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20.慕容静的选择

时间:2018-02-20作者:三木游游

    上元节之夜,耒阳城外的树林之中,夜色深沉,冷风萧瑟。

    “橙衣,你找死!”晋连城唯一完好的右眼之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扼住橙衣脖子的手猛然收紧,橙衣脸色涨紫,很快便出气多进气少了。

    “赤焰。”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晋连城心中一惊,瞬间松手,放开了橙衣。

    橙衣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晋连城眼神变换不定,很快转身,低头恭敬地叫了一声:“师父。”

    只见一个全身上下罩在黑色斗篷中的人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晋连城面前,而他何时到来的,晋连城竟然毫无所觉。这位就是青莲公子的师父,也是晋连城如今新的师父,毒宗宗主杜午,江湖人送外号,老毒物。

    不过毒宗是个十分神秘的门派,天下人只在传说中知道有这么个以毒见长的邪派存在,并且知道毒宗宗主是老毒物,却对毒宗所在之地,毒宗宗主的真名,毒宗有多少弟子,一无所知。

    “徒儿,为师说过,残害同门,死罪。”杜午声音低沉而冰冷地看着晋连城说。

    晋连城的头垂得更低了:“徒儿一时冲动,请师父恕罪。”

    杜午突然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在这暗夜树林之中显得诡异而阴森:“赤焰,你不是冲动,你视人命如草芥,你天性不懂悲悯为何物。”

    晋连城垂眸说:“既入毒宗,何需悲悯?”

    “哈哈哈哈!”杜午大笑,“赤焰,你不愧是老夫最中意的弟子,不够狠毒,便不配做毒宗人!很好!”

    晋连城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多谢师父夸奖。”

    “但你偷盗了为师潜心多年研制出来的失魂烟,这件事,你有什么话说?”杜午看着晋连城,猛然又沉声问道。

    “徒儿替师父试验一下失魂烟的奇效。”晋连城低声说。

    “狡辩!”杜午声音幽寒地说,下一刻,他的怒气却瞬间消散了,“但为师舍不得杀你,失魂烟的事情,罢了吧!”

    刚刚感觉呼吸顺畅,从地上爬起来的橙衣心中一沉!如此大罪,她的师父竟然没有惩罚晋连城,这定会更加助长晋连城嚣张狠毒的气焰,以后晋连城一个不高兴,就能杀了他们这些师弟师妹!

    可在杜午面前,橙衣大气都不敢出,低着头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因为她知道,惹了杜午不高兴,会是何等生不如死的下场。

    “不知青莲现在怎么样了?”晋连城问杜午。

    杜午冷笑:“赤焰,不必在为师面前伪装出一副关心青莲的样子,你们兄弟之间是怎么回事,为师最清楚!”

    晋连城低头不语,杜午转身,看了一眼耒阳城的方向,冷哼了一声说:“萧星寒的医术的确已经登峰造极,但毒是千变万化的,这次他能力挽狂澜,是他幸运,下次,为师定会将他的神医之名践踏在脚底,让他被万人唾弃!”

    “师父英明。”晋连城这句话说得倒有几分真诚了。

    “赤焰,为师对你的宽容,是有限度的。”杜午转身,看着晋连城说。

    “徒儿明白,徒儿以后绝不会再忤逆师父的意思。”晋连城声音低沉地说。

    “如此最好!你们,即刻跟随为师回师门,现在还不是我们毒宗在天下扬名的时候!不久以后,为师要让天下人听到毒宗之名,便会闻风丧胆!”杜午邪肆的声音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很快,树林之中变得空无一人。但对所有耒阳城的人,上至皇帝,下至普通百姓,这个上元节之夜,都注定要整夜难眠了。

    厉啸天冷静下来之后,宣召了苏霁半夜进宫,君臣密谈了一刻钟的时间,厉啸天按照苏霁的建议,下令封锁消息。因为这样的惨案堪比瘟疫,一旦传开,就会造成天厉国乃至天下人心惶惶,因为那样的毒,实在是太阴邪了。

    惨案发生在夜晚,皇室出手大力封锁消息,结果如厉啸天所愿。当第二天整个耒阳城里多家号丧的时候,传出耒阳城的消息,是耒阳城上元节花灯会上面,出现了一群穷凶极恶的刺客,杀了不少人,但刺客已经被全数斩杀,皇室给那些丧失亲人的百姓丰厚的抚恤,以示安慰。

    如此,本应引起天下震动的一桩惨案,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真相被封锁在了耒阳城之中,那漫天血光所留下的阴影和惊悸,也只能让耒阳城里的人,慢慢消化,用时间来平复了。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苏霁神色憔悴地回到了丞相府中,一进门苏绮就神色紧张地迎了上来,拉着苏霁上下前后打量了一番,确认苏霁安然无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大哥,你真的吓死我了!”苏绮拍着胸口,有些后怕地说。昨夜苏霁让苏绮待在家里帮苏徵整理书房,苏绮当时还老大不愿意,说想揍苏霁这个见色忘妹的。

    当苏绮听说外面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当时第一想法就是,立刻出去找苏霁,结果她还没出门,苏霁被青木亲自送回了丞相府,可苏绮还没亲眼见到苏霁,厉啸天派人传召,苏霁又匆匆忙忙进了宫。

    苏霁嘴角扯了扯,笑容有些勉强:“我没事。”但是昨夜有很多无辜的百姓惨死,其中不乏上街观赏花灯的贵族公子小姐,接下来,走在耒阳城里,哭丧的声音恐怕会不绝于耳。

    苏霁是心黑,但他并非无情之人,他对恶人心狠是一方面,作为天厉国的丞相,他向厉皇谏言,推行了很多利国利民的好政策,是因为他心中有大善。

    “小心儿也没事吧?昨夜我想去萧府看看,可是又不放心爷爷,就没出去。”苏绮皱眉看着苏霁问。苏徵昨夜乍闻耒阳城大街上发生的惨案,差点晕过去,苏绮走不开。

    “她没事,你去照顾爷爷吧,我想休息一下。”苏绮神色憔悴地说。

    “好吧,你去休息。”苏绮微微点头,“想必皇上也不会让萧王今天带着迎亲的队伍出发了。”

    就算为了照顾百姓的心情,厉皇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让红红火火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在耒阳城里出现。况且萧星寒在耒阳城,就是个定心丸,他走了,万一昨夜的悲剧再上演,耒阳城里的人哪还有活路?

    “嗯。”苏霁微微点头,然后迈着沉重的脚步,回了自己的院子。

    萧王府。

    一大早,宫里再次来人,厉皇宣召萧星寒进了宫。

    “萧王可找到了施毒之人?”厉皇看着萧星寒问。他暂时不计较昨夜萧星寒对他的不敬,是因为经此一次,他再次深刻意识到一个问题,萧星寒是个很危险的人,但与此同时,也是他身边以及整个天厉国都不能失去的人。不提萧星寒是天厉国的战神王爷,只说神医这一点,他就无可替代。

    “没有。”萧星寒神色冷漠地说。

    “任何线索都没有吗?”厉啸天有些失望。

    “暂时还没有,微臣会继续查,如果有线索,再禀报皇上。”萧星寒冷声说。

    “如此,这件事就交给萧王了。”厉啸天冷静下来其实很清楚,除了萧星寒,别人根本没有能力处理这样的事情,苏霁也不能,毕竟术业有专攻。

    但苏霁还是很得厉啸天信重的,也只有苏霁,在昨夜死里逃生之后,还能冷静理智地跟厉啸天分析接下来怎么做才是最稳妥的,提出控制流言和抚恤百姓的建议。

    “去明月国迎亲,改正月二十出发。”厉啸天看着萧星寒说,“萧王可要带着妻儿同去?”

    “是。”萧星寒微微点头。

    “萧王对于天厉国和明月国,以及北漠国的联姻怎么看?”厉啸天问萧星寒。

    萧星寒和穆妍的和亲,让天厉国和东阳国通过联姻成为了盟友。而之后没多久,天厉国就向明月国提出了和亲的意向,并且答应了北漠国皇室的求亲,表面看来,天厉国皇室很圆滑,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有时候,联姻不是为了联盟。

    “天厉国已经呈现天下霸主之相。”萧星寒神色冷漠地说。

    厉啸天愣了一下,没想到萧星寒会说出这样的话,但这样的话,厉啸天听了心里非常舒坦,因为当初他在犹豫要不要答应北漠国提出的和亲的时候,苏霁说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天厉国之外的三国,都在与天厉国皇室联姻,不管是表面还是背后,均透出一种三国寻求盟友的意味,即便联姻不等于联盟,但这至少隐隐地表明了天厉国在当今天下四国中的地位。

    “萧王,只要你对厉氏皇族忠心不二,朕绝对不会亏待你。”厉啸天看着萧星寒语重心长地说。

    萧星寒微微垂眸:“只要皇上相信微臣,微臣便会效忠厉氏皇族。”

    厉啸天眼眸微闪,萧星寒的话乍一听没毛病,可他的潜台词是,假如厉皇猜忌他,或者因为不信任而暗中对付他,他便会成为厉氏皇族的敌人。厉啸天希望,这种可能性不要出现,因为萧星寒这样的敌人会很恐怖。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明明是萧星寒出手救了那些失去心智疯狂厮杀的人,甚至是他拯救了整个耒阳城,可惜因为厉啸天控制了流言,传出去的消息根本没有那种阴邪的毒烟,所以自然也没有萧星寒出手力挽狂澜这件事。

    但发生过的事情,不会没有任何痕迹,即便耒阳城外的人不知道,但耒阳城的百姓,尤其是上元节当夜受到毒烟侵害活下来的那些人,心里最清楚,危急关头,是萧星寒救了他们,否则他们一定会死。

    如此,萧星寒在耒阳城百姓心中的形象,发生了一些扭转。即便接下来依旧有很多人怕他惧他,但至少在耒阳城里面,憎恶萧星寒,诅咒萧星寒的人变得少了很多。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正月十六的夜晚,穆妍和萧星寒并没有去赏月。

    两人在书房之中相对而坐,穆妍很认真地问萧星寒:“假如你的医术是一百分的话,你觉得我现在的医术有几分?”

    萧星寒很淡定地说:“最多十分。”

    穆妍扶额:“萧寒寒,幸好你没说我只有一分,否则我会伤自尊的。”

    自从他们初遇并且在无双城重逢,萧星寒说要收穆妍为徒之后,穆妍一个人的空闲时间,基本就是两件事,练功和看医书。

    穆妍如今已经看完了萧星寒给她的以及萧王府里有的所有医书,还有她自己找来的一小部分,以及苏家给她的古籍中所有涉及医术毒术和药材的书籍,并且烂熟于心。但她知道,她现在的医术依旧处于一个非常基础的起步阶段,或者说纸上谈兵的阶段。

    萧星寒之所以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神医,首先也是看了无数的医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后他几乎走遍了天下去行医,亲眼见过无数种药材,亲手处理过书上有的或者没有的成千上万种病症,基础知识和实践经验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穆妍现在只具备其中一项技能。

    “只要你想,可以取代我,成为天下第一神医。”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若有所思地摇头:“不,你是天下第一神医,我要当天下第一毒医。”

    萧星寒曾经就是太过善良,导致天下人无法接受他一夜之间的转变,他的坏名声很多都是子虚乌有的,是天下人强加的罪名。

    穆妍希望她有朝一日可以具备能与萧星寒比肩的医术,但她并不想走萧星寒的老路。善,必须有限度,有原则,否则,你的善意便会被人当成理所当然。或许只有穆妍知道,萧星寒是个内心多么善良的人,他把所有的苦楚留给自己,背负着无尽的骂名,却从未真的作恶。

    “你想去藏药库?”萧星寒一看就看出了穆妍的心思。从一开始就修习毒术,和在遇到毒物之后,再根据有限的医理毒理来推断解毒之术,并不是一回事。其实从小就从宁如烟手中得到萧家藏药库钥匙的萧星寒,毒术并不比医术差,只是他不喜用毒而已。

    穆妍唇角微勾:“没错。”她本来倒也没打算在医术还没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开始学毒术,但经过昨夜耒阳城的惨案,她改变主意了。她的医术或许永远赶不上萧星寒,但她准备开始修习毒术,从毒术上面超越萧星寒。

    “我带你去。”萧星寒拉着穆妍的手站了起来。穆妍今日发间插着萧家的传家宝,显然早有打算。

    萧星寒揽着穆妍,并没有出去,而是走到书房的一个书架前面,伸手打开了一个极其隐秘的机关,书架从中间缓缓分开,一个幽暗的通道出现在两人面前。

    如今的萧尚书府里面有一条秘密通道,可以通往萧家藏药库,萧星寒少年时期就是从萧府的通道进去的。后来萧星寒离开了萧家,他把藏药库的钥匙还给了宁如烟,过去的十年间没有再进过藏药库,但他暗中在萧王府主院的书房之中打了一条通往藏药库的密道,以备不时之需。萧王府的密道和萧尚书的密道是互通的,只是萧源启和宁如烟都不知道。

    萧星寒拿出一颗夜明珠,带着穆妍走进了密道里面,书架很快便缓缓地合上了。

    密道很狭窄,穆妍几乎是被萧星寒抱在怀中往下走的,后来双脚都离地了。萧星寒的速度很快,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过后,穆妍算着走过了三个很有迷惑性的岔道口,拐了四道弯,终于停了下来。

    面前有一面古朴的石门,上面雕刻着复杂的图腾,细看就会发现,那些图腾全都是毒物。因为萧家先祖建造这个藏药库的初衷,就是要建造一座藏毒库,这是善良的萧家人把他们所学的毒术封存起来的一个地方。

    石门上面有一个小孔,穆妍拔下头上的木簪,小心地插了进去。

    木簪插进去片刻之后,石门在微微颤动,萧星寒拔下木簪,又插在了穆妍头上,然后揽着穆妍后退了几步,对穆妍说:“不要被接下来看到的东西吓到。”

    穆妍睁大眼睛,看着石门缓缓升上去之后,一个幽暗的洞窟映入眼帘,在洞窟入口处,有一个水潭,水潭里的水竟然是五颜六色的,其中飘着毒蛇毒虫毒蚁的尸体,看起来触目惊心。而水中还生长着一株植物,植物的藤蔓爬到了洞窟的墙壁之上,在上面开出了一朵艳红如血的花……

    “那不是水,是酒。”萧星寒对穆妍说。他转头看到穆妍兴致勃勃的样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就知道,穆妍不会被这些东西吓到的。

    “所以,这是用各种毒物泡出来的剧毒之酒。”穆妍忍不住感叹,“看着就很‘好喝’的样子。”

    “一滴酒,可杀万人。”萧星寒的声音有些冰冷。那潭酒中所泡的,并非普通的毒蛇毒虫毒蚁,全都是毒物之王,毒性非常霸道。而那潭酒,距离现在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了,那些毒物的毒性,几乎已经全都溶进了酒里。

    穆妍相信萧星寒并没有夸张,而她对此其实是有些心惊的,因为她发现毒术如果不加控制地使用的话,比绝顶武功造成的杀伤力要霸道很多,真正的毒术高手,甚至可以轻松地草菅人命,致使生灵涂炭。

    事实上,萧家人早就有如此能耐,只是他们不是疯子,始终坚守内心,所以不会去使用那么阴毒的手段而已。

    “那株毒花又是什么东西?我从书里好像没有见过。”穆妍看着那朵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毒花,有些好奇地问,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外表这么渗人的植物。

    “那本是曾祖在一个满是毒物的沼泽里带回来的幼苗,百年才开花,曾祖在旁边的墙上刻了那花的名字,是他起的,叫修罗。”萧星寒对穆妍说。

    “这名字不错。”穆妍微微点头。

    萧星寒抱着穆妍飞身而起,越过那潭毒酒,进入了洞窟之中。

    洞窟四处都镶嵌着夜明珠,光芒并不耀眼,而每隔几步的墙上面,就会有一个石洞,洞中放着数个或大或小的药瓶,墙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小字,上面是毒药以及解药的配方。

    穆妍没有碰那些毒药,她很认真地一面墙一面墙看过去,默默地把上面的文字全都记在了心里,其中涉及到很多毒理知识,仿佛为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藏药库非常深,其中又套着很多个大大小小的洞窟,毒物和毒药被分门别类地放在不同的地方,所有的毒物和毒药都配了解药在旁边,其中有少半的洞窟之中并非毒药,而是价值连城的天材地宝。

    穆妍在一个洞窟里面见到了一条被做成标本的剧毒蟒蛇,看起来相当吓人。还有一个洞窟里面,穆妍看到了一朵很美丽的千年雪莲花。萧星寒直接把装着雪莲的盒子取了下来,说要拿回去给穆妍炖汤喝,穆妍踩了他一脚,说他暴殄天物。

    如此一路看下去,当萧星寒感觉外面已经快天亮的时候,他们才看了三分之一。

    “先回去,下次再来。”萧星寒对穆妍说。

    穆妍微微点头,她需要回去好好消化一下,脑子里的东西太多太毒,她只是在记忆,还需要进一步理解,融汇贯通。

    两人沿着原路离开了藏药库,萧星寒一跃而起,再次把那根木簪插进石门,石门缓缓地关上了。

    “这里如果被别人发现,后果有点恐怖。”穆妍对萧星寒说。

    萧星寒轻抚了一下穆妍的头发:“不会,假如不是这根木簪打开的石门,或者是通过外力从别的地方进入,藏药库里的东西,顷刻之间就会悉数毁灭。”

    萧星寒的曾祖建造这座藏药库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所有未来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因为这里面的东西就是一颗巨雷,一旦炸了,整个耒阳城会顷刻变成修罗场,所以必须万分谨慎。

    可以说,唯一有风险的,只是萧家传承人的品性,一旦出现一个恶人,后果不堪设想。但是显然,萧家最臭名昭著的这一代传承人萧星寒,并非真正的恶人。

    “你们萧家还真是出奇才。”穆妍很真诚地赞美了一句,这个藏药库里面有不止一种毒药,威力胜过造成上元节惨案的毒烟,这或许也是萧星寒能够那么快解毒的原因之一,因为他早已见过更毒的东西了。

    “你也是萧家人。”萧星寒说着,揽着穆妍转身离开。

    穆妍唇角微勾:“没错,现在我才是萧家的传承人,你不是了。”

    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好。”

    萧星寒和穆妍回到书房中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门口响起了敲门声,还有苏绮的声音:“小表妹,你再不开门我就进来了啊!”

    萧星寒留在书房里,穆妍走了出来,过去打开门,看着苏绮微微一笑:“表姐,这么早找我做什么?”

    “咳咳!”苏绮神色有些尴尬地笑着走了进来,伸手搂住了穆妍的肩膀,压低声音问,“小表妹,我没有打扰你和萧星寒的好事吧?”

    “有。”穆妍很淡定地说。

    苏绮敲了一下穆妍的脑门儿:“你看看你,明显一夜没睡,衣服上还有尘土,昨夜你肯定没在府里,出去干坏事了。”

    “表姐,别说废话。”穆妍对苏绮说。

    苏绮嘿嘿一笑:“你们过几日去明月国,带我一个呗!”

    “不行!”穆妍摇头。

    “为什么不行?”苏绮表示不解,“我也很厉害的好不?不会给你拖后腿的!而且我可以陪你啊!”

    “我有萧星寒陪,你不要打扰我们。”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混蛋丫头……”苏绮白了穆妍一眼。

    “其实,主要原因是,如果表姐去了,心儿妹妹会很羡慕的,可是她又不能去,所以表姐也别去了。”穆妍对苏绮说了和苏霁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苏绮无语望天:“你们一个个的,真当我不会伤心吗?”

    “表姐,伤心一个给我看看,我就考虑带你去。”穆妍笑了。

    “伤心个鬼啊!”苏绮瞪了穆妍一眼,“我哥是混蛋,你也是!和小心儿比起来,她是宝,我在你们眼里就是草!”

    “差不多。”穆妍唇角微勾。

    “不跟你废话,反正这次我一定要去明月国,不管你带不带我。”苏绮轻哼了一声说。

    “那就预祝我们旅途愉快吧。”穆妍笑意盈盈地说。

    苏绮伸手捏了一下穆妍的脸:“小混蛋!就知道你之前都是诳我的!”

    “我这里有点东西,表姐帮我送去萧家吧。”穆妍起身,去书房里面拿了一个盒子出来递给苏绮。

    苏绮打开,眼睛瞬间就亮了。

    只见盒子里面躺了四枚样式不同的指环,还有四个一模一样的药包。苏绮知道那药包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那东西在上元节那天救了苏霁和萧心悦,苏绮今天来,本来就打算问穆妍讨一个回去防身。

    “这两个是男式的,这个太老气了,这个好好看,我要这个了!”苏绮兴致勃勃地从四个指环里面挑了一个最漂亮的,准备占为己有。

    “表姐,不要忘了你是个汉子。”穆妍唇角微勾说,“你看中那个是给心儿的,和表哥的是一对,那个稍小的一些的男式的,是我专门送你的。”

    苏绮愣了一下:“是啊,这么粉嫩可爱的确实不符合我的气质,这个墨色宝石的,乍一看不起眼,越看越高级哎,最配我了!”

    苏绮说着,把穆妍说专门送她的那个拿起来戴在了手指上,左看右看越看越喜欢。

    “剩下的,表姐送去给萧家,教他们怎么用,只是为了防身。”穆妍对苏绮说。她先前专门请她的师父和师叔们出手给她打造了一批暗器指环,图纸全都是她亲手设计的,每一个都不一样,因为她要送给不同的人,最终做出来的指环,要符合主人的气质,看起来丝毫不违和,就像一个完美的装饰品。

    这种小暗器并不好做,但对于神兵门的四个老头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穆妍和萧星寒源源不断地给他们提供的各种矿石和宝石,以及穆妍绘制的设计图纸,都让他们每天保持着很高的创作热情。

    在神兵门迁来耒阳城之后的这段时间里面,从他们手中诞生的新的武器,比起过去几年都多,因为图纸越来越高级,矿石种类丰富数量多,环境安逸舒适得很,他们嗨嗨地做着最喜欢做的事情,乐此不疲。

    “小表妹,你这些宝贝,都是从哪来的呀?”苏绮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这些东西显然不是穆妍从哪个古墓里挖的,明显是专门为他们量身打造的,还有穆妍先前送苏绮的那把匕首,对苏绮来说,都太神奇了。

    穆妍唇角微勾:“表姐还是别问了。”

    “好嘛,我不问,反正我知道小表妹很爱我的。”苏绮嘿嘿一笑。

    “好了,正月二十出发,表姐回去转告外公和表哥,还有我公公婆婆和心儿,就说我这几天有点事情要做,不去告别了。”穆妍对苏绮说。她打算走之前把藏药库里的东西完整地看完一遍,时间有些紧张。

    苏绮微微点头:“好,那我先回去,你忙吧。”

    苏绮拿着穆妍给的盒子,出门的时候看到了拓跋严,就把拓跋严拐走了,天黑之前又送了回来。

    苏绮把穆妍给的指环送去萧府,萧源启和宁如烟对于穆妍给的礼物都很喜欢,萧心悦得知她得到的指环跟苏霁的是一对,微微红了脸。

    得知苏绮要跟着萧星寒和穆妍去明月国,萧心悦表示羡慕,但也没说要一起去,因为她知道自己不会武功,不想成为他们的累赘。

    穆妍连续三天晚上泡在藏药库里,天亮才出来,然后白天就在书房里面回忆消化她从藏药库中获取的知识,把新婚燕尔的萧星寒给冷落了。

    萧星寒抗议无效,只能陪着穆妍一起,又把藏药库走了一遍,在穆妍遇到不解的难题的时候,萧星寒就在旁边为她解惑,两人倒不像夫妻,真像师徒了。

    这天是正月十九,藏药库里还剩下一点地方穆妍没有去到过,而明天他们就要出发去明月国了。萧星寒说让穆妍好好休息一下,等回来再去看,穆妍还是执意又去了一趟藏药库,把最后那点东西给看完了。

    到了后半夜,萧星寒和穆妍回到书房里,穆妍揉了揉眼睛说:“真困了,我去睡觉,萧寒寒,你把咱们的行李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要出发了,记得给我拿几套男装。”

    萧星寒看着穆妍脱了外衣上床躺下,很快睡着了,摇头失笑,默默地去收拾他们的行李了。

    最后萧星寒只睡了一个时辰,天色未明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去把还在睡的拓跋严给抱过来放在穆妍床上,然后自己出去安排出行的事情了。

    “主子这次不带属下了?”青木听到萧星寒的吩咐,都愣住了。萧星寒说让他这次不要去明月国了,留在耒阳城,青木很意外,他一早就收拾好行李了,以为他一定会跟着去的。

    “嗯,你留下,让莫轻尘去。”萧星寒冷声说。

    青木微微点头:“是。”莫轻尘曾经当过明月国的丞相,对明月国的某些事情很了解。

    “派十个剑龙卫跟着我们,剩下的留下听你调遣,你知道该怎么做吧?”萧星寒看着青木说。

    青木神色一正:“请主子放心,属下一定保护好府里的人,还有萧家和苏家。”

    “嗯,去告诉莫轻尘,让他把独孤傲和秦筝也带上,不要让他们见面。”萧星寒冷声说。这次去明月国,还要趁机解决殷氏一族的事情,萧星寒决定带上独孤傲和秦筝,有他的目的。

    “是。”青木恭敬地点头。

    “让穆霖也去。”萧星寒说。

    “是,属下马上去安排。”青木恭敬地说。

    穆霖在受伤之前武功并不弱,如今身体已经大好了,萧星寒前些日子去找过他,说让他进剑龙卫,穆霖并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如今萧星寒对青木说让穆霖一起去明月国,意思是穆霖算在那十个剑龙卫里面,作为暗卫前去。

    穆妍悠悠醒转,天色已经大亮了,她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双澄澈明亮的眼眸。

    “娘。”拓跋严小手抱着穆妍,“我怎么在这里?”

    “你娘我也不知道哎!”穆妍伸手揉搓着拓跋严的小脸笑了起来。

    拓跋严也笑了,很高兴的样子:“娘,我们今天要去明月国玩儿了吗?”

    “对,起来,穿衣服,准备出发了。”穆妍抱着拓跋严坐了起来。

    拓跋严发现床边放着他的一套新衣服,小眉头皱了皱:“是老爹把我抱过来的吗?可是他才没有这么好呢。”

    穆妍唇角微勾:“嗯,你说的对,你老爹是个混蛋,但你现在需要穿衣服。”

    “哦。”拓跋严开始自己穿衣服,穆妍也换了一身衣服,母子俩一起下床,萧星寒推门进来了,身后还跟着晴雪和凌霜。

    晴雪和凌霜伺候穆妍和拓跋严洗漱,又摆了饭,就退下了。这次穆妍去明月国,要把她们俩都带上,因为“恃宠而骄”的萧王妃身边可不能一个丫鬟都没有,而且途中很多事情也需要她们做。

    等穆妍悠闲地吃完早饭,皇宫门口一早就准备好出发的迎亲队伍已经等了一个多时辰了。

    队伍之中的天厉国官员都默默地不敢说什么,他们私下早就达成了一致,此去明月国,所有事情,全都听萧星寒的,他们当个傀儡就好。不提他们心里对萧星寒是什么看法,只要不傻就会知道,听萧星寒安排,他们才能安全地来回,并且无人敢招惹,如果跟萧星寒对着干,等于找死。

    萧星寒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时候,整个迎亲队伍的人神色都是一震。

    萧星寒身后跟着两辆马车,一辆里面是穆妍和拓跋严,一辆里面坐着晴雪和凌霜,苏绮骑马走在穆妍的马车旁边,一身帅气的男装,束着男式发髻,看起来俨然就是个翩翩公子。

    至于要一同去的莫轻尘,这会儿易容成了一个老者的模样,也骑马跟在旁边。独孤傲和秦筝都被喂了大量的迷药,由剑龙卫暗中带着跟上队伍。

    迎亲的队伍很长,因为后面全都是一车一车的聘礼。萧星寒扫视了一圈,一言不发,调转马头带着马车往城门口的方向走,后面长长的队伍也缓缓地动起来,跟上了萧星寒。

    就在萧星寒和穆妍带着迎亲的队伍,离开耒阳城,朝着明月国而来的时候,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才刚刚回到明月国无双城慕容府的慕容恕,发现府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主子,皇上给五小姐赐婚了,要让五小姐做太子侧妃。”慕容恕留在府里的属下对慕容恕禀报到。

    慕容恕面色微沉:“什么时候的事?”

    “圣旨是昨日到的,外人还不知道。老爷和夫人很满意这桩亲事,已经在着手准备五小姐的嫁妆了,但是五小姐昨日接旨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到现在滴水未进。”

    慕容恕皱眉起身:“我去看看。”

    “主子,慕容家的生意最近……”慕容恕的属下正准备跟慕容恕禀报慕容世家在明月国的很多生意最近出现了异常的情况,但他话还没说完,慕容恕已经大步出门了。

    慕容恕大力推开慕容静的房门,就看到慕容静怔怔地坐在窗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看到慕容恕,慕容静扑到他怀中哭了起来:“大哥,我不想做太子侧妃……”

    慕容恕眼底闪过一丝冷意:“静儿放心,我会想办法。”

    “可是那是圣旨……”慕容恕泪流满面,“如果抗旨不遵,咱们家所有人都会遭殃的……”

    “那不是圣旨赐婚,是利益。”慕容恕冷声说,“既然是利益,只要筹码够了,就有翻盘的机会。”

    慕容恕又安慰了慕容静几句,然后起身离开了。

    在慕容恕走了之后,慕容静身子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房间里,看着慕容静声音低沉地说:“五小姐,慕容少主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现在,该你做选择了。”

    “不……”慕容静流着泪不停地摇头。

    “五小姐放心,主子不要慕容少主的性命,只是他太不识相,暂时送他离开而已,这件事,必须得到五小姐的帮助。”黑衣人声音诡异地说。

    “我要你发誓,绝对不会杀了我大哥!”慕容静猛然抬头,满面泪痕地看着黑衣人说。

    黑衣人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好,我发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