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26.你还欠我一顿酒

时间:2018-02-27作者:三木游游

    暮色降临,萧星寒和穆妍坐在马车里,朝着明月国皇宫而去。苏绮依旧是一身男装,骑着马跟在马车旁边,拓跋严坐在苏绮身前,正在好奇地左看右看。

    过了今夜子时便是三月初一,穆妍会再次变得全身无力。她看了一眼随身携带的药瓶之中只剩下两枚的玄黄丹,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这次我一定不吃了。”

    在从东阳国大阳城出嫁之前,穆卓清曾经送给穆妍一小块五彩石,也已经被萧星寒做成了玄黄丹,所有的就只剩了这么两颗。

    “嗯。”萧星寒揉了揉穆妍的脑袋。幽冥神功修炼起来本就不易,穆妍很勤奋,天赋和悟性都不错,如今修炼到了瓶颈之处,尚未突破第四层。穆妍想要摆脱每月初一十五的虚弱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还没见过明皇,其实我很好奇明皇和明腾这对兄弟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穆妍唇角微勾说。

    明腾当摄政王很久了,大权在握,却始终没有登上皇位,这恐怕是世间大多数人都很好奇的一件事情。

    明月国皇宫明华宫中,明月国皇室的人和明月国百官都已经在坐了。

    高高的皇位上面坐着的是明月国的皇帝明枭,明枭五官和明腾颇为相似,但是双目浑浊,眼角下垂,看着比明腾老了十岁的模样。

    明腾的位置就在明枭之下,比太子明紫阳的位置要高一个台阶,证明他在明月国皇室的地位仅次于明枭。

    “天厉国萧王到!”

    听到大殿门口传来的唱名,包括明枭和明腾在内的人,纷纷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一个墨衣银面的高大男子大步走了进来,这是萧星寒,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看不到萧星寒的容貌,纷纷看向了那个被萧星寒揽在怀中的女子,一见之下,全都惊艳不已。

    传说中萧王妃容貌如九天仙女下凡,迷得萧王神魂颠倒,不少人觉得传说定有夸大之处,可今日一见穆妍的真容,在场的男男女女心中只有一个感觉,这就是天下第一美女,容颜绝色,倾城倾国,无人能及。

    与之相比,那位精心修饰了妆容的明月国第一美人儿明心瑶,瞬间黯然失色。

    萧星寒并没有对明枭行礼,直接揽着穆妍落座,他们坐下来的时候,很多人依旧痴痴地看着穆妍还未回神。

    而跟在后面进来的苏绮和拓跋严,几乎都没有人注意到。苏绮唇角含笑,牵着拓跋严在穆妍身旁坐了下来,表示她家小表妹就是来祸害人的……

    萧星寒扫视了一圈,那幽寒如冰的目光让很多男人心中一惊,低下了头去,不敢再盯着穆妍看。

    而坐在高位的明枭,对上萧星寒的目光,猛然回神,也忘记了萧星寒没有对他行礼的事情,呵呵笑了起来:“萧王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还望海涵。”

    明腾微微垂眸,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他也是第一次见到穆妍的样子,心中只有一个感觉,这样的女人,怪不得能够迷倒萧星寒。

    “明皇客气了。”萧星寒冷声说着。

    “朕在此恭贺萧王和萧王妃新婚大喜,祝两位白头偕老。”明枭笑着说。

    “多谢。”萧星寒的声音依旧十分冷漠。

    宴会开始了,所有人有意无意地都在看萧星寒和穆妍,他们看着萧星寒的手始终没有从穆妍腰上松开过,还给穆妍倒酒,给穆妍夹菜,低头跟穆妍说话,那宠溺简直到了骨子里。

    然后,就坐在萧星寒和穆妍对面的明心瑶公主,眼中已经快要喷火了……

    明心瑶对萧星寒的爱慕天下皆知,可她想嫁给萧星寒却始终没有成功,主要原因在于萧星寒根本没有正眼看过她。

    在萧星寒和穆妍定亲的时候,明心瑶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萧星寒绝对不会喜欢上那个叛将穆家的病秧子,她还有机会。

    明心瑶不是没想过要除掉穆妍,可惜她只是明月国皇室的一个待嫁公主,手中其实没有什么权力,也没有高手可用。她在明月国的地位,全都仗着明腾对她的宠爱,但对她百依百顺的明腾,唯独在萧星寒这件事上面,没有由着她的性子来,甚至之前一直在约束她,不让她轻举妄动。

    于是,明心瑶只能日日期盼着,期盼穆妍在嫁给萧星寒之前就病死,或者被萧星寒杀掉。让她失望了,穆妍活着到了耒阳城,活着和萧星寒成了亲,于是,明心瑶和世间大多数人一样,甚至比其他任何人的心情都要热切,等待着萧星寒和穆妍成亲三日之内,萧星寒弄死穆妍,把穆妍的尸体扔出萧王府!

    然而,明心瑶再次失望了,因为她日盼夜盼,最终收到的消息是,萧星寒非但没有伤害穆妍,反而治好了穆妍的身体,并且对穆妍宠爱有加,甚至成亲多日沉溺温柔乡没有出过门!

    明心瑶简直要疯了,她从未想过萧星寒竟然是个会被美色所迷的男人,而她一直以来最自傲的就是她自己的容貌,现实狠狠地抽了她一巴掌,她有段时间走在明月城大街上,甚至能够听到有些百姓窃窃私语,在说萧星寒之所以看不上她明心瑶,是因为她明心瑶容貌远远不如那位神秘的萧王妃……

    明心瑶不服,不甘,而后天厉国皇室替南阳王厉啸南向明心瑶提亲,明腾对明心瑶说,如果她不想嫁,就不用嫁,明心瑶把自己关起来一天一夜,再见到明腾的时候,对明腾说,她嫁!

    明心瑶知道,她想光明正大地嫁给萧星寒是不可能了,就算是当个侍妾,也不可能。而她就算抛下一切,只求跟萧星寒在一起,萧星寒也只会对她弃如敝屣。

    既然如此,明心瑶觉得不能嫁给萧星寒,嫁给其他任何一个男人对她来说都是一样的,嫁给厉啸南,她至少可以离萧星寒近一点,可以时常见到萧星寒……

    明心瑶以为,等她嫁到天厉国去之后,才能再见萧星寒,却没想到,代表天厉国皇室前来迎亲的,竟然是萧星寒!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明心瑶欣喜若狂,她不去想和亲,不去想任何事,只想早日见到萧星寒,见到她魂牵梦萦的那个男子。

    如今,明心瑶终于见到了萧星寒,在看到萧星寒的第一眼,她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戳了一刀,血淋淋得疼,因为萧星寒身边有了如花美眷,心里眼里都是那个女子……

    而跟穆妍相比,明心瑶引以为傲的容貌黯然失色,这让她心中瞬间燃起了熊熊的嫉妒之火,让她整个人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当明心瑶看到萧星寒竟然在喂穆妍吃点心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目光落在正在开心地吃东西的拓跋严身上,开口说道:“这位是萧王的爱子吧?不知萧小公子叫什么名字?”

    全场静默,原本在弹琴助兴的乐师手指都颤了一下。明心瑶都已经定下和亲天厉国南阳王了,竟然还对萧星寒不死心,这一点已经明晃晃地写在她的脸上了。

    “我叫萧言朗。”拓跋严倒是乖巧,小脸认真地回答了明心瑶的问题。

    明心瑶微微一笑:“真是好名字,想必是萧王取的,把本公主给萧小公子准备的礼物送上来。”

    一个美貌的宫女捧着一个精致的木盒,走到拓跋严面前放了下来,伸手打开了盒子。

    只见木盒里面放着一颗流光溢彩的琉璃珠,看起来十分美丽。拓跋严眼睛一亮,伸出小手拿了起来,十分喜爱的样子,对着明心瑶笑容满面地说了一句:“谢谢。”

    明心瑶笑得一脸温柔:“你喜欢就好。”

    在场的其他人心中都感觉怪怪的,明心瑶这是另辟蹊径,打算讨好萧星寒的儿子,通过这个孩子接近萧星寒?

    明心瑶看穆妍和拓跋严一直没说过话,连眼神交流都没有,心想穆妍肯定对萧星寒的这个儿子不好,假如这个孩子更喜欢她的话,萧星寒说不定会对她刮目相看。

    结果,下一刻,明心瑶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因为拓跋严捧着那颗美丽的琉璃珠,巴巴地送到了穆妍面前,声音响亮地说:“这么好看的珠子,送给娘,因为娘是最美的!”

    气氛瞬间尴尬至极,而最尴尬难堪的就是明心瑶,她还想挑拨穆妍和拓跋严之间的关系,却没想到人家母子俩相处得好着呢。

    穆妍微微一笑,接过了拓跋严给她的那颗琉璃珠。在场的很多男人都有片刻失神,只觉得这萧王妃不笑则已,一笑起来简直勾魂摄魄……

    明腾警告性地看了明心瑶一眼,让她不要再做不该做的事情,继续下去,只会让她自己颜面扫地,让明月国皇室蒙羞。

    明心瑶却对明腾警告的眼神视若无睹,因为她心里实在是过不去那道坎,看到萧星寒和穆妍甜甜蜜蜜的样子,她简直要疯了。

    “萧王当年救了本公主一命,如此大恩本公主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明心瑶再次开口,假装没有看到穆妍几乎被萧星寒抱在了怀里,笑容柔美地看着萧星寒说,“本公主为萧王准备了一样礼物,萧王定会喜欢的。”

    明月国的百官都感觉尴尬了,因为萧星寒自始至终就没看明心瑶一眼,结果明心瑶不依不挠地非要引起萧星寒的注意,先前送给拓跋严的礼物被拓跋严转手送给了穆妍,明心瑶已经够没面子了,竟然还不肯罢休!

    一个貌美的侍女捧着一个卷轴朝着萧星寒走了过来,在距离还有一米远的时候,小心地打开了那个卷轴,一幅画像出现在所有人眼前,有人神色莫名,有人低声惊呼:“那是萧王!”

    只见画像上面是个白衣少年,容貌绝世无双,气质清隽温和,唇角那抹清浅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这是十三年前的萧星寒,曾经世人交口称赞的那位少年神医。如今,很多人都已经记不起萧星寒当年是什么模样了,可却没想到,明心瑶手中,竟然有萧星寒当年的画像。

    此时不少人突然觉得明心瑶真的很可怜,她对萧星寒的痴心所有人都看得到,唯独萧星寒看不到,或者说,萧星寒不想要……

    穆妍看向了那幅画像,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明心瑶这是在向她示威呢,这幅画像表明萧星寒和明心瑶曾经是有“过往”的,而明心瑶一直记得当年的“美好回忆”,记得记忆中那个美好的少年。

    如果是其他女人,这会儿看到明心瑶拿出来的画像,心里肯定该不舒服了,可穆妍完全没有,因为明心瑶再费尽心机也无用,穆妍很清楚当年的事情,说白了,根本没有任何事情,所谓的“美好回忆”,也是明心瑶自己一厢情愿臆想出来的。

    “相公不是说,你的样貌,只给我一个人看么?”穆妍嗔了萧星寒一眼,而她说出口的话,让所有人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萧星寒竟然能对一个女子做出那样的承诺吗?

    苏绮无语地抖落了一身鸡皮疙瘩,只感觉她家小表妹简直嚣张,太嚣张!这是要把明心瑶活活气吐血的节奏啊!

    结果穆妍话落,众人就目瞪口呆地看着萧星寒猛然伸手,挥掌成刀,一眨眼的功夫,隔空把那幅明心瑶精心绘制,珍藏多年的画像给毁成了粉末……

    原本拿着画像站在那里的侍女吓得脸色煞白,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身旁只剩下一堆纸屑……

    “老爹这是做什么呢?”全场只剩下拓跋严天真的声音。

    苏绮很淡定地说:“你老爹在对你娘表忠心呢!”

    全场哗然。谁都想不到,传说中冷血无情的活阎王萧星寒,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在萧王妃面前,萧星寒只有一个字,宠!这溺宠无限的样子,跟萧星寒原本的性格简直天差地别!而萧星寒对所有人冷漠,唯独在萧王妃面前,化成了无尽的温柔宠溺,简直闪瞎人眼……

    明心瑶还未吐血,不过也快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的那堆纸屑,那是她记忆中最美好的东西,是她珍藏了多年,无数次默默欣赏的画像,如今,被萧星寒亲手毁了,毁得干干净净!

    萧星寒没有说话,可明心瑶明白,所有人都明白萧星寒的意思。萧星寒是在用行动告诉明心瑶,明心瑶连看他的画像的资格都没有!

    明心瑶看着萧星寒,满心的委屈不甘,眼泪夺眶而出,失态至极!

    在场的明月国官员看到明心瑶的样子都感觉很丢人,爱一个人没有错,可假如对方已经将她的尊严都践踏在了脚底,她却依旧死缠烂打,这根本就是没自尊不自爱,说白了,活该!

    “明皇陛下,你们的明三公主,是不想嫁给我天厉国的南阳王么?”穆妍似笑非笑地看着明枭问。

    明枭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萧王妃说笑了,怎么会呢?和亲已定,无可更改。”

    “那就好,看明三公主哭得好伤心,是因为刚刚那幅画像么?”穆妍看着明心瑶笑得一脸得意,“真是可惜了,本妃给明三公主一个忠告,明三公主即将成为我天厉国的南阳王妃,切记一件事,不守妇道可是死罪。”

    听到穆妍对着明心瑶说出“不守妇道”四个字,很多人都惊愕了。穆妍在奉劝明心瑶,已经定亲了,即将嫁人,就不要肖想她的男人了,这简直就是指着明心瑶的鼻子骂她不要脸啊!

    “你说什么?”明心瑶眼睛赤红地看着穆妍,像是要撕了穆妍一样。

    “明三公主,我家小表妹说的可都是大实话,怎么,恼羞成怒了?”苏绮轻哼了一声,“不想嫁就早说,我天厉国也不是非要求着你嫁过去!”

    气氛一度变得剑拔弩张,穆妍摆明了恃宠而骄,苏绮也相当不给明心瑶面子。苏绮一开口,明眼人其实都能看出来这里面的深意。要知道苏绮是穆妍的亲表姐,她如此维护穆妍,就代表穆妍在天厉国并不是没有靠山,苏绮的哥哥,穆妍的表哥苏霁可是天厉国丞相,厉皇的心腹!

    明心瑶还没开口说什么,明腾面色一沉,冷声说:“三公主喝多了,来人,送她去休息!”明腾本想着明心瑶见到萧星寒和穆妍心情不好,就放纵她说几句话,谁知道明心瑶根本就不是穆妍的对手,如今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再让明心瑶闹下去,不仅是丢脸的问题,这桩和亲说不定都要泡汤了!苏绮敢那么嚣张地说话,是因为她有靠山有底气!

    明心瑶被两个有功夫的宫女给架走了,明腾神色平静地说:“瑶儿是性情中人,让萧王和萧王妃见笑了。”

    性情中人?穆妍就呵呵了。明心瑶真有骨气,就别点头答应这桩和亲,一辈子为萧星寒守身如玉,穆妍敬她是个真性情中人。可明心瑶一边惦记着萧星寒不放,一边还打算嫁给厉啸南,这说白了就是不要脸!

    “确实是见笑了,本妃没想到明月国的金枝玉叶竟然如此‘真性情’呢。”穆妍语带嘲讽地说,话外之意就是明月国的公主一点教养都没有,而她如此评价明心瑶并不过分,因为明心瑶的行为让明月国百官都看不下去了,觉得很是丢人。

    明腾被怼得哑口无言,语气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接下来萧王和萧王妃可要好好在明月城玩玩,如有任何需要,尽管开口。”

    “那就提前谢过明王了。”开口的依旧是穆妍,而萧星寒正在专心给她剥葡萄皮……

    很快,歌舞表演开始了,明腾灌了几杯闷酒,只觉得一见到萧星寒夫妇就哪里都不得劲。

    苏绮压低声音对穆妍说:“小表妹,你看你都把明心瑶气成什么样了?”苏绮话语中满是幸灾乐祸。

    穆妍唇角微勾:“表姐,明心瑶和我,这就叫做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苏绮听到穆妍煞有介事的总结,直接被逗乐了,觉得穆妍说的非常准确。

    宴会结束了,穆妍和萧星寒回到驿馆的时候,刚到巳时。莫轻尘迎上来说那两个病号都还昏迷着没有醒过来。

    “小天儿,你去照顾着吧。”穆妍对莫轻尘说,“如果他们醒了,再过来告诉我。”

    “是。”莫轻尘微微点头。

    穆妍和萧星寒进了房间,穆妍盯着萧星寒看了一会儿,萧星寒神色莫名,就听到穆妍说:“怪不得明心瑶会看上你,你当年就是个蓝颜祸水。”

    萧星寒把穆妍抱起来往床边走去:“知道你喜欢我。”萧星寒自动忽略明心瑶三个字,把穆妍的话当成是对他的夸奖。

    第二天是三月初一,穆妍又开始了挺尸的日子,萧星寒在旁边看书,拓跋严被苏绮带着一起出去玩儿了。

    慕容恕醒了,莫轻尘按照穆妍的吩咐过来禀报,萧星寒说让他滚。

    莫轻尘回到了慕容恕的房间,看着慕容恕依旧有些红肿的脸,毫不走心地安慰他说:“你昨天比今天丑多了。”

    慕容恕摸了一下自己红肿发烫的脸,默默地表示,无所谓了。

    “有些事情还是跟你说清楚吧。”莫轻尘坐了下来,看着慕容恕说,“你妹妹慕容静被我们逼疯自杀了,你对此作何感想?”

    慕容恕眼眸微黯,有些自嘲地说:“我能有什么想法?我只是觉得自己很蠢罢了。”

    “嗯,你很有自知之明。”莫轻尘微微点头,“不过慕容家还有两个人活着,就是那对年纪最小的龙凤胎,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知道吧?”

    慕容恕神色平静地说:“有其母必有其子。”慕容家六小姐慕容娴和七少爷慕容德,被任盈雨教得从小就非常仇视慕容恕,小小年纪见了慕容恕就跟见了仇人一样,什么恶毒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还在乾阳门,既然你这么评价的话,找到他们,也不用留了。”莫轻尘眼底闪过一丝杀意。斩草要除根,他们也不是不讲道理,如果那对龙凤胎是好人的话倒也罢了,听慕容恕的评价,那对姐弟显然不是什么好货色。

    “嗯。”慕容恕微微点头,话落又说了两个字,“谢谢。”

    “谢我没用!”莫轻尘白了慕容恕一眼,“你的武功,是被明紫阳用毒给废了,我家主子或许能解,你回头求她帮你吧!”

    慕容恕眼睛微亮:“好。”如果他的武功能够恢复的话就最好了,否则他这个年纪再从头开始修炼,想要成为高手不知道得到猴年马月了。

    莫轻尘从慕容恕那里出来,去了隔壁房间。

    连烬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很是苍白,而他脸上的那道伤疤看起来更加狰狞了。根据莫轻尘推断,这道伤疤应该是三个月以内的。

    莫轻尘盯着连烬看了一会儿,突然伸手在连烬脸上点了一下,眼眸微微闪了闪,起身出去端了一盆清水过来,然后又拿出了一瓶药,滴了一滴在水中,用帕子沾了水,开始擦连烬的脸。

    没过多久,莫轻尘神色惊悚地看着连烬的脸,如果忽略一侧脸上的伤疤的话,这容貌雌雄莫辩,美到了极点,简直是个妖孽!

    “原来是天下第一美人儿青莲公子啊……”莫轻尘自言自语,他曾今见到过青莲公子一次,不过是惊鸿一瞥,但绝对忘不了。他怎么都没想到,昨天被他背回来的这个半死不活的男人竟然是传说中的青莲公子!

    “主子会不会还不知道这件事?”莫轻尘自言自语,又深深地看了连烬一眼,转身出去了。

    再次听到敲门的声音,还有莫轻尘的声音,萧星寒依旧送了他一个字“滚”。

    莫轻尘这次没有听话地离开,而是语气非常严肃地说他有重要的事情禀报穆妍。

    “让小天儿进来吧。”穆妍躺在床上,声音虚弱地说。

    萧星寒起身过去打开门,看着墨轻尘冷声说:“你最好真的有重要的事情。”

    莫轻尘不想理会萧星寒,直接绕开他,奔到了床边,看着穆妍说:“主子,小的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穆妍眨了眨眼睛:“你说连烬……他是谁……”

    莫轻尘神色莫名地说:“他是天下第一美人儿青莲公子,小的把他的易容洗掉了。”

    穆妍又眨了眨眼睛,神色有些错愕,连烬竟然是青莲公子?穆妍曾经在无双城拍卖大会上面见过青莲公子一次,当时也曾感叹青莲公子的容貌太美了,可青莲公子不是一直神神秘秘的,出行都是玉车美女相伴么?而且,青莲公子似乎跟晋连城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了……”穆妍神色疲惫地说,“盯着他……等他醒了再说……”

    连烬是青莲公子,但这两个名字都不能证明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出身什么身份。穆妍决定等连烬醒了,她要跟他好好聊聊,她还真的有些好奇了。

    作为待嫁公主,明心瑶一直居住在明月国皇宫中的瑶池宫。

    此时,一夜未眠的明心瑶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中拿着一把匕首,一下一下地往面前的桌子上扎,口中还念念有词:“穆妍……穆妍……穆妍……”

    明心瑶的丫鬟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感觉她家公主像是疯魔了一样,昨夜回来几乎摔碎了房间里的所有瓷器,打了两个丫鬟,然后就一直坐在这里,心中定然是在诅咒萧王妃穆妍。

    “奴婢参见摄政王!”

    门口声音传来的同时,明腾已经推开门大步走了进来。看到房间里一片狼藉,明腾面色一沉:“都退下!”

    “是。”明心瑶的下人都慌不迭地退了出去。

    明腾扶起一个凳子,在明心瑶对面坐了下来。看着明心瑶魔怔的样子,明腾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夺走了明心瑶手中的匕首,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瑶儿,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明心瑶愣愣地看向了明腾,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比哭还难看:“皇叔……为什么?为什么啊!”

    “究竟要跟你说多少次你才能记住?不要再想萧星寒了!”明腾看着明心瑶神色严厉地说。

    “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啊……”明心瑶一脸苦笑,“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好疼,好疼……”

    “你这个样子,皇叔怎么可能放心让你远嫁天厉国?”明腾看着明心瑶皱眉说。

    “不是他,嫁给谁又有什么区别呢?”明心瑶声音低沉地说,“皇叔,我真的一无是处吗?”

    “瑶儿!”明腾握住了明心瑶的手,看着她语重心长地说,“你才貌双全,很优秀,只是萧星寒不懂得欣赏,你们没有缘分啊!你马上就要出嫁了,以后到了天厉国,就要靠你自己了,你可不能再这么任性了!”

    “天厉国的南阳王?嗬……”明心瑶声音怪异地说,“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萧星寒,他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嫁过去不会有好日子过的,皇叔应该也很清楚吧?”

    明腾面色一沉:“瑶儿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是和亲公主,谁敢对你怎么样?只要你好好的,厉啸南不敢欺负你!”

    “好好的是什么意思?乖乖地当他的女人,给他管理内宅,生儿育女?可是这些事,我都不想做……”明心瑶神色恍惚地说。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明腾眼底闪过一丝怒意,“当初我问过你,是你自己点头说要嫁!也是你自己说,嫁给谁都一样!你现在这个样子是要做给谁看?”

    “皇叔,其实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明心瑶看着明腾突然笑了,“我是你和母后乱伦生下的野种对不对?所以父皇从来不拿正眼看我,太子皇兄也从来没有真的把我当妹妹,所以皇叔你,才会对我那么好……”

    明腾神色一僵,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你在胡说什么?”

    “皇叔,你为什么不敢承认呢?母后早已经不在了,皇叔为什么不抢了父皇的位置,你到底在怕什么?”明心瑶看着明腾声音幽幽地说。

    明腾猛然站了起来,扬手狠狠地抽了明心瑶一巴掌,看着她厉声说:“你就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

    明心瑶被明腾一巴掌给抽到了地上,她捂着溢血的嘴角,看着明腾又哭又笑:“我有时候怀疑,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叔嫂乱伦生下的野种,萧星寒也知道,所以他才看不起我,所以他才看不到我……皇叔,你对我好有什么用呢?我是你的亲生女儿,我只是想嫁给萧星寒,你都不肯帮我……”

    明腾被气得瞪着明心瑶说不出话来,猛然转身,甩袖离开了。

    明心瑶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擦去嘴角的血迹,喃喃地说:“我嫁……只要能看到他……我做什么都愿意……”

    三月初二,穆妍一大早先去看了慕容恕。

    把过脉之后,穆妍微微点头说:“已经没事了。”

    慕容恕摸了一下自己依旧肿着的脸问穆妍:“我的脸是怎么回事?”

    “过个十天半月自然就好了。”穆妍唇角微勾。

    慕容恕默默地表示,他家妹子应该能够轻而易举让他的脸恢复却不做,明显是故意的。

    “小表妹。”苏绮走了进来,腰间挂着慕容恕的两把刀,手中还拿着什么东西背在身后。

    慕容恕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刀在苏绮身上。他昨日已经听莫轻尘说了,萧星寒把他的刀送给了苏绮。

    “慕容恕,你的刀现在是我的了,我拿这个跟你换!”苏绮说着,出其不意地把她藏在身后的东西一下子放在了慕容恕面前。

    慕容恕愣愣地看着苏绮举到他面前的铜镜,铜镜之中清晰地出现了一张非常丑的红肿猪头脸……

    穆妍在旁边笑得一脸幸灾乐祸,慕容恕神色尴尬地说:“苏小姐,你抢我的刀就算了,还拿这个来羞辱我,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羞辱你?”苏绮唇角微勾,“你一个大男人,原来这么在意自己的容貌啊,真是够小气的!”

    慕容恕无语望天,就听到苏绮说:“不是我非要抢你的刀,你现在一点儿武功都没了,用那么好的刀岂不是暴殄天物?”

    慕容恕被扎心一次又一次,默默地闭嘴了,表示不想跟苏绮一个女人逞口舌之快。

    看到慕容恕不说话,苏绮倒是觉得无趣了,把铜镜放到一边,自己坐了下来,看着穆妍问:“小表妹,慕容恕的武功能恢复吗?”

    穆妍唇角微勾:“这跟表姐有什么关系?”

    苏绮神色一正:“当然有关系了!他的武功不恢复,我就这么抢走他的刀,倒像是我不讲理一样。等他武功恢复了,我们打一架,等我赢了他,这刀理所当然就是属于我的了!”

    穆妍很淡定地说:“表姐,如果他的武功恢复了,你打不过他。”

    慕容恕看了苏绮一眼,表示他家妹子终于说了一句公道话,等他武功恢复了,苏绮的那点功夫根本不够看的!

    结果苏绮毫不犹豫地来了一句:“那小表妹你还是不要帮他恢复武功了!”

    慕容恕皱眉:“苏小姐,我似乎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你为何对我如此不善?”

    “为了抢你的刀呗。”苏绮很淡定地说,“像你这样,养了一群狼在身边还不自知,最终害得自己狼狈不堪差点丧命,还要等着我家小表妹去费心思救你脱离苦海的男人,还有脸在这里大吼大叫?你现在弱得我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你,并且你已经一贫如洗一无所有了,说白了,本小姐看不上你,觉得这两把好刀跟着你浪费了!”

    慕容恕被苏绮怼得哑口无言,沉默了片刻之后,脱口而出:“我是穆妍的义兄!”

    “呦呵!这个让你很得意?因为这个我得敬着你?”苏绮轻哼了一声,“慕容恕,你给我听好了,你是我家小表妹的义兄,不是亲兄,我家小表妹认,你才是,不认,你就得滚蛋!我是穆妍的亲表姐,亲的,懂不懂?”

    “表姐……”穆妍看着苏绮开口。

    苏绮打断了穆妍:“别跟我说什么做人要厚道!他自己犯蠢还不让人说了?以后他再犯蠢给你惹麻烦怎么办?我最看不上这种要女人去救还要女人帮忙的男人了!”

    “表姐,我是想说,其实你们俩也没啥关系,他犯蠢是他的事,你这么激动做什么?”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谁激动了?走了!”苏绮话落扬长而去。

    穆妍看着神情有些落寞的慕容恕唇角微勾:“哥,伤自尊了?”

    慕容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微微摇头说:“你表姐是天厉国第一悍女,果然名不虚传。虽然她说话不中听,但其实说的都是实话,我不会介意的。如果不是你,我现在早就死了,确实是我自己蠢,我得记住这次的教训。而且,你帮我是你仁义,我不能当做理所当然,更不能以你义兄自居,给你惹麻烦。从今以后,我的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慕容恕心里确实因为他和穆妍结义的关系有几分得意,他自己下意识地会表现出来,尤其是在莫轻尘面前。如今想来,他很想抽自己几巴掌,他有什么好得意的?得意他自己犯蠢落难的时候有穆妍救吗?苏绮骂他的没错,他大难不死自以为会有后福,却忘了他最该做的事情是反思和感恩。

    穆妍拍了拍慕容恕的肩膀说:“等你的脸好了,我再想办法帮你恢复武功,至于你的刀,你自己凭本事拿回来吧。”

    穆妍话落就出去了,慕容恕想起穆妍那个彪悍又毒舌的表姐,摇头失笑……

    穆妍出门,就看到了莫轻尘,莫轻尘对她指了一下隔壁:“醒了,他没说话,我也没说话,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穆妍微微点头,回了自己的房间,片刻之后,换了一身男装,戴着千影面具出来了,完全就是言卿的样子。

    穆妍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连烬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直视上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连烬。”

    听到记忆中的声音,连烬微微眨了眨眼睛,偏头看了过来。他的易容已经被莫轻尘洗掉了,那双原本沉静无波的墨眸在看到朝着他走过来的少年的时候,闪过一丝狂喜:“言卿!”

    “连烬,”穆妍又叫了他的名字,微微一笑说,“你还欠我一顿酒。”

    连烬定定地看着穆妍,过了一会儿突然笑了,那绝色倾城的笑容之中,带着重生的喜悦,和故友重逢的欢喜,曾经那些痛苦的过往似乎在这一刻全都忘却了,他看着穆妍问:“言卿,我们可以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