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97.明智的选择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自从天厉国的南阳王厉啸南来到东阳国大阳城,苏绮再没有回过驿馆,一直和穆妍一起住在清心寺中。

    十月初五这天,东方紫煜来了清心寺,传东方彻口谕,要接穆妍这个即将和亲远嫁的公主回皇宫中去住。再过五天,穆妍就要踏上和亲之路了。

    于是,穆妍就带着晴雪和凌霜,以及兴致勃勃地说要陪她,实则是想去体验一下住东阳国皇宫是什么感觉的苏绮表姐,一起跟着东方紫煜走了。

    穆家人始终没有再出现,就连先前说要再去找穆妍玩儿的穆卓清都多日没有出门,因为东方明玉告诉她,有些人,注定是要分道扬镳的,不要强求。

    再次回到安平宫,穆妍很淡定,苏绮东看看西看看,最后得到的结论是,东阳国皇宫跟天厉国皇宫差不多,没什么新鲜的。

    第二天,苏绮带着晴雪一起去了皇宫御花园玩儿,“病弱”的穆妍留在安平宫中休息,有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是东方明雅。

    穆妍用眼神示意凌霜稍安勿躁,她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东方明雅打了守门的两个宫女,然后冲了进来。

    东方明雅是养尊处优的晋国公夫人,在这大阳城中,向来骄纵得不可一世,没有人敢招惹。而自从晋连城出事之后,东方明雅仿佛变了个人一样。她如今面容消瘦憔悴,眼眸变得阴鸷暗沉,看人的时候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东方明雅在距离穆妍还有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用手指着穆妍,声音尖利地说:“是你!就是你害死了我的连城!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虽然我现在动不了你,但你不要得意!等你嫁到天厉国去,等你嫁给萧星寒那个阎王,我看你能活几天!等你死了,就去地下见连城吧!哈哈哈哈!”

    “夫人!”东方明雅的下人冲了进来,扶住了因为过于激动,差点摔倒的东方明雅,然后匆匆忙忙地走了。

    “小姐,那晋国公夫人像是失了心智,她在胡言乱语,小姐莫往心里去。”凌霜对穆妍说。

    穆妍微微摇头,东方明雅前脚刚走,苏绮神色莫名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晴雪。

    “你们俩先出去,我有话要跟小表妹说。”苏绮摆摆手让晴雪和凌霜都出去。

    房间里就剩了苏绮和穆妍,苏绮坐在穆妍对面,微微蹙眉看着穆妍问:“那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说是你害死了晋连城?这是什么意思?”

    “表姐觉得这是什么意思?”穆妍唇角微勾,看着苏绮反问。

    苏绮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沉默了片刻之后,若有所思地说:“我觉得吧,是不是晋连城看上你了,想跟萧星寒抢女人,结果被萧星寒弄死了?如果这样的话,非常合理。”

    穆妍笑了:“不是。”

    “不是什么?”苏绮表示不解。之前穆妍说不知道晋连城的死因,苏绮也不疑有他,可如今东方明雅直接找上门来,诅咒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不得好死,还说穆妍害死了晋连城,这说明,穆妍和晋连城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不是萧星寒,是我。”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苏绮猛然瞪大了眼睛看着穆妍:“小表妹,晋连城是你杀的?”话落又赶紧压低声音,看着穆妍问,“为什么啊?而且为什么没有人怀疑你?”

    “原因你已经知道了。”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苏绮蹙眉看着穆妍:“你不会因为晋连城喜欢你就要杀了他,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不过你也太狠了些,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不说就算了,我只能说,怪不得萧星寒会看上你,你们俩真是一路人!”

    “多谢夸奖。”穆妍唇角微勾。

    “呵呵,这不是夸奖。”苏绮揉了揉穆妍的脑袋,“晋连城死就死了,你以后可别学萧星寒,变成一个不近人情的混蛋,不然我揍你啊!”

    “你打不过我。”穆妍很淡定地表示。

    其实穆妍知道东方明雅今日为何会来,因为晋连城的坟墓被人刨了,东方明雅又受了一次很大的刺激,这会儿没完全疯掉,但也差不多了。

    至于是谁刨了晋连城的坟墓,穆妍大概也知道,应该跟独孤傲有关,但并不是独孤傲,因为独孤傲现在在穆妍手里,不得自由。穆妍觉得,十有八九是独孤傲身后的殷氏族人。

    独孤傲失踪了,东阳国皇室开始全天下悬赏追杀他,殷氏族人定然会找来大阳城,他们找不到独孤傲,应该也还不知道独孤傲来到大阳城的短短几天遭遇了什么,但他们只要有心去查,就能查到独孤傲失踪之前,曾经在晋国公府的灵堂里面出现过。

    这应该就是殷氏族人去刨晋连城的坟墓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假如独孤傲在找什么东西的话,一定是神兵令。

    穆妍即将出嫁,此时并不知道殷氏族人的深浅,所以没打算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对付独孤傲身后的殷氏族人。等她到了天厉国耒阳城,或许她家师父师叔已经从独孤傲口中问出了什么,就算什么都没问出来,穆妍也有办法,利用独孤傲,把殷氏族人引出来,不必急于一时。

    而苏绮得知晋连城竟然喜欢过穆妍,对此十分好奇,非要穆妍跟她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穆妍就是不说,搞得苏绮心痒难耐,想揍穆妍又不舍得,再次感叹穆妍真的是个小混蛋啊

    东方彻得知东方明雅去了安平宫,也没说什么,只是找了晋国公晋崇一次,让他接下来好好照顾东方明雅,不要让东方明雅出去乱跑。

    是夜,月华宫中,皇后姚滢正要歇下了,突然听到了“皇上驾到”的声音。

    这是晋连城死后东方彻第一次来月华宫,姚滢赶紧迎了上去,温柔小意地伺候着东方彻进来了。

    等两人在床上躺下,姚滢看着东方彻疲惫的神色,轻声说:“皇上,睡吧。”

    “皇后,当年的事情,你怪朕吗?”东方彻突然转头,看向了姚滢。

    姚滢心中一跳,微微垂眸,轻叹了一声:“皇上,都过去了。”

    “看来皇后还是怪朕的,朕也觉得自己做错了。”东方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从不后悔遇到莲心,可后来的很多事情,他都做错了,大错特错。东方彻这些日子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晋连城死去的模样,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或许都无法释怀了。

    姚滢心里很清楚,东方彻不是在为当年的事情向她道歉,只是想把心里话说出来而已,但很多话,东方彻是不可能明说的,譬如晋连城是他的儿子这件事,他到现在还以为姚滢对此一无所知。

    “皇上已经做得很好了。”姚滢柔声细语地说,“东阳国还需要皇上,皇上可不能倒下啊。”

    “是啊,东阳国需要朕。”东方彻的声音颇有几分苦涩。

    “皇上,臣妾这两日总有些忧心。”姚滢眼眸微闪,依偎在东方彻怀中说。

    “皇后为何事忧心?”东方彻看着姚滢问。

    “臣妾说了,皇上可不能怪罪臣妾。”姚滢轻声说。

    “说吧。”东方彻微微点头。

    “安平即将和亲远嫁,皇上命煜儿亲自前去送亲,路途遥远,这一路上恐怕不太平,臣妾实在是放心不下啊!”姚滢神色不安地说。

    东方彻沉默了,姚滢赶紧接着说:“皇上,臣妾知道这是煜儿身为太子的分内之事,只是作为母亲,难免有些担忧。”

    “皇后不必紧张,朕不会怪罪于你。”东方彻微微摇头,“皇后的担心也是人之常情,但这件事,如今已经无可更改。假若天厉国前来迎亲的不是厉啸南,倒也不必一定要紫煜前去送亲,可厉啸南已经来了,如果我东阳国前去送亲的人不够分量的话,天厉国会认为我们没有诚意。”

    厉皇有厉啸南这个弟弟,可东方彻的弟弟在二十多年之前都被他杀光了,如今他想派东阳国皇室一个有分量的人前去送亲,除了东方紫煜之外,还真的没有其他的选择。

    “臣妾晓得。”姚滢微微点头。她提起这件事,是因为她真的不想让东方紫煜去送亲。东方紫煜熬了那么多年,才刚刚当上太子,如今要到千里之外的天厉国去,谁知道这一路上会发生什么。

    可东方彻显然已经定了,姚滢便不再说什么,只能希望东方紫煜接下来去天厉国能够平安回来。

    这一夜,东方彻又是彻夜未眠。姚滢提到送亲的事情,让东方彻再次想到了晋连城。他在想,假如晋连城还好好地活着,这样的事情,本可以派晋连城去的,晋连城也喜欢到处去玩儿,想必很乐意。可东方彻转念又想到,晋连城怎么会乐意呢?这次要出嫁的姑娘,是晋连城喜欢的人,就是因为穆妍,晋连城才走上了不归路……

    很多种念头在东方彻脑海中交织错杂,让他心绪烦乱不已,整晚辗转反侧不得安眠。

    十月初八。

    苏绮已经把东阳国皇宫中她被允许去的地方去了个遍,再也提不起兴致了,尤其是穆妍还要装病不能陪她出去。

    “唉,小表妹,你说姐姐我千里迢迢来一趟大阳城,除了驿馆和清心寺之外,就待在这闷死人的皇宫里,一次街都没逛,什么好吃的也没吃到,伤心。”苏绮跟穆妍感叹了一句,她本就是爱玩爱闹的性子,结果这次来了大阳城之后,苏霁没时间陪她,穆妍又不能陪她出去,这后天就要离开了,她还想着是不是今天自己出宫去逛街,买点特产带回去给家里人,可一想到穆妍还是不能陪她,就觉得有点小郁闷。

    “等着。”穆妍话落起身,带着晴雪一起进了内室。

    “等什么啊,反正你又不能出去。”苏绮吐槽了一句。作为贵客,东方紫煜给了她特权,可以在皇宫中某些地方玩儿,也可以出宫去玩儿,可惜她不想自己去啊。

    过了大概一刻钟之后,晴雪从内室出来了,看着凌霜说:“凌霜,小姐让你进去伺候。”

    “嗯。”凌霜话落就要进去。

    苏绮神色莫名:“晴雪,小表妹呢?她怎么不出来,又发病了。”

    “晴雪”笑了:“苏小姐,我家小姐让我陪你出去逛街。”

    听到“晴雪”突然变了的声音,苏绮猛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搂住了“晴雪”的肩膀,神色惊奇地说:“传说中的易容术!小表妹,你真够可以的啊!”

    “走吧,今天我可以陪你了,记得不要露出破绽,我是晴雪。”假扮晴雪的穆妍唇角微勾。这会儿易容过的晴雪正躺在穆妍的床上装病,不出意外的话,没有人敢闯进来,而穆妍可以陪着苏绮一起出宫去玩儿了。

    “放心放心,不会错的。”苏绮笑了,“今天你要伺候我,给我端茶倒水,我买东西你拎着,想想就觉得很开心呢!”

    “表姐开心就好。”穆妍唇角微勾。

    不多时,苏绮带着易容成晴雪的穆妍一起离开了安平宫,而她手中有东方紫煜给的通行令牌,没有人会拦着她。

    两人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东阳国的皇宫,坐上了一辆马车,朝着东阳国大街上而去。

    “晴雪,给本小姐揉揉肩膀。”苏绮看着穆妍笑得一脸欠揍。她今天可开心了,穆妍陪她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穆妍用这么别开生面的方式陪她,她非常喜欢。

    “是,苏小姐。”穆妍微微点头,开始给苏绮捏肩膀。

    刚开始苏绮还一脸享受,很快就受不了了,因为穆妍手劲忒大。苏绮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赶紧开口叫了停:“可以了。”

    因为马车是宫里的,赶车的车夫是皇宫中的侍卫,所以两人这会儿不能乱说话。苏绮瞪了穆妍一看,无声地说:“混蛋丫头,一点儿都不乖!”

    穆妍唇角微勾:“我很听话的,你不信可以继续试试。”

    苏绮表示,还是算了……

    两人下了马车,就没让宫里的侍卫再跟着了。

    这会儿已经是初冬季节,冷风萧瑟,不过大阳城大街上依旧十分热闹。

    苏绮兴致勃勃地和穆妍一起逛了起来,到处走走看看,不一会儿就买了一堆小玩意儿,都在穆妍手中拿着。

    当两人在街边一个小摊上面坐下,等着吃一种大阳城特产的小吃的时候,斜对面酒楼里的苏霁和厉啸南看到了他们。

    跟苏霁和厉啸南在一起的还有东方紫煜,这会儿三人看着苏绮带着穆妍的丫头一起在街边小摊上坐着,厉啸南起身就要下去:“本王去找绮绮,让她过来。”

    “王爷,不必了。”苏霁也站了起来,正好挡住了厉啸南的去路,“小妹只是出来玩儿的,我们不必管她。”

    “苏霁,绮绮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坐在那种地方,吃那种东西呢?”厉啸南神色有些不悦,似乎是觉得苏霁不应该拦着他。

    “王爷,小妹想吃什么,是她自己的事情。”苏霁神色淡淡地说。言外之意就是,他这个当哥哥的都不管,厉啸南更没有资格管苏绮的事情。

    “呵呵,南阳王,苏相,这种小事不必在意,苏小姐难得来大阳城一趟,或许是想尝尝地道的小吃,那种东西啊,还真的只能在街边吃到。”东方紫煜看出厉啸南和苏霁之间微妙的冲突,出言当了和事佬。

    厉啸南眼眸幽深地看了苏霁一眼,转身回去坐下,端起了酒杯,目光又落到了对面苏绮的身上,眼底闪过一丝志在必得。

    苏霁神色淡淡地回去坐下,当他看到摊主端了一碗不知什么小吃放到苏绮面前的时候,苏绮下意识地推到了“晴雪”那里,让“晴雪”先吃,眼眸微微闪了闪。

    穆妍已经察觉到有人盯着她们,不用看也能想到会是谁,无需在意。而她来到大阳城已经有四年多的时间,也极少在外面走动。以前没人认识她的时候,她偶尔下山上街走走,从未被人注意到,如今她只能易容成晴雪的样子,才能陪着苏绮出来了。

    想想穆妍后日就要离开大阳城了,离开这个她生活了四年多的地方,她倒是没有不舍,但今日出来走走也是很不错的。

    两人吃完了小吃,穆妍提着苏绮买的东西,继续跟着苏绮往前面走。走了两步,穆妍微微转头,正好对上了苏霁的眼睛,看到苏霁对她微微一笑,穆妍点点头,收回了视线。这个表哥心思太深,似乎认出了她?但是无所谓……

    一直到傍晚时分,苏绮和穆妍才回了宫,苏绮玩得很开心,买了不少东西,表示这才算没白来一趟大阳城。苏绮还要穆妍答应教她易容术,穆妍没有拒绝。

    十月初九一大早,穆家人收到了东方彻的口谕,让他们一家人进宫和穆妍告别,因为明日一早,穆妍就要离开大阳城了,而她不会再回穆家去。

    东方明玉和穆耀光带着一双儿女一起进了宫,来了安平宫中见穆妍。

    苏绮没有回避,就陪在穆妍身旁,看着进来的一家四口,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父亲,夫人,二哥,三姐,坐吧。”穆妍坐在那里并没有起身。

    穆耀光脸色不太好,见到穆妍的时候,本想挤出一个笑容,可是看穆妍冷淡的态度,他也笑不出来了。

    全都落座之后,晴雪和凌霜上了茶,就退下了,房间里面只剩下了穆家人和苏绮。

    “四妹,你明日就要出嫁了,这是我亲手绣的荷包,送给你。”穆卓清拿出一个十分精致的荷包递给了穆妍,荷包上面还精心绣了一个“妍”字。

    荷包里面似乎装了什么东西,穆妍没有立刻打开看,只是接过来微笑点头说了一句:“谢谢三姐。”

    “妍儿,此去天厉国,有你外祖家照顾,为父也放心了。”穆耀光看着穆妍语重心长地说。

    “嗯。”穆妍只是神色淡淡地应了一声。对于穆耀光这个父亲,穆妍其实一直都没太懂穆耀光到底在想些什么。穆耀光当年叛逃的时候,没有把病重的穆霖和穆妍扔下,可来了大阳城之后,却也并不关心穆霖和穆妍。

    “穆妍。”东方明玉看着穆妍开口了,神色很平静,似乎也不在意苏绮在旁边坐着,叫了穆妍的全名,只说了一句话,“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谢谢夫人关心。”穆妍微微点头。相对来说,穆妍觉得东方明玉这个继母给她的感觉都比穆耀光要好,东方明玉其实是个很大气的女人。

    坐在穆卓清旁边的穆祺,脸色也不太好,是因为他先前受了重伤,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而穆妍对穆祺这个二哥的印象很模糊,因为他们几乎没有什么交集,都没说过什么话,印象中穆祺就是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很听东方明玉的话。

    “四妹,你和大哥都保重。”沉默寡言的穆祺开口,说了一句话。

    “谢谢。”穆妍再次点头。这家人跟她从来都不是一路人,接下来也谈不上分道扬镳,从前就很疏离,以后或许也不会再有什么来往。这些人没有伤害过穆妍,穆妍对他们无喜也无恨。

    “四妹……”穆卓清还想说什么,东方明玉站了起来,看着穆妍说:“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回去了。”

    穆耀光看了穆妍一眼,没再说什么,和东方明玉一起走了。穆祺和穆卓清兄妹也随后离开,穆卓清还回头对着穆妍无声地说了两个字“保重”,应该也知道她们以后很难再见了。

    “小表妹,这似乎不是你的性格。”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苏绮在穆家人走了之后,看着穆妍说。

    “我的性格?你要真提我的性格,那我是不是应该把他们都砍了才合理?”穆妍似笑非笑地说。

    “差不多。”苏绮微微点头。

    穆妍笑了:“人生在世,哪有那么多理所当然的好?我又不是东方明玉的亲生女儿,他们不曾苛待于我,我们便可以和平相处。穆耀光叛变,与我并没有太大关系,因为这叛将之女的名声并不会让我觉得羞耻,我就是我,我活着不是因为我是谁的女儿,那些流言也伤不到我分毫。”

    “可他们在你和穆卓清之间,选了你去和亲,就根本不在意你的死活了。”苏绮看着穆妍说。

    穆妍唇角微勾:“如果他们选了穆卓清去,我恐怕要觉得他们别有居心了。而且这桩和亲,不论过程,只看结果,就是我想要的。”

    “好吧,反正我还是不喜欢他们,不过你说得倒也没错,东方明玉要真狠心的话,你和表哥恐怕活不到今天。不管讨厌他们,恨他们,前提都是在意他们,你不在意,他们是好是坏,便与你无干了。”苏绮伸手拍了拍穆妍的肩膀说,“小表妹你小小年纪,活得倒是很明白啊!”

    穆妍微微一笑,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心思重的人,不会自己钻牛角尖,去计较一些本来无关的人或事。人生苦短,她有真正在意的人,她也有自己的路要走。

    穆妍打开穆卓清给她的那个荷包,里面放了一块小小的石头,不是一般的石头,上面错杂交织的五种颜色,让穆妍微微愣了一下。

    这是传说中的五彩石,穆妍还是第一次见到,但穆妍身上带着萧星寒用五彩石给她做的玄黄丹,穆妍轻易不舍得吃,因为这东西关键时刻对她来说很重要。

    穆卓清给穆妍的这块五彩石并不大,穆妍也不知道她从何得来的,不过想来穆卓清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认为会对穆妍有用。

    当天傍晚时分,晴雪去了一趟穆王府的别院,给了穆卓清两样东西。

    晴雪走了之后,穆卓清打开晴雪送来的那个卷轴,里面是一幅画像,画像上面正是穆卓清自己。穆卓清知道,这是穆妍亲手给她画的,用了一种很独特的手法,看起来十分逼真,她先前提过让穆妍为她画一幅画像,可后来她并没有再去清心寺找穆妍。

    而另外一样东西,造型很独特,穆卓清仔细看了一会儿,才明白那是什么。当初穆卓清和穆妍在姚将军府遇刺,穆妍用暗器射杀刺客,却让人以为那是穆卓清做的,而这会儿穆妍让晴雪送给穆卓清的,就是穆妍当时用的袖箭暗器。

    穆卓清看着摆在面前的两样东西,微微叹了一口气,继而摇头笑了起来。或许她们以后真的很难见到了吧,但是穆卓清很庆幸,在穆妍离开之前,她们姐妹对彼此不再那么陌生,也曾嬉笑打闹,这就够了。

    十月初十,一大早,穆妍被叫了起来,穿上了厚重的凤冠霞帔,感觉脖子都要被压断了,只能说东方彻真实在,真金宝石的往她头上压……

    “不用化妆,这样就可以了。”苏绮阻止了那些要给穆妍上妆的老嬷嬷。

    穆妍今日就算出嫁了,东阳国皇室要在皇宫外的广场上面举行一个盛大的送嫁仪式,所以她必须穿着嫁衣露面。凤冠上面的珠帘,已经遮住了穆妍的脸,化妆不化妆不重要,反正所有人都知道穆妍是个病秧子。

    这天天气阴沉,寒风比起前几日都要冷冽许多。

    东阳国百官整整齐齐地站在皇宫外的广场上面,不远处有一支很长的队伍整装待发,队伍之中的车马都装点得喜气洋洋,马车上拉着的是东阳国皇室给穆妍的嫁妆,其中有一半是天厉国皇室大老远送过来的聘礼,要被当做嫁妆再送回去,看起来真真是十里红妆。

    穆王府的人站在百官队伍的最前面,从名义上来说,今天嫁的并不是穆家女,而是东阳国皇室的公主。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太子殿下驾到!安平公主驾到!”

    随着太监高声的唱名,东方彻一身龙袍,出现在了皇宫门口,他身旁是盛装的皇后姚滢。

    东方紫煜紧随其后,而穆妍被晴雪和凌霜扶着,跟在东方紫煜身后,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苏绮已经回到了天厉国迎亲的队伍之中,站在了苏霁的身边。

    整个送嫁仪式冗长而繁琐,穆妍几次差点“晕倒”,她那单薄的身形,凤冠珠帘都遮不住的苍白脸色,落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让很多人唏嘘不已。

    虽然两国的和亲眼看着就要成了,萧星寒应该会娶穆妍,但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究竟能活几天,这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个未知数。

    大部分人到现在依旧觉得萧星寒娶穆妍只是为了应付和亲,穆妍这样的身体,碰上冷血无情的活阎王,别提萧星寒给她医治了,她成亲之后能不能好好地活过三天都不一定

    送嫁仪式总算结束了,穆妍被扶着上了一辆十分华丽的大马车,晴雪和凌霜都跟上去伺候,还有一群东方彻为穆妍安排的宫女,上了后面的一辆车。

    厉啸南和苏霁还在跟东方彻告别,说着一些真真假假的场面话,苏绮趁人不注意,偷偷地溜进了穆妍的马车里面,苏霁也不管他。

    东方紫煜亲自带队,姚晔带着五千精兵随行护送,再加上天厉国前来迎亲的队伍,整个队伍离开大阳城的时候,场面相当壮观。

    百姓们都纷纷站在路边观看,一个个惊叹不已,因为以往皇室嫁公主都没有这么大的阵仗。过了很久,整个队伍才完全出了大阳城。

    “十里红妆,看着好看,只可惜穆家那位病秧子,嫁过去别说享福,未必还有命啊!”一个老人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是啊!和亲是成了,可那个苦命的姑娘,落到了萧阎王的手里,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谁说不是呢!我才不信萧阎王会甘心娶这样的一个王妃!反正和亲成了之后,穆家那病秧子成了萧阎王的人,是生是死还不是萧阎王说了算,咱们皇上管不到了,天厉国的皇帝也肯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听说那姑娘本来就病得快死了。”

    “真是苦命啊!”

    ……

    不光大阳城的人,全天下的人都在同情穆妍这个和亲公主,认为她是被东阳国皇室推出去的牺牲品,萧星寒也绝对不会甘心娶这样一个叛将之家的病弱之女。和亲会成,但这姑娘的生死就很难说了。很多人甚至信誓旦旦地说,他们觉得穆妍嫁给萧星寒之后,绝对活不过三天

    穆妍知道她一直是世人同情的对象,对此很淡定。那些认为她嫁给萧星寒之后最多只能活三天的人,接下来等着被打脸吧

    队伍太长,所以走得不会很快,苏绮估算了一下时间,他们至少要一个半月才能到天厉国的皇城耒阳城,那会儿都十一月底了。

    一路上穆妍被人扶着上下马车,真正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娇贵日子。苏绮打趣穆妍,说穆妍弱柳扶风的样子看起来我见犹怜。

    刚开始的几天风平浪静,东方紫煜一直很谨慎,沿途要经过的道路都让姚晔提前派人去打探,以免出现什么意外。他们尚未离开天厉国境内,每到一座城池,都有天厉国的官员一路迎接,提前安排妥当。

    这天他们途径一座山谷,姚晔提前派人打探过,山谷之中并没有什么异常。

    长长的队伍进了山谷,当穆妍所坐的马车走到山谷正中间的时候,异变突生

    一支淬了毒的利箭破风而来,直直地朝着穆妍所在的马车射了过去

    “有刺客!保护公主!”

    “刺客在上面!”

    ……

    山谷之中出现了短暂的混乱,而那支箭并没有被马车旁边的士兵拦住,直直地射入了马车之中。

    东方紫煜神色大变,就看到苏绮掀开车帘,扔了一支箭出来,说了三个字:“都没事。”

    东方紫煜心中一松,前面马车里苏霁皱着的眉头也松了下来,并没有出去。

    整个队伍都停了下来,因为不知道刺客的具体方位,派人上山去追恐怕中了调虎离山计,姚晔很快安排好了防守,把穆妍所在的马车里三层外三层给围了起来。

    可距离第一支箭射出来,过了整整一刻钟的时间,刺客再没有任何动静了。

    东方紫煜皱眉,正在考虑是不是让队伍尽快离开这座山谷的时候,有人惊呼了一声:“刺客在那里!”

    只见半山腰的一块大石上面,出现了两个黑衣人,两人脸上都戴着狰狞的鬼面具,身形几乎完全一样。

    “杀!”东方紫煜冷声说。

    东方紫煜话音刚落,队伍之中的弓箭手都已经拉弓上箭,只等一声令下,就把那两个刺客射成筛子。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刺客突然看着东方紫煜,发出了低沉的笑声,笑声越来越大,回荡在山谷之中,显得诡异至极。

    东方紫煜神色微变,就看到另外一个刺客猛然推了一个人到身前,那个人对东方紫煜来说再熟悉不过,因为那是他的亲弟弟东方紫霄

    东方紫霄是清醒的,他被绑着推了出来,脸上有几道血痕,神色狼狈又惊恐地看向了东方紫煜:“五哥,快救我啊!”

    姚晔本来要下令放箭,没想到还有如此变故,那些弓箭手的箭依旧瞄准着刺客所在的方向,可他们一旦放箭,只会把东方紫霄射成筛子……

    东方紫煜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就听到之前一直在笑的那个刺客声音怪异地说:“东方太子,我们兄弟想与你做个交易。”

    东方紫煜沉默不语,不用问,他已经猜到刺客的来意了。

    “我们兄弟跟萧星寒有血海深仇,我们杀不了萧星寒,但是萧星寒的女人,我们很有兴趣。”刺客怪异的声音在山谷之中飘荡,“东方太子,我们用你亲弟弟的命,换萧星寒的未婚妻,这笔交易,你看如何?”

    刺客说着,拿刀在东方紫霄脸上又划了一道,东方紫霄发出一声惨叫,似乎已经被吓破胆了,看着下方大叫了起来:“五哥,救我啊!快救我啊!”

    东方紫煜紧握着拳头,看着刺客冷声说:“换个条件!萧星寒的未婚妻不是你们能动的,奉劝你们不要玩火自焚!本宫可以给你们足够的钱财放你们离开,只要你们把本宫的弟弟放了!”

    “呵呵!”刺客冷笑连连,“东方太子怎么如此天真?我们兄弟如果怕萧星寒,就不会来了!况且那个女人,又不是萧星寒自己想要的,先给我们兄弟玩玩儿,萧星寒说不定感谢我们还来不及呢!哈哈哈哈!”

    马车里面,苏绮眼神一寒:“找死!”

    穆妍却很是淡定,突然冒出来的刺客未必真的是萧星寒的仇人,只是很多人作恶的时候都喜欢把萧星寒挂在嘴边,不是说他们是萧星寒派来的,就说是萧星寒做过对不起他们的事情,穆妍已经遇到过不止一次了。

    东方紫煜沉默,刺客冷笑着说:“我数三声,东方太子必须做出选择,否则,我们兄弟就把这位七皇子的脑袋砍下来!”

    “一。”刺客的声音回荡在山谷之中。

    “五哥,救我啊!”东方紫霄的声音。

    “二。”刺客看着东方紫煜冷笑。

    东方紫煜猛然转头,看了一眼穆妍所在的马车,在刺客即将数到三的时候,东方紫煜厉声说:“好!换人!”

    “东方太子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刺客冷笑,“那么现在,就请萧星寒的未婚妻出来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