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93.小妍,你可还记得当年我们的约定?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东阳国皇宫。

    东方彻今夜并没有去禁地青荷宫,深夜时分还在御书房中批阅奏折。白天他因为东方明雅的话,受了刺激,把御书房中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如今,御书房已经恢复了原样。

    听到门口太监禀报说晋国公府的二公子有急事求见,东方彻面色微沉:“让他进来。”

    很快,一个年轻公子进了御书房,跪地行礼。

    “起来吧,发生什么事了?”东方彻看着晋崇和东方明雅的二儿子晋宇轩问道。这晋宇轩的确是东方明雅和晋崇的第二个儿子,因为晋国公府的大公子刚出生就夭折了。

    晋宇轩垂眸恭敬地说:“皇舅舅,今夜有刺客闯入了大哥的灵堂,后来……”

    “后来怎么了?”东方彻神色一寒,心猛然被揪紧了

    “那刺客打开了大哥的棺木,棺木里面,不是……不是大哥的遗体。”晋宇轩垂着头说。

    东方彻身子一晃,不可置信地看着晋宇轩:“连城呢?”

    “不知。”晋宇轩低着头说。

    东方彻猛然站了起来,大步朝外走去,晋宇轩赶紧低着头跟了上去。

    月华宫中,皇后姚滢听说晋宇轩深夜进宫,然后东方彻出宫去了晋国公府的消息,眼眸闪了闪,让她身边的人立刻去通知东方紫煜,让他盯着晋国公府,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晋国公府。

    灵堂里面因为打斗已经狼藉一片,没有人去管地上那具无名男尸,元姓老者摆明了要让独孤傲把命留下,独孤傲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能用的暗器也用得差不多了。

    眼看着独孤傲马上就要被擒住,穆妍眸光一寒,微微抬手,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朝着元姓老者的眼睛射了过去。

    穆妍没有用袖箭,因为那东西她曾经在姚将军府用过,虽然被人认为是穆卓清的防身暗器,但也已经暴露了。之前她在皇宫射杀晋连城的时候用了,但是并没有被人发现。

    元姓老者意识到危险的时候,银针已经近在咫尺了。他猛然侧身闪躲,银针擦着他的太阳穴飞了过去,划破了他的皮肤,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而独孤傲也终于等来了逃跑的时机!他猛然抽身而退,用最快的速度朝着一个方向狂奔

    元姓老者飞身追了上去,根本顾不上去找到底是谁在暗中偷袭他。

    眼看着独孤傲和元老先后消失在夜色之中,穆妍挥手,带着她的人,也悄无声息地朝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元姓老者对独孤傲穷追不舍,眼看着快要追上的时候,身后又袭来了一阵寒意!他猛然转身,打掉了朝着他飞过来的暗器,却没有看到偷袭之人。等他再回头去找独孤傲的时候,茫茫夜色之中,哪里还有独孤傲的影子?

    元姓老者怒极,猛然挥掌,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应声而断,他气恨地折回了晋国公府。

    独孤傲用最后一点力气,冲进了大阳城南郊一处不起眼的小宅子。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足有十几个,因为元姓老者摆明了要让他死,根本没留手。

    这里是独孤傲在大阳城的住处,房间里面一片破败,只有房间正中的一桌一椅上面是干净的,他前几日休息的时候,就坐在椅子上睡觉。

    独孤傲扯掉脸上的斗篷,露出一张年轻俊朗的脸庞。桌上放着疗伤的药,他往伤口上面胡乱地撒了一些药粉,然后端起桌上的粗瓷碗,猛灌了一碗水,暗骂了一句。

    片刻之后,独孤傲冷静下来,才意识到他今夜中了穆妍的圈套!否则不会在他刚刚打开棺材的时候,就有人刻意放火暴露了他的行踪。

    而且……独孤傲知道,是有人在暗中帮他,他才捡回一条命,否则他今晚注定在劫难逃了,暗中帮他的人,极有可能也是穆妍,那么穆妍究竟意欲何为呢?

    想到这里,独孤傲心中微沉,神色猛然一变,手刚刚摸到桌上的长剑,准备站起来离开这里,房门突然开了,一个单薄纤细的身影站在门口,朝着他看了过来,银色的面具在夜色之下闪烁着幽寒的光泽。

    “穆,妍!”独孤傲简直是咬牙切齿地念着穆妍的名字。他刚刚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穆妍不可能真的救他,很快就会找来这里,可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穆妍就是跟着他过来的。

    “怎么不叫我四十四号了?终于想起我的名字了?”穆妍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却让独孤傲心中怒意更盛。

    独孤傲自从开始以杀手的身份行走江湖,就从无失手,简直到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地步。即便遇到武功比他强的,他仗着他的暗器,最终也能取得胜利。

    可自从遇到穆妍开始,独孤傲就事事不顺!他的剑很好,穆妍的剑比他更好!他的暗器很多,穆妍的暗器比他更多!他第一次放过穆妍,是因为怀疑穆妍可能跟神兵门有什么关系,而他一直在找神兵门的线索,决定从穆妍身上入手,盯着穆妍,看她跟什么人接触。

    但独孤傲没想到,穆妍对他的了解,比他对穆妍的了解更多!即便穆妍对独孤傲的很多猜测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但宁可信其有,穆妍利用了神兵令,略施小计,就让独孤傲跳进了一个陷阱。

    而穆妍一开始其实也不知道独孤傲会在晋国公府中碰到那个元姓老者,但即便没有那位元老,被穆妍反击的独孤傲,今夜也不可能脱身了,因为穆妍已经出手,就没打算放他走。

    “你跟神兵门到底是什么关系?”独孤傲看着穆妍冷声问。穆妍既然知道神兵令的存在,就绝对跟神兵门有关系!否则世人眼中的病秧子小姐,如何会身配神剑,全身暗器?

    “你要明白,我现在动动手指就能捏死你,所以,你想活命,不要问我问题,乖乖回答我的问题。”穆妍话落,十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出现在穆妍身后,让独孤傲的心瞬间又凉了一大截,他现在想跑,也几乎不可能了。

    独孤傲沉默地坐在那里,微微握着拳头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都无可奉告!”

    “作为一个独行杀手,你的骨气从何而来?”穆妍看着独孤傲说,“你说无可奉告,是因为你猜到了我要问你什么,你在保护某些人。”

    “随便你怎么说!”独孤傲冷声说。

    “你知道,我不会放你活着离开的。”穆妍看着独孤傲说。穆妍现在几乎可以确定,独孤傲一定和神兵门的殷氏叛徒后人有关。穆妍不会放独孤傲离开,因为她在独孤傲面前,也已经暴露了不少。假如今夜独孤傲跑了,那么独孤傲身后的人,接下来一定会盯上穆妍,麻烦就会无休无止了。

    “我是杀手,不在乎生死!”独孤傲冷声说。

    “真的不在乎么?”穆妍轻笑了一声,“我怎么觉得你很在乎呢。你想保护的那些人,你就不想活着再见到他们么?其中会不会还有一个美丽的姑娘,是你的心上人?”

    穆妍纯粹是随口乱说,谁知道独孤傲闻言,神色还真的变了,拳头也握得更紧了。

    “还真的有啊?”穆妍唇角微勾,“那就好办了,要死要活,你一句话。”

    独孤傲沉默了片刻,抬头看向了穆妍,冷哼了一声说:“像你这样的叛徒之后,不配提神兵门三个字!我就算死,也不会出卖我的信仰!”

    穆妍微微愣了一下,神色莫名地看着独孤傲问:“兄台,你所谓的叛徒之后是什么意思?天下皆知我父亲是天厉国的叛将,但这跟我提不提神兵门有关系?”

    “哼!少装傻了!”独孤傲看着穆妍一脸嘲讽地说,“你的师父,是不是姓苍?”

    穆妍眉梢微挑:“难道,你师父姓殷?”

    “苍氏一族,是神兵门的叛徒,百年之前毁灭了神兵门!我作为神兵门正统之后,绝对不会和你们为伍!”独孤傲看着穆妍冷冷地说,话语之中满是对穆妍的鄙夷不屑。

    事情瞬间就变得搞笑了……

    穆妍的师父姓苍,师叔都姓苍,因为他们是神兵门苍氏后人,加入神兵门之后,便改了姓氏,一生效忠神兵门。

    苍松老头说过,百年之前神兵门覆灭,门主临死之前把神兵令交到了苍姓弟子手中,让他发誓将神兵门代代传承下去。

    就在几天之前,苍松老头对穆妍说,神兵门当年是出了叛徒才覆灭的,而叛徒姓殷,殷姓后人很可能还活着,并且在寻找神兵令。如今穆妍面前的独孤傲,就是殷氏门人。

    在穆妍眼中,独孤傲是叛徒后人,可显然在独孤傲的眼中,穆妍才是叛徒后人,殷氏是神兵门的正统。

    必定有一方在说谎,而穆妍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她家师父,原因其实很简单,神兵令就是证明。

    神兵令中隐藏着神兵门最大的秘密,最惊人的宝藏,一直就在苍氏门人手中代代相传。宝藏的诱惑是巨大的,可苍氏门人百年以来不管过得多艰苦,从未开启神兵令,让宝藏现世,因为他们想的是神兵门的传承,而不是占有神兵门的财富。

    当初苍松老头几个人过得苦逼兮兮,都快要没饭吃了,依旧坚持着他们的信仰,从未想过要利用神兵令来达到什么目的。

    不需要其他的证据,穆妍绝对相信,她才是正统,而独孤傲被人骗了

    “兄台,你姓殷么?”穆妍看着独孤傲问。

    “我姓独孤!”独孤傲冷声说。

    “看来你也不是殷家人,只是被殷氏一族利用而已。”穆妍看着独孤傲说,“听好了,你师父是骗你的,苍氏才是神兵门的正统,殷氏是百年之前的叛徒!”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独孤傲冷声说。

    “别误会,我不是要说服你,你相信不相信,无所谓。”穆妍看着独孤傲说,“你不愿意出卖你师门,我可以理解,至于真相如何,你早晚会知道,在这之前,你要么对我低头,要么,我只能强迫你低头了。”

    穆妍话落,微微抬手,守在门外的两个黑衣人走了进来,一左一右地按住了独孤傲的肩膀。

    “把他的武器,身上的暗器,全都摘了。”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两个剑龙卫开始扒独孤傲的衣服,而独孤傲挣扎了两下,只是让还未愈合的伤口流出了更多的血。

    大概一刻钟之后,穆妍看着桌上摆着的独孤傲的长剑,还有一枚指环,一根发簪,一条腰带,一只鞋,微微点头说:“可以了。”

    独孤傲微微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现在已经衣不蔽体,只穿了一只鞋,感觉十分羞辱

    穆妍对其中一个剑龙卫做了一个手势,那个剑龙卫立刻心领神会,伸手就把独孤傲给劈晕了。

    “你们两个,把他的伤治了,只要不死就行,给他下点强效的迷药,然后带着他去天厉国,交给你家王爷。”穆妍看着面前的两个剑龙卫说。

    “是,夫人!”两个黑衣人,很快提起昏迷不醒的独孤傲,从穆妍面前消失了人影。

    穆妍离开的时候,把独孤傲的武器也都带走了,除了那只鞋……

    穆妍让人把独孤傲送到天厉国,交给萧星寒,她知道萧星寒会明白她的意思。到时候萧星寒一定会把独孤傲交到苍松老头手里,那四个老头能不能从独孤傲口中问出殷氏一族的所在,穆妍就不管了。

    这天是八月二十四,明日本该是晋连城下葬的日子。

    晋国公府的气氛很是怪异。东方明雅在天亮之前醒了过来,一句话都不说,一直哭个不停,中间又哭晕了一次。

    而东方彻昨夜来了晋国公府,一进晋连城的灵堂,也差点晕过去,最后大发雷霆,命令晋崇必须给他一个交代,查清楚到底是谁盗走了晋连城的遗体,并且要把晋连城的遗体找回来

    晋国公晋崇才是最苦逼的那个。当年他奉旨娶了皇室最刁蛮任性的公主东方明雅,为此还不得不舍弃他青梅竹马的一位姑娘,结果好不容易有了个儿子,一出生就夭折了,正伤心呢,东方彻就把晋连城送到了晋国公府。

    东方明雅把对死去儿子的爱都寄托在了晋连城身上,但晋崇真的做不到,因为他始终都知道,晋连城并不是他的儿子,可他却不得不宠着晋连城,对晋连城百依百顺,因为东方彻盯着呢。

    那些年里面,其实晋崇过得很憋屈。他眼睁睁地看着晋连城欺负他亲生的儿女,却一句话都不能说,还只能对他的儿女说,让他们都忍着晋连城,都让着晋连城,千万不要惹晋连城不高兴。

    晋崇觉得自己也算仁至义尽了,晋连城死了,要进晋家的祖坟,晋崇都不敢不点头。他本来以为这一切终于可以结束了,谁知道晋连城再过两天就要下葬的时候,尸体却不见了。

    东方彻的怒火全都撒在了晋崇身上,因为晋连城的尸体是在晋国公府不见的。

    虽然元姓老者没有抓到独孤傲,但东方明雅知道那是独孤傲,因为她不久之前才找过独孤傲,要买穆妍的命。

    晋崇只能对东方彻说,都是杀手独孤傲做的,而且独孤傲还有同伙,晋连城的遗体很可能是被他们带走的。

    其实晋崇觉得这整件事情都很离奇。晋连城是真的死了,给晋连城穿寿衣的时候,晋崇就在旁边看着,而人死不能复生,是一个最基本的道理,所以没有人怀疑晋连城还活着。

    可不管是不是独孤傲,有人竟然把晋连城的尸体盗走了,这简直匪夷所思

    当天晚些时候,东阳国皇室下了一道重金悬赏通缉令,全天下通缉杀手独孤傲,悬赏的金额是天价,想必很多江湖高手都会动心。

    不过独孤傲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出现了,因为他被穆妍擒住,派人送去了天厉国。而穆妍很确定,晋连城的尸体被人盗走,和独孤傲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如今晋国公府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晋连城的尸体要找不回来的话该怎么办?事实上,人丢了还好找,尸体丢了,怎么找?就算找回来,都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东方彻下令封锁了消息,不允许晋连城遗体丢失的消息传出去,可明日就是原定的下葬之日,如果到时候晋国公府不办丧事,外人会怎么看?要怎么解释?

    晋崇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偏偏东方明雅现在只知道哭哭哭,根本指望不上。

    晋崇只能硬着头皮又亲自进宫去请示东方彻,东方彻最后定下来的是,明日按照原定计划办丧事,棺材里面只放晋连城的衣物,等遗体找回来,再把遗体放进去。

    晋崇脸色难看,脚步匆匆地出宫,走到半路,突然听到有人叫他。

    “晋国公,你的玉佩掉了。”是东方紫煜的声音。

    晋崇转身,就看到东方紫煜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他的玉佩。他接过来,微微垂眸说:“多谢太子殿下。”

    “看晋国公似乎有急事,就快走吧。”东方紫煜看着晋崇微微一笑说。

    “告辞。”晋崇话落转身,手中紧紧地握着那块玉佩,脚步匆匆地走了。

    东方紫煜看着晋崇的背影,神色莫名。他已经查到晋国公府发生了什么事,说真的,他也很震惊,因为偷尸体这种事实在是太离奇了。

    但东方紫煜相信晋连城真的死了,因为还是他亲手给晋连城收的尸,确认晋连城已经断了气。不管是谁偷了晋连城的尸体,东方紫煜觉得都影响不到他现在的位置,不必为此烦恼。

    入夜了,晋连城的灵堂之中恢复了原样,那口棺材再次被封了起来,棺材之中放着晋连城的衣物,有下人在守灵。

    东方明雅的房间里,她脸色苍白,嘴唇干涩地接过了下人递过去的温水,抿了一口就放下了。

    “你们……都退下……”东方明雅声音虚弱地说。她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吃不下。

    下人都退了出去,东方明雅叫了一声:“元老,出来吧。”

    元姓老者名叫元启,他出现在东方明雅面前,白发苍苍,眸中精光闪烁,看着东方明雅说:“独孤傲有同伙相救,老夫没有抓住他,有负夫人所托。”

    “独,孤,傲……”东方明雅咬牙切齿地念着这个名字,“不是都说他是独行杀手吗?为何会有同伙?他们为何要动连城的遗体?!为什么?”

    元启微微摇头,没有说话,因为他也不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元老,连城已经不在了,明日他的衣冠冢就会下葬,我希望在天亮之前,见到穆妍的尸体!”东方明雅厉声说。事到如今,她满心愤懑凄楚,找不到发泄口,所有的一切一切,她全都迁怒到了穆妍的身上!东方明雅觉得,当初如若不是穆妍勾引她的儿子连城,她的儿子怎么会看上那个病丫头,还白白送了性命!穆妍一定要死!要给晋连城陪葬

    元启微微点头:“夫人放心,老夫定不负所托。”

    元启话落就离开了,东方明雅面庞消瘦,眸光阴寒,已然失去了理智……

    清心寺。

    元启悄无声息地进了穆妍的房间,走到床边,拔剑就刺了下去

    感觉有点不对劲,元启定睛一看,床上根本就没有人,他的剑只是刺破了被子。

    元启眉头一拧,他已经答应了东方明雅,这次不能再失手,可穆妍竟然不见了,这么晚了,他到哪里去找?

    元启思索了片刻,出门,飞身上了一棵大树,决定在那里守着,等穆妍回来。

    而穆妍这会儿其实还在清心寺,只是没在她的客院里,在清心寺住持方丈的禅房中,跟方丈一起下棋。

    是方丈邀请穆妍的,他说穆妍已经在清心寺住了很久,还没有和穆妍好好聊聊。

    穆妍看着老方丈一副准备给她讲点佛经鸡汤的样子,本来想拒绝,后来想想还是去了。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住了这么久,聊聊也无妨。

    只是聊着聊着老方丈就发现聊不下去了,因为穆妍虽然年纪小,但是为人通透,带着看破世事的聪慧明达。老方丈讲的道理她都懂,反而她说的某些话,让老方丈都很是赞赏。

    既然不需要开导,老方丈就邀请穆妍和他一起对弈,想着穆妍这么聪明,肯定棋艺不凡。

    可老方丈很快又后悔了,因为穆妍下棋完全不走心。老方丈不想下了,穆妍倒是兴致勃勃地说再来一局,然后再来一局。而穆妍其实不是喜欢下棋,只是喜欢上了老方丈那里的素茶,觉得很对她的口味,想多喝两杯。

    这么一来二去,天色快亮的时候,穆妍还精神奕奕的,老方丈倒是有些昏昏欲睡了。

    “大师,你这茶真不错。”穆妍看着老方丈说。

    “今年就剩这几两,便送给小友吧。”老方丈很慷慨地把一包茶叶给了穆妍,因为觉得和穆妍很投缘。

    “那就多谢大师了。”穆妍拿着那包茶起身,“告辞。”

    穆妍即将出门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老方丈的声音:“小友,多保重!”

    穆妍微微一笑,拿着那包茶,朝着后山客院走去。

    走到半路,看到一道黑影闪过,穆妍脚步一转,神色如常地拐进了一个没人的地方。

    “夫人,昨夜来人要杀你,是晋国公府的那位元老。”一个剑龙卫恭敬地说。

    “你们没动手吧?”穆妍神色一正。

    “没有,那人这会儿还没走,藏在院中树上,在等夫人回去。”剑龙卫恭敬地说。

    穆妍眼底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看来是真的要我死啊!”

    穆妍转身,又回了老方丈的院子。

    老方丈刚准备小憩一会儿,就看到穆妍又回来了。

    “小友怎么又回来了?”老方丈一脸慈祥地看着穆妍问。

    “大师盛情招待弟子,弟子那里也有一样好茶,想请大师赏脸,过去品评一下。”穆妍微微一笑说。

    其实老方丈现在只想睡觉,但是穆妍这么客气,他也不好拒绝,就跟着穆妍一起出门了。

    一老一少一路上聊得很开心,穆妍先进了自己的院子,就看到树上飞下来一个老者,手持利剑朝着她杀了过来!这会儿天已经亮了,这元姓老者也不怕人看到,当真是晋家的人,如此猖狂

    穆妍飞快地躲到了老方丈身后,而老方丈双手合十,竟然就那么生生地夹住了元老的剑

    “这位施主在佛门清净之地大开杀戒,罪过罪过。”老方丈的手微微动了一下,元老的剑瞬间断成了两截,前面一截,掉落在了地上。

    元老神色一凝,明知遇到了硬茬,目光幽寒地看了穆妍一眼,然后握着手中的断剑,猛然飞身离开了。

    穆妍一脸崇拜地看着老方丈:“大师,你好厉害啊!”

    “小友故意诓骗老衲前来为你挡灾。”老方丈一副对于一切都了然于心的模样。

    “大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大师刚刚救了弟子一命,造了不止七级浮屠呢。”穆妍微微一笑。这老和尚真真是深藏不露啊,接下来少不得要向他讨教讨教,正好她最近修炼遇到了一点瓶颈,亟需前辈高手给她解惑。

    “诡辩之说。”老方丈微微摇头,“小友很聪慧,但要记住一句话。”

    “什么话?”穆妍好奇地问。

    “多多行善,会有福报。”老方丈看着穆妍语重心长地说。

    穆妍很想翻个白眼,还是忍住了,她很客气对老方丈说:“大师,今日之事,多谢了。改日我再请大师喝茶。”

    “也好。”老方丈老神在在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不疾不徐地离开了。

    穆妍捡起地上的半截断剑,眼底闪过一道寒光。东方明雅,是想跟她不死不休么?她会奉陪到底

    八月二十五,晋连城的衣冠冢被埋葬在了晋家的墓地。东方明雅哭得几度晕厥,而东方彻放下一切朝政,一个人在青荷宫中,静静地坐了一整天……

    元姓老者没有再来找穆妍的麻烦,又过了几天,东方彻昭告天下,让穆王府的人“复活”了。

    大阳城的百姓,看着穆耀光和东方明玉骑着马,并肩进了大阳城,身边还有皇室禁军护卫。

    这件事也相当让人不解,皇室给的解释是,让穆家人假死,是为了保护穆家人,也是为了抓住真凶,如今真凶已经解决了。

    那些心里认定是萧星寒动手杀了穆家人的人,如今被打脸了,因为穆家人都没死。而萧星寒不久之前来过大阳城,却没有动穆家四小姐,这是不是说明,萧星寒真的打算娶穆家四小姐?

    饶是如此,很多人依旧不啻于用最大的恶意来揣度萧星寒的心思,他们在背地里议论纷纷,都说萧星寒是打算娶了穆妍之后,再把穆妍折磨死,好羞辱穆家……

    穆王府的那片废墟想要重建,这么短的时间当然不可能。穆家在大阳城中还有一处别院,离穆王府不远,穆耀光和东方明玉带着他们的一双儿女,以及穆家所有的下人,住了进去。

    这天穆妍正在清心寺里作画,不是画武器设计图,而是在画她住的院子。她没有用毛笔,用自制的炭笔,画的工笔画。

    “小姐!”

    听到晴雪的声音,穆妍抬头,就看到穆卓清带着晴雪和凌霜走了进来。

    穆卓清还是老样子,见到穆妍就笑着说:“小妍儿,有没有想姐姐呀?”

    “没有。”穆妍很淡定地落下了最后一笔,然后把画放在了一旁。

    穆卓清走过来,抬手敲了一下穆妍的脑门儿,然后很快就被穆妍的画给吸引住了,神色有些惊讶地拿起了画板,看着穆妍说:“小妍儿,这是你画的?太传神了!”

    穆卓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风格的画作,跟这个世界的画都不一样,看起来很逼真。

    “多谢夸奖。”穆妍微微一笑说。晴雪和凌霜已经恭恭敬敬地站在了她身后。

    “穆小四,你什么时候有空给姐姐画个画像吧?”穆卓清巴巴地看着穆妍问。

    “嗯。”穆妍微微点头,有空再说。

    “我今天是来接你回家的,你们两个,快去把四妹的行李收拾好,咱们早点回去。”穆卓清对晴雪和凌霜说。

    晴雪和凌霜站在原地不动,摆明了穆卓清的话对她们没用,她们只听穆妍的。

    “不用收拾了。”穆妍微微摇头说,“我过些天再回去。”

    “为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穆卓清有些不解,她倒也不在意晴雪和凌霜不给她面子的事情。

    “我还有事。”穆妍说。

    “在这儿能有什么事?你该回去准备嫁妆了!我都跟娘说了,皇舅舅出一份嫁妆,咱们家再给你出一份嫁妆,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穆卓清看着穆妍笑容满面地说。

    “嫁妆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就好。”穆妍不甚在意地说,她知道东方明玉根本不是那种会克扣她嫁妆的继母,因为钱财并不是东方明玉在意的东西。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啊?大哥已经走了,你总不能自己住在这里。”穆卓清看着穆妍说。

    穆霖离开的事情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如穆妍所料,并没有人在意,也没有人管。

    “我跟方丈大师一见如故,想多陪他下几局棋。”穆妍很淡定地说。

    “穆小四,你的爱好果然与众不同。”穆卓清看着穆妍摇头说,“你现在不想回去就算了,过两天我再来找你。”

    穆卓清的丫鬟都等在外面,她很快告辞离开了,还顺走了穆妍画好的那副画,穆妍也不在意。

    “小姐,大公子不会有事吧?”凌霜看着穆妍问。

    “当然不会有事。”穆妍微微一笑,“我都安排好了,大哥的身体很快会好起来的,你们俩以后就跟着我吧。”

    “那太好了!等小姐出嫁,奴婢就跟着小姐去天厉国!”晴雪高兴地说。

    晴雪和凌霜都是孤儿,被卖进穆王府当下人的,没有其他亲人,穆妍在哪里,她们就在哪里。

    穆卓清回到穆王府的别院,对东方明玉说穆妍暂时不想回来,东方明玉也没有说什么。

    “母亲,还是您看人准,我真没想到晋连城竟然是那样的人。”穆卓清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她看到了穆王府现在的样子,想想还有些后怕。

    “人已经死了,以后不要再提那个名字。”东方明玉说。她其实也没想到会是晋连城,而东方紫煜恐怕早已得知晋连城是东方彻的儿子,才表现得对穆家的事情那么上心,真正的目的是杀掉晋连城。

    不过过程不重要了,这样的结果也是东方明玉想要的,晋连城的确该死。

    东方明玉本该在回来之后入宫拜见东方彻,但她没有去,因为她觉得东方彻应该不想见到她。东方明玉知道东方彻有多在意晋连城,难免会因此迁怒穆家,但这不过是暂时的,东方彻不会失去理智,所以穆家不会有事。

    一切似乎都变得风平浪静。晴雪下山去买东西,回来的时候告诉穆妍,东方明雅病倒了,病得很重,都说她是受不了晋连城的死给她带来的打击。

    穆妍对此不置可否,也没打算再去找东方明雅的麻烦,因为没有必要了。那个女人可恨,可怜也可悲。她对晋连城的母爱是真的,甚至超越了她对自己亲生的儿女,但溺爱往往会毁掉一个孩子,东方明雅或许永远都意识不到,晋连城会变成那样,她这个做母亲的,要负很大的责任。

    而东方明雅自己,性格蛮横偏执,带着目中无人的骄纵,这一点晋连城也有样学样,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的人,就算别人不杀她,她总有一天会害死自己。

    时间很快到了九月十五。

    这月穆妍并未等来萧星寒,倒也不失望,因为萧星寒要把神兵门的人送回天厉国,这会儿可能还在路上,来回跑显然是不现实的,速度再快也不能一日千里。

    “小姐,外面有一位公子和一位小姐,自称是小姐的表兄表姐,说是姓苏。”晴雪跑了进来,看着穆妍说。

    穆妍全身虚弱,正在床上挺尸,听到晴雪的话,微微愣了一下。姓苏?这具身体的生母是姓苏,可穆妍对苏家没有任何印象,这几年也没有人对她提起过苏家,现在猛然这么一说,她发现她对苏家真的一无所知。

    “凌霜,扶我起来。”穆妍声音虚弱地说,“晴雪,你去请他们进来。”

    凌霜扶着穆妍,让她靠着枕头坐在了床上,而晴雪很快把人带进来了。

    穆妍看着一前一后进来的两个人。

    走在前面的少女看起来有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眉宇之间英气十足,穿着一身素色的劲装,看起来飒爽英姿,倒比穆妍更像个将门之女。

    随后进来的年轻男子,看起来更加儒雅文弱一些,身形清瘦,穿着一身飘逸的长袍,容貌很是出众。

    “小表妹。”少女开口,看着穆妍叫了一声,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怎么还是这么瘦?东阳国没有太医吗?穆家都不给你吃饭的?”

    “表姐?”穆妍声音虚弱地叫了一声,原谅她真的对眼前这对表亲完全没印象了。

    “苏公子,苏小姐,请坐。”晴雪招待他们坐了下来,凌霜给他们沏了壶茶,用的还是穆妍从老方丈那里讨来的素茶。

    “小表妹是不是都不记得我们了?”少女看着穆妍问,“我叫苏绮,他叫苏霁。”

    “我叫穆妍。”穆妍弱弱地说。感觉这个表姐气场有点强,表哥似乎有些沉默寡言的样子。

    穆妍在想,当年穆耀光暗中带着穆家人叛逃,应该根本就没管穆家的姻亲苏家死活,苏家肯定会被牵连。如今竟然还有表哥表姐上门相认,穆妍觉得人家也真的是够大度的了……

    “知道你叫穆妍!”苏绮显然不是个温婉性子。

    “小妍,你可还记得当年我们的约定?”苏霁开口,看向了穆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