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08.老子等着看你怎么死!

时间:2018-02-08作者:三木游游

    天厉国耒阳城苏丞相府。

    苏绮刚进自己的院子,就发现她房间的灯亮着,她的小丫头站在门口廊下对着她挤眉弄眼。

    苏绮瞬间会意,她家老大这会儿在这等着她呢。

    苏绮很淡定地推开门走进去,若无其事地看着苏霁问:“大哥,你找我有事?”

    “去哪儿了?”苏霁放下了手中的书,神色淡淡地看着苏绮问。

    “找小表妹一起玩儿了,我不是一早跟大哥说了吗?”苏绮坐了下来,看着苏霁说。

    “你们在普陀寺玩得可还尽兴?”苏霁看着苏绮问。

    “大哥既然知道我们去了普陀寺,又何必明知故问?”苏绮白了苏霁一眼,“我们也就是看看梅花,散散步,还听了大师讲经。”

    “说谎。”苏霁看着苏绮说,“厉啸南和齐灵珊的事情,你敢说和你们无关?”

    苏绮轻咳了两声,看着苏霁说:“大哥,这件事主谋是小表妹,我只是从犯。”

    苏霁目光幽深地看着苏绮,苏绮觉得她家老大似乎在生气。以苏霁的心智,能够联想到这件事和苏绮以及穆妍有关,其实并不难,而苏霁显然已经确定了,苏绮知道她死不承认是没有用的。

    苏绮心中默默地说,小表妹,对不住,姐姐只能出卖你了,谁让我哥最宠你呢,如果我说我是主谋,我哥该怒了……

    就在苏绮想着苏霁是不是要发火的时候,苏霁唇角勾起了一个清浅的弧度,看着苏绮说:“小妍做得不错。”

    苏绮表示这剧情发展跟她设想的不一样啊!以前苏霁总是告诫苏绮,出门在外,宁得罪君子,别招惹小人,厉啸南和齐灵珊显然都是苏霁口中的小人之列。如今苏绮和穆妍狠狠地算计了厉啸南和齐灵珊一把,苏霁竟然说她们做得不错?

    看到苏绮奇怪的表情,苏霁冷笑了一声:“厉啸天总往你身边凑,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苏绮噗嗤一声笑了,伸手拍了拍苏霁的肩膀说:“大哥,下次带你一起玩儿。”

    苏霁拂开苏绮的手,神色严肃地看着苏绮说:“这种事,你可以跟着小妍一起做,但你自己不能做。”

    “为什么?”苏绮表示不解。

    “因为你没有小妍聪明。”苏霁说。没有人会想到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那个来了耒阳城之后就一直待在驿馆里面没有出去过的和亲公主穆妍,厉啸南也绝对想不到。

    穆妍这次一举多得,不仅让厉啸南和齐灵珊毁了名声凑做一堆,还让苏绮和萧心悦从今天开始摆脱厉啸南的纠缠,并且挑起了厉啸南和明腾的矛盾。这口气,厉啸南只要找到机会,绝对会狠狠地报复回去,报复的对象,自然就是明腾和明心瑶了。

    “反正在大哥和爷爷眼里,我什么都不如小表妹。”苏绮故作伤心地说,“我决定了,以后跟着小表妹混!”

    苏霁笑着摇头:“既然不在宫里当差了,就好好玩儿吧,不要太过火就行。”

    苏绮也笑了:“大哥,这可是你说的。”

    苏霁表示,他的两个妹妹就算把这耒阳城给闹翻了天,他也不担心,因为穆妍喜欢搞事情,却从来不会让火烧到她自己的身上,至于烧谁,那就看谁找死了……

    耒阳城的南阳王府。

    厉啸南简直要疯了!

    他的左手肿着,脸上还有一片红印子,是被齐灵珊挠的,因为两个人当时在山洞里面被媚药迷了心智,颇有些疯狂。被人找到的时候,厉啸南很快清醒了,齐灵珊还在迷迷糊糊地往厉啸南身上扑,后来被侍卫拉走的时候,齐灵珊还往侍卫身上蹭,厉啸南一想起齐灵珊那个放荡的样子,就恶心得想吐!

    对厉啸南来说,如果不是当时没有别的选择,他一定不会碰齐灵珊那个贱女人!

    “王爷,皇上下了口谕,宣召王爷进宫。”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厉啸南面色一沉。他现在谁都不想见,因为从普陀寺回来的一路上,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都怪怪的,让他很想杀人!

    可圣意难违,厉啸南只是个王爷,不是皇帝。他换了身衣服,面色沉沉地出了南阳王府,坐着马车,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了。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厉啸南就出宫了,脸色比起进宫的时候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回到南阳王府,厉啸南猛然把手中拿着的那个明黄色的卷轴给扔在了地上,又狠狠地踩了两脚!

    那是厉啸天颁下的赐婚圣旨,在厉啸南拿到的时候,齐太傅府也收到了一道一样的圣旨。厉啸南进宫之后,厉啸天根本没有听他解释,直接把圣旨砸到了他身上。

    厉啸南当然不愿意娶齐灵珊,即便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可厉啸天放话说,假如厉啸南不把齐灵珊给娶了,就把他的王位给废了!

    厉啸南现在真的要疯了,一想到一辈子都要和齐灵珊那个贱人朝夕相对,他就恨不得立刻冲到齐太傅府去,把齐灵珊给砍了!

    “来人!”厉啸南冷喝了一声。

    厉啸南的随从吴刚很快出现在厉啸南面前,神色恭敬地问:“王爷有何吩咐?”

    “本王听说,杀手独孤傲,近日出现在耒阳城中?”厉啸南眼底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吴刚微微点头:“回王爷的话,确实有这样的传言,也有人说亲眼看到了独孤傲。有不少江湖高手,为了捉拿独孤傲,得到东皇的悬赏,很快便会来到耒阳城。除此之外,属下还听说,东方太子也在找独孤傲。”

    “你可知道,如何跟独孤傲做生意?”厉啸南声音幽寒地问。

    “属下略知一二。”吴刚低着头说。

    “想办法找到独孤傲,本王有一单生意要和他做!”厉啸南冷哼了一声说。

    “属下这就去办。”吴刚低着头退下了。

    齐太傅府中,齐灵珊幽幽醒转,感觉全身一片酸疼。

    齐灵珊的爷爷齐太傅,虽然对于齐灵珊的遭遇发了好大的火,觉得这个孙女辱没家门清誉,但是当齐灵珊醒来的时候,齐家并没有人对她说一句重话。

    萧茹拿了赐婚圣旨给齐灵珊看,齐灵珊笑了,因为她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嫁给厉啸南,成为这耒阳城中所有小姐羡慕的南阳王妃了!

    齐灵珊并不知道,她的爷爷和父母之所以没有责怪她,只是因为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他们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所以便接受了。而接下来齐灵珊会成为南阳王妃,齐家人不愿意和她离了心,不论如何,这个结果,对齐家是有利的。

    萧王府。

    穆妍来的时候,就看到萧星寒和拓跋严一大一小相对而坐正在吃饭,气氛十分沉默。没有人伺候,拓跋严自己胳膊太短夹不到菜,萧星寒也不管他,他就低着头默默地吃白饭,小眉头紧紧地皱着。

    穆妍一进门就把面具揭了,拓跋严看到穆妍来了,放下手中的筷子,跳下椅子,朝着穆妍跑了过来,抱住了穆妍的腿不松手,依旧不说话。

    穆妍揉了揉拓跋严的小脑袋,微微一笑:“小严不高兴么?”

    拓跋严抿着嘴不说话,萧星寒看着拓跋严冷冷地说:“坐回去,吃饭!”

    穆妍感觉拓跋严的小身子微微缩了一下,似乎很怕萧星寒。穆妍伸手,把拓跋严抱起来,带着他坐回了桌边。

    穆妍就坐在萧星寒和拓跋严两人的正中间,给拓跋严夹了满满的一碗菜,看着拓跋严笑着说:“快吃吧,多吃一点,才能长高高。”

    萧星寒皱眉:“男人不能惯着!”

    “小严还是个孩子。”穆妍凉凉地看了萧星寒一眼。

    “我也没吃饱。”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在桌下踩了萧星寒一脚:“自己没手么?没吃饱继续吃,不吃就饿着。”

    拓跋严抱着穆妍给他夹的菜默默地吃,吃得很香,说没吃饱的萧星寒就坐在对面看着,没有再动筷子。

    拓跋严放下筷子的同时,萧星寒冷冷地叫了一声:“青木。”

    “主子,夫人。”青木很快出现在房间里。

    “带他去睡觉。”萧星寒看了拓跋严一眼。

    青木过来抱拓跋严,拓跋严却躲在穆妍怀里,小手抓着穆妍的衣襟不肯走。

    “小严乖,跟青木叔叔去睡觉吧。”穆妍轻轻拍了拍拓跋严的后背。

    拓跋严皱着小眉头被青木抱走了,穆妍转身看着萧星寒说:“你对小严那么严厉做什么?他现在需要的是温柔。”

    “温柔?你会吗?”萧星寒低头看着穆妍,目光幽深地问。

    穆妍挑眉:“怎么,嫌弃我对你不够温柔?”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

    穆妍很淡定地说:“等你什么时候习惯笑着跟我说话,我会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温柔似水。”

    “我已经笑过了。”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白了他一眼:“笑过了?你真是好意思说啊!天天顶着张冰块脸你还有理了?”

    “你再对我温柔一点,我就对你笑。”萧星寒目光灼灼地看着穆妍说。

    穆妍伸手拧了一下萧星寒的脸:“你想得美!你先笑了再说。”

    就在萧星寒和穆妍正在认真地探讨关于他不笑和她不温柔的话题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滚!”萧星寒冷声说。他本来想一亲芳泽,谁知道有人来打扰。青木不会敲门,萧星寒知道敲门的是谁。

    “主子,小的有要事禀报。”

    不是青木的声音,是莫轻尘,他口中的主子叫的是穆妍,不是萧星寒。

    穆妍推开萧星寒,神色淡淡地说:“进来吧。”

    门开了,莫轻尘走了进来,看着穆妍嘿嘿一笑,转头看到萧星寒冷漠的眼睛,弱弱地收回了视线,微微垂眸说:“主子,有不少人在找独孤傲,包括东方紫煜的人,今夜,又出现了一个人,主子应该会感兴趣。”

    “什么人?”穆妍看着莫轻尘问。

    杀手独孤傲做生意的规矩是,他每到一座城池,便会在那座城池最高的那棵树上面,系上一根红色的丝带,看到丝带的人,就知道独孤傲在附近,可以找独孤傲做生意了。

    这会儿耒阳城最高的那棵树上面,就飘了一根红色的丝带,而那些想找独孤傲做生意的人,只需要把一张纸条装进荷包,挂在树枝上面,纸条里面写上一个地点,就可以了。假如独孤傲接了生意,便会去纸条中的地点相见,届时再谈其他。

    莫轻尘一直在监视那棵树附近的动静,并没有现身取过树上挂着的荷包。有高手出没,迄今为止数量并不多,因为消息才刚刚传开没多久,大部分高手还没到耒阳城。

    今夜莫轻尘发现有一个人挂了荷包之后就离开了,武功并不是很高。莫轻尘有些好奇,就暗中跟踪那人,亲眼看着那人进了南阳王府。

    联想到白天普陀寺发生的事情,莫轻尘直觉这里面肯定有事儿,而且穆妍一定会很感兴趣的,因为莫轻尘非常确定白天在普陀寺里搞事情的人就是穆妍。

    “南阳王厉啸南。”莫轻尘唇角微勾,“主子猜,他在这个时候找独孤傲,是要杀谁呢?”

    穆妍笑了:“想必厉啸南和齐灵珊已经都收到赐婚圣旨了,厉啸南睡了齐灵珊,却又不想娶,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弄死齐灵珊,反正齐家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厉啸天也不会真的责罚他。”

    “主子英明。”莫轻尘表示,他家主子搞出来的事情,正在往一个很有趣的方向发展。

    “渣男好毒的心思。”穆妍似笑非笑地说,“既然如此的话,小天儿你就去体验一下做杀手的滋味儿吧。”

    “嘿嘿!”莫轻尘和穆妍相视一笑,“主子放一百个心,小的明白该怎么做。”

    莫轻尘很快就离开了,穆妍转头看到萧星寒坐在那里,呼呼地往外冒冷气。她走过去,直接坐在了萧星寒的腿上,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唇角微勾说:“小寒寒,被冷落了不开心?”

    “睡觉。”萧星寒把穆妍抱了起来,打横朝着床边走去……

    南阳王府。

    子时已过,王府之中一片静寂,厉啸南的书房还亮着灯,他目光冷鸷地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爷。”吴刚出现在厉啸南面前,“属下已经把消息送出去了,如果独孤傲接了生意,会前来与王爷相见的。”

    厉啸南冷哼了一声:“很好!”

    夜半时分,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进了南阳王府,靠近了厉啸南的书房。

    “什么人?”吴刚拔剑而出。

    “滚开!”冰冷的男人声音。

    吴刚看着面前这个仿佛暗夜之中孕育而生的高大男人,这男人全身上下都罩在黑色的斗篷之中,完全看不到容貌和身形,但能看到他腰间那把古朴的长剑,剑鞘上面有一条银色的蛇,在吐着信子。这些特征,足以表明,这人就是传说中的杀手独孤傲。

    吴刚微微低头:“独孤公子,我家主子已经恭候多时了,请进。”

    吴刚开了门,独孤傲仿佛幽灵一般,飘进了房间里面。

    厉啸南目光幽深地看着独孤傲:“独孤公子,本王不说废话了,你替本王杀个人,价钱随便开。”

    “杀什么人?”独孤傲冷声问。

    “放心,一个不懂武功的贱女人而已,对独孤公子来说,应该很容易。”厉啸南冷声说。他不想看到齐灵珊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这口气,他忍不了!虽然他现在还没找到那两个暗算他的人,也暂时没有办法报复明腾和明心瑶,但是齐灵珊那个女人,必须死!

    “一百万两。”独孤傲冷声说。

    “独孤公子果然很贵!”厉啸南冷哼了一声。

    “南阳王出不起钱,便不要浪费我的时间!”独孤傲话落转身就走。

    “独孤公子未免太小看本王了,区区一百万两,本王出得起!”厉啸南冷笑。

    不多时,独孤傲带着厉啸南给的一百万两银票,离开南阳王府,朝着齐太傅府而去了。

    独孤傲刚走,厉啸南叫来了吴刚,神色诡异地说:“你去齐家外面守着,等独孤傲得手之后,远远地跟上他。”

    “王爷的意思是?”吴刚有些不解。

    “本王给独孤傲的银票上面下了毒,半个时辰之后才会发作。这半个时辰足够独孤傲杀了齐灵珊,等他离开齐家之后,你跟上去,一旦他毒发,就把他擒住带回来!”厉啸南冷笑着说,显然对自己的计策十分自得。

    “王爷英明!属下这就去!”吴刚很快离开了南阳王府,朝着齐太傅府而去了。

    厉啸南一个人坐在书房中冷笑连连:“独孤傲,你从本王这里拿的钱,本王会从你身上,十倍赚回来!”

    齐太傅府。

    假扮独孤傲的莫轻尘悄无声息地潜入之后,并没有去找齐灵珊住的院子,而是一个人悠哉地坐在静谧的后花园亭子里面想了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更让他家主子满意。

    杀了齐灵珊当然是不行的,这样会正好如了厉啸南的愿。厉啸南越是不想娶齐灵珊,甚至都忍不了齐灵珊活着,就越是要让他们两个人都活得好好的互相折磨,这样才有趣。

    不杀齐灵珊,就这么走了,等明日厉啸南就会知道他被“独孤傲”涮了,到时候他该发疯就发疯,反正他也找不到独孤傲在什么地方。

    莫轻尘很快决定了,就这么干!他沿着来时的路,飞身越过了齐太傅府的围墙,准备揣着一百万两银票去穆妍面前邀功。

    结果莫轻尘一转头,就看到一个黑影从不远处闪过,上了齐太傅府外面的一棵大树。

    莫轻尘眼眸瞬间变得有些幽深了,他默默地绕了一圈,然后从另外一个方向,悄无声息地靠近了黑影身后。

    黑影躲在树上,正在神情专注地盯着齐太傅府里的动静,并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

    莫轻尘拿出一个小药瓶打开,药瓶中的粉末随着夜风,吹向了黑影所在的方向。

    片刻之后,黑影身子一晃,昏迷不醒地从树上跌落了下去。

    莫轻尘飞身而下,若有所思地看着地上躺着的黑衣蒙面男人,俯身揭开了男人脸上的黑色布巾,看到吴刚的脸,莫轻尘冷笑了一声:“不相信老子的实力?还派了条狗过来监视?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莫轻尘把吴刚提了起来,再次进了齐太傅府。

    这次莫轻尘很认真地寻找了一下齐灵珊的院子,找到之后,带着吴刚潜了进去。

    过了没多久,莫轻尘孑然一身地离开了齐太傅府,确定没有人跟踪,用最快的速度朝着萧王府而去了。

    还没到萧王府,莫轻尘身子一晃,感觉脑袋有些昏沉,瞬间意识到他中毒了!只是何时何地中的毒,莫轻尘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了,他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越过了萧王府的围墙,重重地摔在了萧王府后花园的冰湖上面,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穆妍已经睡了,突然听到门口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被惊醒了。

    “我去看看。”萧星寒按着穆妍的肩膀让她不用起身,他下床朝着门口走去。

    过了一会儿,萧星寒提着脸色青紫昏迷不醒的莫轻尘走了进来,然后把莫轻尘扔在了房间地上。莫轻尘是被发现他的剑龙卫提过来的,扔在了萧星寒的房间门口。

    穆妍穿好衣服下了床,走过来给莫轻尘把脉,发现他中毒了,是一种江湖中专门用来对付高手的迷药。

    萧星寒没有动手,穆妍很认真地在拿莫轻尘当她的小白鼠,实践她学过的医术。

    中间萧星寒看到穆妍用错了一种药,也没有出言提醒。

    于是当穆妍做好了解药,给莫轻尘吃下去,莫轻尘醒过来的时候,他的整张脸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了起来……

    穆妍神色微微有些尴尬,看着睁开眼睛的莫轻尘说:“小天儿,解药好像有点问题。”

    莫轻尘感觉自己的脸好烫,伸手摸了一下,好想晕死过去。他都能想象到,他现在的多么像一个红彤彤的猪头……

    “放心,不会有事的,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个时辰可以消肿,就不用浪费药材了。”穆妍拍了拍莫轻尘的肩膀,安慰他道。

    莫轻尘欲哭无泪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顶着一张十分滑稽的猪头脸,咬牙切齿地说:“厉啸南那个贱男,竟然敢算计老子!”

    “坐。”穆妍对莫轻尘说,“说出你的故事,让我们开心一下。”

    莫轻尘瞪着穆妍:“主子,能不能有点起码的同情心?”

    “你被算计,应该反省自己太大意,并且向我忏悔你的任务没有圆满完成,还想让我安慰你?你确定不是在做梦?”穆妍看着莫轻尘似笑非笑地说。

    莫轻尘感觉好心酸的同时,竟然觉得穆妍说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他在穆妍对面坐了下来,若有所思地说:“厉啸南给了我一百万两银票,银票上面应该有毒。”

    “没错,接着说。”穆妍微微点头。

    “那毒不会立即发作,厉啸南那个贱男打算等我把齐灵珊杀了之后,让他的随从跟踪我,一旦我毒发,就会被抓住,然后他可以利用我,从东阳国皇帝那里得到一笔巨款!”莫轻尘冷声说。他曾经行走江湖成为盗圣,还当上了明月国的丞相,拼的就不是武功,而是脑子。厉啸南的这点伎俩,算不上高明,只是莫轻尘一时大意了而已。

    “只有一点你没说对。”穆妍看着莫轻尘说,“你并不是真的独孤傲,你这个冒牌货不值钱。”

    莫轻尘扶额,人生为何如此艰难,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一个温柔善良不毒舌的主子……

    “你应该庆幸你没有耽误时间,而且你的轻功够好,否则你倒在半路上,明天就会变成一个冰块了。”穆妍看着莫轻尘说。

    莫轻尘神色一正:“以后我会更小心的。”

    “好了,你可以滚了。”穆妍对着莫轻尘摆了摆手。

    莫轻尘下意识地起身往外走,刚出门就突然想起来他有件事情忘了告诉穆妍,本想回来,结果一转头就发现门重重地关上了,他都能够想象到萧星寒挥掌关门时候的臭脸……

    莫轻尘摸了一下自己的肿脸,默默地离开了。等明天,穆妍就会知道他做了什么“好事”了……

    “我该回去了。”穆妍对萧星寒说。作为和亲公主,她现在本应该在驿馆里,这么一折腾天都快亮了,她再不回去会有暴露的风险,毕竟驿馆里面有很多天厉国皇室安排的眼线。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

    “你再睡会吧,不用送我了。”穆妍踮脚亲了一下萧星寒的侧脸,转身摆摆手,很潇洒地离开了。

    萧星寒眼底浮现出一丝笑意。穆妍没有提昨日普陀寺的事情,但是萧星寒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穆妍对萧心悦的维护,在萧星寒看来,就是穆妍特别喜欢他所以爱屋及乌的表现,他很满意。

    至于厉啸南那个昨日脑抽企图勾搭萧心悦的货,他应该庆幸他遇上的是穆妍,假如当时撞见他出言调戏萧心悦的人是萧星寒,那么结果必然是,萧星寒二话不说撕了厉啸南,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如今萧星寒觉得,让穆妍用她的方式报复厉啸南也挺有趣的,他不会插手,就让穆妍好好玩儿吧!

    穆妍回到驿馆,洗了个澡,吃了早饭之后,东方紫煜来了。

    东方紫煜屏退了下人,看着穆妍问:“昨日普陀寺的那桩丑事,你应该知道吧?”

    看到东方紫煜眼底的探究,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太子殿下觉得跟我有关?”

    东方紫煜微微一笑:“过程倒也不重要,结果不错。”

    “有事请直说。”穆妍看着东方紫煜说。

    “昨夜独孤傲现身了。”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我的人并没有抓住独孤傲,但是今日一早,天厉国的齐太傅府里面传出了一个消息,你或许还不知道。”

    “哦?”穆妍神色微动。昨夜莫轻尘发现了厉啸南的随从在跟踪他,好像没有说他怎么处置那个随从了。

    “昨夜厉皇下了赐婚圣旨,今日昭告天下,说厉啸南和齐家小姐是天作之合,很快便会成亲,以此遮掩普陀寺的丑事。只是据说今日一早,齐家下人发现那位齐小姐跟一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你猜那个男人是谁?”

    穆妍唇角微勾:“厉啸南的人。”

    “你怎么知道?”东方紫煜愣了一下,然后猛然反应过来,看着穆妍说,“果然跟你有关!”

    穆妍微微一笑:“过程不重要不是么?”

    “哈哈!”东方紫煜似乎心情颇好,闻言点了点头说,“没错,过程不重要。结果就是,厉啸南和齐太傅府都在想方设法封锁丑闻,可惜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不然这等隐秘之事,本宫也不会这么快就知道。”

    穆妍表示,暗中推波助澜的就是她家小弟莫轻尘同志,厉啸南昨夜算计莫轻尘,莫轻尘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作为曾经的明月国丞相,莫轻尘是凭借脑子混过朝堂的主儿,厉啸南这种养尊处优自以为是的男人,接下来就自求多福吧!

    “太子殿下看戏看得很开心嘛。”穆妍笑容清浅地说。

    东方紫煜笑了:“托你的福。”

    整个耒阳城,这天都笼罩在一种很诡异的气氛之中,昨日关于普陀寺丑事的流言还未消散,今日又被加了一把火,还是一把会让所有人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的大火!

    厉啸南和齐灵珊昨天光天化日之下,在普陀寺后山做出不知廉耻的苟且之事,结果当天晚上,厉啸南的亲信随从也睡到了齐灵珊的床上!这简直刷新了很多人的认知,根本无法想象厉啸南和他的随从,以及齐灵珊三人之间是何等隐秘又肮脏的关系!

    当然了,明眼人其实能看出来,这是有人在故意暗算厉啸南,厉啸南没有躲过去,如今落得身败名裂灰头土脸的下场。

    但被算计并不能让厉啸南从舆论的漩涡之中清清白白地跳出来,因为他的的确确在光天化日之下和齐灵珊滚做一团,他的随从即便什么都没做,却也真的和齐灵珊共居一室,躺在了同一张床上一整晚。

    而这天一大早,厉啸南和齐灵珊被圣旨赐婚,即将在腊月十五之日成亲的消息也传开了,给这桩高潮迭起的丑闻又增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暗中很多男人都在嗤笑厉啸南,说他没种,要娶一个被他的奴才玩过的女人。暗中很多女人提起齐灵珊都一副被恶心到的样子,觉得齐灵珊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

    如果说之前耒阳城的百姓都在津津乐道萧星寒和穆妍的亲事的话,这两天以及接下来这段时间,他们恐怕都懒得提穆妍这个名字了,因为跟厉啸南和齐灵珊这对狗男女比起来,萧星寒和穆妍的这桩和亲,简直不能更光明正大清清白白。

    这天,厉啸南的心腹吴刚无声无息地死了,而齐太傅府里面也有几个下人消失了。齐灵珊被禁足,厉啸南也不再出门,可他们的亲事,在昨夜他们收到圣旨的时候,就已经板上钉钉了。

    不管厉啸南多么不甘不愿,恨不得亲手掐死齐灵珊,可事已至此,齐家人只能硬着头皮让齐灵珊嫁给厉啸南,因为他们总不能为了名声把齐灵珊给杀了,况且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掌控的地步,就算齐灵珊这会儿“以死明志”,也不会让齐家的名声好转。

    莫轻尘顶着一张很普通的脸,信步走在耒阳城大街上,听着周围的百姓都在低声议论的事情,唇角冷笑一闪而逝。他知道自己武功一般,被人打败无所谓,但他绝对不能容忍被人算计!这说明他不仅武功不行,脑子也不行,简直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莫轻尘自我感觉昨夜任务完成得不好,在穆妍面前丢了面子,心中很是不爽,已经打定了主意,接下来要让厉啸南比他不爽一百倍!

    耒阳城一家客栈里面,一对兄弟模样的男人正对坐喝酒,竖耳听着周围人的议论。

    “大哥,他们说的那个姓齐的小姐,是萧星寒嫡亲的表妹。”一个男人突然压低声音对另外一个男人说。

    被叫大哥的男人眼眸微闪,站了起来:“我们回房吧。”

    两人回了房间,关上门,弟对兄说:“大哥,我们正愁找不到机会下手,耒阳城被这桩丑事闹得沸沸扬扬,那南阳王肯定在查是谁在背后阴了他,这是我们的一个好机会!”

    “你有什么想法?”兄看着弟问。

    “大哥,接下来我们就这么做……”

    是夜,耒阳城中万籁俱寂。

    厉啸南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中憋屈得要死!他昨夜本来计划得很好,利用独孤傲杀了齐灵珊,然后再抓住独孤傲,最后不仅能够摆脱他不想要的亲事,还能大赚一笔。

    谁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完全不在厉啸南的计划之内。独孤傲仿佛根本没有来过一样,齐灵珊还活得好好的,而厉啸南的随从吴刚昏迷不醒地和齐灵珊在一张床上躺了一整夜!

    最让厉啸南抓狂的是,这些丑事竟然一件不落地传了出去,闹得人尽皆知!可他还必须要娶齐灵珊那个贱人,跟她拜堂成亲!一想到这里,厉啸南很有冲动想要再找杀手去把齐灵珊给弄死,可经过昨夜的事情,他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因为他意识到,背地里阴他的人一直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本来关得紧紧的窗户突然开了,一股幽香飘了进来。

    厉啸南神色大变,用最快的速度从枕头下方拿了一个药瓶,倒出一粒药丸扔进了口中。他这两天很小心,随身带着迷药的解药,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厉啸南闭上眼睛,感觉有两个人靠近了他的床边。

    “大哥,要不要杀了他?”

    “不,主子说,要让他生不如死地活着!”

    “哼!谁让他不长眼,竟然敢招惹主子在意的人!真是找死!”

    “剁他一根手指,回去交差!”

    “我来!”

    ……

    厉啸南猛然睁开眼睛,大吼了一声:“来人!”

    两个蒙面黑衣人似乎受了惊吓,转身就跑。

    厉啸南翻身下床,赤着脚站在地上,声音都变了调:“给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场面一片混乱,南阳王府的侍卫和暗卫全部出动,最终虽然伤到了那对兄弟,却并没有留下他们的命,还是让他们给逃了。

    厉啸南神色癫狂,咬牙切齿地说:“明腾,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那对兄弟话里话外都表明他们是萧星寒的人,而他们算计得很好,那种迷药会让人不能动,却依旧是清醒的。他们意图挑起厉啸南对萧星寒的仇恨,计划是没错的,可他们没有算到的是,这一招,昨天在普陀寺,已经有人用过了。

    厉啸南根本不相信那对兄弟和萧星寒有关,他几乎在那对兄弟开口的同时,就认定他们一定是明腾派来的人!

    厉啸南如今满腔的怨愤,全都转化成了对明腾的仇恨,他暗暗发誓,他一定要让明腾付出惨痛的代价!

    受伤逃出南阳王府的那对兄弟,觉得他们的计划也算成功了,接下来准备等着看厉啸南和萧星寒争斗,然后他们趁机行动,毁掉那桩和亲!厉啸南这次想得没错,因为这两个人的确就是明腾派来的。

    远离了南阳王府,放松下来准备回客栈的兄弟两人,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猛然转身,就看到一个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中的男人站在不远处,对着他们抬起了右臂。

    下一刻,两枚闪烁着寒光的短箭先后射入了兄弟两人的心口,他们几乎瞬间毙命,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

    莫轻尘摘掉头上的斗篷,低头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冷笑了一声:“明腾,这种不入流的伎俩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老子等着看你怎么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