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18.以后有你流泪的时候

时间:2018-02-18作者:三木游游

    除夕之夜。

    这是萧星寒和穆妍第一次在一起过年,事实上他们从初遇到现在也不过大半年的时间而已。这数月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一桩和亲把他们栓到了一起,可真正让他们的心走到一起的,却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拓跋严从宫里回来的路上就有些昏昏欲睡,回到萧王府之后被青木送去休息了。萧星寒和穆妍也没有守岁的打算,因为子时过后是初一,穆妍便会再次全身无力。

    穆妍本来不想浪费一颗玄黄丹,可是刚过子时,穆妍还没睡着,青木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主子,夫人,独孤傲那边出事了。”

    穆妍从枕下取出玄黄丹,一颗入口,身体很快恢复如初,她和萧星寒一起穿好衣服出了门,去了萧王府的地牢。

    地牢里面,独孤傲正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吐血,全身抽搐不止。依旧蒙着面纱的秦筝眼神无措地抱着他的头,像是不知道要做什么。

    秦筝猛然转头,看向了站在门口的萧星寒和穆妍,声音急切地说:“求求你们!救救他!”

    穆妍微微抬手,正要进去查看情况的青木停下脚步,看着穆妍一个人神色平静地走了进去。

    “秦姑娘,值得吗?”穆妍低头看着秦筝和吐血不止的独孤傲问。

    秦筝眼底闪过一道寒光,猛然放开独孤傲,挥掌朝着穆妍打了过来!

    秦筝的掌风之中还夹杂着暗器,因为她只是被拿走了琴,并没有被搜身。

    穆妍脚步微转,避开了秦筝的攻击,在秦筝伸手朝着她抓过来的时候,神色平静地反手朝着秦筝打出了一掌!

    看似绵软无力的一掌,秦筝并没有重视,只是当掌风落在她身上,她身子一晃,一口血染红了脸上面纱,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原本躺在地上吐血的独孤傲突然眼神一凝,一跃坐起朝着穆妍打了过来。可惜他的双手双脚依旧被玄铁锁链束缚在地上,这让他的行动大大受限,他全力的一掌,穆妍只是侧身便轻松避开了,与此同时,穆妍急速逼近了秦筝,伸手就捏住了秦筝纤细的脖子!

    “独孤傲故意把自己弄出内伤,引人前来,届时秦筝趁人不备,偷袭得手,手中只要握住一个人质,便可带着独孤傲逃出生天。”穆妍声音冰冷地说,“两位,我说的对么?只是你们没想到,来的并不是青木自己,但你们的计划一旦开始,便无法回头了,是不是很失望?”

    独孤傲神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有一丝未干的血迹。而秦筝那染血的面纱依旧戴在她的脸上,看起来颇有几分妖异。

    穆妍曾经交代过青木,这边如果有什么异动,第一时间禀报她和萧星寒,不要跟独孤傲和秦筝有任何近距离的接触,以免被他们算计。

    秦筝自以为她没有被搜身是穆妍大意了,事实上这是穆妍故意的。秦筝的身上不可能没有暗器,穆妍很清楚这一点,却没有动秦筝,就是想看看她和独孤傲会做什么。

    假如只有青木一个人过来查看情况,毫无防备之下秦筝是有可能得手的,可惜来的并不是青木自己。在看到萧星寒和穆妍的时候,秦筝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当穆妍一个人靠近他们,秦筝就只有一个想法,必须抓住穆妍,否则将会一败涂地!

    最后,秦筝和独孤傲的计划,被穆妍轻松破解,他们以失败收尾,现在的境况,比起之前还要惨。

    穆妍猛然放开秦筝的脖子,秦筝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却依旧挡在了独孤傲面前,眼神冷厉地看着穆妍说:“你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

    先前萧王府的人只管秦筝叫秦姑娘,听起来就是琴姑娘,如今穆妍直接叫出了秦筝的真名,让秦筝心中震惊不已。因为那个名字,知道的人极少。

    穆妍唇角微勾,看着秦筝似笑非笑地说:“你猜我是怎么知道的?”

    秦筝眼神一变再变,一个名字脱口而出:“慕容恕!”

    “聪明。”穆妍很淡定地说。

    “卑鄙!”秦筝这句是在骂慕容恕。

    穆妍微微摇头:“非也。秦筝,你应该知道,慕容恕也只是告诉了我们你的名字而已,就算知道了你的名字,也不会让你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而且,慕容恕还求我们,说让我们无论如何留你一命,他对你也算仁至义尽了。否则,我杀了你,留着独孤傲,最后结果也是一样的,你说呢?”

    秦筝眼眸微黯:“慕容恕跟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自己人。”穆妍唇角微勾。

    秦筝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而独孤傲垂着头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筝,我答应了慕容恕,要留你一命的。”穆妍意味深长地说,“青木,去把小天儿叫过来。”

    秦筝无动于衷,在莫轻尘出现,按照穆妍的吩咐,要把秦筝单独带走的时候,秦筝猛然瞪大眼睛看向了穆妍:“你要做什么?”

    莫轻尘毫不怜香惜玉地押着秦筝,秦筝全身都在挣扎:“穆妍,你到底要做什么?”

    “非要我把话说得很直白么?”穆妍唇角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你们两个人,留一个活口就够用了,我答应了慕容恕要留你一命,至于独孤傲,活着没有任何价值了。”

    “走!”莫轻尘冷哼了一声,提着秦筝就要出去。

    秦筝挣扎着转头,看着穆妍一步一步靠近了独孤傲,穆妍手中的刀在地牢之中发出幽寒的冷光,满是杀意。

    “不!”秦筝厉声说,“你不能动他!不要杀他!”

    “闭嘴!”莫轻尘冷声说着,提着秦筝继续往外走。

    “放开我!你们不能杀他!求求你们!不要杀他!”秦筝语无伦次地说。

    就在莫轻尘提着秦筝即将出地牢的时候,听到了穆妍清冷的声音:“站住。”

    莫轻尘提着秦筝转身,秦筝就看到穆妍的刀抵在独孤傲的脖子上,刀尖已经割破了独孤傲的皮肉,一丝艳红的血流了出来。

    “秦筝,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出我们想知道的事情,我就考虑留着独孤傲的性命。”穆妍冷声说。

    “师妹!不要被她骗了!不要管我!”独孤傲看着秦筝大声说。

    穆妍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中的刀缓缓地往里推,独孤傲神色痛苦地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秦筝在犹豫,她一方面觉得这是穆妍故意设计在逼她招供,可另外一方面,穆妍的手段极狠,根本没有给她选择的余地。秦筝不敢去赌,因为输了,输掉的便是独孤傲的性命!

    “我说!”看着独孤傲脖子上的那个血洞,秦筝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你们放了他!我说!”

    “师妹!你敢说一个字,我就立刻咬舌自尽!”独孤傲显然比秦筝更狠,尤其是对他自己。

    穆妍伸手就把独孤傲给打晕了,然后看着秦筝神色平静地说:“给你一个机会,一天时间,把该说的说了,否则明日我会把独孤傲剁了,送到你面前!不要怀疑,我会说到做到!”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杀了他,却骗我说他还活着?”秦筝的声音说明她心理已经崩溃了。

    “你不会知道,我也不需要向你证明。”穆妍冷笑,“你想赌我是否善良,会不会真的杀了他?那你尽管赌,我奉陪到底!”

    秦筝看了一眼独孤傲的惨状,神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不再挣扎,任由莫轻尘提着她离开了地牢。

    “青木。”穆妍叫了一声,原本在隔壁暗室观望的青木瞬间出现在穆妍面前。

    “给他疗伤。”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夫人是一开始就算好了一切吧?”虽然是疑问句,青木却用了肯定的语气。他在想,从穆妍决定一个人靠近独孤傲和秦筝开始,恐怕就算好了之后的每一步。

    假如穆妍和萧星寒一起进入地牢,独孤傲和秦筝必然会选择放弃他们的计划,因为没有任何胜算。穆妍自己进去,秦筝毫无疑问会选择对穆妍出手,试图劫持穆妍,一旦成功,他们便可逃出生天。

    穆妍并没有把秦筝的武功放在眼中,而手脚被束缚的独孤傲实力更是大打折扣。当穆妍打得他们两人毫无招架之力,首先从实力上已经击溃他们了,让他们知道他们无路可逃。

    然后穆妍刻意叫了秦筝的真名,果然引起了秦筝的注意,借此机会,穆妍让秦筝知道,她的朋友慕容恕和穆妍是一伙的,而慕容恕的性格秦筝是了解的,穆妍说慕容恕求她无论如何留秦筝一命,这本就是事实,而秦筝一定会相信。

    此时,穆妍叫来莫轻尘带秦筝离开,给秦筝的暗示是,她要除掉独孤傲了。

    在秦筝和独孤傲的关系之中,目前很明朗的一点是,秦筝在乎独孤傲,比独孤傲在乎她多得多。所以假如抓了秦筝威胁独孤傲,独孤傲未必会妥协,但独孤傲性命攸关的时刻,秦筝一定会妥协!

    穆妍的狠,让青木都叹为观止,假如他是秦筝,他也得崩溃。占据优势地位的穆妍,从身体到心理步步为营击溃了秦筝,让秦筝无从选择,只能低头。

    “新年见红,大吉大利。”穆妍声音平静地说着,转身出了地牢。独孤傲这样的人,放出去定然是祸害,因为他对殷氏一族的忠诚到了视死如归的地步。穆妍狠,是因为她一旦心软,对独孤傲宽容,就是对神兵门不负责任。易地而处,独孤傲一定会比穆妍更狠。

    听到穆妍的话,青木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赶紧开始给独孤傲疗伤了。穆妍平时的样子太具有迷惑性了,在这种时候,青木总会深刻认识到,如果说他家主子是阎王,那他家夫人就是修罗,天造地设的一对。

    莫轻尘把秦筝带出地牢之后,关进了他自己的院子里,把秦筝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

    莫轻尘绕着秦筝走了几圈,终于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了:“整天戴个面纱,你是长得有多美?”

    莫轻尘话音未落,已经伸手揭掉了秦筝脸上的面纱,然后微微愣了一下。秦筝五官非常出色,假如没有左脸上那道寸长的伤疤的话。那道狰狞的伤疤像是很久之前留下的,让她的脸一边看着像天使,一边像魔鬼……

    “丑八怪,怪不得要戴面纱!”莫轻尘把秦筝染血的面纱扔在地上,然后拎来一把椅子,在秦筝面前坐了下来,看着她说,“不想让你的情郎死的话,你可以开始说了。”

    秦筝垂着头,闭着眼睛,像是毫无知觉了一般。

    莫轻尘神色一冷:“说!否则我现在就去剁了独孤傲的一只手拿过来给你!”

    听到独孤傲的名字,秦筝缓缓地抬起头,声音虚弱地问:“你们想知道什么?”

    “你和独孤傲背后的那个家族,姓什么叫什么,住在哪里?”莫轻尘冷声问。

    “姓应,家主叫应濠,住在明月国,无双城。”秦筝喃喃地说。

    莫轻尘神色微动,竟然是应家?他听说过,应家是无双城之中的第二大家族,和慕容世家一样,也是商贾之家。应家生意做得不小,虽然远远不如慕容世家,但在明月国也是数得上号的。

    作为曾经明月国的丞相,莫轻尘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譬如应家和明月国皇室关系很密切,明月国掌管兵器铸造的兵部侍郎就姓应,是应濠的大儿子应杰。

    应家,应该就是神兵门的叛徒殷家,大隐隐于市,伪装得倒是很好。

    应家自认为是神兵门的正统,却不敢对明月国皇室表明这一点,想必他们也知道,一旦暴露,就会被皇权啃噬得骨头都不剩。所以他们在暗中寻找神兵令,只要找到神兵令,就可以坐实他们是神兵门正统,并且能够得到惊天的财富,即便是暗中招兵买马举旗造反说不定都够了。

    “应家什么人对独孤傲最重要?”莫轻尘看着秦筝问。

    秦筝沉默了片刻之后,喃喃地说:“应家大小姐,应沁。”

    “你喜欢独孤傲?”莫轻尘看着秦筝问。

    秦筝沉默不语,没有回答莫轻尘的问题,在莫轻尘看来,就是默认了。

    “丑丫头,别傻了。”莫轻尘站了起来,看着秦筝似笑非笑地说,“你喜欢独孤傲,可独孤傲愿意为之付出性命的那个人,是应沁,我说得对吗?”

    秦筝垂着头,仿佛没有听到莫轻尘的话。

    “谢谢你提供的信息,放心,我家主子说了会留你一命,不会食言的。”莫轻尘话落就出去了。

    秦筝猛然睁开眼睛,瞬间泪流满面,许久之后,喃喃地说了一句:“师兄,对不起,我不能看着你死……”

    这会儿才是后半夜,莫轻尘还没靠近主院,就听到了一阵激越的琴声。

    莫轻尘唇角微勾,站在主院外面听完了一首让人心潮澎湃的曲子,才抬脚进去了。

    “主子,那秦筝招了。”莫轻尘站在门口说。

    “小天儿进来吧。”

    莫轻尘推开门走进去,就看到穆妍坐在窗边,面前放着一张琴,而萧星寒正在旁边作画。

    “她怎么说?”穆妍看着莫轻尘问。

    “秦筝说,她和独孤傲背后的家族姓应,居住在明月国无双城,主子或许听说过无双城的应家。”莫轻尘看着穆妍说。

    穆妍微微点头:“我是听说过,只知道有这么个家族而已。”

    “应家家主名叫应濠,他的大儿子应杰是明月国掌管兵器铸造的兵部侍郎,应家和慕容家一样是商贾世家,生意做得不小。”莫轻尘对穆妍说。

    “隐藏得倒是很好。”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给慕容恕传个消息,让他盯着应家。”

    “是。”莫轻尘点头。

    “好了,你去休息吧。”穆妍对莫轻尘说。一个明面上的商贾之家,大隐隐于市,想要消失是不可能的。穆妍打算先让正在回无双城路上的慕容恕到了无双城之后就近盯着应家,再派剑龙卫过去看着,而穆妍和萧星寒正月里就要出发去明月国替厉啸南迎娶明心瑶了,届时可以亲自过去处理应家的事情。

    莫轻尘转身,走到门口,又回头问穆妍:“那个秦筝怎么办?”

    “找个地方关着,不要让她见到独孤傲。”穆妍对莫轻尘说。现在不能放了独孤傲和秦筝,不然会坏了她的事。

    莫轻尘离开之后,穆妍转头就看到萧星寒停笔了。她起身走过去,看着萧星寒刚刚画好的一幅画笑了起来:“萧寒寒,你的画功有进步。”刚刚穆妍抚琴,萧星寒在给她画像,画得非常传神。

    萧星寒净了手,从背后拥住了穆妍,声音低沉地说:“既然你没事,我们去睡觉,嗯?”

    穆妍唇角微勾,转身勾住了萧星寒的脖子:“如此良辰,怎可辜负?”

    萧星寒眼眸一暗,把穆妍打横抱起来,朝着床边走去……

    大年初一,穆妍悠悠醒转的时候已经是半晌了,她看着身上的暧昧痕迹,忍不住暗骂了一句:“禽兽!”萧星寒还真是没有辜负了好日子,精力旺盛地拉着穆妍折腾到天亮才罢休。

    “娘……”

    听到外面传来拓跋严的声音,穆妍坐了起来。穿戴整齐的萧星寒从外面进来了,神清气爽的样子让穆妍看到很想咬他一口。

    萧星寒在给穆妍穿衣服,穆妍问他:“小严来了,怎么没进来?”

    “他没来。”萧星寒很淡定地说。

    这会儿被萧星寒甩手扔出院子,被青木飞身接住的拓跋严绷着小脸说了一句:“老爹是个混蛋!”

    青木呵呵一笑:“小严,叔叔带你去玩儿。”

    “我不要!”拓跋严皱着小眉头说,“我要找娘!”

    “夫人还没醒呢,小严乖啊。”青木扛着拓跋严远离了萧星寒和穆妍的院子。

    等穆妍起身洗漱吃完早饭的时候,才见到拓跋严。

    “我今晚要和娘一起睡。”拓跋严抓着穆妍的手说。

    “不行。”萧星寒冷声说。

    “就要!”拓跋严小脸气鼓鼓地瞪着萧星寒。

    “好。”穆妍笑着抱住了拓跋严,觉得拓跋严现在的样子才可爱嘛,这才像个小孩子。

    当然了,拓跋严当晚睡着之后就被萧星寒“扔”出去了,等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又在穆妍的床上,他总感觉自己梦里似乎被一个混蛋给骗了……

    又过了两天,宫里定下了迎亲队伍出发的时间,就在正月十六,上元节过后。

    正月初五,穆妍带着拓跋严,一起暗中去了苏丞相府。

    “小言!”苏绮热情地抱住了拓跋严,“想不想姨母啊?”

    拓跋严试图挣脱苏绮在他脸上捏来捏去的“魔爪”,并没有成功,最后被苏绮拎着去后花园一起滑冰去了。

    “表哥。”穆妍在苏霁对面坐了下来。

    “小妍,收养拓跋良的儿子,是你的意思,还是萧星寒的意思?”苏霁看着穆妍微微一笑问道。他已经很确定,那个名叫萧言朗的孩子,一定是北漠国那位已经丧生沙暴的皇太孙。

    “表哥认为呢?”穆妍反问。

    “萧星寒和拓跋良有交情?”苏霁看着穆妍问。

    穆妍唇角微勾:“没错。”苏霁头脑的确很聪明,拓跋严出事的时候,穆妍还在出嫁路上,能从北漠国把拓跋严带回耒阳城的,只可能是萧星寒的人。

    “你们有什么打算?”苏霁问穆妍。

    “没有打算。”穆妍很淡定地说,“一个孩子而已,吃不了多少粮食,就养着呗。”

    苏霁笑了:“小妍,你倒是很豁达。”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不豁达一点,还怎么活?”穆妍似笑非笑地说,“表哥你说呢?”

    苏霁点头:“你说得对。”

    “表哥打算什么时候去萧家提亲?”穆妍问苏霁。

    苏霁唇角微勾:“明天。”

    “除夕在宫里,八公主刻意为难心儿,表哥应该知道是为什么。”穆妍看着苏霁说,“接下来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心儿如果受到了一点伤害,我家男人要砍你,我不会拦着,会给他递刀子。”

    “小妍果然是好狠的心。”苏霁在笑,笑意却不达眼底,“小妍放心,拓跋国新皇欲向天厉国求亲,此事现在知道的人并不多,我已经劝皇上应下,并且为皇上推荐了和亲拓跋国的人选。”

    穆妍啧啧感叹:“表哥你真不是人,竟然让那个娇滴滴的八公主嫁到北漠国去,人家对你的一腔痴情,可真是喂了狗。”

    “小妍,你明明很喜欢。”苏霁唇角微勾。

    “呵呵,我确实很喜欢。”穆妍笑了,“公主嘛,还不就是用来和亲的,作为一个和亲公主,我对八公主深表‘同情’。”

    “至于其他人,最好安分点,否则,我会让她们生不如死。”苏霁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表哥,真该让心儿亲眼看看你现在这副黑心的死样子。”穆妍看着苏霁似笑非笑地说,“看她还想不想嫁给你。”

    苏霁很淡定地说:“心儿喜欢我,当然想嫁给我,小妍你不要挑拨离间。”

    穆妍白了苏霁一眼:“表哥,我要真想挑拨离间,你这辈子就等着打光棍儿吧!”

    等穆妍和苏霁聊完,去了苏丞相府后花园,就看到苏绮和拓跋严两个人玩得不亦乐乎。拓跋严这会儿已经放开了,不时能够听到他的笑声。

    穆妍任由拓跋严和苏绮玩了半天,期间她去陪苏徵喝了几杯茶,在苏徵拉着她说要对弈的时候溜走了。

    第二天是正月初六,苏徵一大早带着苏霁和苏绮,祖孙三人一起去了萧家。

    萧心悦吃完早饭,正在看书的时候,突然听到丫鬟禀报说苏老丞相和苏丞相以及苏小姐都来了。

    萧心悦的手微微颤了一下,放下书站了起来。

    “小姐要去见客吗?换身新衣服吧,夫人年前为小姐准备的新衣,有两套还没穿过呢!”萧心悦的丫鬟提议到。

    “不用……”萧心悦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往门口走了两步,小脸纠结了一下,转身说,“还是换一身吧。”

    就在萧心悦换衣服的时候,那边萧源启和宁如烟已经招待苏家人落座喝茶了。

    “苏老亲自登门拜访,不知所为何事?”萧源启十分客气地问。他曾经不愿学医,萧烜就让他拜入了苏徵门下,受了不少教诲。只是萧源启这些年因为萧星寒的事情,也不敢和苏家走得太近,为了避免厉皇猜忌。十年了,这是苏徵第一次来萧家。

    “为我孙儿向令爱提亲。”苏徵抚摸着长长的胡子,笑呵呵地说,非常直接,一点儿都不委婉。

    萧源启差点把手边的茶杯给砸了,神色惊讶地和宁如烟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了端端正正地坐在苏徵身旁的苏霁,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为何?”

    苏绮乐了:“萧伯父,当然是因为我大哥爱慕小心儿呀!”

    “呵呵,阿绮说话直,源启你不要介意。”苏徵乐呵呵地说,“我这孙儿对令爱一见倾心,非令爱不娶,还请你们千万要成全啊!”

    萧源启嘴角抽了抽,苏徵还说苏绮说话直,苏徵自己说话也够直白的。

    “这个,苏丞相一表人才,我们家心儿,怕是高攀不起。”宁如烟觉得怪怪的,虽然她觉得自家女儿样样都好,但是苏霁是谁?他可是整个耒阳城的小姐,甚至包括宫里的金枝玉叶最想嫁的人,没有之一。宁如烟一想到萧心悦嫁给苏霁,会被很多小姐嫉恨,就觉得这门亲事不好,非常不好。

    “萧伯母,我大哥连武功都不会,哪算一表人才?是他高攀了心儿才是。”苏绮一脸认真地说。

    萧源启和宁如烟都有些尴尬了,因为这话他们没法接。其实经过之前的赐婚风波,萧源启和宁如烟最近一直在考虑给萧心悦找婆家的事情,暗中也考量了不少耒阳城里的公子,总觉得他们家宝贝女儿嫁人之后会受欺负,思来想去就是觉得都不好。

    “萧伯父,萧伯母,阿绮说得没错,是我高攀了。”苏霁露出标准的晚辈笑。

    “苏相可千万别这么说。”萧源启轻咳了两声说,“苏相的才华和能力,有目共睹。”

    “那萧伯父和萧伯母对我大哥还有什么不满意呢?”苏绮问。

    “这……”宁如烟怎么想都感觉怪怪的,“这件事,还是要问问心儿的意思……”

    “小心儿!”苏绮转头叫了一声,然后起身去把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来的萧心悦给拉了进来。

    萧心悦身上穿了一条粉嫩嫩的裙子,更衬得她面容娇美,乖巧可人。苏霁看了萧心悦一眼,萧心悦也正好偷偷在看苏霁,四目相对,苏霁笑了,萧心悦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

    苏徵呵呵一笑,意味深长。萧源启和宁如烟一看苏霁和萧心悦的样子,都愣住了,这明显是郎有情妾有意,可他们家宝贝女儿什么时候跟苏霁有来往的?

    “心儿,”宁如烟把萧心悦拉到了身边,看着萧心悦柔声问,“你告诉娘,你想嫁给苏丞相吗?”

    萧心悦看了一眼苏霁,苏霁正在对她笑,她脸色红红地说了一个字:“想。”

    萧源启却突然皱了眉:“苏相,你跟小女不会是……”私相授受几个字,萧源启说不出来。

    苏霁神色认真地说:“萧伯父放心,晚辈心慕萧小姐,但从未做过越矩之事。”

    “你的荷包?”宁如烟突然看到了苏霁腰间的荷包,神色微微变了变。那个荷包,宁如烟认得,当时她问起,萧心悦说是做给苏绮的。

    苏霁神色如常地说:“这个荷包,是晚辈从阿绮那里借的。”

    “为何?”宁如烟问。她不讨厌苏霁,但是她可不能让她女儿被人欺负了。

    “为了向皇上证明,萧小姐不适合当太子侧妃。”苏霁意味深长地说。

    萧源启和宁如烟的神色这下真的变了。当初的赐婚风波,如今想起来还有些后怕,而萧源启在朝为官,其实后来暗中打听过,打听到的,只有在赐婚当天夜里,苏霁被厉皇责罚,在御书房外面跪了一整晚,原因没有人知道。而第二天,赐婚圣旨就被厉皇收回去了。

    苏霁并没有多说,他相信萧源启和宁如烟明白他在说什么。

    萧源启沉默了片刻,看着萧心悦神色严肃地问:“心儿,你可是真的愿意嫁给苏相?”

    萧心悦点头:“是的,我喜欢苏丞相大人。”

    萧源启微微叹了一口气:“既如此,我们似乎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了。”

    萧源启知道,是苏霁求了厉皇,让萧心悦摆脱了嫁入太子府的命运。而原本绝无可能收回的圣旨,如今已经收回去了,那么不管苏霁对厉皇说了什么,都一定要兑现,所以,萧心悦没得选,只能嫁给苏霁。

    客观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前提是苏霁真心娶萧心悦,而萧心悦真心喜欢苏霁。目前看来,事实就是如此。

    以萧源启对苏霁的了解,他很清楚,假如不是苏霁真的看上了萧心悦,他是不可能为了其他任何人任何事情委屈自己娶一个不喜欢的女子为妻的。

    “那就这么定了。”苏徵乐呵呵地说,“源启你放心,该有的礼数一样都不会少,苏家绝对不会亏待了心儿的。”

    “谢谢爷爷。”萧心悦看着苏徵乖巧地说。

    萧源启和宁如烟听到萧心悦这么自然地管苏徵叫爷爷,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女大不中留啊……

    “对了,这件事,妍儿知道吗?”宁如烟问苏绮。

    “当然了。”苏绮笑着说,“萧伯母放心吧,有小表妹在,我大哥哪里敢欺负小心儿?小表妹可是说了,假如我大哥让小心儿受一点委屈,她就砍了我大哥。”

    “嫂嫂真的这么说吗?”萧心悦眼睛亮晶晶地问,在得到苏绮肯定的回答之后,她高兴地说,“那就太好了,以后苏丞相大人再敢欺负我,我就告诉嫂嫂去!”

    宁如烟愣了一下,再敢?什么意思?苏霁以前欺负过她家女儿?她家女儿不敢说?

    看到萧源启和宁如烟又变了的脸色,苏霁神色有些尴尬地说:“萧伯父,萧伯母,萧小姐只是说笑,没有别的意思。萧小姐,是这样吗?”

    对上苏霁的目光,萧心悦才意识到她刚刚一时有点小得意,好像说错话了,赶紧开口说:“爹,娘,苏丞相大人没有欺负过我,你们不要误会。”

    “呵呵,”苏徵笑着说,“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年轻人去处理吧,这桩亲事就这么定了。源启啊,以后咱们就是亲家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阿霁。”

    “苏老客气了。”萧源启只能陪着笑说了这么一句。

    苏家人离开之后,宁如烟拉着萧心悦的手神色严肃地问:“那苏霁是不是欺负你了?不要怕,告诉娘。”

    萧心悦眨了眨眼睛说:“没有啊。”

    “真没有?”宁如烟不太相信。

    萧心悦微微红了脸说:“真的没有。”那天苏丞相大人非要拉她的手,应该不算吧?他们都要成亲了。

    宁如烟敲了一下萧心悦的额头:“你这丫头,真是大了。”

    第二天,苏霁入宫面圣,出宫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突然有个宫女拦住了苏霁的路:“苏丞相,我家公主有请。”

    苏霁面色一沉:“滚开!”

    “苏丞相放心,公主安排好了一切,她就在前面的亭子里,不会被人发现的。”宫女垂眸说。

    “本相再说一次,滚开!”苏霁声音幽寒地说。

    “苏丞相,我家公主只是有几句话想跟苏丞相说,如果苏丞相这个面子都不给的话,未免太无情了。”宫女低着头说。

    苏霁看着那个宫女,突然笑了:“好,前面带路。”

    苏霁跟着宫女走了一段,进了皇宫中的一个小花园,花园的亭子里面,坐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

    “苏丞相请。”宫女并没有进去。

    苏霁抬脚进了亭子,神色淡淡地看着面前的厉筱柔问:“八公主找在下,有何贵干?”

    “苏霁,今天父皇说,要让我和亲。”厉筱柔的神色出奇得平静。

    “恭喜八公主。”苏霁的声音毫无感情。

    “是你做的对不对?”厉筱柔看着苏霁问。

    苏霁神色淡淡地说:“我做了很多事,八公主指的哪件?”

    “是你!是你让父皇选了我去和亲!”厉筱柔猛然站了起来,看着苏霁的眼神满是伤痛。

    “是,又如何?”苏霁看着厉筱柔说。

    厉筱柔对上苏霁冷漠的眼眸,苦笑连连,忍不住后退了两步,扶着柱子站定,声音凄凄地说:“苏霁,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知道,你喜欢萧心悦,就因为我除夕之夜为难她,你就要置我于死地?你真是好狠的心!”

    苏霁神色冷漠地说:“八公主言重了,和亲乃大喜之事,如果八公主不想嫁,要以死明志,在下无话可说。至于除夕夜宴上面的事情,八公主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提前让人准备的木剑,上面抹了媚毒,一旦萧心悦碰了,她会有什么下场,八公主心里最清楚!”

    厉筱柔神色一僵,显然没想到除夕夜宴上面她那个被打断的计划,苏霁事后竟然调查得一清二楚。

    苏霁看着厉筱柔,突然笑了,笑得妖孽无双:“八公主,你爱慕本相,本相早就知道,但你的痴心,在本相心中一文不值。不要再用那种眼神看着本相,本相只想作呕。你听好了,你现在之所以还活着,不过是因为本相即将娶妻,心情很好不想开了杀戒。你如果不想和亲,真有胆量以死明志,那本相佩服。否则的话,你最好认命,安分地当个和亲公主,远嫁北漠国。”

    “苏霁……我错了……”这是苏霁第一次对厉筱柔笑,她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脸色煞白地看着苏霁说,“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你放我一条生路……我不想去和亲……求求你放过我……”

    厉筱柔没有靠山,能在宫里平安长大,还傍上了齐皇后,自然也不是真的傻。她只是之前太过迷恋苏霁,总以为自己早晚可以当上丞相夫人,在苏霁对所有女人都很冷漠的时候,她可以耐心守候,可当她突然发现苏霁有了心上人,嫉妒的火几乎将她吞噬,才让她在除夕夜宴做出了那样冲动的事情来。

    厉筱柔本以为除夕夜宴上面被萧王妃打断,她没有得手,那件事便没有人知道了,却没想到苏霁事后查得一清二楚!

    厉筱柔真的怕了,她不想和亲,她在宫里处处逢迎,步步小心,为的就是将来能嫁个好人家,可和亲对她来说,就是死路一条。她也不傻,她知道天厉国和东阳国是盟友,而北漠国和天厉国是敌人,将来一旦开战,她这个和亲公主,根本没有活路!而且北漠国路途遥远,土地贫瘠,她一旦嫁过去,这辈子都回不了耒阳城,也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死活!

    厉筱柔泪流满面,看着苏霁苦苦哀求,求苏霁高抬贵手放她一马,她知道苏霁做得到。

    苏霁却声音残忍地看着厉筱柔说:“八公主,北漠国风沙大,以后有你流泪的时候,现在,先省省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