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13.大婚前夜

时间:2018-02-13作者:三木游游

    “来人,送沈庄主离开!”厉啸天冷声说。

    看到冲进来的一群带刀侍卫,沈幽若脸色难看地站了起来:“不用,我自己会走!”

    转身离开的时候,沈幽若深深地看了萧星寒一眼,萧星寒眼眸冷漠至极,根本没有看她。

    沈幽若在一队侍卫的“护送”之下,很快出了宫,不知踪迹。

    皇宫之中,所谓的宴会也该结束了。

    东方紫煜唇角微勾:“所以,这件事情就是,北漠国济慈山庄的沈庄主,提出要以整个济慈山庄作为嫁妆,嫁给萧王,厉皇为了保证天厉国和东阳国和亲顺利进行,断然拒绝了。”

    厉啸天轻哼了一声说:“没错,就是这样。”被一个女人耍了一通,厉啸天心里当然很不爽。不过事情发展到现在,倒是让厉啸天看到苏霁和萧星寒这两位臣子的心智,以及他们对天厉国皇室的忠心。所以,厉啸天对于萧星寒最后的提议,深以为然。

    没有动沈幽若,而是放了沈幽若离开,是因为厉啸天很清楚,沈幽若就算回到北漠国,也绝对不会好过的。而刚刚登上皇位的北漠国皇帝拓跋浚,对于沈幽若的行为,会如何处理呢?厉啸天很期待。

    萧星寒一个人先离开了,东方紫煜和苏霁一起往外走,萧家一家三口跟在后面。

    萧心悦看着前面不远处苏霁清瘦的背影,心中默默地想,苏绮姐姐说的果然是对的,这位苏丞相大人心又黑嘴又毒,以后一定要离他远一点!

    等萧心悦回到萧府之后才发现,她的两半神医令,刻字的那一半不见了。

    萧心悦努力回想,当时她家哥哥好像从她身旁经过,会不会是她哥哥拿走了?想到这里,萧心悦很开心地表示,她家哥哥心里肯定是喜欢她的,只是没有说而已。

    “萧伯母。”

    突然听到沈幽若的声音,宁如烟神色微变,转头就看到沈幽若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身后,白色的衣服已经换成了一身夜行衣。

    “你怎么还没走?”宁如烟微微皱眉。

    “萧伯母,我就这么让你们讨厌吗?”沈幽若看着宁如烟问,“我知道,你们和星寒哥哥不是真的断绝了关系。作为星寒哥哥的母亲,难道萧伯母宁愿看着星寒哥哥被迫迎娶叛将穆家病弱又无能的四小姐,都不愿意让我陪着星寒哥哥吗?”

    “沈幽若,”宁如烟面色一沉,“你口口声声都在提萧沈两家的关系,你又把萧家,把我们当成了什么?丢了信物,便暗中偷了心儿的神医令来骗我们,然后又一声招呼都不打,和皇上谈起了交易,你的本事确实很大。但我要告诉你,不提我们现在已经跟萧星寒没了关系,就算萧星寒还是我膝下的儿子,你也进不了萧家的门,因为他根本就不想娶你!否则你以为他最后为何要说出那样狠绝的话,那是他要断了你的生路!不要怀疑,他会说到做到!”

    沈幽若眸光一寒:“不要再说了!”

    宁如烟面色沉沉地说:“看在父亲的面子上,我不想对你说太过分的话,你速速离开,从此萧沈两家,再无任何关系,你好自为之!”

    沈幽若猛然转身,很快消失在宁如烟面前。

    腊月初九一大早,一个消息在耒阳城中迅速传开,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传向了天下。

    北漠国济慈山庄的沈幽若沈庄主,提出要以整个济慈山庄作为嫁妆,想要嫁给天厉国的萧王爷,只是被厉皇断然拒绝了。

    “那个姓沈的女人,还真是不怕死啊!”

    “她莫不是疯了吧?眼看萧王就要成亲了,她想插一脚,以为那么容易吗?”

    “这件事要是传到北漠国,她的脸丢尽了不说,北漠国皇帝肯定不会放过她!”

    “愚蠢的女人!”

    ……

    流言越传越烈,相信不久之后就会传到北漠国去,到时候济慈山庄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就不得而知了。

    耒阳城的慕容府。

    慕容恕神色平静地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沈庄主,你的事情,在下恐怕帮不上忙。”

    “慕容少主,慕容家和沈家,一向有不少生意往来。”沈幽若看着慕容恕说,她的脸色比起昨日差了很多,眉眼之间很是憔悴。

    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生意场上,不谈交情,只有利益,沈庄主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我今天来,就是跟慕容少主谈交易的。”沈幽若看着慕容恕面色沉沉地说。

    “说来听听。”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

    “慕容少主生意遍布天下,应该有办法掌控流言。”沈幽若看着慕容恕说。她不能让流言就这样传到北漠国去,那样她的一切都毁了!沈幽若之所以没有立刻离开,就是因为知道慕容恕在耒阳城,前来求助慕容恕。

    慕容恕微微一笑:“沈庄主说的事情,在下无能为力。掌控流言,虽然很难,并不是没有办法。但是在下提醒沈庄主一句,关于沈庄主的流言,是天厉国皇室刻意放出去的,接下来天厉国和东阳国,将会联手大肆渲染,让流言用最快的速度传到北漠国,在这样的形势之下,没有谁能够改变当前的局面。”

    沈幽若面色一沉:“我以为,慕容少主的能力不止于此。”

    慕容恕摇头:“沈庄主看得起在下,是在下的荣幸,不过这与能力无关,既然是注定不会成功的一件事,就无需再浪费时间和精力。”

    “慕容少主没有兴趣知道,我会给你什么好处吗?”沈幽若不肯死心,因为慕容恕是她如今唯一能够抓住的救命稻草了。

    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沈庄主,不要怪在下说话直,你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你所许诺的好处,或许就像你对厉皇许诺的那样,没有兑现的那天。”

    “慕容恕!”沈幽若眸光一寒,显然慕容恕对于她来到耒阳城之后所做的事情一清二楚。

    “给沈庄主一个忠告,如果你还想挽回点什么,就不要在耒阳城中停留,做多余的事情,因为这里不是你的地盘,不管你想做什么,都注定会一败涂地。”慕容恕神色平静地看着沈幽若说。

    沈幽若猛然站了起来,看着慕容恕说:“很好!慕容少主果然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很识时务!”

    慕容恕神色淡漠地说:“多说无益,慢走不送。”

    看着沈幽若离开的背影,慕容恕嘴角勾起一抹轻嘲,不知好歹的女人!

    今日是腊月初九,明日便是萧星寒和穆妍的大婚之日。

    萧心悦在耒阳城苏丞相府门口下马车的时候,正好遇到从宫中上了早朝归来的苏霁。苏霁身着一身暗红色的丞相朝服,更衬得他面如冠玉清隽无双。

    四目相对,明明离得也不近,萧心悦下意识地又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客客气气地行礼,眼观鼻鼻观心地叫了一声:“苏丞相大人。”

    苏霁眼眸微眯,后退两步?怕他还是讨厌他?

    没有听到苏霁的声音,萧心悦心想,这个苏丞相大人果然看她不顺眼,昨日就刻意为难她,今天竟然又撞上了。

    “阿绮在府里吗?”苏霁转头问丞相府的管家。

    “回公子的话,小姐一早就出门去了。”管家恭敬地说。

    苏霁又看向了萧心悦,还没等他说什么,萧心悦就开口说:“既然苏姐姐不在,那就不打扰了。”

    萧心悦话落就要转身上马车离开,苏霁眼眸微闪:“阿绮应该快回来了,萧小姐不妨进府稍等片刻。”

    萧心悦背对着苏霁,脚步一顿,小脸有些纠结。她今天过来找苏绮,是真的有正事,要不要进去等一会儿呢?

    “萧小姐不想等便改日再来吧。”

    “那好吧。”

    两人同时开口,萧心悦的小脸瞬间就有些尴尬了。

    苏霁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转身进了府:“管家,请萧小姐先去阿绮那里坐坐。”

    “小姐,咱们还走吗?”萧心悦的丫鬟小声问她。

    “不走了。”萧心悦看着苏霁的背影,握了握小拳头。她觉得她跟这位丞相大人无法沟通,以后真的要离远一点才好。

    萧心悦进了苏府,去苏绮的院子里等她,也没想过苏霁怎么知道苏绮很快就会回来。

    耒阳城天厉国驿馆。

    苏绮一大早就来了,说要陪伴穆妍度过最后一个单身的日子,她一来就跟穆妍讲了昨夜宫里的事情,是从苏霁那里知道的。

    穆妍迄今为止并未见过沈幽若,但是昨夜宫中发生的事情她已经都知道了,完全没有出乎她的预料。她从一开始就不认为沈幽若会对她构成什么威胁,因为那枚落到穆妍手中的定亲信物神医令表明,沈幽若连自己身边的人都无法掌控,还妄图凭借一己之力在耒阳城掀起什么风浪,太天真了。

    “小表妹啊,明天就要成亲了,你紧张不?”苏绮看着穆妍问。

    “好紧张呢怎么办?”穆妍对着苏绮翻了个白眼。紧张?紧张个毛线!嫁人而已,又不是生死关头。

    “好好说话!”苏绮拧了一下穆妍的耳朵,“你真不紧张?我听说姑娘家嫁人之前都是又紧张又忐忑又期待又不安的,你怎么这么不正常呢?”

    “表姐,你又没嫁过人,不要听信谣言。”穆妍唇角微勾。

    苏绮凉凉地说:“鬼丫头,你在暗示我年纪比你大现在还没嫁人是吧?找打是不是?”

    穆妍无语:“表姐,求别想太多。”

    “小姐,苏相派人过来请苏小姐回府。”门外响起凌霜的声音。

    苏绮微微愣了一下:“我哥找我回去干什么?府里没事啊!”

    “原本没事,现在应该有事了,表姐快回去吧。”穆妍对苏绮说。

    “小表妹,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巴不得我立刻走?”苏绮眼神危险地看着穆妍问。

    穆妍唇角微勾:“看破别说破,姐妹还有得做。”

    苏绮扶额:“小混蛋!我走了!”

    看着苏绮离开的背影,穆妍笑着摇头,真不知道她这位彪悍的表姐以后会嫁个什么样的男人。

    苏绮回到府中,得知是萧心悦过来找她,所以苏霁才让人去请的,就匆匆忙忙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小心儿,你找我什么事?”苏绮一见到萧心悦就开口问道。

    “你们都退下吧,我有话要跟苏姐姐说。”萧心悦让她的丫鬟都出去。

    房间里面只剩下了苏绮和萧心悦,萧心悦拿出一个并不大的布包,递给了苏绮。

    “这是什么?”苏绮有些好奇地接过来打开。

    “苏姐姐一定要保密哦,这个是我娘给嫂嫂的礼物。”萧心悦对苏绮说。

    苏绮看着布包里面长条形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静静地躺了一根发簪,不是金簪也不是玉簪,而是一根木簪。木簪通体墨色,散发出一丝极好闻的药香,簪尾刻了一个很独特的花型,簪头镶嵌着一枚古朴的红色宝石。

    “这是祖母送给我娘的,我娘说,要送给嫂嫂。”萧心悦看着苏绮神色认真地说。

    苏绮看着那根簪子,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明日大婚,你们……”

    “我们不能去。”萧心悦神色有些黯然地说,“我娘说,只要哥哥嫂嫂过得好她就放心了。”

    苏绮伸手揉了揉萧心悦的脑袋:“别伤心,以后会好的。”其实苏绮也不明白萧家和萧星寒之间为何走到了如今这一步,这里面定然有隐情,她无意探究。

    “嗯。”萧心悦认真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拿出一个墨绿色的荷包,递给了苏绮,“这是我亲手给哥哥绣的,苏姐姐你帮我交给嫂嫂吧。”

    苏绮认真打量了一下:“小心儿你女红做得很不错嘛,哪天也给姐姐做一个?”

    “没问题,我明天就开始给苏姐姐做。”萧心悦嘻嘻一笑说。

    “姐姐我现在习惯了穿男装,所以这荷包,也记得要做成男式的,上面绣个‘苏’字就好。”苏绮眼眸微闪。

    “好。”萧心悦很乖巧地点头。

    等苏绮发现手中荷包角落里面的两个小字,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小心儿,你确定绣这两个字上去不会显得很奇怪?”

    只见荷包一角绣着工工整整的两个小字,一个“寒”,一个“心”,组合到一起,要么念“寒心”,要么念“心寒”,意思也是很奇特了……

    “不会啊,苏姐姐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萧心悦很认真地问苏绮。

    苏绮点头:“我当然知道。”萧星寒和萧心悦两个人名字中各取了一个字……

    “那哥哥也会知道的。”萧心悦笑了。

    苏绮表示,不管寒心还是心寒,都随便吧,反正又不是给她的。

    萧心悦把东西送到就走了,她前脚刚走,苏霁就过来找苏绮了。

    “这是什么?”苏霁拿起了桌上的荷包,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绣的两个字。

    “这是小心儿送给她哥哥的礼物。”苏绮唇角微勾,“大哥你想不想要?”

    苏霁神色淡淡地坐了下来:“说的就像你也会做一样。”

    苏绮白了苏霁一眼,然后嘿嘿一笑说:“老大,想让我给你绣荷包,恐怕是没可能了,不过你可以让小心儿给你绣啊!”

    苏霁微微皱眉:“你在胡说什么?”

    “这都听不懂?”苏绮看着苏霁摇头,“大哥,我发现你的脑子也不是很聪明嘛!”

    “别说废话了,爷爷找你,让你去他的书房一趟。”苏霁对苏绮说。

    “哦。”苏绮话落就起身出去了。

    苏霁坐在苏绮的房间里,又拿起了桌上的那个荷包,然后放在自己腰间,跟自己的荷包比对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的荷包看起来好丑……

    苏绮到了苏徵的书房,就看到书房里面放了几口大箱子。

    “阿绮,把这些送去给小妍儿。”苏徵对苏绮说。

    “都是什么东西?”苏绮说着打开了一个箱子,里面满满的都是书,而且是苏徵一向小心呵护的那些古籍,苏家代代相传的宝贝。

    “爷爷,你这些宝贝都不舍得让我看,竟然全要送给小表妹?”苏绮表示这差别对待是不是太明显了点,她也是有自尊的好不?

    苏徵笑着说:“阿绮,你小时候爷爷让你随便看,你把爷爷的书扔到水里三本,用来烧火五本,还有两本被你撕了玩儿,四本被你乱涂乱画得不能再看,你都忘了?”

    苏绮神色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两声:“爷爷这个年纪记性还这么好,小的万分佩服。不说了,我去给小表妹送礼物去。”

    不多时,苏绮带着苏徵给穆妍的礼物,还有萧心悦让她转交的礼物,又去了驿馆。

    夜幕降临的时候,穆妍劝走了打算陪她一起睡的苏绮,静静地坐在灯下看书,看的是今日苏绮送过来的其中一本,并不是医书,而是关于很古老的机关术的一本书。

    穆妍看得很入神,感觉古人的智慧有时候让人叹为观止,她从中得到了不少新的灵感,觉得回头可以好好思考整理一下,用在新的武器和暗器设计上面。

    窗户无风自动,随之袭来熟悉的药草清香,穆妍唇角微勾,并没有抬头:“萧寒寒,都说了成亲前三天见面不吉利的,你就不能再忍忍?”

    萧星寒没有说话,因为他一眼就看到了穆妍头上的那根发簪,他认得那是什么东西,也知道那东西原本属于谁。

    萧星寒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发簪上面的红色宝石,眼神微微暗沉了一下。

    “怎么了?”穆妍放下手中的书,起身看着萧星寒问。

    看到萧星寒的目光,穆妍伸手把那根发簪取了下来,拿在手中看了看说:“这是你娘让心儿通过我表姐转送给我的,你应该认得。”

    “这不是普通的发簪。”萧星寒伸手把穆妍拥入了怀中,“这是萧家的传家宝。”

    “有什么特殊的作用?”穆妍有些好奇地问,“还是说你们萧家有个藏宝库,用这个才能打开?”

    穆妍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萧星寒竟然“嗯”了一声,肯定了她的猜测。

    穆妍神色莫名:“真有藏宝库啊?”

    “是藏药库。”萧星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萧家是从曾祖开始才归顺了朝廷,在那之前,萧家救人无数,名声远扬,也得到了巨大的财富,因此引起了天下各国的注意。曾祖选择归顺天厉国,是为了保全萧家,在归顺的同时,曾祖将萧家收敛的财富,全数献给了当时的天厉国皇帝,从而得到了天厉国的庇佑。”

    “也是因为那些惊人的财宝,天厉国皇室对萧家的忠心很满意,没有要求萧家献出代代相传的医学典籍,那些才是萧家最珍贵的财富。”

    “藏药库,只有传承萧家医术的家主才知道其所在,其中有萧家的医术典籍,还有很多天材地宝。”

    “医毒不分家,萧家世代行医,与此同时也制造出了无数种的毒,但从未拿那些东西害人。那些毒物和配方,都在萧家藏药库之中存放着。那是萧家先祖给后辈留的保命之路,假如某天遇到危险,那些毒物,便可成为武器,不为害人,只为防身,以此保全萧氏血脉。”

    穆妍心中微叹,萧家一门仁善,可惜医人不医心,他们对世人的善,很难收到同等的回报。萧家先祖早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他们仍旧坚持将医术和济世救人的信仰代代传承下去,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原本娘已经把藏药库的钥匙给了我,十年前我离开萧家的时候,又还给了她。”萧星寒眼眸微黯。

    藏药库的秘密,只有继承萧家医术的男人知道,可藏药库的钥匙,却在萧氏一族的女主人之间传承。宁如烟当初从她的婆婆手中接过这根发簪的时候,也接过了一句郑重的嘱咐,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把这个簪子给任何人,包括她的丈夫。这是为了约束萧家医术传承人对藏药库的使用。

    不过宁如烟和萧源启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萧源启并未继承萧烜的衣钵,萧烜的一身医术全都传给了萧星寒。而宁如烟知道这根发簪很重要,却在萧星寒第一次开口要的时候,就瞒着她的公公婆婆给了萧星寒,因为她相信她的儿子不会做错任何事。

    十年前,萧星寒离开萧家,临走之前把发簪还给了宁如烟,并且把藏药库所在之地告诉了萧源启和宁如烟,因为那是属于萧家的,萧星寒不能要。

    如今,宁如烟在明知这根发簪对萧家有多重要的情况下,还是送给了穆妍,她是在告诉萧星寒,他就是萧家最重要的血脉,永远都是。

    “这是送我的,不是给你的。”穆妍看着萧星寒说,然后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个荷包,在萧星寒面前晃了晃,“这个,才是送给你的。”

    萧星寒接过那个荷包,看到上面工整娟秀的“寒心”两个字,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昨夜萧心悦刻了字的那半块神医令确实是被萧星寒顺走了,这会儿就在萧星寒的书房里面。

    萧星寒当年离开萧家的时候,萧心悦还是个奶娃娃,萧心悦的记忆里面没有萧星寒,可她却是萧星寒曾经日夜盼望的小妹。萧心悦出生的时候,萧星寒很高兴,他还亲手为萧心悦做了好多的小玩具。

    “我知道,你当年选择离开,是出于愧疚自责,无法面对他们,也是为了保护他们。”穆妍握着萧星寒微凉的大手说,“但我们总要往前看的,人生苦短,有些事情,错过了便无法挽回。”

    萧星寒皱眉看着穆妍,似乎不明白穆妍在说什么。

    “所以,我们去个地方吧。”穆妍看着萧星寒微微一笑说。

    耒阳城萧府。

    夜深了,萧源启和宁如烟的房间早已经熄了灯,可夫妻二人都没有睡意。

    萧源启再次翻身的时候,宁如烟微微叹了一口气,坐了起来:“相公,你是在想星寒吧?”

    萧源启没有说话,宁如烟声音有些怅惘地说:“在我这辈子最绝望的时候,父亲抱着星寒交给了我,他那么乖,总是对着我笑。”

    “别说了。”萧源启的声音很低沉。

    “十年了,我什么都不敢说,甚至不敢偷偷地去看他一眼……”两行清泪从宁如烟脸上滑落,“他开口说的第一个字,就是叫我娘。我看着他一点一点地长大,他那么懂事,不用我说,他就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我喜欢梅花,他每年都会陪我去普陀寺看梅花,还自己采了梅花做成梅花茶送给我。他八岁那年,听说苏家有馨口腊梅,便去登门拜访,和苏老爷子约好,苏老爷子答应他,每年梅花开的时候,他都可以去采……他十岁那年,跟下人学做了长寿面,在我生辰的时候,亲手做给我吃……”

    “那几年我身体不好,父亲说药物调理的同时,也要加强锻炼,我总是觉得累,星儿就一直陪着我,有一次还哄我说,如果我每天能多走几步,他就把苏家的梅花全都采了,给我做很多很多梅花茶。”

    “那年,星儿真的把苏家的梅花采光了,给我做了梅花茶,还学会了酿梅花酒,还用梅花做了安神香给我。苏霁说以后不让星儿再去苏家采花了,星儿就跟苏霁下棋,说如果他赢了,就把苏家的梅林都移到咱们家里来,最后他们两个下了一整天的棋,只是下了个平手……”

    “相公,你还记得吗?父亲一直想让你学医术,你却志不在此,后来有了星儿,父亲便不再要求你和弟弟们一定要学医了。你说过,星儿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你的,否则你会被父亲念叨一辈子……”

    萧源启起身抱住了宁如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如烟,那些都过去了。”

    宁如烟流着泪说:“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们的孩子就要成亲了,我们连远远地看一眼都不能……”

    “娘。”

    从外间传来的声音,让萧源启和宁如烟身子都是一僵,宁如烟猛然推开萧源启,下床跑了出去。

    “星儿!”宁如烟哭着抱住了萧星寒。

    萧源启从内室出来,看到母子相拥的一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心里并不比宁如烟好过多少,但他是男人,他要撑起这个家,他不能什么都不管不顾。

    “娘,别哭了。”萧星寒伸手擦去宁如烟眼角的泪水。

    “星儿……你长大了……”宁如烟泪眼朦胧地看着萧星寒说。纵然他们这十年间也曾见过面,但那相隔甚远形同陌路的见面,还不如不见。

    “对不起。”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痛色。如果不是穆妍拉着他,他真的没有勇气再来到这个地方。

    “不要说对不起,娘知道,星儿是个好孩子……”宁如烟看着萧星寒又哭又笑。

    萧源启轻咳了两声,萧星寒看着他叫了一声:“爹。”

    “嗯。”萧源启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但他眼中的水光证明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平静。

    十年了,时间似乎把他们拉得很远很远,可当他们重聚的这一刻,却又像是从未分开过,没有隔阂,没有陌生,没有疏离,甚至都不需要解释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

    “你就是星儿媳妇吧?”宁如烟转头看到穆妍,擦了一下眼泪,握住了穆妍的手,十分喜爱的样子,“这几天总是听心儿提起你。”

    星儿媳妇?穆妍笑了,看着宁如烟说:“丑媳妇来见公婆了。”

    宁如烟也笑了:“这么美的姑娘,怪不得我们星儿喜欢。”

    “穆妍。”萧源启突然开口,叫了穆妍的名字。

    穆妍看向了萧源启,萧源启神色严肃地看着她说:“不知道星寒对你说过多少他的事情,跟他在一起,注定不会一直平顺下去。”

    “相公,你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宁如烟不认同地看着萧源启说,似乎是怕萧源启把她的儿媳妇给吓跑了。

    “如果你有其他的目的,你直说,不要骗星寒,如果你真心爱他,不管未来遇到什么风浪,我希望你都不要离开他。”

    萧源启的话,听起来有些不近人情,可穆妍知道,这是因为萧源启真的在意萧星寒这个儿子,才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萧源启是怕她伤害萧星寒。

    “我是叛将之女,但我并不是任人摆布的病秧子。我承认,一开始,我只是为了让萧星寒救我哥哥,才答应了这桩和亲,但那是在我们相遇之前。”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山盟海誓,他想娶我,我想嫁给他,就这么简单。”

    “不要管你爹说什么,他脾气不好。”宁如烟拉着穆妍的手说,“娘知道你是好孩子。”

    萧源启轻咳了两声说:“她还没改口呢。”暗示意味十足。

    看到宁如烟眼中的期待,穆妍微微一笑说:“明日我们就要成亲了,今天是过来拜见高堂的。”

    萧源启和宁如烟并排坐着,看着萧星寒和穆妍在他们面前跪了下来,行叩拜之礼。

    萧源启眼中满是欣慰,宁如烟不停地抹着眼泪,这次是高兴的。

    “爹。”穆妍看着萧源启叫了一声。

    萧源启点头,穆妍又看着宁如烟叫了一声“娘”,宁如烟伸手把她拉了起来,一脸喜色地看着她说:“好好好!”

    “星寒,你们今日能来,我们已经很高兴了。”萧源启看着萧星寒语重心长地说,“以后不必担心我们,你们要互相扶持,好好过你们的日子。”

    “是啊。”宁如烟握着穆妍的手说,“我们都好好的,你们不必挂念。”

    “这个,还是给娘拿着吧。”穆妍把那根木簪又还给了宁如烟。

    宁如烟却拒绝了:“这根簪子,是给萧家传承人的,就是属于星儿的,你们拿着,以后总有用得上的地方。”

    萧源启神色严肃地看着萧星寒和穆妍说:“萧氏的医术,就是萧家人的信仰。虽然星寒已经多年不再行医,世人对他多有诋毁之词,但医术永远都是萧氏最珍贵的财富,为父希望你们能够将之传承下去。”

    穆妍微微点头:“爹放心,萧氏神医之名,不会断在我们手里。”

    “星儿,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宁如烟突然想起萧星寒前些日子突然冒出来的那个私生子,忍不住开口问。

    “娘,那是我们俩一起收养的一个孩子。”穆妍对宁如烟笑着说,“等有机会,我们会带他过来拜见你们的。”

    宁如烟微微松了一口气说:“我就说我家星儿最是规矩守礼,绝对不会乱来的。”

    穆妍笑了,她都能想象到,萧星寒曾经一定是个超级乖的小孩。

    “妍儿,你也是个苦命的,看你这么瘦,一定吃了不少苦。”宁如烟想到穆妍的身世,一脸心疼地说,“以后让星儿好好为你调理调理身子,你也要多吃一些,下次你偷偷过来,娘给你煲汤喝。”

    “嗯。”穆妍笑着点头。

    “星儿,娘知道你老大不小了,但是妍儿还小,你们不用着急圆房。”宁如烟看着萧星寒一脸认真地说。

    萧源启轻咳了两声说:“如烟,这些事你就别管了。”

    “娘,其实我身体挺好的。”穆妍看着宁如烟一本正经地说。

    萧源启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穆妍觉得萧源启心里一定在说她是个不知羞的丫头……

    “娶了妻,有了孩子,以后就要学会承担责任,护着自己的妻儿,也要保重自己,行事务必要更加谨慎一些。”萧源启看着萧星寒语重心长地说。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

    “时候不早了,你们回去吧。明日是你们大喜的日子,不必在意其他。”萧源启看着萧星寒和穆妍说。

    临走之前,宁如烟拉着穆妍的手语重心长地嘱咐:“我家星儿以后就交给你了。”

    “娘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家星儿的。”穆妍唇角微勾说。

    萧源启听着感觉怪怪的,不像是他们娶儿媳妇,倒像是他们要嫁女儿……

    萧源启和宁如烟站在窗边,看着萧星寒和穆妍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宁如烟突然笑了,一脸欣慰地说:“相公,咱们星儿的眼光真好。”

    萧源启微微叹了一口气:“如烟,这下你该放心了吧?不要总是说星寒一个人你放心不下。”

    “相公,我什么时候说过那种话?”宁如烟愣了一下。

    “做梦的时候。”萧源启看着宁如烟说。

    宁如烟挽住了萧源启的手臂:“其实相公你做梦的时候也叫过星寒的名字,我没敢告诉你。”

    萧源启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很晚了,去休息吧。”

    萧星寒和穆妍一起回了驿馆,两人没有点灯,就静静地相拥坐在窗边,看着夜空中的那一轮明月。

    “萧星儿,你娘说把你交给我了。”穆妍轻声说。

    “嗯。”萧星寒应了一声。

    “所以,以后你要听我的话。”

    “好。”

    “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

    “好。”

    “我想看你笑的时候,你要对我笑。”

    “嗯。”

    “要经常回去看爹娘,要宠心儿妹妹。”

    “好。”

    “可以杀人,但是打不过的时候,记得要跑。”

    “嗯。”

    ……

    “最后一件事,咱娘说了,我还小,先不圆房。”

    “你想得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