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09.那可真是天作之合!

时间:2018-02-09作者:三木游游

    腊月天寒,天厉国耒阳城中暗潮涌动,当厉啸天再次宣召厉啸南入宫的时候,厉啸南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皇兄……”

    “跪下!”

    厉啸天目光冷厉地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厉啸南:“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厉氏皇族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厉啸南眸光一沉,低头跪在地上说:“皇兄,臣弟是被陷害的!”

    “那是因为你蠢!”厉啸天显然动了大怒。本来普陀寺的丑事在赐婚之后慢慢就不会再有人提了,可丑事一件接着一件还没完没了了!

    “皇兄,是明腾!是他在暗中作祟!”厉啸南神色有些激动地看着厉啸天说,“明腾的人暗算了臣弟,还想挑起臣弟和萧星寒的斗争,然后借机破坏天厉国和东阳国的和亲,他心思忒毒!”

    “明腾向来手段下作,不用你说,朕知道!”厉啸天冷哼了一声,“但你也该好好反思一下,为何你那么容易就中了暗算,还被羞辱至此!”

    厉啸南握着拳头,垂眸不语。

    厉啸天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厉啸南说:“事已至此,朕的赐婚圣旨收不回来,你也该成亲了,安心娶了齐家小姐,不要再做什么不理智的事情,给人暗算你的机会!”

    厉啸南不可置信地看着厉啸天:“皇兄,齐灵珊那个贱……”

    “住口!”厉啸天冷声说,“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被人陷害吗?齐家小姐跟你的随从之间是清白的,她已经是你的人了,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你娶了再不碰她,朕也不会管!”

    “臣弟宁愿一辈子不娶妻,也不要娶齐灵珊!”厉啸南梗着脖子跪在地上说。既然厉啸天已经相信他是被陷害的,为何还非要让他娶了齐灵珊?

    “臣弟,你不想娶齐灵珊,那你告诉朕,你想娶谁?苏霁的妹妹?还是萧星寒的妹妹?”厉啸天目光幽深地看着厉啸南问。

    厉啸南心中一沉,头垂得更低了,一句话都不敢说。

    “退下吧,婚期已定,该筹备婚事了。”厉啸天摆摆手让厉啸南退下了。

    看着厉啸南的背影,厉啸天眼眸微眯。他之所以留着厉啸南这个弟弟,第一是因为厉啸南和他一母同胞,第二是因为厉啸南很安分,一心辅佐他。可是厉啸天冷眼看着,厉啸南这两年心思活泛了不少。

    这耒阳城里美丽的姑娘不少,厉啸南偏偏盯着对他很冷淡的苏绮献殷勤,厉啸天根本不信厉啸南是真的喜欢苏绮,厉啸南的目的是为了拉拢苏霁!苏霁可是厉啸天的左膀右臂,天厉国的肱股之臣,厉啸南如果真安分的话,没有必要和苏霁走得太近,因为他们同为臣子,齐心辅佐厉啸天就够了!

    有时候,兄弟离心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厉啸天显然已经不再那么信任厉啸南了,厉啸南能够感觉得到,所以,他必须,也只能乖乖地娶了齐灵珊,避免再惹怒厉啸天。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穆妍再次见到了独孤傲。

    独孤傲在萧王府的地牢之中,手脚都被粗重的锁链束缚着,因为穆妍说了,不要把他的武功废掉。

    听到脚步声,独孤傲依旧闭着眼睛盘膝坐在地上,似乎毫无所觉。

    “独孤兄,又见面了。”

    清冷的女声让独孤傲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双本就没有几分感情的双眸,如今幽寒如冰,看向了穆妍。

    “独孤兄到现在,依旧认为殷氏一族才是神兵门的正统?”穆妍在地牢之中唯一的一把椅子上面坐了下来,看着独孤傲神色淡淡地问。

    “成王败寇,何须多言?”独孤傲冷声说,“你和你的前辈一样,都是手段卑鄙的无耻之徒!妄图让我低头,承认你们才是正统,下辈子吧!”

    穆妍唇角微勾:“你的骨头果然很硬,脑子比骨头还硬,根本不会转。独孤兄,成王败寇不是这个用法,也没有人能够改写神兵门的历史,黑与白,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不要再白费心机了,我有我的信仰,你这些毫无根据的言论,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独孤傲目光冷厉地看着穆妍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其实,”穆妍话锋一转,看着独孤傲说,“我一直有个疑问,独孤兄做的是刀尖舔血的杀人生意,真的是你喜欢的么?如果你不喜欢,为何要做?我猜,是为了钱,因为你很贵,天下人都知道。可你赚了那么多钱,都去哪里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个人拼死拼活,流血流汗,赚的那些钱,全都用来供养殷氏一族的人了。”

    看到独孤傲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穆妍微微一笑说:“独孤兄,你不是殷氏族人,或许是被他们收养的,你觉得他们对你很好?你曾经有多少次孤身一人面临生死关头?你又有多少次身受重伤无人照料?他们对你的好,是不是就是在你拿了很多钱回去供他们挥霍的时候,对你嘘寒问暖一番,然后再告诉你,他们需要更多的钱?”

    “住口!你什么都不知道!”独孤傲看着穆妍的眼神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杀意。

    穆妍似笑非笑地说:“你说对了,我确实什么都不知道,纯属胡言乱语,可你为何如此激动?是我说中了你的心事么?”

    独孤傲猛然闭上了眼睛,不再看穆妍,声音冰冷地说了一个字:“滚!”

    穆妍慢条斯理地站了起来,看着独孤傲说:“我最后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说神兵门是你的信仰,可你身在你自以为的神兵门,除了无休无止地杀人赚钱,你学到了什么?”

    看到独孤傲的拳头猛然握了起来,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其实不需要你开口,我也有办法找到殷氏一族的人,没杀你,只是觉得你蠢得可怜,不忍心而已。”

    穆妍话落转身离开了,独孤傲猛然睁开了眼睛,眸光幽寒地看着穆妍的背影,双手握拳,微微颤抖,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穆妍出了地牢,就看到莫轻尘站在外面等她。

    “主子,怎么样?他说了吗?”莫轻尘问穆妍。

    穆妍微微摇头:“不必再从他身上下功夫了,他不会说的。”穆妍已经意识到,独孤傲即便开始怀疑殷氏一族在利用他,也绝对不会开口出卖殷氏一族的人,因为殷氏一族中,有对独孤傲很重要的人。

    “那属下继续盯着前来耒阳城寻找独孤傲的人,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莫轻尘看着穆妍说。

    穆妍微微点头:“你看着办吧,我对你有信心。”

    莫轻尘嘿嘿一笑:“主子,小的还是很聪明的吧?”

    穆妍唇角微勾:“当然,你除了脑子之外一无是处。”

    穆妍话落就走了,莫轻尘回过味儿来,总感觉穆妍对他的评价不是什么好话。不过无所谓了,莫轻尘如今的生活比起曾经在明月城快乐了很多,他很喜欢,也甘心被穆妍差遣。

    这天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穆妍和萧星寒的和亲,厉啸南和齐灵珊的结亲,让整个耒阳城都沸沸扬扬,流言喧嚣不休。

    而这天,一个消息传到了耒阳城,北漠国皇室,变天了。

    北漠国地处偏远,鲜少和天厉国产生交集,对大部分耒阳城的百姓来说,只是个传说中的存在。

    乍闻北漠国皇室变天,天厉国的百姓们也只是惊叹一句拓跋良实在是命不好,至于这背后有多少阴谋诡计,百姓想不到,也不会关心。与之相比,他们更愿意谈论厉啸南和齐灵珊的狗血八卦。

    但对于别国皇室来说,北漠国皇室变天并不是小事,同为皇室中人,了解皇室的冷血残酷,便能从真真假假的流言之中,探求到事情的真相。而真相很简单,一言概之,拓跋浚解决了他问鼎皇位的所有绊脚石,成功上位了。

    东方紫煜过来找穆妍,提起了北漠国的事情。

    看到穆妍神色平静,东方紫煜眼眸微闪:“本宫记得,你和北漠国那位遇难的皇太孙拓跋严,似乎关系不错。”

    “所以呢?”穆妍神色淡淡地反问,“我喜欢那个孩子,他现在疑似被他的皇叔害死了,我要为他报仇,杀了拓跋浚,毁了北漠国皇室?太子殿下,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向来很低调,不参与皇室斗争。小严生在皇室,是他命不好,对他的死,我只是感觉很遗憾。”

    东方紫煜听到穆妍说她向来很低调,嘴角微微抽了抽,表示穆妍这根本不是低调,是扮猪吃老虎……

    东方紫煜倒也没有成心想要试探什么,更没有想过在此之前出现的萧星寒的私生子会是拓跋良的儿子,他很快转移话题,说起了别的事情。

    “厉皇昨日请本宫入宫议事,正式提起了结盟一事。”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看来厉啸南最近的遭遇,让厉皇也很恼火,再加上之前明腾数次假借萧星寒之名,试图引起天厉国和东阳国的斗争,厉皇已经忍无可忍了。”

    明腾在别国掌权者的眼中,就是个手段下作的小人,向来喜欢在背地里搞一些不入流的小动作,一不小心很容易中招。

    自从穆妍和萧星寒和亲的事情定下来之后,明腾一而再再而三地暗中挑事,不过都被化解了。中间还夹杂着晋连城借明腾之名意图灭了穆家得到穆妍,以及穆妍借明腾之名暗算厉啸南,但说到底,都是明腾活该,因为他该做的不该做的事情,一样也没少。

    东阳国皇室之所以最后诚心与天厉国和亲,并且不惜割让了大片土地,有一部分原因,也是被明腾给惹怒了,不想与那样的小人为伍。

    从这个角度来说,天厉国和东阳国两国皇帝的想法是差不多的,那就是联手先把明月国给灭了,再谈其他。

    穆妍神色平静地说:“本来这些事情与我无关,不过明腾数次找我麻烦,我很期待看他倒霉。太子殿下要注意,假如开战,明腾和拓跋浚有可能会联手,所以最终未必是二打一。”

    东方紫煜神色一凝,他只顾着感叹拓跋良的悲惨遭遇,以及暗骂明腾的小人之行,却完全没想过明腾和拓跋浚有可能会结盟的事情,因为原本明月国和北漠国之间并没有什么往来。

    但是如今毕竟情势不同了。北漠国已经换了新的掌权者,拓跋浚以前没有什么存在感,这次强势上位,所用的手段表明他并不是什么善茬,未来也极有可能不会偏安一隅。一旦天厉国和东阳国结盟,剩下的明月国和北漠国,会很自然地走到一起,到那时,天厉国和东阳国结盟所带来的实力优势,便会大大降低。

    “穆妍,如果你是男子,定然不输苏霁。”东方紫煜看着穆妍,颇有几分感叹地说。

    “这种废话就不必说了。”穆妍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唇角微勾说,“我突然有个想法,太子殿下不妨听听看是否可行。”

    “说来听听。”东方紫煜微微点头。他刚刚说的是真心话,假如穆妍是个男子的话,东方紫煜会很庆幸穆家叛逃去了东阳国,那样他就可以让穆妍当他的左膀右臂,为他出谋划策,东阳国的实力必然会更上一层楼!

    “结盟或者为敌,都是背地里的事情,至于什么时候会打仗,谁也说不准,在真正开战之前,四国表面上都是互相友好的不是么?既然如此,太子殿下不妨给厉皇提个小建议。”穆妍微笑着说。

    “你说得没错,但你想让本宫向厉皇提什么建议?”东方紫煜一脸好奇地问穆妍。穆妍对当今天下局势的分析是很精准的,天厉国和东阳国结盟是背地里的事情,明面上四国都会保持友好往来,直到真正开战之前。

    “让天厉国和明月国和亲。”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东方紫煜微微愣了一下:“这……”

    “和亲并不代表结盟,太子殿下对此应该深有体会。”穆妍看着东方紫煜说。

    东方紫煜微微点头。萧星寒和穆妍的这桩和亲,中间经历了不少事情,一开始天厉国目的不明,东阳国只是为了应付,根本谈不上结盟。直到苏霁出现在东阳国大阳城,和天厉国谈起了割地的事情,才出现了结盟的苗头。而如今,在明腾一直不间断地“推波助澜”之下,真正让天厉国和东阳国结成了盟友。

    穆妍接着说:“至于这和亲的对象,天厉皇的南阳王,和明月国的三公主,太子殿下觉得如何?”

    “咳咳!”东方紫煜猛然瞪大眼睛看着穆妍,一副穆妍在说笑的样子,“这不可能!拜你所赐,厉啸南再过半月就要成亲了,明月国不可能答应这桩和亲,厉啸南此时肯定恨透了明氏一族的人,怎么可能愿意娶明心瑶呢?况且谁不知道明心瑶心里想着萧星寒,明腾又最宠明心瑶,不会勉强她的。”

    穆妍笑了:“太子殿下,这么激动做什么?这世间之事,只要敢想,没有做不到的。”

    东方紫煜微微皱眉,看着穆妍说:“你倒是跟本宫解释一下,你所说的和亲,如何可行?”

    “首先,厉啸南和齐灵珊的亲事完全可以推迟,不过是厉皇一句话的事情,而且齐灵珊已是不洁之女,名声败坏,给她个南阳王侧妃之位就不错了,如此,南阳王妃之位依旧是空缺的。”

    “其次,这桩和亲,厉啸南会非常乐意的。第一,他极其不愿娶齐灵珊,婚事能推一天是一天,能够让齐灵珊不当正妃,当侧妃,甚至是侍妾,他巴不得呢!第二,正因为厉啸南心里恨透了明腾和明心瑶,所以给他一个把明心瑶娶回来,好好折磨的机会,你说他会拒绝么?再说了,明心瑶爱慕萧星寒,只是嘴上说说,她再怎么说也是明月国第一美女,金枝玉叶冰清玉洁的公主,让厉啸南在明心瑶和齐灵珊之间选一个当他的王妃,他的选择毫无疑问会是明心瑶。”

    “再次,明腾是宠爱明心瑶,可明心瑶已经不小了,明腾难道会看着她一辈子不嫁人,做着当萧王妃的白日梦么?答案是否定的。”

    “即便如此,明腾也不会让明心瑶远嫁,还嫁给厉啸南吧?”东方紫煜忍不住开口说。他听着穆妍分析厉啸天和厉啸南的心思,神色都有些惊悚了,因为他觉得穆妍分析得非常正确。

    “太子殿下说的没错。但抛开明腾宠爱明心瑶这一点,假如天厉国主动提出和亲,明腾心里是不想拒绝的,因为他不愿意看到天厉国和东阳国结为盟友,他更希望天厉国的盟友是明月国,然后一起灭掉东阳国。如果明腾真心宠爱明心瑶,他便会犹豫,甚至拒绝,所以最后,我要说的是明心瑶。”穆妍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

    “明心瑶更不会愿意嫁给厉啸南!”东方紫煜语气肯定地说。

    “那是以前。”穆妍唇角微勾,“我相信明心瑶对萧星寒的执着,但经过之前发生的几件事,她应该会意识到一点,她连靠近萧星寒的机会都没有,又如何得到萧星寒的心?太子殿下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执着,明心瑶为了萧星寒,早已经不顾身份和颜面,等了很多年。她现在内心应该很挣扎,觉得无望,又不甘心放弃,假如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光明正大地来到耒阳城,并且永远留下来,你说她会不会心动?”

    东方紫煜神色有些怪异地说:“你的意思是,明心瑶为了离萧星寒近一点,宁愿嫁给别的男人?”

    “一切皆有可能不是么?”穆妍似笑非笑地说,“谁知道明心瑶会不会做着一个美梦,梦里她来了耒阳城之后,可以天天见到萧星寒,然后萧星寒会爱上她,不顾世俗眼光,和她双宿双飞?”

    东方紫煜噗嗤一声笑了,看着穆妍摇头说:“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你说的明明都是不确定的猜想,可本宫越听越觉得事实就是这样。”

    “不确定,并不是没有任何根据。”穆妍很淡定地说。她分析这一切,是基于厉啸天和厉啸南兄弟的心思,以及明腾和明心瑶叔侄的性格。

    “穆妍,你的目的又是什么?”东方紫煜眼眸幽深地看着穆妍问。穆妍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如今她在认真地给东方紫煜提一个建议,东方紫煜想知道穆妍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穆妍笑了:“我的目的很简单。第一,我很讨厌明心瑶,太子殿下应该可以理解,她一直盯着我的男人,我觉得让她来耒阳城,好好看着我和萧星寒双宿双飞,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东方紫煜唇角微勾:“很合理,还有呢?”

    “第二,天厉国和东阳国已经结盟,在对付明月国的过程中,如果有北漠国插手,便会遇到不少阻力,因为北漠国虽然穷,但兵力可不弱。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天厉国皇室和明月国皇室突然和亲,你说拓跋浚还会相信明腾的诚意么?”

    “第三,明腾惹到我了,我很期待看到天厉国和东阳国联手灭了明月国。如太子殿下所说,拓跋浚害死了我喜欢的小严,他也惹到我了,所以,但凡能够破坏明月国和北漠国关系的事情,我很乐意做。”

    东方紫煜看着穆妍,深深地感叹了一句:“还好我们不是敌人。”

    穆妍是一时起意,却并不是图一时之快。她提出的这桩和亲,第一可以让齐灵珊从南阳王正妃沦落到侧妃甚至是侍妾;第二会让厉啸南娶回来一个相看两相厌的明心瑶,然后明心瑶和齐灵珊再斗起来,那场面定然很精彩;第三,假如和亲成了,只要稍作渲染,便有机会瓦解明月国和北漠国可能结成的联盟,对天厉国和东阳国很有利。

    “所以,接下来如何说服厉皇,就要看太子殿下了。”穆妍笑得意味深长。

    东方紫煜微微点头:“放心,本宫定会促成这桩‘天作之合’的。”东方紫煜根本不担心天厉国和明月国和亲之后会暗中结盟,因为厉皇不会选择明腾那种小人当盟友,这一点不需要怀疑。

    东方紫煜很快离开了,过了没多久,穆妍听晴雪提起,东方紫煜进宫拜见厉啸天去了。穆妍相信东方紫煜会有办法说服厉啸天的。

    当天傍晚,东方紫煜才从天厉国皇宫中出来,回到驿馆之后并没有过来找穆妍,而是让他的随从给穆妍送了一封信,信中只有四个话:“静候佳音”。

    第二天是腊月初一,穆妍挺尸的日子。

    穆妍对此已经很淡定了,她有五彩石做成的玄黄丹可以用,但那东西太少了,穆妍不想浪费,打算等不得不用的时候再用。

    这天晴雪在两个东阳国士兵的保护之下出去逛街了,是穆妍放她出去的,说让她去转转,买点东西,顺便听听耒阳城中有没有什么新鲜事。

    晴雪很开心地出去了,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堆东西,大部分是吃食。

    晴雪还给穆妍带回来了一个消息,厉皇下旨,将厉啸南和齐灵珊的婚事推迟到了来年三月,并且齐灵珊只能当南阳王侧妃。

    “听说齐太傅进宫跪求厉皇,厉皇没有见他。”晴雪兴致勃勃地说,“还有一个跟这个有关的消息,小姐听了肯定很高兴!”

    穆妍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看着晴雪和凌霜正在分食晴雪带回来的一些小吃,穆妍在这种时候都没有什么胃口。

    “快说吧,跟小姐卖什么关子!”凌霜瞪了晴雪一眼。

    晴雪把嘴里的吃食咽下去,看着穆妍笑着说:“小姐知道为何南阳王和齐家小姐的亲事推迟,齐小姐还成了侧妃吗?因为厉皇昭告天下,说要为他的皇弟南阳王求取明月国的三公主明心瑶为妃,并且许诺用天厉国的一座城池作为聘礼,只要明月国皇室答应,天厉国和明月国便永世修好!”

    凌霜愣了一下:“真的吗?这么说,那个一直觊觎姑爷的明三公主,很可能会嫁到耒阳城来?”

    晴雪点头:“当然是真的!厉皇已经派了一个皇子带着很多人前去明月国商谈和亲的事情了,我都看到了!听说那南阳王不是什么好人,我觉得他和明三公主正相配!”

    凌霜微微点头:“你说得对,最好那个厚脸皮的明三公主嫁过来,让她看看小姐和姑爷过得有多好!”

    听着晴雪和凌霜你一言我一语的话,穆妍神色疲惫地闭上了眼睛。看来东方紫煜昨天进宫和厉啸天的秘谈非常顺利,厉啸天被说动了,明白了这桩和亲对于天厉国的好处,为了促成这桩和亲,甚至大手笔地说要用一座城池作为聘礼,还大张旗鼓地宣扬了出去。

    表面看来,和东阳国相比,厉啸天更想和明月国结盟。

    穆妍和萧星寒的和亲之初,天厉国占据绝对优势,东阳国是被动的,虽然天厉国表面上送了不少聘礼给穆妍,但事实上东阳国割让了一大片土地给天厉国,名义上作为穆妍的嫁妆,现在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说白了,是东阳国在倒贴天厉国。

    如今厉啸天主动为他的亲弟弟求娶明心瑶,并且诚意十足地拿了一座城池做聘礼,跟对待穆妍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不管怎么看,天厉国对于和明月国的和亲更加有诚意,与明月国修好结盟的意愿更加明显。

    如此,明月国皇室拒绝的可能性就更小了。事实上,明腾并不认为明心瑶可以嫁给萧星寒,他甚至曾经劝过明心瑶放下。在当今天下局势之下,为了明月国和天厉国的关系,也为了那座诱惑力十足的城池,明腾会做出什么选择,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小表妹!”

    门口响起了苏绮的声音,凌霜赶紧起身过去打开了门,请苏绮进来,她和晴雪上了茶之后便退下了。

    苏绮在穆妍的床边坐下,伸手捏了一下穆妍的小脸说:“就知道你现在是这副丑样子。”

    “表姐,你厚道一点行不行……”穆妍声音虚弱地说。

    苏绮乐了:“混蛋丫头,你跟我提厚道?你倒是很厚道啊!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又对厉啸南做了什么?”

    “没有。”穆妍否认。

    “不是你做的也肯定是你的主意。”苏绮唇角微勾说,“昨天我见到厉啸南了,他的脸色实在是太好看了,我特别想仰天大笑三声,后来……没忍住!哈哈!”

    穆妍嘴角微扯,露出一个苍白虚弱的笑容:“表姐干得好……”

    “本来今天一早听说皇上改了圣旨,推迟婚期,让齐灵珊当侧妃,我还觉得奇怪呢。后来才知道,皇上竟然要给厉啸南求娶明月国那个天下第一厚脸皮的三公主!”苏绮显然心情颇好。

    “表姐觉得如何……”穆妍看着苏绮问。

    苏绮唇角微勾:“好!好极了!在来你这儿之前,我偷偷溜到齐太傅府附近转了一圈儿,听说齐灵珊正在家里哭闹着要上吊呢!厉啸南这会儿肯定觉得和亲是好事,等他真把明心瑶娶回来了,南阳王府就该闹翻天了!哈哈!”

    看到穆妍没力气说话,苏绮盯着她说:“我哥说,这和亲是东方太子向皇上提议的,而且他说这一定是你的主意,因为东方太子想不出这么狠的招儿。”

    “多谢夸奖……”穆妍微微眨了眨眼睛。狠?穆妍觉得并不狠,因为说白了,最终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谁也不会强迫谁,穆妍只是开了个头而已。

    而且这桩和亲的消息一出,明腾接下来便不会再一直盯着萧星寒和穆妍,想要破坏天厉国和东阳国的和亲了,因为没有必要。

    “果然是你啊!”苏绮看着穆妍啧啧感叹,“小表妹你真的太阴险了,不过我喜欢!”

    阴险?穆妍表示,明腾招惹她在先,明心瑶也曾对她出手,厉啸南欺负她表姐和小姑子,齐灵珊就是个贱人,她不过找到了个机会反击而已。况且说到底,穆妍做的事情,只是对东方紫煜提了个建议,其他什么都没做。

    “小表妹,表哥的身体怎么样了?我能偷偷去王府看他吗?”苏绮看着穆妍问。

    穆妍表示苏绮再不提穆霖,她都以为苏绮之前表现出来的对穆霖的关心都是假的了。

    “可以,明天我带你去……”穆妍看着苏绮说。她也想看看,穆霖和苏绮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

    “行,明天我再来找你,我还有事,先走了。”苏绮话落,就摆摆手大步离开了。

    苏绮离开驿馆之后,本想回丞相府,结果半路看到萧心悦带着两个丫鬟进了绣庄,苏绮脚步一转,也朝着绣庄走了过去。

    萧心悦今日出门是打算买点绣线,给萧源启做一个新的荷包。她认真地比较几种绣线的时候,就听到绣庄老板娘娇笑着说了一句:“苏小姐可是稀客啊!”

    这家绣庄是耒阳城中最高档的一家,平日里来的都是大家夫人和小姐,绣庄老板娘会认出苏绮并不奇怪。

    萧心悦转头,就看到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女进了门。四目相对,萧心悦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她听说过很多苏绮的事情,但是她们并不认识。萧心悦平日出门少,跟其他大家小姐也没有来往。

    苏绮状似无意地靠近了萧心悦,看着萧心悦手中暗色的绣线问了一句:“这是要给谁绣东西啊?”

    萧心悦美眸之中闪过一丝错愕,没想到苏绮会主动跟她说话,她微微一笑说:“给我爹。”

    “你爹真幸福,我爷爷倒是想让我给他做件衣服,可惜我学不会。”苏绮伸手就搂住了萧心悦的肩膀,非常自来熟的样子。

    萧心悦的两个丫鬟对视了一眼,神色都很惊讶。她们小姐一向很温柔,但是不擅交际,而苏家小姐是这耒阳城鼎鼎大名的悍女,向来眼高于顶,从不跟其他小姐来往,这两个人突然这么亲昵,看起来颇有几分违和。

    萧心悦被苏绮突然这么爷们儿的举动给惊到了,脸色微红说:“苏小姐的才华不在女红。”

    “你很了解我?”苏绮唇角微勾,看着萧心悦温柔娇美的小脸,觉得这样娇滴滴的小姑娘真是可人疼啊,不像她家那个混蛋小表妹,让人总想揍她!

    “只是听说了一些。”萧心悦有些无措,因为她事实上没有朋友,苏绮突然的亲近让她不太习惯,心底却又涌出了几分喜悦,因为她觉得苏绮喜欢她,她们应该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挑好了么?姐姐请你喝茶。”苏绮揽着萧心悦的肩膀说。

    “好了。”萧心悦把挑好的绣线递给了老板娘,让老板娘包了起来。她的丫鬟付了钱之后,就看到苏绮揽着萧心悦的肩膀十分亲密地离开了绣庄,进了斜对面的茶楼。

    “你们俩在外面候着。”苏绮进门,对萧心悦的两个丫鬟说。

    萧心悦的两个丫鬟默默地站在了外面,苏绮关上门,转头看着萧心悦微微一笑:“认识一下,我叫苏绮。”

    “我叫萧心悦。”萧心悦笑容甜美地说。

    “咱们很快就要成为亲戚了。”苏绮在萧心悦旁边坐下来,看着萧心悦说。

    萧心悦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解苏绮的意思。

    苏绮唇角微勾:“不管萧星寒是不是你哥,反正他就是你哥,我家小表妹,马上就要当你嫂子了。”

    萧心悦微微垂眸,神色有些黯然:“我知道,可我都不记得哥哥长什么样子了。”

    萧星寒当年被逐出家门的时候,萧心悦才两岁,在她的记忆里面,根本就没有萧星寒这个人。她长大之后,听到了好多人在骂萧星寒,可她都不相信,她有一次去问她的母亲宁如烟,宁如烟却突然哭了,抱着她说:“不要相信别人的话,你哥哥是好人。”

    萧心悦曾经在萧星寒出征的时候,站在人群里面看到过他,那时萧星寒墨衣银甲,脸色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高大凛然如神祇。

    “没关系,你哥哥是个混蛋,可你嫂子会好好疼爱你的。”苏绮伸手揉了揉萧心悦的脑袋。

    萧心悦不高兴地说:“我哥哥才不是混蛋,我哥哥是好人。”

    苏绮乐了:“别误会,我不是说你哥哥是坏人。”

    “我嫂嫂……那位安平公主,她真的快死了吗?”萧心悦看着苏绮神色认真地问。

    “死不了,跟你哥一样,世人对你嫂嫂的评价,都是错的。”苏绮看着萧心悦说。

    “那我哥哥会喜欢安平公主吗?”萧心悦秀眉微蹙,“他们都说我哥哥会杀了安平公主,我不信。”

    “直接跟你说吧,你哥跟我家小表妹是两情相悦,只是外人都不知道罢了。”苏绮看着萧心悦说。

    “真的吗?”萧心悦很高兴的样子,“这样的话,我哥娶到了喜欢的人,以后就不是一个人了!”

    看到萧心悦开心的样子,苏绮莫名觉得有点心酸,虽然她不清楚萧家当年到底为何把萧星寒逐出家门,但她现在非常确定,不是萧星寒的错,也不是萧家人抛弃了萧星寒,或许是出于什么不得已的原因。

    “告诉你一个秘密。”苏绮看着萧心悦唇角微勾,“前几天在普陀寺为你解围的人,是你家嫂嫂。”

    萧心悦猛然瞪大了眼睛,看着苏绮问:“你说那个偷袭厉啸南的人是嫂嫂呀?嫂嫂原来这么厉害!”

    “不止呢。”苏绮笑得意味深长。

    等苏绮把穆妍最近这几天背地里搞的事情简单地跟萧心悦讲了一遍,萧心悦已然懵了,愣了好大一会儿,看着苏绮来了一句:“苏姐姐,我嫂嫂比你哥哥还聪明呢。”

    苏绮捏了一下萧心悦娇嫩的小脸:“得!你嫂嫂赢了,我替我哥认输。”

    “我就不喜欢那个明三公主,总想纠缠我哥哥,还有那个南阳王,竟然想调戏我,都太讨厌了!嫂嫂真厉害,如果能让那两个讨厌的人结为夫妻,那可真是天作之合呀!”萧心悦笑嘻嘻地挽住了苏绮的胳膊。

    苏绮表示,厉啸南和明心瑶和亲,真真是“天作之合”,她非常期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