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92.混乱之夜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八月十八。

    一大早,拓跋良和拓跋严父子,带着北漠国的人,启程离开了大阳城。

    东阳国的太子殿下东方紫煜亲自送他们到了城外十里的地方,做足了礼数。

    穆妍靠着萧星寒的肩膀,坐在清心寺后山上面看日出。

    周围一片静寂,晨雾弥漫,烟云飘渺,当一轮耀目的红日从地平线跃起的时候,穆妍唇角微勾,问了萧星寒一个问题:“你的家人待你如何?”

    “不如何。”萧星寒显然并不想聊这个话题。

    穆妍只是一时想起,既然萧星寒不想说,她便没有继续问,等她嫁到天厉国,该见到的人都会见到,该知道的事情也都会知道的。

    “我后日离开。”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这么快啊?好吧,你也该走了。”穆妍对此很淡定,“这次你带我师父他们一起走,路上小心点。”

    “嗯。”萧星寒又伸手揉了揉穆妍的脑袋,似乎是喜欢上了这个动作。

    “算算,我十月初十要出嫁,离开大阳城,就剩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你到时候会来接我么?”穆妍看着萧星寒问。所谓的婚期,目前定下来的只是她出嫁的时间,至于她什么时候和萧星寒拜堂成亲,还要等她到了天厉国之后再定,送亲队伍路上不会走得很快,成亲最早也得年底了。

    “不一定。”萧星寒说。

    “混蛋!”穆妍伸手拧住了萧星寒的脸,“说一句好听话能死吗?”

    “你很好看。”萧星寒看着穆妍,毫无感情地赞美了一下穆妍的容貌。

    “行,你赢了。”穆妍很无语地说,“我今夜去找我哥,你后日带他一起走吧。”穆妍想过是不是等她出嫁的时候再带穆霖一起离开,后来想想,还是把穆霖交给萧星寒,让他后日就跟着萧星寒一起离开比较稳妥。

    这次萧星寒要带神兵门的人走,暗中已经做了不少安排。穆霖体内的毒都解了,接下来就是医治他的腿了。虽然有了血玉膏,但想要站起来光靠血玉膏是不行的,有萧星寒在,穆霖的身体会更快好起来。

    “嗯。”萧星寒并没有拒绝。

    是夜,穆妍一个人,穿着夜行衣,戴着面具,悄无声息地离开清心寺,朝着大阳城郊外的皇家别院而去。

    刚出了大阳城,穆妍就察觉有人跟踪,她眼眸微闪,飞身进了一片树林。

    穆妍刻意放慢了速度,跟踪她的人却并没有追上来,她在密林之中穿梭,来回绕了好几圈,然后从另外一个方向飞了出去。

    被穆妍绕晕的独孤傲,也转了好几圈之后,彻底失去了穆妍的踪迹,有些懊恼地握拳砸了一下旁边的一棵大树,然后离开了。

    皇家别院坐落在大阳城郊外一处风景绝佳的地方,此时有重兵把守,穆妍绕了远路,悄无声息地潜了进去。

    穆妍在里面绕了一圈,目光锁定了相邻的四个院子,因为只有这四个院子有下人在守夜,应该就是穆家人住的地方了。

    穆妍最后选择了最右侧的一个小院子,因为以穆霖的性格,他应该不会住在中间,最左侧的院子比较大,应该也不是。

    院中静悄悄的,穆妍推开窗户飞身进去,就看到一道寒光朝着她射了过来

    穆妍险险躲开,这下真的确定她找对地方了,因为这暗器是她亲手装在穆霖的轮椅上面的。

    “大哥,是我。”穆妍轻声说。

    穆妍话音刚落,房间里面点起了灯,穆霖神色紧张地看着她问:“小妹,你没事吧?”

    穆霖吃完了萧星寒给的药,体内的毒已经完全解了,如今身体无碍,只是双腿依旧不能站立。不过他近日一直在涂抹穆妍给他的血玉膏,腿上的伤已经在逐渐好转了,如今不用凌霜伺候,他自己用手撑着,也能上下轮椅。

    穆霖是因为睡不着,所以推着轮椅到了书案后面,准备看几页书,结果还没等他点灯,穆妍就进来了,穆霖下意识地用了暗器,手法还挺准的……

    “当然没事了。”穆妍摘掉脸上的面具,微微一笑,走过去在穆霖对面坐了下来。

    看到穆霖不过短短的时日,脸上有了些血色,虽然依旧很是清瘦,但双眸精神多了,穆妍心中很高兴:“看来大哥的身体好了很多。”

    穆霖也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是啊,小妹给我的药效果很神奇,吃完三颗药就感觉身体轻了,气血也足了。”

    “那是萧星寒给的。”穆妍看着穆霖笑着说。

    “我知道。”穆霖微微点头,“我的腿也好了一些,但想要站起来还很难。”

    “这个不用急,再过些时日会好的。”穆妍看着穆霖说。

    “我不急。”穆霖微笑摇头,“如今这样已经很好了。”

    “大哥,我是来带你走的。”穆妍看着穆霖说,“萧星寒后日要离开大阳城,回天厉国,我让他把神兵门的人都带走,你也跟他们一起走吧!”

    穆霖微微皱眉:“这……不行!这样岂不是就剩你自己在大阳城了?”

    “没关系,大哥现在身体还未痊愈,你走了我才更安心。”穆妍看着穆霖说。

    穆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微微叹了一口气:“小妹,大哥知道你很厉害,但难免还是会担心你。”

    穆妍笑了:“大哥,虽然有些人想要找我的麻烦,但东阳国皇帝和太子都不想让我死,所以我一个人留在大阳城,并没有那么危险。再说了,你家小妹我也不是吃素的,昨夜有个杀手过来杀我,还不是被我给打跑了!”

    “杀手?怎么回事?”穆霖眉头皱了起来,“是谁要杀你?”

    额……穆妍的本意只是让穆霖放心,但她发现自己说多了。她不甚在意地笑笑说:“可能是萧星寒的某个爱慕者吧!”穆妍只是随口这么一说,没有证据之前,她不会妄下论断的,虽然明心瑶有嫌疑,但未必真的是她。

    穆霖微微摇了摇头:“你这样,大哥怎么放心得下啊!”

    “大哥……”穆妍晃了晃穆霖的胳膊,“你就安心走吧,等我过段日子嫁过去,你就能见到我了,我绝对不会有事的。”

    “好吧!”穆霖也知道,他现在帮不上穆妍什么忙,留下反而有可能给穆妍带来麻烦,所以他愿意听穆妍的安排,只希望穆妍能够保重自己。

    “晋连城的事情,我都知道了。”穆霖看着穆妍说。本来别院的消息是完全封锁的,但是和东方明玉合作的东方紫煜,特地派人给东方明玉送了消息,东方明玉也没有瞒着穆霖。所以他们都已经知道,先前是晋连城在背后作祟,而晋连城竟然就那么死了。

    东方明玉对于晋连城的身世,其实是知情的,只是她并未告诉过别人,包括穆耀光在内。东方明玉不肯让她的女儿穆卓清和晋连城来往,是因为她清楚东方彻想要把太子之位留给晋连城,但东方明玉却并不觉得晋连城有胜算,因为姚将军府和宫里的皇后姚滢,以及东方紫煜都绝对不会认命的,到时候东阳国皇室,定然会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可惜,在东方明玉担心的血雨腥风到来之前,晋连城就那么突然死了。当然了,这对东方明玉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相对来说,东方明玉更愿意让东方紫煜成为皇位的继承人。

    “嗯,既然大哥已经知道了,我便不说了。”穆妍微微一笑。

    穆霖当时得知晋连城身死的时候,十分震惊,可震惊之余,他是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的。假如晋连城不死,以他那疯狂的性子,不择手段的行事方式,和对穆妍势在必得的心,绝对后患无穷。

    “大哥,我们走吧。”穆妍说着站了起来。

    “这样突然离开,不会有问题吗?”穆霖问穆妍。

    穆妍微微摇头:“不用担心,我已经跟东方紫煜打过招呼了,他会想办法跟东方彻解释,也会通知东方明玉的,我暂时不去见他们了。”

    让穆霖就这么失踪当然是不合适的,因为穆霖以后还要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天厉国,所以穆妍在昨日东方紫煜送她去清心寺的时候,已经跟东方紫煜提过这件事,说她要送穆霖走。

    当时东方紫煜表现得有些为难,说这件事他不能自作主张,要等东方彻决定,但穆妍很坚决地说她会在今夜带走穆霖,东方紫煜就说他会想办法。

    穆妍并不认为东方彻会管这件事,因为东方彻根本不在意他们兄妹的死活,他们也不是东方彻的外甥,穆祺和穆卓清才是。更何况,她在东方彻眼中是个病秧子,穆霖是个将死之人,东方彻只是希望她活着完成这桩和亲而已,没有其他。

    至于东方明玉,她早就知道穆妍会在成亲的时候带走穆霖,她不会阻止,反而乐见其成,因为她其实并不想看到穆霖和穆妍在她眼前晃,又始终没有出手除掉他们兄妹,所以穆霖离开,对东方明玉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穆妍提着穆霖的轮椅,穆霖只带了一个小包袱,里面装着他还没用完的血玉膏,还有两件换洗衣物。

    穆霖如今不再需要丫鬟贴身伺候,穆妍这次并没有把晴雪和凌霜带走,只是临走之前嘱咐她们安心等着,她出嫁的时候会带她们一起走的。

    穆妍沿着来时的路,带着穆霖成功离开了皇家别院,朝着大阳城而去。

    夜半时分,大阳城中一片静谧。刚进城,穆妍再次感觉被人盯上了。

    “大哥,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惊讶。”穆妍说着,提着穆霖的轮椅,脚步微转,朝着清心寺所在的云秀山而去。

    刚进入云秀山下的树林之中,一群黑衣杀手从天而降,把两人围在了中间。

    穆妍眸光一寒,拔剑而出,挡在了穆霖面前。

    那些杀手足足有近百人,纷纷持剑朝着穆妍杀了过来,有一部分还盯上了坐着轮椅的穆霖,想要擒住穆霖威胁穆妍。

    可惜,那些试图靠近穆霖的杀手,都被穆霖眸光冰寒地用暗器解决掉了,一个个死得无声无息,让其他杀手心中都有些发憷,索性不再管穆霖,所有人开始全力围攻他们的任务目标穆妍。

    今日这群杀手,武功远远不如独孤傲,甚至其中大部分杀手的武功只能算一般。穆妍像是暗夜修罗一般,目光平静地挥舞着手中的幽冥剑,收割着杀手的性命。

    而穆霖就在不远处看着,面前正在发生的事情血腥而残忍,但他心情很平静。他并非善人,这些人要杀他们兄妹,所以他们就要想办法杀了这些人,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当大部分杀手死在穆妍剑下的时候,剩下的几个终于想起来要逃了。

    虽然他们选择了四散逃走,但可惜的是穆妍和穆霖兄妹一起用上了不止一种暗器,无一失手

    最后唯一一个活着的杀手,是穆妍刻意射偏的,虽然活着,但想逃走也是不可能了。

    “谁派你们来的?”穆妍走到杀手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声问。

    下一刻,杀手嘴角溢血,一头倒在地上断了气。

    穆妍秀眉微蹙,在杀手身上搜了一下,并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辨识身份的东西,就转身回到了穆霖身边。

    “走吧。”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穆妍没有直接带着穆霖去神兵门的人所在的宅子,是因为她知道有人在跟踪她,并且跟踪她的人并非这群武功一般的杀手,有可能是昨日出现过的那个独孤傲。

    穆妍带着穆霖上了云秀山,悄无声息地进了清心寺。兄妹两人进了房间之后,穆妍站在窗边,目光幽深地看着外面。

    “小妹,怎么了?”穆霖问穆妍。

    “没事。”穆妍微微摇头。假如真是独孤傲的话,独孤傲昨天定然是被人买凶来杀她的,但却未尽全力就走了,今夜独孤傲开始跟踪她,倒是印证了她之前的猜测和苍松老头说的话,独孤傲真的有可能跟神兵门的叛徒殷氏一族有关系,如今或许是想通过她,找到神兵门所在。

    穆妍吹灭了房间里的灯,静静地坐在窗边,大概等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感觉暗中盯着她的那双眼睛终于不见了。

    “大哥,走吧。”穆妍对穆霖说。

    穆妍提着穆霖的轮椅,暗中离开清心寺,去了苍松老头所在的那座宅子。

    宅子里面的人都已经睡了,萧星寒并不在,穆妍叫醒了莫轻尘,让他安排穆霖先住下。

    “小天儿,接下来我大哥就拜托你照顾了。”穆妍看着莫轻尘说。

    “主子放心,小的一定照顾好大哥。”莫轻尘拍着胸脯说。

    穆妍微微一笑:“希望你们能够成为朋友。”

    “求之不得。”莫轻尘嘿嘿一笑。

    “我先走了,接下来的事情小天儿你来安排吧,后日我就不去送你们了。”穆妍看着穆霖和莫轻尘说。

    “那个……主子,到时候就剩你自己了,要不要我留下?”莫轻尘问穆妍。

    “不用。”穆妍摇头,话落就离开了。对她来说,自己一个人,行事可以更加无所顾忌。大阳城里究竟是谁要杀她,她接下来会知道的。

    八月十九。

    一大早,天厉国太子厉宸风,带着天厉国的人启程了。

    依旧是东方紫煜带人相送,而当东方紫煜看到厉宸风身后骑着马的墨衣男子的时候,眼眸微微闪了闪。

    “萧王爷。”东方紫煜微笑着跟萧星寒打招呼。萧星寒来到大阳城有段日子了,如今要离开的时候,终于现身了。

    “嗯。”萧星寒只是冷冷地应了一声,并没有抱拳行礼。

    “呵呵,厉太子,请吧。”东方紫煜笑意温和地说。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穆妍和萧星寒暗中早已经有了来往,或许所有人都认为萧星寒来了大阳城一趟,却没去见他的未婚妻一面,但东方紫煜觉得,萧星寒和穆妍肯定早就见过面了,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

    大阳城的百姓纷纷对着队伍之中的萧星寒行注目礼,虽然萧星寒戴着面具,他们都看不到传说中萧阎王的容貌,但萧星寒周身幽寒的气场,足以让人远远地都能感觉到一丝恐惧。

    大阳城街边的酒楼里,慕容恕把玩着手中的酒杯,静静地看着天厉国的队伍走远。

    “大哥,咱们什么时候走啊?”慕容静开口问慕容恕。

    “我们……”慕容恕微微一笑,“明日就走。”

    慕容静愣了一下:“明天吗?大哥已经跟太子殿下说过了?”

    “不需要,我不是跟着他来的,也不会跟着他走,至于他让我找的林辞,我找不到,他也不能奈我何。”慕容恕神色平静地说。如果明腾下令让他找林辞,或许他还会考虑一下怎么应对,至于明紫阳的命令,慕容恕并不在意。

    “哦,好吧。”慕容静点头。

    慕容恕带着慕容静回到了他们在大阳城的小宅子,刚进房间,慕容恕神色微凝,冷冷地说:“滚出来!”

    一个墨衣身影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头上罩着一个黑色斗笠,完全看不清楚容貌。

    “慕容少主,在下独孤傲。”独孤傲对着慕容恕拱手,摆明了不是来杀人的。

    “本少主并没有生意和独孤公子做,独孤公子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慕容恕冷声说。

    “在下不是来找慕容少主做生意的,只是有个问题,想请慕容少主解惑。”独孤傲看着慕容恕说。

    慕容恕没有说话,独孤傲看着他冷声问:“数月之前,无双城拍卖大会上面出现的十件神兵门的武器,还有慕容少主手中的两把弯刀,究竟从何而来?”

    慕容恕目光幽寒地看着独孤傲,唇角突然勾了起来:“独孤傲,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我,答案我也早已经说过了,你不会不知道。”慕容恕心中有些意外,杀手独孤傲找上他,竟然是因为神兵门。

    “慕容少主,明月城外的古墓,根本就与神兵门没有任何关系,你骗得过别人,骗不过我!”独孤傲看着慕容恕冷声说。

    慕容恕笑了:“本少主骗你?那又如何?独孤傲,你以为本少主怕你不成?”

    “慕容少主,你是个生意人,开个价吧!我知道你跟神兵门没什么关系,只要你把卖武器给你的人是谁告诉我,价钱随便开!”独孤傲看着慕容恕说。

    “价钱?独孤傲,你难道以为你比我还有钱么?还是以为我缺你那点钱?”慕容恕似笑非笑地说。

    “慕容恕!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独孤傲看着慕容恕冷冷地说。

    “你用死人血换来的酒,本少主就不吃了。”慕容恕话音未落,已经拔出了一把刀,指向了独孤傲的方向,“动手吧!”

    隔壁的慕容静听到外面突然传来打斗的声音,神色一变,开门就看到慕容恕和独孤傲打得不可开交。高手过招,周围的房屋很快遭到了波及,慕容静转头,就看到她自己的房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是独孤傲一剑砍出来的

    慕容静正在庆幸自己跑出来的时候,那边独孤傲目光一转,猛然甩开慕容恕,朝着慕容静就冲了过来

    慕容恕目光幽寒地看着独孤傲的背影,无声地抬起了左手,一枚闪烁着银光的菱形镖,直直地朝着独孤傲的后心射去

    独孤傲察觉到危险,猛然侧身,那枚速度极快的菱形镖,直接射穿了他的左臂

    慕容静趁着独孤傲受伤的功夫,已经飞快地朝着慕容恕跑了过去,神色紧张地躲到了慕容恕的身后。

    独孤傲没有管正在流血的左臂,转身看向了慕容恕,冷冷地说:“现在,我怀疑你跟神兵门真的有关系了!告诉我,你的刀,还有暗器,都从何而来?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慕容恕没有跟独孤傲废话,直接手持双刀,飞身而起,朝着独孤傲杀了过去。

    独孤傲的武功其实比慕容恕稍胜一筹,可他左臂受了伤,实力受到了影响,又过了几十招之后,猛然抽身而退,以极快的速度跑了。

    “大哥你没事吧?”慕容静看着慕容恕关切地说。

    “没事。”慕容恕神色莫名。独孤傲,神兵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并不认为独孤傲是想找神兵门求武器,因为独孤傲自己用的剑就是神兵门所出。

    “少主,货车都准备好了。”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不远处,神色恭敬地说。

    “嗯,放着吧。”慕容恕收起了自己的刀,神色淡淡地说。

    十辆很大的马车进入了慕容恕所在的宅子,马车上面装着的都是慕容恕这几日命人在大阳城采购的货物。

    慕容恕本就是生意人,他的这一举动,并没有引起别人的特别关注,因为他采购的都是东阳国的特产,他要带走很正常。

    入夜时分,慕容恕坐在房间里,正在擦拭他的两把刀,一个人从天而降,出现在他面前。

    “恭喜你,还活着。”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

    莫轻尘呵呵一笑:“彼此彼此。”

    “你们要的车已经备好了。”慕容恕看着莫轻尘说。

    “好,我会带人把货换好,明日一开城门就出发。”莫轻尘说。

    “萧星寒呢?”慕容恕看着莫轻尘问。

    “他?当然是找他家姑娘去了,你还指望他亲自过来帮忙啊!”莫轻尘似笑非笑地说。

    萧星寒今日当众跟随天厉国的队伍离开,不过是障眼法,他这会儿已经回到了大阳城,而厉宸风向来不会管他的行踪。

    萧星寒定下的明日带着神兵门的人离开,人不多,但那几个老头要带走的东西可相当多,几乎都是神兵门传下来的,一块破石头他们都不舍得扔。所以萧星寒前两日就找了慕容恕,说让慕容恕明日帮他运一批货离开大阳城。

    对慕容恕来说,什么时候走都无所谓,既然萧星寒找他帮忙,他不能不帮。明面上采购的东阳国特产,今夜都会换成神兵门的东西,然后明日被慕容恕带出大阳城。以慕容恕的面子,不出意外的话,不会有人盘查。

    萧星寒其实没有跟慕容恕明说,但慕容恕已经大概猜到神兵门的人可能真的在大阳城,如今要转移了。慕容恕不会多问,因为知道得太多,有时候并不是好事。

    清心寺。

    穆妍正坐在灯下聚精会神地画图,窗户微微晃动了一下,一个黑影飘了进来。

    “等我画完这个再说。”穆妍没有抬头,她知道来人是萧星寒。

    房间不大,就一个椅子,萧星寒在穆妍的床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穆妍单薄的背影。

    穆妍终于画好了一张图,已经是半个时辰过去了,她拿着那张图纸给萧星寒看:“你觉得怎么样?”

    那张图纸上面画的并不是正常的武器,而是一种十分复杂的暗器。如果打造出来的话,会是一双手套,每根手指都能触发不同的暗器,最奇妙的是那些暗器还可以任意组合,同时使用,威力绝对不同凡响。

    萧星寒拿着那张图纸,认真看了一刻钟的时间,才完全明白其中的原理。他抬头,看着穆妍问:“你如何会懂这些?”

    穆妍唇角微勾:“天赋异禀,你羡慕也没用。”这双手套她打算自己制作,作为神兵门的少主,她总不能只会画图,完全不懂如何制作武器和暗器。而且她打算做两个,一大一小,大的给萧星寒用,小的自己用,现在就先不告诉萧星寒,等做好再说。

    萧星寒把那张图纸放到一边,对穆妍伸手:“过来。”

    穆妍走过去,正要在萧星寒身旁坐下,结果萧星寒伸手一揽,她直接坐在了萧星寒的腿上,下意识地勾住了萧星寒的脖子。

    四目相对,穆妍能够看到萧星寒黝黑如墨的眼眸之中倒映着她的脸。

    萧星寒就那样静静地看着穆妍,不说话,也不动。穆妍把头靠在萧星寒胸口,轻声问了一句:“你会想我么?”

    萧星寒这次没有直接说不会,而是说了另外两个字:“你猜。”

    穆妍唇角微勾:“我不猜,但我会想你的。”

    萧星寒轻抚了一下穆妍的长发:“嗯。”

    两人静静地抱在一起,没有进一步亲近的动作,只是抱着,也不再说话。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之后,穆妍在萧星寒怀中睡着了,萧星寒动作小心地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后在穆妍身旁躺下,他就静静地看着穆妍,一夜没有合眼。

    天快亮的时候,萧星寒看穆妍还未醒来,他俯身在穆妍额头轻轻烙下一吻,转身准备离开。

    “偷亲我啊!”

    穆妍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萧星寒脚步一顿,转身就看到穆妍已经坐了起来,显然早就醒了。

    萧星寒走了回去,在床边坐下,看向了穆妍。

    穆妍伸手,捧住萧星寒的头,然后凑过来,在萧星寒额头吻了一下,很快放开了萧星寒,笑容灿烂地说:“好了,我已经亲回来了,你可以走了。”

    “不要对别人笑。”萧星寒轻抚了一下穆妍娇嫩的小脸,话落猛然转身,大步离开了。

    穆妍看着萧星寒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又躺了回去,手指在额头萧星寒亲吻过的地方轻轻碰了一下,唇角微微勾了起来。虽然萧星寒从来不会说甜言蜜语,不过不重要,她自己会。即便萧星寒从未直白地说过他喜欢穆妍,但穆妍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真的很喜欢她,而她很开心,因为她发现自己也越来越喜欢萧星寒了。

    旭日初升,大阳城的城门已经开了。

    慕容恕依旧是一身白衣,骑着马,带着一个长长的队伍,朝着城门口而去。

    队伍之中有两辆低调奢华的马车,后面还跟着十辆拉着货物的大马车,拉车的马匹都很是神骏。

    慕容家作为天下第一商,与四国皇室都保持着友好的往来,所以在各处行走的时候是有特权的。

    所谓的盘查,只是守城的士兵装模作样地绕着马车转了一圈,然后把慕容恕手下偷偷塞过去的一张千两银票收好了,就爽快地放行了。

    一辆马车里面坐着的是慕容静,另外一辆马车里是神兵门的四个老头,而苍威和岑默以及莫轻尘,全都易容成了慕容恕的属下,骑着马随行护送。

    到了下一座城池,他们在一家客栈里面住了一晚,第二天离开的时候,慕容恕依旧带着他的队伍,人数和车马都跟昨日完全一样,只是其中的人和货物,都已经换过了。

    而在慕容恕走了之后,另外一支商队,低调地离开了那座城池。莫轻尘易容成了一个中年商人的模样,一路出手大方地打点,畅行无阻,朝着天厉国的方向而去。

    至于萧星寒,始终没有现身,但莫轻尘知道他就在附近。而且莫轻尘觉得,萧星寒之所以不出现,是不想被那四个老头念叨,那四个老头对萧星寒可是相当“宠爱”了……

    已入深秋。

    在北漠国和天厉国的人相继离开之后,明月国的人也走了。明心瑶始终没有再露面,也没有去找过穆妍。

    当初慕容静亲耳听到明心瑶对人说,要杀了穆妍,这是事实,但慕容静没有听到的是,明心瑶找的那个人拒绝了她。

    因为那个人是明腾派来保护明心瑶的高手,在来之前,明腾特意交代过,假如明心瑶提出要杀穆妍的要求,不要答应她,然后看着她,不要让她轻举妄动。

    明腾自己派人刺杀穆家人是一回事,他不是为了明心瑶,而是为了阻碍天厉国和东阳国和亲。但明心瑶派人刺杀穆妍,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以明心瑶的性格,她一旦在大阳城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尤其是在萧星寒也在的情况下,十有八九会惹祸上身。明腾这样做,也真的是为了明心瑶好。

    明心瑶就那样不甘心地离开了,因为一直有人看着她,她想做什么都做不了。

    但明心瑶走了,另外一个一心想让穆妍死的人,却并没有放弃。

    八月二十五,是晋连城下葬的日子,就在后日。

    这天东方明雅入宫去见东方彻,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东方彻讲。

    “明雅,你有事便直说吧。”东方彻神色憔悴地说。他这两日开始正常上朝,但也只是强打精神。

    “妹妹有一事相求,望皇兄成全!”东方明雅话落,猛然起身,在东方彻面前跪了下来。

    东方彻眉头皱了起来:“到底有什么事?起来说!”

    “皇兄,连城死得太惨了!”东方明雅垂着头跪在地上,话音未落,眼泪便落了下去。

    东方彻眼底闪过一丝痛色,脑海中浮现出晋连城惨死的模样,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看着东方明雅说:“皇妹,你有什么事,直说吧。”

    “皇兄!”东方明雅猛然抬头,满面泪痕地看着东方彻说,“我想让穆妍给连城陪葬!”

    东方彻神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明雅:“你说什么?”

    “皇兄!连城都是因为那个丫头才落得惨死的下场,他既然那么喜欢那个丫头,一定要得到她,连城虽然不在了,我们也要成全他!这样在黄泉路上,连城也有伴儿了!”东方明雅看着东方彻,眼底闪过一道嗜血的杀意。

    自从让穆妍陪葬的念头起了之后,就在东方明雅心中如野草一般疯长,无法抑制。她已经发誓,一定要杀了穆妍,这是她为她的儿子连城做的最后一件事

    东方明雅两次找杀手去杀穆妍,结果都失败了,但她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她来找东方彻,她要劝东方彻点头,只要东方彻认可了她的计划,穆妍绝对活不到明日

    “明雅你疯了!穆妍不能死!”东方彻面色沉沉地说。

    “为什么不能死?要和亲,穆家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杀了穆妍,我们完全可以嫁祸给萧星寒,甚至可以嫁祸给明月国那个三公主,没有人会怀疑是我们动的手!”东方明雅眸光冷厉地说。

    “总之这件事朕不同意!你也休要再提!”东方彻冷声说,“退下!”

    “皇兄,连城是你的儿子啊!他想要的女人,他生前你不肯成全他,让他走上了不归路,他死后,你还不肯成全他吗?”东方明雅依旧跪在地上,不肯起来。

    听到东方明雅的话,东方彻的双手都在颤抖,猛然伸手指着东方明雅说:“你出去!出去!”

    东方明雅满面泪痕地起身离开了,东方彻几乎砸了御书房中所有能砸的东西,最终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清心寺。

    傍晚时分,看着突然造访的东方紫煜,穆妍神色淡淡地问:“太子殿下有何贵干?”

    “本宫今日得到一个消息,有人要杀你。”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

    “哦?谁要杀我?”穆妍看着东方紫煜问。明心瑶已经走了,独孤傲这两天没有再出现,也没有其他杀手来找穆妍,但穆妍总觉得独孤傲还会来的。

    “东方明雅。”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东方明雅和东方彻在御书房中密谈的时候,正好东方紫煜去找东方彻请示一些事情,听到了东方明雅对东方彻说的话。

    “她要杀我?”穆妍神色莫名,“为何?”

    “她认为是你害死了晋连城,想要让你为晋连城陪葬。”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他直觉要跟穆妍交好,所以才过来通知穆妍,而晋国公府一家,以及死去的晋连城,从来跟东方紫煜都不是一路人。

    “我知道了。”穆妍眼底闪过一丝寒意。晋连城是在东方明雅膝下长大的,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晋连城心理变态,东方明雅也是个疯子。穆妍前两次遇到的杀手,无疑是东方明雅请的了。想让她给晋连城陪葬,东方明雅这么爱晋连城,何不自己为晋连城陪葬?

    “小心一点。”东方紫煜话落就起身离开了,并没有问穆妍接下来要怎么做,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东方紫煜走了之后,穆妍拿出一根竹笛,吹了几个怪异的调子。

    “参见夫人!”十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出现在穆妍面前,每个人背上都背着弓箭,腰间配着长剑,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就静静地站在那里,寒意逼人。

    这是萧星寒临走之前给穆妍留下的,闻名天下的萧王府剑龙卫中的十个人,说让穆妍有事吩咐他们去做。

    “你们听好了,今夜有个任务,要你们去做。”穆妍看着面前的黑衣人说。

    “是,谨遵夫人吩咐!”黑衣人齐声说,一个个武艺不凡,训练有素。

    夜幕降临,穆妍的房间亮着灯,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进了院子,看到窗户上映出两个人的影子,他缓缓地靠近,就听到了穆妍和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查到了吗?”穆妍的声音。

    “主子,属下已经查到了,当初卖给慕容恕武器的人,就是晋连城!慕容恕的两把弯刀,是在东阳国遇见晋连城之后才出现的,之后两人一路同行,去了无双城,暗地里早已达成了协议。”一个男人的声音。

    “居然是晋连城……他既然一次能够拿出那么多神兵门的武器,说明我要找的东西,很可能就在他手里。”穆妍说,“可他已经死了,晋王府你们搜过了吗?”

    “属下已经搜过了晋王府,还搜了晋国公府晋连城住过的地方,没有找到。”

    “那会在哪里呢?那样的宝物,他得到了,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也不会藏在其他地方,一定会贴身戴着。”

    “假如贴身佩戴的话,那样宝物有可能已经随晋连城入了棺!”

    “不无可能,让我想想,该如何下手……”

    门外的独孤傲,听到穆妍的话,神色变幻不定。他的确是在到处寻找神兵令,为此才盯上了穆妍。穆妍的幽冥剑上面其实没有神兵门的标志,只是穆妍身上那么多的暗器引起了独孤傲的怀疑。但独孤傲并不确定穆妍是不是真的和神兵门有关系,他监视穆妍,是想看看穆妍会不会暗中跟什么人有来往。

    而独孤傲去找过慕容恕,想从慕容恕口中得知神兵门武器的卖主,却被慕容恕所伤。他这两天没有出现,是在躲起来疗伤。如今伤已经好了一些,但慕容恕离开了,于是独孤傲再次盯上了穆妍。

    现在,穆妍的话让独孤傲立刻意识到,穆妍口中所说的宝物,就是神兵令!独孤傲也查到,慕容恕的两把弯刀的确是他在东阳国走水路遇到晋连城之后才出现的,慕容恕和晋连城一路同行去的无双城,之后没多久,就爆出慕容家挖到了神兵门古墓的事情。

    这样想来,神兵令真的有可能在晋连城的手里,而如今晋连城已经死了,那样的宝物,有可能就在他的棺材里面

    独孤傲默默地离开了清心寺,朝着晋国公府的方向而去。而他一心念着神兵令,却没有察觉,乔装打扮过的穆妍悄悄地跟在了他身后。

    晋国公府,晋连城的灵堂。

    守夜的下人昏昏欲睡,那口棺材依旧静静地放在那里,飘飞的白绫在夜风吹拂之下肆意飞舞。

    独孤傲用了迷烟,等了片刻,确认灵堂里面的人都已经倒了之后,飞身落在了灵堂之中。

    对一个高手来说,开棺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而独孤傲刚刚打开晋连城的棺材,还没仔细看一眼,突然有四支燃着火的利箭,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射向了灵堂之中。

    火箭射中了灵堂四周的白绫,白绫起火,周围很快响起了一阵阵高喊:“来人啊!失火了!”

    夜里睡不着,要到灵堂里面看看的东方明雅正好走到了附近,一看到火光,神色大变,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一眼就看到独孤傲站在灵堂之中,已经打开了晋连城的棺材,还伸手进去,不知要拿什么东西

    “杀了他!杀了他!”东方明雅那一瞬间简直要疯了

    整个晋国公府都震动了,所有护卫都冲到了灵堂这边,把独孤傲给围在了里面。

    火势并不大,很快就被控制住了,东方明雅脸色扭曲,手指颤抖地指着独孤傲,厉声说:“元老,把他给我碎尸万段!碎尸万段!”

    原本还在尸体上面翻找的独孤傲并没有把晋国公府的人放在眼中,他以为自己一定能脱身,可东方明雅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挥掌就朝着独孤傲打了过去。

    独孤傲闪身避开,胸口一阵激荡,而那口已经被打开的棺材,歪倒在了一旁,棺材中的尸体掉了出来,东方明雅看了一眼,脸色煞白,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场面一片混乱,独孤傲正在应付对他步步紧逼的老者,能不能脱身还是个未知数,因为老者武功极高。

    而晋国公府的人,看到掉落在灵堂地上的尸体,一个个脸色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因为那根本就不是晋连城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穆妍,这会儿躲在暗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她今晚刻意设下陷阱,把独孤傲引到这里,是想一箭双雕,让独孤傲和东方明雅斗起来。穆妍已经做好了准备,她会借机拿下独孤傲,除掉东方明雅,并且她始终在暗处,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到她身上。

    可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穆妍的预料,穆妍冷眼看着,被东方明雅叫做“元老”的那个老者,武功极高,这样的人物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东方明雅身边,穆妍有理由相信,这就是东方明雅找来杀她的人,只是还没有动手而已。

    而最让穆妍意外的,是晋连城的棺材里面,竟然不是晋连城的尸体!真正的尸体去了哪里?或者说,晋连城是不是真的死了?穆妍已经开始怀疑了……

    “夫人,接下来如何行事?”穆妍身后的剑龙卫开口问她。

    穆妍冷眼看着元老和独孤傲越发激烈的战斗,元老武功更高,但独孤傲的武器更强,所以一时难以分出胜负。

    “等。”穆妍说了一个字。她在等,等着独孤傲和元老两败俱伤,假如独孤傲脱身逃走,到那时,穆妍再去找独孤傲,好好“聊聊”。

    东方明雅已经被人带走了,晋国公晋崇命他的儿子连夜入宫去禀报东方彻,因为晋连城是东方彻的儿子,如今晋连城的尸体不见了,这件事瞒不住,接下来如何行事,还要东方彻来定夺。

    独孤傲知道自己这次要栽了,因为他面对的这个老者,武功极强,他已经快要用尽了所有的暗器,依旧没有办法脱身。

    穆妍猜得没错,这位姓元的老者,的确是东方明雅专门找来杀穆妍的,而元姓老者其实是晋连城的师父,只是这几年没有在大阳城生活,东方明雅今日才把他找回来。

    元姓老者只听东方明雅说晋连城是被穆妍害死的,就说他一定会为晋连城报仇。本来都定好了,元老已经答应东方明雅,在天亮之前,他会带着穆妍的尸体回到晋国公府。

    只是元姓老者还没来得及去清心寺找穆妍的麻烦,穆妍先带着人,找上了晋国公府的麻烦

    那位杀手独孤傲,完全是被穆妍设计的。穆妍猜测独孤傲在寻找神兵令,就给他指了一个神兵令最可能存在的地方,他相信了,便来了,如今想走,很难。

    穆妍觉得,接下来,东方彻会来,东方紫煜应该也会来,那具假的尸体明晃晃地摆在灵堂正中,这个混乱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题外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