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05.萧星寒大混蛋

时间:2018-02-06作者:三木游游

    青莲公子的心瞬间坠入了深渊!一旦他的师父告诉晋连城真相,青莲公子之前做的所有的努力,全都会付诸东流了!他真的不甘心,不愿意晋连城再继续执迷不悟下去,他给晋连城的生活不是晋连城想要的,那是因为晋连城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根本活不下去!

    院中一片静寂,晋连城目光幽深地看着不远处的黑衣老者,等待着他的回答。晋连城不喜欢现在的生活,他之前虽然没有在青莲公子面前表现出什么,但他心底迫切地想要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到底是什么。他总觉得自己一定是出身尊贵的大人物,否则青莲公子何必让他一直易容,不敢让他以真面目示人?

    黑衣老者声音低沉地笑着说:“其实,阿烬你对还生蛊的了解太少了。”

    青莲公子神色失望地看着晋连城的背影,根本不想理会黑衣老者的话。

    “还生蛊,会让人忘却前尘往事,但老夫有办法,让你恢复记忆。”黑衣老者看着晋连城笑着说,“老夫不会告诉你的身份,因为老夫也没有证据,只是猜测而已,假如老夫猜测没错的话,老夫认识你的师父。”

    青莲公子神色微变!他在想,黑衣老者口中晋连城的师父,会不会就是当年那个好男风,想要“买”走他的人?

    “你要怎么样,才肯帮我恢复记忆?”晋连城看着黑衣老者冷声问。比起知道一个身份和名字,他当然更希望他可以完完全全恢复记忆。

    “你很可能是老夫挚友的徒弟,老夫想要帮你,不会对你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只要你帮老夫做一件事。”黑衣老者看着晋连城笑,眼底闪烁着幽暗的光芒。

    “什么事?”晋连城冷声问。

    “很简单,帮老夫‘劝劝’徒儿,让他跟随老夫回师门,你一起去,老夫可以为你恢复记忆。”黑衣老者看着晋连城声音低沉地说。

    “好。”晋连城开口,青莲公子自嘲一笑,猛然转身准备离开。

    晋连城伸手,抓住了青莲公子的胳膊!

    “大哥,一定要这样吗?”青莲公子神色失望之极。

    晋连城靠近青莲公子,压低声音说:“我们联手……”

    青莲公子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原来晋连城是打算他们两人联手,拿下这个黑衣老者,然后再逼迫黑衣老者为他恢复记忆!

    “不行,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快走!”青莲公子冷声说。晋连城根本就不了解青莲公子的师父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之前两人的交手看似势均力敌,那是因为黑衣老者根本没有用全力,只是在试探晋连城的武功!

    晋连城却仿佛没有听到青莲公子的话,猛然转身,朝着黑衣老者打出了一掌!

    “年轻人,你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黑衣老者冷笑了一声,很随意地化解了晋连城的掌风,然后伸手成爪,朝着晋连城抓了过来!

    青莲公子犹豫了片刻,在走和留之间,还是选择了后者。他不愿意就这样抛下晋连城一个人,因为他的师父绝对不可能无条件地帮晋连城恢复记忆,更可能是为了夺走晋连城体内的还生蛊,在哄骗晋连城!假如晋连城相信了黑衣老者的鬼话,离死也不远了!

    晋连城之前把青莲公子挡在身后,为青莲公子出头,如今也没有真的打算用青莲公子作为交换条件,青莲公子终究还是心软了,因为晋连城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很快,晋连城和青莲公子联手,和黑衣老者打了起来。

    和别人配合这件事,对于晋连城来说,不管是失忆之前,还是失忆之后,都是不习惯的。即便青莲公子加入,他们两人联手,可晋连城跟青莲公子之间并没有任何默契,而黑衣老者又是最了解青莲公子武功的人,所以二对一,依旧没有多少胜算。

    黑衣老者游刃有余,眼中闪烁着轻蔑的光芒,显然认为晋连城和青莲公子都是不自量力,在自讨苦吃。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晋连城和青莲公子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内伤,眼看着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晋连城眼眸微闪,猛然挡在了青莲公子面前,冷喝了一声:“阿烬你快走!不要管我了!”

    青莲公子神色微怔,看到他的师父一掌把晋连城打得吐了血,并且再次挥掌朝着晋连城心口打了过去!这一掌再落在晋连城身上,他必死无疑!

    青莲公子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挡在晋连城身前,替他受了这一掌!然后重重地栽倒在地上,口中一直在吐血,脑袋一晃,昏迷了过去!

    “阿烬!”晋连城还可以勉力支撑,他扑到青莲公子身上,叫着青莲公子的名字,心急如焚的样子,像极了一个疼爱弟弟的好哥哥。

    “别装了!”黑衣老者站在不远处,看着晋连城冷笑连连,“你以为老夫没看出来,你最后那一下根本就是故意的?你明知你们两个人都逃不了,故意装出一副要为阿烬牺牲的样子,不过是因为你心里很清楚,阿烬心善,你越是那样,他越不会抛下你。如今这样的局面,你满意了?等阿烬醒来,他不会怪你冲动行事,你们依旧还是好兄弟,果真是好心机!”

    晋连城听到黑衣老者的话,神色有瞬间的僵硬,很快恢复了正常,捂着发疼的胸口,看着黑衣老者冷声说:“不要废话!你想让阿烬跟你回去,不论过程,现在这样的结果应该是你想要的,阿烬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了!所以,你也该兑现承诺,帮我恢复记忆!”

    “无毒不丈夫。”黑衣老者笑声诡异地说,“阿烬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因为他从小就心软心善,他那么在意你,把还生蛊那样逆天的宝物都给了你用,到头来,你更在意你自己的利益,不惜出卖他。”

    “别说了!”晋连城厉声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夫会兑现承诺的,你背着阿烬,随老夫一起走吧!”黑衣老者。

    晋连城微微垂眸,声音低沉地说了一个字:“好。”

    青莲公子易容过的相貌很普通,他此时脸色惨白,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嘴角还有一丝血迹。晋连城俯身,把他拉起来,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黑衣老者看着晋连城问:“你可知道阿烬来耒阳城,是要找什么人?”

    “萧星寒。”晋连城冷冷地说,他并没有告诉黑衣老者青莲公子在耒阳城里有朋友,他这两日一直在等那个神秘的朋友过来找他。

    黑衣老者眼眸微闪:“走吧。”很快,小宅子里变得空无一人,青莲公子昏倒的地方,还落了半块碎裂的玉佩,上面依稀能够看到一个不完整的“火”字,是烬字的半边……

    萧王府。

    穆妍陪着拓跋严吃了点东西,牵着他的手在偌大的萧王府中走了一圈,在后花园冰湖上的亭子里坐了坐。

    拓跋严依旧没有说话,穆妍也不在意,用萧王府的琴又给他弹了几遍清心曲,看着他睡着了,就离开了。离开之前见到穆妍见到了青木,青木只对穆妍说了一句话,独孤傲死不了。

    这会儿已经是日落西山了,穆妍半晌从驿馆出来的,过去大半天了。驿馆里面应该没什么事情,因为除了苏家人和萧星寒之外,也没有人会去找穆妍。穆妍不担心被人发现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东方紫煜知道她的某些秘密,他们现在是一路的,所以不管遇到什么事,东方紫煜一定会给她打掩护。

    穆妍扮成言卿的样子,光明正大地走上了耒阳城的大街。

    傍晚时分的街道依旧很是热闹,街边的酒楼店铺都已经点了灯,百姓在寒风之中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走到一家小酒馆的门口,穆妍往里面看了一眼,神色微动。她当初在落雪城偶遇了一个名叫连烬的男人,一见面就十分投契,不聊天,一起喝了一顿酒。昨日在耒阳城大街上穆妍又遇到了连烬,连烬说要请她喝酒,她当时还问了连烬住在哪里,说有空就去找他。

    穆妍回想了一下,连烬昨日说的住址,就在耒阳城北郊,她应该找得到。

    穆妍脚步一转,进了酒馆,买了两坛酒,提在手中,朝着连烬昨日告诉她的地址走去。

    大概过了两刻钟的时间,穆妍站在了一家小宅子的门口。宅子的门紧闭着,外面没有落锁,上方没有牌匾。

    穆妍用铜环叩了叩门,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她又叩了一次,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穆妍微微蹙眉,难道连烬出去了?可如果外出的话,应该把门从外面锁上,现在这门,明显是从里面锁上的。

    在离开和进去看看之间,穆妍选择了后者。她手中提着两坛酒,飞身而起,很快就身姿轻盈地落在了院子里。

    院子不大,很简陋,只有一棵光秃秃的老树,在寒风之中微微颤动。

    天色已经微微有些暗了,但穆妍依旧能够看清楚院中的一切。她走了两步,停下来,低头,就看到地上有一滩血迹。

    穆妍神色微变,俯身从那滩血迹旁边捡起了小半块碎掉的玉佩,上面有不完整的一个“火”字……

    穆妍放下手中提着的酒坛,快步进了房间。等她把小宅子里里外外看了一遍,发现这里不久之前住了两个人,是两个男人,因为两个房间里都有换洗的衣物。

    穆妍在其中一个房间里看到了两坛酒,和她带过来的酒一模一样,她觉得那应该是连烬一早准备好,要等她过来一起喝的。

    显然,这里的人走得很匆忙,房间里的行李都没有带走,而外面的血迹和剧烈打斗过的痕迹告诉穆妍,她的那位相约一起喝酒的朋友连烬,很可能遇到了大麻烦,被人带走了。

    穆妍把那半块碎裂的玉佩装进了荷包里面,微微叹了一口气,飞身离开了。说是朋友,可她对连烬唯一的了解,就是连烬这个名字,连烬的出身来历,以及来耒阳城是要做什么,穆妍全都一无所知。

    而且穆妍觉得,她两次见到的连烬,应该都易容过。第二次穆妍本就没有认出换了易容的连烬,是连烬主动叫住穆妍,表明了身份。

    穆妍暗中回到驿馆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晴雪和凌霜给她准备了晚饭,她吃了几口,就让她们撤掉了。

    穆妍从自己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张纸和一根炭笔,坐在灯下,开始作画。

    大概用了一刻钟的时间,穆妍在一张纸上面画了两个简笔的人像,分别是她两次见到的连烬。

    穆妍提笔,在画像旁边,写了两个字,“连烬”。看着那个“烬”字,穆妍神色莫名。一般人家,谁会给孩子的名字里面取灰烬的烬字呢?这个字的寓意非常不好。

    穆妍起身,转头就看到萧星寒目光幽寒地站在她身后,低头看着她画好的那副画,周身的气息有些冷。

    “他是谁?”萧星寒看着穆妍冷声问。他认出了其中一个,是当初在落雪城,深夜和穆妍一起在小酒馆喝酒的那个男人。

    “吃醋啦?”穆妍乐了,“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我还想让你帮我找他呢。”

    “朋友?”萧星寒伸手拿起穆妍画好的画像揉成了一团,然后又用内力震成了粉末,在穆妍生气之前,一把搂住穆妍,霸道地吻上了穆妍的嘴唇。

    “混蛋……唔……放开……放开……我……”穆妍终于推开萧星寒的时候,她的嘴唇已经肿了,因为这次萧星寒很不温柔。

    “想别的男人,还给别的男人画像,你还有理了?”萧星寒看着穆妍冷声问。

    穆妍怒了:“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他就只是我萍水相逢认识的一个朋友而已!”

    “萍水相逢?你都没有给我画过画像!”萧星寒声音幽寒地说。

    “该死的!”穆妍抬脚踹了萧星寒一下,“你就在这儿站着呢,我画你做什么?贴门上辟邪啊!”

    “就是你的错,你认不认?”萧星寒看着穆妍目光危险地说。

    “认你的头!给我滚蛋!”穆妍抓起桌上的镇纸,朝着萧星寒的脑袋砸了过去。这个蛮横霸道不讲理的男人,她真的是醉了!

    萧星寒伸手接住镇纸扔在地上的同时,已经把穆妍禁锢在了怀中,伸手就撕了穆妍的衣服,像是要证明他的所有权一样。

    这下穆妍彻底怒了,在萧星寒再次霸道地吻上她的时候,她张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血腥味在两人口腔中蔓延,萧星寒猛然放开了穆妍,看着穆妍衣衫破碎香肩半露脸色羞恼的样子,他微微垂眸说:“你不能想别的男人。”

    “凭什么?”穆妍冷冷地问。她只是因为一个朋友失踪了,想找一下,画了一幅简笔画而已,萧星寒就对她这样,这个男人根本就不信任她!

    “因为,我只有你。”萧星寒的声音似乎有些低落,不像平时的他。

    穆妍神色微怔,还没反应过来,萧星寒已经从她面前消失了人影,只留下半开的窗子在夜风吹拂之下微微晃动……

    冷风吹了进来,吹散了穆妍脸上因为愤怒而产生的热量,让她很快冷静了下来。她拉了一下自己破碎的衣服,地上还有一片粉末状的纸屑,以及一块被萧星寒摔下去,把地上砸出了一个坑的镇纸。

    穆妍把镇纸捡起来放在桌上,微微叹了一口气。今晚的事情着实有些扯,穆妍没有说谎,连烬就只是她萍水相逢认识的一个朋友,现在失踪了,她本来真的打算想让萧星寒帮她找一下,还在跟萧星寒开玩笑,可萧星寒似乎只是在发泄什么。

    穆妍当然是喜欢萧星寒的,可这个男人的心思,她总觉得难以捉摸。平日萧星寒虽然也霸道,有时不讲理,但并不会像今天这个样子。

    而萧星寒最后说的那句话,让穆妍突然感觉有些心酸,因为她有哥哥,有外公,有表哥表姐,还有师父师叔和师兄疼她,偶然遇到一个感觉不错的人,就可以交个朋友,再见相约一起喝酒,可萧星寒呢……

    萧星寒的家,就在这耒阳城,耒阳城的刑部尚书府里,住着他的父母和妹妹,还有他的叔父,他的姑母,所在的地方距离萧王府都不远,可他们早已断绝了关系,如今形同陌路。在这个孝比天大,血缘最重的世界,萧星寒或许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世人都承认并且接受的被宗族扫地出门的人,而世人接受的原因是,他们认为萧星寒活该……

    穆妍换了身衣服,准备看会书就去睡觉。可是看了半天也看不进去,躺床上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萧星寒的样子,她微微皱眉,坐了起来,捏了一下自己的脸,喃喃地说:“算了,认了吧!”

    穆妍下床,换了一身夜行衣,戴上面具,在夜色之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驿馆。

    萧王府中一片静寂,穆妍进了慕星院,房间里没有亮灯,一个人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她身旁:“夫人。”

    “你怎么知道是我?”穆妍神色莫名。看到她这身打扮,难道青木不应该下意识地认为她是个刺客么?

    “夫人脸上的面具,是主子命属下找人做的。”青木神色恭敬地说。

    “他呢?”穆妍问青木。

    “主子没有去找夫人吗?”青木微微愣了一下。

    “他去找我了,后来又走了,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穆妍看着青木问。

    青木皱眉:“夫人或许不知道,明日是主子祖父的忌日,每年到这个时候,主子心情都不太好。属下猜测,主子很有可能去墓地了。”

    穆妍心中微微沉了一下。明日是萧星寒祖父的忌日,这件事她确实不知道。当年萧家的变故,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但其中是否另有隐情,穆妍就不得而知了。但穆妍很确定一件事,萧星寒最在意的人,就是萧烜这个祖父,不然萧星寒当年也不会因为萧烜的死而性情大变。

    “带我去墓地看看。”穆妍对青木说。

    “是,夫人这边请。”青木话落飞身而起,带着穆妍朝着萧王府后山而去。

    萧家的祖坟,就在萧王府后面的那座山上。穆妍跟着青木上了山,远远地看到了一片墓地,青木压低声音对穆妍说:“夫人,主子在那边,属下就不过去了。”

    穆妍微微眯了眯眼睛,就看到不远处的一块墓碑旁边,有一个黑影,似乎是跪着的……

    青木走了,穆妍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萧星寒,过了一刻钟的时间,穆妍的腿被寒风冻得都有些发麻了,萧星寒却依旧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成了一尊雕塑。

    穆妍抬脚走了过去,还没靠近,一道刚猛的掌风朝着她打了过来!

    穆妍急急闪避,感觉胸口一阵震荡,赶紧开口说:“萧星寒,是我!”

    “你来做什么?”萧星寒的声音比起以往更加冰冷。

    “找你。”穆妍的声音很淡,似乎一出口就要被风吹散。

    萧星寒没有说话,也没有看穆妍,依旧脊背挺直地跪在那里,任由寒风吹乱了他的头发。

    穆妍缓缓地走过去,站在萧星寒身后,蹲下去,从背后抱住了他,轻轻地说了一句:“你还有我呢。”

    萧星寒的身子冰冷而僵硬,穆妍就那样静静地靠在他身后,不再说话,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呼啸的风声,和两人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穆妍感觉到有湿湿凉凉的东西打在脸上,她微微眨了眨眼睛,发现竟然下雪了。

    鹅毛大雪从夜空中飘落,打在了两人的身上。穆妍感觉自己快要冻僵了,萧星寒依旧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

    “我好冷……”穆妍抱着萧星寒说。

    萧星寒的手微微动了一下,碰到了穆妍的小手,冰凉的触感让他眼眸微微缩了一下,猛然转身抱住了穆妍,解开自己的衣服,把穆妍裹了起来,抱着穆妍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山下而去。

    当穆妍被萧星寒带着浸入温泉池中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终于有了知觉。她一直觉得自己身体挺好,都是错觉。她这具身体先天不足,后天体弱多病,又修炼寒性的幽冥神功,其实一直都没有真正好起来,即便佩戴着神兵令,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冻一下就扛不住了,现在脑袋感觉有些昏沉。

    萧星寒让穆妍背对着他,他伸手贴在穆妍身后,消耗自己的内力为穆妍驱寒。

    等萧星寒放手,穆妍额头冒出了一层细细的薄汗,昏昏沉沉地倒在了萧星寒的怀中。

    萧星寒抱着穆妍出了温泉池子,从旁边新添的一个衣柜里面拿了一套穆妍的衣服,给她换上,然后用一个大披风裹着穆妍,去了慕星院。

    萧星寒把穆妍放在慕星院的床上,伸手贴在穆妍额头,手下的热度让他眉头拧了起来。他拿了一枚药丸,放入自己口中,然后低头吻住了穆妍。入口即化的药丸被萧星寒渡给了穆妍,穆妍并没有醒过来,呼吸平稳,睡得更沉了。

    萧星寒在床边静静地坐了很久,起身去了书房,提笔作画。

    不久之后,青木出现在萧星寒面前,看着萧星寒恭敬地问:“主子有何吩咐?”

    “去查一下这个叫连烬的男人,画像上面的应该都是易容过的相貌。”萧星寒把一张纸给了青木,画像上面赫然就是穆妍之前画的那两幅简笔人像画,旁边还写了两个字,连烬。

    “是,属下这就派人去查。”青木微微点头,很快拿着画像离开了。

    天色大亮的时候,穆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是驿馆房间大红的床帐。

    “小姐醒了?”凌霜拿了一块热毛巾过来,给穆妍擦了一下脸,“昨夜落了雪,小姐睡得沉,起得比平日都晚呢。”

    穆妍看了一眼亮堂堂的窗外,积雪应该已经不少了。她记得昨夜发生的所有事情,只是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回到驿馆的。

    “我饿了,想吃桂圆红枣粥。”穆妍对凌霜说。

    “奴婢这就去准备。”

    凌霜出去了,穆妍穿好衣服才发现,她身上的衣服并不是她昨夜穿的那套,之前根本没见过,应该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萧星寒给她换了新的。

    穆妍穿鞋下床,走到窗边,开了一扇窗,静静地看着外面银装素裹的世界。

    东方紫煜一进穆妍的院子,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窗边的穆妍。此时的穆妍很安静,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无悲无喜,那绝色倾城的眉眼,仿佛画卷之中走出来的九天仙女一般,让人忍不住忘了呼吸……

    穆妍看到了东方紫煜,神色淡淡地把窗户关上了。东方紫煜微微有些赧然,因为他知道自己刚刚的眼神肯定带着几分痴迷。

    冷风夹杂着雪花吹过来,东方紫煜冷静下来,想起来找穆妍有正事,就继续朝着穆妍的房间走来了。

    “穆妍,本宫可以进来吗?”

    听到东方紫煜的声音,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了一个字:“请。”

    东方紫煜推门进去,发现穆妍正坐在桌边喝茶。他坐下,神色一正,看着穆妍说:“本宫刚刚得到了两个消息,都跟你有关。”

    “说。”穆妍言简意赅。

    “第一,有确切消息表明,独孤傲现在就在耒阳城。”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穆妍神色淡淡地反问。

    东方紫煜眼眸微闪:“的确和你没什么关系,是本宫需要特别注意的,因为父皇要独孤傲死。不过这第二件事情,就真的和你有关了,而是关系到你的亲事。”

    “直说。”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今日一早,耒阳城中突然开始传播一个流言,流言说,萧星寒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私生子,现在已经七岁了,就住在萧王府里。”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

    “所以呢?”穆妍的反应完全不在东方紫煜的预料之内。流言虽说还没有得到证实,但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而且这种流言,一般都不是空穴来风。穆妍再过半月就要成为萧王妃,萧星寒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私生子,这意味着什么,穆妍应该很清楚。

    东方紫煜一直以为萧星寒和穆妍是两情相悦的,可假如萧星寒真的有个那么大的私生子的话,以穆妍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接受。

    “你不相信这是真的?”东方紫煜在想是不是穆妍认为流言是假的,不相信,所以才会无动于衷。

    “我相信。”穆妍神色淡漠地说。

    东方紫煜皱眉:“那你不生气吗?萧星寒骗了你,而且接下来外人在背地里会怎么议论你?你在耒阳城的名声已经够差了,如果萧星寒真有个私生子的话,你就会沦落成为一个天大的笑柄!”

    “多谢太子殿下关心,但这些事情,我并不关心。”穆妍的神色越发淡漠。独孤傲现身,以及萧星寒突然冒出来的私生子,这两件事情的主导者,本就是穆妍,所以她不会惊讶,更不会有任何情绪的波动。

    对穆妍来说,事情闹大了,才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

    独孤傲出现在耒阳城的消息,知道的人越多越好,这样殷氏族人就会更快得到消息找过来。

    而萧星寒在这个时候爆出有一个私生子,第一,可以让拓跋严以后光明正大地出现在耒阳城里,并且没有人敢动他;第二,这个消息可以分散那些一直盯着穆妍的人的注意力,因为和萧星寒有关的人又多了一个,那些人被更新鲜的消息吸引了,便不会那么关注穆妍什么时候死了;第三,萧星寒有了私生子之后,穆妍嫁进萧王府,便可以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活下去,因为萧星寒的私生子需要一个娘。

    总之,穆妍让萧星寒这么做,意图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这样萧王府里的人,包括拓跋严,以及萧星寒,才会更加安全。

    “穆妍,你在说谎。”东方紫煜还是不相信穆妍会对萧星寒有个私生子的事情如此漠不关心。

    “好,那我就告诉你,我为何不生气。”穆妍看着东方紫煜说,“因为我觉得捡个现成的儿子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样我不想生孩子,便可以不用生。”

    东方紫煜皱眉看着穆妍:“这不像你会说出来的话。”东方紫煜觉得穆妍一定在生气,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太子殿下与其关心我,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抓到独孤傲,在皇上面前再立一功。况且太子殿下应该也很想知道,晋连城的尸体失踪的事情和独孤傲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吧?”穆妍看着东方紫煜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紫煜沉默了片刻,起身告辞了,没再说什么。

    东方紫煜前脚刚走,晴雪就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一见到穆妍就开始抹眼泪:“小姐,你好命苦啊!”

    穆妍扶额:“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哭?闭嘴!”

    晴雪看着穆妍,眼泪还在流:“小姐,奴婢刚刚听说……奴婢听说……姑爷有一个……儿子……都七岁了……”

    “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穆妍很淡定地说。

    “小姐!这不是小事!那孩子的娘说不定也在萧王府里住着呢!小姐嫁进去,岂不是要受气?”晴雪很伤心地说着,心里已经把萧星寒骂了一百遍。

    “你家小姐我像是会受气的那种人吗?”穆妍白了晴雪一眼。

    “不像,不是。”晴雪摇头。

    “那不就得了。”穆妍很淡定地站了起来,“别瞎操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如好好瞅瞅有没有好看的男人,给自己找一个。”

    听到穆妍的话,晴雪简直要崩溃了,看着穆妍半天说不出话来,猛然转身就出去了。

    穆妍又站在了窗边,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心情平静无波。这耒阳城的水确实很深,穆妍不介意给这深水之中再加点风浪,让那些隐藏在暗处的秘密,都慢慢地浮出水面……

    关于杀手独孤傲的行迹,关心的人只是少数。而一大早,萧星寒有个私生子的消息在耒阳城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开,不啻于一个重磅炸弹扔进了耒阳城,从皇帝到平民百姓,全都震惊了!

    厉啸天派人宣召萧星寒进宫,萧星寒去的时候,怀里还抱了一个男孩,容貌跟他有三分相似。不需要其他的证据,流言已经得到了证实,萧星寒真的有个七岁大的私生子!

    没过多久,关于萧星寒这个私生子的来历,流言已经有了很多个版本。有说萧星寒在萧王府中养了很多侍妾,孩子肯定不止这一个;有说萧星寒曾经有一个心爱的女子,生下孩子就死了,萧星寒为了保护那个孩子,一直等孩子长到七岁,才让人知道;还有说,那孩子是萧星寒霸占了一个良家女子,强迫那女子给他生的,得到孩子之后就把孩子的母亲给杀了……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反正就是没有一句好话。很多人在议论萧星寒的孩子,暂时忘记了穆妍这个未来的萧王妃,但大部分人都并没有忘记。

    于是,穆妍“如愿”地在这一天,真正成为了天厉国耒阳城的一个笑柄。那些原本等着看她什么时候死的人,如今都在背地里说,萧星寒这个时候突然放出他有私生子的消息,就是在打穆妍的脸,在羞辱穆妍,在告诉穆妍,她什么都不是!

    那些原本就认为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活不过三天的人,如今更加坚定了他们的想法,因为萧星寒的行为被他们解读放大,衍生出了很多种版本的故事,而所有那些故事的结局都是,萧星寒会和穆妍成亲,然后在成亲之后,弄死穆妍……

    天厉国皇宫御书房。

    在萧星寒见到厉啸天之前,厉啸天已经收到禀报,知道萧星寒带了一个孩子进宫。

    这会儿亲眼见到被萧星寒牵着走进来的那个男孩,厉啸天眼眸微微眯了眯,继而笑了起来:“萧爱卿,这位是?”

    “微臣的儿子。”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拓跋严小脸紧绷地坐在萧星寒身旁,微微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看起来有几分怯怯的。

    “怎么以前从未听萧爱卿提起过?”厉啸天看着萧星寒问。他见到萧星寒带着这个孩子过来,就已经相信这个孩子是萧星寒的种了。他只是在想,在之前的七年时间,萧星寒是刻意隐瞒了这个孩子的存在,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刚找到。”萧星寒声音冰冷地说。

    厉啸天微微一笑:“不知孩子的母亲是哪家小姐?”

    “死了。”萧星寒冷声说。

    厉啸天倒是觉得萧星寒没有骗他,因为这很合理,萧星寒没有理由藏着他的儿子,如果说最近才刚找到的话,就说得通了。而生这个孩子的女人死了,十之八九也是被萧星寒杀的。

    想到这里,厉皇神色一正,看着萧星寒问:“萧爱卿,朕再问你一次,你当真愿意娶穆家那个姑娘?”

    “嗯。”萧星寒微微点头。

    “为何?”厉啸天眼眸幽深地看着萧星寒问。他想要得到的答案不是谨遵皇命,是萧星寒的真实想法。

    “本来微臣不打算留她,但是如今,”萧星寒看了一眼拓跋严,“留着吧,微臣的儿子需要有人照顾。”

    厉啸天愣住了,因为萧星寒的理由真的很奇葩,却也莫名合理,合萧星寒的理。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他想杀的人便会杀掉,而他如今觉得穆妍有用,又不想杀了,便不杀……

    “他叫什么名字?”厉啸天又看了一眼拓跋严。

    “萧言朗。”萧星寒冷声说。

    “朕应该恭喜萧爱卿寻回爱子。”厉啸天看着萧星寒说。

    “多谢皇上。”萧星寒微微点头。

    不多时,厉啸天看着萧星寒牵着那个小人儿的手离开,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他知道,这桩和亲不会因为萧星寒突然冒出来一个私生子而发生任何改变,因为东阳国皇室也并不在意穆妍是否能够得到幸福,甚至都不在意穆妍嫁进萧王府之后是不是还能有命……

    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落下,萧星寒一手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另外一只手抱着拓跋严,大步朝着宫外走去。可以想见,过了今天,关于萧星寒有个私生子的消息将会以极快的速度传遍天下。

    回到萧王府慕星院,萧星寒把拓跋严交给了青木,青木抱过拓跋严的同时,把手中一个长条形的布包交给了萧星寒:“主子,这是夫人送来的。”

    青木抱着拓跋严走了,萧星寒在慕星院的书房中坐了下来,打开那个布包,里面有一个卷轴。

    卷轴徐徐展开,上面的画像,赫然就是萧星寒自己。那绝世无双的容貌,那冷漠至极的眉眼,都和如今的萧星寒不差分毫。这幅画用了一种很独特的手法,连一根发丝都画得很是逼真传神,显然可见作画之人的用心。

    而在画像的右下角,有六个潇洒飘逸的小字“萧星寒大混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