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12.如此,最好

时间:2018-02-12作者:三木游游

    耒阳城萧尚书府。

    沈幽若扶着宁如烟在萧府门口下了马车,正准备进门的时候,不远处响起了一个声音:“皇上口谕,宣济慈山庄沈庄主入宫觐见!”

    宁如烟神色微变,转头就看到一个老太监带着几个宫里的侍卫到了跟前。

    “这位便是济慈山庄的沈庄主吧?”老太监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蒙着面纱的沈幽若,声调怪异地说,“跟杂家走一趟吧!”

    “余公公,不知皇上宣召沈小姐,是……”宁如烟定了定神,从荷包里面取出一张银票,在其他人不注意的时候朝着余公公递了过去。

    余公公呵呵一笑,却对着宁如烟摇了摇头,并没有接宁如烟递过去的银票:“萧夫人放心,沈庄主从北漠国来,皇上不会为难她的。”

    宁如烟心中微沉,她只是想从这余公公口中打听一下厉啸天为何突然找上了沈幽若,可看余公公的态度,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萧伯母不必担心,厉皇召见,我去去就来。”沈幽若神色平静地看着宁如烟说。

    宁如烟微微点头:“那幽若你快跟着余公公去吧。”

    看到沈幽若一个人上了宫里来的马车,宁如烟微微皱眉,转身进了门。

    刚进门,就看到萧源启站在门内看着她。宁如烟神色有些不安:“相公应该都听到了,不知皇上突然召见沈幽若所为何事。”

    “回去再说吧。”萧源启握住了宁如烟冰凉的手。他们不是在担心沈幽若遇到了麻烦,而是在担心沈幽若会给他们找麻烦……

    天厉国皇宫御书房。

    厉啸天正在批阅奏折,太子厉宸风静静地坐在一边喝茶,父子俩一时沉默无言。

    “启禀皇上,济慈山庄的沈庄主到了。”

    听到门外传来的禀报声,厉啸天放下了手中的奏折,厉宸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进。”厉啸天的声音。

    门开了,余公公躬身对着沈幽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沈幽若抬脚进了御书房,身后的门很快关上了。

    “济慈山庄沈幽若,参见厉皇陛下,厉太子殿下。”沈幽若不卑不亢地对着厉啸天和厉宸风行礼。沈幽若本是北漠国的人,济慈山庄也是隶属于北漠国管辖的一个势力,所以沈幽若见了厉皇和厉宸风并不需要行跪拜大礼。

    “沈庄主请坐。”厉啸天目光幽深地看着沈幽若。沈幽若一进门就把面纱给揭了,并没有故弄玄虚。

    沈幽若落座,正好就在厉宸风的对面,厉宸风对她微微一笑说:“沈庄主派人送给本宫的信,本宫已经看过了。”

    “多谢厉太子。”沈幽若微微垂眸。

    今日一早,沈幽若的随从梁伯暗中带着沈幽若写的一封信,去了耒阳城的太子府,见到了太子厉宸风。

    厉宸风看过沈幽若写的信,进宫禀报了厉啸天,才有了厉啸天宣召沈幽若进宫这件事。厉宸风知道,沈幽若是在感谢他给了她一个面见厉皇的机会。

    “沈庄主在信中说,要面见父皇,送上一份大礼,现在沈庄主已经见到了父皇,无需再卖关子了吧?”厉宸风看着沈幽若问。沈幽若的信里面只说她求见厉皇,有一份大礼要送给天厉国,并没有说其他。

    厉宸风选择给沈幽若这个面圣的机会,其实主要是看了沈幽若的身份。一来沈幽若掌管着济慈山庄这样特别的势力,二来沈幽若是北漠国的人,她突然来到耒阳城,说要送一份大礼给天厉国,厉宸风直觉不会是小事。

    沈幽若神色平静地说:“厉皇,厉太子,本庄主要送给天厉国的,是济慈山庄。”

    厉啸天和厉宸风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讶。厉啸天依旧没有开口,厉宸风微微一笑说:“沈庄主莫不是在说笑?难道沈庄主打算带着济慈山庄投奔天厉国?我天厉国自然是欢迎的,只是沈庄主总要给我们一个理由,或者说,沈庄主是以此为条件,对我们有所求?”

    沈幽若微微点头:“厉太子心智过人,我不敢向厉皇和厉太子提什么条件,只是有件事,希望厉皇陛下能够成全。”

    “哦?沈庄主有何事需要朕成全?不妨说来听听。”厉啸天神色淡淡地说。

    沈幽若从袖中拿出一样东西,给厉啸天和厉宸风看过之后,就放在了手边的桌子上:“厉皇和厉太子应该认得这是何物。”

    “萧家神医令。”厉宸风唇角微勾,“沈庄主的来意,本宫倒是真的看不懂了。据本宫所知,已故萧老神医和沈庄主的外祖是知交故友,沈庄主一来耒阳城便住进了萧家,假如沈庄主是对萧家有所求,似乎都不需要这枚神医令才是。”

    “厉太子,这枚神医令,是萧爷爷交于我外公的定亲信物。”沈幽若神色平静地说。

    厉啸天微微愣了一下,厉宸风神色有些惊讶地说:“沈庄主的意思是,你与萧王有婚约?”

    沈幽若微微点头:“正是。”

    厉啸天和厉宸风对视了一眼,厉啸天神色淡淡地说:“沈庄主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萧王和东阳国安平公主的和亲已经无可更改。”

    “我知道。”沈幽若再次点头,“我无意破坏天厉国与东阳国的联姻。”

    “沈庄主不妨直接表明来意吧!”厉宸风看着沈幽若说。

    “我本与萧王有婚约,如今萧爷爷和我外公都已经不在了,萧家已将萧王逐出家门,所以无人为我做主,我便只能求厉皇和厉太子成全了。”沈幽若神色平静地说,“我心慕萧王,只求嫁给他,不做正妃也无妨,我的嫁妆,便是济慈山庄。”

    傍晚时分,依旧不见沈幽若从宫中回来,宁如烟越发觉得不安。沈幽若昨夜刚来,倒是好说话,结果今日直接进宫去见厉啸天了,宁如烟总感觉沈幽若来者不善。可萧源启说,让宁如烟不必担心。

    “娘。”萧心悦走了进来。

    “心儿,你总算回来了。”宁如烟拉着萧心悦在她身边坐下,看着萧心悦问,“心儿,你可把事情跟苏家小姐说了?她怎么说?”

    “娘,那个沈小姐好生过分!”萧心悦板着脸说,“她手里拿的信物,根本就是假的!”

    “心儿你说什么?”萧源启大步走了进来,显然听到了萧心悦的话,面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爹,娘,你们听我说。”萧心悦神色认真地把今日见到苏绮和穆妍之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宁如烟和萧源启。

    宁如烟皱眉:“沈家这是什么意思?”

    萧源启冷声说:“信物既然是假的,这门亲事,我们萧家不认!”所谓定亲信物,物还在,才有信。如果信物不在了,亲事便也不存在了。

    “爹,娘,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听说沈幽若进宫去了?”萧心悦看着萧源启和宁如烟问。

    宁如烟微微点头:“是,不知道她意欲何为。”

    萧心悦小脸认真地说:“嫂嫂早就猜到她要做什么了,爹娘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她得逞的!”

    听到萧心悦第n次提起“嫂嫂”这两个字,萧源启微微皱眉,看着萧心悦说:“心儿,不要忘了,萧星寒已经被逐出家门了!”

    萧心悦嘻嘻一笑说:“爹,我明白的,我只当着你们的面说,出去在外人面前,绝对不会说的!”

    萧源启神色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老爷,夫人,宫里来人了。”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萧源启神色一凝,站了起来。

    来的还是那位余公公,而他传了厉啸天的口谕,宣召萧源启携妻女入宫觐见。

    一家三口很快出门上了马车,宁如烟看了一眼萧心悦,皱眉问萧源启:“相公,就算有什么事,皇上找你去就行了,为何要求我和心儿也一同入宫?”

    萧源启微微摇头:“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萧星寒已经被逐出萧家了,其他的,该说什么说什么,不必紧张。”

    萧心悦握着宁如烟的手说:“娘,你放心吧,我知道那个沈幽若想做什么,皇上找我们正好,到时候我会让她后悔的。”

    就在萧源启和宁如烟带着萧心悦入宫的时候,苏霁也收到了厉啸天的口谕进了宫,而与此同时,身在驿馆中的东方紫煜,还有身在萧王府的萧星寒,都往宫里来了。

    夜色降临,天厉国皇宫之中,一场人数不多的小宴,即将开始。

    厉啸天坐在上位,厉宸风坐在下方,他正对面,坐着的是神色莫名的东方紫煜。

    厉宸风下手是一身白衣的沈幽若,沈幽若正对面是萧星寒的位置。

    萧星寒依旧是一身墨袍,脸上那张银色的面具已经多年没有摘下来过,露在外面的双眸幽寒如冰,让人不寒而栗。沈幽若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萧星寒身上,萧星寒却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

    苏霁来了,对着厉啸天和厉宸风行礼过后,就在萧星寒下手坐了下来,眼观鼻鼻观心,神色平静至极。

    最后到的是萧家一家三口,萧源启走在最前面,宁如烟和萧心悦跟在他后面。

    “微臣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萧源启跪地行礼,宁如烟和萧心悦也跪了下来。

    “萧爱卿平身。”厉啸天微微一笑说。

    看着萧源启带着妻女起身落座,厉啸天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萧星寒。

    从萧源启出现,厉宸风的目光就一直放在萧星寒身上,因为他和厉啸天之所以让宁如烟和萧心悦也一起来,就是想看看萧星寒会有什么反应。

    让厉宸风失望了,萧星寒坐在那里,仿佛一尊冰冷的雕塑,就连眼神都没有任何变化。

    “不知厉皇找本宫来,所为何事?”东方紫煜有些不解地问。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厉啸天在这个时候举办一场这样奇怪的宴会,那个沈幽若还是东方紫煜根本不认识的人,他不知道厉啸天意欲何为。

    “东方太子稍安勿躁,朕要先向诸位介绍一个人。”厉啸天笑着说,话落看向了沈幽若,“这位是北漠国济慈山庄的沈庄主,想必诸位都有所耳闻。”

    东方紫煜微微点头:“本宫听说过沈庄主的名头。”

    “今日请诸位来,是有关萧王的亲事,要跟诸位商议一下。”厉啸天微微一笑说,“沈庄主,把那样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沈幽若微微点头,拿出了那枚神医令,让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

    萧星寒冷漠如斯,苏霁淡定如常,东方紫煜的神色却变了:“沈庄主这是什么意思?这和萧王的亲事有什么关系?”

    “东方太子应该知道,已故的萧老神医和济慈山庄的沈老庄主是知交故友,当年萧老神医和沈老庄主做主,定下了萧王和沈庄主的亲事,这枚神医令,便是信物。”厉宸风微微一笑说。

    东方紫煜神色一冷:“厉皇,厉太子,这是什么意思?和亲在即,你们天厉国这是要毁约吗?我东阳国的诚意已经足够了!”

    东方紫煜一下子就恼了,因为萧星寒和穆妍的和亲从一开始到现在,东阳国都很被动,中间还很憋屈,终于要成了,结果天厉国皇室找来了一个和萧星寒有婚约的女人,东方紫煜现在只有一个感觉,欺人太甚!

    “东方太子稍安勿躁,朕保证,不论如何,天厉国和东阳国的联姻会照常进行的。”厉啸天看着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神色不愉地说:“既然厉皇这么说了,本宫倒想知道,这位北漠国来的沈庄主,究竟想要做什么?”

    沈幽若并没有开口说话,厉啸天看向了萧源启:“当年萧老和沈老庄主定下的两家小辈亲事,萧爱卿应该知道吧?”

    萧源启微微垂眸:“回皇上的话,确有此事。”

    沈幽若秀眉微蹙,看了萧源启一眼,她本来以为萧源启一定会否认,说不知情的,却没想到萧源启直接认了,不过这样正好,对她来说是好事。

    厉啸天微微一笑:“萧王应该也是知情的吧?”

    萧星寒声音冷漠地说:“微臣不知。”

    沈幽若眸光一黯,厉啸天眼眸微闪:“哦?这么重要的事情,萧王怎么会不知道呢?还是说,萧王不想认这门亲?”

    “微臣的确不知。”萧星寒冷声说。

    “萧爱卿,萧王说的可是实话?”厉啸天又看向了萧源启。

    萧愿启垂眸,神色如常地说:“回皇上的话,萧沈两家的婚约,是父亲在醉酒意识不清之时定下的,过后并没有告诉萧王。父亲曾说过,如果沈家不提,便当这桩亲事不存在。”

    “原来是这样啊。”厉啸天笑了,“想来沈庄主并不知道萧老的意思,但亲事既定,沈庄主提了,并拿出了当年萧老给的信物,萧爱卿是认,还是不认呢?”

    萧源启神色恭敬地说:“回皇上的话,这桩亲事是父亲定下的,沈家手中既有信物,我萧家便认。但萧王早已在十年之前与萧家断绝关系,他的名字,已不在萧家族谱之上,所以微臣认与不认,都没有什么意义,还请沈庄主理解,微臣无法为她做主。”

    萧源启的话滴水不漏,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萧烜生前定下的儿孙亲事,只要有信物在,他们萧家就承认,可惜萧星寒已经不是萧家人了,他认了,也没用!

    “萧夫人以为呢?”厉啸天看向了宁如烟。

    宁如烟微微垂眸说:“回皇上的话,这些事,都是相公做主。”

    “呵呵。”厉啸天微微一笑,“虽然说萧王已经和萧爱卿断绝了父子关系,但是我们都知道,萧王是不会和萧老断绝祖孙关系的,萧爱卿证实了这桩婚约的确是萧老生前定下的,萧王,你的意思呢?”

    沈幽若目光幽深地看着萧星寒,就听到萧星寒声音冷漠地说了一句话:“微臣的亲事,皇上定夺即可,微臣谨遵圣意。”

    东方紫煜不可置信地看着萧星寒。他不信萧星寒不明白这场宴会是什么意思,是厉啸天摆明了要再给萧星寒塞一个女人,还找来了萧家人证实婚约存在,并且找来了穆妍的表哥苏霁做见证,可萧星寒竟然没有直接拒绝!东方紫煜觉得无法理解,就算萧星寒在乎的是萧烜生前的愿望,可他难道不在乎穆妍会怎么想吗?

    “朕十分敬重萧老,当年萧老被奸人所陷害,朕也一直很是遗憾。”厉啸天叹了一口气说,“沈庄主是萧老为萧王选定的妻子,假如朕早知道这桩婚约的话,便不会让萧王和亲了。”

    “厉皇说这样的话,置东阳国于何地?”东方紫煜神色一冷,“难不成厉皇现在要成全萧王和沈庄主,让安平另嫁他人吗?简直可笑!”

    东方紫煜是真的很生气,并不仅仅是为了东阳国的面子和利益,也为穆妍觉得不平。穆妍对东方紫煜来说,并不是棋子,他曾经喜欢过穆妍,如今心底依旧是喜欢的,并且他和穆妍的合作很愉快。

    “东方太子别误会,安平公主会在后日嫁给萧王,此事不会更改。”厉啸天看着东方紫煜说。

    “厉皇的意思是,这位沈庄主,也要嫁给萧王?”东方紫煜神色不愉地说。

    厉啸天微微点头:“朕正有此意。”

    东方紫煜目光幽深地看着沈幽若,突然笑了起来:“厉皇,如果本宫没猜错的话,这位沈庄主,是拿了济慈山庄作为嫁妆吧?”

    东方紫煜突然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萧星寒和这个姓沈的女人的确有过婚约,但厉啸天绝不可能是为了完成萧烜生前的愿望,才非要成全沈幽若的,一定是沈幽若给了天厉国皇室什么好处,否则厉啸天根本不会理会她!

    东方紫煜在想,作为济慈山庄的庄主,沈幽若既然打定主意要嫁到天厉国来,她能给天厉国皇室的好处,自然就是济慈山庄了。

    厉啸天呵呵一笑:“不瞒东方太子,确实如此。东方太子,天厉国和东阳国已经结为盟友,济慈山庄脱离北漠国,加入天厉国,对东阳国来说,也是好事不是吗?”

    厉啸天话里有话,他在暗示东方紫煜,天厉国得到了济慈山庄之后,少不了东阳国的好处。

    东方紫煜沉默了片刻,又深深地看了萧星寒一眼,然后笑了起来:“既然如此,本宫似乎没有反对的理由。”

    东方紫煜不是为了好处,也不是改变主意了,而是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萧星寒绝对不可能真的娶这个沈幽若,苏霁也绝对不会看着这个女人跟穆妍一起嫁给萧星寒,穆妍更不可能跟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所以,东方紫煜决定置身事外,只做他该做的事情,说他该说的话,其他的,看戏就好。

    东方紫煜的反应,在厉啸天的预料之中,因为作为东阳国的太子,东方紫煜在这个时候,不应该考虑穆妍的幸福,只应该考虑东阳国是否能够得到更多的利益。假如东方紫煜继续反对的话,倒是会引起厉啸天的疑心,觉得这其中还有什么秘密。

    苏霁始终坐在那里没有说话,而厉啸天觉得一切都顺利得超乎预料,他正准备开口,定下沈幽若和穆妍后日一同嫁入萧王府的事情,萧心悦突然开口了。

    “皇上,沈庄主的那枚定亲信物,能给我看一下吗?”萧心悦神色恭敬地问厉皇。

    厉皇这才注意到萧心悦,他心情颇好,倒也不在意萧心悦突然提出的要求,看到萧心悦那张不谙世事的纯真脸庞,厉皇忍不住笑了:“当然可以。”

    一个宫女从沈幽若面前拿了那枚神医令,送到了萧心悦面前。

    厉皇笑容爽朗地问萧心悦:“萧小姐,你为何要看这枚信物呢?难道你怀疑这是假的?”

    厉皇只是觉得这个丫头很可爱,事情已经定了,他倒也不在意这些小插曲。谁知道萧心悦很认真地回答了厉皇的问题:“是的,我怀疑这枚信物是假的。”

    沈幽若的神色立刻变了:“心悦妹妹,这枚神医令,萧伯父和萧伯母都已经看过了,是真的。”

    “从外表看的确是真的神医令。”萧心悦拿着那枚神医令神色认真地说,“但是这枚神医令是不是我爷爷给沈家的信物,就不一定了。”

    厉啸天眼眸微眯:“此话怎讲?”

    “回皇上的话,萧家神医令一共有三枚,外表一样,内里却镶嵌着三枚不同颜色的宝石。”萧心悦神色恭敬地说,“给沈家的那一枚神医令,里面应该是绿色的宝石。”

    “萧小姐又如何断定,这枚神医令里面不是绿色的宝石呢?”厉宸风看着萧心悦问。

    萧心悦微微摇头:“我不确定,所以才请求皇上让我看一眼。皇上有所不知,萧家已经收回了一枚神医令,原本在我手中,前些日子突然凭空消失了,定然是被人盗走了。”

    东方紫煜笑了起来:“这么说,萧小姐怀疑是沈庄主偷盗了你的神医令冒充信物?”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心儿,不要胡闹!”萧源启不认同地看了萧心悦一眼。

    “爹,神医令丢失的事情,我怕你和娘责罚,所以没敢告诉你们。”萧心悦低着头说,“但那是爷爷留给我的宝贝,不管是谁偷了,我都要找回来的,我不是怀疑沈庄主在说谎,我只是想看一下而已。”

    “心悦妹妹,神医令中有宝石的事情,只有你们萧家人知道,当年萧爷爷给沈家的信物,里面是否是绿色的宝石,也全都是你们萧家人说了算,所以,等你打开神医令,不管里面是什么,都不能证明这不是当年的信物。”沈幽若神色平静地看着萧心悦说,显然并不认为萧心悦的行为会影响到她的计划。

    厉啸天呵呵一笑:“沈庄主言之有理,萧小姐,你的神医令丢了确实很可惜,但你可不能诬赖沈庄主啊!”

    “皇上,等我打开看一下就知道了。”萧心悦神色认真地说。

    众人看着,萧心悦纤细的手指在神医令上面快速地点了几下,神医令突然裂开了一条缝,变成了两半。

    萧心悦打开那两半,众人就看到里面镶嵌着一颗宝石,并非绿色,而是红色。

    萧源启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萧心悦看着厉皇说:“皇上,这枚神医令是我的,根本不是定亲信物。”

    “萧小姐,朕刚刚已经说了,宝石的颜色,证明不了什么。”厉啸天倒也不生气,只当是小孩子玩闹。其实看到萧源启突然沉下来的脸色,厉啸天怀疑这枚神医令真的有可能是沈幽若从萧心悦那里偷走的,但是无所谓,不会影响最后的结果。

    沈幽若神色平静地看了萧心悦一眼,并没有说话,似乎什么都不担心。

    萧心悦却把打开的神医令内部给在场的所有人看:“三年前,我在里面刻了字,上面还有我刻上去的时间,是我爷爷的忌日。定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所以这枚神医令,就是我的。”

    东方紫煜笑了起来:“看来,萧小姐没有说谎啊。本宫倒是第一次见到,定亲信物还用偷来的,有趣。”东方紫煜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他是站在穆妍这边的,所以看到事情有反转,当然不会错过添油加醋的机会。

    只见萧心悦手中拿着的两半神医令,一半上面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还有一半上面刻了两个字,“寒心”,下面还有一行很小的字,的确是三年前萧烜的忌日。

    沈幽若的脸色终于变了,拳头也微微握了起来。

    厉啸天眉头一皱,看向了沈幽若:“沈庄主,给朕一个解释!”厉啸天之所以找了这些人来,是为了给他接下来的行为找一个合理性,也是为了避免萧星寒心中不满,同时让苏家提前知道。可厉啸天没想到,沈幽若手中的定亲信物真的是从萧家偷的,还被萧心悦找到了证据。

    萧源启看了一眼萧心悦手中神医令上面的“寒心”两个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着沈幽若说:“沈庄主,就算你直说定亲信物丢了,我萧家也不会否认婚约的存在,可你偷盗心儿手中的神医令,欺骗萧家,这样的行为太无礼了!”

    沈幽若的脸色非常难看,因为她没想到会被当众拆穿,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皇上,虽然萧王已经不是我的兄长了,但我爷爷生前的愿望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信物是真的,婚约自然需要履行,可沈庄主把真正的信物弄丢了,这说明沈庄主根本就没有认真对待这桩婚约。用偷盗来的东西冒充信物,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人不齿!”萧心悦皱着眉头说,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因为她一早就说了,有红色宝石的神医令是她的爷爷留给她的,是对她来说很珍贵的宝贝,却被沈幽若偷了,沈幽若还拿来骗他们萧家人,她生气得理所应当。

    苏霁看了一眼萧心悦,唇角微微勾了一下,心中默默地说,这也是一个爱演戏的混蛋丫头……

    “心悦妹妹,这件事,回头姐姐会跟解释的。”沈幽若微微垂眸说,“厉皇,婚约是真的,信物也的确存在,只是被我一时大意遗失了,才出此下策,还望厉皇见谅。”

    厉啸天对于沈幽若已经有些不满了,本来沈幽若是有理的一方,厉啸天支持她,可沈幽若自己做了一件傻事还被当众揭穿,这有理也变得没理了。

    但厉啸天还是不愿意放弃即将到手的利益,他微微一笑说:“沈庄主虽然用的方式不对,但不能否认婚约真的存在,而且沈庄主也是因为心慕萧王,才犯了一点小错。既然萧王没有意见,那么朕还是希望可以成全沈庄主。”

    东方紫煜似笑非笑地说:“本宫也没有意见,不过本宫想听听苏相的意见,毕竟苏相是安平的表兄。”

    厉啸天看向了苏霁:“苏爱卿,你的意思呢?”

    萧心悦皱眉看着苏霁,她没想到她当众揭穿沈幽若偷盗的无耻行径,厉皇还是执意要促成沈幽若和萧星寒在一起。这会儿萧心悦在想,假如苏霁敢说他没有意见,她就恨他一辈子!因为他不配当她家嫂嫂的表哥!

    终于有了存在感的苏霁神色平静地说:“皇上,臣反对。”

    非常简单直白,让在座的人都有些惊讶了。因为苏霁一直刻意和穆妍保持距离,也从未在厉皇面前为穆妍说过话,如今在厉皇已经决定要让沈幽若和穆妍一起嫁给萧星寒的时候,苏霁却当众表示反对,这不像他往日的性格。

    萧心悦嘴角微勾,然后又很快收起了笑容,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厉啸天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似乎没有想到一向很懂他心思的苏霁今日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

    “苏相是不想让你的表妹受了委屈吗?”厉啸天看着苏霁冷声问。

    苏霁微微点头又摇头:“皇上,从东阳国来的安平公主,的确是微臣嫡亲的表妹,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微臣不否认对表妹的关心,但微臣反对济慈山庄的沈庄主嫁给萧王,并非因为安平公主和微臣的关系。”

    “那是因为什么?”厉啸天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假如苏霁说他一点儿都不在乎穆妍的话,厉啸天会认为他在说谎。厉啸天这会儿也意识到,苏霁并非一个感情用事的人,他既然反对,就定然有他的道理,不妨听听看。

    “沈庄主以济慈山庄作为嫁妆,要嫁到天厉国来,足可见沈庄主对萧王的痴心。”苏霁神色平静地说,“不过本相有个问题要问沈庄主,沈庄主什么时候能把嫁妆送到耒阳城来?”

    沈幽若的神色瞬间变了:“苏相这是什么意思?”

    苏霁微微一笑:“本相说得很直白,如果沈庄主听不懂的话,本相可以说得更直白一些。沈庄主,你是济慈山庄的庄主,这一点我们都承认,但我们也知道,沈庄主高堂尚在,并且还有一个弟弟,请问沈庄主,你对济慈山庄的未来,做出如此重大的决定,可经过你母亲和继父的同意?济慈山庄的长老和弟子,可都愿意随着沈庄主背井离乡前来天厉国?”

    沈幽若神色一冷:“苏相,这一点不用你担心,我说到就可以做到!”

    “沈庄主果然有魄力,不过你所求的,是与安平公主后日一同嫁入萧王府,但你的嫁妆,要什么时候送过来,谁也不知道不是吗?”苏霁神色淡淡地说,“既然沈庄主一来耒阳城,就直接找了皇上谈交易,那么就要把交易的筹码准备好,否则空口白牙,全凭一张嘴来说,不值得相信。吾皇看在萧老神医的面子上,愿意成全沈庄主,但这也是有前提的。”

    厉啸天的目光已经变得幽深了起来,厉宸风眼底也闪过了一道莫名的光芒。他们父子乍闻沈幽若说要拿济慈山庄做嫁妆,想着这么大的利益唾手可得,就没有往深了想。苏霁的话让他们瞬间想到,他们最后有可能成全了沈幽若,却什么都得不到!

    沈幽若目光幽寒地看着苏霁:“苏相,假如我发誓我一定会把济慈山庄带过来呢?苏相是不是也不信?说白了,苏相就是为了自家表妹,所以故意在这里破坏我和厉皇已经约定好的事情!”

    苏霁笑了:“沈庄主不必挑拨我们君臣之间的关系,你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是北漠国的人。”

    “怎么,苏相又要说我是北漠国皇室派来的奸细吗?”沈幽若冷声说。

    苏霁摇头:“奸细倒是不至于,本相相信,沈庄主是真的因为爱慕萧王,所以才来到耒阳城的。婚约存在过,本相也承认,但信物既然已经丢失,婚约自然就不作数了。至于沈庄主偷盗萧小姐的神医令冒充信物这件事,本相不想评价沈庄主的人品,但是本相通过这件事,看到了沈庄主不择手段都要嫁进萧王府的决心。”

    “苏相你什么意思?”沈幽若神色已经很难看了。

    “本相的意思就是,既然你这么渴望嫁入萧王府,连偷盗之事都能做出来,你已经在骗人了,对于你说的嫁妆的事情,本相很怀疑。”苏霁看着沈幽若说,“退一步讲,本相相信你会不择手段试图把济慈山庄带来天厉国的心,但是,本相不相信你真的有能力把济慈山庄带过来。这样说,沈庄主听懂了吗?”

    “苏相果然巧舌如簧!”沈幽若看着苏霁冷声说。

    “恼羞成怒?无言以对?”苏霁唇角微勾,“沈庄主,你比一般的女子聪明一些,本相承认,但是本相奉劝你一句,不要做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你能守住济慈山庄是一回事,你想把济慈山庄迁移到天厉国,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苏相说那么多,不过是看不起女人罢了!”沈幽若冷声说。

    苏霁又笑了:“沈庄主说本相看不起女人,本相不认,本相只是有一些看不起沈庄主而已。我们就事论事,济慈山庄最有价值的,是济慈山庄里面的人。如果本相收到的信息无误的话,济慈山庄地处北漠国繁星城,就在北漠国皇室眼皮子底下,现如今,济慈山庄一共有十位掌握着不同程度话语权的长老,还有近两百位弟子,其中不乏北漠国贵族的公子小姐。那么,请沈庄主告诉本相,也告诉在座的诸位,你准备如何把那些人从繁星城带到耒阳城来?”

    沈幽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气得说不出话来。

    苏霁神色淡淡地说:“本相可以替沈庄主回答这个问题,答案是,根本不可能。第一,济慈山庄的长老和弟子,甚至包括沈庄主的母亲和继父以及那位同母异父的弟弟,都不会愿意背井离乡来天厉国;第二,一旦济慈山庄里面有任何异动,北漠国皇室立刻就会知道,对北漠国皇室来说,宁愿灭了济慈山庄,也绝对不可能让济慈山庄从眼皮子底下离开投奔别国的。本相说得够直白了,沈庄主,你听懂了吗?”

    萧心悦一脸惊叹地看着苏霁,她发现她家嫂嫂的这个表哥说话真的好厉害好厉害啊!如果她是沈幽若,被苏霁这么说的话,肯定该被气得吐血了!

    沈幽若没有吐血,不过也差不多了。她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她知道,苏霁已经彻底毁了厉皇对她的信任,她再坚持说她会把济慈山庄的人带过来,厉皇也根本不会再相信她了!

    厉啸天目光幽寒地看着沈幽若:“沈庄主,朕不想再听你说一句话,请立刻离开这里,否则,休怪朕对你不客气!”

    厉啸天被苏霁的话点醒了,济慈山庄想要迁移到天厉国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沈幽若是在利用他们,达到她不择手段也要嫁给萧星寒的目的!

    沈幽若握着拳头,神色难看地说:“厉皇,就算最终结果如苏相所言,但只要我来了天厉国,便可以在天厉国建立一个新的济慈山庄!”

    苏霁笑了:“沈庄主,本相不想对你一个女人说太难听的话,但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据本相所知,你的医术,在济慈山庄都不是最厉害的,只是因为你姓沈,是沈老庄主的血脉,才成为了庄主。事实上,济慈山庄医术最厉害的几位长老,一直都不服你这位庄主。你说你可以在天厉国建立一个新的济慈山庄,这倒也不是办不到,不过我天厉国并不需要你,因为当世医术最厉害的神医,本就在天厉国!萧王,你说呢?”

    被点名的萧星寒终于看了沈幽若一眼,沈幽若眼中有紧张,有期待,有爱慕,她希望萧星寒可以为她说一句话,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和萧星寒在一起。

    萧星寒开口了,然后沈幽若才知道,苏霁对她的嘲讽奚落什么都不是,因为萧星寒直接往她的心口狠狠地插了一刀……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萧星寒声音冷漠地说:“放出消息,说北漠国济慈山庄的庄主要带着济慈山庄从北漠国叛逃,投奔天厉国,北漠国皇室便不会让济慈山庄存在了。如此,最好。”

    ------题外话------

    凝望的沧桑眼眸《权宠医妃》

    简介:

    睡个觉莫名其妙穿越也就罢了,居然狗血的被下了药?欲火中烧的师心鸾随手抓过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吃干抹净以后,某人却笑意盈盈的让她负责?

    于是一朝赐婚圣旨当头砸下,众闺秀怒骂,“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鲜花是楚央,牛粪是师心鸾。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