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95.表哥,对不住了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当苏绮的长剑被穆妍打落在地,穆妍的匕首抵上苏绮的脖子的时候,苏绮闭上眼睛来了一句:“这不是真的,我才没有被瘦巴巴的小表妹打倒,谁都没有看到……”

    “阿绮,我看到了。”坐在房间里悠哉喝茶的苏霁唇角含笑,看着苏绮说。

    苏绮一把夺过穆妍的匕首,然后瞪着苏霁说:“你一个大男人手无缚鸡之力,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苏绮话落,伸手就搂住了穆妍的肩膀,微微一笑说:“小表妹啊,你这匕首不错,送给姐姐当见面礼吧!”

    “不行。”穆妍摇头表示拒绝。这匕首是她最初遇到苍松老头的时候,从苍松老头手里花十两银子买到的,砍价砍得苍松老头差点吐血三升。后来她成为了苍松老头的徒弟,苍松老头非要她发誓一定会好好珍藏这把匕首,时刻记得她曾经坑过师父,提醒自己要好好孝顺师父……

    “好嘛,不行就算了。”苏绮揉了揉穆妍的脑袋,眼神危险地看着穆妍说,“混蛋丫头,你老实交待,你昨天是不是故意装病?”

    “是。”穆妍唇角微勾。

    “找打!”苏绮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剑,跟穆妍开始了新一轮激烈的战斗。

    房间里苏霁唇角的笑意没有落下去过。他突然想起了穆妍小时候的事情,那会儿穆妍身子骨太弱了,甚至大部分时候都不能出门,一吹风就会病倒,一病倒好多天都下不了床。

    苏绮却从小就是个很野的丫头,翻墙上树揍人打架,所有男孩子才会做的事情,她一件不落地都做过,根本没个姑娘样子。

    那时苏霁很疼穆妍,虽然他希望苏绮性子不要那么野,但他却希望有朝一日穆妍能够变得像苏绮那样有活力。如今,苏霁已经看到了他希望看到的穆妍的样子。至于昨天穆妍那样虚弱,苏霁并不认为是穆妍刻意装的,或许有他们不知道的什么事情发生。

    苏绮最终还是认输了,因为穆妍打得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苏绮倒是一点儿都不觉得伤自尊,很爷们儿地搂着穆妍的肩膀问:“小表妹,谁教你的武功?我要拜他为师!”

    穆妍唇角微勾:“自学成才,而且我不收徒。”

    “真的好想揍你啊!”苏绮捏着穆妍粉嫩的小脸说。

    “你打不过我。”穆妍笑得很欠揍。

    苏绮转头看向了苏霁:“大哥,小表妹欺负我,你管不管?”

    苏霁笑意柔和:“这么多年,终于有人能欺负你了,我很欣慰。”

    “大哥你等着,八公主花一千两问我买你的荷包,回去我就卖给她!改天把你衣服也卖了!”苏绮轻哼了一声,看着苏霁说。

    穆妍眼底闪过一丝玩味,伸手挽住了苏绮的胳膊,端的是乖巧温顺的小表妹:“表姐,这其中有什么典故?给我讲讲呗。”

    “来来来,我给你好好讲讲我大哥的风流韵事!”苏绮挑衅地看了苏霁一眼,然后搂着穆妍的肩膀,两人一起在院中石桌旁坐下,苏绮开始兴致勃勃绘声绘色地给穆妍讲苏霁和姑娘们的事情。

    苏霁一脸无奈地看着苏绮和穆妍凑在一起相谈甚欢的样子,不用听都知道苏绮会对穆妍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当穆妍听到苏绮说天厉国的某公主为了见苏霁一面,追着苏霁去游湖,结果看苏霁看得太入神,一头栽进湖里的时候,真的乐了。

    客观来说,苏霁的容貌是穆妍见过的男人中间,除了青莲公子和萧星寒之外最好看的。苏霁的气质不同于青莲公子的仙儿,也不同于萧星寒的冷酷,是那种会让万千少女沉迷的温润如玉,却又可望不可即。

    苏霁的帅,是由内而外的,穆妍前世有个说法,叫做大脑性感的男人,苏霁就是。试想一下,天厉国的姑娘们,怎么会不喜欢这个年纪轻轻就当上丞相,容貌俊美无双,才智远超常人的男子呢?

    虽然穆妍觉得萧星寒比苏霁更帅,但萧星寒已经多年没有在外人面前露出过真容,而且从名声来讲,苏霁万民爱戴,萧星寒万民憎恶,根本没有可比性。

    “小表妹,姐姐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苏绮突然压低了声音,看着穆妍问,“你喜不喜欢我哥?我觉得你比那些喜欢我哥的姑娘都好多了,要不要干脆嫁给我哥得了!”

    “表姐,这个问题,你得跟萧星寒谈谈。”穆妍唇角微勾。

    “萧星寒?那个煞星,你不会真想嫁给他吧?不要委屈自己,等到了天厉国,你说句话,我哥肯定有办法让你摆脱萧星寒的!”苏绮看着穆妍说。

    “我想嫁给萧星寒。”穆妍看着苏绮说。

    苏绮十分不解:“为什么?他那冻死人的混蛋性格,你喜欢他哪一点?”

    冻死人的混蛋性格?穆妍觉得苏绮这个描述很贴切。她微微一笑说:“他比表哥长得好看。”

    “肤浅!”苏绮白了穆妍一眼。

    “小姐,太子殿下来了。”凌霜从院外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人赫然正是东方紫煜。

    穆妍站了起来,对着东方紫煜行礼:“参见太子殿下。”

    “不必多礼。”东方紫煜看到穆妍房间里的苏霁,还有穆妍身旁站着的苏绮,眼眸微微闪了闪,看着穆妍笑意温和地说,“本宫今日是专程来找你的。”

    “表姐,后山风景不错,让凌霜带你和表哥去转转吧。”穆妍看着苏绮说,她话音未落,苏霁已经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东方太子。”苏霁对着东方紫煜行礼。

    “苏相。”东方紫煜微微点头。

    “苏公子,苏小姐,这边请。”凌霜带着苏霁和苏绮一起离开,院子里只剩下了穆妍和东方紫煜。

    “太子殿下请坐。”穆妍直接坐回了石桌旁,并没有要请东方紫煜进房间的打算。

    东方紫煜在穆妍对面坐了下来,他的随从都在外面候着,晴雪去山下买东西了,所以院中就只有他们两人。

    “不知太子殿下找我有什么事?”穆妍神色淡淡地问。一开始看到东方紫煜,她还以为他是来找苏霁的,现在看来并不是。

    “你可知道苏霁此行所为何事?”东方紫煜神色一正,看着穆妍说。

    “不知。”穆妍微微摇头。苏霁既然是奉皇命而来,当然不是单纯来接亲的,至于他还有什么目的,他没说,穆妍也没问过。事实上,穆妍现在对苏霁这个人的了解很有限,也不知道苏霁昨日去过了东阳国皇宫。

    “唉!”东方紫煜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穆妍说:“苏霁威胁父皇,要父皇用东阳国的土地,作你的陪嫁。”

    苏霁和东方彻昨日的谈话,自始至终没有提过土地两个字,语气也相当温和,可越是这样,越要重视。因为天下皆知,天厉国的苏相,不笑则已,他一笑,就表示有人要倒大霉了。

    “是么?”穆妍微微有些意外。所谓当她的陪嫁,其实说到底,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就算东阳国真的割让了土地,也没有一寸是属于穆妍的。穆妍意外的并不是苏霁竟然敢威胁东方彻,她意外的是,东方紫煜竟然因为这件事专程过来找她,似乎有些苦恼的样子?看来苏霁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让东阳国皇室吓着了?

    “这件事,和穆家当年的事情有关,也和你有关。”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父皇希望你能跟苏霁好好谈谈。”

    “我跟他谈什么?谈东阳国的土地?还是谈两国的和亲?”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太子殿下似乎找错人了,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不过是你们手中的棋子,是你们用来交换利益的筹码,我并不认为我能影响到任何事情的结果。”

    穆妍觉得东方紫煜也是搞笑。他让穆妍去劝苏霁,劝什么?劝苏霁不要把天厉国的利益看得那么重,不要威胁东阳国?可苏霁本就是天厉国的丞相,他奉厉皇之命前来,代表的本就是天厉国皇室。

    是,苏霁是穆妍的亲表哥,他如果在意穆妍的话,穆妍对他说的话,会有用的,可穆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那样做?她现在身在东阳国是不假,但她很快就要被东阳国皇室嫁到天厉国去了,东方紫煜凭什么认为她要站在东阳国这边,损害天厉国的利益?

    “穆妍,你别误会,本宫并不想为难你。”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父皇已经选定了两座城池作为你的陪嫁,本宫只是希望你劝劝苏霁,让他见好就收。”

    穆妍笑了:“见好就收?这样看来皇上选定的两座城池并不是什么好地方,我猜得对么?”

    东方紫煜眼眸微沉:“穆妍,苏霁虽然是奉皇命而来,但厉皇定然不会给他定太具体的要求,只要他点头了,这件事便过去了。天厉国可以得到东阳国的两座大城,厉皇绝不会为难他。”

    很多事情,不用明说,东方彻和东方紫煜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天厉国的皇帝让苏霁来东阳国谈判,但谈判最终能够谈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天厉国能够得到多少利益,厉皇不可能一开始就定死了,所以留给苏霁的余地并不小。

    东方彻和东方紫煜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东方紫煜才过来找了穆妍。东阳国必须割地,这是这次躲不过去的,但割让哪片土地给天厉国,其中却大有门道。

    昨夜东方彻和东方紫煜以及东阳国的几位重臣,商议到了深夜,最终选定了两座面积不小的城池。但这两座城池虽然大,而且毗邻天厉国,但水源不丰,土地贫瘠,百姓稀少,并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过只要苏霁点头认了,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因为不管怎么算,天厉国都是得利的一方。

    从苏霁一来大阳城就先到清心寺看望穆妍这件事来说,东方紫煜认为穆妍在苏霁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低,假如穆妍肯帮忙从中说和,事情大有可为。

    “太子殿下言之有理。”穆妍微微点头。

    东方紫煜神色一喜,以为穆妍答应了他的要求,结果下一刻就听到穆妍接着说:“但请恕我无能为力。”

    “穆妍,本宫待你不薄吧?”东方紫煜脸色一沉。以穆妍的能耐,她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够做到,东方紫煜很清楚这一点。

    “太子殿下说这话就没意思了。”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你做的事情,都是为了你自己的利益,你帮我,我领情,但这并不代表我要答应你无理的要求。作为和亲的棋子,我唯一能帮你们的,是好好活着,嫁到天厉国去,其他的,太子殿下另请高明吧。”

    东方紫煜走的时候面沉如墨,显然没想到穆妍这么不给他面子。

    “大哥,你觉得东阳国太子为什么要找小表妹?”苏绮看着东方紫煜的背影问苏霁。

    苏霁微微摇头:“不知。”

    再见面的时候,穆妍并未提起东方紫煜的来意,也没有问苏霁是如何威胁东方彻的。有些事情,真的跟她无关,她并不想管。苏霁有苏霁的立场,那就是为天厉国争取最大的利益,而穆妍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

    第二天一大早,苏绮来清心寺找穆妍,说要让穆妍陪她一起去逛街。

    穆妍还没说什么,苏霁来了一句:“小妍病弱,不能去。”

    “大哥,你眼睛没问题吧?她病弱?跟她相比,你才是病弱好不好!”苏绮白了苏霁一眼。

    穆妍微微一笑:“表姐,表哥说得没错,我是个病秧子,怎么能去逛街呢?”

    苏霁看到穆妍领会了他的意思,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其实苏霁不是不愿意让穆妍自由自在地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和亲在即,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穆妍这个天下第一病秧子小姐即将嫁给活阎王萧星寒,包括东阳国的皇帝和天厉国的皇帝在内。

    在这个时候,穆妍应该和萧星寒没有任何交集,萧星寒也没有给穆妍医治,所以她的病不能好。假如她突然就这么健康地出现在外面,某些盯着她的人,恐怕要怀疑她之前装病是别有居心了。

    “你们这些人,说一句话都要绕三个弯儿,听着费劲。”苏绮坐了下来,“不能去就算了,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不能硬拉着你去。”

    一直到傍晚时分,苏霁和苏绮兄妹才离开清心寺,苏绮还偷偷跟穆妍说,都是因为苏霁不会武功,她要保护他,不然她就留在清心寺跟穆妍一起睡了。

    穆妍表示,幸好苏霁不会武功,否则她可承受不了苏绮的热情……

    是夜,万籁俱寂的时分,穆妍没有睡,还坐在窗边聚精会神地看书。

    晴雪第三次过来催穆妍:“小姐快睡吧,天色不早了,书可以明天再看。”

    “嗯。”穆妍放下书站了起来,“你去休息,我出去一趟。”

    “这么晚了小姐要去哪里啊?”晴雪看着正在换衣服的穆妍弱弱地问。

    穆妍换了一身夜行衣,戴上面具,对着晴雪摆摆手:“去睡觉,明天醒来就能看到我了。”

    深秋季节,月黑风高夜,杀人正好时。

    大阳城天厉国驿馆之中一片静寂,苏霁和苏绮房间里的灯早已经熄灭了。

    一群黑衣杀手悄无声息地潜入了驿馆,目标明确地盯上了苏霁所在的房间。

    当隔壁的苏绮被外面刀剑相击的声音惊醒的时候,猛然睁开了眼睛,动作利落地翻身下床,抓住床边放着的长剑就冲了出去

    苏霁奉皇命而来,身边有暗卫,是厉皇专门派来保护他的,但也只有两个,其他的都是明面上的护卫。

    这会儿暗卫拦住了要刺杀苏霁的杀手,这边的动静很快引来了驿馆中的其他守卫,其中不仅有天厉国的士兵,还有东阳国皇室安排守卫驿馆的士兵。

    刺客仅有几十个,个个武功高强,根本就不是那些士兵能够抵挡得住的。而苏霁的两个暗卫,也很快变得有些被动了,因为对方人数占了很大的优势。

    苏绮目光幽寒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刺进了一个刺客的心口,然后闪身进了苏霁的房间。

    苏霁衣衫整齐地坐在床边,面色平静地看着苏绮,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外面的声音。

    “让你学武功你不学!每次都这样!走!”苏绮过去把苏霁拽了起来,没好气地说。自从苏霁当上天厉国的丞相,受到天厉国万民爱戴是没错,但与此同时想要杀他的人也从来都没断过,毕竟高处不胜寒。

    苏绮知道今夜形势有些严峻,因为刺客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难以对付,所以她打算带着苏霁先跑再说,不然等刺客杀光了外面的士兵,那俩暗卫又顶不了大用,到时候就该悲剧了。

    苏霁任由苏绮把他拽了起来,苏绮正准备带着苏霁从后窗离开,一个刺客冲了进来。

    苏绮神色一冷,放开苏霁,握紧手中的长剑,把苏霁挡在了身后。

    就在苏绮即将迎上刺客的时候,来势汹汹的刺客突然脚步一顿,一支利箭从他的后背射入,箭头从心口穿出,他瞬间毙命,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外面的战局也在发生扭转,因为不知从哪来冒出来一群弓箭手,数量并不多,甚至都没有现身,却箭无虚发,一个个刺客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射中要害,很快见了阎王

    不久之后,刺客全部被灭杀,驿馆中的护卫也死了半数,但苏霁和苏绮兄妹毫发无伤。

    大阳城太子府。

    睡梦中的东方紫煜突然被叫醒,本来还有些迷茫,突然听到属下禀报说苏霁在驿馆中遭到了刺杀,东方紫煜额头的冷汗瞬间冒了出来,匆匆忙忙地收拾好就出门朝着驿馆来了。

    驿馆之中的尸体都还在原来的位置,活着的士兵都守在一边,没有苏霁的命令,天厉国的士兵不敢动,没有东方紫煜的命令,东阳国的士兵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东方紫煜还没靠近苏霁的院子,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让他心中微微沉了沉。

    等进了苏霁的院子,看到满院横七竖八的尸体,东方紫煜眼皮子狠狠地跳了两下,猛然转头看向了东阳国的士兵:“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把这些处理了?”

    “是,太子殿下!”东阳国的士兵开始往外抬尸体,天厉国的士兵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

    东方紫煜抬脚进了苏霁的房间,一眼就看到地上那具刺客的尸体,尸体下方是一滩刺目的血,而尸体胸口,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苏霁和苏绮兄妹俩神色平静地坐在桌边,苏霁面前还放了一支染血的箭矢。当东方紫煜看到那支对他来说并不陌生的箭,心中更沉了几分。

    “让苏相受惊了。”东方紫煜拱手说。这里是东阳国的都城,苏霁是东阳国皇室的贵客,身在驿馆之中,驿馆外面还有东阳国皇室的士兵保护,却遭到了刺杀,如果苏霁出了事,以厉皇对他的宠信程度,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天厉国和东阳国就要开战了。

    “不至于。”苏霁神色淡淡地说,“这么晚了,还惊扰东方太子亲自跑一趟,本相心中很是过意不去。”

    “苏相说的哪里话?苏相是我东阳国的贵客,在大阳城中,理应受到保护。请苏相放心,不管是谁派来的刺客,本宫一定查清楚,给苏相一个交代!”东方紫煜看着苏霁说。

    “哼!东方太子说得倒是很好听!一句话就撇清了关系,本小姐怎么觉得,这刺客是谁派来的,东方太子很清楚呢!”苏绮冷冷地说。

    东方紫煜神色一凝:“苏小姐这话什么意思?”

    “本小姐说得很明白了,东方太子是个聪明人,如果东方太子非说听不懂的话,本小姐只能认为东方太子很会装傻了。”苏绮的态度十分强硬,话里话外的意思,像是认定这场刺杀和东阳国皇室脱不了干系,东方紫煜这会儿是在演戏了。

    东方紫煜面色一冷。正值苏霁代表天厉国和东方彻谈判之际,东方紫煜白天才专门去见穆妍,也是希望能够通过穆妍,让苏霁不要逼东阳国皇室太紧,结果当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假如苏霁认为这场刺杀是东阳国皇室做的,意图除掉他,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更加麻烦了。以苏霁的身份和头脑,一旦他回到天厉国,在厉皇面前进言,天厉国和东阳国的战火,将会一触即发

    “阿绮。”苏霁看了苏绮一眼,苏绮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苏霁伸手拿起了桌上那支染血的箭矢,看向了东方紫煜:“东方太子应该认得这是何物吧?”

    “本宫认得,这是萧王府剑龙卫专用的箭。”东方紫煜微微点头。他看到这支箭的时候很震惊,因为传闻中苏霁和萧星寒这两位虽然都是天厉国重臣,却从不来往。据说去年有一次苏霁登门拜访萧星寒,结果在萧王府门外站了一整夜,萧星寒都没有让他进去……

    东方紫煜在来的路上已经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是隐藏在暗中的一些弓箭手杀了刺客,救了苏霁。而如今这支箭表明,那些并不是普通的弓箭手,而是萧星寒的亲卫!萧星寒的剑龙卫仅有百人,由他亲自训练,一个个武功高强,箭术不凡,但极少出手。如今剑龙卫被派来暗中保护苏霁,这意味着什么,东方紫煜很清楚。

    世人都说苏霁和萧星寒不对付,从不往来,可东方紫煜现在看到的事实表明,苏霁和萧星寒暗中交情匪浅,这天厉国的一文一武两位煞神如果联合起来对付东阳国的话,东阳国危矣

    “家妹性子直,她说的话,东方太子不必放在心上。”苏霁看着东方紫煜神色淡淡地说,“今夜之事,本相知道与东阳国无关。”

    东方紫煜闻言,心中一松:“苏相果然心智过人,本宫佩服!请苏相放心,本宫定会查明真相,给苏相一个交代。”

    “东方太子,真相其实不必查。”苏霁看着东方紫煜意味深长地说。

    东方紫煜心中微微跳了一下,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安排苏霁和苏绮兄妹换了个干净的院子住,又给驿馆加派了两倍的护卫,然后就告辞离开了,没有回太子府,而是连夜入宫去见东方彻了。

    东阳国皇宫御书房。

    东方彻后半夜才刚睡着,东方紫煜就来了。听到东方紫煜说了驿馆中发生的事情,东方彻面沉如墨。

    “父皇,苏霁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不是我们做的。”东方紫煜对东方彻说。

    “他还知道是谁做的。”东方彻沉声说。

    “父皇的意思是?”东方紫煜有些不解。苏霁对他说真相不用查,他如何知道谁是幕后真凶?

    “假如苏霁死在大阳城,天厉国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等天厉国和东阳国打起来,谁会是最大的得利者?”东方彻目光冷厉地说。

    东方紫煜眉头一皱,脱口而出:“明月国!”

    虽然当今天下有四国,但北漠国地处偏远的沙漠之中,这么多年摆明了偏安一隅,几乎跟其他三国没有任何矛盾。

    而彼此相邻的三国,这些年明里暗里的关系很复杂,但不管明面上如何交好,背地里全都是敌人。

    东方彻不想跟天厉国打,是因为东阳国还没做好战争的准备。而这次苏霁的到来,给东方彻敲了一个警钟,他这两日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暗中和明月国结为盟友,一起对付天厉国,否则天厉国越来越壮大,他们就会越来越被动。

    可是今晚的事情,又给了东方彻一个当头棒喝!这场刺杀的确不用查,因为只要想一下就知道是明腾的手笔!明腾或许想着苏霁死在大阳城,接下来天厉国和东阳国打起来,明月国就能坐山观虎斗,等天厉国和东阳国打得两败俱伤的时候,明月国再出手,届时就会成为最大的赢家!不得不说,明腾的算盘打得可真响

    东方紫煜毕竟年轻,最近刚当上太子难免有些得意忘形,很多事情都想不到。如今东方彻这么一说,东方紫煜心中也是猛然一惊

    白天东方紫煜从清心寺离开之后就进了宫,对东方彻说了穆妍的态度,而东方彻和东方紫煜父子俩不愿意在割地这件事上面再对苏霁让步,他们已经开始商议,要态度强硬一些,让苏霁接受他们的条件,然后暗中联系明月国皇室,商谈结盟之事。

    可如今,还结什么盟?这已经不是明月国皇室第一次出手挑拨天厉国皇室和东阳国皇室的关系了,明腾那人,根本不可信

    “父皇,萧星寒竟然派了剑龙卫保护苏霁,他们私下定然关系匪浅,如果这样的话,天厉国真的不好对付了。”东方紫煜微微叹了一口气。

    “明腾越是想要看我们和天厉国斗,我们越是不能让他如愿!”东方彻冷声说。

    暂时不考虑北漠国,天厉国东阳国和明月国三国相争,一旦开战,最可能的局面是二对一,而那个没有盟友的“一”,胜算微乎其微。

    摆在东阳国面前的选择是,要么暂时对天厉国低头,对天厉国皇室示好,和天厉国结盟,对付明月国。要么就和明月国结盟,联手对付天厉国。

    今天白天的时候,东方彻和东方紫煜还倾向于选择后者,可这场刺杀,让他们不得不改变主意。因为明月国的掌权者明腾和东方彻的想法根本不一样,明腾并不想跟谁结盟,他想让天厉国和东阳国斗得你死我活,让明月国的利益最大化。

    退一步讲,就算现在不提结盟,东阳国也绝对不能和天厉国翻脸,反而要尽力维持和平友好,不给明月国可乘之机,也给东阳国争取更多的时间,壮大自身的实力。

    “父皇,我们接下来怎么做?”东方紫煜看着东方彻问。

    东方彻面色沉沉地说:“明日一早,你去驿馆,请苏霁进宫,就说朕已经准备好了安平的嫁妆,让他来过目。”

    “是,儿臣明白。”东方紫煜微微点头。

    “另外,安平出嫁的时候,你亲自去送亲,让姚晔带兵随行护卫,这两日尽快安排好。”东方彻神色冷肃地说。

    东方紫煜神色一正:“是,父皇。”

    大阳城天厉国驿馆。

    东方紫煜走了之后,苏霁和苏绮并没有再去睡觉,也睡不着了。

    “老大,能不能别用那种看傻子的眼神看我?”苏绮一脸不爽地看着苏霁说,“我知道那些刺客不是东阳国皇帝派来的,他们没那么蠢!我故意那么说,是在配合你,我唱白脸,你唱红脸,东方紫煜就只能没脸了!”

    “你想多了,我没看你,我在看这支箭。”苏霁神色淡淡地说。

    “这箭是剑龙卫的没错,但萧星寒怎么会派人保护我们?”苏绮神色不解地说,“如果不是那些剑龙卫,今夜倒真的有点麻烦了。”

    苏霁沉默,苏绮接着说:“你和爷爷为了求萧星寒出手给表哥和小表妹医治,可没少在萧王府受气!爷爷还好,萧星寒看他是长辈,每次还请他进去喝杯茶,却从来不肯点头!大哥你在萧王府门口吃了多少次闭门羹,我都数不过来了!尤其是去年那次,你在萧王府门口白白站了一整夜,闹得人尽皆知,要不是爷爷拦着,我肯定把你打晕扛回去!”

    “提那些做什么?”苏霁神色淡淡地说。虽然在过去的四年多时间里面,苏家表面上对穆霖和穆妍不管不问,事实上并非如此。苏徵和苏霁祖孙俩,没少为了穆霖和穆妍的身体奔走,明里暗里求萧星寒的次数确实都数不清了。不过苏霁和苏绮并没有对穆妍提过这些,苏霁觉得如今事情都过去了,也没有必要再说。

    其实世人认为苏霁和萧星寒不对付倒也没错,他们两人私下里确实从不来往,甚至已经多年没说过一句话,苏霁倒是想跟萧星寒来往,可萧星寒拒绝了。

    “不提就不提了,反正我不喜欢萧星寒那个人,太不近人情了!”苏绮没好气地说,“这支箭有什么好看的?萧星寒不可能派人保护我们,所以这些剑龙卫肯定是小表妹派来的!”

    “我知道。”苏霁微微点头。他当然最清楚萧星寒不会派人保护他,出现在大阳城的剑龙卫,毫无疑问和穆妍有关,应该是萧星寒留下保护穆妍的。

    “你都知道了还皱着眉头想什么呢?”苏绮看着苏霁问。

    “我在想,小妍怎么知道今夜有人来刺杀我们?”苏霁若有所思地说。

    “因为我不仅长得好看,还很聪明。”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苏霁抬头就看到穆妍走了进来。

    看到穆妍一身夜行衣,脸上还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苏绮神色莫名:“小表妹,你这打扮,怎么跟萧星寒有点像?”

    “纯属巧合。”穆妍摘下脸上的面具,在苏绮身边坐了下来。

    “小表妹,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来刺杀我哥?”苏绮看着穆妍问。

    “猜的。”穆妍微微一笑。事实上从苏霁第一天到大阳城,穆妍就把剑龙卫派过来了,原因很简单,她直觉有人会对苏霁下手,而且十之八九是明腾。

    “你怎么这么会猜?”苏绮捏了一下穆妍粉嫩的脸蛋。

    穆妍很淡定地回捏了一下苏绮的脸。她并不是会猜,而是她经历过同样的事情。明腾一直在暗中伺机破坏天厉国和东阳国两国皇室的关系,先前派人刺杀穆妍,刺杀穆家其他的人,就是想要破坏两国和亲,然后嫁祸给萧星寒。

    如今苏霁这个天厉国丞相来了东阳国,毫无疑问,这对明腾来说,是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一旦苏霁死在大阳城,天厉国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东阳国届时百口莫辩,因为东阳国皇室正因为苏霁的威胁而对他不满,有杀人动机。然后明腾就可以看着天厉国和东阳国打起来,等着坐收渔利了。

    总之一句话,三国皇帝性格差异很大,而明腾是个真小人……

    “表哥,你接下来可以狮子大开口了。”穆妍看着苏霁笑得意味深长。不用怀疑,穆妍绝对相信苏霁会利用这场刺杀,对东阳国施压。而剑龙卫的箭,对苏霁来说,也是对东阳国皇室的警告。

    “小妍,别这么聪明,这样会显得阿绮很笨。”苏霁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穆妍的头发。

    穆妍无语望天,怎么一个个都喜欢摸她的头?她的头发摸起来很舒服么?发型都要乱了。

    而苏绮听到苏霁的话,瞬间就怒了:“大哥!你再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跟你翻脸?”

    苏霁唇角微勾:“我说的都是事实,阿绮,你要多学学小妍,冷静一点,不要那么一惊一乍的,很不淑女。”

    穆妍决定原谅苏霁一见面就说她是瘦巴巴的丑丫头这件事,因为苏霁这个笑面狐狸连自己的亲妹妹都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