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03.萧星寒的私生子?

时间:2018-02-06作者:三木游游

    穆妍身体不受控制地被一根白绫带入了温泉池中,眼看着脑袋就要被淹没,她下意识地伸手往前撑了一下,在温泉池中站了起来。

    穆妍的衣服已经几乎全都湿透贴在身上,水里很舒服,淡淡的雾气在周身萦绕,穆妍微微眨了眨眼睛,感觉她扶着的“墙”暖暖的,手感很好,于是又摸了两把……

    等穆妍终于抬头,就看入了一双幽深如墨的眼眸。而她猛然收手,神色瞬间有些尴尬了,因为她刚刚摸到的不是一堵墙,是某人赤裸健硕的胸膛……

    “大白天的耍什么流氓。”穆妍转身就要远离萧星寒,因为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结果萧星寒长臂一揽,直接把穆妍给带了回去,抱着穆妍低头就是一个霸道缠绵的长吻……

    穆妍觉得自己大概要气尽而亡的时候,萧星寒终于舍得放开她了。她靠在萧星寒胸口微微喘着气,双颊红彤彤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这温泉池子的雾气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穆妍不得不承认,萧某人的吻技突飞猛进,她刚刚有些意乱情迷……

    “打住!别来了!”穆妍伸手,扶着萧星寒的肩膀,看着萧星寒神色认真地说:“如果你找我过来是打算鸳鸯共浴的话,我拒绝。”

    “嗯。”萧星寒伸手轻轻捏了一下穆妍软软嫩嫩的脸蛋,似乎觉得触感很好,又摸了两把,然后看着穆妍说,“我没想做什么。”

    “你已经做了。”穆妍很无语地说,“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让我看你洗澡?你也没脱光啊!”萧星寒上半身赤裸,下面还穿着衣服。

    “你哪里没看过?”萧星寒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问。

    穆妍很想抽自己一巴掌!一定是这池子的水太热,雾气太浓,搞得她头脑有些不清醒,不然刚刚那么傻的话她是怎么说出来的?!

    “你以后在这里练功。”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微微愣了一下,话题转换有点太快,她没跟上萧星寒的脑回路。萧星寒说让她以后在这里练功?泡热水里练?要不要这么有创意?

    看出穆妍有些不解,萧星寒说:“水中有药。”

    穆妍又仔细闻了闻,这的确是温泉,有硫磺的气味,还夹杂着一种淡淡的清香,她之前没有注意到。

    “你身体虚寒,幽冥神功属阴,再练下去,你的身体会受到影响。”萧星寒简单地跟穆妍解释了一下他为何要让穆妍以后泡在药汤里面练功。

    “这样啊?”穆妍唇角微勾,“那当然好了。”她这具身体原本先天不足气血两亏,后来是她自己用神兵门传下来的几个补药方子给硬补回来了点,但她当初是医术的门外汉,只能说运气好,并没有真正改变她的体质。

    穆妍正在修炼的幽冥神功属阴,现在穆妍还没修炼到很高的境界,所以对她身体的影响不大。一旦她突破了幽冥神功的第五层,她的身体可能就扛不住了。

    穆妍再次觉得,萧星寒冰冷的外表之下,是一颗非常靠谱非常宠她的心,萧星寒总是能够第一时间知道穆妍最需要什么,并且送到穆妍面前来,甚至有时候比穆妍自己知道的都要早。

    虽然萧星寒从未直白地说过他喜欢穆妍,但穆妍知道他有多好。穆妍喜欢萧星寒,包括萧星寒性格里的别扭和冷漠,她都全部接纳。

    萧星寒的手指轻抚着穆妍娇艳的红唇,目光灼灼地看着穆妍,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穆妍瞬间心领神会,萧星寒给了她好处,这是要讨回报呢!别扭的冰山男,简直闷骚到了极点!

    穆妍很乖巧地主动送上了香吻,萧星寒对她的热情很满意……

    不久之后,萧星寒离开了,穆妍自己一个人坐在温泉池中,微微闭上了眼睛,开始尝试着运功修炼。

    刚开始穆妍有些不得其法,因为水一直在流动,会扰乱到她的心神。只是很快,穆妍就完全融入了这个新的练功环境,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如烟似纱的雾气将穆妍笼罩其中,她看起来仿佛一尊白玉铸成的雕塑一般。

    萧王府中的主院名叫慕星院,前些日子刚改的名字。青木对于自家主子起这个名字的意图,表示笑而不语。

    慕星院的书房之中,萧星寒刚刚坐下,青木出现在他面前,神色恭敬地叫了一声:“主子。”

    “嗯,可有拓跋良的消息?”萧星寒看着青木冷声问。他的情绪似乎被一道枷锁锁着,也像是被一座大山压着,就算在穆妍面前动情的时候,从他脸上也看不出多少起伏,更别提在其他人面前了,自始至终都冷漠至极。

    “现在还没有。”青木微微摇头。

    “继续找。”萧星寒冷冷地说。

    “是。”青木点头,然后微微沉吟了一下,看着萧星寒问,“不知主子可要去参加今夜的宫宴?太子派人送了帖子过来,说请主子务必出席。”

    今夜厉皇会在天厉国皇宫之中招待东阳国的太子以及和亲公主穆妍,为他们接风洗尘。作为天厉国的臣子,并且是和亲的另外一方,萧星寒应该出现在今夜的宴会上面。厉宸风派来的人之所以还要强调萧星寒务必要去,是因为萧星寒有厉皇给的特权,可以不参加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形式的宴会。

    “嗯。”萧星寒应了,这就是要去了。

    “不知北漠国皇太孙那边,主子准备作何安排?”青木看着萧星寒问。

    “交给她安排吧。”萧星寒神色冷漠地说,“退下。”

    “是,主子。”青木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才猛然意识到,他家主子口中的“她”,指的是他家夫人。这夫人还没进门,俨然就要当家做主了,青木决定以后一定要在夫人面前好好表现。

    天厉国耒阳城的苏丞相府。

    苏霁从宫中回来,进府的时候听到老管家说老太爷要见他,他就直接去了苏丞相府的松华堂,那里是苏霁的祖父苏徵居住的地方。

    此时的松华堂里,苏绮正在跟苏徵讲她见到的穆妍。

    “爷爷,小表妹如今身体已经无碍了,只是还有一种病,每月初一十五会发作。”苏绮对白发苍苍的苏徵说。

    苏徵年事已高,一辈子都是个文人,年轻的时候身体也不强壮,如今老了,身形越发清瘦,胡子头发都白了,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袍坐在那里,安静而慈祥。

    “小妍儿没事便好。”苏徵微微点头,然后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苏绮问:“阿绮,你刚刚说,阿霁早已来了耒阳城?”

    苏绮微微愣了一下:“爷爷还没见到表哥吗?他早已经来了耒阳城,现在应该在萧王府。”苏绮以为穆霖回到耒阳城之后,一定会来见苏徵的,却没想到苏徵到现在都不知道穆霖回来了。

    “爷爷你别多想,表哥或许是想等身体好些再来拜见爷爷。”苏绮怕苏徵认为穆霖不想见苏家人,赶紧开口说。

    苏徵微微摇头:“无妨。”

    “爷爷,等你见到小表妹,一定会很喜欢她的!她现在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了,闹腾起来就是个小混蛋,我都管不住她。”苏绮看着苏徵笑容满面地说。

    苏徵呵呵一笑:“如此很好。”

    “等爷爷见到小表妹,我大概就要失宠了,伤心。”苏绮故作忧伤地捧着下巴说。

    苏徵笑着摇头,祖孙俩一派其乐融融。

    门口响起了脚步声,苏霁走了进来,对着苏徵行礼:“爷爷,我回来了。”

    “阿绮,你去看看你娘,爷爷有话要跟阿霁说。”苏徵看着苏绮说。

    苏绮点头:“好。”

    苏徵曾经是天厉国的丞相,现在天厉国的丞相是苏霁,而苏徵的儿子,苏霁的父亲苏哲在十多年前就死了,那时苏徵才七岁,而苏绮才一岁多。

    苏霁和苏绮的母亲在苏哲死后,受了很大的打击,开始吃斋念佛,不再管家事。

    从苏霁八岁那年开始,这苏丞相府中就是他在管,后来他当上了丞相,公事繁忙,依旧要顾着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因为苏绮不喜欢那些,而苏徵年纪大了,苏霁不愿让他操心。

    这会儿苏绮离开了,苏霁坐了下来,看看苏徵说:“爷爷,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小妍和萧星寒私下已经有了不少来往。虽然小妍没有说,但我推测,事情之初,应该是小妍主动找的萧星寒,目的是为了阿霖的身体。”

    “阿霖的身体究竟如何了?”苏徵看着苏霁神色严肃地问。

    “东阳国大阳城里的知情人,都断言阿霖活不过今年了。”苏霁神色平静地说。很多事情,苏霁虽然没有亲身经历,但也能联想到一起。譬如一向不近女色的萧星寒,为何当初在无双城突然看上了晋连城身边的一个来历不明的姑娘阿月?而那个阿月,为何会和晋连城同时出现?

    再联系到后来晋连城突然身死,苏霁已经想明白了,那位不知来处,死得突然,在无双城中昙花一现的阿月姑娘,根本就是穆妍。而穆妍原本一直生活在大阳城里面,和晋连城有交集是很正常的,她出于某种目的,和晋连城一起出现在无双城,然后在一系列的推波助澜之下,成功地走到了萧星寒的身边。

    至于这中间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如今已经无法探寻,但这些足够苏霁明白,穆妍最初答应和亲,一定是为了穆霖,否则以她的能耐,她完全可以一走了之。

    而现在,穆妍和萧星寒的关系,苏霁觉得应该已经无关利益了,因为穆妍真的想嫁给萧星寒,这说明她喜欢上了萧星寒,并且很确定萧星寒喜欢她。

    “怪不得萧星寒突然应了老夫的请求,原来是另有原因。”苏徵神色微微有些惊讶,因为他怎么都没想到,他印象中那个弱不禁风的小外孙女,已经有了如此能耐。

    “爷爷,等你见到小妍,你会喜欢她的。”苏霁微微一笑说。

    “刚刚阿绮说了同样的话,看来你们都很喜欢如今的小妍儿。”苏徵抚摸着长长的胡子说。

    “她变了很多,像是成了另外一个人,我们都不知过去那几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她的成长让人欣慰,也有些心疼。”苏霁话落,微微叹了一口气。

    苏霁的妹妹苏绮从小就是个翻墙爬树的淘气性子,相比之下,苏霁更偏疼体弱多病的表妹穆妍。如今穆妍终于成长起来,还回到了耒阳城,苏霁发现自己有时候能够一眼看透穆妍的心思,有时候却觉得穆妍身上似乎有很多秘密。可以确定的是,不需要苏家,穆妍已经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今夜宫中宴会,我与你们同去。”苏徵已经许久没有进宫了,如今他想进宫赴宴,唯一的原因,是想看看他的外孙女现在是什么模样。

    苏霁微微点头:“好。”

    萧王府。

    穆妍从入定中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她心道糟了,赶紧出了温泉池子,准备立刻回驿馆去。因为她今夜还要入宫去赴宴,这会儿差不多该出发了,如果被人发现她不在驿馆里面就麻烦了。

    穆妍也没有带衣服过来,这会儿湿漉漉地从水中出来,想着要赶时间,直接走,结果转头就看到屏风旁边放了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女装,里衣外衣鞋袜都有,就是她的尺寸。

    穆妍一边想着萧星寒那个混蛋还挺贴心的,一边已经三下五除二把身上的湿衣服给脱了下去,然后开始穿新的衣服。

    等穆妍穿好衣服鞋袜准备走,一转头发现萧星寒像个幽灵一般站在她的身后,吓了她一跳。

    “混蛋!”穆妍推开萧星寒,拔腿就跑。至于萧星寒偷看她换衣服的事情,穆妍觉得无所谓了,反正该看的不该看都看过了,没什么好矫情的,她现在要赶时间。

    萧星寒把穆妍脱下来的衣服捡起来,拿着手中那件藕荷色的肚兜,放到鼻下闻了闻。如果穆妍这会儿在的话,一定会骂萧星寒是个变态色情狂……

    耒阳城的东阳国驿馆。

    东方紫煜两次派人过来催促穆妍该出发了,两次都被回禀说安平公主尚未准备好。

    第三次,东方紫煜亲自过来了。

    “太子殿下,公主还在换衣服。”凌霜站在门口,神色恭敬地说。

    东方紫煜看着凌霜,微微皱眉:“那个叫晴雪的丫头呢?”他怎么突然有种感觉,穆妍根本就不在里面!

    “晴雪在里面伺候公主换衣服。”凌霜神色平静地回答。

    “好。”东方紫煜目光幽深地点头,“告诉安平,本宫再等她一刻钟。”

    东方紫煜话落就离开了,凌霜看着东方紫煜的背影,秀眉微蹙。穆妍确实不在里面,因为她出去之后一直就没有回来。

    “凌霜,进来。”

    突然听到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凌霜心中一松,推门进去了。

    “小姐,你再不回来奴婢就要被人发现了。”晴雪看着穆妍说。

    “发现什么?发现你傻乎乎的?”穆妍唇角微勾,“还不快伺候你家小姐我换衣服?愣着干嘛呢?”

    “哎!”晴雪和凌霜赶紧去把提前准备好的今夜入宫赴宴要穿的衣服拿出来。

    “小姐,你身上这件,奴婢怎么没见过?”晴雪后知后觉地发现穆妍出去一趟,回来竟然换了一身衣服。

    “你没见过的多了。”穆妍很随意地说。

    凌霜微微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伺候穆妍穿上了一条素雅的淡紫色长裙。虽然穆妍是和亲公主,但今天又不成亲,她去赴宴,并不需要穿嫁衣。

    凌霜在给穆妍梳头的时候,发现穆妍的头发微微有些湿润,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小姐还未成亲,如果被人发现了的话,会有碍名声的。”

    穆妍乐了:“被人发现什么?”这俩傻妞都一脸纠结地看着她想啥呢?觉得她失身了?

    “小姐……”凌霜的神色有些无奈,“小姐知道奴婢在说什么。”

    “知道,你们就别替我操心了,等过段日子到了萧王府,那里有几个高大威猛的侍卫,你们看上眼了别害羞,直接告诉我,我为你们做主。”穆妍唇角微勾。

    晴雪和凌霜同时红了脸,晴雪跺着脚害羞地说:“小姐,你又取笑我们!”

    “女大当嫁,我怎么取笑你们了?”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凌霜把穆妍的长发梳好,并没有束起来,只用一根红色的簪子挽了一下,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饰物了。这跟簪子是萧星寒送穆妍的那套炎火玉首饰中的一件,穆妍丢了一块玉佩,其他的都还在。

    一刻钟之后,东方紫煜去而复返,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门开了,穆妍脸上蒙着一块素色的面纱,被晴雪和凌霜一左一右扶着走了出来。

    穆妍走得很慢,露在外面的额头和双眸都能让人一眼看出她身体很弱。东方紫煜表示,穆妍骗人的功力一等一的好。

    “走吧。”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

    穆妍的马车就在院子外面,她出门上了马车,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晴雪和凌霜跟着她,至于陪嫁的其他宫女,自始至终都没有靠近过穆妍,穆妍打算等东方紫煜回国的时候,让东方紫煜再把她们带回去,因为她用不着。

    “小姐,今晚的宴会,姑爷会去吗?”

    “小姐,今晚的宴会,苏公子一定会去的吧?”

    晴雪和凌霜同时开口,提起了两个人。

    穆妍微微一笑,看着晴雪和凌霜问:“你们觉得你们姑爷和苏家表哥,哪个更好?”

    “小姐这问题好没意思的,奴婢又没有见过姑爷。”晴雪嘻嘻一笑说,“苏公子再好也没机会了,因为小姐已经有姑爷了!”

    “嗯,小丫头很会说话,继续保持这样的态度,你家姑爷会留着你的小命的。”穆妍唇角微勾说。

    “小姐你骗人,姑爷才不是他们说的那样,姑爷肯定是好人,不会随便杀人的。”晴雪十分严肃认真地说。

    “何以见得?你又没见过他,你怎么知道他是什么人?”穆妍看着晴雪问。

    晴雪一本正经地回答:“奴婢是没有见过姑爷,但是小姐见过了,小姐喜欢姑爷,还要嫁给姑爷,这足以说明,姑爷一定是个大大的好人。”

    凌霜神色很是认同,穆妍却笑了:“逻辑没毛病,但你们小姐我不喜欢好人,因为我就不是个好人。”

    “小姐的逻辑也没毛病,但是我们都认为小姐就是这世上最好的人,所以小姐喜欢的姑爷也是好人。”凌霜开口说。

    “你们俩嘴倒是挺甜,下月月钱翻倍。”穆妍微微一笑说。

    晴雪和凌霜都很高兴,自从她们跟了穆妍,她们的月钱已经前前后后翻了好几倍,如今堪比天厉国一个三品大员的俸禄了。她们都知道穆妍不差钱,所以财大气粗,但穆妍有钱并不是穆妍对她们这么大方的主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穆妍希望她们过得好,未来都能找到疼她们爱她们的人,有自己的家,生活安逸富足,这是穆妍之前就说过的。

    马车在宫门口停下,东方紫煜走了过来,开口说了一句;“安平,到了,下车吧。”倒真的像是哥哥关照妹妹一样。

    穆妍“有气无力”地被晴雪和凌霜扶着下了马车,这会儿要入宫赴宴的天厉国百官都已经进宫了,所以周围除了侍卫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

    东方紫煜走在前面,穆妍落后了半步,一起进了天厉国的皇宫。

    入夜时分,天厉国的皇宫之中灯火通明,庞大的建筑群层层推进,跟东阳国的皇宫建筑风格差不多。

    就在东方紫煜和穆妍进宫的时候,举办宴会的荣华宫里已经几乎坐满了,就连天厉国的皇帝厉啸天,都带着皇后和皇子公主落座了,可惜宴会的主角还没到。

    “大哥,小表妹不会跑出玩儿了吧?”苏绮压低声音问苏霁。东方紫煜是个礼数很周全的人,第一次在天厉国皇室亮相,不该迟到的。

    苏霁微微一笑:“等着吧。”

    荣华宫的左侧和右侧各空了一处,左侧最前方是给东阳国的贵客准备的,而右侧很靠前的那个位置,是给萧星寒留的。这会儿不仅穆妍还没到,萧星寒也没来。

    天厉国百官一个个低着头心思各异,不少人都觉得,这场宴会恐怕不会那么顺利。

    天厉国的皇帝厉啸天和南阳王厉啸南的容貌有几分相似,厉啸天是个尚武的皇帝,所以更看重天厉国的武将,而萧星寒这个执掌兵权的大将军,在天厉国的地位非同一般。

    “皇兄,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厉啸南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说。他是厉啸天最宠信的弟弟,所以在这种场合,也只有他敢这么随意地对厉啸天说话了。

    厉啸天微微皱了皱眉,还没等他说什么,门口响起了一声唱名:“东阳国太子殿下驾到!东阳国安平公主驾到!”

    东阳国太子殿下,大家都知道是谁,东阳国的安平公主,显然对在座的人来说,比东阳国太子更值得他们注意,因为他们都想看看,当年那个跟随穆耀光叛逃的病秧子,如今到底是什么样子。

    东方紫煜身穿象征太子身份的华服,唇角含笑走进了荣华宫。而在他身后,出现了一抹纤细的紫色身影。

    几乎所有人,在看了东方紫煜一眼之后,都把目光落在了穆妍的身上,包括天厉国的皇帝厉啸天在内。

    东方紫煜并不在意,因为他完全可以理解这是什么情况,穆妍在天厉国耒阳城的身份相当复杂,这些人对穆妍的感觉应该也会很复杂。

    “厉皇,安平皇妹体弱,故来得迟了些,还望厉皇和诸位海涵。”东方紫煜不卑不亢地说。

    “东方太子不必如此见外,快快请坐吧。”厉啸天哈哈一笑,招手让东方紫煜落座。

    东方紫煜坐下来之后,还虚扶了一下穆妍,让穆妍坐在了他的身边。

    众人的目光依旧放在穆妍身上。他们见到穆妍,都有刹那的失神,因为这个传说中的病秧子虽然蒙着面纱,没有露出真容,但是第一眼见到她,就会被她的气质所吸引,那种无可言说的清冷高贵,和容貌无关,和身体状况也无关,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等他们看到了穆妍露在外面的额头,还有那双沉静无波的双眸,已经纷纷开始不由自主地想象那面纱之下究竟是何等绝色倾城的容颜了。

    很多人都没有忘记,穆妍的母亲苏婉清,当年就是天厉国的第一美人儿,及笄之前,求亲的人就踏破了苏家的门槛。甚至有传闻说,厉皇曾经有意想纳苏婉清为妃,只是后来不知为何不了了之了,而苏婉清在及笄之后很快就嫁给了穆耀光,这天厉国书香门第和武将世家的接亲,当时也是传为一段佳话。

    “爷爷?”苏绮叫了第二声,苏徵才回过神来,收回了放在穆妍身上的视线,神色似乎有些怅惘,低头端起了桌上的酒杯。

    “小表妹和小姑长得很像吗?”苏绮问苏霁。苏婉清在穆妍刚出生没多久就死了,那会儿苏绮还是个奶娃娃,什么都不知道。

    苏霁点头又摇头:“不是很像。”苏霁还记得他的那位姑母,他觉得单从容貌来说的话,穆妍是像苏婉清的,但是穆妍的气质和她的性格,又跟苏婉清完全不同,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这位,便是安平公主吧。”厉啸天看着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安平参见厉皇。”穆妍被晴雪和凌霜扶着,缓缓地站了起来,对着厉啸天行礼。她的一举一动没有任何破绽,身形纤弱,声音无力,完美演绎了什么叫病秧子。

    “不必多礼,安平公主身体不好,快快坐下吧。”厉啸天似乎是个很随和的皇帝,一脸关切地看着穆妍,让穆妍赶紧坐下,不必对他行礼。

    但穆妍知道这只是表象。当皇帝的人,没有一个是随和的,也没有一个是善良的,因为随和和善良只会成为他们问鼎皇位的绊脚石,他们必须心狠手辣,才能守住他们的位置,守住他们的江山。东方彻看似重感情,其实骨子里不存在一丝优柔寡断,正常时候皇帝都是杀伐决断的,厉啸天也如是。

    穆妍坐了回去,厉啸天宣布宴会开始,根本没有要等萧星寒的意思,直接把萧星寒给忽略了。

    “不知安平公主可还适应耒阳城的水土?”厉啸天微微一笑,状似关切地看着穆妍问。

    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因为穆妍就出生在这个地方,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十年之久才离开,如今归来,被人问她是不是适应这里,她回答是或者不是,都会被人过分解读。

    于是穆妍微微垂眸,声音虚弱地说了一句:“可能要过些天才知道。”

    厉啸天微微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穆妍竟然给了第三种答案,他继而就笑了起来,微微点头说:“安平公主聪慧过人啊。”

    “多谢厉皇夸奖。”穆妍的回答其实在很多人看来有些情商不够,因为他们认为最好的回答应该是谦虚地表示厉皇过奖了。而厉皇最开始的那个问题,穆妍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做出了回答,虽然答案很讨巧,但大部分人都认为穆妍根本没过脑子,只是随口那么一说。

    寥寥数语,穆妍给人留下了一个说话不经过大脑,天真单纯没心机的印象,换个词来说,就是傻白甜。

    酒过三巡,厉啸天看着东方紫煜微微一笑说:“东方太子第一次来耒阳城,不妨多住些日子。”

    东方紫煜微笑着说:“多谢厉皇盛情,本宫看着安平出嫁,便可以放心回去了。”

    “既然东方太子和安平公主都在,不如今日就把婚期定下来吧。”厉啸天提起这件事,敷衍随意的态度仿佛在说,赶紧让穆妍嫁进萧王府,之后如何都不重要,天厉国得到想要的利益,东方紫煜可以早点回家去了。

    原本皇室的婚期都要让钦天监根据双方的生辰八字来测算出一个最吉利的日子,就算是平民百姓之家,也要请个“大师”给合八字算婚期,再不济至少也得找本老黄历,好好挑个黄道吉日。

    可厉啸天在这场接风洗尘的宴会上面,直接宣布要把婚期定下来,也不打算问别人,随意地说了个日子:“东方太子,腊月初十如何?”

    下面坐的有天厉国钦天监的官员,闻言心中猛然一跳,低下了头去。今年的腊月初十,是十二值中的闭日,万事皆凶的黑道凶日啊!

    这天是十一月二十三,距离腊月初十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东方紫煜并不懂吉凶,闻言微微点头说:“此事厉皇定夺即可,本宫没有意见。”

    “那就这么定了。”厉啸天呵呵一笑说,“下月初十,朕就等着喝萧王和安平公主的喜酒了。”

    不管百官心中作何感想,脸上都陪着笑,场面其乐融融,十分和谐。而先前跟青木说要来参加夜宴的萧星寒,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可以预见,宴会结束之后,关于萧星寒对这桩和亲不满意,连敷衍应付都不愿的消息就会很快传开,到时候,那些等着看穆妍倒霉的人,会更加兴奋期待,期待着下月初十大婚之日,穆妍如何被萧星寒羞辱。

    “大哥,萧星寒怎么不来呢?”苏绮小声问苏霁。这里是天厉国皇宫,这座宫殿里的人对穆妍这个叛将之女都有隐晦的敌意和轻蔑,包括厉啸天在内。萧星寒不来,会更让他们看轻穆妍,恐怕在他们眼中,穆妍活不过腊月十三。

    “萧星寒如果来了呢?”苏霁反问苏绮。

    苏绮秀眉微蹙。关于萧星寒来不来,看似厉啸天和天厉国百官都并不在意,事实上,他们很在意,尤其是厉啸天!萧星寒不来,这就是他原本的性格,也符合在场大多数人对他的预期。假如萧星寒来了,即便他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恐怕都会引人猜忌,因为在此之前,萧星寒已经好多年没有参加过宫中的宴会了。

    “那还是不来的好,小表妹是个心大的,她一点儿都不在意这些。”苏绮小声说。

    苏绮说得没错,比起萧星寒现在出现,表示他对穆妍和这桩和亲的重视,穆妍更愿意看到的是,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数着日子看她怎么死,然后被啪啪打脸……

    回到驿馆,穆妍刚坐下,一道黑影从半开的窗户闪身进来,怀中还抱着一个孩子。

    “主子。”莫轻尘看着穆妍嘿嘿一笑。

    “这是几个意思?”穆妍神色莫名地看着脑袋趴在莫轻尘肩头的那个孩子,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孩子的背影。

    “主子,小的说了你可千万别生气!”莫轻尘神色一正,看着穆妍说,“这件事王爷刻意瞒着主子,不是有意的。”

    “你的意思是,这孩子是萧星寒的私生子?”穆妍眼眸微沉。

    莫轻尘微微叹了一口气:“主子,这些都不重要,只要王爷以后对主子好,其他的不必在意。”

    “小天儿,你带他来是什么意思?”穆妍脸色难看地说。

    莫轻尘的神色有些为难:“这是王爷的意思,王爷说,让主子和小公子培养一下感情,以后……”

    穆妍微微垂眸,看起来似乎很愤怒,很伤心。

    莫轻尘心中有点小得意,因为他终于成功地骗了穆妍一次,感觉好极了。莫轻尘正准备告诉穆妍,他之前都只是在开玩笑,他怀里的人不是萧星寒的私生子,是拓跋良的儿子拓跋严的时候,穆妍突然抬头,看着莫轻尘说:“小天儿,接下来有个任务交给你做,会有些危险。”

    莫轻尘微微愣了一下:“主子,你不会是打算让小的把这孩子给杀了吧?”

    穆妍唇角微勾:“怎么会呢,我这么善良的人,我给你的任务是,接下来假扮独孤傲,去当杀手吧。”

    莫轻尘的脸色瞬间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低头看了看睡熟的拓跋严,又看了看穆妍,脱口而出:“主子根本就没相信我的话!”

    “你那点拙劣的演技,还想骗我?太傻太天真。”穆妍似笑非笑地说,虽然穆妍没有看到拓跋严的脸,但她一眼就看到了拓跋严手指上面那枚红宝石的戒指,那东西就是穆妍送出去的。

    “主子,小的知道错了。那个任务危险程度太高,主子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小的武功不济,一旦顶着独孤傲的身份出去,恐怕就回不来了。”莫轻尘表示他确实很傻很天真,刚刚真的以为穆妍被他骗了。而穆研突然交待的任务,让莫轻尘心里很慌。现在东阳国皇室悬赏天价捉拿杀手独孤傲,死活不论,一旦独孤傲现身的消息传出去,将会引来各路高手的追杀。

    “本来这件事我还在考虑,但你既然这么能耐,我看好你,去吧。”穆妍伸手,把拓跋严给接了过来,示意莫轻尘可以滚了。

    这会儿独孤傲就在萧王府,穆妍尚未见到,她决定让莫轻尘假扮独孤傲,引出独孤傲身后的人,并不是为了惩罚莫轻尘刚刚那点无聊的玩笑,而是她一早就计划好的事情,如今可以开始实施了。

    莫轻尘一脸视死如归地走了,穆妍把拓跋严放在床上,看着拓跋严睡梦中依旧紧锁的小眉头,神色莫名。拓跋良的儿子怎么会到了萧星寒的手里,穆妍没有问莫轻尘,因为她知道,在莫轻尘到这里的同时,萧星寒也来了,只是这会儿还没出现,但穆妍闻到了萧星寒身上的气味,就在附近。

    莫轻尘应该感激穆妍,因为他之前胡说八道的话,萧星寒都听到了。假如不是穆妍给莫轻尘安排了一个任务让他去做,接下来莫轻尘有可能会被萧星寒折磨得死去活来。

    “萧寒寒,出来!”穆妍压低声音叫了一声。

    下一刻,萧星寒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穆妍面前,看着穆妍说:“今夜我进宫了。”

    穆妍微微愣了一下,萧星寒是在解释他并没有不重视她?难道宴会的时候萧星寒躲在某个地方,偷偷地看着她?要不要这么傻兮兮的?她根本就不在意那个。

    “小严是怎么回事?”穆妍问萧星寒。

    “你猜。”萧星寒用两个字回答了穆妍的问题。

    穆妍扶额:“好,我猜。拓跋良出事了,你救了他的儿子,就是这么简单。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你打算怎么做?”萧星寒反问穆妍。

    穆妍看了一眼拓跋严,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我打算……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有个这么大的私生子,你说那些盯着你的人,会不会很惊喜?很意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