兴的样子,“其实我也一直在找你。”

    连烬现在已经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因为穆妍在找他,所以萧星寒不仅放过了他,还设计让他摆脱了杜午的视线,终于获得了自由。

    “萧星寒是个好人。”这是连烬得到的结论。

    “何以见得?”穆妍问。

    “因为他对你很好,你要找我,他就真的帮你找。”连烬看着穆妍说,“你这么好,你愿意嫁给他,他一定是个好人。”

    “嗯,我这么好,我愿意和你做朋友,所以你也是个好人。”穆妍唇角微勾。

    连烬眉梢眼角都是喜色:“卿卿,我真的好开心。”

    “你需要休息,我让人送点吃的进来,晚点再来给你换药。”穆妍说着站了起来。

    “嗯,都听你的。”连烬点头,目送穆妍走了出去,他躺在床上,忍不住笑出了声,突然感觉自己的人生都明亮了起来,因为他终于有一个好朋友了,他的好朋友很美,对他很好,他们在一起说说话,他就觉得很开心。

    穆妍出门就看到莫轻尘看着她笑得一脸荡漾。

    “主子,里面那个,你们怎么认识的啊?萧星寒知道嘛?”莫轻尘八卦兮兮地问穆妍。

    穆妍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明媚忧伤:“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

    “然后呢?发生了什么?”莫轻尘的好奇心都写在了脸上。

    “然后……”穆妍唇角微勾,“你就上天了。”

    穆妍话落,莫轻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穆妍飞起一脚踹了出去,还不偏不倚地挂在了树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主子,你不能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啊!”莫轻尘大吼了一声,满是不服气,觉得自从慕容恕和里面那个青莲美人儿出现之后,他家主子都不喜欢他了,这是不对的!

    穆妍没有理会莫轻尘,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出现在不远处的萧星寒:“萧寒寒,小天儿污蔑我。”

    萧星寒抬头,目光幽寒地看向了莫轻尘,莫轻尘心肝一颤,挂着他的树枝应声而断,他脸朝下,直直地朝着地面砸了下去。

    原本以莫轻尘的轻功,他完全可以在落地之前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站起来,可是不知道萧星寒对他做了什么,他突然发现自己全身无力,只能面色惊恐地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近,这样结结实实地砸下去,他得毁容啊!

    莫轻尘“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结果并没有如预期一般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他睁开眼,发现穆妍就站在他面前,伸出一只脚,把他从地上勾起来翻了个个儿,他身子晃了晃,头朝上站稳了。

    “主子,你心里还是有我的。”莫轻尘一脸感动地看着穆妍说。

    “是啊,我心里一直都有你。”穆妍笑得一脸温柔。

    莫轻尘有些小得意,没有意识到萧星寒已经靠近了他,下一刻,萧星寒抬脚,就把莫轻尘再次踹飞了……

    穆妍靠在萧星寒怀里笑得乐不可支,莫轻尘就是嘴欠,明知道萧星寒在这儿,还非要胡说八道,他咋不上天呢?

    “天下第一美人儿?嗯?”萧星寒低头,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

    穆妍很认真地点头:“天下第一美人儿真的很美呢,我都被迷住了。”

    萧星寒目光一暗,穆妍抱着他笑嘻嘻地说:“这么美的男子,怎么就成我相公了呢?”

    萧星寒脸色阴转晴,伸手捏了一下穆妍滑嫩的小脸。

    “那个青莲美人儿身上好多秘密,咱们回房间,我跟你说。”穆妍拉着萧星寒回房间去了。

    莫轻尘灰头土脸地回来,发现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了。拓跋严跑了进来,仰头看着莫轻尘问:“小天儿叔叔,你是要哭了吗?”

    莫轻尘捂脸遁走,他伤自尊了,为什么大家都欺负他,明明他也很帅的……

    拓跋严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自言自语地说:“小天儿叔叔好像是中邪了。”

    拓跋严看着面前的三个房间,一个里面是他家爹娘,一个里面是慕容恕叔叔,还有一个里面的人,他还没有见过,就听绮绮姨母说那个人好像快死了……

    拓跋严走到连烬的房间门口,伸出小手推了一下,门开了,他对上了一双错愕的美眸。

    连烬坐在床上,拓跋严第一眼看到了他没有受伤的右脸,瞬间惊为天人,迈着小短腿跑了进去,手脚并用爬到了连烬的床上,坐在床边看着连烬,眼睛亮晶晶地问:“美人儿叔叔,你是谁呀?”

    连烬有些恍神,因为他这辈子还没跟小孩子接触过,身边这个孩子虎头虎脑的样子非常可爱,他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是谁?”

    “我先问的,美人儿叔叔先说。”这会儿拓跋严其实已经看到了连烬左脸上面狰狞的疤痕,但他依旧觉得这个叔叔长得好美。

    “我叫连烬。”连烬唇角微勾,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说。

    “我叫萧言朗。”拓跋严如今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名字。

    连烬微微蹙眉:“你……你是萧星寒的儿子?”

    “是呀。”拓跋严点头。

    连烬看着拓跋严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了,这个孩子如果真是萧星寒和别的女人生的儿子,穆妍肯定会伤心的吧……

    “美人儿叔叔,你就比我娘差一点,比我老爹美多了。”拓跋严看着连烬一本正经地说。

    听到拓跋严口中的“娘”,连烬眼睛眨了眨,这个孩子是在说穆妍吗?这么说,穆妍已经接受了这个孩子?穆妍真的好善良啊!

    “美人儿叔叔,你在想什么呢?”拓跋严看着连烬问。

    “我饿了。”连烬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穆妍临走之前说要找人给他送吃的进来,可是已经过了好大一会儿了,也没有人过来,连烬觉得穆妍应该是忘了,而他已经有几天没有吃东西了,这会儿醒来真的觉得饥肠辘辘。

    “那我请美人儿叔叔吃饭吧!”拓跋严点了点小脑袋,从床上跳下去,然后就跑了。

    大概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拓跋严带着晴雪和凌霜进来了,两人手中都端着一个托盘,目不斜视,进门之后把托盘上面的碗碟放在桌上,对着拓跋严微笑点头,然后就出去了。

    “美人儿叔叔,要我端过去喂你吗?”拓跋严看着连烬问。

    连烬对上拓跋严认真的眼神,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微微摇头说:“不用,我可以下去。”

    连烬先前身受重伤失血过多,如今虽然已经脱离危险醒了过来,但是身体还是很虚弱。他扶着床,动作缓慢地站在了地上,捂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胸口,一步一步走到桌边坐了下来。

    “美人儿叔叔你受伤了,这是我让晴雪姐姐和凌霜姐姐专门为你准备的饭菜,很清淡的。”拓跋严坐在连烬身边,指着连烬面前的一盅冒着热气的汤说,“先喝这个,暖暖身子。”

    连烬拿起勺子,喝了一口面前的汤,入口清爽,一点儿都不腻,温度适中,一下子让他已经快要没知觉的胃里暖了起来。他看着拓跋严说:“朗朗,谢谢你。”

    “绮绮姨母说,你是我娘很重要的朋友,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拓跋严高举着小手,拍了拍连烬的肩膀说。

    一家人……连烬突然感觉鼻子有点酸,这辈子第一次有人对他说,他们是一家人,虽然是个小孩子,可正因为是不会说谎的小孩子说出来的,才更让人动容。

    “小严,你在哪儿啊?”

    院子里传来苏绮的声音,拓跋严冲着外面声音响亮地说:“绮绮姨母,我在这里!”

    下一刻,门又开了,苏绮一身男装打扮,英姿飒爽地走了进来。

    “美人儿叔叔,这是我绮绮姨母,我娘的表姐,她不是男人。”拓跋严压低声音提醒连烬。

    连烬看着苏绮,微微一笑,即便他此时脸色苍白,但忽略那道伤疤,他的笑容如三春暖阳,美好到了极点,让人惊艳不已。

    “小天说你是天下第一美人青莲公子,我还不信。”苏绮惊叹了一句,“果然名不虚传啊!”

    连烬神色有些不自然:“我现在已经毁容了,不是了。”

    “没关系,我家小表妹最近正在努力学医术,应该还没试过帮人恢复容貌,你正好回头让她练练手!”苏绮唇角微勾说。

    连烬神色有些错愕,没想到苏绮说话竟然如此不羁,虽然苏绮的话乍一听似乎有些不尊重他,但这其实是因为苏绮没把他当外人,在跟他开玩笑……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真名不会就叫青莲吧?青莲这个名字也不是不好,就是有点娘们儿兮兮的。”

    “你跟我小表妹是怎么认识的?”

    “你是不是喜欢我小表妹?”

    “你的脸是被谁伤的?不会是你自己吧?”

    “我跟你说啊,我家小表妹已经嫁人了,嫁给了一个很厉害的混蛋,你要是对我小表妹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很危险的知道不?东阳国的晋连城听说过没?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就是被我小表妹亲手灭掉的,因为他长得那么丑还想勾引我小表妹!”

    ……

    苏绮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开始告诫连烬,一定要跟穆妍保持距离,否则萧星寒不动他,穆妍也不能让他活着。

    连烬都愣住了,愣了一会儿又笑了起来,觉得言卿的表姐真的是个很有趣的人,她的告诫他都听进去了,他会铭记在心的。

    “哎呀绮绮姨母!”拓跋严被苏绮说得都快晕了,“美人儿叔叔很饿,你让人家吃点东西再说呗!”

    苏绮轻咳了两声,看着不动筷子的连烬说:“我说我的,你吃你的,客气什么?快吃吧,菜都要凉了!”

    连烬默默都拿起了筷子,慢慢地吃饭喝汤,听着苏绮和拓跋严你一句我一句吵吵闹闹地说个没完,他嘴角的弧度一直没有落下去过,只觉得前面那些年都白活了,所谓幸福,就是这样吧……

    连烬放下筷子,看着苏绮问:“我们其实是陌生人,你不担心我是坏人吗?”

    连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人第一次见到他,就对他这么好。他小时候没人要,长大了依旧没有任何人关心,他内心深处其实非常自卑。

    苏绮白了连烬一眼:“你是我家小表妹的人,你想怎么坏?”

    连烬笑了,他是穆妍的人?他喜欢这种说法,他想成为穆妍最好的朋友,成为一家人。

    那边穆妍还在跟萧星寒说连烬的事情,提起毒宗的时候,穆妍问萧星寒是否了解。

    萧星寒微微摇头:“毒宗一直隐匿得很好,我也只是听说过。”

    “当初看到书中记载有还生蛊这种东西存在的时候,我就想过晋连城可能还没死,上元节耒阳城的事情也是晋连城做的,”穆妍眉头微蹙,“他已经丧心病狂了,早知道应该砍了他的脑袋,就算有还生蛊,他也不能当个无头怪活着。”

    “下次。”萧星寒眼底闪过一道杀意。下次再见晋连城,就是晋连城的死期!

    穆妍点头;“也只能这样了。连烬可以告诉我们毒宗的位置,但我们现在不能轻举妄动,我们只懂用毒,杜午擅长用阴邪的蛊毒,防不胜防。”

    “蛊术是异族禁术,关于蛊术的书籍早已经失传了,你在古籍中看到的还生蛊,也只是寥寥数语提起。”萧星寒对穆妍说,“萧家医术非常全面,却没有任何关于蛊术的传承。”

    穆妍本来还想着连烬是杜午的徒弟,或许懂一些蛊毒之术,可连烬说,杜午的蛊术迄今为止并没有传给任何一个徒弟,连烬跟杜午主要学的是武功,还有易容术和一些简单的毒术。

    穆妍在认真思考,要如何解决毒宗和晋连城,才最稳妥……

    傍晚时分,穆妍去给连烬换药,就看到拓跋严脱了鞋坐在连烬的床上,两个人头挨着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娘!”拓跋严抬头看到穆妍,笑着叫了一声。

    连烬看着换回女装的穆妍,眼底闪过巨大的惊艳,看着穆妍说:“就算以后我脸上的伤治好了,谁要再叫我天下第一美人儿,我也不认,因为卿卿你才是。”

    “阿烬,你本来就不是,因为我家萧星寒比你长得好看。”穆妍很淡定地说。

    连烬笑了起来:“你看中的男人,自然是这世间最好的。”

    穆妍给连烬换药,拓跋严就静静地坐在一旁。换完了药,穆妍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说:“你今晚在这里睡好不好?”

    拓跋严点头:“好啊。”

    连烬脸色微红:“卿卿你对我真的太好了。”

    穆妍轻笑:“不要多想,我只是想让我儿子多看看美人儿,这样他可以长得更帅一点。”

    连烬心里其实都清楚,穆妍是想让拓跋严陪陪他。对连烬来说,他这次大难不死醒过来之后,无异于是从地狱突然进入了天堂,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甚至他一闭上眼睛就会怀疑这是不是一场华丽虚幻的美梦,梦醒了,他的天空依旧是无止境的阴霾。

    可是看到穆妍,连烬就知道,这不是梦,他在过去那么多年之中苦苦煎熬着活下来,似乎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在这世上,他终于不再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他身边有人陪伴了!

    连烬看着穆妍笑,一直笑,因为他真的很开心,一直到穆妍说他一句“傻兮兮的”,然后转身离开,他看着穆妍的背影,依旧在笑。

    “美人儿叔叔,你怎么了?”拓跋严也感觉这个美人儿叔叔突然变得有些傻。

    连烬不说话,只是笑,因为他这辈子过去二十多年都没有机会笑,如今他终于觉得自己不再是行尸走肉了……

    第二天,萧星寒被明紫阳亲自上门请进宫了,因为明月国皇室要跟萧星寒商议一下和亲的具体事宜,譬如天厉国许诺当做聘礼的那座城池,何时能够真正移交到明月国手中。

    慕容恕解了毒,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无良的穆妍刻意给他弄了一张红肿的猪头脸,还要十天半月才能消下去。再加上慕容恕现在武功尽失,还是个“已死之人”,他就只能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了。

    这一天,慕容恕听到了穆妍的声音,苏绮的声音,还有拓跋严的声音,不过这三个人都没有进门来看他。

    下晌的时候,莫轻尘来了,一进门就对慕容恕说:“兄弟,咱俩都失宠了。”

    慕容恕神色莫名:“你在胡说什么?”

    “到现在都没有人告诉你,你隔壁住的是何方神圣吗?”莫轻尘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摇头:“没有。”

    “你比我失宠得还早。”莫轻尘一脸同情地看着慕容恕说,“我家主子,你家义妹,这会儿正在给隔壁那位换药,小严在陪人家说话,苏绮什么都没做,也在人家房间里待了大半天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慕容恕微微皱眉:“别卖关子,要说就说,不说算了!”

    莫轻尘叹气摇头:“因为人家长得好看啊!就是毁容了,还是人见人爱。”

    慕容恕神色莫名:“你到底在说谁?”

    “告诉你吧,隔壁那位,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儿青莲公子。”莫轻尘看着慕容恕说,“他一来,主子觉得我更丑了,小严也不喜欢跟我玩儿了,苏绮都懒得来骂你了,请问你作何感想?”

    “穆妍不是那样的人,她觉得萧星寒就是天下最美的男人,没有之一。”慕容恕眼神平静地说,“小严更不是你说的那样,他很懂事。”

    “苏绮呢?对于她的行为,你作何评价?”莫轻尘看着慕容恕似笑非笑地问。

    慕容恕眼眸沉静无波:“无话可说。”

    “明白了。”莫轻尘话落,突然起身出去了,让慕容恕觉得莫名其妙。

    连烬的房间里,穆妍已经帮连烬换好了药,在桌边坐下喝了杯茶。

    拓跋严坐在连烬身边,正在玩穆妍让人给他做的一个九连环。而苏绮在跟穆妍讲明月城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准备充分利用离开之前剩下的十天左右的时间,玩个尽兴。

    “主子,小的进来了。”莫轻尘话落,推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连烬,非常客气地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了苏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话快说,没事就滚!”苏绮没好气地瞪着莫轻尘说,莫轻尘一来,把她的思路都打断了。

    “苏小姐,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莫轻尘神色有些犹豫。

    “那就别讲了,我不想听。”苏绮轻哼了一声。

    莫轻尘弱弱地说:“那我还是说了吧,其实也是我的错,我刚刚去找慕容恕,他问我为什么你们都不理会他了,我就多嘴说主子在给连公子换药,小严在陪连公子说话,苏小姐在连公子这里坐着。”

    “废什么话?说重点!”苏绮有些不耐烦地说。

    “重点就是,慕容恕说苏小姐是看上了连公子的美色,他说苏小姐肤浅……”莫轻尘微微垂眸说。

    苏绮眼眸微眯:“小天儿,你说的都是真的?”

    莫轻尘认真地点头:“其实我不想背后学舌,可慕容恕实在不该那样说苏小姐的,本来他的容貌就不如连公子,是他先在背后说苏小姐的坏话,他自己现在一无所有了,还这种态度,我觉得不能纵容他!”

    莫轻尘话落,苏绮拍案而起:“找死!”话落拎着原本属于慕容恕的两把刀,一脸怒意地冲了出去。

    连烬神色有些紧张:“卿卿,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们打起来就不好了。”

    穆妍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莫轻尘:“放心,打不起来,我表姐有分寸的。”

    莫轻尘轻咳了两声:“主子,小的去看看。”

    苏绮踹门进来的时候,慕容恕一脸错愕,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慕容恕,你竟然敢说我肤浅?我今天就让你好好体会一下,我究竟有多肤浅!”

    苏绮说着,大步朝着慕容恕走了过去,在慕容恕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苏绮已经撕了床帐,把他的双手绑在了一起。

    “苏绮,你到底要做什么?放开我!”慕容恕也怒了,觉得苏绮简直是莫名其妙。

    “做梦!”苏绮说着,把慕容恕的双脚也绑在了一起,然后把桌布扯了,系成长长的一个布条,对着慕容恕甩了甩,冷笑了一声,把布条甩过房梁,把慕容恕的脚绑在了上面!

    慕容恕没有反抗之力,最终头朝下被苏绮吊了起来,苏绮绕着慕容恕走了两圈,还拿着原本属于慕容恕的刀拍了拍慕容恕的脸,看着他似笑非笑地问:“就问你服不服?”

    慕容恕不说话,直接闭上了眼睛,苏绮拍了一下桌子:“说!不然扒了你的衣服把你扔出去!”

    慕容恕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苏绮:“你还是个女人吗?”

    “我不仅是女人,还是个肤浅的女人。”苏绮唇角微勾,把玩着手中的刀,看着慕容恕眼神危险地说,“所以,看到隔壁的连公子我就喜欢得紧,看到你这个丑八怪我就觉得心情不好。”

    “不可理喻!”慕容恕又闭上了眼睛,不想再理会苏绮。

    “有骨气,不低头是吧?”苏绮冷笑,“那你就一直这么吊着吧,你的脸会越肿越大,越来越难看!”

    “我服了。”慕容恕突然睁开眼睛,声音平静地说。

    苏绮微微愣了一下,轻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

    苏绮挥刀割断布条,慕容恕掉在了地上。然后苏绮俯身把绑着慕容恕手脚的布条都给割断了,站了起来说:“记住,以后再敢惹我,就不是这么轻松了!”

    慕容恕看着苏绮,突然头一歪,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苏绮神色莫名,俯身去查看慕容恕的情况,就在苏绮距离慕容恕很近的时候,慕容恕猛然睁开眼睛,伸腿绊倒了苏绮的同时,不知何时被他抓在手中的布条已经缠住了苏绮的双手,然后慕容恕翻身一跃,就把苏绮压在了身下!

    “苏绮,我本不想跟你计较,是你非要惹我的!”慕容恕看着苏绮冷声说。

    “慕容恕你个贱人,你爪子往哪儿放呢?!”苏绮咬牙切齿地看着慕容恕不偏不倚按在她胸前的手。

    慕容恕神色尴尬地收手,苏绮屈膝,狠狠地往上顶了一下!

    “嘶”慕容恕倒吸了一口冷气,被苏绮踹到了一边儿去。苏绮站起来,又狠狠地踹了慕容恕几脚,骂了一句“贱人”,然后一脸怒意地大步离开了。

    慕容恕扶着椅子站起来,感觉苏绮用力再大一点,他这辈子就废了。

    慕容恕刚刚在桌边坐下,莫轻尘溜了进来,一脸同情地看着他问:“你还好吧?”

    “莫轻尘,别以为老子不知道是你在挑拨离间!这笔账先记着,你洗干净脖子,等老子武功恢复了,一定要你好看!”慕容恕看着莫轻尘咬牙切齿地说。本来他最近武功尽失心情就不好,结果还搞了这么一出,现在他恨不得撕了莫轻尘!

    “咳咳。”莫轻尘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慕容恕,你可不能污蔑我!我先前提到苏绮在连烬那里的时候,你明明就是吃味了,你肯定是宁愿苏绮过来骂你,也不想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这是在帮你啊!你说你刚刚把人家苏绮压倒,还摸了不该摸的地方,就一点想法都没有?”

    慕容恕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嘴角突然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本来确实没有,刚刚突然觉得,能把那个野丫头压倒,感觉非常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