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10.我什么都没说

时间:2018-02-10作者:三木游游

    腊月初二,天厉国耒阳城。

    穆妍昨日答应苏绮,今日要带苏绮去萧王府见穆霖,苏绮一早就过来了。

    穆妍度过了初一的虚弱期,精神很不错,原本正在悠哉地喝粥,突然看到进门的苏绮,差点把手中的勺子给扔了……

    只见今日出现在穆妍面前的苏绮,一改往日简单利落英姿飒爽的打扮,乌黑的头发梳了一个很复杂的花式,身穿一条粉嫩的长裙,大家小姐该有的首饰一样都不少,手中还捏着一块白色的帕子,平日里大步如风,今日走路步子都变小了很多。

    穆妍只想说,这不是她认识的表姐……

    凌霜和晴雪在苏绮进门的时候就一起出去了,从外面把门关上之后,晴雪神色奇怪地说:“苏小姐这是怎么了?看起来怪怪的啊!”

    凌霜摇头:“主子的事情轮不到我们管,少说话。”

    房间里,穆妍放下手中的勺子,看着苏绮似笑非笑地说:“表姐,你照过镜子了么?”

    苏绮在穆妍对面坐下,看着穆妍“温柔”一笑:“姐姐今天美不美?”

    看到苏绮违和又做作的笑容,穆妍捂着胸口,做了一个干呕的表情。

    苏绮瞬间变脸,撕了手中帕子,伸手就拧住了穆妍的耳朵:“混蛋丫头,你那是什么态度?”

    穆妍乐不可支:“我说表姐,你莫不是吃错药了?这不是你的风格,别勉强自己,我必须得说,你现在的丑样子傻兮兮的。”

    苏绮扯了一下自己身上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的粉色裙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说:“你真是我亲表妹。”

    穆妍神色一正,看着苏绮说:“表姐,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暗恋我哥?”

    苏绮愣了一下:“胡扯什么?”

    “女为悦己者容嘛。”穆妍看着苏绮唇角微勾,“你如果不是暗恋我哥,为何打扮成这副娇滴滴的丑样子?”

    苏绮无语地看着穆妍:“你再说一个丑字,信不信我揍你?”

    “礼尚往来。”穆妍微微一笑说,“当初表姐一见我,可没少说我丑,这叫风水轮流转,苍天饶过谁。”

    “得!姐姐不跟你废话,你说实话,这身衣服真的不好看?这还是我偷偷买来的,没敢让我哥看到。”苏绮扯着自己绣着小碎花的衣领,把衣领都快扯破了。

    穆妍笑着说:“表姐,你为何不敢让表哥看到,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苏绮扶额:“唉!为何我就不能像小心儿那样温柔又可爱呢?我也想尝试一下不同的风格啊!”

    “表姐,放弃吧,这不适合你。作为天厉国第一悍女,你最适合的风格是女扮男装。”穆妍唇角微勾,“不过表姐你说的心儿,该不会是我家萧某人的妹妹吧?你们认识?”

    “昨天刚认识的,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她很崇拜我。”苏绮很嘚瑟地说。

    穆妍微微摇头:“所以说,表姐你不适合当个小鸟依人的娇小姐,你适合当娇小姐依靠的那个人。”

    “你说的好像没错。”苏绮煞有介事地点头,“昨天小心儿挽着我的胳膊笑得可开心了,我也觉得挺开心。”

    “如果表姐还打算找男人的话,就找个小男人吧。”穆妍笑了起来。

    苏绮想象了一下一个娘们儿兮兮的男人挽着她的胳膊,枕着她的肩膀对她撒娇的样子,瞬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神色严肃地摇着头说:“那样我宁愿出家为尼!”

    “不至于。”穆妍微微一笑,“问题又回来了,表姐既然不是暗恋我哥,为何今日去见我哥,要打扮成这副模样?”

    苏绮高深莫测地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穆妍换了身男装,戴上了千影面具,最后一次问苏绮要不要换衣服,苏绮表示不换,穆妍唇角微勾说:“那就走吧。”

    萧王府。

    穆霖体内的毒在大阳城的时候就已经解了,他的腿伤也好了,只是想要恢复正常,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够办到的,而且必须循序渐进。

    这天一大早,穆霖起床吃过饭,就开始了每日不间断的恢复锻炼。如今已经不需要扶着桌子走了,他可以出门到后花园里,数着步子走几圈。

    半晌的时候,穆霖感觉双腿微微有些酸疼,就停下来到冰湖上的亭子里去休息。

    冷风吹散了穆霖额头的薄汗,他清隽的脸庞看起来温和而淡漠。当穆霖微微转头,就看到女扮男装的穆妍出现在不远处,身边还跟着一个粉衣少女。

    “小妹你来了。”穆霖看着穆妍微微一笑,然后目光落在粉衣少女身上,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不知这位小姐是?”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苏绮的脸色难以形容,她瞪着穆霖,一副马上要暴起揍人的样子……

    穆妍轻咳了两声说:“大哥,这是我表姐,你表妹。”

    穆霖愣了一下,微微皱眉看着苏绮说:“你是阿绮?你吃错药伤到脑子了?”

    苏绮转身就走,穆妍瞬间爆笑,伸手拉住了苏绮,哈哈笑着说:“表姐,别激动,千万别激动!我哥说话太实在了,没有别的意思。”

    “他实在?还想有什么意思?”苏绮猛然转身,就听到“刺啦”一声,原来是今天穿的裙子裙摆太长,她不习惯,刚刚自己踩到了也没发现,这会儿一动就把裙子扯破了……

    苏绮俯身,伸手一拉,就把破了的裙摆直接撕了,然后把那块粉色的布揉成团,砸到了穆霖的头上!

    “表哥,你还记得当年我们的约定吗?你才是吃错药脑子坏掉了吧!”苏绮瞪着穆霖说。

    穆妍眉梢微挑,穆霖和苏绮当年也有约定?有意思……

    穆霖神色平静地把苏绮扔到他头上的布条拿下来,放在了石桌上,看着苏绮说:“我没忘。”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苏绮显然很不爽。

    “意思你应该很明白。”穆霖淡淡地说。

    穆妍弱弱地问了一句:“两位,谁能告诉我,你们当年约定了什么?”

    苏绮转头,看着穆妍面无表情地说:“当年我哥最宠你,我当然不开心了,所以我觉得你哥应该最宠我才对,然后你哥说等我什么时候像个姑娘了,他就最宠我!”

    穆妍噗嗤一声笑了,这么幼稚又奇葩的约定,果然是当时纯真年少啊!

    苏绮瞪着穆霖,要穆霖给她一个说法,结果穆霖神色淡淡地说:“阿绮,看来你一直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你什么时候都不可能像个姑娘,所以当年我对你说的话,意思就是让你放弃,不用白费力气了。”

    苏绮不可置信地看着穆霖,瞬间怒了:“表哥,当年你没这么混蛋的!”

    “是你太天真。”穆霖神色淡淡地说。他当然记得往事,记得和苏家兄妹来往的点滴。

    彼时年少,也算青梅竹马,苏绮那会儿就是个假小子,翻墙爬树上房揭瓦的事情没少做。看到苏霁很宠穆妍,什么好东西都想着穆妍,苏绮有一天就跑到穆霖面前说了一句:“我哥最喜欢你妹妹,所以你应该最喜欢我!”

    然后穆霖对苏绮说,等苏绮什么时候像个姑娘家了,他就最喜欢苏绮。

    那会儿纯粹是兄妹之间斗嘴玩闹的玩笑话,苏绮却一直都还记着。尤其是再次相聚的时候,苏绮发现穆妍一出现,苏霁明显偏心穆妍,她瞬间就想起了当初穆霖和她的那个约定,决定从穆霖这里扳回一城。苏绮昨日见到萧心悦,觉得那样温柔可爱的小姑娘很讨人喜欢,终于下定决心,试着换身衣服,好好打扮一下,想看看会有什么效果。

    结果,苏绮悲剧了,因为穆霖的毒舌功力比起苏霁也不遑多让,怼苏绮的话简直字字见血,让苏绮内心很是崩溃……

    已经把裙子撕了的苏绮,放弃跟穆霖和穆妍这对无良兄妹斗嘴了,因为她注定会输。她很爷们儿地在穆霖对面坐了下来,看着穆霖说:“表哥,要不是看你的腿还没完全好,我肯定揍你!”

    “你们约战吧,等我哥的腿好了,打一架,谁赢了就让对方无条件做一件事,怎么样?”穆妍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穆霖神色无奈地看着穆妍,苏绮毫不犹豫地点头:“就这么说定了,我肯定能赢!表哥你听好了,到时候等你输了,我也不揍你,只要你说一句,我比小表妹好一万倍,我就原谅你。”

    穆霖神色淡淡地说:“你的梦,会醒的。”

    苏绮和穆霖聊起了苏徵和苏霁,穆妍离开去看了看拓跋严。之后没多久,穆妍和苏绮一起暗中离开萧王府,又回到了驿馆。

    “给我找身衣服。”苏绮一进门就开始脱身上那件粉色的裙子,觉得她也是脑子坏掉了才会穿这么滑稽的衣服。

    “衣柜里面,表姐随便挑。”穆妍话落,就看到苏绮打开了她的衣柜,片刻之后,从里面拿了一件墨色的男装出来。

    “这个不错,我试试。”苏绮说着就穿上了。

    男装是穆妍偶尔扮成言卿的时候用的,苏绮穿上之后,觉得自己看着舒服多了,然后又三下五除二把头发拆了,把首饰都扔到了桌上,然后束了一个很干净利落的马尾。

    “怎么样。”苏绮在穆妍面前转了一圈,看起来俨然就是一位俊逸不凡的公子模样。

    穆妍微微点头:“很帅气。”

    苏绮唇角微勾,伸手挑起了穆妍的下巴:“美人儿,有没有被本公子迷倒?”

    “公子,你为何有胸?”穆妍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看着苏绮问。

    苏绮低头看了一眼,无语地放开了穆妍:“混蛋丫头!”

    “表姐,这样真的蛮好看的,很适合你。其实所有人都认得你的脸,你只是穿了男装而已,并不是真的要假扮一个男人。”穆妍看着苏绮唇角微勾说。

    苏绮十分认同地点头:“你说得对。”

    当天苏绮回到苏丞相府,就把苏霁半个衣柜的衣服占为己有,正式开始了她的男装生涯。这样一来,原本就对苏绮敬而远之的那些男人们,如今更是退避三舍,不敢靠近。

    苏霁这下真的开始忧虑了,因为他怀疑他家妹妹是不是取向方面有什么问题……

    在苏绮第n次在苏霁面前提起“心儿”这个名字的时候,苏霁微微皱眉问苏绮:“心儿到底是什么人?”

    “大哥,怪不得你娶不到媳妇儿,心儿那么美的姑娘你竟然都不认识?我可喜欢心儿了,她人又美又温柔可爱,娇滴滴的样子让人很有保护欲。”苏绮看着苏霁问,“在大哥眼里,男人和女人有分别吗?”

    苏霁摇头失笑:“当然有。就像你现在的打扮,既不男人,也不女人,俗称不男不女。”

    苏绮扶额:“你真是我亲哥,没得聊了,走了。”

    看到苏绮扬长而去,一身男装端的是潇洒风流,苏霁笑着摇了摇头,认真回想了一下,耒阳城里好像没有哪家小姐的名字叫“心儿”吧,苏绮口中的心儿姑娘,到底会是谁呢……

    宁如烟发现萧心悦连续三天都一早出门,傍晚时分才回来,感觉有些奇怪。

    这天萧心悦开开心心地从外面回来,宁如烟就问她去哪儿玩了,萧心悦笑着说她交了一个好朋友,昨日一起去普陀寺看梅花,今日去城外骑马了。

    “是哪家小姐?”宁如烟微微蹙眉问。她一直没让萧心悦跟别人来往太多,是为了防止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接近萧心悦,利用萧心悦对付萧家,尤其是萧星寒。

    “是苏丞相的妹妹,苏绮姐姐。”萧心悦一脸乖巧地说,“苏姐姐人可好了,我很喜欢她。”

    “是她啊。”宁如烟微微沉吟了一下。她对苏绮的了解其实主要也是来自传言,但她知道苏家的门风,苏绮虽然性子野,但应该不会是刻意接近萧心悦。宁如烟转念又想到,苏绮是穆妍的表姐,而穆妍,再过几日就要和萧星寒成亲了……

    “娘,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萧心悦看着宁如烟说,“告诉娘一个秘密哦。”

    宁如烟微微愣了一下:“什么秘密?”

    萧心悦微微一笑,故作神秘地凑到宁如烟耳边,轻声说了两句话。

    宁如烟很是惊讶:“心儿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虽然我还没有见到嫂嫂,但是苏姐姐肯定不会骗我的。”萧心悦神色认真地说。她刚刚对宁如烟说,穆妍身体病弱是假,萧星寒和穆妍是两情相悦,只是外人都不知道而已。

    宁如烟的神色似悲似喜:“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萧心悦伸手握着宁如烟微凉的手说:“娘,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想着哥哥,担心哥哥一个人过得不好。马上就有人陪哥哥了,这是好事,虽然我们表面上还是要装作跟我们没关系。”

    萧心悦话落,微微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总有一天,我们一家人可以团聚的。”

    宁如烟沉默了许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萧心悦说:“这些话,出去不要对任何人说,也不要当着你爹的面说,知道吗?”

    萧心悦点头:“娘,女儿知道。”

    已经进入腊月了,腊月初十便是萧星寒和穆妍的婚期。原本耒阳城里的人都在议论这桩和亲,只是当厉啸南和齐灵珊的丑闻爆出,又有另外一桩让人意外的和亲从天而降,倒是冲淡了一些耒阳城百姓对于穆妍和萧星寒的关注。

    厉啸南和齐灵珊都不再出门,而厉啸南和明心瑶的和亲之事尚未尘埃落定。所以随着腊月初十的临近,天下人的注意力依旧放在穆妍和萧星寒的身上,因为他们几乎都已经认定,这桩和亲将会以悲剧收场,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绝对活不过三天。

    表面看来,来到耒阳城之后,穆妍除了入宫赴宴那次之外,一直在驿馆之中没有出去过。而萧星寒连宴会都没有参加,唯一一次出现在别人面前,是在他突然冒出来一个私生子之后,被厉皇召见,带着孩子进宫面圣。

    除了少数知情人之外,没有人看好这桩和亲,因为不管从身份地位还是实力来讲,萧星寒和穆妍都是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极强一个极弱,根本不相配。

    即便萧星寒迄今为止并没有对穆妍出手,但很多人认为这是圣意难违,一旦穆妍嫁进了萧王府,接下来她的死活,天厉国皇室不会管,东阳国皇室也不会管,就任由萧星寒为所欲为了。

    不管别人怎么想,时间不会停止不前。眼看着距离腊月初十仅剩下三天时间,萧星寒和穆妍的婚期即将到来,整个耒阳城中暗潮涌动。

    作为新娘子,穆妍什么都不需要做,该安排的事情都有东方紫煜去安排,而礼节性的事情,萧王府那边虽然表现得并不主动热情,但也算配合。表面看来,这桩和亲进行得很顺利。

    这天是腊月初七,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缓缓地进了耒阳城,最后停在了一个大宅门口。

    “少主,到了。”

    慕容恕下了马车,抬头看了一眼大宅门口挂着的牌匾,上面写着“慕容府”三个大字。

    慕容世家的生意涉及各行各业,遍布天下各个城池,四国都城都有慕容家的宅子。慕容恕来到耒阳城,没有隐藏他的踪迹,他知道天厉国皇室很快就会盯上他。

    慕容恕进了耒阳城的慕容府,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暗处的眼线发现慕容恕换了一身衣服出门了,又坐着来时的马车,去的方向,是耒阳城的天厉国驿馆。

    驿馆里面,东方紫煜才刚接到属下禀报,得知慕容恕突然来了耒阳城,目的不明。没过多久,就又收到禀报,慕容世家的少主慕容恕求见。

    东方紫煜眼眸微闪:“快请!”

    慕容恕出现在东方紫煜面前,依旧是一身白衣,气质清隽出尘。

    “东方太子。”慕容恕对着东方紫煜拱手行礼。

    “慕容少主请坐。”东方紫煜并不知道慕容恕来耒阳城做什么,更不明白慕容恕为何刚到耒阳城就过来找他。

    “慕容少主是专程过来喝萧王和安平的喜酒的吗?”东方紫煜看着慕容恕笑着问。

    东方紫煜只是试探性地那么一说,没想到慕容恕竟然点头了:“在下的确是来恭贺萧王爷和安平公主大喜的。”

    “哦?”东方紫煜眼眸微闪,“难道慕容少主和萧王有交情?”

    慕容恕笑容清浅:“在下希望和萧王有交情。”

    东方紫煜神色莫名:“慕容少主的意思,本宫不是很懂。”

    “东方太子,在下是专程来送贺礼的。”慕容恕看着东方紫煜说,“其实只要有机会,所有人都会愿意和当世最强的神医萧王爷做朋友的,不是吗?”

    东方紫煜神色淡淡地说:“原来慕容少主是想借此机会讨好萧王,人都有生老病死,和神医做朋友自然有利无害,本宫可以理解。不过慕容少主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你应该去萧王府才是。如果慕容少主不认得萧王府的路,本宫可以派人为慕容少主指路。”

    “在下没有走错地方,给萧王的礼物,在下会亲自送去萧王府,现在,在下带来了给未来萧王妃的礼物,还请东方太子代安平公主收下。”慕容恕微微一笑说。

    东方紫煜神色莫名:“慕容少主想的倒是很周到,不过慕容少主此举,难道是认为安平可以影响到萧王的决定?现在外面的人都说,安平嫁给萧王之后,必然活不过三天,慕容少主不这么认为吗?”

    慕容恕神色平静地说:“安平公主成为萧王妃之后能活几天,是个未知数,在下并不知晓,也不想妄加揣测,但在下的礼物,是一定要送的。”

    “那就请慕容少主把给安平的贺礼拿出来,让本宫看看吧。”东方紫煜微微点头说。

    慕容恕轻轻拍了两下手,他带来的两个随从,抬着一口大箱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把箱子放在地上,打开上面的锁之后就出去了。

    东方紫煜眼眸微眯,看着慕容恕起身,打开了那口大箱子,瞬间,满室华光。

    东方紫煜下意识地站起来走了过去,低头就看到箱子里面放着一件流光溢彩的嫁衣。

    慕容恕开口对东方紫煜说:“这件嫁衣,是在下花了重金,请巧娘耗时三月制成。嫁衣的布料,用的是这世间最罕见的千丝锦,上面所有的花纹,均是用金丝银线所绣。嫁衣上面一共镶嵌了九十九颗宝石,寓意天长地久。这凤冠用一种比黄金还要罕见的矿石所打造,天然的金红色,材质极轻,上面的珠帘,是深海珍珠,每一颗大小形状都分毫不差。”

    作为出身尊贵的东阳国太子,东方紫煜看到箱子里的凤冠和嫁衣的时候,都有瞬间的惊愕,因为这样的嫁衣,皇室都拿不出来。千丝锦,金丝银线,极品宝石,稀有矿石,以及深海珍珠,每一样都价值不菲,并且有价无市,况且这还是天下第一绣娘巧娘亲手做的,精致华美到了无法言说的地步。

    东方紫煜甚至都能想象到,穆妍穿上这样的嫁衣,会是何等倾国倾城的模样。

    “慕容少主果然是大手笔。”东方紫煜收回视线,看向了慕容恕,“这样的厚礼,本宫不会拒绝,但是本宫需要提醒慕容少主,假如萧王对这桩和亲不满,只是表面应付的话,慕容少主送安平这样的嫁衣,非但不能讨好到萧王,反而会得罪萧王。”

    东方紫煜心里很清楚萧星寒和穆妍之间是怎么回事,但他不会对慕容恕说实话。他说这样的话,只是想看看慕容恕到底意欲何为。以慕容恕的心智,他不应该想不到这些。

    “无妨。”慕容恕微微一笑,“在下是个生意人,不敢冒险,是不会有大收获的。至于这些钱财,对在下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那本宫就替安平多谢慕容少主的好意了。”东方紫煜唇角微勾。他知道,慕容恕不可能在嫁衣上面动什么手脚去害穆妍,所以他决定笑纳了。

    “还要劳烦东方太子转告安平公主,在下是诚心结交萧王的,即便做不成朋友,做交易也可以,钱财方面,一切好商量。”慕容恕的话让东方紫煜心中轻嗤,慕容恕骨子里果然还是个商人,三句话不离钱财。

    慕容恕很快离开驿馆,然后直接去了耒阳城的萧王府。

    在慕容恕从萧王府离开之后,一个消息很快传开了。

    天下第一商慕容世家的少主慕容恕今日到了耒阳城,分别去给穆妍和萧星寒送了一份大礼。慕容恕送给穆妍是天下第一绣娘制作的嫁衣,华丽程度让人无法想象。而慕容恕送给萧星寒的,是和嫁衣相配的喜袍。

    传言中还说,慕容恕此举是为了讨好萧星寒,试图结交萧星寒,或许抱着以后有病求萧星寒医治的心思。而萧星寒虽然收下了慕容恕的礼物,却根本就没有让慕容恕进萧王府,直接让慕容恕滚了。

    有人语带嘲讽地说慕容恕就是异想天开,妄图用一件衣服收买萧星寒,实在是太天真了。有人说慕容恕竟然傻乎乎地给穆妍送嫁衣,这一定会让萧星寒更加反感他,他还想跟萧星寒做朋友?做梦去吧!

    还有不少人,想起数月之前在无双城,萧星寒身边的阿月姑娘,也得了一件巧娘亲手做的裙子,是让无数大家小姐梦寐以求的流仙裙,萧星寒送的。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因为那个穿着流仙裙的阿月姑娘被萧星寒当众毒死,还一把火烧了尸体……

    如今,穆妍得到了一件巧娘做的嫁衣,在很多人看来,这更加预示着她不会有好下场,说不定最后会像那位“阿月”小姐一样,不得好死。

    这只是萧星寒和穆妍大婚之前的小插曲,倒是没有人觉得这其中还有什么秘密,因为事情的前因后果看起来都相当明了。

    在外人看来出力不讨好,被萧王府拒之门外的慕容恕,这会儿就在萧王府中。

    “星寒,你竟然连嫁衣这样的事情都上心,看来是真的很喜欢穆妍啊。”慕容恕看着萧星寒微微一笑说。穆妍的那件嫁衣,事实上是萧星寒要求慕容恕去弄来的,只是假借慕容恕之手,给嫁衣一个光明正大的出处而已。

    “你很闲?”萧星寒神色冷漠地问。

    慕容恕无语:“我为了给你送两件衣服,千里迢迢日夜兼程赶过来,才跟你说了一句话,你竟然要逐客?萧星寒你过分了!”

    “我没有逐客,是你在说废话。”萧星寒冷冷地说。

    慕容恕神色一僵,轻咳了两声,看着萧星寒说:“算我说废话,不该跟你谈感情。不过我真的有些事情要问你。”

    “说。”萧星寒言简意赅。

    “你的私生子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真是你儿子,我不信。假如你有其他的女人,穆妍早就砍了你了。”慕容恕看着萧星寒说,“根据你的私生子出现的时机,我猜测他有可能是拓跋良的儿子,你曾经跟拓跋良有交情,我说的对吗?”

    “这跟你没关系。”萧星寒冷声说。

    “萧星寒,你点个头能死吗?”慕容恕无语地说,“真不知道穆妍怎么能忍受你这臭脾气!”

    看萧星寒的态度,慕容恕已经确定他的猜测没有错,所谓萧星寒的私生子,就是北漠国皇室那位“已故”的皇太孙拓跋严。

    “这跟你也没关系。”萧星寒依旧冰块脸。

    “算了,我去问穆妍,她肯定会好好跟我说话的。”慕容恕话落就起身了。

    “青木。”萧星寒叫了一声,青木神色恭敬地出现在萧星寒面前。

    “好好招待慕容少主,留他在府里用晚饭。”萧星寒看着青木目光幽寒地说。

    慕容恕微微皱眉,青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慕容少主有什么问题,在下可以解答。”

    慕容恕被青木招待去喝酒了,萧星寒也很快离开了萧王府。

    驿馆里面,穆妍无语地看着东方紫煜送过来的大箱子,里面的那件嫁衣实在是华丽得闪瞎人眼,贵得有点太离谱。

    “喜欢么?”

    一道冷漠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穆妍转身,看着神出鬼没的萧星寒反问:“你喜欢?”

    萧星寒微微点头:“嗯。”

    穆妍表示,她一看到这件嫁衣,就知道这一定是萧星寒的主意,慕容恕只是跑腿的。

    “何必搞得这么麻烦?”穆妍看着萧星寒说,“难道你觉得我长得丑,必须要这件嫁衣来衬托?”

    “我只是想给你最好的。”萧星寒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说。

    穆妍看着萧星寒眼中自己的倒影,突然笑了:“萧寒寒,嫁衣不重要,你对我笑一笑,我会更开心的。”

    萧星寒给穆妍的宝贝着实不少,与万年冰莲和五彩石那些奇珍异宝相比,这件人工制作的嫁衣,虽然心意让人感动,但确实不够实用。

    萧星寒伸手把穆妍拥入了怀中,看着穆妍的眼睛说:“我不习惯。”他不习惯笑,有时候想笑也笑不出来。

    穆妍安慰性地拍了拍萧星寒的后背说:“没关系,以后我会哄你开心的。”

    萧星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突然感觉穆妍似乎把他当了小孩子,这是一种很怪异却又很温暖的感觉……

    暮色降临的时分,一辆马车进了耒阳城,赶车的是个须发花白的老者,穿着一身灰扑扑的布衣。

    “小姐,咱们接下来去哪里?”进城之后,灰衣老者回头问马车里面的人。

    过了片刻,马车之中传出了一道清冷的声音:“去萧府。”

    当马车在萧府门口停下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一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下了马车,微微抬眸看了一眼萧府大门口的牌匾,然后对灰衣老者说:“梁伯,去叩门。”

    灰衣老者跳下了马车,脚步轻快,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而且武功不弱。他走到门口,敲了敲门,门内很快响起了脚步声。

    “不知两位是什么人?要找谁?”萧府的管家看着面前的白衣女子和灰衣老者问。

    “告诉你家老爷,我家小姐是济慈山庄的庄主。”灰衣老者看着管家说。

    “两位请稍等片刻。”管家脚步匆匆地进去禀报了。

    灰衣老者压低声音问白衣少女:“小姐,为何不直接去萧王府……”

    “梁伯,不要质疑我的任何决定。”白衣女子眼眸微寒。

    “是,小姐,是老奴僭越了。”灰衣老者垂眸说。

    没过多久,管家去而复返,客气地请了白衣女子和灰衣老者进去。

    萧府主院,白衣女子被请了进去,灰衣老者候在外面。

    “沈幽若见过萧伯父,萧伯母。”白衣女子一进门就摘下了脸上的面纱,对着萧源启和宁如烟行晚辈礼。她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五官虽非绝色,气质却清冷出尘。

    “沈庄主请坐。”萧源启开口看着沈幽若神色淡淡地说。

    “萧伯父叫晚辈的名字即可。”沈幽若坐了下来。

    “好,幽若。”萧源启看着沈幽若问,“不知你此来耒阳城,所为何事?”

    济慈山庄地处北漠国,已故老庄主沈旸和萧源启的父亲萧烜是拜把子兄弟,因为医术而结缘。济慈山庄其实是个医术宗派,常年对外收徒授业,培养出了不少名医,在江湖上名声极好,颇受推崇。

    如今萧烜和沈旸早已经不在了,而继承济慈山庄的是沈旸的外孙女沈幽若。沈幽若随母姓,因为她已故的父亲是入赘沈家的。

    “萧伯父,晚辈这里有一物,请萧伯父过目。”沈幽若拿出一样东西,放在了桌上。

    萧源启和宁如烟神色都变了。桌上放着一枚木制的令牌,令牌上面刻着一个“萧”字,萧字旁边还刻了三个小字“神医令”……

    “持萧家神医令,可令萧家无条件做一件事。”萧源启的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幽若,这就是你此行的目的吗?”

    沈幽若微微摇头:“萧伯父,这枚神医令,是萧爷爷亲手交给我外公的,与另外两枚神医令不同。”

    “有何不同?”萧源启看着沈幽若问。

    “这枚神医令,是萧沈两家定亲的信物。”沈幽若神色淡淡地说,“萧爷爷和我外公,当年定下了我和星寒哥哥的亲事。”

    萧源启眸光一寒:“幽若,假如你要找萧星寒,自去萧王府,我萧家,没有这个人!”

    “萧伯父,虽然不知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相信,你们并不是真心要把星寒哥哥逐出家门,他也不会不认你们。”沈幽若看着萧源启和宁如烟说,“星寒哥哥最是孝顺,萧爷爷生前的愿望,他绝不会违背,你们说呢?”

    “幽若,”宁如烟面色一沉,“如果你是来看望我们的,伯母很欢迎,如果你有其他的目的,我们帮不了你。”

    沈幽若微微垂眸:“想必伯父伯母有苦衷,晚辈不会勉强,只是接下来,晚辈需要在贵府叨扰几日。”

    宁如烟微微叹了一口气:“幽若,你千里迢迢过来,我们又怎么会赶你出去呢?伯母先让人安排你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多谢伯母。”沈幽若起身,对着宁如烟行了个大礼。

    宁如烟让她身边的嬷嬷带着沈幽若去了客院,她和萧源启再次坐下来的时候,萧源启神色有些难看,宁如烟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相公,当年父亲提过这件事。”宁如烟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萧源启面色微沉,“当年沈前辈中意星寒,几次提起,父亲都岔过去了。有一次父亲和沈前辈喝酒,父亲贪杯喝醉了,沈前辈再提起,父亲便点头应了两个孩子的亲事,还拿了一枚神医令给沈前辈作为信物。”

    “可星寒并不知道这件事。”宁如烟皱眉说,“父亲当年酒醒之后就后悔了,只是送出去的东西不好收回来,便嘱咐我们,假如沈家不提,我们就当没这回事,也不要告诉星寒,如果沈家提了,再看两个孩子的意愿。但如今父亲不在了,沈幽若找上门来,我们就算不承认,她也不会善罢甘休。她已经二十一岁了,一直不肯嫁人,应该就是在等星寒。”

    沈幽若的母亲还活着,并且又嫁了一个本事很强的男人,可沈幽若从十四岁起就掌管了济慈山庄,让她的母亲和继父在济慈山庄里成了没有任何权力的闲人。

    沈幽若并不是一个养尊处优天真单纯的大家小姐,相反她行事颇有手段。如今她既然来了耒阳城,没有达到目的,不会甘心离开的。而她最大的倚仗,就是她手中的那枚神医令,还有萧星寒对萧烜这个祖父的感情……

    “如烟,心儿最近和苏家小姐走得很近?”萧源启突然转移了话题,提起了萧心悦和苏绮。

    宁如烟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心儿难得有个朋友,她和苏小姐很投缘,只是姑娘家在一起玩玩闹闹,没有什么的。”

    “嗯。”萧源启神色平静地说,“沈幽若要住在萧家,就让她住,毕竟她是父亲结义兄弟的外孙女,来者是客。但接下来不管她要做什么,只要不涉及这个府里的人,就不要管。”

    “可济慈山庄不是一般的江湖门派,和四国皇室关系一向很友好,咱们天厉国太医院有几位太医就是出自济慈山庄。再过两日星寒就要成亲了,如果沈幽若要把事情闹大的话,对星寒会很不利的。”宁如烟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听出宁如烟话里话外对萧星寒的关心,萧源启心中微叹,摇了摇头说:“我们管不了,你不妨让心儿和苏家小姐聊聊济慈山庄的事情,想必苏家小姐会很感兴趣的。”

    宁如烟神色一怔:“相公你的意思是,通过苏小姐,告诉……”

    “我什么都没说。”萧源启神色淡淡地站了起来,“天色不早了,休息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