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24.他不可能在这里

时间:2018-02-25作者:三木游游

    “王爷!”

    “太子殿下!”

    看热闹的人群之中冲出来四个人,有两个朝着明腾跑了过去,有两个过去挡住了明紫阳。

    很快,明腾和明紫阳身上都裹上了一件外袍,而百姓们也都纷纷让开了路,一个个不敢抬头却又忍不住去看。

    明腾脸色铁青,明紫阳已然疯了。两人被人扶着走了两步,几乎同时转头对视了一眼,视线交汇之处,可谓惊悚。

    而看在周围的人眼中,怎么看都觉得明腾和明紫阳这对叔侄像是真的有不正当的关系,简直不要脸至极!

    即便这会儿明腾和明紫阳都恨不得弄死对方,然后杀光在场的所有旁观者,可他们还没失去理智,都很清楚他们应该做的是立即消失。

    百姓们已经让开了路,原本议论纷纷的人这会儿都噤若寒蝉。就在这个时候,城门口突然传来一声高喊:“天厉国前来迎亲的萧王爷到了!”

    明腾和明紫阳神色都是一僵,根据他们前日收到的消息,萧星寒要后日才能到,这已经比预期早了好几天了。原本明腾和明紫阳还在暗中较劲,争夺和萧星寒接触的机会,可是如今萧星寒就在不远处,他们现在一身狼狈衣不蔽体,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跑!

    于是围观的百姓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明腾的两个属下一左一右架住明腾,飞身而起很快不见了人影,而明紫阳的两个属下也如法炮制。

    “怎么样?刺激不?”莫轻尘看着慕容恕问。两人这会儿就在人群里面,根本没有人注意他们。先前所有人都在看明腾和明紫阳的丑事,而这会儿所有人都伸着脖子在看远远地出现在视线中的天厉国的迎亲队伍。

    “这是谁的主意?”慕容恕戴着面具,眼底闪过一丝暗光。

    “当然是我……家主子的了!”莫轻尘嘿嘿一笑,“够狠吧?有没有很解气?”

    “嗯。”慕容恕微微点头,“够狠,解气。”

    “对了,告诉你一件事。”莫轻尘看着慕容恕说,“你慕容世家的所有财产和生意,都被我家主子给毁得干干净净,宅子也没了。”

    莫轻尘一直盯着慕容恕的眼神,却见慕容恕神色平静至极地说了一句话:“非常好。”

    “你的武功也废了吧?所以你现在就是个一贫如洗而且弱得要死的人,明白了没?”莫轻尘看着慕容恕,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心给你一个机会,管我叫声大哥,以后乖乖听我话,我会罩着你的!”

    慕容恕凉凉地看了莫轻尘一眼:“你是穆妍的小弟?”

    “是啊。”莫轻尘点头。

    “我是她哥,所以你说话注意点儿。”慕容恕轻哼了一声说。

    莫轻尘瞬间怒了:“我告诉你慕容恕,我家主子对外说你是她义兄,那是看在萧星寒面子上为了救你,你别得寸进尺啊!就你现在这样,我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你!”

    “莫轻尘,你以为穆妍救我是因为萧星寒?”慕容恕看着莫轻尘问。

    莫轻尘点头:“不然呢?因为你长得好看啊?能不能要点脸?不提萧星寒,你这样还不如我呢!”

    慕容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着莫轻尘语重心长地说:“其实,在穆妍认识萧星寒之前,我们就是朋友了,并且还是结义兄妹,看来穆妍没有告诉你。”

    莫轻尘傻眼了:“慕容恕你说真的?”

    “不信回头你去问穆妍。”慕容恕说。

    莫轻尘无语望天:“为什么就我地位最低?我不服!我也想当她哥!”

    “别做梦了,让你当小弟就不错了。”慕容恕有些体力不支,伸手挽住了莫轻尘的胳膊,身子靠在了莫轻尘身上,“先送我回客栈,我快晕了……”

    “真想把你扔一边儿去!”莫轻尘没好气地说着,伸手揽住慕容恕,然后从人群中消失了。

    天厉国迎亲的队伍已经靠近了明月城城门口,百姓们都想看看传说中的萧阎王长的是何等三头六臂,还很想看看那位先前和亲嫁给萧星寒,所有人都认为她会死,最后却凭借美貌活下来的萧王妃又是何等绝色倾城。

    可惜,萧星寒并没有骑马,而是在马车里面,让明月城的百姓很是失望。

    “老爹,娘怎么还不来?”拓跋严皱着小眉头问萧星寒。

    “不知道。”坐在对面的萧星寒毫不走心地回答。

    这会儿父子俩一起坐在一辆十分宽敞华丽的马车里面,萧星寒在看书,拓跋严在思考。

    车帘无风自动,下一刻,一个人影闪身进了马车,萧星寒扔掉手中的书,抱住了来人。

    “娘!”拓跋严神色一喜就要扑过来,萧星寒抬脚,直接挡住了拓跋严的小身板,然后低头就吻住了穆妍。

    很快,穆妍把萧星寒推开了,萧星寒一脸不爽地看着穆妍抱住了拓跋严,一副很想把拓跋严扔出去的样子。

    “娘,我好想你啊!”拓跋严喜笑颜开。

    “乖。”穆妍唇角微勾。

    “老爹很坏,总是打我。”拓跋严一本正经地给萧星寒穿小鞋。

    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你是男子汉嘛,挨打更结实。”

    拓跋严眨了眨眼睛,怎么跟他设想的不一样?其实萧星寒没打他,他本来也没想诬赖萧星寒,这是苏绮教他的,说他只要这么说,穆妍一定会揍萧星寒的……

    “过来。”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小别胜新婚嘛,等会咱们再好好聊。”穆妍转头对萧星寒眨了眨眼睛。

    萧星寒会意,面无表情地看了拓跋严一眼,又拿起了被他扔下的书。

    队伍很快停了下来,苏绮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妹夫,到了,可没人迎接咱们啊!”

    明月城城门口的守卫也都不知所措,他们是身份低微的守城兵,没资格代表明月国皇室迎接天厉国皇室来的人。假如真让一个小兵去跟萧星寒说话,这会让人认为明月国皇室在侮辱萧星寒。

    可明皇早就安排过这件事了,一来萧星寒提前到了,二来明皇安排的就是明腾和明紫阳,这对叔侄这会儿哪儿还有脸出来见人?

    百姓们看着停在城门口的队伍,也都神色莫名,因为这的确就是他们明月国理亏,对方还是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萧阎王,如此失礼,接下来岂不是会给明月国惹来麻烦?

    “找个人带路,直接去驿馆。”萧星寒冰冷的声音从马车里面传了出来,不远处明月国的士兵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你!带路!”苏绮拿马鞭指了一下守城的一个小将。

    小将神色有些惶恐:“这位公子……”

    “老子是女人!”苏绮说话越来越彪了,“耳朵不好使啊!立刻带路去驿馆,否则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小将哭丧着脸,点头哈腰:“小姐恕罪,请!”

    周围人看着苏绮的眼神都相当惊奇,一个男装打扮并且自称老子的“女人”?很多人都猜到这位霸气的姑娘是何方神圣了,毕竟苏绮天厉国第一悍女的名号也是人尽皆知。

    于是那个小将骑着马,带着迎亲的队伍朝着明月国的天厉国驿馆而去了。中间萧星寒还下令加快速度,好像根本就不在意有没有人迎接一样。

    “我还以为萧阎王要在城门口大发雷霆呢!”

    “就是啊!萧阎王怎么就息事宁人了?”

    “你们懂什么?他要真在城门口等着迎接的人来了,那迎接的人也就只是迟到而已。他现在没等,直接去了驿馆,这就坐实了咱们明月国轻慢天厉国,礼数不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罪名!接下来你们等着瞧吧,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原来是这样!太阴险了!”

    “也不能这么说吧,本来就是咱们明月国怠慢了。”

    “摄政王和太子都那样了,还怎么去迎接……”

    “小声点儿!”

    “纸包不住火,那么多人都看到了,恐怕过不了多久,咱们明月国这么大的丑事就会传遍天下了!”

    ……

    百姓们都在议论纷纷,毕竟萧星寒也没露面,于是最终他们关起门来,说的话题还是不知廉耻罔顾人伦的明腾和明紫阳叔侄俩。

    明月国皇室的这桩丑事,明腾和明紫阳如果真想镇压,不让传出去,也不是不可能,但他们都办不到,因为穆妍接下来会让这件事传得人尽皆知,因为她说了,要让明腾和明紫阳终身难忘……

    “路带到了,你可以走了。”苏绮没让那个带路的明月国小将进驿馆,开始雷厉风行地安排队伍里面的人和车马进入驿馆安置。

    作为穆妍的表姐,苏绮虽然没有官职,但是仗着穆妍的势,在这个队伍里面也是说一不二的。当然了,苏绮做的都是好事,安排的也都没问题,所以没人有意见。而苏绮最开始是被推出来的,因为原本负责这些的那个小官实在是太怕他安排不当惹怒萧星寒了。

    萧星寒和穆妍的马车直接到了驿馆中的主院门口才停了下来,苏绮还没过去跟穆妍打招呼,就看到萧星寒抱着穆妍下了马车,然后瞬间从她面前消失了人影。

    苏绮走到马车旁边,掀开车帘就看到拓跋严一个人皱着小眉头坐在那里。

    “他们干嘛去了?”苏绮问拓跋严,“难道你娘受伤了?”

    “我娘没有受伤,我老爹说要带着我娘一起玩儿,让我一边儿去。”拓跋严一脸疑惑地问苏绮,“绮绮姨母,老爹和娘要玩什么?为什么不带我?”

    苏绮神色有些不自然,心中暗骂了一句“两个都是混蛋”,然后伸手把拓跋严从马车里面抱了下来,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说:“他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能带你。”

    “好吧。”拓跋严点了点头。

    苏绮牵着拓跋严去安排其他的事情了。这驿馆里面常年是没有人的,每隔一段时间明月国皇室会派人过来打扫修缮一下,只有等驿馆里的客人来了,下人和守卫会提前一两天安排到位。

    可明腾安排的护卫和明紫阳安排的下人,一直还在等他们的命令,再过来驿馆这边,结果他们出了事。最终导致的就是,这座驿馆完全是空的,该有的东西全都准备妥当了,就是没有人。

    苏绮觉得这样非常好,他们这边各种类型的下人都有,不需要明月国的下人,更不需要明月国的护卫。

    驿馆主院里面,这会儿萧星寒和穆妍已经上床交流感情去了。萧星寒想穆妍想得狠了,两人也没说什么,直接用行动在表达对彼此的思念,那叫一个热情似火。

    摄政王府。

    明腾面色沉沉地在浴池之中坐着,眼神冰冷得吓人!他根本懒得去管萧星寒有没有人招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他和明紫阳两人赤身露体被无数百姓围观的画面,他这辈子的名声,算是彻底毁在今天了!

    明腾好色,他随便玩女人,甚至是玩男人,谁也不敢说什么,可这次跟他赤裸裸地抱在一起的是明紫阳,他们两人是亲叔侄!而且还是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之下,围观者甚众!

    明腾知道他和明紫阳并没有真的做出什么龌龊之事,可能围观的人也能想到他们是被人陷害的,但那又如何呢?结果已经那样了,再怎么辩解都苍白无力!已经丢尽的脸面,再也捡不回来了!

    在昨晚昏迷之前,明腾一直觉得自己的计划堪称完美,他知道明紫阳在等慕容恕的义弟,他就让自己的一个属下冒充慕容恕的义弟,明紫阳果然上钩了。之后的事情发展得很顺利,如果昨晚没有后来的变故,最终的赢家一定是明腾!

    可如今,一切都毁了。

    明腾不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明显是有第三方一直盯着他和明紫阳的一举一动,甚至在暗中推波助澜,利用他来对付明紫阳,找到慕容恕。

    而明腾唯一想到会做这种事的人,就是慕容恕的义弟,那个为了给慕容恕报仇,在无双城彻底毁掉慕容世家的神秘少年!

    明腾不仅前功尽弃,损失惨重,如今还被设计得冠上了一个叔侄乱伦的帽子,颜面扫地,丢人至极!

    太子府里,明紫阳的情况跟明腾差不多。和明腾一样,明紫阳也认为背后算计他们的人是慕容恕的义弟,可对于那个神秘的少年,迄今为止明紫阳只知道一个不知真假的名字,其他一无所知,而明腾连慕容恕的义弟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就算想报复也找不到人!

    明紫阳觉得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梦醒了,他快疯了。他之所以一开始就认为慕容恕的义弟言卿会直接上门找他报仇,是从言卿在无双城的行事风格来推断的,他认为那是一个非常自傲甚至是自大的少年,根本不屑于用什么阴谋诡计。

    可明紫阳发现他自以为是地低估了对手,然后和明腾两人陷入了一个很深的陷阱,当他们终于跳出来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皇上命太子殿下即刻入宫觐见!”

    听到门外的声音,明紫阳面色一沉,赶紧收拾了一下,出门朝着皇宫而去了。

    明紫阳在皇宫门口下马车,抬头就看到明腾从另外一辆马车里面跳了下来。两人都很有冲动立刻掐死对方,却又几乎同时收回视线,明腾大步走在前面进了宫。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明腾和明紫阳一前一后出了宫。

    明月国的皇帝明枭对于明腾和明紫阳被人陷害闹出那么大的丑闻非常愤怒,直言他们两个都是愚不可及的蠢货!要是以往,明腾肯定不会这么挨骂,可他这次真的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而明枭骂完明腾和明紫阳,让他们立刻出宫去招待天厉国皇室前来迎亲的人,并且要求他们一定要当面向萧星寒赔罪,绝不能因为这件事引起天厉国和明月国的争端。

    就在明腾带着他安排的护卫,明紫阳带着他为驿馆安排的下人,匆匆忙忙往驿馆来的时候,已经在驿馆里面安顿下来的天厉国的人,全都已经知道在他们来之前,明月城里发生了什么“惊悚”的事情了。

    苏绮听说的时候,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对晴雪和凌霜说:“太恶心了!怪不得没人迎接我们,他们叔侄现在要出现在我面前,我肯定会吐出来!”

    苏绮话音刚落,门口响起了一个侍卫的声音:“苏小姐,明月国摄政王到了。”

    很快,苏绮又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苏小姐,明月国太子到了。”

    苏绮一点儿要动的意思都没有:“禀报李尚书,让他去招待,就说萧王和王妃都没空!”

    “是。”两个侍卫很快离开了。

    明腾和明紫阳前后脚进了驿馆,他们想要带进驿馆的人,却被莫轻尘拦在了外面。莫轻尘说,这里面是天厉国的地盘,能不能让那些人进去,得等萧星寒下命令。

    明腾和明紫阳一肚子气,倒也没有纠缠,让他们的人都在外面候着。

    结果,明腾和明紫阳进了驿馆,却并未见到萧星寒,接待他们是天厉国的礼部尚书李卫。

    “萧王呢?”明腾落座,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明紫阳也坐了下来,两人谁都不看对方。

    “萧王说,没空。”李卫不卑不亢地说。

    明紫阳和明腾的脸色都是一沉,明紫阳冷声说:“李尚书,你能做主吗?”

    李卫摇头:“当然不能,所以明王和明太子不妨明日再来。”

    “萧王是不是根本就不在驿馆?”明腾眼底闪过一道暗光。

    “这件事,本官无需向明王和明太子证明。”李卫神色不悦地说。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小公子来了。”

    李卫立刻站起来迎了出去,当明腾和明紫阳看到李卫毕恭毕敬地请了一个看起来六七岁的小男孩进来坐了主位的时候,一个个都要被气炸了。

    “就是你们要找我父王?”拓跋严晃着小腿,板着小脸看向了明腾和明紫阳,“你们两位印堂发黑面色铁青,像是有重病,但你们找我父王也没有用的,我父王不会给你们医治的。”

    明腾和明紫阳瞬间火冒三丈,明腾冷声说:“你是萧星寒的儿子,是萧星寒让你来的?”

    “不是,我父王和母妃现在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做什么,也不让我进去,我就过来了。”拓跋严一脸天真无邪地说。

    房间里的另外三个男人却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李卫嘴角微抽,而明腾和明紫阳简直要崩溃,萧星寒不见他们,竟然是沉迷温柔乡!如此倒是真的印证了传闻,萧星寒果然是被那个和亲的王妃给迷住了,耽于美色。

    “那这位萧小公子,你能做主吗?”明腾很快平静了下来,眼眸微闪,看着拓跋严问。

    拓跋严摇头:“当然不能了,除了我母妃,谁都不能做主。”

    听到拓跋严“童言无忌”的话语,明腾神色莫名,看来那个萧王妃把萧星寒掌控住了,萧星寒都要听她的话……

    “这是请帖,请萧王和萧王妃以及萧小公子,明日入宫赴宴。”明紫阳拿出一张华丽的请帖,放在了拓跋严面前。

    “好吧。”拓跋严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明腾起身告辞,明紫阳刻意落在了后面。

    等明紫阳出了驿馆,竟然发现明腾还没走。他面色一沉,就要上马车,却被明腾叫住了:“太子,本王有事跟你谈。”

    明紫阳直接进了马车,没有理会明腾,下一刻,明腾也进了明紫阳的马车,然后吩咐车夫走。

    周围可有不少人,明腾带过来的护卫,明紫阳带过来的下人,还有天厉国安排在驿馆外面的护卫,全都看到了这一幕,一个个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本来很多人觉得明腾和明紫阳可能是被人陷害了,可这会儿明腾的举动,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

    马车里面,明紫阳对着明腾怒目而视:“滚出去!”

    “太子,事已至此,生气无意义,我们应该合作,对付慕容恕和他的那位义弟!”明腾看着明紫阳冷声说。他也不想看到明紫阳,可他现在必须找明紫阳合作。

    “你做梦!”明紫阳看着明腾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你从中作梗,事情何至于此?”

    “太子是不是太天真了,到现在都看不清局面?所有的事情,都是慕容恕的那位义弟在搞鬼,我们都被算计了!”明腾看着明紫阳说,“你我实力都损耗不少,如果不合作,本王没关系,但太子你,可就危险了。”

    “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明紫阳厉声说。

    明腾冷笑:“明紫阳,从目前看来,慕容恕的那个义弟不管是实力还是智谋,都不能小觑,你信不信,他们现在还没离开明月城?”

    “不信!”明紫阳冷声说。

    “不信你就听好了!慕容恕有两把神兵门所出的弯刀,定然落到了你手里,那是慕容恕的义弟送给他的。所以,他们如果没走,接下来不会找本王麻烦,一定会去找你,毕竟是你害得慕容恕那么惨,你以为事情到此为止就结束了吗?”

    明紫阳神色微变,就听到明腾冷声说:“我们以往是对头,以后也是对头,但是现在,必须联手!这口气,本王咽不下去!”

    明紫阳神色微凝,沉默了片刻之后说:“慕容恕中了剧毒,不解毒活不过三天,如果那人不来求本宫拿解药的话,就一定会去求萧星寒!”

    明腾微微点头:“有道理,接下来我们都派人盯着驿馆,再暗中把整个明月城搜查一遍。他一直不现身,我们就会一直被动下去,一旦找到他或者慕容恕,我们就能对付他!”

    “好!皇叔,这次就听你的,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本宫死了,也一定要让你陪葬!”明紫阳看着明腾冷声说。

    暂时谈好合作,各回各家的明腾和明紫阳安排了手下的高手去监视驿馆,并且派人暗中搜查明月城,任何地方都不放过。

    但明腾和明紫阳并不知道,他们要找的慕容恕的确在明月城,却比他们更早就进了驿馆。他们再监视多久,都没有任何意义。

    这会儿慕容恕就在萧星寒和穆妍隔壁的院子里,莫轻尘走了进去。这会儿莫轻尘露出了真容,身份定位是萧星寒和穆妍的心腹属下。

    “他们呢?”慕容恕脸色苍白地问莫轻尘。他不能出去,等了半天也没见到萧星寒和穆妍来找他。

    “做正事呢。”莫轻尘意有所指地说。

    慕容恕嘴角微抽,就听到莫轻尘问他:“你的刀是不是被明紫阳拿了?”

    慕容恕点头:“嗯,应该在他手里。”

    “我去帮你偷回来。”莫轻尘很随意地说。

    慕容恕愣了一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明紫阳肯定早有防备。”

    “老子是盗圣!”莫轻尘白了慕容恕一眼,“区区太子府,曾经我在明月城当丞相的时候,去过的次数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闭着眼睛都能找得到路!”

    “你还是问过穆妍再说吧。”慕容恕对莫轻尘说。

    “等不了了,那俩人,不到明天中午不会出现的。”莫轻尘说着已经站了起来,“你中毒了,我看看能不能把你的解药也偷回来,找不到就算了,反正他们会有办法。”

    莫轻尘话落就不见了人影,慕容恕低头,握了一下自己的拳头,一点力气都没有。他眼底闪过一丝黯然,穆妍和莫轻尘救了他,他很感激,至于慕容世家,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他只是很不喜欢也无法接受自己现在虚弱无力的身体……

    夜半时分,太子府。

    明紫阳一个人坐在书房中,手中拿着一本书,却半天都没有翻过一页。

    窗户无风自动,明紫阳眼底闪过一丝喜色,猛然站起来,叫了一声:“师父!”

    出现在房间里的是个全身上下罩在黑色斗篷之中的老者,看不清容貌。他在明紫阳对面坐下,看着明紫阳问:“徒儿如此急切找为师前来,所为何事?”

    “求师父帮我!”明紫阳看着面前的老者说,“徒儿最近遇到了很棘手的事情!”

    “哦?不妨告诉为师,为师看看能不能帮你解决。”老者声音低沉地说。

    “此事,与神兵门有关。”明紫阳看着老者眼眸幽深地说。

    老者手指微动:“继续说。”

    明紫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老者讲了一遍,并没有隐瞒什么重要的事情。包括他如何对慕容世家下手,如何擒住慕容恕,又如何让慕容恕从他手中被救走,而他都没跟背后之人打过照面。

    “你说那个不明身份的少年和神兵门有关,确定吗?”老者问明紫阳。

    “确定!”明紫阳非常肯定地说,“而且徒儿知道他的名字,叫做言卿!这或许并非真名,但一定是他用过的名字!”

    “姓言?”老者缓缓地说,“这应该是个化名,神兵门当年并无言姓弟子。”

    “只要师父帮我擒住那个叫言卿的小子,咱们师徒联手,不愁得不到如今隐世的神兵门!”明紫阳看着老者说。

    “徒儿,为师当年说过,我们师徒缘分一场,你可对为师提一个条件,为师会帮你完成。”老者看着明紫阳说,“为师本以为,你会让为师杀了明腾,助你登上皇位。”

    “师父,只要我们这次得手了,明腾不足为惧,皇位也是徒儿的囊中之物,甚至徒儿会拥有一统天下的资本!”明紫阳眼中满满的都是野心和欲望。

    “好,为师答应帮你,但你需要先把那人找出来。”老者对明紫阳说。

    “明腾想要和徒儿合作,徒儿只是假意答应他。有慕容恕的这两把刀在,找出那人,不成问题,不过那人手段狡诈多端,武功又极强,并且擅长用毒,让谁带着这两把刀去做诱饵,徒儿一时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明紫阳微微皱眉说。去做诱饵的人必须有不弱的实力,最好还懂毒,不会让言卿立刻得手,他们就有时间去对付他!

    老者低声笑了笑:“巧了,为师正好带了你的一个师弟过来,他很适合去做这件事。”

    明紫阳神色一喜:“那就太好了!”

    老者拿出一根竹笛放在嘴边,明明在吹,明紫阳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不过片刻之后,一个戴着铁面具的墨衣男子出现在老者身后,低头叫了一声:“师父。”

    “阿烬,为师这里有件事,需要你去做。”老者转头,看着清瘦的墨衣男子说。

    “谨遵师父吩咐。”墨衣男子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这是青莲公子,而老者就是他的师父,毒宗宗主杜午。杜午刻意没有管青莲公子叫“青莲”,是不想让明紫阳知道他的身份。

    其实明紫阳也根本就不知道杜午的真正身份,两人三年前机缘巧合之下遇见,明紫阳救了当时被人暗算的杜午,杜午教明紫阳武功作为回报,两人因此有了师徒之名。

    明紫阳只知道杜午是个隐世不出的江湖高手,而杜午三年前和明紫阳分开的时候,给了明紫阳一根笛子,告诉明紫阳他有一次机会请杜午前来帮忙。这次事关神兵门,明紫阳前几日就吹响了那根笛子,杜午今日才终于出现。

    “这两把刀,阿烬可认得?”杜午拿着那两把寒光四射的圆月弯刀问青莲公子。

    青莲公子垂着头说:“不认得。”

    “不认得也无妨。”杜午说着,把那两把刀递给了青莲公子,“你明日带着这两把刀,去明月城中走一圈,记住,不管谁找上你,都务必擒住!要活口!为师会远远地跟着你。”

    “是。”青莲公子低声说。

    “退下吧。”杜午摆摆手。

    青莲公子转身离开,朝着太子府外面而去。

    与此同时,准备到太子府里把刀偷走的莫轻尘,也到了附近。

    莫轻尘很小心,却没想到有个高手突然从太子府里飞了出来,四目相对,莫轻尘正准备溜之大吉,结果就眨眼的功夫,那高手已经不见了,根本没有理会他,简直像是幻觉一般……

    莫轻尘神色怪怪地坐在太子府外面的一棵大树上,怎么都感觉很不对劲,那人如果是明紫阳的人,应该出手对付他才对,难道跟他是同道中人?那也不应该那么冷漠吧?

    遇见青莲公子之后,莫轻尘感觉太子府里有点怪怪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今晚的盗宝计划,先回去跟穆妍商量过再说。万一这里面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高手,他被抓了,就可以直接去死了。

    明月城外的一条河边,青莲公子席地而坐,把手中的两把弯刀扔在一旁,伸手摘掉了脸上的铁面具。

    月光皎洁,他脸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疤看起来十分狰狞。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儿,容颜已经被毁。

    青莲公子曾经还心系晋连城,把唯一的还生丹给晋连城用,想方设法保护晋连城,可终究,晋连城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将他所有的付出和善意践踏在脚底!

    被杜午带回毒宗之后,青莲公子的心就已经彻底冷了。他冷眼看着杜午帮助晋连城恢复了记忆,然后晋连城找到他,对他说了两个字“谢谢”。

    青莲公子不需要晋连城感谢,因为他已经后悔用还生蛊去救晋连城的性命了。而之后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他后悔至极!

    晋连城突然从毒宗离开,还偷盗了杜午的失魂烟,在明知他的行为会给青莲公子带来很大麻烦的情况下。

    青莲公子被杜午扔进了毒宗遍地毒物的毒窟里面,他以为自己一定会惨死在那里,可每次他身中剧毒,奄奄一息的时候,杜午就让人把他弄出去,给他解毒,然后再把他扔进去……

    青莲公子后来便麻木了,几次三番死去活来,导致他的血产生了很强的抗毒性,在那些毒物都伤不到他的时候,他终于解脱了,离开了那个鬼地方。然后,他听橙衣说,晋连城竟然把失魂烟放进了天厉国耒阳城,导致百姓死伤无数。

    青莲公子打算杀了晋连城,杀掉这个因为他一时错念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恶魔,可他失败了。

    晋连城没有对青莲公子怎么样,然后青莲公子见到了晋连城曾经的师父,也是曾经那个好男风,想从杜午手中买走青莲公子的老者。

    在杜午要求青莲公子去见客的时候,青莲公子直接拔刀毁了自己的脸。

    晋连城说他犯傻,说有他在,绝对不会让人欺负青莲公子,青莲公子却觉得看晋连城一眼都多余。

    青莲公子没有自杀,也没有试图逃跑,因为他知道一定会失败。他还活着,只是因为他心底总有些不甘,他不相信他来这个世界走一遭,竟然没有一个人真正对他好……

    天亮了,在河边盘膝坐了一整夜的青莲公子睁开眼睛,开始给自己易容。

    但他脸上的伤疤太大了,易容药物遮不住,他也没有管。最后当他站在河边,从河水中看到自己的脸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他下意识地往脸上涂抹,最后这张脸竟然是他在落雪城第一次遇到言卿时候的容貌,只是多了一道疤……

    “他不可能在这里……”青莲公子的声音若有似无,话落从地上捡起那两把弯刀,神色冷漠地挂在自己腰间,朝着明月城城门口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