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16.可怕的苏丞相大人

时间:2018-02-16作者:三木游游

    入夜时分,厉啸天正在齐皇后宫中用晚膳,突然听到禀报说苏丞相有要事求见。这会儿苏霁就在宫门外等着,必须厉啸天点头,他才能进去。

    “请苏相去御书房候着吧。”厉啸天神色淡淡地说。苏霁是他最信重的臣子,没有之一,苏霁做事向来极有分寸,厉啸天觉得他应该真的有很要紧的事情。

    苏霁进了宫,在御书房外面的寒风之中站了一刻钟的时间,厉啸天过来了。

    “微臣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苏霁跪地行礼。

    “平身。”厉啸天说着进了御书房,苏霁起身跟了进去。

    “苏爱卿这么晚进宫,所为何事?”厉啸天看着苏霁问。

    “回皇上的话,微臣是为了自己的私事,要请皇上做主。”苏霁垂眸说。

    厉啸天笑了:“怎么?苏爱卿是看上了哪家小姐,要请朕下旨赐婚?也不用这么心急吧?”

    “微臣原本不心急,差点酿成大错。”苏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

    厉啸天眼眸微眯:“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微臣与萧小姐两情相悦,已经私定终身,原本微臣准备过了年遣媒上萧家提亲,可是没想到……”苏霁垂眸说。

    “没想到朕会给太子和萧家小姐赐婚?”厉啸天眼眸微沉,“苏爱卿,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微臣斗胆,”苏霁垂眸说,“恳请皇上收回成命。”

    “苏霁,你现在立刻回去,朕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不该成为你的困扰。”厉啸天看着苏霁面色沉沉地说。

    “皇上,”苏霁再次跪了下来,“微臣心慕萧小姐,这辈子非她不娶,求皇上成全!”

    “苏霁!朕惜才,所以对你宽容,但这是有限度的!”厉啸天看着苏霁冷声说,“你现在是在跟朕的太子抢女人,朕已经颁下了圣旨,无可更改!”

    “求皇上收回成命!”苏霁垂着头跪在地上,脊背挺直。

    厉啸天目光冷厉地看着苏霁:“苏霁,朕本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有冲动不理智的时候。”

    苏霁沉声说:“微臣是人,儿女情长,不能免俗。”

    “你说你与萧小姐两情相悦,可有证据?”厉啸天看着苏霁冷声问,“还是说什么人求了你,让你帮助萧家摆脱这桩亲事?”

    厉啸天后半句话,显然另有深意。对他来说,萧心悦嫁给谁其实都不重要,他只是觉得太过巧合了,苏霁突然变得如此冲动,让他觉得很反常。

    “皇上,这是萧小姐送给微臣的荷包。”苏霁摘下腰间的荷包,双手高举,让厉啸天看得清清楚楚。

    厉啸天眼眸微眯。这荷包是不是萧心悦亲手做的,是萧心悦什么时候做的,很容易查证,所以苏霁不会说谎,也不敢说谎。而这个被苏霁戴在身上的荷包表明,他和萧心悦,已经有了私相授受的行为,甚至暗中有了肌肤之亲也说不定……

    “苏霁,以你的性格,如果你真看上了萧家小姐,早就向萧家提亲了。”厉啸天依旧觉得有些不对劲。

    苏霁沉声说:“皇上明鉴,微臣和萧小姐的来往,也不过月余,多是通过家妹传信。因萧老神医忌日刚过,微臣打算等过了年再去提亲,以免冒犯先人。”

    厉啸天目光幽深地看着苏霁,萧烜的忌日的确才过去没多久,而厉啸天之前听齐皇后提过,那位萧小姐最是规矩守礼,一向足不出户,只是最近这段时间,突然和苏霁的妹妹苏绮走得很近,并且时常去苏丞相府做客……

    如此说来,苏霁的话并没有任何破绽。而厉啸天会给萧心悦赐婚,并不是他的意思,而是齐皇后的意思,因为齐皇后说厉宸风缺一位侧妃,她在耒阳城中的待嫁小姐里面精心选了一位才貌性格都很合适的,就是萧心悦。

    苏霁口口声声说他已经和萧心悦私定终身,甚至说非萧心悦不娶,首先萧心悦已经不再适合嫁进太子府了,因为她并没有那么规矩守礼,甚至可能已经没了清白。

    那么,要不要成全苏霁,便是厉啸天现在唯一要考虑的问题了。他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苏霁冷声说:“假如朕的旨意也能轻易收回的话,哪有威信可言?”

    “微臣仅此心愿,求皇上成全。”苏霁依旧跪在地上,坚持不肯起来。

    “哼!”厉啸天冷声说,“要跪就去外面跪着!”

    “是。”苏霁起身,走到御书房外面,跪在了冰冷的青石板上,冷风吹得脸生疼,他清瘦的脊背依旧挺直如松。

    御书房的灯熄了,厉啸天去了齐皇后那里安歇,而苏霁一个人静静地跪在御书房外面,很快就感觉膝盖开始疼了,后来变得麻木,他始终没有动。

    天色微亮,厉啸天醒来,问了一句:“苏霁呢?”

    “回皇上的话,苏相还在御书房外头跪着呢,一整夜了都没动。”太监的声音。

    齐皇后眼眸微闪:“皇上,苏相是犯了什么错吗?”昨夜厉啸天再过来的时候,神色如常,并没有提起苏霁。

    厉啸天看了齐皇后一眼:“皇后,再为太子另选侧妃吧,萧家小姐不适合。”

    齐皇后愣在了那里:“这……”

    “此事休要再提!”厉啸天说着下了床,“来人!”

    萧府。

    萧源启和宁如烟一整夜辗转反侧没有合眼,萧心悦早上醒来的时候,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只觉得好委屈好伤心。

    萧心悦吃早饭的时候一点胃口都没有,她的一个丫鬟再次冲了进来,说宫里又来人了。

    这次并没有新的圣旨,昨日来传旨的老太监传了厉啸天的口谕,厉啸天收回了昨日的赐婚圣旨。

    萧家人都懵了,萧心悦红肿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这些全都落入了那个老太监的眼中。

    “萧大人,接下来如果有不好的消息传出去,影响的可是萧小姐的清誉。”老太监意有所指地看着萧源启说。

    萧源启垂眸:“请公公放心,萧家从未收到过赐婚圣旨。”

    “那就好。”老太监把宁如烟递过来的银票塞进了袖子里,把昨天那道圣旨装进了一个盒子里,带着人走了。

    萧源启扫视了一圈,神色严厉地说:“你们都管好自己的嘴,不要出去乱说话,这非但关系到心儿的清誉,还关系到皇上的威信!”

    “大哥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乱说的。”萧源凌附和道。

    “都回去吧。”萧源启说。

    其他人都散了,宁如烟让她身边的老嬷嬷去把知情的下人都叫过去,挨个敲打告诫一番。

    “爹,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萧心悦一头雾水。她伤心了一个晚上,还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谁知道一大早圣旨竟然被收回去了!这样的事情太意外了,因为皇帝都是金口玉言,更别提已经写下来的圣旨了,哪里是想改就能改的?

    萧源启微微摇头:“暂且不管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总之这个结果是我们想要的,此事不要再多言。”

    苏丞相府。

    苏霁是在天刚亮的时候被宫里的侍卫抬着送回来的,没晕,腿快废了,人快冻傻了……

    苏绮还以为苏霁是被厉啸天召见,商议了一整晚的政事,所以没有回来。当她看到苏霁脸色发青嘴唇发紫的样子的时候,都被吓到了,赶紧让人给他熬姜汤驱寒,又请了大夫过来看他的腿。

    大夫开了药就走了,苏绮皱眉看着苏霁问:“大哥,你这是在宫里跪了一晚上?为什么啊?”苏霁并非习武之人,在寒风中跪一整晚腿没残就不错了,大夫说接下来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不能乱动。

    “你去萧府,把萧心悦给我找过来。”苏霁看着苏绮说。

    苏绮愣了一下:“找小心儿?这到底是怎么了?”

    “快去!”苏霁看着苏绮不容置疑地说。

    “好吧好吧!”苏绮无奈地说,“我马上去,你等着,别乱动啊!”

    苏绮出府,骑马狂奔到了萧府,见到萧心悦的时候又愣住了:“小心儿,谁把你弄哭了?”

    “没事,我没事。”萧心悦说着笑了起来,她昨晚确实很伤心,现在是真的很开心了。

    “既然没事,跟我走一趟吧。”苏绮说着,伸手揽住了萧心悦的肩膀,带着她往外走。

    “苏姐姐要带我去哪里啊?”萧心悦好奇地问。

    “去我家,有个人要见你。”苏绮说着,带着萧心悦大步往外走。

    “谁要见我?难道是嫂嫂在苏姐姐家里吗?我正想见嫂嫂呢!”萧心悦高兴地说。

    苏绮轻咳了两声:“等到了你就知道了。”不是你嫂嫂,是我那个突然抽风的大哥,先不说,等会儿给你一个惊喜吧!

    苏绮又骑着马带着萧心悦,一路狂奔回了苏丞相府。路上萧心悦还非要苏绮答应教她骑马,苏绮表示,这个没问题,你先把我哥的抽风治好再说。

    苏绮拉着萧心悦一路走到了苏霁的院子外面,萧心悦还在问她家嫂嫂是不是在里面。

    苏绮一脚踹开苏霁的房门,把萧心悦往里面一推,然后从外面把门给关上了,冲着里面说了一句:“你们好好聊啊!”她觉得很有戏……

    萧心悦一脸懵懂地站在苏霁的房间里,呆呆地看着躺在床上的苏霁,愣愣地问了一句:“苏丞相大人,你有病啊?可我不是大夫,我帮你找个大夫。”

    萧心悦话落转身就要出去,苏霁眼眸微眯:“站住。”

    萧心悦脚步一顿,转身低着头,一副怕怕的样子:“苏丞相大人,我是在背地里说过你的坏话,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一定改。”

    “过来。”苏霁看着萧心悦说。

    萧心悦闻言却后退了一步,后背都贴到了门上:“苏丞相大人,你不会是想打我吧?作为一个男人,你不可以这么小气的。”

    苏霁眼底闪过一丝绝望:“立刻,马上,给我过来!”

    “哦。”萧心悦下意识地一路小跑到了床边,看了苏霁一眼,又默默地后退了两步,低着头,一副犯错小孩的样子。

    “问你一个问题。”苏霁看着萧心悦说。

    “苏丞相大人您说。”萧心悦一副我很乖你千万别找我麻烦的样子。

    “嫁给太子,还是嫁给我,选一个。”苏霁看着萧心悦目光幽深地说。

    萧心悦看着苏霁,眨了眨眼睛说:“我选择不嫁。”

    “萧心儿!”苏霁恼了。

    萧心悦缩了缩脖子:“苏丞相大人莫不是伤到了脑子吧?为什么要问我那么奇怪的问题?我不会嫁给太子的,因为圣旨已经收回去了呀……”

    萧心悦猛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闭嘴了,因为她不该再提那道赐婚圣旨的。

    “你知道圣旨为何会收回去吗?”苏霁看着萧心悦问。

    萧心悦摇头:“不知道。”

    “因为我求了皇上。”苏霁说。

    萧心悦看着苏霁眼睛一亮:“苏丞相大人怎么知道我不想嫁给太子?你真是个好人,我会报答你的!”

    “以身相许吧。”苏霁看着萧心悦唇角微勾。

    萧心悦又后退了两步:“那不行!”

    苏霁似笑非笑地说:“你没得选了,因为我跟皇上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不能嫁给太子,皇上才收回成命的。”

    萧心悦猛然瞪大眼睛看着苏霁,小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瞪着苏霁说不出话来,过了老半天说了一句:“你怎么可以这样?”

    苏霁很淡定地说:“萧心儿小姐,本相有必要跟你好好解释一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圣旨,原本是绝无可能收回去的,你是阿绮的朋友,小妍的妹妹,本相看你可怜,不想看你嫁进太子府跟一群女人争风吃醋,所以冒着被砍头的风险,连夜入宫求皇上收回成命。”

    “皇上当然不肯,还大发雷霆要治本相的罪,说本相目无尊上。本相无奈,只能牺牲自己的清誉,对皇上说你是我的人了。皇上觉得你不能再当太子侧妃,说要治你死罪,本相只好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对皇上说我非你不娶。”

    “在本相苦苦哀求之下,皇上被本相的诚心感动了,但是依然很生气,罚本相在御书房外面冰凉的石板上面吹着寒风跪了一整夜。本相的这两条腿大概是要废了,可你竟然一点儿都不领情?萧心儿,你还有良心吗?”

    萧心悦愣愣地看着苏霁:“苏丞相大人,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苏霁微微点头:“所以,你必须,也只能嫁给我,否则皇上就会知道我是骗他的,到时候咱们两家人都要死,懂了没?”

    萧心悦懵懵地点头:“我懂了。”

    苏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我要喝水。”

    “哦。”萧心悦马上倒了一杯温水,送到了床边。

    “我的手冻僵了,现在不能动。”苏霁暗示意味十足地说。

    萧心悦小心地端着茶杯说:“那我喂你喝吧。”

    萧心悦俯身靠近了苏霁,把茶杯送到了苏霁嘴边,苏霁喝了一口就说:“我又不渴了。”

    萧心悦把茶杯放回桌上,小脸纠结又愧疚地看着苏霁:“苏丞相大人,我把你害成这样,你还不得不娶我,你心里肯定很难过吧?”

    苏霁轻咳了两声:“事已至此,以后你听话一点,乖一点,不要惹我生气,知道吗?”

    “哦。”萧心悦乖巧地点头。

    “过来,坐这里。”苏霁看了一眼床边。

    萧心悦又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苏丞相大人,这样不好吧?”

    苏霁眸光一黯:“想来你刚刚说会听话都是骗我的,你走吧。”

    萧心悦跑过去在床边坐下,一脸乖巧地看着苏霁说:“我不是骗你的,我会听话的。”

    苏霁伸手揉了揉萧心悦的脑袋:“这样就对了。”

    本来趴在门口听墙角的苏绮因为身体惯性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苏霁和萧心悦郎情妾意地坐在一起,苏霁还抚摸着萧心悦的头发,萧心悦乖巧可人地对着苏霁笑的样子。

    苏绮神色惊奇地说:“你们俩?”这发展过程是不是太离奇了点儿?昨天萧心悦还再次对苏绮说她以后一定要离苏霁远一点儿,苏霁还一副对萧心悦做的荷包不感兴趣的样子,今天,就看对眼儿了?

    萧心悦脸色红红地站了起来:“苏姐姐,不是那样的……他……我……我们……”

    “哎呀呀,不用解释,什么都不用解释,我懂,我都懂。”苏绮嘿嘿一笑,“心儿嫂嫂,以后不要叫我姐姐了,我叫你姐姐,哈哈!”

    苏绮贼兮兮地笑着又出去了,从外面把门关上,还来了句:“我守门,你们随意,随意啊!”

    皇宫里面。

    厉啸天听去萧家传口谕的老太监禀报说萧心悦哭过,听到圣旨收回的时候立刻高兴了起来。然后厉啸天派去监视萧府和苏府的人也回来了,说苏霁刚回到丞相府,苏绮就骑马去了萧家,把萧心悦接到了丞相府,而且萧心悦直接进了苏霁的房间,一直没出去,房间里就只有苏霁和萧心悦两个人。

    并且厉啸天派去调查的人很确定地对厉啸天说,从昨日下旨直到今天,萧府没有任何人跟萧王府有联系,萧王府里的人始终没有出过门。荷包的事情也调查清楚了,是萧心悦前几日做的,昨日赐婚之前就给了苏绮,然后才到了苏霁的手中。

    厉啸天冷哼了一声:“果然,苏霁和萧星寒一样,在女人这方面也就是个俗人!”

    如此,厉啸天彻底相信,苏霁昨晚没有骗他,他和萧心悦早已经暗中勾搭在一起了。

    厉啸天之所以最后选择成全苏霁,原因是太子侧妃换人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那个位置本就是负责给太子生儿育女的,并不是非萧心悦不可,而苏霁这个丞相却是无可替代的。

    厉啸天在他已经决定成全苏霁的时候,却又罚苏霁跪了一整夜,此为恩威并施之举,意在让苏霁明白,他是臣子,就该守着为人臣子的本分。

    而厉啸天的所有心思,都在苏霁的算计之内。他选择进宫去求厉啸天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要对厉啸天说什么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他一开始就很确定,厉啸天最终会成全他的,但受点罪也是难免的。

    苏丞相府。

    在苏绮送了一碗药进来又马上出去之后,萧心悦端着药小心翼翼地喂苏霁喝了。苏霁只是腿伤了,手没事,萧心悦傻乎乎地以为苏霁已经瘫了……

    “你在想什么?”苏霁看着萧心悦又开始纠结的小脸。

    “我在想,我嫁给苏丞相大人,会比嫁给太子好吗?”萧心悦满是不确定地说。

    苏霁脸色一沉:“看来我的好心对你来说一文不值!还是说我在你的心里一无是处?”

    “不,不是的。”萧心悦赶紧对苏霁解释,“虽然苏丞相大人你……但是你现在没有女人,这一点还是比太子殿下好的,就是不知道……”

    “把话说完整。”苏霁看着萧心悦说。

    萧心悦鼓起勇气,看着苏霁神色认真地说:“苏丞相大人你心很黑嘴很毒,我亲眼见识过的,你现在没有女人,不代表以后也没有,等你三妻四妾的时候,跟太子殿下也没什么差别。”

    苏霁唇角微勾:“你不想让我有别的女人?”

    “我当然……没有权利要求你,可是我……”萧心悦皱巴着小脸说,“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我们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

    苏霁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你乖一点,我会喜欢你的。”

    萧心悦愣愣地看着苏霁:“可是我……”

    “我长得不好看?”苏霁看着萧心悦问。

    “好看,但是不如我哥哥。”萧心悦点头。

    “我知道,你觉得我脑子还不如你嫂嫂。”苏霁没好气地看着萧心悦说。

    “这是事实嘛……”萧心悦弱弱地说。

    “萧心儿!”苏霁怒了。

    “你脾气也好坏……”萧心悦怕怕地缩了一下脖子。

    苏霁扶额:“听好了,你只能嫁给我,你必须喜欢我。”

    “这种事……”萧心悦觉得好纠结,其实主要是太突然了,今天见到苏霁,她最大的感觉是,好不容易跳出了一个火坑,又被拉进了另外一个,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被苏霁唬得一愣一愣的。

    “记得,要听话……”苏霁意味深长地说。

    萧心悦一脸委屈地说:“好。”

    “这件事的细节,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为了你好。”苏霁看着萧心悦说,“等过了年,我就派人上门提亲,一切都按规矩来,懂了吗?”

    “嗯,懂了,我不会跟别人说的。”萧心悦点头。

    “等我派人去提亲,你爹娘问你意愿的时候,你知道该怎么说吧?”苏霁看着萧心悦问。

    “我知道,我就说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萧心悦很乖巧地说。

    “嗯,很好。”苏霁点头,“我饿了,听说你会做饭,我想吃瘦肉粥。”

    “还没成亲就欺负我……”萧心悦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感觉自己未来的日子一片灰暗。

    苏霁看着萧心悦的背影,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心中默默地说,欺负的就是你……

    当苏绮看到萧心悦给苏霁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瘦肉粥,还吹凉了喂苏霁喝的时候,不由感叹,她家哥哥太不是人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不给人家姑娘反应的时间,分分钟拿下,然后开始变着花样欺负着玩儿……

    萧心悦回到萧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回想她和苏霁相处的大半天,她只有一个感觉,苏丞相大人真的好可怕啊……

    萧王府。

    苏绮因为不放心苏霁的腿,怕落了什么毛病,第二天还是来了萧王府找穆妍。

    苏绮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正牵着拓跋严的小手,在后花园的冰湖上面滑冰。

    是真的在滑冰。穆妍前两天没事画了冰刀的图纸,苍松老头还真给做出来了,直接可以固定在鞋底,非常方便好用。这会儿穆妍在冰湖上面旋转腾跃翩翩起舞,裙裾飞扬的样子简直美极了。而拓跋严刚开始有些不得要领,被穆妍带着玩了几圈之后,就彻底放开了,松开穆妍的手,一个人滑的非常溜。

    “小表妹,那是什么东西?我也要玩儿!”苏绮兴致勃勃地盯着穆妍鞋底的冰刀,觉得这东西玩着好帅啊!

    穆妍一脚腾空,快速旋转着靠近了苏绮,在苏绮身旁身姿优美地停了下来,白里透红的小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好啊,给你玩儿。”

    苏绮完全忘了正事,把穆妍的冰刀固定在自己鞋底,就冲到了冰湖上面,然后一下子就摔倒了。

    拓跋严飞快地滑到了苏绮身旁,对着苏绮伸出了小手。

    苏绮看到拓跋严的小脸微微愣了一下,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传说中萧星寒的私生子,看起来倒真的像萧星寒的儿子。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苏绮拉着拓跋严的小手站了起来,低头看着拓跋严问。

    拓跋严看着苏绮,嘴唇动了动,说了一句话:“我叫……萧言朗。”

    穆妍飞身而来,抱住了拓跋严,神色惊喜地说:“小严,你说话了?”拓跋严自从来到萧王府之后,就一直不肯说话,穆妍也没逼他。今天带他过来玩儿,也是想让他释放一下自己的天性,看来效果还是很好的。

    苏绮神色莫名:“小言?你们俩的名字是一样的。”

    拓跋严松开穆妍的手,又一个人冲出去玩儿了。穆妍看着那个在冰面上快速奔跑的孩子,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她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小表妹,他到底是什么人啊?”苏绮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我和萧星寒收养的一个孩子,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穆妍笑了起来,“表姐,要不要我教你?”

    “要的要的,你快教教我这东西要怎么玩儿?我怎么感觉站不稳呢?”苏绮也没有再追问拓跋严的事情,拉着穆妍让穆妍教她滑冰,完全忘了她来找穆妍是为了苏霁的腿。

    对于从小性子就很野的苏绮来说,只要掌握了要领,接下来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因为她胆子很大,根本不怕。

    最后变成了兴味盎然的苏绮和一直不知疲倦的拓跋严一起在玩儿,穆妍进了冰湖中央的亭子,萧星寒就在里面坐着。

    “小严说话了。”穆妍对萧星寒说。拓跋严开口了,而且自称萧言朗,说明他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是知道一些的。

    “嗯。”萧星寒握住穆妍微凉的小手放进了自己怀里捂着,看着穆妍说了一句,“你最好看。”

    穆妍唇角微勾,萧星寒说的应该是她刚刚在冰上跳的舞,她就是专门给萧星寒看的。这会儿苏绮的动作很帅气,跟穆妍是完全不同的风格,穆妍觉得她和苏绮都能来一支“男女”双人舞了。

    “哎,你那么卖力,我会不会很快就怀孕了?”穆妍突然问萧星寒。

    萧星寒摇头:“不会,你还小,过两年再说。”

    穆妍愣了一下:“你有在避孕?”

    萧星寒微微点头:“嗯。”

    穆妍的手在萧星寒怀中,隔着衣服拧了一下他的胸口:“你还知道我小啊!”

    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了一眼穆妍胸前:“很快就长大了。”

    穆妍无语望天,这个话题聊得有点扯了,不过她也并不想这么早生孩子,还想好好玩儿呢,如此正好。

    那边苏绮玩了半天,在穆妍开口叫她过去喝茶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伸手搂着拓跋严的小肩膀说:“我是你姨母,叫一声听听!”

    拓跋严俯身挣脱了苏绮的手,朝着穆妍跑了过去。苏绮表示,她这么帅,小孩子应该很喜欢她才对啊!

    苏绮进亭子里的时候,萧星寒已经走了。她坐下喝了杯热茶,笑着对穆妍说:“小表妹,这玩意儿玩着真有意思,送我了啊。”

    “好。”穆妍微微点头。

    “差点忘了,我找你有事!”苏绮终于想起正事来了,“我大哥腿伤了,我想请你去给他看看。”

    穆妍神色微变:“谁伤了表哥?”

    “他被皇上责罚,在宫里跪了一整夜,回来都快冻傻了。”苏绮对穆妍说,“我问他原因他也不告诉我。”

    “这样啊。”穆妍若有所思。苏霁被厉啸天罚跪?怎么感觉有点不太正常呢。

    “还有啊,我哥跟小心儿,他们俩,嘿嘿。”苏绮对着穆妍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地说。

    穆妍愣了一下:“真的假的?”是不是太突然了?苏霁看着一副要禁欲到地老天荒的死样子,怎么就开窍了?

    “当然是真的了,我怀疑我哥肯定是连哄带骗,说不定还恐吓小心儿,小心儿在他面前特别乖,很怕他的样子。”苏绮对穆妍说。

    穆妍嘴角微抽:“这就是表哥能干出来的事情。”

    客观来说,苏霁看上萧心悦,以他的能耐,必然可以做到让萧心悦不仅嫁给他,还喜欢上他,只要他想。萧心悦在苏霁这个腹黑狐狸面前,根本就是个傻乎乎的小白兔,只能任苏霁摆布。

    不过这是件好事,萧心悦总要嫁人的,嫁给别人穆妍未必放心,嫁给苏霁就没这个顾虑了。萧心悦那么乖巧可人,苏霁一定会疼她宠她的。

    “赶紧的,你跟我走一趟吧。”苏绮对穆妍说。

    穆妍微微点头:“好。”话落看向了安静地坐在一旁的拓跋严说,“小严,我要出去一趟,你去跟你老爹说一声,我很快就回来了。”

    拓跋严皱了皱小眉头,没有说话,起身默默地离开了,手里还提着那双冰刀。

    苏绮是悄悄来的,走的时候两人也避开了其他人的视线,悄悄离开萧王府,去了苏丞相府。

    萧星寒正在书房看书,门开了,他抬头就看到拓跋严站在门口。

    萧星寒没有说话,拓跋严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默了一会儿之后,萧星寒开口了:“过来。”声音相当冷漠。

    拓跋严低着头默默地走了进去,站在萧星寒对面,依旧不说话。

    “说。”萧星寒看着拓跋严冷声说。

    拓跋严低着头,小声说:“她出去了。”

    “她是谁?”萧星寒冷声问。

    拓跋严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有些艰难地说了一个字:“娘。”

    “我是谁?”萧星寒看着拓跋严冷声问。

    “老爹。”拓跋严小声说。

    “你是男人吗?说话大声点儿!”萧星寒的声音非常严厉。

    拓跋严猛然抬头,冲着萧星寒大叫了一声:“老爹!”

    “把老字去了!”萧星寒冷冷地说。

    “不!”拓跋严小脸倔强地表示了拒绝。

    “告诉我,你和你爹,回国途中,发生了什么事?”萧星寒看着拓跋严问。

    “不!”拓跋严再次拒绝回答萧星寒的问题。

    “很好,出去吧。”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

    拓跋严又看了他一眼,然后挺直小身板儿,转身出去了。走到门口,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指上面的那枚小鹰戒指,小拳头微微握了起来。

    苏丞相府。

    穆妍见到苏霁的时候,苏霁正靠坐在床上看书,房间里面有一股很淡的寒梅香。

    “小妍来了。”苏霁看到穆妍微微一笑,显然心情还不错。

    苏绮掀了苏霁的被子,让穆妍给他看看腿。

    穆妍伸手,在苏霁的膝关节上面狠狠地按了一下,苏霁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着牙才没有痛呼出声。

    “有感觉,不会残,来几针就没事了。”穆妍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布包,在苏霁和苏绮面前展开。里面放着一套金针,赫然就是当初穆妍通过弹琴胜了明心瑶,从明腾那里为萧星寒赢来的玄心金针。

    “小表妹,你连这个都会啊?”苏绮一脸佩服地看着穆妍。

    穆妍很淡定地捏着一根金针,非常利落地扎到了苏霁的膝盖上,在苏霁额头满是冷汗的时候,穆妍微微一笑说:“昨天刚开始学,正好今天拿表哥练练。”

    苏霁默,这真是他亲表妹……

    苏绮笑了:“小表妹,就得你来才能治得住我哥,不然他以为自己多能耐呢!哈哈!”

    苏霁默,这真是他亲妹妹……

    “萧小姐来了。”

    听到门口的声音,苏绮对着穆妍打了个眼色,穆妍心领神会,把最后一根金针扎到苏霁腿上,然后一同转身,看向了进门的萧心悦。

    “嫂嫂!”萧心悦看到穆妍,眼睛一亮跑过来扑进了穆妍怀里,“嫂嫂我好想你呀!”

    穆妍微微一笑:“心儿,你来这里做什么?”

    萧心悦眼底闪过一丝委屈,正想跟穆妍说,那边苏霁轻咳了两声,萧心悦眼睛眨了眨,小声说:“我来找苏丞相大人。”

    “为什么来找他?”穆妍看着萧心悦和颜悦色地问。

    萧心悦偷偷看了一眼苏霁,看到苏霁凉凉的眼神,她默默地收回视线,弱弱地说:“因为……因为……我……我喜欢苏丞相大人……我想他了……”

    穆妍转头看了苏霁一眼:“表哥,你怎么说?”

    苏霁神色如常地笑笑:“我跟心儿两情相悦,过了年就定亲,小妍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我当然没有意见,不过我家萧某人,可未必没有意见。”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苏霁唇角微勾:“小妍说了算,不用管萧星寒。”

    萧心悦拉着穆妍的袖子,扁了扁嘴巴。穆妍笑着揉了揉萧心悦的脑袋:“心儿,我家表哥虽然黑心,嘴毒,一点儿都不善良,自命清高,不懂武功,弱得要死,总是笑得很假,喜欢欺负人。但是,他会对你好的。表哥,我说得对么?”

    穆妍最后一句话是看着苏霁问的,苏霁的脸有点黑,对上萧心悦清澈的眼眸,他微微一笑说:“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我只对你好。”

    萧心悦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感觉心跳突然加速,愣愣地看着苏霁说:“苏丞相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吗?”

    ------题外话------

    亲爱的们,新年好呀~

    为了感谢大家对游游的支持,今天中午十二点游游将会发布一个订阅红包,凡订阅过本书的读者均可以领取(在客户端点开本书,点击红包标志即可),每个红包18潇湘币,一八要发,不成敬意~

    游游在此祝大家新春快乐,阖家幸福,吉祥如意~游游会继续加油,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爱你们~o(n_n)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