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25.杀人夺刀的萧寒寒

时间:2018-02-25作者:三木游游

    这天是二月的最后一天,风和日丽。

    明月城中,明里暗里依旧有不少人在说明腾和明紫阳的事情,而这桩“耸人听闻”的皇室丑闻,已经传出了明月城,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天下各处传去。

    至于昨日带着迎亲队伍来到明月城的天厉国萧王爷,因为没有露面,倒是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明月城中的天厉国驿馆。

    萧星寒和穆妍早就起了,这会儿在慕容恕那里。

    慕容恕一见萧星寒,神色就变得有些僵硬了。

    “怎么?终于知道自己蠢了?”萧星寒落座,看着慕容恕冷声说。

    慕容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当年你提醒过我,让我除掉慕容家那些人,我没有听你的话。”

    “赶紧给他解毒吧,不然他活不到明天了。”穆妍对萧星寒说。

    慕容恕觉得还是他家妹子好,知道关心他的身体。

    萧星寒看了穆妍一眼:“你去。”

    穆妍微微愣了一下:“我说了,我只有七成的把握,一个不小心,就把他弄死了。”

    萧星寒神色冷漠地说:“他现在活着跟死了也没有分别。”

    慕容恕瞬间扎心了,却也不敢说什么。他现在不仅一无所有,而且武功尽失,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活着跟死了确实没太大区别。

    “那我试试吧。”穆妍唇角微勾站了起来,看着慕容恕说,“哥,我学艺不精,如果一时失手,你别介意。”

    慕容恕刚刚还觉得穆妍对他好,现在幻灭了。穆妍一旦失手,他不可能介意,因为他那会儿已经一命呜呼了。

    穆妍拿着萧星寒的玄心金针,正准备给慕容恕施针逼毒,门口突然传来了莫轻尘的声音:“主子,属下有要事禀报。”

    “进来。”穆妍没有回头,拿着一根金针在慕容恕脸上比划着,正准备下手,慕容恕已经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莫轻尘进门,也没理会萧星寒,看着穆妍神色严肃地说:“主子,有个男人身上带着慕容恕的两把刀,正大摇大摆地在明月城大街上走来走去。”

    慕容恕猛然睁开眼睛,皱起了眉头。

    穆妍收起手中的金针,转身看向了莫轻尘:“你确定那是慕容恕的刀?不是仿造的?”

    “非常确定!”莫轻尘点头。

    “明紫阳胆子挺肥啊,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地放出一个诱饵,等着我上钩。”穆妍眼眸微眯,“是谁给他的勇气?昨天丢脸丢得还不够么?”

    “主子,属下昨夜去了太子府,见到一个……”莫轻尘看着穆妍说。

    “谁让你昨天去太子府的?”穆妍打断了莫轻尘的话。

    莫轻尘的声音瞬间弱了下去:“小的本想去把慕容恕的刀偷回来,省得明紫阳再拿那两把刀算计主子。”

    “怎么又失手了?”穆妍问。

    “小的昨夜正要进太子府,结果太子府里面出来了一个高手,我们打了照面,我还没跑,他没影儿了。”莫轻尘神色怪异地说,“小的觉得这其中定有蹊跷,又想起这件事还没经过主子同意,不能冲动行事,就回来了。”

    “看来明紫阳又找到了新的倚仗。”穆妍若有所思,“被放出来的诱饵是什么人?”

    “那人脸上有道很深的伤疤,单从样貌来说,是个生面孔,以前从未在明紫阳身边出现过。”莫轻尘对穆妍说。

    “你都告诉明紫阳什么了?”穆妍转身问慕容恕。

    慕容恕皱眉:“只有你的化名言卿。”

    “名字倒是无所谓。”穆妍秀眉微蹙,“诱饵已经放出来了,我们不能放过,那两把刀必须拿回来。”

    “丢了就丢了吧,不要冒险……”慕容恕弱弱地说。

    “废什么话?”穆妍瞪了慕容恕一眼,“还等着我再送你两把新的不成?”

    慕容恕扶额,他现在快死了,还是别吱声了……

    “可现在不管谁出现去抢刀,一定会落入明紫阳布下的陷阱!”莫轻尘神色认真地说,“那个诱饵是个高手,背后肯定还有高手在伺机出动,就等着我们上钩。不管我们易容成什么样,都会被认为和神兵门有关。”

    莫轻尘一大早带着拓跋严出去转了一圈,结果半路看到了慕容恕的刀,就默默地带着拓跋严回来了。

    就算不是因为拓跋严,莫轻尘也不敢轻举妄动,因为那摆明了就是个坑,他实力不济,跳进去就是死。

    “不一定。”穆妍唇角微勾,看向了沉默地坐在一旁的萧星寒。

    四目相对,穆妍没说话,萧星寒说了一个字:“好。”

    慕容恕和莫轻尘都愣了一下,这是几个意思?让萧星寒去抢?

    看着萧星寒起身出门去了,莫轻尘反应过来,嘿嘿一笑,开口问穆妍:“主子,你是不是想直接气死明紫阳?”

    穆妍轻哼了一声:“小天儿,记住,要想办法给敌人‘惊喜’,这才对得起人家处心积虑设下让你钻的圈套。”

    莫轻尘哈哈笑了起来,想必明紫阳很快就能体会到“惊喜了”。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明月城里的百姓都认不出那是慕容恕的刀,只要明腾不从中作梗,明紫阳的计策是有可行性的。穆妍或者莫轻尘不管易容成什么样子,只要出现,和那个诱饵接触,就立刻会落入明紫阳设的套,这是有风险的。

    但还有一个人,他可以出现在明月城的大街上,然后明目张胆地去抢夺那两把刀,而不会被明紫阳和明腾怀疑跟神兵门有关,明紫阳最后也只能忍气吞声,那个人,就是萧星寒。

    去年无双城拍卖大会期间,萧星寒在慕容世家住了一段时间,他一眼就能认出慕容恕的刀,这很合理。而作为一个高手,萧星寒看到神兵门的武器,而且是慕容恕“死了”之后易主的武器,会盯上并且霸道地出手抢夺,也很合理。

    穆妍不担心萧星寒会遇到麻烦,在莫轻尘离开说去看看情况的时候,穆妍转身拿着金针就扎进了慕容恕的太阳穴,慕容恕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明月城大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青莲公子静静地走在人群之中,看到他脸上的伤疤,行人纷纷避让,因为一看就知道他是个不好惹的高手。

    青莲公子从街头走到街尾,转身,又从街尾走到街头,再转身,继续面无表情地往前走,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他腰间的两把刀很亮眼,但是看到的百姓都不认识那曾经是慕容恕的所有物。

    明腾的一个属下在人群中看到了青莲公子以及他腰间的刀,眼眸微闪,快速离开回去禀报明腾了。

    而与此同时,明腾和明紫阳派人监视着的天厉国驿馆里面,墨衣银面的萧星寒骑着马跑了出去。

    “是萧阎王!”

    “天哪!快让开!萧阎王来了!”

    ……

    明月城大街上因为萧星寒的出现引起了一阵骚动,百姓们纷纷躲得远远的,看着萧星寒策马从面前经过。那张银色的面具在阳光之下闪烁着幽寒的冷光,让人见之生畏。

    青莲公子此时正坐在街边的一个茶铺里喝茶,慕容恕的两把刀就明晃晃地挂在他的腰间。他其实知道这是慕容恕的东西,也大概猜到杜午让他带着两把刀出来走动是什么意思。

    听到越来越近的马蹄声,还有不时传入耳中的“萧阎王”三个字,青莲公子神色平静至极,端着手中的茶杯,慢慢地喝着。

    萧星寒在很多双眼睛的注视之下,停在了茶铺旁边,翻身下马,然后猛然拔剑,指向了背对着他坐在茶铺之中的青莲公子,声音幽寒地说:“把不属于你的东西交出来,否则,死!”

    围观的百姓都是一脸惊骇。萧星寒对他们来说,原本是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活阎王,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萧星寒,萧星寒当街要抢劫还要杀人?果然霸道冷血!

    青莲公子慢条斯理地起身,转身看向了萧星寒,神色平静地问:“萧王爷看中在下的刀,就要出手抢夺,未免太过分了。”

    萧星寒却在看到青莲公子的容貌的时候,眼眸微微眯了一下,原本打算直接挥出去的剑,顿了一下。

    青莲公子注意到了萧星寒的动作,刚刚那一刻,他真以为萧星寒要直接杀了他,可萧星寒为何又停手了?

    就在青莲公子感觉有些疑惑的时候,一道幽冷的密语传音传入了他的耳中:“不想让言卿死的话,把刀给我!”

    青莲公子眼眸一缩,拳头微微握了一下。言卿?萧星寒竟然知道言卿?还知道他和言卿有关系?青莲公子的心绪瞬间有点乱了,因为这件事根本无法解释,他用这样的容貌和言卿有来往,只在落雪城那次,萧星寒怎么可能会知道?

    就在青莲公子走神的瞬间,萧星寒急速逼近,他的刀已经架在了青莲公子的脖子上,看着他冷声说:“再给你三息时间考虑!”

    青莲公子脑海中闪过了很多种念头,最终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微微垂眸,伸手拿下了自己腰间的两把刀,递给了萧星寒……

    却说萧星寒见到青莲公子的时候,那边一直盯着青莲公子的明紫阳就收到了禀报。

    明紫阳本来在喝酒,他的属下匆匆忙忙地跑进来说有人找上了青莲公子,明紫阳神色一喜,以为他要等的人上钩了,结果他的属下神色惊骇地说,是萧星寒。

    明紫阳当时就崩溃了:“怎么可能是萧星寒?”萧星寒和神兵门有关系?或者说,萧星寒就是那个言卿?不!这样推断太牵强了!萧星寒不可能中途离开迎亲的队伍,时间对不上,而且既然说了言卿是个少年,必然是从身量来看年纪不大。假如萧星寒和神兵门有关,他早就造反了!

    而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是萧星寒的人认出慕容恕的刀,禀报了萧星寒,萧星寒会去抢,再合理不过……

    “走!”明紫阳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太子府,他原本的计划眼看着就要被萧星寒一手毁了,他现在简直要疯了!

    那边明腾也收到了禀报,匆匆忙忙离开摄政王府,朝着明月城大街而去了。

    明月城大街上,萧星寒接过了青莲公子递给他的刀。距离他们两人交锋,也不过过了片刻的时间,看在外人眼中,是青莲公子怕了萧星寒,根本没反抗。

    混在人群中的杜午神色立刻就变了,他让青莲公子去,就是因为青莲公子不会被轻易制服,可以给他们争取动手的时间,可如今,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萧星寒拿了刀,原本应该放过青莲公子,他猛然收剑,就在众人以为事情到此结束的时候,萧星寒眼眸幽寒地把他的剑插入了青莲公子的胸膛!

    围观的百姓传出一阵惊呼,所有人都神色惊骇地看着这一幕,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萧星寒真的不是人,是活阎王!

    “求你……放过言卿……”青莲公子喃喃的话语,只有萧星寒能听到。青莲公子原本就想不通萧星寒和言卿为什么会扯上关系,如今他已经快晕过去了,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突然觉得死了也好。

    杜午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看着血流不止倒在萧星寒面前的青莲公子,他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现身。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又太突然,从杜午的角度,感觉像是青莲公子一心寻死。

    “萧王这是做什么?”明紫阳匆匆忙忙地赶到,就看到慕容恕的刀已经落入了萧星寒手中,而青莲公子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不省人事……

    “明太子最好不要挡本王的路,这件事,多说下去,对明太子的名声不好。”萧星寒声音幽寒地说。

    明紫阳神色一僵。事情之初,是他加害慕容恕,抢了慕容恕的刀,想必萧星寒很清楚他杀掉的人是谁派的。萧星寒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杀人夺刀,就是因为明紫阳绝对不敢当众说这是他的人,更不敢说那是属于他的刀,因为这会更加坐实是他“害死”慕容恕的事情!

    明紫阳满心的愤懑,脸色再也无法保持平静,目光幽深地看着萧星寒说:“萧王在明月城如此嚣张,是不是太不给明月国皇室面子了?”

    “明太子,天厉国皇室的面子,本王的面子,你们也没有放在眼中,彼此彼此!”萧星寒冷声说。

    周围不少百姓都瞬间听懂了萧星寒的言外之意。昨日萧星寒带着迎亲的队伍千里迢迢到了明月城,结果明月国皇室无人迎接,礼数难免让人诟病。

    明紫阳被萧星寒怼得哑口无言,偏偏对于那两把刀,他一个字都不敢提,一旦提了,火绝对会烧到他自己身上。

    明腾到了附近,见到这样的情况,直接转身走了,因为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他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在心中暗骂明紫阳是天字第一号的蠢货!

    “妹夫!”少女清亮的声音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明紫阳转头就看到一个年轻公子朝着萧星寒走了过去,细看却发现那是个女人。

    看着那个管萧星寒叫妹夫的“公子”,不少百姓都知道,这位是天厉国苏丞相的妹妹,萧王妃的表姐苏绮,按理来说,她管萧星寒叫妹夫是合情合理的,只是怎么看都有些惊悚。

    “妹夫你当街抢人的东西就算了,何必还杀人呢?”苏绮有些不认同地看着萧星寒说,话落看着萧星寒手中的两把刀眼睛一亮,“这刀不错,送给我吧!”

    围观的百姓包括明紫阳心中都在想,这姑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想要萧星寒的东西……

    结果下一刻,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萧星寒伸手把两把刀递给了苏绮,也没说话。

    苏绮呵呵一笑,拿在手中爱不释手地说:“果然是好刀!等表妹知道你对她姐姐我这么好,肯定会开心的。”

    围观的人表情更加惊悚了。所以说,萧星寒现在这么大方的行为,真正目的是为了讨萧王妃欢心?传闻萧星寒娶了王妃之后沉迷美色,对那位萧王妃百依百顺,果然是真的!

    “让开!”萧星寒冷声说。

    明紫阳脸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让开了一条路,看着萧星寒上马离开,很快消失在人群之中。而苏绮把玩着手中的刀,也开开心心地走了。

    杜午正准备去把生死不明的青莲公子带走,可就一眨眼的功夫,地上哪还有青莲公子的影子?只留下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表明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

    明紫阳怒气冲冲地回到了太子府,刚进书房,杜午就出现在他面前。

    “师父,这就是你说的最适合去做那件事的师弟吗?”明紫阳实在是气得狠了,看着杜午冷声说。

    杜午面色一沉:“你是在质问老夫吗?”

    明紫阳冷哼了一声:“师父,我的计划全被毁了!那个阿烬师弟,绝对有鬼!”

    杜午面色沉沉地坐了下来。本来他以为青莲公子只是一心寻死,想要彻底摆脱毒宗的纠缠。可是当他发现青莲公子的尸体失踪的时候,却又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杜午在想,究竟是谁带走了青莲公子?青莲公子应该没有朋友,而他用的还是易容过的样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青莲公子和萧星寒有什么关系,是萧星寒的人带走了他?杜午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他们是友,萧星寒又怎么可能出手要杀青莲公子?如果他们是敌,萧星寒不可能带走青莲公子,所以,结论就是,他们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杜午突然想起一件事,当初他在天厉国耒阳城找到青莲公子和晋连城的时候,他怀疑青莲公子在等什么人,如今想来,或许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青莲公子真的结交了什么朋友,而且巧合的是,那位朋友,如今就在明月城,趁乱带走了青莲公子?

    杜午怎么想都觉得这整件事情很蹊跷,但不论怎么看,唯一不反常的就是萧星寒的行为,其他的,全都不对劲。所以杜午思来想去,觉得明紫阳的直觉可能是对的,是他的徒弟青莲有鬼。

    杜午在想,会不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青莲公子和他的神秘朋友密谋,利用今天的任务,设了一场局,刻意让自己身受重伤,看起来像是死了一样,然后被带走,离开杜午的视线,远走高飞?

    总之杜午想了很多种可能,最终心情也相当不好,因为他这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原本不管青莲公子在哪里,杜午总能找到他,是因为杜午在他身上下了寻踪蛊。

    可先前因为晋连城的事情,青莲公子被杜午扔进了毒窟里面,受尽了折磨,最终也算因祸得福,他的血产生了很强的抗毒性,可谓百毒不侵,而杜午的寻踪蛊,对他也没有用了。

    寻踪蛊失效的事情,杜午知道,青莲公子却不知道,所以青莲公子先前没有想过逃跑,他以为自己一定跑不掉。

    事到如今,杜午怀疑,青莲公子已经知道寻踪蛊对他没用,将计就计,用了金蝉脱壳之计,摆脱了他。

    明紫阳冷静下来之后,心知不能惹怒杜午,神色有些愧疚地看着杜午说:“师父,徒儿先前怒急攻心,有些口不择言,还望师父不要介意。”

    “无妨。”杜午沉声说。

    “师父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明紫阳问杜午。

    杜午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明紫阳说:“徒儿,假如能够得到神兵门,固然可以一步登天,但如今看来,神兵门的后人极难对付,徒儿你不管从武功还是心智,都远远不如那个神秘的少年,你如果再一门心思地盯着神兵门不放,最终可能会失去一切,害了你自己。”

    杜午的话,如当头棒喝,让明紫阳心中一惊,猛然清醒!自从把慕容恕抓回来,明紫阳脑子里就只有三个字,神兵门!不到半月的时间,明紫阳因为“神兵门”,损兵折将,实力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重打击,并且导致自己名誉扫地,即将成为全天下的笑柄!除此之外,他知道那个始终躲在暗中的神秘少年言卿,曾经是有机会杀了他的,只是没有动手而已!

    想到这些,明紫阳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他总想着得到神兵门,然后就可以得到一切,但却忽略了一件事,神兵门那么吸引他,甚至让他变得疯狂的原因是神兵门的强大!

    传说中早已覆灭百年之久的神兵门,并未真的消亡,而是完全隐入了暗中。如今神兵门在什么地方?有多少弟子?又用神兵利器召集了多少高手为己所用?这些,明紫阳全都一无所知。而慕容恕的那个义弟,年纪轻轻,在神兵门的地位不明,却有那么大的能耐,足可证明,神兵门的实力强横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在这一刻,明紫阳终于意识到自己先前的行为太蠢了,他现在连明月国的皇位都没有得到,就一门心思地想着掌控神兵门,然后一统天下,简直是异想天开!

    看到明紫阳的神色,杜午语重心长地说:“徒儿,你是一国太子,做你该做的事情,不要急于求成。”

    “师父还会帮徒儿吗?”明紫阳看着杜午问。

    杜午微微点头:“这次计划未成,为师曾经答应过的帮你一次,依然有效。如果你想杀了明腾,为师现在就可以帮你去做。”

    明紫阳眼眸微闪,摇了摇头说:“暂时不用。”明紫阳曾经无数次想杀了明腾,但他做不到,如今他改变主意了。他和明腾再斗下去,只是让明月国更加混乱,让其他三国看笑话。明紫阳很清楚,明腾因为某种原因,不会杀了他,那么,他或许真的可以跟明腾合作了。

    “如此,为师就告辞了。”杜午话落,就从明紫阳面前消失了人影。

    天厉国驿馆。

    萧星寒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正在专心致志地给慕容恕逼毒,慕容恕头上扎满了金针,脸色青紫,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到最后,整张脸肿得像个猪头,皮肤都已经呈现半透明了……

    穆妍微微皱眉,她的方法没有错,但这结果有些意外。她思考了片刻,改变了两根针的位置,就看到慕容恕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全都溢出了黑色的血……

    萧星寒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慕容恕肿着猪头脸,昏迷不醒七窍流血的样子,准确来说,应该叫“七窍流毒”,因为他会这样是穆妍成功把他体内的毒给逼出来了。

    假如萧星寒做的话,结果虽然是一样的,但一定不会搞得慕容恕这么难看。

    “怎么样?刀呢?”穆妍转身看着空手回来的萧星寒问。

    “送我啦!”苏绮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对着穆妍亮了亮那两把刀。

    穆妍唇角微勾:“你想得美。”

    “所有人都知道这两把刀已经是我的了。”苏绮嘿嘿一笑说。

    “等慕容恕醒了你们打一架再说。”穆妍微微一笑。

    苏绮看了慕容恕一眼,神色惊讶地说:“听说他武功被废了,如今怎么丑成这样?小表妹,你确定你把这些针拔了之后,他还有命在?”

    “当然。”穆妍微微点头,“我刚刚自创的逼毒针法,虽然难看了一点,效果是很好的。”

    苏绮十分不厚道地说:“我决定了,用一面镜子跟慕容恕换他的刀,让他好好欣赏一下自己的丑样子。”

    “我看行。”穆妍唇角微勾。苏绮说要抢慕容恕的刀,其实都是做给外人看的,穆妍相信等慕容恕醒过来,苏绮一定会把刀还给他,前提是,慕容恕接受她送的镜子……

    “我回来了!”莫轻尘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下一刻,穆妍看着莫轻尘浑身是血地扛着一个人进来了。

    “怎么回事?”穆妍愣了一下,她并不知道萧星寒出去一趟到底做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莫轻尘把他扛回来的人扔在了地上,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血,转头问萧星寒,“你都把人给杀了,为什么还让我把尸体带回来?”

    是萧星寒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对莫轻尘打了一个手势,莫轻尘才发挥了盗圣来无影去无踪的功力,从混乱的人群之中偷走了一具“尸体”。

    “还没死。”萧星寒冷声说。

    穆妍看着地上那个头朝下的“尸体”,“尸体”背上的血洞触目惊心,她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萧星寒看向了穆妍:“你让我帮你找的人,找到了。”

    穆妍神色一凝,快步走过去,把地上的“尸体”翻过来,就看到了一张记忆中的脸,是她在落雪城遇见,后来又在耒阳城相遇的那位朋友连烬!

    穆妍伸手探了一下连烬的鼻息,还有气,她拿出一颗药丸塞了进去,然后开始快速地给他止血。

    莫轻尘和苏绮的神色都很奇怪,莫轻尘不解地问:“这到底是什么人?”

    莫轻尘以为他带回来的人就是明紫阳的属下,可穆妍现在的样子分明表明,穆妍认识这个人,而且是友非敌!

    “妹夫,你明知道这是小表妹的朋友,还非要砍人一刀,该不会这是你情敌吧?”苏绮神色莫名地看着萧星寒问。

    莫轻尘脱口而出:“有可能!”

    萧星寒冷声说:“闭嘴!”

    穆妍没有心思理会他们,正在全力给连烬医治。

    萧星寒刺的那一剑看起来很致命,其实他刻意刺偏了一点点,流血很多,却并没有伤到心脉。萧星寒很清楚连烬还能活多久,才那么肯定地说连烬还没死。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穆妍满头是汗,从地上站起来差点晕过去,因为耗费了太多心神。她虽然学医那么久,但还是第一次救治身受重伤的濒死之人。

    “把他送到隔壁。”穆妍看着莫轻尘说,“小心点。”

    “哎!”莫轻尘眼中闪烁着八卦之光,总感觉这里面有事儿,他去把连烬小心地抱起来,送进了隔壁的房间。

    穆妍正准备休息一下,突然转头看到床上的慕容恕,神色微变,一眨眼的功夫到了床边,开始拔慕容恕头上的金针。

    苏绮看着穆妍的背影,眉头微皱:“小表妹好像忘了慕容恕,我看慕容恕的脑袋都要爆炸了。萧妹夫,你就不能帮帮她吗?”

    “不能。”萧星寒神色冷漠地说。

    苏绮瞪了萧星寒一眼:“混蛋!”话落起身出去了。

    萧星寒看着穆妍忙碌的背影,神色很平静。穆妍一直说自己最缺的就是行医的实践经验,但她迄今为止也没有机会真的行走天下去行医,所以萧星寒这次没有帮她,让她自己做,这对她来说是好事,也是她想要的。

    慕容恕的毒,穆妍虽说只有七成把握,但萧星寒相信穆妍不会失败。其实穆妍已经成功了,并且中间还开辟了自己独特的逼毒针法,就是刚刚因为连烬暂时忘了慕容恕,再晚一会儿,慕容恕就会变成一个永久的傻子了……

    等穆妍终于把慕容恕头上的金针拔完,看着慕容恕的脸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肿,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身子一晃,落入了萧星寒怀里。

    穆妍神色疲惫地坐在萧星寒怀里说:“疗伤和解毒,我同时体验了,果然不容易。”有时候,行医救人是争分夺秒的事情,也是必须分毫不差的事情,一个不小心,手下就是一条人命。尤其穆妍今天救的这两个还都是她在乎的朋友,更是给了她不少精神压力。

    不过这压力是好的,在强压之下,也激发了穆妍的不少潜能,她经过这次之后,再面对其他一般的伤病,会更加冷静从容地对待。穆妍知道,萧星寒不帮她,是为了她好。

    “连烬就是明紫阳放出来的诱饵?”穆妍问萧星寒。

    “嗯。”萧星寒应了一声。

    当初穆妍和连烬在落雪城初遇,雪夜共饮的时候,萧星寒就在暗处盯着他们,所以他认得连烬易容的这张脸。

    先前穆妍曾经把连烬的这张脸画下来过,还被萧星寒给撕成了碎片,后来萧星寒自己又亲手画了连烬的画像,让青木派人暗中寻找。所以今日在明月城大街上,萧星寒一眼就认出了连烬,即便连烬脸上多了一道伤疤。

    “我总觉得他并不是明紫阳的人,或许是被人胁迫。”穆妍若有所思地说,“当时是不是有高手在附近盯着,你才对他动手的?”

    萧星寒“嗯”了一声。当时萧星寒用密语传音提了言卿,说言卿在他手里,只是想试探连烬是不是真的在乎穆妍这个朋友。

    当连烬交出两把刀的时候,就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即便他还没想明白萧星寒和“言卿”是什么关系,也不确定他是否应该相信萧星寒,可就因为萧星寒提到的那个名字,他选择了束手就擒。

    萧星寒本来没有必要刺伤连烬,还导致他伤得那么重,他之所以动手,是因为他早就察觉不远处有绝顶高手盯着他们。

    对萧星寒来说,连烬是他要帮穆妍寻找的朋友,假如他放连烬离开,连烬没有完成幕后之人交待的任务,绝对不会好过,而且那样一来穆妍就见不到连烬了。而如果萧星寒对连烬直说,让连烬过后去驿馆找他们,等他们分开之后连烬未必还有那样的机会。萧星寒要直接带连烬离开,他们就会被幕后之人盯上,因为他的身份太明显了。

    于是,萧星寒果断地给了连烬一剑,并且算好了时间,在他离开的时候,让人群中的莫轻尘把连烬的“尸体”带了回来。

    如此,连烬就可以彻底摆脱幕后之人对他的束缚,最重要的是,萧星寒帮穆妍找到了她的朋友。

    “萧寒寒,我没想到你是这么大方的一个男人。”穆妍勾住萧星寒的脖子说,“我都被感动了。”

    无需再问,穆妍知道萧星寒做了什么,也知道他为何要那样做。

    “嗯?”萧星寒暗示意味十足地看着穆妍。

    穆妍凑过去亲了萧星寒一口,觉得她家男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非同凡响,机智程度爆表啊!

    “看来明紫阳身边还有高手。”穆妍若有所思地说。那天假如把明紫阳给杀了,连烬也不会出现了。

    “嗯。”萧星寒轻抚了一下穆妍的头发,“接下来好好玩儿,不用在意那些人。”

    “有你在,我当然可以好好玩儿了。”穆妍唇角微勾,“我还想会会明心瑶公主呢。”

    穆妍回自己房间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日落西山了,萧星寒没在房间里。

    穆妍起身,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刚打开门,莫轻尘就跳到了她面前。

    “干嘛?”穆妍没好气地问。

    “主子,小的实在是太好奇了。”莫轻尘眼中满是八卦之光,“小的带回来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啊?跟主子是什么关系?萧星寒非要砍人一刀再把人带回来,那难道是他的情敌?”

    穆妍抬手狠狠地敲了一下莫轻尘的脑门儿:“人蠢就要少说话!”穆妍觉得自己这小弟也是过得太安逸太放松了,竟然敢八卦她和萧星寒,胆子太肥了!

    莫轻尘倒吸了一口冷气,捂着自己的脑门儿,一脸迷茫地问穆妍:“如果不是情敌,萧星寒干嘛非要把人家弄得半死不活的?”

    穆妍唇角微勾:“小天儿,我家萧寒寒那长相那实力,这个世界上有男人配当他的情敌么?”

    莫轻尘无语望天,穆妍的话是在说,别的男人都不如萧星寒。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莫轻尘弱弱地问,无法抑制的好奇心。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应该说,他是我一个不太熟悉的朋友。”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等连烬醒了,他们就可以好好聊聊了。

    “小的本来觉得吧,以萧星寒的性格,他应该不会让你跟慕容恕,还有那个男人走得那么近,还有身体接触的。”莫轻尘觉得这件事有些不可思议。

    穆妍笑了:“我只是在行医,而我家萧寒寒,对我们的关系有绝对的信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