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22.慕容世家,亡!

时间:2018-02-22作者:三木游游

    “老爷,别这样嘛……”

    一个眉色妖娆的丫鬟坐在慕容源怀里一脸娇羞,欲拒还迎,小手推着慕容源的胸膛,却像是在抚摸,根本没有用力。

    慕容源色眯眯地朝着那个丫鬟亲了过去,一只大手已经探入了那个丫鬟的衣襟……

    “哐当!”一声,门被人大力推开了,已经站在门口听了半天的任盈雨气得胸口起伏不定,伸手指着慕容源怀里的丫鬟说:“不知羞耻的贱人,给我滚过来!”

    那丫鬟似乎被吓到了,往慕容源怀中缩得跟紧了,看都没看任盈雨,还对慕容源娇声说:“老爷救救奴婢,不然夫人一定会把奴婢打死的……”

    “夫人!那么大气性做什么?你这丫鬟,还不就是给我准备的!”慕容源看着任盈雨轻哼了一声。

    任盈雨气得浑身都在颤抖:“慕容源!这么多年了,我身边的丫鬟被你摸了个遍,府里但凡有点姿色的你都不放过,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慕容源推开怀里衣衫不整的丫鬟,看着任盈雨冷笑:“你当然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否则我看中的那些女人又怎么会一个一个死得不明不白?这么多年了,我连个活着的侍妾都没有,现在除了你生的孩子,我其他的孩子也都死光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任盈雨看着慕容源,突然平静了下来:“对,是我杀的,你明明知道,却也从未阻止我!说白了,慕容源,你比我更狠!”

    “没事滚出去,不要打扰了老子的好事!过后你要做什么,老子也不管!”慕容源不耐烦地说。

    原本还站在慕容源身旁,一脸春意的丫鬟听到慕容源和任盈雨的对话,吓得脸色煞白。

    任盈雨离开之前,目光冰冷地看了那丫鬟一眼,那丫鬟身子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她知道,慕容源也就是贪新鲜,玩玩儿她,过后她非但得不到名分,还会被任盈雨弄死,慕容源也不会管她,因为以慕容源的身份,总有更年轻更美丽的姑娘任他亵玩,他根本就不在乎跟过他的女人会有什么下场……

    “怕了?”慕容源脸上出现了一丝淫邪的笑意,看着那丫鬟说,“可是你主动勾引老爷我的,以往那些女人也一样,都想飞上枝头,老爷我当然来者不拒。”

    “老爷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丫鬟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无趣!滚出去!”慕容源看着那丫鬟惊恐的脸色,突然失了兴致,踹了她一脚,让她滚。

    丫鬟连滚带爬地出去了,慕容源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刚一站起来,突然身子一晃,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今日是二月初八,无双城里天气阴霾,乌云密布,看着像要下雨。

    慕容源幽幽醒转的时候,入目的是一片黑色的土地,上面还有烧焦的木头,凌乱地放着。他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的双手被人绑着,跪在地上,一个铁块顶着他的膝盖,硌得生疼。

    慕容源眨了眨眼睛,往旁边看了一眼,就看到任盈雨昏迷不醒地倒在一旁,双手也被绑在背后,脸上染了灰,早已没了大家夫人的贵气。

    “爹……”

    慕容源转头,又看到慕容鹤一身狼狈地被绑着跪在另外一边,脸色极其难看。

    “主子,人醒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响起。

    慕容源猛然抬头,就看到面前不远处站着两个人,前面的是一个少年模样的男人,眉目清隽,气质不凡,而少年旁边,还有一个容貌俊美的年轻公子,这两张面孔,都很陌生。

    这是穆妍和莫轻尘,穆妍表示,对付慕容家这群杂碎,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你们到底是谁?这里……”慕容源往四周看了看,心中猛然一沉。

    “这里,”穆妍唇角微勾,“这里是慕容恕生前住的地方,怎么,不认识了?”

    “来人啊!快来人!”慕容鹤用最大的力气朝着外面大吼了一声。

    “闭嘴!”莫轻尘走过来,狠狠地抽了慕容鹤一巴掌,直接打落了慕容鹤的三颗牙齿,让他的脸肿得像猪头一样。

    “小天儿,不必费力,让他叫。”穆妍的声音轻飘飘的。

    “主子,小的只是怕他聒噪的声音打扰到了主子。”莫轻尘嘿嘿一笑。慕容世家大门紧闭,下人已经全都被迷药放倒了,因为穆妍说要创造一个安静的环境,让这几个杂碎在绝望中死去。

    “你们到底是谁?”慕容源神色一变再变,“你们如果求财,放了我们,要多少钱都可以,我慕容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你也闭嘴!”莫轻尘再次出手,狠狠的一巴掌直接打落了慕容源四颗牙齿,慕容源趴在地上吐血不止。

    “老杂碎你真敢说啊!慕容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你们慕容家的钱,都是谁赚来的,你们这些杂碎心里没点数吗?你们一个个吃着山珍海味,穿着绫罗绸缎,出行车马伺候,起居下人成群,这些都是谁给你们的?”莫轻尘也真是被眼前这一家三口给恶心到了,话语之中满是怒气,“没有慕容恕在外面打拼这么多年,你们慕容家早在十年前就变得一贫如洗了!”

    “恕儿的死……我也很痛心……这里面有误会……”慕容源垂着头说。

    “草!”莫轻尘抬脚朝着慕容源胸口狠狠地踹了过去,连踹了几脚才停下,看着吐血不止的慕容源直接爆粗口了,“老子这辈子就没见过你们这么狼心狗肺厚颜无耻之人!你痛心?你他妈良心早被狗吃了!还跟老子在这儿装!”

    “小天儿。”穆妍叫了一声。

    “哎!主子有何吩咐?”莫轻尘瞬间变脸,回到了穆妍身边恭声问。

    “不必跟他们白费口舌,把慕容静带过来。”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是。”莫轻尘话落就不见了人影。

    穆妍看了一下四周惨不忍睹的废墟,眼眸微寒。这里是慕容恕的院子,穆妍曾经来过,当时还被萧星寒命令,在这个院子里杀了不少想要抢夺神兵门武器的刺客。

    慕容恕所得到的一切,全都是他自己拼来的,他的母亲早死,亲弟弟早夭,他在这个冰冷无情的家里面,幼年便感受到了这世间最大的恶意,所以慕容静曾经对他的好,对他来说太珍贵了,让他明知放过慕容源和任盈雨是给自己留下祸患,终究还是心软了,才造成了今天这一切。

    慕容静失魂落魄地被莫轻尘提过来,扔在了慕容源和任盈雨面前。

    “慕容静,告诉他们,慕容恕是怎么死的。”穆妍冷声说。

    “慕容静你敢!”慕容源狠狠地瞪着慕容静,像是要把慕容静给吃了。

    “五妹!二哥知道你因为大哥的死神智有些不清,但你可不能胡说八道啊!”慕容鹤看着慕容静大声说。

    任盈雨睫毛微微颤了颤,却依旧趴在地上,没有睁开眼睛。

    “你们……不是人……”慕容静声音沙哑无力地说,“是你们……和太子密谋……害死了大哥……是你们……”

    “慕容静!”慕容源眼眸微闪,突然抬头看向了穆妍,“这位朋友,你们都被慕容静给骗了!是她!是她害了恕儿!她早已经跟太子勾搭成奸,她想嫁给太子,恕儿不同意,她就和太子密谋要除掉恕儿,还给我们下了药,不让我们插手!就是她!是她亲手给恕儿的鸡汤里面下了毒,否则恕儿武功高强,怎么可能会被大火烧死?”

    “是啊!你们不要被我五妹楚楚可怜的样子给骗了!她从小惯会骗人的,就喜欢装可怜骗男人!我大哥就是被她骗了,才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你们可一定要认清事实啊!害死我大哥的,就是慕容静这个蛇蝎心肠的贱人!跟我们没有关系!”慕容鹤大声说。

    慕容静已经快要疯了,听着慕容源和慕容鹤颠倒黑白的话,她只有一个感觉,她真是傻,真是瞎了眼,为了这些狼心狗肺的人,曾经去逼迫慕容恕,后来又亲手害死了慕容恕,她觉得她就是天字第一号的蠢货……

    “慕容夫人,你怎么说?”穆妍看向了趴在地上装死的任盈雨。

    任盈雨闭着眼睛不说话,莫轻尘冷笑了一声:“老子数三声,你再装死,老子就割了你的舌头,让你永远都没有说话的机会!”

    任盈雨身子颤了颤,睁开眼睛,艰难地爬起来跪下,头垂得很低,声音颤抖地说:“恕儿的死……真的跟我们没关系……是太子和慕容静勾结在一起做的……我是慕容静的亲娘啊……我不可能说谎话害她的……是她一直在害我们一家……”

    “这么说来,真是慕容静做的,跟你们都没关系?”穆妍神色淡淡地问。

    慕容源和任盈雨以及慕容鹤三人一齐点头,就听到穆妍接着问:“那你们觉得,我用什么方式杀了慕容静,才能告慰我义兄慕容恕在天之灵呢?”

    “活活烧死她!”慕容鹤脱口而出。

    慕容源垂着头说:“原来这位少侠是恕儿的义弟,少侠就是把慕容静千刀万剐碎尸万段,我们也不会说个不字。”

    “那位,慕容静的亲娘,你怎么说?如果你们谁说的方式让我满意,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我……把慕容静送到最下等的妓院!让她被人糟践致死!”任盈雨突然抬头,声音尖利地说。

    莫轻尘的三观都被这三个人刷新了,他竟然不知道,这世间还有如此猪狗不如的父母兄长,为了自己能活着,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莫轻尘看了慕容静一眼,慕容静听到任盈雨的话之后,是真的疯了。她没有哭,她在笑,笑得很渗人。

    “你们说的,我很满意。”穆妍看着面前的三人,面无表情地说,“小天儿,按照他们每个人说的方式,处死他们!一个活活烧死,一个千刀万剐,把这个老女人的脸毁了,舌头割了,送去妓院如果人家不肯收,我们可以赔钱,唯一的要求是,一天之内,让她死得越惨越好。”

    “得令!”莫轻尘眼底闪过一道寒光,转身看着面如死灰的三个人,冷笑着说,“我家主子还让你们自己选了怎么死,也是对你们很仁慈了。”

    “不……不不不……不是这样的……”任盈雨听到穆妍的话,直接吓尿了,“我说的是慕容静……你们听错了……不是那样的……”

    “你们……你们不能……”慕容源已经吓破胆了,“你们敢动我,太子殿下不会放过你们的……”

    “老杂碎,你不说明紫阳那个贱人跟慕容静勾结在一起吗?怎么?终于肯说实话了?告诉你,晚了!”莫轻尘又狠狠地踹了慕容源一脚,直接踹断了慕容源一根肋骨,他疼得在地上直打滚,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们最好别动我们!我们都是太子殿下的人!你们这样不会有好下场的!”慕容鹤声音颤抖地说。

    “反正你们也要死了,不妨告诉你们一件事。”莫轻尘冷笑着说,“你们是明紫阳的人?对此很得意?觉得你们靠山很强?没有人敢动你们?你们几个杂碎给老子都听好了,慕容恕,是我家主子的义兄,你们知道慕容恕的义兄是谁吗?是天厉国的萧星寒!老子就问你们怕不怕?”

    慕容鹤连滚带爬地想要逃跑:“不可能……这不可能……慕容恕怎么可能跟萧星寒有关系……”

    慕容源刚刚从疼痛中清醒过来,听到莫轻尘的话,脑子一懵,差点晕过去。他先前还自信满满地说慕容恕在外面根本没有朋友,却没想到报复来得这么快,这么狠!

    任盈雨已经彻底吓晕了过去,脸色煞白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主子,小的要对他们行刑了,会有点恶心,主子要看吗?”莫轻尘问穆妍。

    “你慢慢玩儿。”穆妍转身走了出去,没有回头说了一句,“让慕容静看着。”

    “是。”莫轻尘话落,点燃了一个火折子,冷笑着朝慕容鹤走了过去。

    不过片刻功夫,凄厉的惨叫声在慕容府响起。可是慕容府太大了,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的人都昏迷着。慕容鹤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被莫轻尘一把火,活活地烧死了,死状可怖。

    在这过程中,慕容源也被吓晕过去了,莫轻尘又把他弄醒,然后拿着刀子慢条斯理地在他身上招呼着,实现他所说的“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在慕容源和慕容鹤父子死了之后,慕容静彻底疯了,拼着最后的力气,一头撞死在了一块大石上面,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莫轻尘在任盈雨脸上划了两刀,又割了任盈雨的舌头,还上了药,然后提着任盈雨,果真出去找了一家最下等的妓院送了进去,还给老鸨塞了一千两银子。老鸨见钱眼开,倒也不嫌弃,把任盈雨收下了,并且拍着胸脯说,明天一早,定然会让你把这女人玩死,扔到乱葬岗上面。

    莫轻尘再次回到慕容府的时候,在瑶华阁里面找到了穆妍。

    瑶华阁是慕容世家风景最美的地方,穆妍第一次来慕容世家的时候,在瑶华阁中见到了萧星寒。

    “主子,事情已经办妥了,任盈雨绝无逃生的可能,明日一早小的会再次确认她是不是死了。”莫轻尘对穆妍说。

    “小天儿,把慕容世家,毁了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莫轻尘愣了一下:“主子的意思是?”

    “所有的一切,全毁了。”穆妍看着莫轻尘说。

    莫轻尘微微皱眉:“主子是说慕容世家的生意,还有那么多的钱财,都不要了?可慕容恕还活着,等他回来,这一切还是他的。”

    “他还活着是他运气好,如果我们到了明月城找不到他,他就会没命。”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慕容世家对他来说,从来都不是依靠,是束缚。在我们找到慕容恕之前,慕容世家的财产和生意,就会被明月国皇室全都吞掉,既如此,还不如全毁了,谁都别想要。”

    “主子如果想要,还是能办到的。”莫轻尘弱弱地说。

    “我不稀罕。”穆妍微微摇头。

    “那倒也是,慕容恕没了,慕容世家事实上也就不存在了。”莫轻尘点头,“主子放心,我会把事情办妥的!”

    莫轻尘离开瑶华阁,慕容世家那些中了迷药的下人都已经醒过来了,然后全都被慕容府的老管家慕容奇召集到了一起。

    “这是干什么啊?”

    “奇伯,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人是谁?”

    “不知道啊!”

    ……

    几百号下人一个个面色惶恐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他们先前都莫名其妙地昏迷了,如今再醒过来之后,府里看着跟之前一样,却又似乎不一样了……

    背对着他们站在那里耍帅的莫轻尘,在人到齐之后,终于转过身来,扫视了一圈,几百个下人全都低头闭嘴了。

    “奇伯,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莫轻尘看着慕容奇问。

    慕容奇点头,挥手,两个下人抬着两口箱子过来了。

    “你们全都听好了!这些年,是你们的少主慕容恕撑起了这个家,你们认不认?”莫轻尘冷声问。

    “认!”将近一半的下人脱口而出。

    “我再问一遍,谁不认的,站出来!”莫轻尘冷声说。

    “这位公子,谁能不认啊?事实上,就是少主撑起了我们这个家,我们心里都清楚。”慕容奇说着抹起了眼泪,有不少老人眼睛都红了。

    “你们的少主慕容恕,被你们的家主和夫人,还有二公子五小姐,联合明月国的太子殿下,密谋害死,我想你们心里都有数!”莫轻尘冷声说,“我家主子,是你们少主的义弟,这次前来,已经为她的义兄报了仇,让慕容源夫妇和慕容鹤慕容静兄妹,付出了血的代价!”

    几百号下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在他们昏迷的那大半天里,慕容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呼之欲出了。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的家主慕容源,和所谓的少主慕容鹤,恐怕都凶多吉少了。

    “我家主子不求财,慕容世家的财产,你们每人可得一千两银票,然后在一个时辰之内,离开这座宅子,能带走的东西都可以带走,一个时辰之后,这座宅子,将会被付之一炬,以告慰慕容恕在天之灵!”莫轻尘冷声说。

    慕容奇忍不住痛哭出声,很多下人也都抹起了眼泪。

    “奇伯,可以开始了!”莫轻尘看了慕容奇一眼。

    慕容奇打开面前的两个箱子,里面一叠一叠的全都是千两银票。几百号下人一个一个走上前来,每个人领了一张,然后哭着走了。

    一个时辰之内,慕容世家的下人,陆陆续续地背着包袱离开了慕容府,就算他们没有带走其他值钱的东西,那一千两的银子,本就是他们当十年下人也赚不到的,出去买房置业,随便做点生意,都能过得不错。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那么多下人离开慕容世家,很快就引起了无双城中百姓的注意。而当无双城的太守收到消息,带着一队士兵气势汹汹地赶过来的时候,慕容世家的大宅,四处火起,已经进不去人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无双城的太守气急败坏地让士兵抓过来一个慕容家的下人问道。

    “大人,这件事……”那下人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包袱,语无伦次地说,“这件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无双城的太守都快疯了!明紫阳专门交代过他,让他盯着慕容世家的动向,他昨日还跟慕容源和慕容鹤一起喝酒,那对父子孝敬了他不少好宝贝。其实也是因为慕容世家在无双城,无双城才变得这么繁华,这太守没少得好处,如今感觉跟做梦似的,那座遍地都是财宝的大宅就这么被人给烧了!

    就算这会儿无双城的官兵想要去救火,也来不及了,因为大宅之中各处都洒了桐油,火起之后,就根本进不去人了。从外围开始灭火,等火全灭了,这大宅里面的一切,也都烧光了!

    等太守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脸色阴沉地能滴出水来,下令让人赶紧救火,他匆匆忙忙地赶回太守府,写了一封信,派人连夜送去明月城给明紫阳。

    慕容世家的下人离开之后,并没有隐瞒慕容世家的变故,几百号人到处说,无双城里很快就传遍了一个消息,慕容源夫妇和慕容鹤慕容静联手明紫阳害死了慕容恕,慕容恕的一个义弟为了给慕容恕报仇,将慕容鹤活活烧死,将慕容源千刀万剐,把任盈雨折磨至死,还逼死了慕容静,手段不可谓不狠。

    没有人怀疑慕容恕的那位义弟为慕容恕报仇雪恨的心,因为那位公子没有拿慕容世家一分钱,遣散了慕容世家的下人之后,就把慕容世家的大宅,以及里面无以计数的财富,全都一把火烧了!

    “慕容家这些年全靠慕容少主一个人撑着,那些人才有好日子过,怎么就那么狠心把慕容少主害死了呢!”

    “是啊!慕容少主多好的人啊!年轻有为,没少关照我们无双城的人!”

    “报应啊!都是报应!”

    “如果慕容少主那个神秘的义弟贪了慕容家的钱财,我还怀疑这不是真的,可那个少侠一分钱都不拿,非要那些人的命,这是老话说的,血债血偿啊!”

    ……

    无双城里流言四起,真相自在人心。慕容世家的事情,很快便会传遍天下。曾经的天下第一商是何等风光,毁灭的根源却是家族内乱,想必也会给很多人警醒。

    一直到天色大亮,慕容府大宅的火终于熄灭了。曾经盛极一时,天下英雄齐聚的慕容家,就这样变成了一片废墟,让人唏嘘不已。

    就在无双城的太守让人进慕容家查看情况的时候,又收到了一个消息,无双城的城门口,不知被谁挂了一个很大的条幅。

    当无双城太守匆匆忙忙赶到城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几乎半个无双城的百姓都围在那里,正在仰头观看挂在高处的那个白底红字的条幅。

    “慕容世家,亡。”五个触目惊心的血红大字挂在那里,让见到的人心里都是一惊。

    很多人都瞬间明白这条幅是什么意思,这不仅仅是给无双城的人看的,也是给天下各处掌管慕容世家店铺的人看的。慕容世家做生意这么多年,账册一夜之间全都被烧成了灰烬,也就是说,那些店铺,那些庞大的生意,全都变成了无主之物。可以预见的是,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那些店铺的人很快便会卷了钱财跑路,因为他们想要霸占是有风险的,官府都有登记。

    这下,慕容世家,是真的亡了,所有的一切,人和财,什么都不剩。

    “摘下来!还不快摘下来!”无双城的太守厉声说。

    有士兵把那个条幅摘了下来,可是已经晚了,看到的人太多,想要封锁消息也不可能了。

    人群中有几个打扮得像是普通百姓的年轻男子,一个个神色凝重地盯着正在被士兵撕毁的那个条幅。他们是慕容恕的属下,一直躲在无双城里没有离开,如今看到有人为他们的主子报仇雪恨,心中也十分解气。

    回香楼里面,穆妍神色淡淡地坐在窗边喝酒,听着外面或高或低的议论声。

    “主子,小的确认过,任盈雨已经死了,被扔到了乱葬岗。”莫轻尘出现在穆妍面前。

    “嗯。”穆妍微微点头,“慕容源和任盈雨还有一双儿女,现在在哪里?”

    “这个小的打听过,那对龙凤胎本该前几日就回到慕容家,但是一直没有回来。他们是乾阳门四长老的外孙,原本一直在乾阳门学武功。”莫轻尘恭敬地说。

    “回头查查他们的踪迹。”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斩草要除根,任盈雨和慕容源的儿女,大抵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是。”莫轻尘点头,然后笑了起来,“主子这招釜底抽薪实在是太狠了!明紫阳对慕容恕动手,就是因为盯上了慕容家的财产和生意,想要让慕容家成为他问鼎皇位的助力。如今主子直接把整个慕容家的一切全都毁得干干净净,一分钱都没给他留,他想把慕容世家的生意握在手里也绝无可能了!”

    莫轻尘本来还有些可惜,觉得穆妍其实可以自己握住慕容家的生意,但是如今他已经意识到穆妍的做法是正确的。

    慕容家的大本营在明月国,在天下各国大城池中都有生意,官府和皇室都会有登记,接下来不管是谁接管了慕容世家的生意,很快便会天下皆知,因为目标太大太明显了,根本藏不住。到时候,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慕容恕如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等他回来再重整一切,已经晚了。只要给明紫阳一点时间,明紫阳一定会想方设法把慕容家的财产和生意都握在他自己手里。

    既然如此,倒不如直接毁了这一切,让明紫阳费尽心机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谁都别想得到慕容恕的东西,如此最好。

    “走吧。”穆妍站了起来。

    “咱们现在就去明月城?”莫轻尘问穆妍。原本穆妍跟萧星寒约好的在无双城见面,而且穆妍本来打算到无双城之后去会会应家人。

    “嗯,去晚了怕是只能见到慕容恕的尸体了。”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你给萧星寒传个信,跟他说我们先去明月城。至于应家,回来再说。”

    “是。”莫轻尘点头。

    当天穆妍和莫轻尘暗中离开无双城,朝着明月城赶去。而慕容世家的惊变,正在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那位心狠手辣并且视财富如粪土的慕容恕的义弟,成为了一个神秘的传说。

    此时萧星寒带着天厉国的迎亲队伍,已经进入了明月国,并且很快听到了流言。

    “妹夫,那事儿,不会是小表妹干的吧?”苏绮神色莫名地问萧星寒。虽然萧星寒不可能管苏绮叫表姐,但是苏绮乐此不疲地管萧星寒叫妹夫,觉得特别爽。

    乍闻无双城慕容世家的变故,苏绮算了算时间,得到的结论就是,那个心狠手辣,一手毁了慕容世家的少侠,就是她家小表妹……

    萧星寒“嗯”了一声,并没有否认。

    苏绮啧啧惊叹:“小表妹原来是慕容恕的义弟?怪不得她提前跑了,是给慕容恕报仇去了!这等手段,太不是人了!我喜欢!哈哈!”

    萧星寒已经收到了莫轻尘给他传的信,该知道的事情都知道了。他正在命令队伍日夜兼程赶路,为的是提前到达明月城,因为他想穆妍了。

    明月国皇城明月城,太子府。

    明紫阳看着手中无双城太守给他的信,脸色极其扭曲地撕成了碎片!

    明紫阳早就看上了慕容静,慕容静的美色并不重要,而是明紫阳知道慕容静是慕容恕唯一在乎的妹妹,明紫阳想要通过慕容静,得到慕容恕的效忠,从而得到慕容世家。

    但是后来,明紫阳意识到一件事,慕容恕并不是他能掌控的人,因为慕容恕太聪明了,他以权相逼,有可能会适得其反。于是,明紫阳和慕容源暗中勾结,打算除掉慕容恕,然后让慕容源掌管慕容世家的权力和财富。

    明紫阳最清楚,慕容源那种人,贪图富贵权势,会好好地当他的一条狗,而他需要的就是听话的狗奴才。

    至于明紫阳还让他的属下在暗中盯着,刻意让慕容静对慕容恕说她不想嫁,看了慕容恕的态度之后再动手,也不过是做戏给慕容静看的。

    明紫阳一开始就很清楚慕容恕的选择,他只是为了让慕容静没得选,让那个傻女人愿意动手给慕容恕下药。因为除了慕容静之外,其他人根本动不了慕容恕。

    明紫阳的计划很顺利,甚至一度可以说已经成功了。明紫阳没杀慕容恕,派人把武功尽失昏迷不醒的慕容恕带回了明月城。

    而穆妍的推测没错,明紫阳想从慕容恕口中知道的,的确是去年那批神兵门武器的来源。

    受了酷刑的慕容恕昨日才刚刚开口,说出了一个人,明紫阳将信将疑,还在想办法去找慕容恕口中的那位义弟言卿,却没想到,今日就收到了那个义弟的消息。

    如此,证明了慕容恕没有说谎,他的确有一位义弟存在,而且那个义弟本事相当大。明紫阳已经相信慕容恕去年那批武器就是从那个名叫言卿的少年手中得到的,只要找到言卿,说不定就能找到神兵门!

    可明紫阳之前所有的计划全都被慕容恕的义弟言卿毁于一旦,他知道,他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慕容世家的财富和生意,全都没了,他一分钱都得不到了!一想到这里,明紫阳简直要疯了!

    太子府的地牢里面,慕容恕被绑在一个十字型的木架上,浑身是血,头发凌乱地遮住了他的脸,他垂着头像是死了一样。

    “参见太子殿下。”正准备再对慕容恕用刑的一个男人看到明紫阳来了,立刻单膝跪地恭敬地行礼。

    “滚开!”明紫阳心情很差,他目光幽寒地伸手拽住了慕容恕的头发,强迫慕容恕抬头看着他。

    “慕容恕,本宫相信你昨日说的话,因为你的那位义弟,真的出现了!”明紫阳看着慕容恕冷声说。

    慕容恕脸色苍白,神色无悲无喜,沉默地看着明紫阳,眼神都丝毫未变。

    “你等着,你那位义弟一定会来明月城找本宫,为你报仇,本宫会在太子府布下天罗地网,让他插翅也难逃!等本宫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就送你们兄弟一起下黄泉!”明紫阳看着慕容恕冷声说。

    慕容恕依旧不说话,明紫阳猛然放开了他,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走到地牢门口,没有回头冷声说:“不必再用刑,留着他的命,本宫定会让他生不如死!”

    “是,太子殿下。”

    再受刑就要没命的慕容恕垂着头,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

    二月十五,阴雨濛濛。

    明月城的一家客栈里面,来了两位公子,一个少年模样,一个二十多岁,是穆妍和莫轻尘。穆妍为了不耽搁时间,已经吃了玄黄丹,所以现在身体无碍。

    “主子先休息,小的去太子府走一趟。”莫轻尘给穆妍铺好床,看着穆妍说。

    “不必去。”穆妍微微摇头。

    “为何?”莫轻尘不解。

    “明紫阳知道我会来,太子府里肯定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我跳进去。”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她和莫轻尘只有两个人,也没有带剑龙卫,无人可用,所以必须步步谨慎。

    莫轻尘知道,穆妍所说的“我”,指的是慕容恕的义弟言卿。无双城那么大的事情,肯定已经传入了明紫阳耳中。对明紫阳来说,慕容恕的义弟,一定会来明月城找他报仇,所以他必然早有准备,甚至慕容恕这会儿已经不在太子府了。

    莫轻尘突然觉得在穆妍面前,总感觉自己像个脑残……

    莫轻尘正了正神色,看着穆妍问:“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穆妍唇角微勾:“很简单,让明腾帮我们找慕容恕。”

    莫轻尘眼睛微亮:“妙极了!”

    只要让明腾知道慕容恕没死,在明紫阳手里,明腾一定会想到明紫阳抓慕容恕的原因,然后,明腾就会千方百计地从明紫阳手里抢人,因为神兵门的消息,对明腾来说,诱惑力也是无法抗拒的。

    明腾和明紫阳这么多年明争暗斗,互相在对方身边安插的必然有眼线,并且这明月城是明腾的地盘,明腾一定会有办法找到慕容恕的。而在这过程中,明紫阳不可能杀了慕容恕,因为慕容恕的性命,是明紫阳用来威胁言卿,说出神兵门真正秘密的唯一手段。

    如此,穆妍和莫轻尘接下来只需要盯着明腾的人,就能找到慕容恕在哪里。并且,他们还可以欣赏到明腾和明紫阳“相爱相杀”的场面,在合适的时机,暗中推波助澜,看着他们狗咬狗。

    “小的必须说一句,主子你真的是个祸害。”莫轻尘嘿嘿一笑,已经能够预想到明月城因为穆妍的到来,接下来会有多“热闹”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