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99.这位壮士,带我私奔可好?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无伤城许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送亲的队伍已经出了城,城中百姓还在议论纷纷,大部分人口中说的无外乎两件事,一是那十里红妆实在是太壮观了,二是即将嫁给萧星寒的穆妍,实在是太可怜了……

    青莲公子推着晋连城的轮椅,缓缓地走在狭窄的小巷子里,要回家去。

    “阿烬,我们会一直住在这个地方吗?”晋连城开口问青莲公子。

    “大哥不喜欢这里?”青莲公子反问。

    晋连城微微摇头:“不是,我只是在想,你说我们已经失散多年,那我原本住在哪里?身边都有什么人?”

    “都过去了。”青莲公子神色淡淡地说。

    “阿烬,你明明知道些什么,为何不肯告诉我?”晋连城皱着眉头问。

    “因为就是你身边的人差点害死你,你运气好,捡回一条命,既然忘记了,便不必再回头,你说呢?”青莲公子微微垂眸,看着晋连城说。

    晋连城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阿烬,我相信你。”

    青莲公子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晋连城其实并没有完全相信他。对一个可以正常思考的成年人来说,醒过来的时候忘记了一切,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身边只有一个人,告诉他是谁,除此之外,似乎再没有人可以证明他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这很容易让人迷茫,继而疑惑,继而心生怀疑。

    倘若再有一个人出现,证明青莲公子对晋连城所说的话都是事实,那么晋连城或许真的会相信。

    但青莲公子并不打算那么做,因为一切总归都会过去的,他选择带着晋连城来到这个他曾生活过的城池,就是想要放下青莲公子的身份,远离他曾经认识的人,开始新的生活,即便平凡无趣,至少现世安稳。

    所以青莲公子现在就是无伤城中一个和兄长相依为命的年轻人,天气好的时候,他甚至会上街去卖几幅字画,在街坊邻居的眼中,他就是一个性情温和的文弱书生。对他来说,如此很好。

    只是当青莲公子推开院门,看到院中背对着他站在腊梅树下的那抹倩影的时候,猛然握紧了晋连城的轮椅,眼眸瞬间沉了下去。

    “师弟年纪轻轻,便过上了世外桃源般的悠哉日子,师姐好生羡慕呢。”腊梅树下的紫衣女子转身,看着晋连城笑了起来。她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笑起来的时候很甜美,可惜笑意并未到达眼底。

    “阿烬,是谁?”晋连城皱眉,回头看向了青莲公子,可惜他现在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大哥先回房,我招待客人。”青莲公子没有理会树下的紫衣女子,推着晋连城的轮椅进了房间,很快又出来了,还关上了房门。

    “师姐。”青莲公子微微躬身,对着树下的紫衣女子行了一礼。

    “才多久未见,师弟便和师姐如此生分了。”紫衣女子微微一笑,“我今日是专程前来看望师弟的,以前怎么从未听师弟提起,你还有个兄长?”

    “自小失散,一个多月前才团聚,我本以为兄长已经不在人世了。”青莲公子微微垂眸说。

    “原来是这样,想来师弟这段时间并非故意隐匿踪迹,而是为了寻找兄长。”紫衣女子看着青莲公子笑意柔美地说,“既如此,师弟便带着兄长,随师姐回去吧。”

    青莲公子沉默不语,紫衣女子笑了:“怎么?师弟难道打算在这个地方过一辈子吗?不仅我不同意,师父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师姐,兄长身受重伤,我要照顾他,为他寻求名医,暂时不能回去,还请师姐代为转告师父,过些日子,我定会回去请罪。”青莲公子神色平静地说。

    “重伤?”女子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道冷光,“师弟,当初你从师父那里偷盗了这世间唯一的还生蛊,差点被师父用刑罚折磨至死,这件事师姐并没有忘记。师弟的兄长何止是重伤?他本该是个死人了,我说得对么?师弟你既然把还生蛊用在了他身上,又想去何处为他寻求名医?这世间,还有谁能解了还生蛊,让必死之人还阳?”

    青莲公子垂眸,轻启薄唇,说了三个字:“萧星寒。”

    “这么说,师弟不肯跟师姐回去,是为了带着兄长去找萧星寒求医?”紫衣女子看着青莲公子的眼眸变得有些幽深了。

    “正是。”青莲公子微微点头。

    “兄弟情深。”紫衣女子笑着说,“想来师父不会怪罪师弟的,那我就先回去了,等师弟医治好了兄长,可要早日回去,不要让师父和师兄师姐担心你,知道吗?”

    “是。”青莲公子点头。

    一眨眼的功夫,腊梅树下已经没有了紫衣女子的身影,青莲公子转身,神色如常地回了房间。

    “阿烬,那人是谁?你怎么没提过你还有师父和师兄师姐?”晋连城看着青莲公子问。

    “你都已经知道了,何必再问?”青莲公子眼眸微暗。

    很多事情,晋连城失忆之前都并不知道。

    当年青莲公子八岁离开大阳城,来到无伤城停留了下来,用晋连城给他的钱置办了这座小宅子,一个人住下来,暗中还有两个晋连城的属下在保护他。街坊邻居只知道那个叫阿烬的孩子是个孤儿,爹娘死之前给他留了点钱财,他小小年纪就很坚强。

    那会儿很多人欺负年幼的青莲公子,也不止一次有恶霸上门想要抢夺他的钱,甚至有两次他被人盯上,是因为他绝色倾城的容貌,让某些人动了色心。

    不过最终都有惊无险,那些闯进小宅子里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去的,很多人在背地里说这个小孩子不是一般人,肯定有人在暗中护着,来找麻烦的人便越来越少了。

    可惜,青莲公子长了一张无法遮掩的祸水容颜,他即便躲在这偏远的城池之中,即便极少出门,也不得安宁。

    就在青莲公子十岁那年,晋连城派来保护他的两个高手离奇死亡,而青莲公子在差点被人卖掉的途中,被一个高人所救,高人看中他的资质,收他为徒。

    青莲公子努力修炼武功,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摆脱师门的掌控。而他成为天下四公子之一,美名天下皆知,也是被他的师父推出去的,根本不是他的本意。

    当年偷盗还生蛊的初衷,并不是因为青莲公子要还晋连城一命,真正的原因是,青莲公子无意中听到他的师父和一个朋友的交谈,他师父的那个至交好友好男风,看上了他,而他的师父在犹豫要不要“卖掉”他,换一把宝剑……

    青莲公子那时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他不愿被人侮辱,决意离开师门,在离开之前,他盗走了还生蛊,想着如若能够逃走,便将那宝贝送给晋连城,还上他欠晋连城的一条命。

    可惜,青莲公子虽然偷盗成功,逃走却失败了。他把还生蛊藏在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被师门刑罚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时候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最终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他的师父放过了他,并且对他说,还生蛊是他的了。

    从那以后,青莲公子的师父对他更加看重,他师父的那位至交好友也再没有出现过,可青莲公子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一件事,那就是摆脱师门。因为他宁愿过平凡普通的百姓生活,也不愿意当世人眼中的天下第一美人儿,被人评头品足,甚至有朝一日被强权者当做货物来交易。

    在晋连城出事之后,青莲公子成功地摆脱了身边的人,带着晋连城来了无伤城,回到了他小时候居住过的地方。

    青莲公子改变了容貌,再没有跟师门联系,却还是被师姐找了过来。他知道,他还是太天真了,除非他死,或许这辈子都无法摆脱他的那个师门……

    “阿烬,你怎么了?”晋连城皱眉看着青莲公子,“是那个女人要对你不利吗?我们联手杀了她!”

    “不是。”青莲公子微微摇头,“大哥不是想到别的地方走走吗?我们今日就出发,离开这里。”

    “阿烬要带我去哪里?”晋连城有些好奇地问。

    青莲公子眼眸微寒:“去天厉国,耒阳城。”

    “为什么要去哪里?”晋连城有些不解。

    “求医。”青莲公子语气平静地说了两个字。

    “难道是要去求他们今天说的那个萧阎王吗?”晋连城再次皱眉,“大家都说那人穷凶极恶,他怎么会为我医治?”

    “事在人为,不试试怎么知道?”青莲公子话落,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阿烬你做主就好。”晋连城微微点头,“如果我们今日就走的话,路上说不定还会碰到那位和亲公主。”

    青莲公子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很快又神色如常地开始收拾了。

    本来已经死去的晋连城,因为还生蛊而活了下来。如果说这世间仅有一个人,能够在解除还生蛊的同时,让晋连城好好活下去,那人,无疑就是萧星寒。

    这是事实,可青莲公子在今天之前,从未有一刻想过要去求萧星寒救晋连城,不是因为青莲公子不在乎晋连城,是因为青莲公子很清醒。他很清醒,所以他知道晋连城和萧星寒的关系,他知道一旦他带着晋连城出现在萧星寒面前,唯一的结果是,晋连城会死得很凄惨。

    可青莲公子还是决定要去耒阳城了,原因是,他不想带着晋连城一起回他的师门,而这是他在面对他那位师姐的时候,唯一能够想到的拖延借口。

    青莲公子最清楚还生蛊是什么,这种逆天的宝物,没有人会抵挡它的诱惑。青莲公子当年以为他的师父定然会因为还生蛊杀了他,但是并没有,可这不代表他的师父放过了他,更可能的原因是,他的师父知道,他死了,还生蛊或许永远都找不到了,让他活着,总有一天,还生蛊还会再次出现。

    如今,还生蛊已经再次出现,很快就会传入青莲公子的师父耳中,一旦青莲公子带着晋连城回师门,晋连城离死也不远了,因为还生蛊是不死不灭的,在宿主死了之后,便会再次沉寂,成为还生丹。

    青莲公子不认为他的师姐相信了他的话,但他的师姐既然没有立即动手,那就还有机会逃走。但他知道,接下来会有人在暗中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他必须冷静理智,想好如何脱身,不能轻举妄动

    一个时辰之后,青莲公子推着晋连城的轮椅,背上背了一个包袱,晋连城腿上还放了一个包袱,两人一起离开了那座小宅子。

    听到青莲公子锁门的声音,晋连城开口问了一句:“阿烬,我们以后还会回来吗?”

    青莲公子手一顿:“会的。”

    “阿烬,你们兄弟这是要去哪儿啊?”隔壁的陈伯开门就看到青莲公子要带着晋连城离开。

    “陈伯,我大哥身体不好,我带他去天厉国求医。”青莲公子微微一笑说。

    “阿烬真是个好孩子啊!”陈伯看着青莲公子说。当年陈伯儿子病重无钱求医,是年幼的青莲公子伸出了援手,陈伯一直都记着。

    “陈伯,我们走了,今年应该不能回来过年了,你们多保重。”青莲公子笑意温和地说。

    “你们出门在外,也要多保重啊!”陈伯对着青莲公子挥了挥手。

    看着青莲公子推着晋连城渐渐远去,陈伯突然高声说了一句:“阿烬的大哥,你可要好好对你弟弟啊!”

    晋连城笑了一下:“阿烬,怎么那老头像是觉得我会欺负你一样?我看起来很坏吗?”

    青莲公子微微摇头:“陈伯只是关心我们,不必想太多。”

    到了无伤城的大街上,青莲公子雇了一辆马车,和晋连城一起坐了进去,很快出了无伤城,朝着天厉国而去。

    无伤城外的树林之中,站着一个紫衣女子,女子面前还有一位全身上下都罩在黑色斗篷中的老者。

    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女子神色莫名:“师父相信青莲师弟真要去找萧星寒求医吗?”

    “不相信。”老者的声音低沉喑哑。

    “请师父下令,弟子立刻去把青莲师弟抓回来,杀了他的哥哥,拿回还生蛊!”女子声音恭敬地说。

    “不必。”老者微微摇头。

    “为何?”女子不解。

    “为师一直以为,青莲藏着还生蛊,有朝一日是要给自己用,却没想到他竟然把多出来的一条命就那样送了人。”老者声音低沉地说,“为师一直想找青莲的软肋,如今,终于找到了。”

    “师父的意思是,青莲师弟的兄长,就是他的弱点?”女子眼眸微闪。他们现在并不知道青莲公子的兄长就是晋连城,而他们在此之前也不知道青莲公子还有一位兄长。

    当年青莲公子被他的师父所救,年幼的他编造了一个完美的出身,一个和东阳国皇室没有任何关系的身份,唯独他的名字“连烬”是真的,师门之中却也只有他的师父才知道。

    “没错。”老者微微点头,“还生蛊我们已经找到了,早晚都能拿回来,在这之前,为师倒要看看,一向聪明的青莲,准备如何逃出老夫的手掌心!”

    “师父,青莲师弟既然想玩儿,咱们就陪他玩玩儿,不久之后,他恐怕就要低头跪下求师父饶命了。”女子冷笑。

    “青莲的心性和资质,是你们之中最出色的,当年为师爱才,才收留了他,可他却从来不懂得如何做一个好徒弟。”老者冷哼了一声。

    “师父不必为此烦扰,等青莲师弟得到足够的教训,便会学乖了。”女子微微垂眸说。

    “你去,盯着青莲,有什么消息,立刻向为师禀报。”老者看着女子说。

    “是,师父。”女子话落,就从老者面前消失了人影。

    十一月初,送亲的队伍进入了天厉国。

    天厉国的百姓看待穆妍,与东阳国百姓有所不同。

    对东阳国百姓来说,对穆妍最多的是同情,而在天厉国百姓眼中,穆妍这个叛将之女,让他们鄙夷。当年穆氏一族背叛天厉国,如今天厉国的百姓都没有忘记,也没有原谅。

    所以,送亲的队伍出现在东阳国境内的时候,东阳国百姓说的最多的是“穆家四小姐好可怜啊”、“穆家四小姐真是苦命”以及“穆家四小姐嫁给萧阎王,或许都活不了三天”……

    而天厉国的百姓看到送亲队伍,背地里说的最多的却是“穆家这是让四小姐来送死啊”、“天道好轮回!叛将之女竟然还敢嫁到天厉国,真是找死”、“咱们等着看吧,成亲不出三日,萧阎王一定会把穆家那个病秧子弄死”……

    虽然某些话语听起来是相似的,但其中意味并不相同,不过穆妍对此都并不在意就是了。

    这天他们到了天厉国的一条大河附近,冬日天寒,河面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来往的车马都不需要船只运送,可以直接从冰面上走过。

    进了天厉国之后,队伍之中就是厉啸南做主了,他派人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冰面,让其他要过河的人都远远地避开等着,就下令让队伍继续出发了。

    马车里面,晴雪轻轻地给穆妍捶着腿,凌霜正在给穆妍绣一个荷包,苏绮手中拿着穆妍的一本医书,半天都没翻过一页,显然觉得很无聊,根本看不进去。

    穆妍抱着手中的小暖炉,靠在软软的垫子上面,昏昏欲睡的时候,马车突然晃了一下。

    下一刻,河面正中的冰层瞬间寸寸碎裂,碎裂的冰层正好就在穆妍的马车下方

    拉车的八匹骏马,在所有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重重地坠入了冰层之中,而马车也被拉着坠落了下去

    “有刺客!”

    “救公主!”

    ……

    河面上面很快一片混乱,很多士兵冲过来去拉马车,却踩断冰层掉落了下去。

    八匹马已经有四匹没入了水中,马车太大,正好被两块冰卡住了,半截落入水中,半截还在上面,可随着士兵围过来,加重冰面的压力,眼看着马车就要完全掉下去了

    河面正中的冰窟窿正在不断扩大,姚晔厉声说:“都不要靠近那里!”

    士兵们反应过来,意识到他们贸然冲过去不仅救不了人,反而会害死马车里的人,纷纷小心翼翼地往后退。

    东方紫煜和厉啸南都眉头紧锁地看着卡在冰面上摇摇欲坠的马车,正在想该如何营救的时候,有个士兵突然惊呼了一声,众人纷纷看去,神色惊骇地看着河面上的那个冰窟窿瞬间血水弥漫,变成了一片血泊

    东方紫煜眼神一冷,猛然打了一个手势,他的四个暗卫飞身而来,朝着马车冲了过去。暗卫是底牌,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暴露,但东方紫煜顾不得了,因为穆妍绝对不能死

    “安平!”东方紫煜叫了一声。

    没有人回答东方紫煜,不知何时出现在东方紫煜身旁的苏霁,看着那片触目惊心的血红,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四个暗卫借着巧劲,在马车掉下去之前,合力抬了上来,直接放到了距离东方紫煜不远的地方。马车已经没有了马,没有了车夫,四个暗卫分别在四个角抬着,固定马车的平衡。

    东方紫煜和厉啸南一起大步走了过来,几乎一同掀开了车帘,神色立刻都变了。不是因为穆妍死了,不是因为苏绮失踪了,而是因为马车里的人竟然一个都没事

    穆妍坐在角落里,凌霜挡住了她的脸,晴雪挡着她的身子,东方紫煜和厉啸南只能看到一片大红的裙摆。而苏绮一个人坐在另外一边,白皙如玉的脸上溅了几滴鲜红的血,脚边还放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匕首上面刻着一个字,“绮”……

    “绮绮,你吓死我了,没事就好!”厉啸南伸手就要去拿那把匕首。

    苏绮俯身,把匕首捡了起来,面色冷然地说:“南阳王不是提前排查过了吗?为何还会有刺客?如果我家小表妹出了事,你担待得起吗?”

    “绮绮!这件事是个意外!再说了,你武功高强,胆识过人,让本王刮目相看,最后不是都没事吗?”厉啸南看着苏绮说。

    “南阳王,还是尽快安排她们离开这里吧。”东方紫煜眼眸微闪,话落对着姚晔招了一下手,姚晔心领神会,立刻让人去把备用的马车赶过来。

    冰窟窿周围的士兵都神色惊骇地看着马车被抬走之后,那一滩血水之中浮上来的几具尸体,其中有一个无头的男尸,脑袋还被马车带了出来,这会儿就在冰面上躺着……

    新的马车很快准备好了,跟穆妍现在坐的那辆几乎一模一样,因为送亲的队伍出发之前都安排了备用的,以防路上出现什么意外。

    穆妍裹着一件大红的披风,被苏绮搂着进了新的马车,晴雪和凌霜紧随其后。而队伍里面的其他人看着安然无恙的四个女子,一个个心中都相当震惊!他们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位天厉国的第一悍女苏小姐,在刺客伤到她们之前,心狠手辣地杀死了所有埋伏在冰下的刺客!那画面简直无法想象……

    进了马车,苏绮伸手扯开了穆妍的披风,看着穆妍身上的衣服微微皱眉。入目大片的血红,并不是穆妍身上嫁衣本来的颜色,是嫁衣被血浸透之后的颜色……

    别人都以为是苏绮杀了那些刺客,事实上苏绮根本没有动手,她只是在马车回到冰面上之后,把她自己的匕首扔在了地上,但她脸上溅的血是真的。

    当时的情形很凶险,她们不能乱动,一动马车就会掉下去,为了避免坠入冰窟之中,穆妍在苏绮和凌霜晴雪反应过来之前,就狠辣至极地杀掉了那些潜伏在冰面之下的刺客,整个过程只用了不过几息的时间!若非如此的话,她们一旦连人带马车掉下去,想要上来就很难了。

    冰窟窿之中的刺客尸体都被打捞了上来,接下来会有人去调查他们的身份,但最可能的结果是什么都查不到。

    一对士兵把冰窟窿围了起来,队伍绕开了那个范围,继续朝着对岸而去,并没有再出现什么变故。

    马车动起来的时候,晴雪和凌霜伺候着穆妍换衣服,穆妍的里衣都被血浸透了。

    苏绮看着穆妍平静的神色,心中微叹。她先前只是觉得这个小表妹性子比她还彪悍,堪称凶残,她很喜欢。

    可是这次看着穆妍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做出了最理智的选择,手段狠厉地杀人不眨眼,过后满身是血却平静至极,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苏绮心中突然觉得有些不好受。

    不是觉得穆妍不好,正是因为穆妍太好了,太坚强了,太独立了,苏绮觉得很心疼。她在想,一个比她年纪还要小的姑娘,究竟经历过什么,才会在生死受到威胁的时候,处变不惊,从容不迫地用最快的速度杀死敌人……

    给穆妍换好衣服之后,凌霜拿帕子把苏绮脸上的血迹擦掉了,苏绮突然伸手抱住了穆妍说:“小表妹,以后姐姐会疼你的。”

    “不用。”穆妍唇角微勾,“我很快就有丈夫了。”

    苏绮放开穆妍,无奈扶额:“当我什么都没说。”这个小混蛋丫头哪里需要她心疼了?她也是闲的

    在长长的送亲队伍全部过了河,渐行渐远的时候,一辆马车缓缓地驶上了冰面。

    冷风吹进来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青莲公子掀开车帘,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那个冰窟窿。血色已经淡了很多,但还是能看出来不久之前这里死过人。

    “两位公子可是要去耒阳城?咱们走快点,都能赶上东阳国送亲的了!”车夫是个很健谈的中年男人,青莲公子说只让他送到下一座城池,他们另外再找马车继续往前。

    “不用太快,我们不赶时间。”青莲公子声音淡淡地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他并不在意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究竟能活几天,也不在意这里是不是刚发生过一场刺杀,他现在唯一思虑的事情,是他和晋连城,究竟如何才能够脱身。暗中盯着他的人是谁他已经知道了,可是还没想好要怎么做。

    入夜时分,马车进了天厉国的落雪城,车夫把青莲公子和晋连城送到一家客栈门口,就赶车离开了。

    这座城池之所以名叫落雪城,是因为每年冬季这里一大半的时间都在下雪,前日才刚下过,城中大部分地方都还有厚厚的积雪。

    天色暗了,冷风呼啸,眼看着又有一场大雪即将到来,落雪城街道上面行人寥寥无几,只有几家酒馆还亮着灯。

    晋连城身体不好,吃了点东西便睡了,青莲公子穿着单薄的布衣,走出了客栈,朝着不远处的一家小酒馆走去。

    “老板,来一壶酒。”青莲公子进了酒馆,坐在了一楼临窗的一个位置。他这会儿还是易容过的样貌,看起来平平无奇。这一路上他给晋连城也用了易容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们的身份。

    “这位公子,小店虽小,酒类不少,不知公子想喝哪种?”小酒馆的老板是个中气十足的老者,这会儿指着墙上挂着的牌子示意青莲公子选一种酒。

    青莲公子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神色淡淡地说:“要最烈的酒。”

    “好咧!公子稍等片刻,马上就来!”

    青莲公子看着窗外因为结冰而闪烁着暗光的青石街道,冷风透过半开的窗户吹了进来,他现在无比清醒。

    酒来了,青莲公子也没有点吃的,就一壶一杯,慢慢地喝。

    并不是什么好酒,但真的很烈,入口辛辣,对于极少喝酒的青莲公子来说,感觉并不好,但他一直没有停,他需要这种难受的刺激,让他明白他现在处境的危险,让他好好想清楚,接下来到底要如何行事,才能带着晋连城走出一条生路……

    窗外已经飘起了雪花,青莲公子的酒也喝掉了半壶,而酒馆之中已经没有其他客人了。

    正在这时,酒馆老板招呼着另外一个少年公子进来了。

    这少年眉目清隽,气质卓然,身上那件银狐的披风一看就价值不菲,只是少年身后并没有随从,孤身一人在暗夜雪天,出现在落雪城的小酒馆里面,倒是有些不同寻常。

    “小公子要点什么?”酒馆老板又指了一下墙上的木牌子。

    少年在另外一张桌子旁边坐了下来,也临窗,正对着青莲公子的方向。少年对着青莲公子微微笑了一下,青莲公子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既然来了落雪城,当然要尝一下大名鼎鼎的梅映雪了。”少年唇角微勾说。

    这落雪城有一种当地特产的美酒,酒的名字也很美,叫做梅映雪。

    “好咧!”老板很快提了一个酒壶和一个酒杯放在了少年面前,然后就去忙活了。

    少年倒了一杯酒,对着青莲公子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青莲公子唇角清浅的笑意转瞬即逝,虽然对面是个陌生人,可他突然有一种他们是朋友的感觉,这对青莲公子来说,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朋友,而他现在身边只有一个失忆病弱的兄长,他有很多事情,还不能对晋连城说。

    接下来,青莲公子做了一个他自己都有些意外的举动,拿着自己的酒壶和酒杯,起身走过来,坐在了少年对面。

    “小兄弟,不介意吧?”青莲公子看着少年问。

    少年唇角微勾:“不问来处。”

    青莲公子微微一笑:“不问去处。”

    “好。”少年一饮而尽。

    青莲公子端起酒杯,笑着说了两个字:“很好。”

    “你喜欢雪吗?”青莲公子看着少年问,话一出口,他自己笑着摇头,因为觉得这个问题特别傻,他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轻松地跟一个人坐在一起聊一些漫无边际的东西,而且还是个陌生人。

    “不讨厌,也不喜欢。”少年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说。

    “为何?”青莲公子接着问。

    “因为我怕冷。”少年的容貌乍一看并不是非常出色,但那双眼睛却澄澈清亮,笑起来的时候让人忍不住想要揉一揉他的头发。

    “我喜欢。”青莲公子笑着说。

    “为何?”少年问。

    “因为雪很纯净。”青莲公子笑意温和。

    “我没错,你也对,为此我们应该干一杯。”少年给青莲公子斟了一杯梅映雪,然后举杯笑着说。

    两人碰杯,同时一饮而尽,四目相对的时候,倒像是有了某种默契一般,而事实上他们此时依旧是陌生人,彼此不知来处,不知去处。

    两壶酒都见了底,少年站了起来,对着青莲公子拱手:“谢谢你陪我喝酒,告辞。”

    青莲公子看着少年出了门,即将消失在漫天风雪之中,他猛然起身追了出去,看着少年的背影问:“我叫连烬,你呢?”

    少年没有回头,清冷的声音随风飘入了青莲公子耳中,他听到了两个字“言卿”……

    青莲公子放下一锭银子,离开酒馆,回到了客栈之中。他先进了晋连城的房间,想看看晋连城有没有什么不妥,结果一掀开床幔就看到晋连城脸色青紫地躺在床上,身体蜷缩在一起,眼睛紧紧地闭着,似乎已经疼得失去了意识……

    青莲公子神色微变,从荷包中拿出一颗药丸,掰开晋连城的嘴放了进去。

    不过片刻之后,晋连城的脸色开始好转,可他依旧没有醒过来,双臂紧紧地抱着胸口,保持那个姿势睡着了。

    青莲公子握着手中的药瓶,看着瓶中仅剩下一颗的药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压制蛊毒的药物其实对于晋连城的身体没有什么益处,只是暂时麻痹了神经而已,只要还生蛊还在晋连城体内,疼痛就会周而复始,无休无止。因为这种药物原材料难寻,青莲公子目前手中仅剩下一颗了,再给晋连城用一次,就真的没有了。

    这段时间看着晋连城被疼痛折磨得生不如死,青莲公子偶尔会想,假如他当初没有把还生蛊送给晋连城,晋连城真的死了,会不会也是一种解脱?可世事没有如果,青莲公子知道,给晋连城选择的机会,即便知道会失忆,即便知道活下来也只有一具破败的身体,即便知道活着比死还难受,晋连城也一定会选择用还生蛊,活下去。

    先前青莲公子从未想过要求萧星寒,可他今夜看着晋连城痛苦的样子,心中忍不住想,假如真的能求得萧星寒出手,解救晋连城的话,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大晚上一个人偷偷溜出去喝酒的穆妍,一回到房间,刚揭掉脸上的千影面具,就察觉有些不对劲。

    房间里面没有点灯,若有似无的药草清香萦绕在鼻尖,穆妍唇角微勾:“何方采花贼?连萧星寒未婚妻的房间都敢闯?”

    “请问你这朵小花,大半夜不睡觉,去跟男人喝酒,不怕萧星寒生气么?”男人冷漠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我好怕呢。”穆妍轻笑了一声,伸手抱住了顷刻之间到了她面前的高大男人,语带笑意地说,“这位壮士,带我私奔可好?让萧星寒一个人孤单寂寞冷吧!”

    被叫壮士的萧星寒低头,眼眸幽深地看着穆妍的小脸,冷冷地说了四个字:“你想得美。”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