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94.传说中的表哥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穆妍心中微微跳了一下。当年?和帅表哥的约定?难道……不会吧

    穆妍认真思考了一下原主当年和表哥苏霁私定终身的可能性,答案是,应该不可能吧……

    苏霁口中的当年,和现在的穆妍没有任何关系,最晚也就是四年多之前,穆耀光还没有叛逃的时候发生的事情。那会儿原主才十岁出头,情窦还没开呢就爱上表哥了?表哥也不至于会看上那会儿瘦巴巴病得快死的小女孩吧!不然就太扯了

    “什么约定不约定的?”苏绮眉头一皱,“大哥你有话就直说!你没看出小表妹傻乎乎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嗯,我不记得了。”穆妍微微点头。

    苏霁看着穆妍脸色苍白虚弱的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当年你答应表哥,说要好起来,长胖一点,你没有做到。”

    穆妍好想死一死……表哥表妹当年许下的约定,不是山盟海誓,不是非你不嫁,是要长胖一点?!还能更搞笑么

    “大哥你真无聊!”苏绮瞪了苏霁一眼。

    苏霁叹了一口气说:“我很认真的,看小妍那瘦巴巴的丑样子,爷爷见到了,心里肯定不好受。”

    穆妍好想再死一死……瘦巴巴的丑样子?苏霁的眼睛确定没问题?她是一直很瘦,今天非常时期看起来很虚弱,但她一点儿都不丑好吧?

    仿佛看出穆妍心中所想,苏绮看着她来了一句:“小表妹别伤心,你不算太丑。”

    穆妍无力扶额。这对兄妹是哪里来的妖孽?这是亲人久别重逢该有的画面么?

    “表哥呢?”苏绮看着穆妍问了一句。

    “你问我哥啊?”穆妍愣了一下,“他不在大阳城。”

    苏绮神色一变:“他为何不在大阳城?先前我们听闻穆家出了事,可在进城之前,我明明听说穆家人都没死!”

    “我哥是没死,他去天厉国了。”穆妍声音虚弱地说。

    苏绮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他什么时候去的天厉国?谁送他去的?他不是身体不好吗?怎么能去那么远的地方?”

    “他跟萧星寒一起走的。”穆妍说。

    苏霁眼眸微闪:“阿霖为何会跟萧星寒在一起?小妍,难道你见过萧星寒了?”

    “见过了。”穆妍微微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快说清楚!”苏绮皱眉说。

    “很简单,我很快就要嫁给萧星寒,萧星寒带走我哥,为他医治。”穆妍声音虚弱地说。

    “萧星寒真要娶你?”苏绮愣了一下。

    “嗯。”穆妍点头。

    “为何?”苏绮不解。

    “因为……”穆妍很认真地说,“我长得很好看。”

    苏霁和苏绮兄妹对视了一眼,苏霁微微一笑说:“小表妹虽然还是瘦巴巴的,但是性子开朗了些。”

    苏绮微微点头:“是跟以前很不一样了。”

    “你们到底来干嘛的?”穆妍看着面前的这对兄妹问。

    “我是来找你哥的,我哥来找你的。”苏绮看着穆妍说。

    穆妍神色莫名。苏绮似乎很紧张穆霖的样子,难道她和穆霖当年也有什么约定?穆妍从未听穆霖提起苏家人,她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这对兄妹在天厉国到底是什么身份。

    “小妍,爷爷让我们来,带你回家去。”苏霁看着穆妍微微一笑。

    “可我已经不记得外公了。”穆妍微微垂眸。她现在有很多疑惑,苏霁和苏绮的爷爷,她的外公,到底又是什么人?带她回家?几个意思?

    “你放心,虽然萧星寒变了许多,但他十三年前曾是爷爷的学生,爷爷已经同他谈过了,他答应爷爷,会带你和阿霖回天厉国,你不想嫁给他,便回苏家去。”苏霁看着穆妍说。苏绮微微愣了一下,显然苏霁说的话,她也是第一次知道。

    萧星寒答应穆霖和穆妍的外公,带他们回天厉国?穆妍从未听萧星寒提起过,但她并不觉得萧星寒是因为苏家那位老人才要娶她的,因为……她真的长得很好看,萧星寒明明就是喜欢她的,其中没有任何误会。

    “哦。”穆妍微微点头。

    “七皇子,小姐身体不适,不宜见客。”门外突然传来凌霜的声音。

    “哼!当本皇子不知道那个臭丫头是装病?滚开!”东方紫霄的声音。

    “小姐,七皇子非要闯进来,奴婢拦不住。”守在门口的晴雪跑了进来。

    穆妍还没说什么,苏绮神色一冷,猛然站了起来,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苏霁端起了手边的茶杯,神色悠闲地品了一口:“这茶不错。”

    东方紫霄已经到了门口,里面突然走出来一个高挑的少女,他愣了一下,还没问苏绮是谁,苏绮一句话没说,直接拔剑就架在了东方紫霄的脖子上,看着他冷冷地说:“滚出去!”

    东方紫霄瞬间懵逼了!不提他本来就是正宫皇后所出的皇子,他亲哥现在已经是太子了,这大阳城里哪个见了他不得点头哈腰的,姑娘们一个个都上赶着往他身边凑,这会儿竟然冒出来一个彪悍丫头,直接对他动刀了

    “你知不知道本皇子是什么身份?你找死!”东方紫霄瞪着苏绮说。

    “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为何还活着浪费粮食?”苏绮冷哼了一声。

    “你!”东方紫霄简直要被气死了,“来人,把她给我拿下!”

    东方紫霄的护卫冲了进来,苏绮却一点儿都不见害怕,冷笑了一声说:“别靠近,否则我把他脑袋砍了!”

    东方紫霄不可置信地看着苏绮,他突然意识到,这个一见面就对他动手的女人,真的会说到做到。

    “阿绮,回来。”

    房间里面传出了苏霁的声音,苏绮猛然放开了东方紫霄,东方紫霄还没开口让他的人拿下苏绮,苏绮猛然抬腿,飞起一脚,然后东方紫霄惨叫了一声,如一道流星,飞出了院外。

    晴雪和凌霜看着苏绮的目光那叫一个崇拜,而东方紫霄的属下都快傻了,反应过来之后赶紧冲出去找东方紫霄了。

    苏绮回到房间,看到苏霁眼中的警告,轻哼了一声说:“能怎么样啊?我又没有真的砍了他的头!不过一个皇子而已,他有本事出去跟人说他被女人打了,那我就敬他是个娘们儿!”

    穆妍直接被逗乐了,表示这个表姐有点意思。

    东方紫霄没有受伤,只是晕了过去,被他的属下抬走找太医去了。

    穆妍并不担心苏绮的行为会给她带来什么麻烦,因为东方紫霄有东方紫煜约束着,掀不起什么风浪。

    “你们要等我出嫁的时候再走吗?”穆妍看着苏霁和苏绮兄妹问道。

    “嗯。”苏霁神色淡淡地应了一声,又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穆家就让你住在这里?”苏绮看了看简陋的房间,神色不悦地说,“别让我见到穆耀光那个逆贼,我一定要他好看!”

    “冒昧问一句,苏家在天厉国,是个什么样的存在?”穆妍弱弱地问。她以为苏家被穆家牵连,肯定不好过,可苏霁云淡风轻,苏绮行事相当不羁,听苏绮的语气,好像苏家如今并不简单。

    “爷爷已经告老辞官了。”苏绮说。

    “外公辞了什么官?”穆妍问。

    “丞相。”苏绮回答。

    穆妍微微点头,然后就听到苏绮接着说:“现在天厉国的丞相是我哥。”

    “表姐你呢?”穆妍总觉得苏绮不是个养在深闺的娇小姐。

    “本小姐不才,半年之前当上了大内禁军副统领,改日定能当上女将军。”苏绮唇角微勾,端的是自信张扬。

    这个世界对女子限制颇多,但也有不少例外,只要有才华,女子也可以不输男儿。苏家既然出了两位丞相,应该是书香门第,苏绮显然是苏家的异类。

    而当年穆耀光叛逃,穆家姻亲苏家在天厉国依旧能够屹立不倒,穆妍大概明白是因为什么了。

    “小妍,这几年我们没有来看你和阿霖,是不方便,希望你能理解。”苏霁看着穆妍说。

    穆妍点头:“当然。”苏家当年没受牵连只是表面,一旦苏家跟东阳国穆家再有任何来往,都必然会引起天厉国皇室的猜忌,穆妍明白。

    “爷爷每年都暗中差人过来打听你们的消息,也曾不止一次去求过萧星寒,希望他出手为你们医治,只是萧星寒都拒绝了。”苏霁神色淡淡地说,“不知为何,前些日子萧星寒突然又应了爷爷的请求。”

    穆妍心中默默地说,当然是因为我了……

    苏霁是天厉国丞相,苏绮在天厉国皇宫中当差,他们兄妹俩来东阳国,定然是经过厉皇同意的。穆妍觉得,厉皇似乎已经放弃了灭掉穆家满门的打算,真的准备让她和萧星寒成亲了,不过这其中的事情,自然不会这么简单。

    又坐了片刻,看穆妍神色越发憔悴虚弱,苏霁起身告辞,说有事要处理,晚些时候再过来,苏绮也跟着走了,说要保护苏霁,还特别对穆妍强调了,说苏霁除了脑子之外,一无是处……

    穆妍接过凌霜递过来的一杯温水,喝了两口,全身无力地躺回了床上去。苏霁和苏绮兄妹事实上是奉皇命过来接亲的,随行的还有天厉国的一些官员和护卫,只是一进城先过来看了她一眼而已。接下来会有人招待他们,而苏绮确实不用担心东方紫霄的报复,因为她如今代表的是天厉国皇室。

    “小姐睡会儿吧,奴婢在火上熬了山珍粥,等小姐醒了喝一碗。”凌霜给穆妍盖好了被子轻声说。

    “嗯,你们也都去歇着,别忙活了……”穆妍有气无力地闭上了眼睛。突然冒出来的外家,给穆妍的感觉还不错,她已经开始期待嫁到天厉国之后的生活了。

    苏霁和苏绮两个人进城的时候很低调,并没有惊动什么人,跟随他们从天厉国来的护卫,都在城外候着。

    兄妹两人见过穆妍之后,下了云秀山,出城跟队伍会和,然后又一起进了城。

    大阳城太子府。

    东方紫煜刚接到消息,说天厉国皇室派了人来,来的人,是天厉国的丞相苏霁,他正准备出门去迎接,东方紫霄的属下就匆忙赶过来禀报,说东方紫霄在清心寺被人打了。

    东方紫煜皱眉:“七弟去清心寺做什么?”他已经警告过东方紫霄不止一次,让他不要再去招惹穆妍,看来东方紫霄根本没有听进去。

    “七皇子去找安平公主,被一个女子打了,那个女子的身份属下不知。”

    “是在安平那里被人打了?伤势如何?”东方紫煜冷声问。穆妍那里的女子?不是穆妍,穆妍的丫鬟也没有这个胆子,他刚刚才听闻苏氏兄妹进了大阳城,会不会是传说中那位天厉国第一悍女,苏霁的妹妹苏绮?

    “只是擦破了皮,晕过去了,这会儿已经醒了。”东方紫霄的属下垂着头说。

    东方紫煜神色一冷,猛然抬脚朝着东方紫霄的属下踹了过去:“滚回去,告诉七弟,他被禁足了!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准再出门!”

    东方紫煜真的觉得东方紫霞该好好管教一下了,省得出去惹是生非,还总是丢人

    东方紫煜带着人,迎上了苏霁。

    苏霁坐在马车里面,而苏绮一身劲装,骑在高高的马背上。东方紫煜看一眼,就几乎可以确定,打了他弟弟的应该就是这个悍名远扬的姑娘了。

    “苏相远道而来,有时远迎。”东方紫煜微笑着拱手。

    苏霁下了马车,端的是公子如玉,气质脱俗。他微微躬身,对着东方紫煜行礼:“恭喜东太子。”

    “呵呵,这位便是苏小姐吧?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东方紫煜看着苏绮微微一笑。

    苏绮已经翻身下了马,神色严肃地拱手:“东太子。”

    寒暄过后,东方紫煜安排苏霁和苏绮兄妹住进了大阳城天厉国的驿馆,说东方彻今日身体不适,明日再请苏霁和苏绮兄妹入宫,为他们接风洗尘。

    东方紫煜要离开的时候,苏绮突然开口对他说:“东太子,请转告你弟弟,让他以后离我家小表妹远一点。”

    苏霁笑容清浅,并未开口说什么。东方紫煜神色有些尴尬:“苏小姐言重了,安平是本宫和七弟的义妹,七弟只是喜欢找安平玩儿。”

    “本小姐也不介意再跟七皇子玩玩儿。”苏绮面无表情地说。

    “阿绮。”苏霁叫了苏绮一声,苏绮不再说话,苏霁看着东方紫煜微微一笑说,“东太子,小妹顽劣,如果伤到了七皇子,本相改日亲自登门谢罪。”

    “只是小孩子玩闹,不必当真。”东方紫煜笑了。

    转身离开的时候,东方紫煜面色微微沉了下来。天厉国太子厉宸风和萧星寒八月底才离开大阳城,如今或许才刚回到天厉国都城,厉皇竟然又派了苏家兄妹奉皇命而来

    苏家是什么样的存在,东方紫煜很清楚。当年穆氏一族叛逃,作为穆耀光的岳父,苏家老家主苏徵竟然能够让苏家成功渡过那样的生死危机,并且苏家在天厉国的地位几乎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苏霁的爷爷苏徵四年前告老辞官,不再是天厉国的丞相。很多人冷眼看着,以为是厉皇因为穆家迁怒了苏家,贬了苏家为庶民。

    可是没过多久,有那种想法的人都被打脸了,因为在苏徵辞官一年之后,二十出头的苏霁入朝为官,并且直接空降成为天厉国百官之首,深得厉皇宠信,谁见了他都要尊称一句苏相。

    苏霁当上丞相不过三年的时间,他表面温和清隽,实则智谋颇深,行事手腕强硬,辅佐厉皇在天厉国推行了不少新的政策,为天厉国官员队伍之中吸纳了众多有才之士,让天厉国在农耕、水利方面都超越了其他三国,在律法方面更加严明。

    世人皆言,天厉国文有苏霁,武有萧星寒,他们就是厉皇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东方紫煜心里很清楚,天厉国的实力,其实已经隐隐地超越了其他三国,苏霁和萧星寒这两人,在其中功不可没。

    而苏霁事实上是穆妍嫡亲的表兄,他在穆妍即将和亲天厉国的时候,来了大阳城,所为何事,东方紫煜觉得很难讲。他离开驿馆之后,就立刻进宫去见东方彻了。

    驿馆里面。

    苏绮问苏霁:“大哥,我们要不要去穆家走一趟?”

    “怎么?你还真想去和穆耀光打架不成?”苏霁神色淡淡地说。

    “哼!一提起他我就来气!”苏绮猛然握拳砸了一下桌子。

    “何必与那种人计较。”苏霁神色淡淡地说,“你没事就去陪陪小妍,不要到处乱跑。”

    “小表妹瘦得让人心疼,爷爷见了肯定该伤心了。”苏绮皱眉说,“可萧星寒既然愿意带表哥走,愿意给表哥医治,为何没有出手给小表妹医治?他真的打算娶小表妹吗?我有些怀疑。”

    “虽然不知萧星寒为何改了主意,答应了爷爷的请求,但他既然应了,便不会食言。”苏霁神色淡淡地说,“阿霖已经去了天厉国,穆家其他人,与我们无干。”

    “好吧,你是老大,你说了算。”苏绮微微点头。

    大阳城穆家别院。

    乍闻苏氏兄妹来到大阳城的消息,穆耀光打翻了手边的茶杯,东方明玉垂眸,掩去了眼底的一丝阴霾。

    “母亲,他们……”穆卓清神色有些不安。她比穆妍大两岁,她记得苏霁和苏绮,因为曾经他们也是名义上的表兄妹,只是苏霁和苏绮都不喜欢她,不愿意跟她来往,她知道原因。

    当年穆家人离开天厉国,来到东阳国,临走的时候,穆卓清还问了东方明玉一句,他们那样做,会不会牵连到苏家。

    穆卓清一直记得东方明玉当时冷漠的表情,东方明玉只说了一句话:“苏家人死不了!”

    如今四年多时间过去,穆妍对苏家毫无印象,穆卓清却什么都没有忘记。苏家的确没有被穆家牵连,一直好好的,在天厉国的地位比起从前更进一层。可这并不代表苏家还会把穆家当做姻亲,苏霁会认穆霖,会认穆妍,但他绝对不会认穆家其他人。

    穆卓清还记得当年她最羡慕穆妍的一点就是,苏霁很宠穆妍,那时穆妍病得很重,苏霁几乎每天都会去看穆妍,给她带好吃的好玩的,还会背着无法下地的穆妍去花园里面赏花晒太阳……

    “他们,与我们无干。”东方明玉冷冷地说。她带着她的一双儿女回到了她的国家,而穆霖和穆妍,也会回去他们母亲的国家,从此他们再无相干。

    穆耀光猛然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东方明玉神色平静地看着穆耀光的背影,起身拿着帕子收拾了一下穆耀光打碎的茶杯。

    “母亲,您和父亲吵架了吗?”穆卓清感觉东方明玉和穆耀光之间似乎越来越疏远了,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没有。”东方明玉微微摇头,“你去陪祺儿吧,他身体还没好,一个人待着也无事。”

    “好。”穆卓清乖巧地点头,起身离开了。

    东方明玉的手被碎瓷划破了一个口子,她神色微微有些怔然,片刻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用一个干净的帕子包住了手指,静静地坐在那里,坐了好久。

    清心寺。

    傍晚时分,穆妍幽幽醒转,晴雪伺候她简单洗漱了一下,凌霜端来熬了大半天的山珍粥,坐在床边拿勺子吹凉了,喂穆妍吃。

    吃了两口温热的粥,清淡却齿颊留香,穆妍的胃里也变得暖暖的。她露出一个无力的笑容,感叹了一句:“终于感觉我也是个娇小姐了……”

    “你不是娇小姐谁是?”苏绮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她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苏霁。

    “粥挺香的,给我来一碗,饿了。”苏绮接过了凌霜手中的碗,十分不客气地说。

    看到苏绮要亲自喂穆妍喝粥,凌霜微微一笑,应了一声,起身出去给苏绮和苏霁盛粥了。

    苏绮的心意穆妍领了,可当苏绮第三次把勺子杵到穆妍下巴上的时候,穆妍一脸生无可恋,苏霁也看不下去了。

    “苏小姐,还是让奴婢来吧。”晴雪把碗接了过去,拿帕子擦了擦穆妍的下巴,偷偷笑了一下,觉得苏小姐好可爱。

    苏绮在旁边坐下,伸手拍了拍穆妍的肩膀说:“我擅长打架,不擅长喂饭,小表妹你别介意啊!”

    “求别打我……”穆妍现在身体弱到了极点,被苏绮这么没轻没重地拍了几下差点吐血。

    苏霁皱眉:“阿绮,你离小妍远一点!”

    “咳咳,忘了,我手重。”苏绮干笑了一声,动作不自然地轻轻摸了一下穆妍的头发,“你可别哭啊,不然我哥会揍我的。”

    穆妍不想哭,反而很想笑,可惜她真的觉得很累,笑不出来。假如不是苏霁和苏绮赶在这个日子来,穆妍原本是打算在床上挺尸一天一夜,什么都不做,也不说话,就那么熬过去的。

    凌霜端了两碗冒着热气的粥过来,分别放在了苏霁和苏绮面前,苏绮尝了一口,微微点头说:“还不错。”

    苏霁拿起勺子,也尝了一口,看着穆妍微微一笑:“小妍,你这里的东西,都别有一番风味。”

    穆妍决定等她熬过今天,要好好打听一下这位表哥,一个年纪轻轻就当上丞相的男人,必然不是个正常男人,十有八九是个笑面狐狸,要小心……

    “小表妹,你一直都这样吗?”苏绮放下勺子,看着穆妍问。穆妍这么虚弱无力的样子,让苏绮觉得有点焦虑,这小表妹生活都不能自理,以后可咋办?

    “不是。”穆妍神色疲惫地摇头,“其他时候还好。”

    “阿绮,我们回去吧。”苏霁站了起来,“有什么话改日再说,让小妍好好休息。”

    “好吧。”苏绮点头,又走过来揉了揉穆妍的脑袋,“小表妹,明天你要还是这样,姐姐我决定教你扎马步,好好练练你!”

    “阿绮。”苏霁站在门口叫了一声。

    苏绮背对着苏霁翻了个白眼,然后对着穆妍无声地说了两个字“烦人”,转身的时候神色如常地跟着苏霁出去了。

    穆妍微微一笑,她都有点想念她家哥哥了,不知道穆霖这会儿是不是已经到了天厉国皇城耒阳城,或许下次再见,穆霖就能站起来了。

    穆妍真的感觉很累,吃了一碗粥,也不饿了,漱了口之后,就直接躺下睡着了。

    九月十六,一大早,东方彻派了人,到驿馆中去请苏霁进宫。

    苏绮依旧跟着苏霁,因为出门在外的时候,她是苏霁的护卫。

    进了东阳国皇宫,到了御书房外面,苏霁让苏绮在外面候着,他自己走了进去。

    “天厉国苏霁,拜见东皇陛下。”苏霁微微躬身,对东方彻行礼。

    “苏相不必多礼,坐吧。”东方彻最近消瘦了不少,鬓边已经出现了几丝白发。

    东方彻看着静静地坐在那里的苏霁,心中不由感叹,为何天厉国的年轻人都如此厉害?东阳国如果也能出一个苏霁这样的人才,绝对是国之幸事啊

    “苏相已经见过安平了吧?”东方彻笑容有些疲惫,“安平的身体弱了些,但是等她嫁到萧王府,有萧王为她调理,会很快好起来的。”

    “东皇言之有理。”苏霁笑意温和地说。

    “苏相此次前来,是来接亲的吧?”东方彻看着苏霁问。

    苏霁微微点头:“本相奉皇命前来接亲,顺便与东皇谈谈,安平公主的嫁妆。”

    东方彻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微微一笑说:“嫁妆一事,苏相和厉皇大可放心。安平是朕的义女,朕早已为她备好十里红妆,届时定让她风光大嫁。”

    苏霁唇角微勾:“东皇仁厚。吾皇说,嫁妆不在多,合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东方彻眼眸微闪:“厉皇的意思是?”

    “四年前,明玉长公主回到了东阳国。”苏霁话锋一转,突然提起了东方明玉,让东方彻心中微微沉了沉。

    “吾皇仁慈,虽然对于穆氏一族叛国之行痛心疾首,仍不忍赶尽杀绝。”苏霁神色平静地说,“或许有人认为,吾皇是看在穆将军为天厉国立下无数战功,宽恕了他,实则不然。”

    “苏相有话不妨直言。”东方彻看着苏霁说。

    苏霁微微一笑:“本相有些肺腑之言想讲与东皇。当年之事,吾皇只是看在东皇的面子上,不想为难明玉长公主和她的一双儿女,也不想破坏两国修好,所以便饶恕了穆家的罪行。”

    “年初两国交战,实为一场误会,吾皇提出和亲,也是在向东皇表示交好之意。”苏霁笑容清浅,“希望东皇能够看到天厉国的诚意。”

    “当然。”东方彻点头,“厉皇宅心仁厚,深明大义,朕十分敬佩。”

    “既然吾皇的诚意东皇看到了,吾皇也希望可以看到东皇的诚意。”苏霁笑得越发温和清隽。

    东方彻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苏霁说:“苏相的意思朕明白了,改日再请苏相进宫,商讨安平的嫁妆一事。”

    苏霁笑着站了起来:“那本相便不打扰东皇了。”

    东方彻看着苏霁清瘦的背影,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拳头也紧紧地握了起来。

    东方彻知道,苏霁绝对不是单纯地来看望他的表妹,也不是单纯地来接亲的,苏霁作为厉皇最宠信的心腹大臣,他既然来了,就绝对有所图谋

    而苏霁顺着东方彻的话,提到穆妍的时候只说安平公主,一字不提穆妍是他嫡亲的表妹这件事,也是在向东方彻表明,他不是来跟谁谈感情的。

    看似苏霁和东方彻谈论的是穆妍的嫁妆,实则另有深意。

    苏霁突然提起东方明玉和她的一双儿女,提起天厉国的叛将穆家,还说天厉国皇帝放过东方明玉和穆耀光一家,只是看东方彻的面子。

    苏霁的意思东方彻明白。东方彻当初接纳了东方明玉一家,护他们一家到现在,天厉国给他面子,没动这大阳城的穆王府,东方彻也必须领这个情!而两国皇室之间事实上没有人情可言,所谓的人情,必须要付出代价!东方彻要继续保东方明玉和穆耀光一家,可以,只要他愿意拿出让天厉国皇室满意的筹码来交换

    世事都有因果,天厉国四年多都没有动大阳城的穆王府,绝对不是因为忘记了当年的事情。而苏霁话语温和,言辞婉转,实则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东方彻,东方彻不要以为东方明玉是他的妹妹,天厉国就会忍了这口气

    苏霁后来又提到了年初东阳国和天厉国的交战,那也是这桩和亲产生的缘由。

    那场开始得很突然,结束得很快的战斗,以东阳国的失败而告终,天厉国的大将军萧星寒甚至都没有出手。

    而那场战争的起因,并不是苏霁所说的误会,而是东阳国刻意挑衅,本意只是试探天厉国的防守,这在两国边境地带其实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可天厉国这次没有善罢甘休,让东阳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最终丢了一座城池,东阳国的大将军姚昶还亲自到天厉国军中去道歉,解释所谓的“误会”,天厉国才没有继续乘胜追击。

    东阳国并不是因为比天厉国弱太多,所以不敢打,是因为东阳国并没有做好开战的准备,尤其是对上国力越来越强横的天厉国。

    东方彻选择暂时低头,息事宁人,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天厉国皇室突然提出了那桩和亲。

    东方彻知道,他没有拒绝的余地,所以便答应了。东方彻本以为,天厉国是想借此机会对付穆王府,可后来事情的发展有些超出东方彻的预料。

    如今这桩世人全都不看好的和亲,发展得异常顺利,萧星寒没有动穆家,天厉国太子厉宸风似乎已经认可了穆妍这个未来的萧王妃。

    昨日得知苏霁来到大阳城的时候,东方彻还在想,是不是因为苏家做了什么,才促成了这桩和亲,毕竟穆妍是苏霁的亲表妹,或许苏家只是为了让穆霖和穆妍回到天厉国去,毕竟他们是苏徵的亲外孙。

    可是今日见到苏霁,东方彻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苏霁能够年纪轻轻当上天厉国的丞相,得到厉皇宠信,绝对不是偶然。

    苏霁先是提起东方明玉一家,后来又提起年初的那场战争,说天厉国皇室希望看到东方彻的诚意,其实意思只有一个,穆妍和亲的嫁妆,天厉国要的是东阳国的土地!两国之间,所谓的诚意,从来都不会是金银,只有土地,才是能让一国皇室满意的利益。

    假如当年东方明玉一家人刚回到东阳国,天厉国皇室就提出要东方彻割地来交换他们的性命,东方彻当然不可能同意。

    假如年初东阳国刚刚战败的时候,天厉国提出要东阳国割地赔偿,那场结束得很快的战争很可能会继续打下去,因为只是才开始,天厉国取得的胜利并不足以让东阳国真正低头。

    可事情发展到了现在,东方明玉一家已经在大阳城平静地生活了四年多,而两国边境的硝烟也已经消散了大半年,苏霁却现身,告诉东方彻一个道理,何为秋后算账……

    原本远远不至于割地赔偿的两件事,在天厉国表面的“宽容”之下,东方彻放松了警惕,在他以为天厉国皇室不够狠心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输了这局棋。

    事到如今,东方彻发现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因为在苏霁到达大阳城的时候,天厉国的大军,很可能已经做好了对东阳国开战的准备,可东阳国如今能打吗?答案是,不能。

    东方彻静静地在御书房中坐了很久很久,天色渐暗的时候,派人叫来了东方紫煜,还有东阳国的几位重臣,商议到了深夜。

    清心寺。

    苏霁在傍晚时分和苏绮一起去找穆妍,还没进门,苏绮大声说:“小表妹,起床了!姐姐教你扎马步!”

    结果下一刻,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飞了出来,直直地朝着苏绮的面门

    苏绮神色一变,侧身避开,苏霁眼眸微寒,兄妹两人都以为有人来找穆妍的麻烦,却没想到,跟着那把匕首从房间里面飞出来的人,竟然是穆妍

    看到穆妍身姿灵活地拿回了匕首,稳稳地落在了地上,苏绮目瞪口呆:“小表妹!你是回光返照了吗?”

    “要不要打架?”穆妍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热情邀请苏绮一起玩儿。

    “好你个混蛋丫头!看来你昨天都是装的!害得我们好生担心!”苏绮猛然拔剑指向了穆妍,“打架?哼!姐姐今天要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一个诚实的好姑娘!”

    苏霁默默地绕开穆妍和苏绮,进了房间,关上门,开了窗,在窗边坐下,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开始欣赏穆妍和苏绮的战斗。

    苏绮用的长剑,穆妍用的匕首。苏绮显然很想把穆妍打趴下,让穆妍乖乖听话,可穆妍决定让苏绮好好见识一下她这个瘦巴巴的丑丫头,到底有多美

    苏霁不懂武功,但他很快就发现,苏绮根本就不是穆妍的对手,穆妍没有用全力,依旧游刃有余。

    看着穆妍灵活矫健的身姿,白皙红润的小脸,苏霁唇角勾起了一个清浅的弧度。他想他终于明白萧星寒过去十多年都不肯答应的那件事,为何近日突然改变主意了,不是因为他的爷爷,也不是因为其他任何人,只是因为外面那个淘气的小丫头……

    ------题外话------

    请粉丝榜上排行前十的读者在评论区冒个泡泡,领取奖励:

    1珍珍jean

    2达尼亚

    3天上人间如果真值得歌颂

    4玉洛瑶

    5緈諨whj

    6冬天来了那啥

    7在下赤胖赤

    8紫弦心儿

    9娴若微风

    10姒小妖

    多谢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