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98.阿烬,她是谁?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整个送亲队伍里的人心思各异,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更没想到的是东方紫煜竟然会答应刺客的要求,真的要用穆妍去换东方紫霄

    厉啸南冷哼了一声,看着东方紫煜说:“东方太子,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东方紫煜神色难看地说:“南阳王,此事过后本宫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解释,现在,本宫必须救紫霄!”

    “好,本王倒要看看,东方太子准备如何收场!”厉啸南冷声说。虽然厉啸南态度强硬,似乎对于东方紫煜的选择很不满,但他并没有要阻止东方紫煜的意思,只是眼眸幽深地看了一眼苏霁所在的马车,明显是想看看苏霁会怎么做。

    让厉啸南意外的是,在东方紫煜开口要换人之后,苏霁的马车里没有任何动静,苏霁并没有现身阻止。厉啸南有些不解,因为苏霁可是穆妍的亲表哥,以苏霁的性格,他不该对此无动于衷……

    刺客挟持着东方紫霄站在半山腰,冷眼看着下方的动静。

    东方紫煜亲自策马到了穆妍的马车旁边,翻身下马,压低声音说:“穆妍,帮我!”

    “东方紫煜,我为什么要帮你?”马车里面传出了穆妍淡漠的声音。

    穆妍很清楚,东方紫煜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亲弟弟死,所以他必然要救东方紫霄,让穆妍去换,并不是东方紫煜准备让穆妍以命换命,而是因为东方紫煜认为穆妍可以凭借她自己的实力从刺客手中脱身,最终她和东方紫霄都会没事。

    东方紫煜的想法其实无可厚非,因为这已经是他在当前的情势之下,所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可这对穆妍来说是有风险的,一旦穆妍对刺客出手,她就要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暴露她并非一个病秧子的事实,其他人无所谓,但那位天厉国的南阳王厉啸南,一直都盯着穆妍,穆妍一旦暴露,接下来的麻烦将会接踵而至。

    “怎么?东方太子请不动那位穆小姐?”刺客冷笑着说,“我们兄弟的耐性可是有限的,东方太子,不要再犹豫了!”

    东方紫煜眸光一寒,紧握着拳头,声音低沉地说:“穆妍!算我求你!这次你帮我,我定会保你无事,就算我欠你一次,我发誓未来定会还上!”

    “成交。”穆妍淡漠的声音从马车里面传了出来,东方紫煜心中猛然一松,高声说:“安平!对不住了!本宫不能不管亲弟弟的死活!”

    下一刻,马车的车帘掀开了,苏绮扶着一身嫁衣的穆妍缓缓地下了马车。

    穆妍一路上都穿着嫁衣,大红的嫁衣勾勒出纤细窈窕的身形,她没有戴凤冠,此时脸上蒙着一块半透的面纱,朦朦胧胧看不清容貌,但露在外面那白皙如玉的额头,还有那如画的眉眼,让人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忍不住忘记了呼吸,失去了心神……

    两个刺客在刹那的失神过后,对视了一眼,一个刺客忍不住放声大笑:“哈哈哈哈!这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病秧子,竟是个绝色倾城的小美人儿!我们兄弟,今天赚到了!”

    “把本宫的弟弟放了!”东方紫煜声音幽寒地看着刺客说。

    “好说好说!”刺客冷笑连连,“那就麻烦东方太子派个人,把那个小美人给我们兄弟送上来,到时候,我们兄弟自然会把七皇子全须全尾地给放喽!”

    东方紫煜神色一凝,就听到苏绮突然开口说了两个字:“我去!”

    “不可!”第一时间开口阻止的是厉啸南,他本来还在静观其变,听到苏绮说要带着穆妍一起去交换人质,立刻开口了。

    “呦!这个大美人儿又是哪家的呀?这是主动对我们兄弟投怀送抱吗?哈哈哈哈!”刺客看着苏绮高声说。

    “东方紫煜!你最好想清楚你在做什么!”厉啸南面色一沉,看着东方紫煜冷声说,他已经摆明了态度,东方紫煜用穆妍换东方紫霄他不管,但如果东方紫煜要让苏绮赔进去,他绝对不会同意

    “东方太子,不用犹豫了,我们兄弟已经决定了,就让那个大美人儿送小美人儿过来,其他人,都不行!”刺客看着东方紫煜冷声说。

    “好。”东方紫煜眼底闪过一丝杀意,“如你们所愿!既然苏小姐自愿要去,本宫没有理由阻拦!”

    “东方紫煜,你敢!”厉啸南神色一变,猛然转头看向了苏霁的马车,“苏霁!你当真要让你亲妹妹去冒险吗?”

    “王爷,家妹顽劣,本相管不住。”苏霁淡淡的声音从马车里面传了出来,听起来相当无情。

    周围的人神色都一变再变,有些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厉啸南神色难看至极,不过苏绮并没有理会他,直接搂着穆妍飞身而起,朝着刺客所在的地方而去。

    东方紫煜给姚晔打了一个手势,姚晔心领神会,接下来只要有机会,就立刻诛杀刺客

    两个刺客看着苏绮和穆妍靠近,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而被他们挟持着的东方紫霄,脸色惨白地看着穆妍,猛然垂下了头。

    苏绮揽着穆妍,落在了距离刺客仅有一米远的地方,相对而立。

    刺客发出了怪异的笑声:“这位美人儿真是好胆色,以后就跟了我们兄弟吧!”

    苏绮唇角微勾:“好说,把那个窝囊废七皇子放了,本小姐带着萧星寒的未婚妻跟你们走。”

    “大哥,小心有诈!”一直押着东方紫霄没有开过口的刺客眼神戒备地看着苏绮和穆妍,觉得一切似乎都太顺利了。

    被叫大哥的刺客看着苏绮和穆妍这一对儿绝色倾城又各有千秋的美人儿,眼底闪过一道淫邪的光芒,声音低沉地说:“这两个美人儿,我要定了!”

    “再不放人,本宫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东方紫霄声音冷厉地说。

    “放,马上就放!”为首的刺客冷笑了一声,猛然提起东方紫霄的后领,把他从半山腰扔了下去。

    东方紫霄惨叫了一声,直直地朝着下方坠落。就在下面的人想要去接住东方紫霄的时候,两个刺客和苏绮穆妍,瞬间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追!”东方紫煜冷声说。

    士兵们纷纷朝着山上奔去,而东方紫霄并没有摔到地上,被人接住的同时,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带下去!”东方紫煜紧握着拳头,克制住想要弄死东方紫霄的冲动,眼神幽寒地看着刺客和苏绮穆妍一起消失的地方。他相信穆妍既然答应了去救东方紫霄,就一定有脱身的办法

    “东方紫煜,如果绮绮遇到了什么危险,本王定不会善罢甘休!”厉啸南看着东方紫煜冷声说,话落冷眼看向了天厉国的士兵,“还愣着做什么?快去找人!”

    “是!”天厉国的士兵也纷纷上山去找人了。

    听到厉啸南赤裸裸的威胁,东方紫煜面色阴沉地说:“南阳王,是苏小姐自愿前去的,苏小姐的亲兄长都没有意见,南阳王似乎管得太宽了!”

    厉啸南怒极反笑:“好!很好!东方太子觉得苏霁没有意见是吧?你不妨试试看,假如绮绮有个三长两短,你看苏霁会不会让你好过!”

    这会儿苏霁还在马车里面看书,听到外面厉啸南和东方紫煜的对峙,声音平静地说:“两位,找人要紧,在这里争一时口舌无济于事。”

    东方紫煜看着厉啸南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去找姚晔了。东方紫煜知道,苏霁的平静绝对不是因为他不在乎他的妹妹和表妹的生死,而是他知道穆妍和苏绮不会有事。

    厉啸南很横,话里话外都把苏绮当成了他的人,为了苏绮甚至不惜和东方紫煜翻脸,可东方紫煜并不想理会他,因为东方紫煜一开始就没打算拿穆妍的命去换东方紫霄,但他不会告诉厉啸南。

    就在士兵漫山遍野寻找穆妍和苏绮留下的痕迹的时候,穆妍和苏绮就在山中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之中,这里是刺客提前准备好的藏身之所。这两个刺客很聪明,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劫持了穆妍和苏绮之后,根本没打算立刻离开,反而就在不远处躲了起来。

    这会儿苏绮扶着穆妍,靠着山洞深处的墙壁,眼神戒备地看着正在逼近的刺客。而穆妍微微垂眸,似乎有些体力不支,半个身子都靠在了苏绮的身上。

    “大哥!”刺客中的老二拉住了色眯眯的老大,“杀了她们,我们走!”

    “滚开!”老大推开了老二,冷笑一声说,“虽然咱们的任务是杀了这个即将嫁给萧星寒的女人,但既然已经得手了,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对不起老子辛苦跑这一趟!”

    “大哥!马上就会有人追来了!”老二显然谨慎很多,但他并没有做主的权力。

    “老二,你要害怕就去入口守着,让大哥我先快活快活!”老大嘿嘿一笑说。

    老二猛然转身朝着山洞入口处走去,就站在那里望风。

    老大摘掉脸上狰狞的鬼面具扔在一边,露出一张年轻的脸庞。他的五官其实很出色,但眼底的青黑表明他纵欲过度,是个风流成性之人。而他现在揭掉面具,不怕穆妍和苏绮看到他的真容,说明他根本没打算让穆妍和苏绮活着离开。

    老大看着穆妍,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伸手就要揭掉穆妍脸上的面纱。

    穆妍状似不经意地抬手,轻拂了一下额前的碎发,下一刻,老大只感觉眼前闪过一道银光,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根速度极快的银针,精准无比地从他眉心穿过

    老大猛然瞪大了眼睛,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瞬间毙命,向后倒去!而让他一命呜呼的那枚银针,仅仅在他额头留下了一个极细小的血洞。

    老二听到后面传来的动静,感觉不对劲,猛然回头,就看到一抹红影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跟前

    老二神色大变,立刻拔剑而出,下一刻,膝盖一弯,控制不住地跪在了地上

    老二握着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因为他的双膝同时被暗器射穿,暗器上面有毒,不过顷刻的功夫,他的双腿就麻木了,想要站起来,却根本做不到

    老二不可置信地看着穆妍,这个先前弱不禁风的女子,这会儿仿佛一个嗜血修罗,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穆妍的大红嫁衣垂在了地上,在冷风吹拂之下泛起诡异的流波,就像是人的血,那么鲜艳……

    “你们跟萧星寒有血海深仇?”穆妍的声音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老二眼神阴鸷地看着穆妍,并没有回答穆妍的问题。

    穆妍伸手,老二的面具也掉落在了地上,露出了一张和老大一模一样的脸。

    穆妍声音淡漠地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便是嵩岭八恶的老六和老七,一对孪生兄弟,容貌如出一辙,老六为人冲动,好女色,老七你,为人谨慎,好男色,我说得对么?”

    穆妍数月之前在无双城遇到过嵩岭八恶的老二朱烈,并且亲手杀了朱烈,那会儿是朱烈要去抢夺慕容恕手中的神兵门武器,萧星寒命令穆妍杀人。

    之后穆妍专门调查过那一伙臭名昭著的恶人,对他们已经有所了解。如今出现的这对孪生兄弟,让穆妍很快想到了,他们就是嵩岭八恶之中的二人。

    “哼!果然是萧星寒的女人!不过你就算杀了我们,你也不会好过!”老二看着穆妍冷笑。

    “我好过与否,与你无关了,因为你很快就会追随你哥哥一同下黄泉。”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你们和萧星寒无冤无仇,也不是为了美色铤而走险,只是为了完成某人交待的任务。如今任务失败,你明知必死无疑,所以绝对不会将你背后的主子供出来,但是没关系,不需要你说,我知道是谁。”

    “哈哈!自以为是的女人!”老二看着穆妍的眼神带着一丝嘲讽。腿上的毒已经蔓延到了上半身,他现在跪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确是必死无疑了。

    穆妍慢条斯理地拿出了一把匕首,缓缓地插进了老二的喉咙,声音冰寒地说:“不过是明腾养的两条狗而已,放心,你们的主人,迟早会去阴曹地府陪你们。”

    老二猛然瞪大了眼睛,很快断了气,脖子上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让他的脑袋和身体差点分离……

    穆妍其实并不清楚这对兄弟是不是明腾派来的,她故意这么说,是想看看这老二临死之前的反应。而穆妍最终得到的结论是,这件事绝对跟明腾脱不了干系。

    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苏绮捂着口鼻走了过来,伸手搂住了穆妍的肩膀:“小表妹,其实我从来没见过萧星寒杀人,和萧星寒相比,你现在更像个活阎王。”

    穆妍微微一笑,把她手中的匕首放进了苏绮手中,“娇弱无力”地靠在了苏绮的肩头说:“表姐,多谢你救了我。”

    下一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人在高喊:“这边有血腥味!快过来!”

    苏绮神色无奈地揉了揉穆妍的脑袋:“混蛋丫头,姐姐已经凶名远扬了,今天拜你所赐,又要再添一笔!”

    苏绮话落回头,手一甩,穆妍的匕首直接插进了刺客老大的眉心,完美地遮掩住了穆妍先前使用过暗器的痕迹。

    然后穆妍看着苏绮把刺客老二的双膝上面戳了两个血洞,唇角微微勾了一下。

    山洞本身极为隐蔽,如果不是被浓烈的血腥味引过来的话,那些士兵很难发现这里。

    当那些士兵进了山洞,看到里面那两具死状凄惨的尸体,以及站在山洞入口处的苏绮和穆妍的时候,一个个眼神像是见了鬼一般。

    在找到这里之前,士兵们都以为苏绮和穆妍很可能凶多吉少了,说不定死之前还受到了侮辱,接下来两国和亲肯定是成不了了,而且很可能会爆发战争。

    可谁曾想,他们找到苏绮和穆妍的时候,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副场景……

    士兵们看着苏绮手中那把寒光四射的匕首,一个个心中都忍不住颤了颤!他们怎么忘记了,这位天厉国的苏小姐,素有天厉国第一悍女之名,而且如今在天厉国皇宫中当禁军副统领,又岂是一般的女人!这刺客死得这么惨,定然是苏小姐的手笔了

    “苏小姐,安平公主,请随我们下山吧,太子殿下很担心你们。”带头的一个小将恭恭敬敬地说。

    “嗯。”苏绮神色平静地应了一声,收起自己的匕首,揽着穆妍的腰,离开了山洞。

    “带走!”小将一声令下,士兵们抬起了两个刺客的尸体,一起往外走去。

    此时才刚到晌午时分,乌云蔽日,冷风呼啸,寒意凛然。

    姚晔已经安排整个队伍用最快的速度出了山谷,到了距离山谷不远处的一处开阔的空地上面停了下来,等着那些去找人的士兵回来。

    厉啸南面色阴沉地进了一辆马车,东方紫煜神色冷肃地站在穆妍的马车旁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子殿下,这天气,像是要下雪了。”姚晔轻声对东方紫煜说。

    “嗯。”东方紫煜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苏霁的马车,对于苏霁到此时还如此淡定微微有些惊讶。即便一开始东方紫煜笃定穆妍和苏绮一定不会有事,可毕竟不知刺客深浅,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还不见穆妍和苏绮回来,东方紫煜心中已经有些不安了。

    东方紫煜知道,假如穆妍和苏绮真的出了事,不用两国开战,萧星寒和苏霁两个人一定会弄死他……

    远远地看到有一队士兵出了山谷,东方紫煜神色微动,映入眼帘的那抹红影让他心中猛然松了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姚晔微微一笑:“太子殿下,有惊无险。”姚晔曾经是晋连城的心腹,对于晋连城和穆妍的来往知道的并不少,所以他知道穆妍的病弱都是假装的。

    “去安排,准备出发。”东方紫煜对姚晔说。

    “是。”姚晔微微点头,下去安排了。

    “太子殿下,安平公主和苏小姐都没事,苏小姐武功高强,杀了两个刺客!”小将高声向东方紫煜禀报。

    东方紫煜看了一眼正扶着穆妍进马车的苏绮,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苏绮是不是武功高强不重要,东方紫煜直觉,那两个刺客的死,穆妍一定动手了。

    “安平,让你受惊了。”东方紫煜站在穆妍的马车外面,压低声音说。

    “记住,你欠我一次。”穆妍淡漠的声音传出来,东方紫煜微微点头:“本宫绝不会食言。”

    厉啸南出了马车,大步走了过来,伸手就要去掀穆妍的车帘,却被东方紫煜拦住了:“南阳王,这马车里面坐的并不是你的未婚妻!”

    厉啸南神色一冷,继而笑了起来,猛然收手,看着东方紫煜说:“多谢东方太子提醒!”

    “天气不好,似要落雪,请南阳王回去,即刻就要启程了。”东方紫煜看着厉啸南说。

    厉啸南没有理会东方紫煜,而是看着马车说:“绮绮,你没事吧?本王很担心你。”

    “多谢南阳王关心。”苏绮冷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厉啸南眼眸微沉,转身大步离开了。

    东方紫煜心中嗤笑,或许很多人觉得厉啸南对苏绮一往情深,但东方紫煜冷眼看着,厉啸南的表面功夫做得很好,恨不得告诉所有人他心仪苏霁的妹妹,可当苏绮真正遇到危险的时候,厉啸南还有心情威胁东方紫煜,而不是亲自去找苏绮,这份“专一痴情”,东方紫煜觉得假得很

    虽然东方紫煜觉得自己永远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赴汤蹈火,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明白男女之间那点事。厉啸南想娶苏绮的心,都被他写在脸上了,可他真正图谋的是什么,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带回来的刺客尸体很多人都看到了,一个个心中都在感叹苏霁的妹妹果然不愧是天厉国第一悍女,下手如此狠辣

    而东方紫煜很快得知了刺客是嵩岭八恶之中的那对孪生兄弟,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派人暗中去调查明月国皇室和嵩岭八恶之间是否有什么关系。

    队伍缓缓地动了起来,朝着下一座城池而去。

    马车里面,穆妍问苏霁:“表姐,你为何不喜欢厉啸南?”

    苏绮轻哼了一声说:“我也没觉得他真喜欢我,他那人,假得很。”

    厉啸南对苏绮很好,好到人尽皆知,所有人都觉得厉啸南对苏绮专一痴情百依百顺,可唯独苏绮却感觉不到厉啸南有几分真心。

    “那表姐觉得谁不假?”穆妍看着苏绮唇角微勾。

    苏绮捏了一下穆妍粉嫩的小脸:“少套我的话,我觉得最假的就是你这个混蛋丫头了!人前装得弱不禁风楚楚可怜,全天下的人都在同情你即将跳进萧星寒那个火坑,却不知道你真实的性格有多无良!”

    “表姐,你这个天厉国第一悍女,说我无良?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你。”穆妍笑了。

    “小混蛋,看你的狐狸尾巴还能藏多久!”苏绮白了穆妍一眼。

    傍晚时分,长长的队伍进了东阳国南部的一座贸易大城。这座城池名叫岳阳城,穆妍在半年之前和岑默一起去无双城的时候,曾经在这里停留过。

    岳阳城的太守带着人恭候多时,一切都提前安排妥当,穆妍和苏绮下马车的时候,已经身在岳阳城太守府的后院了。

    在苏绮和穆妍一起吃饭的时候,东方紫煜接到禀报,说昏迷的东方紫霄醒了。

    不多时,东方紫煜面色沉沉地站在了东方紫霄床前,看着东方紫霄躲闪的眼睛,冷声问:“七弟,你为何会落入刺客手中?”如果不是相信穆妍的实力,东方紫煜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因为他是绝对不能拿穆妍的命去换东方紫霄的,他承担不起引发两国交战的责任

    “五哥……不是都没事吗……”东方紫霄弱弱地说。他身上没有其他的伤,脸上的伤口都被处理过了,并没有大碍,皇室有上好的祛除疤痕的灵药,他并不担心自己会毁容。

    “都没事?你告诉我都没事?”看到东方紫霄的态度,东方紫煜的怒火一下子被激发了,猛然伸手揪着东方紫霄的衣领把他拽了起来,看着他的眼睛冷声说,“你知不知道假如穆妍出了事,你也活不了!”

    “她有那么大能耐吗?不就是一个和亲的假公主,死了换人不就行了……”东方紫霄话音未落,东方紫煜握拳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五哥,你竟然打我!你竟然为了穆妍那个臭丫头打我?”东方紫霄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紫煜,突然冷笑了起来,“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还对那个丫头念念不忘呢?当初你就想娶她,可惜她看不上你!”

    东方紫煜伸手就掐住了东方紫霄的脖子,看着他眼眸幽寒地说:“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省得你三天两头给我惹祸!”

    东方紫霄感觉快要窒息的时候,东方紫煜终于松了手。东方紫霄捂着胸口,脸色发紫,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东方紫煜看着东方紫霄的眼神失望至极:“七弟,我说过让你安分一点,你以为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是因为你偷偷跟着送亲队伍跑出大阳城,才被刺客抓住的吗?”

    东方紫霄面色平复了之后,一言不发地躺在那里,似乎没有听到东方紫煜对他说的话。

    东方紫煜看着东方紫霄说:“以前我总觉得你还小,你要胡闹,都由着你,可你现在不小了!你再这样任性下去,早晚会害了你自己!言尽于此,今夜我会派人护送你回大阳城,这样的事情如果再发生,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弟弟!”

    东方紫煜话落就甩袖离开了,东方紫霄看着东方紫煜的背影,神色变幻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夜,东方紫霄在一群高手的护送之下离开岳阳城,朝着大阳城而去。

    夜半时分,果然下起了雪。经过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天亮的时候,整个岳阳城中银装素裹,十分美丽。

    苏绮给穆妍披上了一个银狐大氅,系好了带子,看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雪地说:“今年的雪下得早了些,接下来如果再落雪的话,我们的行程又要慢很多。”

    “表姐急着回家?”穆妍接过了晴雪递过来的一个小手炉拿在手中。她一直贴身戴着神兵令,今日还把萧星寒送她的一套炎火玉做成的首饰戴上了,穿得也不少,这会儿并不觉得冷。

    “当然了,这里再好,也不上家里。”苏绮笑着对穆妍说。

    穆妍微微一笑,家这个词对她来说已经很遥远了,天厉国的穆将军府早已不存在,东阳国的穆王府从来都不是她的家,她住了很久的清心寺也不过是个躲清静的去处,天厉国的那座萧王府,会不会成为她的家,不久之后就知道了。

    出发的时候不见东方紫霄,厉啸南问了一句,东方紫煜神色淡淡地说他的弟弟身体不适,已经连夜被送回大阳城医治了。

    大雪纷飞的天气,东方紫煜并没有下令让队伍等雪停了再走,因为他希望这桩和亲尽快结成,以免再耽搁下去横生枝节。

    送亲队伍的速度因为风雪慢了不少,接连两日又遇到了刺客,但是没有再发生先前山谷中的事情,无需穆妍露面,东阳国高度戒备的士兵就把刺客都解决了。

    十月的最后一天,送亲的队伍靠近了东阳国边境的一座大城无伤城,到无伤城停留一晚,明日就能进入天厉国的地界了。

    无伤城面积很大,百姓并不多,因为这里是边境,一旦战事爆发,最先遭殃的就是这里,百姓只要有选择的余地,都不会久居无伤城。

    不过无伤城的百姓现在还不知道,这座城池已经被东方彻送给了天厉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正式成为天厉国的的土地。

    无伤城中前两日下了大雪,这会儿厚厚的积雪还没有融化,虽然有太阳,依旧寒意沁人。无伤城大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很多店铺门可罗雀,比起岳阳城来,冷清太多了。

    一个清瘦的布衣男子手中提着一个篮子,脚步不紧不慢地穿过了无伤城的街道,拐进了一条狭窄的巷子。

    “阿烬,今天买了什么菜啊?”一个老头打开门,看着布衣男子笑着问。

    “陈伯,买了点肉,还有一条鱼。”布衣男子笑意温和地说,他的容貌平平无奇,打扮也十分朴素,就像是从小生活在这无伤城小巷中一样。

    “呵呵,你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兄长,以后就不是一个人了。”老头看着布衣男子笑着说。

    “嗯。”布衣男子微微点头,提着手中的篮子,停在了隔壁的一个小宅子门口。

    宅子门开着,站在外面能够看到小院子里的磨盘和一口水井,院中还种着一株腊梅,在前两日落雪之夜绽放了,给素净的小院增加了一抹温暖的色彩。

    布衣男子提着篮子走进去,回身把院门关上了,房间里传出了一个声音:“阿烬?”

    “是我。”布衣男子应了一声,去灶间把篮子放下,然后净了手,进了房间。

    房间里面烧了碳,是这个小宅子里本不该出现的银丝碳,碳价在这个季节相当昂贵。而房间里的摆设看似不起眼,细看就会发现都是上好的东西。窗台上面放了一个素色的瓷瓶,里面插了两支腊梅,淡淡的寒梅香气弥漫在房间里面,令身处其中的人心神宁静。

    “阿烬,你去哪里了?”一个年轻男人坐在轮椅上面,他的双眼都被白布缠着,无法视物,只是听着声音,看向了布衣男子所在的方向。

    忽略被蒙起来的双眼,也能看出男人本来的容貌极其出色。不会有人知道,这位隐居在东阳国边境城池小巷子里的男人,就是已经死去的东阳国晋王晋连城。而晋连城口中的“阿烬”,便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儿青莲公子,他平凡的容貌只是刻意伪装。

    “大哥,我去买菜了,今天吃清蒸鱼可好?”青莲公子坐下,倒了一杯已经凉掉的茶水,喝了两口,看着轮椅上面的晋连城问道。

    “吃什么都好。”晋连城微微点头。

    “大哥觉得闷的话,过些日子天气暖和了,我带你出去走走。”青莲公子微微一笑说。

    “我不怕冷。”晋连城微微摇头,“我觉得很闷,我只伤到了一支眼睛,阿烬你为何非要我把双眼都蒙起来?”

    “大哥,你听我的,过段日子就没事了。”青莲公子神色淡淡地说。

    “我现在身体这么弱,失去了记忆,还瞎了一只眼睛,除了听你的,还能做什么呢?”晋连城声音落寞地说。

    “我去做饭。”青莲公子站起来走了出去。

    晌午时分,兄弟两人相对而坐,中间放着一盘色香味俱全的清蒸鱼,还有一盘酱牛肉,和一碟青菜。

    青莲公子给晋连城夹了菜在他的碗里,神色淡淡地说:“吃吧。”

    晋连城却不动筷子:“阿烬,我想明日出去走走。”

    “外面天寒,你身体不好,过段日子再说吧。”青莲公子握着筷子的手微微顿了一下。

    “阿烬,我说了,我不怕冷,我的身体也不是闷在家里就能好的。我真的觉得很闷,我想出门,即便什么都看不到,听听别人说话也好。”晋连城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哀求。

    青莲公子沉默了片刻,又给晋连城夹了一筷子青菜,微微垂眸说:“吃饭吧,我明日带你出去。”

    “好!”晋连城笑了,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吃了两口之后还夸了一句,“阿烬你的手艺真好,鱼很好吃。”

    下晌的时候,送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进了无伤城,不过青莲公子没有出门,并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晋连城就醒了,青莲公子做了清粥小菜,兄弟两人吃完之后,晋连城就催促着说要出门去。

    青莲公子拿出了一瓶药膏,给晋连城的脸上涂抹了一些。晋连城有些奇怪地问:“阿烬,你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大哥要出门,就都听我的。”青莲公子神色淡淡地说。

    “好吧,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晋连城显然很期待出门去。他一个多月之前醒过来的时候,就在无伤城的这座小宅子里,之后从未出过门。他刚醒来的时候脑海中一片空白,身边只有青莲公子,青莲公子告诉晋连城,他们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他刚刚才把晋连城找回来,但是晋连城受了重伤,还被仇家弄瞎了一只眼睛。

    晋连城除了相信青莲公子,也没有其他的选择。而他们兄弟就一起生活在这座小宅子里,做饭洗衣的事情都是青莲公子做的,晋连城日夜受着蛊毒的折磨,过得并不好,但好在有青莲公子陪着他照顾他,虽然难熬,他也慢慢习惯了。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晋连城越发觉得闷,很想出门去。

    这会儿晋连城的容貌跟他原来已经天差地别,他坐在轮椅上面,被青莲公子推着,两人一起出了家门。

    往日里总能听到夫妻吵架孩童哭闹的小巷子里,今日格外安静。青莲公子依旧是一身布衣,推着轮椅出了巷子,就看到无伤城的大街上围了很多的百姓,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

    “陈伯,你们在等着看什么?”青莲公子问他的邻居。

    陈姓老头看了一眼晋连城,然后呵呵一笑说:“阿烬啊,你还没听说吧?昨天太子殿下带着送亲的队伍来了无伤城,马上又要启程离开了,听说场面大得很,我们都等着看热闹呢!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穆家那位苦命的小姐,不过想来和亲公主肯定是不会露面的。”

    “来了来了!”

    “天哪!好多嫁妆!”

    “那个马车里面就是穆家小姐吧?”

    ……

    人群中议论纷纷,无伤城的百姓都神色震惊地看着那盛大的送亲场面,而青莲公子看着队伍正中那辆华丽至极的马车,眼眸微微眯了一下。

    “阿烬,穆家小姐是什么人?她要嫁给谁?”晋连城突然开口问青莲公子。

    “贵人的事情,与我们无关。”青莲公子神色淡淡地说。

    “是么……”晋连城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他出门之前吃过了压制蛊毒的药物,可这会儿他的心口伤处,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