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102.下来

时间:2018-02-06作者:三木游游

    萧星寒微微闭上了眼睛,冷声说:“过来!”

    “你想得美。”穆妍在桌边坐了下来,又拿起了那本医书,准备接着看。至于萧星寒,穆妍觉得他现在的样子非常好看,她很喜欢。

    “我数三声,你若不过来,后果自负。”萧星寒猛然睁开了眼睛,看着穆妍的侧脸冷声说。

    “我准你数十声,你看我过不过去。”穆妍唇角微勾。亲亲什么的她并不排斥,但是萧星寒这个混蛋求亲热的态度很欠揍,她要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不然成亲之后岂不是暗无天日?

    萧星寒并没有数三声,更没有数十声,又看了一眼穆妍,直接闭上了眼睛,也没有挣扎,像是要睡了。

    穆妍看书看得很认真,她先前只是粗略地翻看了一些感兴趣的东西,这会儿认真地看下来,发现这本古老的医书里面有趣的东西还真的不少,尤其是那个还生蛊,她很想知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原理,为何能够做到不死不灭?这有点违背常识啊!

    “哎,萧寒寒,你知不知道……”穆妍转身,下意识地问了萧星寒一句,想问萧星寒知不知道还生蛊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

    结果穆妍就看到萧星寒静静地躺在床上,双眸紧闭,呼吸平稳,已经睡着了。他的双手还被穆妍用绳子捆在了床柱上面,颇有几分别致的美感……

    “竟然睡了……”穆妍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低头看着萧星寒的脸,心中再次感叹这张脸真的是帅得好没天理啊!皮肤也超级好,闭着眼睛的时候褪去了平日的冷漠,看起来温和无害。

    “萧寒寒?”穆妍轻轻地叫了一声。

    “寒哥哥?”

    “大混蛋?”

    看到萧星寒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反应,穆妍神色微微有些怪异。按理来说,以萧星寒的警惕性,他任何时候都不可能睡得这么沉……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快印证了穆妍的猜测,萧星寒的确不可能睡得那么沉,因为他根本就没睡!

    穆妍起身准备回去看书,结果她刚刚一转身,萧星寒猛然睁开了眼睛,如墨的双眸之中闪过一道幽光,而束缚着萧星寒双手的绳子寸寸断裂,萧星寒伸手一揽,身形交换,穆妍惊呼了一声,已经回到了床上,并且被萧星寒压在了身下!

    “很好玩儿是吧?”萧星寒的双眸之中倒映着穆妍错愕的小脸,而他的眼神透着危险,仿佛一头已经苏醒的雄狮,随时准备把到手的猎物吞噬干净。

    “萧大壮士,装睡这么傻兮兮的事情,不符合你的性格啊。”穆妍其实有点想跑,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把自己玩儿坑里了,一开始萧星寒没有反抗,任由穆妍把他的手绑起来,这说明那根绳子对萧星寒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他可以很轻易地挣脱,他最初没有那样做,只是在配合穆妍,要陪穆妍一起玩玩儿。

    至于后来,萧星寒没有挣扎,选择装睡,进一步降低了穆妍对他的警惕性和戒备心,等穆妍回到床边坐下的时候,事实上已经是一只傻兮兮的自己跳进饿狼怀中的小兔子了。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我的性格!”萧星寒话音未落,伸手扯住穆妍的衣领,猛然一拉,穆妍的外衣直接被萧星寒撕成了碎片。

    额……穆妍知道自己这次玩大发了,准备开口认怂,结果萧星寒俯身,霸道至极地吻上了她的双唇,与此同时,一只微凉的大手顺着穆妍里衣的下摆,直接探了进去……

    穆妍整个身子瞬间僵硬,在她清醒的最后一秒,脑海中电光火石之间,她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今晚的这场游戏,其实一直都是萧星寒在主导,而萧星寒假装放任穆妍对他为所欲为,目的,就是为了现在……穆妍无力反抗,也没有理由反抗,因为游戏之初,是她先动手的……

    天亮了。

    穆妍睁开眼睛的时候,有刹那的迷茫,她眼中仿佛蒙着一层如烟似纱的水雾,脸颊粉红,嘴唇比起往日更加丰盈一些,赤裸的香肩如凝脂白玉,上面有一个明晃晃的牙印……

    “醒了?”穆妍猛然转头,发现萧星寒还在。这会儿萧星寒衣衫整齐地坐在床边,低头看着穆妍,而穆妍现在的样子,看了让人很想犯罪。

    “你赢了。”穆妍幽幽地说。穆妍觉得,下次要玩火之前,切记保证不会烧到自己身上。她昨晚试图调戏萧星寒,最后反被压倒了,她的行为简直堪称傻白甜!想想就觉得有些不堪回首啊!

    “我该走了。”萧星寒伸手去拉被子,并没有把被子拉上去,盖住穆妍的肩头,而是又往下扯了扯,看着穆妍身上暧昧的痕迹说,“我给你上药。”

    看到萧星寒拿出了一个玉瓶,穆妍伸手就夺了过去:“不用你,我自己来,你快走吧,我表姐该来了。”

    “嗯,记得上药,虽然现在这样也很好看。”萧星寒的身影消失的同时,他冷漠的声音传入了穆妍耳中,穆妍很想砍了他,好看个鬼啊!这男人每次夸她的时候,都让她想揍人!

    穆妍把那个玉瓶放在了床边,并不打算用,因为里面是万年冰莲做的药,她觉得没有必要浪费,至于她身上的那些“草莓”,反正别人也看不到,过几天就好了。

    穆妍坐了起来,本就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的里衣滑落了下去,已经跟碎片无异了。

    穆妍现在很后悔,悔不当初!她昨天应该在萧星寒一来就乖乖地送上香吻,让萧星寒亲亲也就得了,千不该万不该跟萧星寒玩儿。穆妍错误估计对手实力,瞎玩儿的后果就是这样,萧星寒简直是在身体力行什么叫得寸进尺,什么叫得理不饶人,什么叫给一点甜头就停不下来……

    穆妍尚未失身,因为萧星寒在最后一步还是停了下来,但他并没有忍着自己的欲望,而是硬拉着穆妍的小手做了不可描述之事,还不止一次……

    而穆妍全身上下该看的不该看的,该亲的不该亲的,都没守住……

    “唉!”穆妍在穿衣服的时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萧星寒这个洁身自好的冰山男,一开荤容易收不住,穆妍已经开始担忧自己的小身板了。

    “小表妹还没起吗?”

    门口响起了苏绮的声音,穆妍赶紧系上了最后一颗扣子,然后把床上床下破碎的衣服收起来全都塞进了被子里,把被子扯开盖住了整张床,把床幔放下来,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就在床幔垂下来的时候,苏绮推门走了进来,神色奇怪地看着穆妍问:“小表妹,你今天怎么又起晚了?而且你的嘴怎么又……”

    穆妍很淡定地说:“蚊子咬的,别大惊小怪。”

    苏绮白了穆妍一眼:“现在是寒冬,哪里有蚊子?”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穆妍微微一笑。

    苏绮觉得她家小表妹睡了一觉之后,似乎变得更好看了,对于穆妍胡说八道企图蒙混过关,苏绮也只能瞪她一眼,表示她根本不相信穆妍的话。

    送亲的队伍出了松明城,苏绮对穆妍说:“小表妹,今日正午应该就能到耒阳城了。”

    “嗯。”穆妍微微点头。

    “对了,昨夜松明城中抓刺客的事情,你知不知道?”苏绮突然对穆妍说。

    “我怎么会知道?”穆妍一脸无辜。她一直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搜查刺客的人也不会搜到太守府。

    “这个不重要。”苏绮摆摆手说,“我今天一早无意中听到厉啸南跟他的属下在说话,他们说,昨夜抓刺客是假,抓采花贼是真。”

    “采花贼?”穆妍神色莫名。

    “刑部尚书府的小姐被人掳走,逃到了松明城,对外佯装抓刺客,为了保护那姑娘的名声呗。”苏绮压低声音对穆妍说。

    刑部尚书?穆妍微微愣了一下,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天厉国的刑部尚书应该是萧星寒的父亲萧源启,而刑部尚书府的小姐,自然就是萧星寒唯一的妹妹萧心悦了。

    “萧家小姐,昨夜得救了么?”穆妍看着苏绮问。

    苏绮微微点头:“听说萧心悦被人在一个破庙里找到了,毫发无伤,掳走她的人已经死了,被高手一掌重伤之后,又被击碎了天灵盖,死得很惨。我听厉啸南的意思,他好像怀疑是萧星寒做的,但是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哦。”穆妍随意地应了一声。是不是萧星寒救了萧心悦,还真不一定,穆妍觉得等她到了耒阳城,会搞清楚萧星寒和萧家其他人的关系的。

    天厉国的皇城耒阳城,是天厉国面积最大,最繁华的一座城池。

    这天一大早,耒阳城就热闹了起来,百姓们都在议论纷纷,因为送亲的队伍很快就要到达耒阳城了。

    作为原本穆将军府的所在之地,耒阳城里的百姓大部分都见到过穆家将门的风采,也曾经崇拜爱戴守护天厉国百年的穆氏一族。可曾经有多爱戴,如今就有多排斥,因为穆氏一族不仅是背叛了天厉国皇室,还背叛了天厉国无数百姓的信任。

    所以对于穆妍这个叛将之女,耒阳城中的百姓几乎是出于本能地讨厌她,甚至有很多人在这桩和亲产生之初,就在背地里诅咒穆妍,诅咒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活不过三天,因为这是穆家活该!

    耒阳城的刑部尚书府。

    萧源启面色沉沉地进了门,看到萧心悦依旧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眉头拧了起来。

    床边坐着一个面容憔悴的中年美妇,是萧源启的夫人,萧星寒和萧心悦的母亲宁如烟。宁家是天厉国的一个书香世家,如今已经没落了。

    “心儿怎么还未醒?不是请了太医吗?太医呢?”萧源启皱眉看着宁如烟问。

    “太医来过了,心儿身体无碍,只是睡着了,等醒了便没事了。”宁如烟话落,微微叹了一口气。

    “你顾着这里,我去换身衣服。”萧源启话落,转身就要出去。

    宁如烟犹豫了一下,在萧源启走到门口的时候,开口叫住了他:“相公,我听说昨夜有个高手救了心儿,却在救人之后离开了,那人,会不会是……”

    “不是!”萧源启神色一冷,转头看着宁如烟冷声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提他!”

    “相公,可他毕竟是我们……”宁如烟神色有些落寞。

    “记住,他是他,我们是我们!在萧家,我不想再听到那个名字!”萧源启话落,转身大步离开了。

    宁如烟眼眶微红,神色有些怅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过了一会儿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沉睡的萧心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来了来了!”

    “天哪!怎么那么多车?都看不到头!”

    “那些都是嫁妆吗?”

    “哼!带这么多陪嫁又如何?一个叛将之女还敢回耒阳城,等着看她怎么死!”

    “嘘!别说这么大声,小心惹祸上身!”

    “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

    “接下来会如何,很快就见分晓。”

    ……

    人声嘈杂,说什么的都有。而在街边开路维持秩序的天厉国官兵,听到百姓说了不该说的话,假装什么都没听到,因为他们心里的想法也差不多。整个耒阳城,对穆妍这个人都带着敌意,因为她姓穆,是穆耀光的女儿,是这个城池,乃至这个国家的罪人。

    长长的队伍缓缓地进了耒阳城,天厉国的太子厉宸风,带着一群官员,在城门口迎接。

    “东方太子,别来无恙啊。”厉宸风看着东方紫煜微微一笑。

    “厉太子,又见面了。”东方紫煜拱手,场面一度十分和谐。

    “请东方太子带着安平公主先去驿馆中休息,今夜宫中设宴为东阳国的贵客接风洗尘。”厉宸风看着东方紫煜说。

    “那就劳烦厉太子前面带路了。”东方紫煜虽然才刚当上东阳国的太子没多久,但他从小就以太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而他本就是东阳国正宫嫡长皇子,原本在东阳国皇室的地位和太子并没有太大差别,只是没有名分而已。如今名分也有了,东方紫煜第一次以太子身份出使邻国,说话做事滴水不漏,倒是越发成熟了。

    队伍很快动了起来,厉宸风和东方紫煜并肩骑马走在前面,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像是故友重逢一般。

    当那辆华丽的马车缓缓地驶进了耒阳城的城门,百姓们一个个都瞪大眼睛,踮起脚尖去看,因为那里面坐着的就是他们一直在议论的和亲公主,也是他们口中的叛将之后穆妍。

    可惜,马车的车帘挡得严严实实的,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穆妍神色平静地坐在马车里,外面的议论声或低或高,其实她大部分都能听到。在这种时候,天厉国皇室并没有要求百姓噤声,也没有处罚那些正在诅咒穆妍不得好死的百姓,已经表明了天厉国皇室的态度。在厉氏皇族眼中,穆妍这个从东阳国归来的叛将之女,不值得他们重视。

    这桩和亲,其中涉及两国的政治和利益,关系到厉皇对萧星寒的试探,可唯独跟穆妍这个和亲公主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她在这天下大部分人的眼中,已经是个将死之人,在她完成和亲使命之后,天下人应该会掰着手指头数,看她在萧星寒手里能活一天还是两天,他们认为,最多也就三天……

    “小表妹,不用在意外人说什么。”苏绮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说。这样的情况她早已经预料到了,因为在穆妍以和亲公主的身份回到耒阳城之前,耒阳城中的百姓提起穆家人,都不会有一句好话。

    如今穆家离开耒阳城四年多,归来的只有穆妍一个人,耒阳城百姓对穆家人的怒火和怨愤,毫无疑问都会集中到穆妍的身上。背地里诅咒穆妍不得好死的人不在少数,没有人会在意当年穆耀光叛逃的时候,穆妍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什么都做不了主。

    “表姐,你想多了。”穆妍微微一笑,眼神平静至极。流言最是伤人,但她根本就不在意,便伤不到她分毫。正如她先前所说,她是她,她活着不是因为她是谁的女儿,穆耀光在天厉国犯下的罪孽,穆妍不认为和自己有关,也不会背负任何心理负担,因为她并没有做错什么。

    “嗯,我想多了,你想少了,很好很好。”苏绮笑了,“成亲之期应该很快就会定下来,在这之前你要住在驿馆里面,等会我先回家去,你自己找机会溜出来去找我,爷爷应该很想早点见到你。”

    “看情况吧。”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长长的队伍终于消失在街角,百姓们久久没有散去。

    “萧王爷没出现啊!”

    “你这不是废话吗?萧王爷怎么可能会出现?难道你觉得萧王爷会亲自来迎接那个叛将之女?别逗了!”

    “就是!说不定萧王爷在拜堂成亲的时候都不会出现呢!”

    “哈哈哈哈!不无可能!”

    ……

    人群中一片哄笑,伴随着穆妍回归耒阳城,她以及她和萧星寒的这桩亲事,已经成为了耒阳城乃至天下人口中最大的谈资。

    耒阳城的天厉国驿馆面积很大,所有从东阳国过来的士兵和嫁妆全都进去了,届时等婚期定下来,穆妍这个名义上来自东阳国的和亲公主,会从驿馆里面出嫁,嫁进萧王府。

    厉宸风留下了正式的请帖,很快就离开了。而苏霁和苏绮兄妹,以及前去迎亲的南阳王根本就没有进驿馆。厉啸南和苏霁进城之后,直接进宫去面圣,而苏绮一个人回了苏丞相府。

    “穆妍。”东方紫煜出现在门口,看到穆妍坐在窗边,正在摆弄放在窗台上面的一个花瓶,花瓶之中插了几支腊梅。

    “太子殿下。”穆妍神色淡淡地叫了一声。

    “其实我更习惯你直接叫我的名字。”东方紫煜微微一笑,走了进来。

    “不敢。”穆妍说这话完全不走心。

    东方紫煜也不在意,自己落座,看着穆妍说:“今夜耒阳城皇宫中设宴,你想去吗?”

    “能不去么?”穆妍反问。

    “似乎不能。”东方紫煜微微摇头。

    “何必废话?”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东方紫煜失笑:“好,不说废话了。婚期应该会定在下月,等你出嫁之后,本宫便回国了。”东方紫煜必须保证这桩和亲顺顺利利地完成,在穆妍和萧星寒拜堂成亲之后,他才能离开。

    “知道。”穆妍微微点头。这会儿已经十一月下旬了,东方紫煜现在出发,在除夕之前也回不到东阳国大阳城了。

    “如果你想去苏家看望苏老相爷的话,不妨过些日子。”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

    “嗯。”穆妍随意地应了一声。

    “你先休息吧。”东方紫煜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转头看着穆妍说,“这耒阳城的水很深,你以后务必要多加小心。”

    “多谢关心。”穆妍没有抬头。

    东方紫煜摇头,嘴角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他觉得自己就不该过来,恐怕他说的所有的话,在穆妍听来都是废话吧!

    这会儿才刚过正午,穆妍吃了点东西,叫来凌霜和晴雪,叮嘱了她们几句,就戴上千影面具,换了男装,避开所有视线,悄无声息地出了驿馆。

    这事实上是穆妍第一次走上耒阳城的大街,不久之前她坐在马车里从街上走过,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这会儿穆妍不时能够从身边擦肩而过的百姓口中听到她的名字。

    穆妍觉得,她现在也算是耒阳城百姓最在意的人了,虽然他们是在意她什么时候死,想想还有点莫名心酸,只有一点点,很快就没了。

    不远处走过来一个瘦高的年轻公子,看到穆妍眼睛一亮,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穆妍唇角微勾,正准备上前去和她的岑默师兄相认,却有一个人突然出现,抢先岑默一步,站在了穆妍面前。

    “言卿!你也在这里!”惊喜的声音。

    穆妍微微皱眉,眼底闪过一道幽光,看着面前完全陌生的年轻男子问:“你哪位?”

    “我?”青莲公子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他又换了张脸,穆妍不认识他,他微微一笑说,“我们在落雪城一起喝过酒的,你忘了吗?”

    青莲公子和晋连城在天亮之前就到了耒阳城,这会儿青莲公子把晋连城安置好,一个人出来买点东西,走着走着突然看到了一个并不陌生的面孔,什么都没想,直接走到了穆妍面前。

    青莲公子颇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因为他迄今为止都没有朋友,而在落雪城一起喝过酒的穆妍让他感觉遇到了知音,即便他们几乎都没有说什么话。

    “连烬?”穆妍笑了,“原来是你啊。”

    “你还记得我?”青莲公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似乎很高兴在这里见到穆妍,更高兴穆妍还认得他。

    “当然,我们上次见面距离现在并没有过去很久。”穆妍微微点头说。她并不知道面前这位是天下第一美人儿青莲公子,更不知道青莲公子是晋连城的弟弟,晋连城也是因为青莲公子才捡回了一条命。

    “言卿你来耒阳城做什么?你是这里的人吗?不如我请你喝酒吧?”青莲公子看着穆妍微笑着说。他此时容貌很平凡,眼神很真诚。

    “改日吧,改日我请你喝酒。”穆妍微微一笑说,“我今天还有事,失陪了。”穆妍并不讨厌这个萍水相逢的男人,但她今天真的有事,她这次偷偷溜出来,是要去找她家大哥和师父师叔以及师兄们的。

    “言卿,你住在哪……”青莲公子话音未落,穆妍已经绕过了他,脚步轻快地往前走去,不过片刻功夫就消失在青莲公子视线之中。

    青莲公子心中微微有些失落,他其实很想和那个言卿小兄弟交个朋友,因为他一个朋友都没有,可是言卿小兄弟似乎并不是很喜欢他,刚刚只是在敷衍他吧……

    就在青莲公子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有人从背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青莲公子神色微变,转头看到面前带着笑意的少年,眼眸微微有些错愕:“言卿,你不是走了吗?”

    “忘了一件事。”穆妍笑意清浅地看着青莲公子说,“你住在哪里?我有空去找你喝酒。”

    青莲公子报上了他现在住的地方,还对穆妍说了一句:“你可一定要来。”

    “会的。”穆妍话落,身影再次消失在人群之中。

    青莲公子唇角微微勾了起来,虽然他对“言卿”没什么了解,但他觉得“言卿”一定是个好人,他能感觉得到。这也是青莲公子放心把他现在居住的地方告诉穆妍的原因之一。

    穆妍拐进了一条无人的巷子,转身就看到岑默跟了过来。岑默并没有易容,因为没必要。他当初在大阳城生活了很多年,也没几个人见过他,因为他很少出门。而先前岑默陪穆妍一起去无双城参加拍卖大会,当时两人是师兄弟的关系,穆妍那时就是言卿的模样。

    “岑默师兄。”穆妍看着岑默微微一笑。

    岑默看着面前面容清隽的“少年”,面无表情地说:“小师妹,果然被萧星寒说中了,他说你会易容成言卿的样子出现在街上,让我来找你。”

    “他可能是个妖怪。”穆妍很随意地说,“岑默师兄,你们如今住在哪里?”

    “萧王府。”岑默看着穆妍说。

    “我哥的身体怎么样了?算了,我过去看看吧。”穆妍说着,就让岑默带路,准备暗中去萧王府走一趟,看看她家哥哥是不是已经可以站起来了。

    耒阳城的萧王府,是个很神秘的地方。

    关于萧王府的传说很多,并且大部分都很离奇。有传闻说,萧星寒掳了很多少女,在萧王府中放干了她们的血,把她们的骨肉烧成灰,做了花肥。还有传闻说,萧星寒住的地方满地都是森森白骨,他以饮血为生。

    这些传言穆妍都知道,作为和萧星寒有过亲密接触的人,穆妍表示萧星寒的确喜欢血,不过只喜欢喝她的……

    萧王府坐落在耒阳城北郊,面积很大,远离皇宫和耒阳城的贵族聚居区,周围根本没有人家。

    穆妍到了萧王府附近,看到周围萧瑟的树林,还有王府背后的大山,表示这个地方是真清净啊!

    两人没有走正门,从靠近萧王府后山的一个地方越墙而入。

    穆妍看了看四周,他们此时所处的地方应该是萧王府的后花园。面前就是一片湖,湖上面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湖中心有一个很精致的小亭子,亭子的四角上面挂着风铃,在寒风之中发出清脆的声音,并不悦耳,反倒显得萧王府中更加冷清了。

    “小师妹,王府里面没什么人,周围也没有眼线。”岑默对穆妍说。说出去可能很多人不相信,原本偌大的萧王府中,明面上连主子带下人一共也不超过十个,在萧王府里走一圈,甚至可能一个人都碰不到,岑默已经深有体会了。

    至于萧王府周围,根本没有人盯着,因为盯着萧王府的后果就是好几天见不到一个人进出,一旦被萧王府的剑龙卫发现,就是个死,没别的。

    “带我去找我哥吧。”穆妍对岑默说。这个地方处在耒阳城的范围之内,却与耒阳城的喧嚣繁华格格不入,这里很安静,安静得自成一个世界。穆妍很喜欢,而且她觉得这样的地方非常适合神兵门的人居住。

    岑默带着穆妍,两人穿过萧王府的后花园,映入眼帘的一片鳞次栉比的建筑。虽然看起来很冷清,但建筑本身古朴而精致,非常有格调。穆妍曾经听说过,这萧王府原本是一处皇家别院,被厉皇赏赐给了萧星寒居住。

    穆妍在岑默的示意下,进了一个很安静的院子。

    院中没有人,穆妍走过去,推开虚掩的房门,就看到一个人背对着她,扶着桌子,正在慢慢地走路。

    穆妍没有出声,看着那人用极其缓慢的速度,一步一步地绕着桌子走,双腿显得笨拙而无力,却带着坚定的力量。

    “小妹?”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正扶着桌子练习走路的穆霖,转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门口,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宝贝妹妹!

    穆霖下意识地快走了两步,膝盖微微有些颤抖,身子一晃差点摔倒,被穆妍伸手扶住了。

    穆妍扶着穆霖在桌边坐下,看着穆霖微微一笑说:“大哥,不要心急,你现在已经能站起来了,再过些时日,就能健步如飞了!”

    穆妍很高兴,穆霖的身体一直都是穆妍最在意的事情,如今终于看到穆霖摆脱轮椅,稳稳地站了起来,虽然走路还需要循序渐进,但这样已经很好了,完全恢复指日可待。

    “小妹,你怎么又瘦了?”穆霖看着穆妍巴掌大的小脸,微微皱眉说。

    穆妍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无辜地说:“大哥,你应该说我变得更美了。”她并不是干瘪身材,看着瘦,身上还是有肉的好吧,萧星寒“亲手”鉴定过的,还说手感很好……

    穆霖摇头笑了:“小妹在大哥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

    穆妍唇角微勾:“希望有朝一日大哥面对大嫂的时候,也这么说。”

    穆霖伸手揉了揉穆妍的脑袋:“淘气。”

    “大哥到耒阳城这段日子,去过苏家吗?”穆妍看着穆霖问。

    穆霖神色微怔,微微摇了摇头说:“没有。”穆霖来到耒阳城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他进了萧王府之后就没有再出去过,每天按时服药擦药,锻炼自己腿部的力量。至于苏家,穆霖曾经一直不提,并不是忘记了,只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他心中对于苏家人有一份愧疚,即便当年的事情并不是他的错。

    “没关系,找个机会我们一起去见外公吧。”穆妍微微一笑说,“我已经见到了表哥和表姐,表姐很关心大哥呢。”

    “嗯。”穆霖听到穆妍提起苏绮,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

    “大哥先休息,我去看看我师父和师叔。”穆妍对穆霖说。

    穆霖微微点头,看着穆妍出了门,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真的希望自己尽快好起来,可以成为穆妍的依靠。至于穆妍所说的什么未来的大嫂,穆霖根本没有想过。

    穆妍见到苍松老头的时候,苍松老头和他的三个师弟,正在萧王府的一个暖阁里面拼酒,场面相当热闹欢腾。

    外面寒风凛冽,暖阁里温暖如春。暖阁外面就是一片梅林,从窗口看出去,风景绝佳,暖阁中一直都有梅花淡淡的寒香,让人心旷神怡。

    “师父。”穆妍叫了一声。

    “乖徒儿回来了!”苍松老头看到穆妍神色一喜。“回来了”三个字,表明苍松老头已经把萧王府当成了自己家,像是自己闺女出远门回家了一样。

    “丫头来来来,这酒不错,尝尝!”苍海老头笑着拍桌子,让穆妍赶紧过去跟他们一起喝酒。

    “小师妹,那酒是莫轻尘从皇宫中偷盗的贡酒。”岑默在穆妍身旁说。

    穆妍往四周看了看:“小天儿呢?”所有人都在,就只缺了莫轻尘。

    “萧星寒让他去照顾一个人。”岑默对穆妍说。

    “哦。”穆妍不是很在意,并没有追问莫轻尘去照顾什么人了,在四个老头的催促之下,她笑着坐下来,陪他们一起喝酒。

    酒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佳酿,而且看旁边放着的酒坛子的数量,穆妍怀疑莫轻尘有可能把天厉国皇宫中珍藏贡酒的酒窖给搬空了。神兵门这四个老头向来爱酒,如今有一座大宅住着,美酒美食应有尽有,还有足够的地方给他们制造武器,并且不用担心被人发现,这种日子就是他们想要的。

    “乖徒儿啊,这个地方,以后就是咱们的地盘了。”苍松老头伸手搂着穆妍的肩膀,脸颊微红,眼神迷蒙,显然喝大了,“以后……以后你看那个姓萧的混蛋小子不顺眼,就……就让他滚蛋!哈哈哈哈!”

    “师父开心就好。”穆妍唇角微勾。这群老头都已经憋屈了一辈子了,没过过什么好日子,而且还一直要提心吊胆不能暴露身份,如今终于可以毫无压力地待在一个很安逸的地方,猛然放松下来,喝喝酒,数落数落萧星寒,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可以理解。

    “丫头啊,最近有没有新的图纸?给师叔看看呗。”苍河老头看着穆妍乐呵呵地说。

    “有。”穆妍微微一笑,从怀中抽出了一叠图纸,递给了苍河老头。苍河老头接过去之后,眼睛一亮,开始认真地看了起来。

    穆妍又喝了一杯酒,刚刚放下酒杯,就听到暖阁门口传来了青木的声音:“夫人,主子有请。”

    “乖徒儿……不能去……那个混蛋要占你便宜……”苍松老头已经醉得迷迷糊糊了,扯着穆妍的袖子不让她走。

    穆妍把苍松老头的手掰开,起身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他在哪?”穆妍看着青木问。

    “请夫人随属下来。”青木微微垂眸,恭敬地说。

    穆妍跟着青木在萧王府中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进了距离后山不远的一个幽静的院子,院中的石桌是用白色的玉石打造而成,上面落了两片树叶,看起来相当低调又奢华。

    “主子就在里面等夫人,夫人请吧。”青木站在院门口没有进去。

    穆妍走过去,伸手推门。

    门开了,面前是一面精致的屏风,房间里面弥漫着袅袅的雾气。

    穆妍神色莫名地走进去,拐过屏风,面前出现了一个面积不小的温泉池子,池子四壁也都是白玉打造,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

    “下来。”

    突然听到萧星寒的声音,穆妍还没反应过来,一根白绫缠上了她的腰,她身体不受控制地坠入了温泉池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