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15.把她变成我的

时间:2018-02-15作者:三木游游

    腊月十一,天厉国耒阳城。

    昨日傍晚飘起的雪,今日清早就停了,耒阳城中一片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东方紫煜按照原定的计划,一大早就带着东阳国前来送亲的队伍,离开耒阳城,踏上了归国的路。虽然肯定赶不上回到大阳城过年了,但他也要尽快回去。

    而耒阳城的百姓们都还在热情高涨地议论着昨日那场盛大的婚礼。

    “萧王肯定是因为圣旨才亲自去迎亲的。”

    “不知道那个病秧子这会儿是不是已经死了?”

    “有可能!东阳国太子今儿一早就走了,没人会管那个病秧子的死活!”

    “就算现在没死,最多也就三天,她的尸体肯定会被扔出萧王府!”

    “可我家婆娘昨天亲眼看到了那个病秧子的样子,说她美得像九天仙女儿一样!你们说,萧王会不会贪恋她的美色,就不杀她了?”

    “真的假的?一个病秧子能有多美?”

    “真的!听说昨天很多人都亲眼看到了,说那个病秧子美得不像人,像妖女!”

    ……

    流言沸沸扬扬,关于昨天那场婚礼的一切,还有穆妍绝色妖娆的容貌,都在以极快的速度,传向了天下。

    如此,耒阳城里那些原本认为穆妍一定活不过三天的人,其中有一部分觉得萧星寒可能会贪图穆妍的美色,从而放过她。

    耒阳城慕容府,慕容恕听完了属下对流言的禀报,神色淡淡地说:“让各处散出消息,就说萧王妃的容貌绝色倾城,将萧王迷得神魂颠倒,萧王对她非常宠爱。”

    “是。”慕容恕的属下很快就退下了。

    慕容恕唇角微勾,他昨天请了琴姬过来奏乐,还花重金请了一群高手制造出漫天花雨,只是因为萧星寒对他说,一切都要给穆妍最好的。而那些事情在外人看来,是他有求于萧星寒,在刻意讨好萧星寒。

    慕容恕知道,接下来天下人都会盯着萧星寒和穆妍,那些坚信穆妍活不过三天的人,三天之后就会被狠狠地打脸,而在这之前,慕容恕要暗中掌控流言的发展,大肆渲染穆妍的美貌和萧星寒因为迷恋穆妍的美色所以非但没杀她,反而很宠她这件事。

    慕容恕的目的,是要给穆妍能在萧星寒手中活下来,并且身体很快恢复健康制造一个合理的原因,消除天下人尤其是天厉国皇室之人的疑心,这也是萧星寒的意思。

    毕竟穆妍已经病了十五年了,还得了天下第一病秧子的名声,曾经几度传出她快死了的消息。而世人眼中萧星寒不该喜欢穆妍这个叛将之家的病弱之女,不该为她医治,反而应该在奉旨和亲完成之后弄死穆妍,这才符合萧星寒的性格。

    所以假如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非但没死,反而身体很快好了起来,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合理的,也不符合他们的预期。

    沉迷美色这个借口,非常完美,因为穆妍的容貌的确绝色倾城,而萧星寒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被美色所迷无可厚非。

    昨日天厉国的齐皇后已经见过出嫁之时的穆妍,回宫之后对厉皇禀报了穆妍的祸水容颜,厉皇对于萧星寒接下来的行为,会理解的。

    萧王府。

    穆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晌午了,在她昏睡过去的时候萧星寒给她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还上了药,所以她并不觉得不舒服,只是有点疲惫,因为她家男人在某方面的精力太旺盛了……

    “起来吃点东西。”萧星寒直接抱着穆妍坐到了桌边,很体贴地喂穆妍喝汤,汤里还有穆妍熟悉的药味。

    “萧寒寒,你突然变得这么温柔体贴,心里是不是想着,赶快把我喂饱养好,然后你就能拉着我继续发情了?”穆妍看着萧星寒幽幽地说。

    萧星寒唇角微勾:“你不喜欢吗?”

    穆妍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要节制,纵欲伤身。”

    “我身体好不好,你还不知道?看来是我不够努力。”萧星寒看着穆妍说,语气非常认真。

    穆妍无语:“是我身体不好,求放过。”

    萧星寒轻抚着穆妍的长发说:“你身体虚寒,成亲之后,好好调理,寒症便会好的。”

    穆妍瞬间明白了萧星寒说的“好好调理”是什么意思,换个词,阴阳调和……

    “如果接下来三天你都不让我出门的话,外面的人都会以为你把我杀了。”穆妍看着萧星寒说。

    萧星寒很淡定地说:“不会,他们都会认为我被你的美色所迷,尽日缠绵。”

    穆妍嘴角微抽,瞬间明白了萧星寒的意思:“所以,把我渲染成祸水,你变成色鬼,对此你很自豪?”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我就是沉迷你的美色无法自拔,这是事实。”

    穆妍幽幽地说:“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自豪?”

    如此,倒是解决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用“美色”两个字将一切不合理变成合理,这件事情,很合理。

    萧星寒和穆妍成亲第一天,萧王府大门紧闭,无人进出。

    第二天,萧王府大门紧闭,无人进出。

    到了第三天,萧王府的门依旧没有开。

    那些在暗中观望的人,事实上已经被这几天沸沸扬扬的流言洗脑了,到这会儿真的觉得萧星寒可能栽到一个女人手里了。

    天厉国皇宫,厉啸天正在和丞相苏霁商谈政事。

    “苏爱卿,你对外面关于萧王的传言怎么看?”厉啸天突然开口问苏霁。

    苏绮神色恭敬地说:“回皇上的话,微臣希望传言是真的。”

    “哦?苏爱卿何出此言?”厉啸天眼眸微闪。

    “如今的萧王妃是微臣的表妹,她若真能入了萧王的眼,自然是好事。”苏霁神色平静地说。

    厉啸天笑了:“苏爱卿倒是很实在,不过苏爱卿觉得,萧王是会沉迷美色的人吗?”

    苏霁神色平静地说:“萧王是男人。”

    对于苏霁的回答,厉啸天哈哈笑了起来:“苏爱卿所言极是。”

    虽然厉啸天一开始觉得这件事有几分怪异,那只是因为萧星寒向来不近女色,可成亲之前,萧星寒才刚刚冒出来一个私生子,而齐皇后都说穆妍的容貌绝色倾城无人能及。厉啸天认真想了想,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萧星寒看上穆妍的美貌,倒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对厉啸天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这么多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萧星寒也有这样的弱点。一个太过完美的臣子并不会让君主放心,有弱点,才更好。

    苏霁出宫回府,正好碰到苏绮要出门。

    “阿绮要去哪里?”苏霁看着苏绮问。

    “去看望小表妹。”苏绮依旧是一身男装,披着一件青色的披风,看起来英姿飒爽。

    “她新婚燕尔,你还是不要去打扰了。”苏霁对苏绮说。

    “大哥,现在外面都在说小表妹用美色迷住了萧星寒,有些人还把小表妹传成了魅惑人心的妖女,说只有妖女才能迷得住萧星寒那样冷血无情的人。”苏绮对于那些流言显然有些不爽。

    苏霁微微一笑:“何必在意那些?小妍和萧星寒的名声早已经不能更差了,再添一笔也无妨,他们自己都不在意。”

    苏霁知道,一开始传出的流言还有很多其他的声音,后来被渲染成这样,几乎只剩下一种说法,应该是有人在暗中操纵,而且做得非常高明。

    在苏霁看来,这是好事,拜流言所赐,穆妍无需再伪装,很快就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人前,身体恢复正常也不会被怀疑。至于暗中操纵流言的人,苏霁觉得就算不是萧星寒,也一定和萧星寒有关。

    “其实我知道,那些流言对小表妹是有利的,我就是不想听他们乱说。”苏绮没好气地说,“算了,我现在去,萧星寒肯定不会给我好脸色,说不定等我走了他会变本加厉地欺负小表妹!”

    苏霁唇角微勾:“你知道就好。”穆妍嫁给萧星寒这件事,是穆妍自己愿意的,他们最好不要干涉过多。如今穆妍已经和萧星寒成了亲,萧星寒美色当前,还能想到让人控制流言,为穆妍之后出现在人前做铺垫,也算是对穆妍很用心了。

    慕容府。

    “少主,琴姬求见。”

    听到门外的声音,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进来。”

    下一刻,门开了,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怀中抱着一张琴走了进来。

    “慕容少主,打扰了。”琴姬看着慕容恕说,一双眼眸沉静无波。

    “秦姑娘找在下有何事?”慕容恕请琴姬落座,看着她问道。琴姬的名字世人都不知道,但慕容恕和她来往过几次,也算是朋友,知道她真正的名字叫做秦筝。萧星寒和穆妍大婚之日,慕容恕花重金请了秦筝过来奏乐,不过交易已经完成了,慕容恕本以为秦筝早已离开了。

    秦筝看着慕容恕说:“我有一桩生意,想和慕容少主谈谈。”

    “秦姑娘请讲。”慕容恕微微点头。向来都是他找秦筝,这还是第一次秦筝主动找他说有生意要谈。事实上慕容恕对秦筝的了解也仅限于知道她的名字而已,连她的真容都没有见过。

    “慕容少主帮我找一个人,价钱随便开。”秦筝看着慕容恕说。

    “秦姑娘要找什么人?”慕容恕看着秦筝问。

    “独孤傲。”秦筝眼眸平静地说。

    慕容恕神色如常地看着秦筝说:“秦姑娘应该知道,东皇重金悬赏捉拿独孤傲,死活不论,如今全天下的高手超过半数都想要抢这单生意,你找在下,难道是想从中间赚一笔?”

    慕容恕其实很清楚,秦筝的目的不会像他所说的那样,他只是在不着痕迹地试探秦筝和独孤傲到底有什么关系。

    秦筝目光平静地说:“慕容少主,独孤傲是我的兄长。”

    慕容恕眼眸微闪:“想来秦姑娘接了在下的生意,千里迢迢赶来耒阳城,是因为听说令兄在耒阳城出现的消息了。”

    “没错。”秦筝微微点头。

    “秦姑娘,在下有话就直说了。”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既然秦姑娘说独孤傲是你的兄长,那么你们之间想必有独特的联络暗号,你在耒阳城停留这几天,该找的地方应该都找过了,一无所获才会来找在下。”

    “是的。”秦筝再次点头。

    “在下先前并未关注过令兄的行踪,但在下猜测,令兄现在极有可能是不自由的,否则,你早已见到他了。”慕容恕看着秦筝说。

    秦筝眼底闪过一丝担忧:“我也想到了,但他一定就在耒阳城。”

    “这生意,请恕在下接不了。”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或许令兄真的就在耒阳城,但这其中定然有圈套,想必秦姑娘也能想到这一点。”

    “慕容少主,不需要你冒险,只需要给我提供一些信息可以吗?”秦筝看着慕容恕问。

    慕容恕摇头拒绝了:“抱歉,这耒阳城中卧虎藏龙,并非在下能够掌控的地方。在下这次来耒阳城,只是有事求萧王,至今尚未成功,不想节外生枝。”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慕容少主了。”秦筝微微点头,抱着她的琴,起身离开了。

    慕容恕看着秦筝的背影眼眸微眯,或许,他应该去萧王府走一趟了。

    是夜,耒阳城中万籁俱寂。

    慕容恕刚一靠近萧王府就被剑龙卫拦下了,但他有自由出入萧王府的特权,所以确认身份之后很快就放行了。

    慕容恕进了萧王府的主院,先见到了守门的青木。

    “你家主子现在可方便?”慕容恕看着青木问。萧星寒新婚,慕容恕可不想打扰了萧星寒的好事,不然他会悲剧的。

    “慕容少主请。”青木微微一笑,对着慕容恕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慕容恕进门,就看到温暖如春的房间里面,萧星寒一个人坐在窗边喝酒,不见穆妍的身影,而隔间的书房里面此时亮着灯。

    萧星寒没有戴面具,曾经冷硬的脸庞如今在昏黄的灯光之下显得柔和了一些。慕容恕微微一笑:“星寒,我以为你在温柔乡里逍遥快活呢。”

    “坐。”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着,提起酒壶给慕容恕倒了一杯酒,声音依旧很是冷漠。

    萧星寒倒是真的在温柔乡里逍遥快活了三天,穆妍都没下过地,就算去洗澡吃饭也是被萧星寒抱着去的,一切都有萧星寒伺候,她只需要陪着萧星寒缠绵就行了。

    三天过去,穆妍终于怒了,今日一早一脚把萧星寒踹下了床,并且告诉萧星寒要禁欲三天。

    萧星寒当然不干,想着晚上好好哄哄穆妍,然后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可惜白天的时候穆妍月事提前造访,萧星寒不想禁欲也没办法了。这对于刚刚开荤才三天,食髓知味的萧星寒来说非常扫兴,心情不太爽。

    这会儿穆妍在隔间书房里面看书,萧星寒在独酌,等着穆妍看完书之后抱着穆妍睡觉。

    “独孤傲是不是在你手里?”慕容恕落座之后,看着萧星寒问。原本慕容恕也没关注过独孤傲的行踪,今日见到秦筝之后,慕容恕认真想了想,假如独孤傲真的在耒阳城,最有可能控制住他的人,就是萧星寒。

    “嗯。”萧星寒没有否认。当初慕容恕离开大阳城的时候,帮忙带走了神兵门的人,暗中交到了萧星寒的手里。而独孤傲是在他们离开之后,才被穆妍擒住,派剑龙卫送来耒阳城的,所以慕容恕并不知道独孤傲的事情。

    “你抓他做什么?”慕容恕对此很是不解。萧星寒当然不可能是为了东皇的赏金而抓独孤傲。

    “我抓的。”书房中传来穆妍的声音。

    下一刻,穆妍出现在慕容恕面前。虽然没有出门,但她的衣服穿得很得体,并无不妥之处。

    即便如此,看到慕容恕看着穆妍有刹那的失神,萧星寒的脸还是有点黑,不过也没说什么。

    “该叫你一声嫂子了。”慕容恕看着穆妍微微一笑说。

    穆妍成亲之后,原本眉眼之间的青涩已经褪去,容颜绝丽,艳色倾城。慕容恕觉得外面的流言并无夸大之处,尤其是关于穆妍的容貌这方面。

    穆妍在萧星寒身旁坐了下来,看着慕容恕问:“你为何会问起独孤傲的事情?”

    慕容恕突然有种感觉,独孤傲不是在萧星寒手里,是在穆妍的手里。他看着穆妍说:“是琴姬求我帮她找独孤傲,我已经拒绝了,但她应该不会放弃。”

    “琴姬?她是什么来历?”穆妍看着慕容恕问。穆妍第一次见到琴姬,是在无双城的拍卖大会。第二次,就是三天前穆妍成亲的时候,穆妍只闻琴声,未见其人。

    “我只知道她叫秦筝,她自称是独孤傲的妹妹,其他的一概不知。”慕容恕微微摇头。

    “她是你的朋友?”穆妍问慕容恕。

    “算是吧。”慕容恕点头。

    “那你最好什么都别管了。”穆妍神色淡淡地说,“省得你之后夹在中间为难。”

    穆妍把独孤傲这个诱饵放出去已经有段时间了,她想她等的人也该到了。独孤傲向来是个独行侠,突然冒出来一个妹妹,穆妍对于秦筝是不是独孤傲的亲妹妹有些怀疑,但她觉得,秦筝一定也和殷氏一族有关系。

    “这件事跟我倒也没什么关系,只是我不太明白,独孤傲为何会被东皇悬赏了人头?”慕容恕对这一点很好奇。

    穆妍唇角微勾:“因为独孤傲拆了晋连城的棺材。”

    慕容恕愣了一下,就听到穆妍接着说:“晋连城,是东皇的亲生儿子。”

    慕容恕的神色颇有几分怪异:“这些事情,你怎么会知道呢?”晋连城是东方彻的儿子,虽然让慕容恕很意外,但是想想也不是不可能,因为东方彻对晋连城的宠爱早已超越了其他皇子。不过独孤傲拆了晋连城棺材这种怪事,根本没有一点风声传出来,而且定然不只是拆了棺材这么简单。

    “独孤傲找我麻烦,钻进了我设的圈套而已。”穆妍很淡定地说。

    慕容恕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独孤傲可不是一般的杀手,竟然被穆妍坑得这么惨,现在就算穆妍把独孤傲放了,独孤傲的麻烦也会无穷无尽,因为东方彻的重金悬赏令还是有效的。

    “好吧,你们看着办,如果没什么深仇大恨的话,希望你们能放秦筝一条生路,她不是坏人。”慕容恕神色认真地看着穆妍说。

    穆妍唇角微勾:“没问题,独孤傲也不是坏人,我们只是有一点事情没有谈拢而已。”

    一点事情没有谈拢?慕容恕表示他相信才是见鬼了。

    慕容恕正准备转移话题,跟萧星寒和穆妍说别的事情,一阵悠扬的琴声传入耳中,他的神色立刻就变了。

    穆妍眨了眨眼睛:“说来就来了。”

    慕容恕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回避吧。”穆妍已经承诺不会杀了秦筝,慕容恕觉得他也算仁义了,他再出现,只会坏了穆妍的计划。

    萧王府外,秦筝被剑龙卫围在了中间,战斗一触即发。她依旧是一身白衣,怀中抱着她的琴。

    “烦请通报一声,琴姬求见萧王爷。”秦筝眸光平静地说。

    青木飞身而来:“主子请秦姑娘进府一叙。”

    秦筝秀眉微蹙,觉得事情比想象的要顺利很多,但还是在剑龙卫消失之后,抱着她的琴,跟随青木进了萧王府。

    夜色之下的萧王府一片安静,因为萧星寒和穆妍成亲,萧王府各处都挂着红彤彤的灯笼,看起来并不冷清。

    青木带着秦筝到了萧星寒和穆妍的房间外面:“秦姑娘,请。”

    “多谢。”秦筝微微点头,抱着她的琴推开面前虚掩的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只有一个人,是穆妍。她静静地坐在窗边,看着秦筝微微一笑:“秦姑娘。”

    秦筝声音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你是穆……萧王妃?”

    穆妍唇角微勾:“如假包换。”

    秦筝这几日一直在耒阳城,听到了很多关于穆妍的流言,如今亲眼见到穆妍,秦筝倒觉得流言都是真的,这位萧王妃果然是倾国倾城的容貌。

    “秦姑娘前来萧王府,所为何事?”穆妍看着秦筝问。秦筝的琴艺的确是一绝,穆妍觉得她们如果不是敌人的话,有机会倒可以切磋一下。

    秦筝坐在穆妍对面,眼神平静地说:“我是来找兄长的,他叫独孤傲。萧王府中,萧王妃应该可以做主,那么我就直说了。我的兄长一直未现身,应该是受制于人,而他在耒阳城的消息,像是有人刻意设置的圈套。我已经把耒阳城里能找的地方都找了,我来这里,是因为我觉得,假如我兄长真的在耒阳城,那么很可能就在这座王府之中。”

    穆妍笑了:“你很聪明。”

    秦筝眼眸微寒:“萧王妃这是承认了?”

    穆妍微微点头:“对,我承认,你的兄长独孤傲,就在这里,不得自由。”

    “看来世人对萧王妃多有误解。”秦筝冷声说。刚开始见到穆妍,只是印证了流言中关于穆妍容貌的说法,而通过短短的交谈,秦筝很确定,萧星寒绝对不是因为沉迷穆妍的美色才留了她,因为穆妍并不仅仅只有美色。才成亲短短三日,穆妍身体无恙,俨然在萧王府中成了主人,这其中,定然不简单。

    “这不重要不是么?”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我可以告诉你,独孤傲还活着,你想带他走,必须给出让我满意的筹码。”

    “你要什么?”秦筝看着穆妍冷声问。

    “我要……神兵门。”穆妍目光幽深地说。

    秦筝眼底闪过一道暗光:“萧王妃,神兵门早已经覆灭了,我兄长是杀手,我是个卖艺的琴伎,你突然提起神兵门,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独孤傲亲口告诉我,说他是神兵门的弟子,我相信。”穆妍唇角微勾。

    秦筝微微垂眸:“萧王妃在说谎,他不可能告诉你他是神兵门的弟子。”

    “如果秦姑娘继续否认的话,我们就没得谈了。”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告辞!”秦筝起身就要离开,刚走两步,身子一晃,猛然转头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穆妍,“你对我下毒?卑鄙!”

    “聪明的秦姑娘,”穆妍笑容清浅,“你自己都说了,我抓了独孤傲,设下圈套引人前来,你既然来了,就应该想到我不会放你走。”

    秦筝软软地倒在了地上,不过意识还是清醒的。

    “青木。”穆妍叫了一声。

    “夫人。”青木出现在门口。

    “送秦姑娘去独孤傲那里。”穆妍神色淡淡地对青木说。

    “是。”青木话落就把秦筝提起来离开了。

    穆妍从地上捡起了秦筝掉落的那张琴,仔细看了看,发现里面藏着一把剑,还有两处暗器。如此,穆妍更加确定,这位秦姑娘和独孤傲一样,都跟殷氏一族有密切的关系。

    独孤傲双手双脚被铁链束缚,闭着眼睛盘膝坐在萧王府的地牢里,听到门开的声音也没有任何反应。

    “大哥!”

    突然听到秦筝的声音,独孤傲猛然睁开了眼睛。青木把秦筝扔在了独孤傲脚边,也没有给她上锁链,直接锁上地牢的门离开了。

    独孤傲和秦筝四目相对,过了一会儿,确定青木走了之后,秦筝微微垂眸,叫了一声:“师兄。”

    “你怎么来了?”独孤傲皱眉看着秦筝问。

    “我是来找你的。”秦筝看着独孤傲说。

    “是大小姐让你来的吗?”独孤傲眉头皱得更紧了,“她没事吧?”

    秦筝眼眸微黯:“嗯,大小姐一切安好,师兄不用担心。”

    “师兄,为何你会被东皇悬赏追杀?你失踪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秦筝看着独孤傲问。

    独孤傲目光冷然地说:“说来话长,你不该来找我的,因为这个地方,我们活着出不去了。”

    夜半时分,萧星寒和慕容恕正在对坐饮酒,穆妍在听青木汇报独孤傲和秦筝相聚之后发生的事情。独孤傲和秦筝看着青木离开了,事实上青木就躲在与地牢一墙之隔的一个暗室里面,把他们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师兄,大小姐……”穆妍若有所思,独孤傲和秦筝果然不是真的兄妹,而他们口中的大小姐,应该就是殷氏一族的小姐了。穆妍本来还在想,秦筝明知危险重重还是想方设法找来了这里,说明独孤傲对她来说很重要,那么殷氏一族中对独孤傲来说很重要的那个人,会不会就是秦筝?如今看来,并不是,反倒有可能是他们提到的那位殷家大小姐。

    “夫人,接下来怎么做?”青木神色恭敬地问穆妍。

    “先关着,等过了年再说。”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想要撬开他们的嘴,让他们出卖殷氏一族,很难,穆妍需要再好好想想该如何行事。

    青木走了,慕容恕也走了,穆妍看着面前秦筝的琴,素手轻弹,一串灵动的音符从指尖流泻而出。

    萧星寒从背后拥住了穆妍,把头埋在穆妍颈间,声音低沉地说:“该睡了。”

    穆妍唇角微勾:“萧寒寒,又不能发情,你急什么?”

    “很晚了。”萧星寒把琴放到一边儿去,把穆妍打横抱起来,朝着床边走去。

    这天晚上,穆妍的五指姑娘再次派上了用场,萧星寒表示不够爽……

    又过了两天,苏绮去萧府做客,回来的时候腰间就多了一个新的荷包,墨色的荷包上面绣了一支馨口腊梅,还有一个精致小巧的“苏”字。

    苏绮跑到苏霁的书房,在苏霁面前走来走去,苏霁神色无奈地放下手中的书,看着苏绮问:“阿绮,你到底要做什么?无聊的话就去找小妍吧。”

    “我明天再去找小表妹。”苏绮看着苏霁说,“大哥,你就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苏霁上下打量了一下苏绮,然后神色淡淡地说:“比昨天丑。”

    苏绮拿起苏霁的书砸在了桌子上,瞪着苏霁说:“再这样我真揍你啊!”

    “阿绮,有事就直说。”苏霁神色有些不悦。

    “这个,”苏绮摘下腰间的荷包在苏霁面前晃啊晃,“老大,这么好看的荷包你竟然看不到?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苏霁伸手拿过了苏绮手中的荷包,神色淡淡地说:“好了,你的礼物我笑纳了,你可以走了。”

    苏绮嘿嘿一笑:“大哥,这么好看的荷包外面可买不到,你妹我也不会做啊,是小心儿托我送给你的。”

    苏霁眼眸微闪,看着荷包上面绣的腊梅,他还记得萧心悦前些日子在苏府采梅花的时候,他们闹得有些不愉快。他那天回去思考了很久,得到的结论就是,他好像真的是没事找事,因为那个丫头对苏绮说要离他远一点,让他不高兴了……

    “是不是很意外?有没有很惊喜?”苏绮看着苏霁笑着说,“小心儿其实很仰慕你的,小姑娘家害羞,不好意思说,她偷偷跟我说她觉得你好厉害。这个荷包呢,是她的一点心意,如果她之前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让你不要放在心上。”

    苏霁唇角微勾:“真的么?”

    苏绮非常真诚地点头:“当然是真的,这荷包是男式的,上面还绣着一个苏字,就是送给你的。”

    “阿绮,荷包拿走,这种骗人的把戏对我没用。”苏霁把那个荷包放在了桌上,神色淡淡地说,“萧心悦是真的对我敬而远之,这一点我很清楚,原因是她觉得我心又黑嘴又毒,一开始还是你给她灌输的这个思想。至于这个荷包,是她专门送给你的。”

    苏绮轻咳了两声:“大哥,不管送谁的,你真不想要?”她也是良苦用心啊,想两头撮合,结果刚一出手就被苏霁识破了。

    “拿走。”苏霁神色平静地说。

    苏绮白了他一眼,把荷包拿了回去,看着他说:“大哥,等着瞧吧,你肯定会后悔的!到时候你再想问我要,那就不可能了!”

    苏绮拿着荷包扬长而去,苏霁摇头失笑,又不是真的送他的,他要了有什么意思?不过那荷包做得很是精巧雅致,如果真是送他的,倒也不错……

    萧府。

    萧心悦正在开心地绣一个新的荷包,这次这个是给她家嫂嫂做的,她已经跟苏绮约好了,明天苏绮就偷偷带她去萧王府,她还做了梅花茶和梅花酥,要带去给哥哥嫂嫂。

    “小姐!宫里来了圣旨,老爷和夫人让你马上过去呢!”萧心悦的丫鬟一阵风似的跑了进来。

    萧心悦愣了一下:“圣旨?”

    “是啊,小姐快去吧!传旨的公公说圣旨是给小姐的,一定要小姐去接!”萧心悦的丫鬟声音急切地说。

    萧心悦秀眉微蹙,放下手中的东西站了起来,往外走的时候心中突然感觉很不安,专门给她的圣旨,会是做什么的呢……

    不久之后,萧心悦神情恍惚地捧着一个明黄色的卷轴,被宁如烟从地上拉了起来。

    “咱们家心儿以后可就是太子侧妃了,再以后啊,那就是宫里的……”萧家二夫人范芸笑容满面地说。

    “住口!”萧源启的目光如利剑一样射向了范芸,吓得范芸后退了两步。

    “大哥,我们就先走了。”萧源凌拉着范芸快步离开了,因为感觉萧源启的脸色好可怕。

    “娘,怎么会这样呢?”萧心悦看着宁如烟,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皇上怎么会给我赐婚?我不想嫁给太子殿下,听说太子殿下有好多女人……”

    宁如烟抱着萧心悦,只觉得悲从中来。她这宝贝女儿单纯善良,要真嫁进了天家,肯定会被人啃得骨头都不剩的!可这道突如其来的圣旨,如若他们不接,他们萧家,今天就要因为抗旨不遵被送进天牢了!

    好不容易哄了萧心悦说他们会想办法,让萧心悦去休息了,这边萧源启和宁如烟相对而坐,一个愁眉紧锁,一个唉声叹气,全都一筹莫展。

    “相公,咱们赶快告诉星儿,让他……”宁如烟突然看着萧源启说。

    萧源启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不可!皇上一直对星寒有所猜忌,这次赐婚,定然也存了试探星寒的意思。”

    “可……咱们不能让心儿嫁给太子殿下当侧妃啊!”宁如烟话音未落,眼泪就流了下来。

    “别急……让我再想想办法……”萧源启神色难看地说。

    傍晚时分,萧心悦被赐婚要嫁给厉宸风做侧妃的事情尚未传开。

    “相爷,今儿皇上又赐婚了,最近耒阳城里可是喜事不断啊!”苏霁的一个同僚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此时他们在一起喝酒。

    苏霁微笑着问:“皇上又给哪家赐了婚?”

    苏霁的同僚呵呵一笑说:“萧家,不过不是萧王府,是尚书府。”

    苏霁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是萧家小姐?”

    “是啊!太子妃前些日子流产了,皇后娘娘就说要补上太子侧妃的空缺,最后选中了萧家小姐。下官的夫人和太子妃关系一向不错,不然下官也不会知道这些。皇后娘娘这是要打破太子府太子妃独大的局面,精心选了个美人儿送进去,听说那萧家小姐长得……”

    苏霁面色一沉,猛然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

    苏丞相府。

    天色微暗,苏绮正在陪苏徵吃晚饭。

    “阿绮,出来一下,我有事找你。”苏霁出现在门口,看着苏绮说。

    苏绮微微皱眉,起身走了出去。

    “什么情况?有什么话不能当着爷爷的面说?”苏绮不解地看着苏霁问,话落神色微变,“难道是小表妹出什么事了?”

    “小妍没事。”苏霁神色淡淡地说,“把那个荷包给我。”

    苏绮白了苏霁一眼:“我说什么来着?才半天,你就后悔了!不过你现在想要也晚了,我不想给你了!”

    苏霁皱眉,伸手就把苏绮腰间那个荷包给扯了过去。

    苏绮不可置信地看着苏霁:“老大,你到底要干嘛?你明明知道这荷包不是送给你的,所以你先前死活不要,现在竟然还上手跟我抢?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苏霁看了一眼手中的荷包,目光幽深地说:“原本不是我的,但我现在决定把‘她’变成我的了。”

    ------题外话------

    今天是除夕,游游在这里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阖家幸福~爱你们o(n_n)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