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07.渣男贱女

时间:2018-02-07作者:三木游游

    穆妍看着萧星寒的笑容,微微有些失神,过了片刻之后反应过来,脸一下子就红了。她不是花痴女,她只是有点花痴萧星寒的盛世美颜……

    萧星寒伸手把穆妍拥入了怀中,声音幽幽地说:“我总有种感觉,你只是喜欢我的脸。”

    穆妍笑了:“你真相了。”

    萧星寒放开穆妍,低头看着穆妍眼底的笑意,神色微微有些无奈,轻轻揉了揉穆妍的头发说:“我回去了。”

    “嗯,你走吧。”穆妍微微点头,一点儿都没有不舍地对着萧星寒摆了摆手。

    萧星寒皱眉看着穆妍:“你好像在嫌弃我?”

    穆妍踮起脚尖,凑过来亲了一下萧星寒的侧脸,然后微微一笑说:“别闹了,快回去吧。”

    这会儿天已经亮了,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萧星寒低头重重地吻了穆妍一下,然后颇有些意犹未尽地离开了。

    敲门声响起,随之响起的还有凌霜的声音:“小姐起了吗?”

    “进来吧。”穆妍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并没有什么不妥。

    凌霜伺候穆妍洗漱换衣,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对穆妍说:“小姐,听说萧王爷有个儿子的事情是千真万确的,小姐真的不在意吗?”

    “有些事情,以后你们会知道的。”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奴婢只是怕小姐被人欺负了。”凌霜微微垂眸说。

    “只有你家小姐我欺负别人的份儿。”穆妍唇角微勾。

    萧星寒的私生子昨日刚刚爆出来。穆妍还故意让人认为萧星寒的儿子已经七岁了,是为了避免有心人把“萧言朗”和北漠国的皇太孙拓跋严联系起来。

    如今看来,可能性不大。北漠国太子和皇太孙遭遇沙暴丧生的消息此时尚未传到耒阳城来,不过很快就会天下皆知了。拓跋严事实上才六岁多,并没有七岁大,而北漠国二皇子拓跋浚昭告天下拓跋严已死,必然连替代的尸体都找好了,不会让人发现什么破绽。

    如此,拓跋严就安全了。穆妍觉得,成王败寇无可厚非,尤其是在皇室那样的地方。拓跋浚的手段很阴险下作,但他现在已经成功了,至于他能不能笑到最后,这要看他的本事。而拓跋严未来会不会回归北漠国,这要看拓跋严长大之后的决定。

    半晌的时候,雪终于停了下来,整个耒阳城中一片银装素裹,十分美丽。

    苏绮过来找穆妍,却没有提起萧星寒的私生子的事情,或许是想通了苏霁说的话。苏绮一开始还下意识地去看穆妍的脸色,发现穆妍的眼神非常平静,她觉得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事儿,只是穆妍没有说而已,她也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

    “小表妹,雪停了,咱们一起出去玩儿吧!”苏绮拉着穆妍的手说。

    “我是个病秧子,不合适。”穆妍唇角微勾。

    “你可以易容嘛!”苏绮笑了,“城南普陀寺后山有一片梅林,听说那里的梅花开了,风景一定很美,你还没去过呢!”

    穆妍神色莫名地看着苏绮:“表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日应该在宫中当差。”

    “辞了!”苏绮很随意地摆了摆手说,“想想也挺没意思的,当了几个月的副统领,尽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因为我是女人,就只让我管什么宫女打架,太监偷盗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烦了!”

    “恭喜表姐自由了。”穆妍笑着说。

    “这话深得我心。”苏绮笑了,“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你自己随便扮成什么样子,记得去普陀寺找我,中午之前如果不来,小心我揍你!”

    苏绮话落就风风火火地走了,穆妍叫了晴雪和凌霜进来,两个丫头对于穆妍每天都要溜出去的行为已经很淡定了,不用穆妍交待,她们知道该怎么做。

    穆妍戴上千影面具,又扮成了言卿的模样,然后换上男装,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驿馆。

    在去往城南普陀寺的路上,穆妍不时能够听到有人在议论萧星寒的私生子,还有很多人在议论她,其中不乏言辞恶毒的诅咒,穆妍心中平静至极。

    做戏做全套,穆妍暗中出了耒阳城,然后又光明正大地从城门口走了进来,直奔普陀寺而去。

    普陀寺坐落在耒阳城城南的普陀山上,常年香火旺盛。普陀寺后山的梅林之中,有几株罕见的梅花品种,如今雪停了,梅花开了,耒阳城中的达官贵人和平民百姓都纷纷朝着普陀寺而来。

    上山的路上行人络绎不绝。石阶上面的雪虽然已经被普陀寺的和尚清扫了,但仍旧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很容易滑倒。

    那些贵族夫人和小姐,大部分都是被轿子抬上山去的,但也有一些例外。

    穆妍信步往山上走,她一身素色的锦袍,头发高高地束在脑后,容貌清隽,像是哪家偷跑出门游玩的贵公子一般。

    身后有人在高喊着:“让开!”

    行人纷纷闪避,穆妍看着后面上来的一顶华丽的轿子,神色淡淡地退到了一边。

    那顶轿子相当大,八个轿夫抬着慢慢地往上走,并不宽的山路瞬间显得有些逼仄了。有些行人躲闪不及,被轿子撞到了,只能忍气吞声地躲远一点儿,因为轿中之人,他们惹不起。

    “心儿小心!”

    穆妍听到不远处的声音,微微转头就看到一个少女为了躲避轿子,快走了两步,脚下一滑,就要朝着下方栽倒下去。

    穆妍下意识地伸手一揽,把那个少女给搂了过来。

    轿子已经过去了,穆妍怀中的少女美眸错愕地看着穆妍,脸刷一下就红了,猛然伸手推开穆妍,后退了两步,似乎又觉得不能这样对待救她的恩人,就神色窘迫地说:“多谢这位公子。”

    “心儿!”一个中年美妇抱住了少女,上下打量了一下,神色微松。

    “不用谢。”在中年美妇看过来的时候,穆妍微微一笑摇头说,“当时情急,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中年美妇对着穆妍微微点头,然后牵着少女的手,一起继续往上走了。看她们的打扮,并不十分华丽,却很优雅精致,不像一般人家的夫人小姐。

    这只是个小插曲,穆妍很快就抛在了脑后,继续往上走了。

    今日普陀寺中十分热闹,穆妍进去之后,并没有去前殿拜菩萨,直接穿过整个寺庙,朝着后山走去。

    梅林中的梅花已经盛放了,在白雪掩映之下,美得就像一幅画。当然了,这幅画里面如果没有那么多人就更好了,尤其是那些在梅树之下搔首弄姿的小姐们,怎么看都有点做作。

    穆妍找到苏绮的同时,也发现了那些个做作的小姐是奔着什么来的了……

    如今天厉国耒阳城中有两个男人是众多小姐的梦中情人,一个是让公主为他倾倒为他吃醋为了看他一眼落湖也不悔的年轻丞相苏霁,而另外一个,就是身份尊贵,至今尚未娶妻的南阳王厉啸南了。

    苏霁并没有来普陀寺,厉啸南来了,而且这会儿就在苏绮身旁,还伸手折了一支开得最好的梅花,笑容满面地送到了苏绮面前,含情脉脉地看着苏绮的样子,让那些盯着厉啸南的小姐们一个个扯烂了帕子,咬碎了银牙……

    “绮绮,送给你。”厉啸南看着苏绮笑意温柔地说。

    “多谢王爷好意,不过这梅花长在树上才好看,折下来,就无趣了。”苏绮微微垂眸,并没有接厉啸南递过来的那支梅花。

    厉啸南眼眸微闪:“绮绮言之有理,倒是本王落俗了。”

    厉啸南把那支梅花递给了他的随从,穆妍发现那个随从就是上山的时候跟随在那顶很华丽的大轿子旁边开路的男人。如此说来,那顶轿子里坐着的,就是厉啸南了。

    穆妍对厉啸南本就没有什么好印象,如今更加觉得这个男人讨厌了。一个大男人,非要坐着轿子上山,矫情得很!

    一阵悦耳的琴声响起,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只见不远处的一棵梅花树下,一个面容明艳的姑娘正在抚琴,她唇角含笑,满满的都是自信张扬,而她眼神看向的方向表明,她其实和那些搔首弄姿的小姐没什么分别,都是追着厉啸南来的。

    穆妍很快就从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之中得知,那位正在抚琴的姑娘,是天厉国齐国公府的三小姐齐灵珊,从名义上来说,齐灵珊是萧星寒的表妹,因为她的母亲就是萧星寒的姑母萧茹。

    一曲终了,厉啸南抚掌称赞:“齐小姐的琴艺又长进了。”

    “王爷过誉了,只是美景当前,即兴弹了一曲,让诸位见笑了。”齐灵珊笑容大方地说。

    “怎么会?齐小姐的琴艺,在这耒阳城,是数一数二的。”厉啸南笑着说。

    苏绮趁着厉啸南和齐灵珊友好寒暄的功夫,已经默默地出了梅林,准备去找穆妍。

    “一直听闻苏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如让我们见识一下?”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齐灵珊的声音,苏绮瞬间很想爆粗口骂人。琴棋画她一概不喜欢也不会,书法还是被她的祖父要求学的。耒阳城里谁不知道她苏绮喜武不喜文,齐灵珊这话,分明是想看她当众丢人!

    “绮绮不喜欢这些,齐小姐就不要勉强了。”厉啸南笑着开口为苏绮解围。而他对苏绮那么亲密的称呼,让听在耳中的人心思各异。

    齐灵珊笑了:“南阳王对苏小姐的称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南阳王已经和苏小姐定亲了呢。”

    在场的人全都知道厉啸南和苏绮并没有定亲,而齐灵珊的话言外之意就是,叫得这么亲密,莫不是私定终身了?

    苏绮瞬间怒了,转头看着齐灵珊冷声说:“齐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本小姐说错什么了?苏小姐这么生气做甚?”齐灵珊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厉啸南似乎一点儿都不觉得他的表现给苏绮带来了困扰,他静静地站在旁边,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表妹!你也来了!”齐灵珊“惊喜”的声音,把众人的视线瞬间转移到了站在人群外围的一个少女身上。

    少女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裙子,披着一个素色的披风,手中抱着一只精致的小暖炉,眉眼如画,那张绝色倾城的小脸倒是瞬间把在场的其他小姐都比下去了。

    穆妍此时站在其他人的盲点区域,别人很难看到她。听到齐灵珊口中的表妹,穆妍眼眸微眯,瞬间想到了一个人,萧星寒的妹妹萧心悦。而那个姑娘,就是刚刚在半山腰,被穆妍拉了一把搂进怀里的那个“心儿”小姐……

    “表姐。”萧心悦叫了齐灵珊一声,并没有朝着齐灵珊走过去。她只是陪宁如烟来普陀寺上香,宁如烟这会儿在听方丈大师讲经,她听说后山的梅花开了,就一个人过来走走,却没想到这里有这么多的人。

    很多人看着萧心悦的眼神怪怪的,虽然萧星寒十年之前就被逐出家门了,但是萧心悦身上永远都会有一个标签,萧星寒的妹妹。萧心悦以往很少出门,也没有跟耒阳城的哪家小姐交好,唯一比较熟悉的就是她的表姐齐灵珊,其实关系也并不亲密,因为很少见面。

    齐灵珊想让萧心悦过去,目的不明,萧心悦却扶额说她身体有些不适,要去客院休息,转身走了。

    齐灵珊看着萧心悦窈窕的背影,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而苏绮趁着这会儿功夫已经不见了人影,因为她向来不喜欢跟这些小姐们勾心斗角,觉得忒没意思。

    “王爷,不知……”齐灵珊看着厉啸南开口,厉啸南却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本王还有事,先走一步。”

    厉啸南走了,周围的公子小姐陆陆续续都散了,齐灵珊看着厉啸南离去的方向,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萧心悦一个人在普陀寺后山慢慢地走着欣赏雪景,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她神色微变,脚步顿了一下。

    “萧小姐,真巧,又见面了。”厉啸南笑容满面地出现在萧心悦面前,看着她的眼神很像他之前看苏绮的样子。

    萧心悦秀眉微蹙,后退了两步,微微垂眸说:“打扰了王爷清静,请王爷恕罪。”

    “你在怕什么?”厉啸南目光幽深地看着萧心悦问,“你叫心儿是吗?本王是洪水猛兽吗?让你吓得脸都白了。”

    萧心悦又退了两步,低着头说:“我不知道王爷在说什么。”

    “心儿别怕,抬头看着本王。今日见到你,本王终于知道梦中的南阳王妃是什么模样了。”厉啸南看着萧心悦深情款款地说。

    萧心悦面色一沉,转头就走。

    厉啸南眼底闪过一道暗光,猛然伸手就要去抓萧心悦的胳膊,不知何处飞来的一枚石子,却击中了他的手腕!厉啸南吃痛,惨叫了一声,捂着自己的手腕,额头瞬间冒出了冷汗。

    萧心悦神色有些惊愕地看了厉啸南一眼,然后提起裙子,飞快地跑了。

    “谁?滚出来!”厉啸南目光冷厉地大吼了一声。不过顷刻功夫,他的右手手腕已经高高得肿了起来,疼得厉害。

    “王爷!”一个粉衣少女快步走了过来,神色关切地看着厉啸南问,“王爷这是怎么了?”

    “齐灵珊,你怎么会在这里?”厉啸南看着齐灵珊冷声问。

    齐灵珊神色坦荡地说:“我无意中走到了这里,听到王爷的声音,就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厉啸南俯身,用左手捡起了那枚落在雪地之中的“石子”,然后微微转头,就看到齐灵珊的手腕上面挂着一串红珊瑚珠子,跟厉啸南手中的“石子”,看起来非常像!

    厉啸南目光一寒,挥手就狠狠地抽了齐灵珊一巴掌:“贱人!竟然敢对本王动手!”

    齐灵珊直接被厉啸南一巴掌打懵了,捂着脸不可置信地问厉啸南:“王爷,你在说什么?”

    “本王知道你想做南阳王妃,告诉你,本王心仪的是你的表妹萧心悦,至于你,下辈子吧!”厉啸南猛然凑近齐灵珊,看着她冷声说。

    厉啸南话落转身大步离开,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其实厉啸南知道,暗中偷袭他的人并不是齐灵珊,因为齐灵珊没有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么厉害的功夫。

    厉啸南曾经装出一副对苏绮痴心不悔的样子,只是因为苏绮是苏霁的妹妹,他想要娶苏绮,是为了在某些时候得到苏霁的助力。

    可是去了一趟东阳国,厉啸南也发现了,苏绮根本顽固不化,很难降服,如果逼得太紧反倒会得不偿失,所以厉啸南事实上已经放弃了苏绮。

    而厉啸南之所以在不久之前还当众对苏绮献殷勤,说白了就是故意的,他自己得不到苏绮,也非要让其他男人认为苏绮是他势在必得的女人,从而对苏绮敬而远之。

    然后,厉啸南惊鸿一瞥间,看到了萧心悦。其实厉啸南以前见过萧心悦,但是因为萧心悦很低调,厉啸南今天第一次发现萧心悦竟然长得那么美。

    厉啸南瞬间有些心动,而他尾随萧心悦到了无人的地方,自以为深情款款地对着萧心悦表白,没想到萧心悦不为所动,他反而遭到了偷袭。

    厉啸南一直都怀疑萧星寒和萧家人并没有真的断绝关系,暗中一直还有来往,就在厉啸南被打中的那一刻,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他要借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萧家对萧星寒来说意味着什么。

    厉啸南并不知道偷袭他的人到底是谁,未必和萧星寒有关,但他已经决定了,他下山之后就要进宫去请旨,求厉啸天赐婚,他要娶萧心悦为南阳王妃。

    厉啸南准备看看,一向低调又对天厉国皇室忠心耿耿的萧家,到底会怎么做,而萧星寒会不会插手这件事。厉啸南觉得,厉啸天是不会拒绝他的。只要赐婚圣旨一下,萧家不想造反的话,就必须把萧心悦乖乖地嫁给他。到那时,萧家就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齐灵珊捂着脸,看着厉啸南的背影,脸色难看得要死!齐灵珊一直想要嫁给厉啸南,做南阳王妃,为此做了很多努力。可厉啸南此前一直在追求苏绮,如今突然换了目标,却依旧不是她!

    “萧心悦,敢跟我抢男人,你找死!”齐灵珊咬牙切齿地说。

    此时厉啸南正好走到了普陀寺后山一个拐角的地方,突然一道强劲的掌风袭来,他神色大变,还来不及叫人,掌风之中夹杂的幽香让他瞬间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而与此同时,齐灵珊也闻到了一股幽香,软软地倒了下去。

    片刻之后,厉啸南和齐灵珊所在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了。

    普陀寺后山一处天然形成的山洞之中,厉啸南幽幽醒转,就看到山洞入口处站了两个人。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两个影影绰绰的黑影。

    “大哥,我们是奉主子之命,来破坏和亲的,为什么要做这些多余的事情?”年轻男人的声音。

    “多余?不!”一个稍微有些年长的声音,“一个是厉皇的亲弟弟,一个是萧星寒的表妹,怎么会无关呢?那个南阳王想娶萧星寒的妹妹,你也听到了,咱们偷袭他,他肯定以为是萧星寒干的,接下来不管咱们做了什么,他都会认为是萧星寒做的!到时候,天厉国皇室肯定会认为萧星寒和萧家断绝关系是在做戏,背地里另有阴谋!哈哈哈哈!”

    厉啸南面沉如水,又闭上了眼睛,假装昏迷,门口那对兄弟说话的声音不时传入他的耳中。

    “大哥的意思是,咱们不杀这对狗男女,用点手段折磨他们,等他们醒过来,那南阳王肯定会去找萧星寒的麻烦,到时等他们斗起来,咱们再见机行事,把和亲给毁了,主子和公主定然会很满意的!”年轻男人的声音。

    听到“主子和公主”这几个字,厉啸南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瞬间想到了两个人,明腾和明心瑶!

    “哈哈!索性还没想到如何完成任务,咱们兄弟二人,就当找点乐子也不错,捉弄一下天厉国堂堂的南阳王,也不枉来耒阳城走一趟!”

    “大哥高见,小弟佩服!”

    听到脚步声逐渐靠近,厉啸南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知道他死不了,等他脱身之后,一定要把这两个人碎尸万段!

    “小弟,这里有一瓶美人醉,给他们一人喝一点。”

    “大哥,美人醉是什么宝贝?”

    “下次哥哥带你去醉红楼,你就知道美人醉是什么了!哈哈!”

    厉啸南心中一沉,下一刻,他的下巴被人捏住了,被迫张开了嘴,一滴冰凉的液体进入了口中。而这会儿还没苏醒的齐灵珊,也遭到了同样的对待。

    “小弟要不要欣赏一下活春宫?”

    “……大哥,赶紧走吧,一会儿该有人找过来了!咱们的任务为重!”

    “好吧!就让他们这对狗男女,在这里好好享受吧!”

    脚步声渐渐远离,厉啸南猛然睁开了眼睛,感觉身体一阵燥热,头脑也有些发晕。他已经听出来了,那对兄弟给他下了媚药。

    齐灵珊也被下了媚药,这会儿无意识地爬到了厉啸南的身上,胡乱地抓着厉啸南的衣服。

    厉啸南的南阳王府里面美人儿可不少,在这方面他向来不会亏待自己。虽然他不喜欢齐灵珊,齐灵珊这会儿脸还是肿的,但身材够好。

    厉啸南翻身把正在扭动的齐灵珊压在了身下,山洞中很快传出了让人耳热心跳的暧昧声音……

    普陀寺后山无人的地方,苏绮摘掉脸上的面具,伸手就拧住了穆妍的脸。

    “混蛋丫头!你老实交代,你身上怎么会有美人醉那种东西?还想欣赏活春宫?你是不是找打?”苏绮瞪着穆妍说。

    穆妍轻松摆脱了苏绮,唇角微勾说:“表姐,你明明就乐在其中嘛,何必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细节?”

    苏绮轻咳了两声:“别胡说八道,记得这件事千万不能告诉我哥。”

    厉啸南不会知道,当时他试图勾搭萧星寒的妹妹萧心悦的情景,都被穆妍看在了眼中,偷袭厉啸南的就是穆妍。

    萧心悦走了,穆妍并没有离开,她听到了厉啸南和齐灵珊的对话,也看到了齐灵珊眼中因为嫉妒而产生的杀意。从齐灵珊在梅林之中开口叫萧心悦的时候,穆妍就看到了她眼底深藏的嫉妒,原因很简单,萧心悦比她长得美。

    这个厉啸南,前脚还在对着苏绮献殷勤,后脚就打算强娶萧心悦,穆妍当时只有一个想法,渣男你特么找死啊……

    于是穆妍直接用迷药把厉啸南和齐灵珊放倒了,在后山找了一个隐蔽的山洞扔了进去。

    然后穆妍找来了苏绮,邀请苏绮和她配合,一起演一出好戏。苏绮完全是按穆妍的剧本在走,也是穆妍教的苏绮如何用气息改变自己的声音,苏绮的面具是穆妍给的,而她甚至都没有换衣服。

    穆妍算好了时间,她给厉啸南用的迷药药量和给齐灵珊用的药量不一样,正好在厉啸南苏醒的时候,穆妍和苏绮开始了她们的表演,而厉啸南为了自保,定然不敢睁开眼睛看她们的正脸,所以不用担心暴露身份。

    至于穆妍身上随身携带的媚药,纯属巧合。穆妍一直在学医术,也一直在兴致勃勃地研究各种奇奇怪怪的药物。她前几天无事,一时突发奇想做了一瓶媚药,做好之后本来打算让萧星寒评价一下她的手艺怎么样,结果一直没想起来。今天出门的时候就带上了,准备从普陀寺离开之后就直接去萧王府,到时候和萧星寒一起探讨一下……

    “嗯,也别告诉我哥。”穆妍唇角微勾。

    苏绮微微皱眉:“小表妹,虽然说我一直很讨厌那个虚伪做作的齐灵珊,但是咱们这么做,会不会太狠了点儿?”

    苏绮觉得厉啸南活该,贱男一个,竟然还脑抽去欺负萧星寒的妹妹,不知道那是穆妍的小姑子吗?简直不能更找死!

    “表姐,这么善良,不像你。”穆妍唇角微勾,“那个女人想要做南阳王妃,我们是在成全她。”

    没有发生的事情不代表不会发生,假如齐灵珊今日没事,她已经知道了厉啸南看上萧心悦的事情,接下来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对付萧心悦。说白了,穆妍只是先下手为强而已。

    “那倒也是,齐灵珊那个人……”苏绮微微摇头,“她一直盯着南阳王妃那个位置,曾经还陷害过我,想要毁我清誉,如果不是我没有证据的话,早就对她不客气了。”

    穆妍表示,明腾先前数次派人假借萧星寒之名刺杀她,而她这次完全效仿了明腾的手段,把明腾曾经试图泼到萧星寒身上的脏水,给他泼回去!

    假如没有后来那出戏,厉啸南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萧星寒和萧心悦兄妹之间并没有断了关系,萧星寒因为萧心悦,所以出手对付他。

    可如今,厉啸南一旦清醒,唯一记得的事情,就是明腾和明心瑶派了人到耒阳城,意图破坏和亲,而那对被明腾派来的兄弟高手,抓了他和齐灵珊,并且给他们下了媚药,还想让他们认为是萧星寒做的,以此挑起他和萧星寒的争斗,好给他们可趁之机……

    一切都非常合理,因为明腾最喜欢的就是暗中作祟,并且是顶着萧星寒的名头作祟,所以厉啸南会坚信这是因为他运气不好,碰上了明腾的人,然后被阴险地算计了。

    接下来也不用担心厉啸南求到赐婚圣旨,强娶萧心悦,因为穆妍已经给厉啸南送了一个现成的王妃齐灵珊,厉啸南不想娶也得娶了!

    苏绮把整件事情想了一遍,看着穆妍啧啧感叹:“小表妹,你的心实在是太黑了!”

    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出现了一群人,为首之人是厉啸南的贴身随从。

    穆妍唇角微勾:“表姐,走吧,这里马上就会热闹起来了。”

    很快,苏绮和穆妍离开了后山,而厉啸南的随从和齐国公府的下人,正在各处搜寻他们失踪的主子。

    普陀寺前殿,宁如烟跪在佛祖面前,虔诚叩拜之后,又去求了一支签。

    “不知萧夫人欲求何事?”老和尚看着宁如烟问。

    宁如烟神色平静地说:“求我儿的姻缘。”

    老和尚拿着宁如烟求到的那支签,微微沉吟了一下,看着宁如烟说:“萧夫人,此签为下下签。”

    宁如烟神色微变:“何解?”

    “令爱的八字,是平顺大福之命,但此签,却处处遇凶,于大凶之中,又透着命定之意,最终结果,老衲看不清。萧夫人这签,老衲也有些不得其解啊!”老和尚拿着手中那支签,神色认真地说。

    “多谢大师。”宁如烟对老和尚致谢,又去添了不少香油钱,然后转身出了大殿。

    那个老和尚拿着宁如烟的那支签,百思不得其解,总感觉其中矛盾重重。看着宁如烟的背影消失在大殿门口,老和尚神色微微一变。宁如烟并非只有一个女儿,她刚刚求的,是她那个儿子的姻缘!

    宁如烟出了大殿,就看到萧府的两个丫头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外面。

    “心儿呢?”宁如烟问道。

    “夫人,小姐说要去后山看梅花,不让奴婢跟着。”一个丫鬟说。

    宁如烟微微皱眉,就看到萧心悦出现在不远处,裙角似乎湿了一些。

    “娘。”萧心悦低着头走到宁如烟面前,眼神有些不安。

    “我们该回去了,走吧。”宁如烟握住了萧心悦的手,触手冰凉,让她的心微微沉了一下。

    一直到下山,坐进了马车里面,宁如烟神色严肃地看着萧心悦问:“你在后山,遇到什么事了?”

    萧心悦神色有些忐忑地说:“娘,女儿好像闯祸了。”

    等萧心悦把厉啸南对她做的事情跟宁如烟讲了一遍,宁如烟的脸色十分难看。

    “娘,南阳王会不会真的要娶我?可我不想嫁给他。”萧心悦蹙着眉头说,“以前南阳王表现得对苏家小姐痴心一片,虽然我觉得他那样不加遮掩的举止会有损苏小姐的清誉,但我也欣赏他的专情,可是没想到,他根本就是个虚伪至极的男人!”

    “心儿!”宁如烟呵斥了萧心悦一声,“娘告诉过你,出门在外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无耻之徒哪里都有,他们可以无耻,但你不能被他们左右了心绪。”

    “娘,女儿知错了。”萧心悦低头说,“我应该心里骂他,嘴上不说。”

    宁如烟无奈地看着萧心悦,微微叹了一口气,眼底的忧虑更浓了一些。他们萧家一直都很低调,与人无争,如果真的被厉啸南盯上的话,会很麻烦……

    宁如烟带着萧心悦回到萧府之后,就让萧心悦去休息了,她在等萧源启回来,和萧源启商量一下,假如厉啸南真的非要娶萧心悦的话,他们该怎么做。

    萧源启回来得有些晚,一进门灌了两杯茶才坐下来。

    “相公,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宁如烟看着萧源启说。

    “怎么了?听管家说,夫人和心儿今日去了普陀寺?你们可遇到了什么事情?”萧源启看着宁如烟问。

    宁如烟微微点头,萧源启神色一变:“心儿没看到什么腌臜之事吧?”

    宁如烟愣了一下:“相公这话是什么意思?”

    “今日我带着一队人马在普陀山下查案,听闻南阳王和齐家大小姐失踪,就带人上去帮忙搜寻,后来在后山找到了人。”萧源启皱着眉头说。

    宁如烟神色微变:“相公的意思是……”

    “我也不跟夫人拐弯抹角了,我们找到人的时候,南阳王和齐灵珊正在做那事,亲眼看到的人不在少数!”萧源启轻哼了一声说,“光天化日,真是不知羞耻!”

    虽然齐灵珊是萧源启的亲外甥女,可萧源启在三年前亲眼看到齐灵珊趁着萧心悦不注意,推了萧心悦一把,萧心悦一旦摔倒,会正好被地上的碎瓷毁掉她的脸!

    萧源启冲过去抱住了萧心悦,没有让悲剧发生。之后萧源启动了大怒,齐灵珊哭着发誓说她不是故意的,善良的萧心悦也没有想过齐灵珊会出于嫉妒想要毁掉她的容貌,而萧源启的妹妹萧茹说萧源启小题大做,冤枉她的宝贝女儿。

    后来,萧茹和她的儿女便只在每年萧烜忌日的时候才会回萧家,其他时候和萧家人就只剩面子情了。所以当萧源启看到齐灵珊和厉啸南的丑事之时,没有愤怒,只是觉得污秽。

    宁如烟的脸色很是难看,萧源启皱眉问她:“夫人,你和心儿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宁如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也是南阳王。心儿去普陀寺后山梅林赏花,南阳王对她说了一些有的没的,说看上她了,要娶她做南阳王妃。”

    萧源启面色一冷,猛然站了起来:“厉啸南碰心儿了?”一副要跟厉啸南拼命的样子。

    宁如烟赶紧拉住了萧源启说:“没有!心儿说,有高手在暗中偷袭厉啸南,心儿就趁机跑了。”

    萧源启面色沉沉地坐了下来:“厉啸南清醒之后,说他被人偷袭,还被人下了媚药。”

    宁如烟神色又变了:“相公,不会是星寒做的吧?”

    萧源启摇头:“不是,厉啸南说,是明月国摄政王的人在暗中作祟,现在已经在全城搜查藏匿的贼子了。”

    宁如烟微微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

    萧源启皱眉,看着宁如烟摇了摇头说:“罢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不论过程如何,齐家一定会让厉啸南娶了齐灵珊。经此一事,我们也无需担心厉啸南会求旨要娶心儿。接下来心儿的亲事,你多上点心,心儿还小,晚几年再出嫁,先定亲也好。”

    宁如烟微微点头:“嗯,我会留意的。”

    夜色降临,一个八卦消息正在耒阳城里暗中传播。关于天厉国南阳王厉啸南,和齐国公府的三小姐齐灵珊,如何光天化日之下,在普陀寺后山不知羞耻地滚做一团。这等苟且之事,只要有人知道,消息就封锁不住。可以预见,不久之后,这件事便会人尽皆知,并且流言会演化出无数个更加离奇更加狗血更加无耻的版本。

    总之一句话,厉啸南和齐灵珊的名声,彻底毁了。而且毫无疑问的是,这对男女将会在不久之后结为夫妻,然后,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