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11.做梦去吧!

时间:2018-02-11作者:三木游游

    腊月初八,后日便是萧星寒和穆妍成亲的日子了。

    成亲之前的各种礼仪,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驿馆这边,东方紫煜和他带过来的东阳国礼部官员早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而萧王府那边,萧星寒的随从兼管家青木配合厉皇安排的官员,该有的礼数一样都不少。

    这天一大早,萧心悦收拾好之后就准备去找宁如烟,因为每年腊八节宁如烟都会去普陀寺上香,今年应该也不会例外。

    只是萧心悦还没出门,宁如烟先过来了。

    屏退了下人之后,宁如烟拉着萧心悦的手坐了下来。萧心悦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宁如烟问:“娘,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夜家里来了客人。”宁如烟看着萧心悦说,“是济慈山庄的庄主沈幽若沈小姐,你爷爷结拜兄弟的外孙女。”

    萧心悦微微点头:“我以前听娘提过一次沈小姐,马上要过年了,她从北漠国那么远的地方来我们家,是有什么事情吗?”

    宁如烟点头;“她拿着你爷爷当年给你沈爷爷的信物,说她和你大哥早已定亲,要我们萧家兑现承诺。”

    萧心悦直接愣在了那里,秀眉微蹙:“这怎么可以?大哥后日便要成亲了,她这个时候过来,不是故意找我们的麻烦吗?”

    “你大哥……毕竟现在不在咱们家了,所以她要找麻烦,也找不到咱们身上,只会找你大哥的麻烦。”宁如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萧心悦小脸一沉:“那就更不行了!大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喜欢的姑娘,马上要娶进门了,谁都不能阻止!”

    “心儿你听娘说,当年的事情,你大哥也不知道。”宁如烟把当年萧烜和沈旸如何定下两个孩子的亲事的事情简单地跟萧心悦讲了一遍。

    萧心悦脱口而出:“沈爷爷当年肯定是故意把爷爷灌醉的!明知道爷爷喝醉了还提亲事,太不厚道了!”

    宁如烟神色严肃地看着萧心悦:“长辈的事情,不要乱说话。”

    萧心悦“哦”了一声,然后神色紧张地看着宁如烟问:“那现在怎么办呀?我们可不能让那个沈小姐坏了大哥的亲事!”

    “唉!”宁如烟微微摇头,“这件事,我们管不了,你今天去找苏小姐玩儿,跟她提一下,让苏家和安平公主来处理吧。”

    首先,沈幽若是萧烜结义兄弟的外孙女,萧家不能对她怎么样,况且沈幽若在这件事里面,其实是有理的,因为这桩娃娃亲确实存在,她手中也的确拿着萧烜当年给沈家的信物,信物就是定亲的证明;其次,萧星寒当年被逐出家门,其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萧源启和宁如烟这么多年狠心和萧星寒断绝了关系,再没有任何来往,也是不想害了萧星寒,更不想让萧家成为萧星寒的软肋。

    如今萧星寒成亲在即,天下人都盯着他,尤其是天厉国皇室。所以越是在这个时候,萧家人越是要低调,不能做出什么事情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萧心悦很认同地点了点头:“娘说的对,嫂嫂很厉害的,她一定会有办法解决这件事!”

    听到萧心悦一口一个“嫂嫂”,宁如烟摇头失笑。萧心悦这会儿还没有见过穆妍,就如此喜欢她,想来也是穆妍和萧家的缘分吧。

    “娘今日还去普陀寺吗?”萧心悦问宁如烟。

    “不去了。”宁如烟微微摇头说,“娘今天有点事情要做,你就去拜访苏小姐吧。”

    “嗯,苏姐姐上次还说要请我去丞相府玩儿呢。”萧心悦微微一笑,“我要赶紧去告诉苏姐姐这件事。”

    萧心悦和宁如烟一起出门,就看到沈幽若到了萧心悦的院子门口。

    “幽若,你怎么过来了?”宁如烟微笑着问,“你长途跋涉那么久,应该再多休息一下。”

    “萧伯母,我不累。”沈幽若话落,目光落在了萧心悦的身上,嘴角扯出了一个清冷的笑意,“这位,就是心悦妹妹吧?”

    “沈小姐。”萧心悦很客气地对着沈幽若点了点头。沈幽若叫萧心悦妹妹,从她们两家长辈的关系来说,萧心悦该叫沈幽若一声姐姐。可萧心悦这会儿出于本能地不喜欢沈幽若,因为她觉得沈幽若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在她家大哥马上成亲的时候出现,还拿当年长辈交换的信物作为要挟,根本就是不安好心!

    “幽若,你难得来耒阳城,本该让心悦陪陪你,可心悦今日有约了,不好失信。”宁如烟看着沈幽若有些抱歉地说。

    “听说伯母和心悦妹妹每年腊八会去普陀寺上香,我小时候来过耒阳城,那时萧爷爷带着我和星寒哥哥一起去过普陀寺。”沈幽若微微一笑说,“既然心悦妹妹今日有其他事,晚辈就陪萧伯母一起去上香吧。”

    宁如烟本想以身体不适为由推脱,因为她原本今日不打算去普陀寺了。这会儿听到沈幽若的话,宁如烟又改了主意,微微点头看着沈幽若说:“那就再好不过了。”宁如烟在想,让沈幽若待在她眼皮子底下才是最稳妥的,不然沈幽若如果在背地里做了什么事,他们也无从知晓。

    萧心悦先出了门,之后没多久,宁如烟和沈幽若一起出门,坐着马车朝城南普陀寺而去了。

    耒阳城苏丞相府。

    听到下人禀报说萧尚书府的小姐前来拜访,苏绮高兴地甩开原本坐在一起喝茶的苏霁,前去迎接了。

    苏霁努力回想了一下,萧尚书府只有一位小姐,就是萧星寒的妹妹,名字,好像叫萧心悦?应该就是苏绮近日总是挂在嘴边的小心儿了吧?

    萧心悦本来以为今日要去普陀寺,穿的衣服颜色比较素淡,后来决定来苏丞相府,就特意换了一条红色的裙子,外面还批了一件狐裘披风,更衬得那张绝色倾城的小脸娇艳如花。

    苏绮一身男装,如今气质也越发帅酷了。她大步走过来,一把搂住了萧心悦的肩膀,看着萧心悦唇角微勾:“小心儿,想哥哥了?”

    萧心悦笑嘻嘻地说:“苏姐姐你好坏呦!”

    苏绮哈哈一笑,让她的丫鬟招待萧心悦的丫鬟去喝茶,她搂着萧心悦朝苏丞相府后花园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们府里种了几株馨口腊梅,前天才刚开,你来得正好,我带你去看看!”

    “苏姐姐,我找你有正事要说。”萧心悦对苏绮说。

    “有正事?”苏绮微微挑眉,“花园里有个亭子,咱们过去说,说完再去赏花。”

    萧心悦微微点头,就被苏绮很爷们儿地揽着肩膀,一起进了苏丞相府的后花园。

    苏丞相府的面积并不是特别大,但是处处都透着精致优雅。后花园里面栽种了不少四季常青的树木,在这肃杀的冬日,依旧显得生机盎然。

    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亭子,亭子四周挂着挡风的布帘,苏绮掀开布帘,搂着萧心悦走了进去。

    原本苏霁和苏绮兄妹俩就在这个亭子里喝茶,苏绮去迎萧心悦,苏霁并没有离开。这会儿帘子猛然被人掀开,苏霁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错愕的美眸。

    苏霁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继而笑容清浅地叫了一声:“萧小姐。”

    “苏丞相大人。”萧心悦脸色微红,不知是被冷风吹的,还是因为害羞。

    “大哥你怎么还不走?我跟小心儿有事情要谈,你把地儿让出来。”苏绮十分不客气地对苏霁说,搂着萧心悦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这会儿苏绮身着男装,比萧心悦还高了半个头,萧心悦粉面桃花,小鸟依人地被苏绮搂在怀里,看着像极了一对“金童玉女”……

    苏霁微笑着起身,对着萧心悦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擦肩而过的时候,苏霁闻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香气,想起萧心悦对他的称呼“苏丞相大人”,突然有点想笑,一般人要么叫他苏相或者苏丞相,要么叫他苏大人或者苏公子,还是第一次有人管他叫苏丞相大人,听起来莫名感觉还不错。

    苏绮和萧心悦都坐下来之后,看到萧心悦脸上的红晕,苏绮愣了一下:“冷了?”

    萧心悦微微摇头:“还好。”

    苏绮语重心长地看着萧心悦说:“小心儿,我可给你提个醒,别看我哥脸长得不错,其实心黑着呢!你可不要被他的皮囊给骗了!千万离他远一点儿!”

    因为玉佩落在了亭子里,刚走出没几步就回来找的苏霁,这会儿就一帘之隔站在亭子外面。听到苏绮对萧心悦说的话,苏霁的脸微微有点黑。

    结果苏霁下一刻就听到萧心悦温软又认真的声音:“嗯嗯!苏姐姐你放心吧,你哥哥没有我哥哥长得好看,没有我嫂嫂头脑聪明,我才不会喜欢他呢!”

    苏绮哈哈一笑:“你说得很对!”

    苏霁黑着脸站在外面,伸出去拉布帘的手僵在了那里,片刻之后猛然收手转身走了。

    苏绮看着外面微微颤动的布帘,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玉佩,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萧心悦不知道,但苏绮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脚步声,知道苏霁又回来了。她刻意对萧心悦说苏霁的坏话,是有目的的。苏绮可没打算让苏霁一辈子打光棍儿,而她觉得萧心悦这姑娘真心不错,人美心好又软萌的,如果当她嫂子的话再合适不过了。

    但是苏绮最了解苏霁的脾气,苏霁那副仿佛要禁欲到天长地久的死样子,眼里向来看不到美丽的姑娘,除了苏绮和穆妍之外,其他姑娘在苏霁眼里不是矫情就是愚蠢,提都不屑提。

    所以,苏绮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她对萧心悦说苏霁的坏话,萧心悦的反应在她的预料之中,因为萧心悦就是这么实在得可爱的姑娘,然后萧心悦的话被苏霁听了去,向来对自己容貌和头脑都相当自信的苏霁,心中会作何感想呢?

    苏绮表示,她也是良苦用心啊,为了激起她家大哥对萧心悦的兴趣和征服欲,她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就看苏霁的表现了。

    “苏姐姐?苏姐姐?”萧心悦叫了苏绮好几声,苏绮才反应过来。

    萧心悦神色认真地说:“我今天真的是有正事找苏姐姐的。”苏绮在想着怎么把萧心悦和苏霁凑到一起,萧心悦倒是真的没在想苏霁。虽然苏霁长得很好看,气质也很吸引人,萧心悦看到苏霁脸红却是由于惊讶和她容易害羞的性格。

    “嗯,你说。”苏绮正了正神色,看着萧心悦说。

    “有个女人想要跟嫂嫂抢我哥。”萧心悦非常言简意赅地用一句话概述了她接下来要跟苏绮说的事情。

    苏绮愣了一下:“谁?除了明心瑶,还有哪个女人不想好好地活着?”

    “苏姐姐我告诉你哦,这次这个沈小姐,比明心瑶要麻烦很多呢。”萧心悦认真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苏绮讲了一遍,其中包括萧家和沈家的关系,以及当初她哥和沈幽若小时候也算青梅竹马的客观事实。

    “咱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真定亲了我们不会否认,可十多年前定的亲,她早干嘛去了?”苏绮皱眉说。

    “就是呀!”萧心悦非常认同地点头说,“她早不来晚不来,后天我哥哥就要成亲了,她突然来了,这摆明了是要闹事嘛!反正我不喜欢她!”

    苏绮沉思了片刻,站了起来说:“我去个地方。”

    “去哪儿?”萧心悦愣了一下。

    “当然是去找你亲爱的嫂嫂了,人家都找上门了,可不得给她一点危机感吗?”苏绮唇角微勾。

    萧心悦眼睛一亮,挽住了苏绮的胳膊:“苏姐姐,你要带我去吗?你会飞檐走壁,带我飞过去是不是?嫂嫂会不会不喜欢我?”

    “想什么呢?”苏绮捏了一下萧心悦的脸,“大白天的,驿馆里面重兵把守,你穿得像个年画娃娃一样这么亮眼,怎么飞檐走壁能不被人发现?你姐姐我武功没有那么高。”

    “也是哦。”萧心悦点头,“那怎么办?”

    “我自己去,把你嫂嫂带过来,你在这里等着。”苏绮对萧心悦说。

    “嗯。”萧心悦微微点头,“那我去看看你们家花园里的馨口腊梅吧!我最近跟我娘学了做梅花茶,可以采一点吗?”

    “当然没问题,你先过去,我让翠花带着你的丫头去梅林找你。”苏绮拉着萧心悦出了亭子,对萧心悦指了一下梅林的方向。她不担心萧心悦会迷路或者遇到麻烦,因为苏丞相府主子加上下人总共也没多少人,府里没有其他高门大族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萧心悦一个人朝着梅林走去,苏绮悄悄出府,朝着驿馆的方向而去了。

    苏丞相府的馨口腊梅是十分珍贵的品种,整个耒阳城里也就皇宫御花园有几株,其他地方都没有。

    这会儿梅花都已经开了,上面还有没有融化的积雪,梅林之中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冷香,静谧美丽得就像一幅画。

    苏绮的丫鬟翠花这会儿还没带着萧心悦的丫鬟过来,萧心悦在梅林里面转了一圈,发现一支半开的梅花枝桠很低,她伸手就够得到,非常适合用来做梅花茶,就拿出一个干净的帕子,打算先采一点。

    萧心悦刚采了两朵花,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萧小姐,不经主人同意,就采摘苏府梅花,是不是有些无礼?”

    萧心悦神色有些尴尬地转头,就看到苏霁似笑非笑地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萧心悦正了正神色,看着苏霁说:“苏丞相大人,我跟苏姐姐说过,苏姐姐同意了的。”

    “可我才是这苏府的主人,阿绮说的,不算。”苏霁看到萧心悦蹙眉,唇角微勾说。

    “苏丞相大人,你怎么如此小气?”萧心悦皱眉看着苏霁说,“作为一个男人,你连几朵梅花都不舍得,还是你妹妹答应了给我的,你不觉得这样很没风度吗?”

    苏霁神色一僵。萧心悦先是说他长得不行,然后又说他脑子不行,现在又说他小气,还说他没风度?

    苏霁表示,他这辈子迄今为止听到的负面评价都没有今天这一会儿多。他皱眉看着萧心悦说:“萧小姐,素闻阿绮说你最是温柔善良,想来也不过是装的罢!”

    萧心悦也不高兴了:“苏丞相大人,明明是你故意挑我的刺,没事找事,竟还要求我温柔善良?”

    苏霁微微愣了一下,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好像真的像萧心悦说的那样,故意挑她的刺,没事找事,因为他本来就根本不在意萧心悦采花,而且他知道萧心悦没说谎,是苏绮同意了的。

    苏霁深深地看了萧心悦一眼,猛然转身,大步离开了。他今天有点不理智,难道是他以前听的赞美太多,如今一听到有人说他不好,就受不了了?苏霁觉得他需要回去好好冷静思考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心悦神色莫名地看着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的苏霁,皱了皱小眉头,嘀咕了一句:“我就采你的花!”然后继续开心地采摘梅花了……

    却说驿馆那边。

    苏绮见到穆妍的时候,穆妍正在专心作画,笔下是一种造型奇特的东西,苏绮一眼看过去没明白那是什么。

    “小表妹,别玩儿了,出事了。”苏绮神色严肃地看着穆妍说。

    穆妍没有抬头:“稍等片刻,表姐先坐,不要打扰我。”她正在设计一种新的武器,这张图纸马上就要完成了。

    话说神兵门迁移到了耒阳城之后,那群老头真正过上了安逸日子,如今制造武器的热情高涨,每次见到穆妍都会问穆妍有没有新的设计图纸给他们。

    苏绮又等了一会儿,穆妍放下笔,把图纸收起来,然后抬头看向了苏绮:“表姐你说出事了?谁出事了?”

    “你出事了!”苏绮一脸“焦急”地看着穆妍说,“有一个萧星寒的青梅竹马未婚妻找上门来了!”

    萧星寒的?青梅竹马?未婚妻?穆妍微微愣了一下,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表妹,你真是命好苦啊!”苏绮拉着穆妍的手唉声叹气地说,“萧星寒早就跟别人订过亲了,你一直被蒙在鼓里。”

    “表姐,能不能别装了,说人话。”穆妍瞪着苏绮说。苏绮显然是在刻意渲染气氛,或许是想看看穆妍的脸色。然而让苏绮失望了,听到那么震惊的消息,穆妍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咳咳。”苏绮轻咳了两声,看着穆妍说,“我说的都是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让小心儿亲口告诉你吧,毕竟这是萧家的事情。”

    “她在哪?”穆妍问苏绮。她知道苏绮是一个人过来的。

    “在我家,你跟我走一趟。”苏绮对穆妍说。

    穆妍微微点头:“稍等一下。”看来又有事情发生,还跟萧星寒有关,穆妍需要了解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穆妍跟晴雪和凌霜交代了两句,换上男装,戴上面具,和苏绮一起悄无声息地离开驿馆,朝着苏丞相府而去了。

    这会儿萧心悦已经采完了梅花,又回到了亭子里,下人都被她打发走了,因为她不想让她们知道穆妍来了。

    布帘掀开,萧心悦抬头,就看到苏绮身旁站了一个面容清隽眉眼含笑的少年。

    萧心悦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确定地叫了一声:“嫂嫂?”

    穆妍伸手揭掉了脸上的千影面具,萧心悦瞬间星星眼了:“嫂嫂你好美呀!”

    “你也很美。”穆妍唇角微勾。冰山男萧星寒竟然有个这么软萌可爱的妹妹,反差也是挺大的。

    “别互相吹了,我最丑行了吧,赶紧坐下,说正事。”苏绮幽幽地说。她发现跟穆妍和萧心悦比起来,她还真的是最丑的,想想就好心塞。

    “嫂嫂,有一个沈小姐要跟你抢大哥!”穆妍一坐下,萧心悦就神色严肃地看着她说。

    穆妍笑了:“哦?什么来头?”这小丫头是真的很可爱啊!

    “她是济慈山庄的庄主,名叫沈幽若。”萧心悦一五一十地把沈幽若昨夜来了耒阳城之后的事情告诉了穆妍,还说了当年沈幽若和萧星寒定亲的事情。

    “其实她也没错。”穆妍听完萧心悦的话,神色平静地说,“只是她挑在这个时候来,未免有些太过巧合了。”

    听说萧星寒还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穆妍并不生气。

    首先,所谓的青梅竹马,小时候见过面的几乎都能算,穆妍和苏霁,苏绮和穆霖,都是青梅竹马。假如当年萧星寒和沈幽若相处得很好,萧烜老爷子在沈旸有意促成两家孩子亲事的时候,便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婉拒了。但凡萧星寒当年表现出一点对沈幽若的好感,萧烜又怎么会在醉酒定亲之后那么后悔,还不允许萧源启和宁如烟告诉萧星寒这件事,希望沈家也不要再提呢?

    所以,穆妍几乎可以确定,萧星寒跟沈幽若之间,什么都没有。

    其次,说沈幽若是萧星寒的未婚妻,可那桩亲事是怎么定下来的,他们都心知肚明,而萧星寒恐怕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他不会瞒着穆妍的。

    “嫂嫂跟我想的一样。”萧心悦看着穆妍说,“沈家小姐如今已经二十一岁了,她如果真想嫁给我哥哥,为什么不早点拿着信物过来,非要在我哥哥要成亲的时候过来横插一脚,我觉得她就是不怀好意。”

    “她在想什么,我们不会知道的。”穆妍微微摇头说,“她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动她。”

    “嫂嫂你好善良哦。”萧心悦看着穆妍一脸认真地说。

    苏绮翻了个白眼,穆妍善良?是萧心悦天真吧!

    穆妍唇角微勾:“但她既然来了,我们不能不防,所以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是她接下来可能会做什么。”

    “嫂嫂你遇到这种事还能这么冷静,我好佩服你。”萧心悦看着穆妍一脸崇拜地说。

    苏绮又翻了个白眼:“小心儿,姐姐我还在呢,你能不能不要一见你嫂嫂就把我当空气?”

    萧心悦笑嘻嘻地挽住了苏绮的胳膊:“苏姐姐,我第一次见到嫂嫂,太开心了嘛!”

    苏绮揉了揉萧心悦的小脑袋:“好吧,看在你这么乖这么可爱的份儿上,原谅你了。”

    “小表妹,我觉得沈幽若接下来会去找萧星寒。”苏绮若有所思地看着穆妍说,“她手中拿着萧老神医当年给沈家的信物,我们都知道,萧老神医生前的愿望对萧星寒来说意味着什么。虽然当年定亲之事也不是萧老神医愿意的,但难保那个沈幽若不会骗萧星寒,说她自己是萧老神医中意的孙媳妇。”

    “嫂嫂,我哥肯定不会因为这个就跟她在一起的。”萧心悦赶紧开口对穆妍说,仿佛是怕穆妍担心或者生气。

    穆妍微微一笑,捏了一下萧心悦的脸说:“我知道。”

    “小表妹,我有话就直说了。”苏绮看着穆妍神色严肃地说,“虽然我也不认为萧星寒会弃你娶她,但他们之间毕竟有情分在,万一她死活非要跟了萧星寒,宁愿当妾也不走的话,你觉得萧星寒会不会心软?”

    萧心悦蹙眉,穆妍笑了:“表姐,你想多了。”

    “你在想什么?”苏绮看着穆妍问。

    “沈幽若年纪轻轻掌管着济慈山庄的基业,必然不是一般女子。”穆妍神色淡淡地说,“过去那么多年,她都没有找过来,或许是因为她想让萧星寒主动找她,或许是因为济慈山庄事务繁忙走不开,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原因。不过不论如何,她这次既然来了,必定是有计划的,绝不会冲动行事,如果她要去找萧星寒,让萧星寒接受她,她昨夜就直接带着信物去萧王府了,不会去萧家,而且我并不认为沈幽若会甘心当妾室。”

    苏绮神色莫名:“你说的有道理,那你觉得她到底想做什么?”

    “萧星寒抛弃我,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不谈感情,我们又不是私定终身,是两国和亲。”穆妍神色淡淡地说,“所以,沈幽若应该很清楚一件事,就算当年定亲是真的,就算萧星寒看到信物之后,愿意遵循萧老爷子生前定下的亲事,娶她为妻,最终也不是萧星寒能够做主的,因为天厉国皇室不会同意,和亲在这个时候也无可更改了。”

    “那她还能做什么?”苏绮表示不解。她觉得穆妍说得没错,两国和亲,事到如今已经无可更改了,所以穆妍必然会成为萧王妃。沈幽若如果聪明的话,早该想到这些,那她这个时候带着信物找过来意欲何为,就更耐人寻味了。

    “她应该是真的想要嫁给萧星寒。”穆妍目光幽深地说,“在当前的形势之下,她或许打算两女共侍一夫,最起码做个侧妃,然后等我病死了,她就会成为萧王妃了。在她眼里,第一萧星寒不可能喜欢我,第二我活不了多久,所以对她不是什么威胁。”

    “你说的可能是真的,但她要如何才能做到?”苏绮表示不解。

    穆妍若有所思地说:“她想达成目的,唯一的办法,是让厉皇下旨赐婚。”

    “这不可能吧?”萧心悦皱着眉头说,“皇上怎么会下旨赐婚,让她也嫁给哥哥呢?东阳国也不会同意的。”

    “不,假如厉皇真的下旨,让她和我一起嫁给萧星寒,做侧妃甚至是平妃,东阳国皇室不会怎么样。因为说到底,我不过是个和亲的棋子而已,只要我嫁给萧星寒,和亲已成,之后东阳国没有人会管我,他们大抵也不会反对有其他的女人一起嫁给萧星寒,因为这并不影响两国之间达成某些利益交换。”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萧心悦握住了穆妍的手,看着她说:“嫂嫂,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哥哥肯定是真心喜欢你的。”

    被软萌小姑子安慰了,穆妍唇角微勾说:“我知道,我只是在说客观事实。”

    “所以,根据小表妹的推断,那个沈幽若,接下来会进宫找皇上?”苏绮神色怪怪的。

    “我只是猜测。”穆妍微微摇头。她只是在分析沈幽若接下来可能采取的手段,但她并不了解沈幽若,所以她的猜测不一定会成真。

    穆妍在想,如果沈幽若真去找厉皇,她的目的未必达不到。因为济慈山庄是四国皇室都想拉拢的一个很特别的势力,如若沈幽若对厉皇说,在不破坏天厉国和东阳国和亲的前提下,她以整个济慈山庄作为嫁妆,嫁到天厉国来,厉皇当然求之不得。

    “那我们要怎么做?”苏绮问穆妍。

    穆妍很淡定地说:“不知道啊。”

    萧心悦噗嗤一声笑了:“嫂嫂你的心好大呀!”

    穆妍唇角微勾:“见招拆招,这里,已经是我的地盘了。”

    “沈小姐今天还跟着我娘一起去普陀寺了,不过这会儿应该已经回来了。”萧心悦对穆妍说。

    “对了心儿,我们一直在说定亲信物,当年你爷爷给沈家的信物,究竟是什么东西?”穆妍突然想起来,开口问萧心悦。

    萧心悦看着穆妍说:“是一枚神医令。”

    穆妍眼眸微闪:“我听闻,神医令总共只有三枚?”

    “是的。”萧心悦点头,“神医令是爷爷当年请他的一个好友做的,一共只有三枚,其中一枚现在应该在东阳国皇帝手里,一枚送给了济慈山庄的沈家,还有一枚爷爷生前就已经收回了萧家。”

    穆妍神色莫名:“三枚神医令可有什么差别?”

    萧心悦点头:“有的。神医令外表是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的,但是其中有一处小机关,只有我们家的人才知道。三枚神医令内部,嵌了三颗不同颜色的宝石。爹跟我说,这是爷爷为了区分不同的神医令特意做的。”

    “都是什么颜色的宝石?”穆妍看着萧心悦问。

    萧心悦想了想说:“东阳国皇帝手里的神医令,里面的宝石是蓝色的,我们萧家收回的那枚神医令,里面的宝石是红色的,给沈家的神医令,里面的宝石是绿色的。”

    “你们萧家收回的那枚神医令,还在么?”穆妍看着萧心悦问。

    萧心悦微微愣了一下:“嫂嫂,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回答我的问题。”穆妍看着萧心悦说。

    萧心悦摇头:“那枚神医令丢了。从我记事起,那枚神医令就是我的,爹说那是爷爷留下的东西,让我好好保存。可是我前些天打开装神医令的那个盒子,却发现里面的神医令不见了。这件事情,我爹娘还不知道。”

    “有意思。”穆妍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心儿,你说沈幽若的母亲现在的丈夫是个绝顶高手,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小儿子是吗?”

    萧心悦点头:“嗯,沈幽若有个弟弟,现在应该十二岁了,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嫂嫂你问这个做什么?”

    “心儿,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你做好心理准备。”穆妍看着萧心悦说。

    萧心悦神色一正:“嫂嫂你尽管说吧。”

    苏绮也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等着穆妍给她们讲故事。

    “如果我说,萧老爷子当年给沈家的定亲信物,现在在我手里,你们信么?”穆妍唇角微勾。

    苏绮一脸懵逼:“小表妹,难道你在来之前已经把沈幽若给杀了,把她手里的神医令抢走了?”

    萧心悦目瞪口呆:“嫂嫂,你别开玩笑。”

    “不开玩笑,数月之前,我无意中得到了一枚神医令,并且打开了神医令里面的机关,其中有一颗绿色的宝石。”穆妍很淡定地说,“送我神医令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沈幽若的继父。”

    苏绮已经彻底晕了:“这都什么情况?你怎么会认识沈幽若的继父?他为何要送你神医令?”

    “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而且我并不觉得他是想要送我神医令,他似乎只是想把那枚神医令随便找个人送了,正好遇到了我。”穆妍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她很确定,她手里的神医令,就是萧沈两家定亲的信物。而当初她在去无双城的时候遇到的那对神秘又奇怪的父子,十有八九就是济慈山庄的人了。

    穆妍不过是帮了那个少年一把,花了点钱而已,那少年的父亲就把神医令这么贵重的东西拿出来当了谢礼,穆妍当时就觉得不正常。如今看来,的确不正常,那个男人假如真的是沈幽若的继父,他把萧沈两家的定亲信物随意送了个陌生人,又是为何呢?是想要阻止沈幽若嫁给萧星寒?还是出于其他的原因?总之其中定然另有隐情。

    苏绮神色怪异地说:“那沈幽若这次拿出来的神医令,该不会是从心儿那里偷的吧?”

    萧心悦面色一冷:“有可能。她肯定以为神医令都一样,而且我爷爷当年的确送了沈家一枚,我们不会怀疑她拿出来的不是当年的定亲信物!怪不得她现在才来,原来是真正的信物丢了,她想方设法又偷了我手里的神医令,然后赶在我哥哥成亲之前来了!”

    “真够巧的。”苏绮乐了,“我想沈幽若的母亲和继父可能根本不想让她嫁给萧星寒,她的定亲信物被她自家人偷走送人了,还正好送到了小表妹你的手里,这缘分,可真是不浅呢!”

    “哼。”萧心悦皱着眉头说,“竟然敢偷我的东西冒充定亲信物,看来她真的很想嫁给我哥哥,我只想对她说一句话,做梦去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