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91.黄泉路上,找个伴儿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八月十七。

    一辆马车在晋王府门口停了下来,一身素衣的东方明雅被人扶着下了车,命人打开面前的大门,走了进去。

    进了天阑院之后,东方明雅看着院中的一切,眼底闪过一丝痛色。下人推开面前的房门,东方明雅走了进去。

    东方明雅今日过来,是想要取一些晋连城的旧物,送去给东方彻,希望能够给他一点安慰。

    只是东方明雅一进晋连城的房间,就发现里面狼藉一片。床上乱糟糟的,桌子椅子都倒在地上,满地的碎瓷,碎瓷上面似乎还有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谁做的?”东方明雅目光冷厉地看向了她身后跟着的两个嬷嬷。

    两个嬷嬷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夫人饶命!老奴没有动过王爷这里的任何东西啊!”

    “夫人饶命!老奴走的时候,这里还好好的!”

    两个嬷嬷都快被吓死了。晋连城死的第二天,她们两人被东方明雅命令带着人过来把这座王府给封了,把这座府里的下人都带走,当时东方明雅还要求她们取了晋连城的一根发簪和一块玉佩,说要让晋连城带到地下去。

    “等回国公府,自己去领罚,一人重责二十大板!”东方明雅冷声说。

    “是。”两个嬷嬷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十五之夜,她们在守灵的时候就遇到了怪异之事,一直不敢说,如今晋连城的房间变成这样,她们心中越发害怕,感觉真的是晋连城死不瞑目,变成厉鬼又回来了……

    东方明雅取了一些晋连城的东西就走了,让人把晋连城的房间打扫干净,收拾整齐,然后把晋王府再次封了起来。

    东方明雅入宫,见到东方彻的时候,东方彻坐在御书房中,神色憔悴不堪,面前摆了厚厚的奏折,可他半天都没看完一本。

    “皇兄,连城不在了,你要保重身体啊!”东方明雅话音未落,眼眶就红了。

    “明雅来了,坐吧。”东方彻放下了手中的奏折,不过短短几日,他却像是老了十岁。

    “皇兄,这是我去王府取来的,连城的东西。”东方明雅把她带来的那个小包袱放在了东方彻面前。

    东方彻眼底闪过一丝痛色,伸手打开那个包袱,就看到其中放了一件大红色的衣服,那鲜艳如血的颜色,深深地刺痛了东方彻的眼睛……

    衣服上面,还放了一把折扇,是晋连城最喜欢带在身上的那把,上面的字,是晋连城自己题的,飘逸飞扬的字迹,如晋连城不受拘束的性格。

    “明雅,我这两日一直在想过去的事情,发现我真的做错了很多很多事,连城的死,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东方彻握着手中那把折扇,声音低沉地说,他现在只是一个兄长,在对妹妹倾诉他心中的苦楚。

    “皇兄……”东方明雅拿帕子拭去眼角的泪水,看着东方彻说,“连城是去和莲心姐姐团聚了,你一直对他那么好,他不会怪你的……”

    “不,我对他不好。”东方彻摇着头,唇角满是苦涩,“如果当年我听莲心的,把连城送得远远的,让他远离这一切纷争,那样他会不会过得很好?”

    “皇兄,你把连城送走,你会更加担心他的。”东方明雅看着东方彻说。

    “是啊,所以我把他留下了,我看着他长大,对他百依百顺,终究却是害了他。”东方彻沉声说。他真的觉得自己错了,错得离谱。从一开始,他选择把晋连城留在大阳城,就已经违背了莲心的遗愿。是他宠着惯着,才让晋连城养成了无法无天的性子。他一直对晋连城百依百顺,唯独在娶穆妍这件事上面,他没有让晋连城如愿,晋连城就做出了那么多疯狂之事,最终,万劫不复……

    “皇兄……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东方明雅留着眼泪说。

    “这或许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东方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这两日,除了莲心和晋连城之外,还想到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容貌肖似莲心的女人。

    东方彻已经多年没有想到那个女人了,因为他不愿去想,他觉得他和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有任何关系。他以为他早已经遗忘了,可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和样貌,还记得,当年那个女人也怀过身孕,后来生下了一个儿子……

    东方彻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他那个本应该排行第六的儿子,一眼都没有,因为那个孩子从出生到失踪之前,都从未离开过冷宫。

    东方彻还记得,当年是晋连城跑到他面前,说冷宫里面有个女人死了,东方彻当时想的却是,那些人为什么不看着晋连城,让他跑到冷宫那样破败的地方去,他甚至都没问晋连城一句,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在那个女人死了之后,那个孩子神奇失踪了,冷宫的下人很快就被东方彻暗中处理干净,然后冷宫被封了起来,这么多年再没有人进出过。

    当年晋连城让他自己的暗卫把那个孩子秘密送走,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名扬天下的青莲公子就是在东阳国皇宫冷宫之中长到八岁然后突然失踪的东方连烬。

    而除了青莲公子自己之外,也没有人知道,他那个可怜的母亲一开始想为他取名叫做东方连晋,与晋连城的名字有两个字相同,她想着东方彻那么喜欢晋连城,应该会喜欢这个名字。可她又怕这样太明显了,可能会惹来东方彻不快,就把晋字,改成了同音的“烬”……

    东方明雅离开了,东方彻捂着发疼的胸口,告诉自己,他不能倒下,他已经辜负了莲心的遗愿,没有照顾好他们的儿子,他必须听莲心的话,好好做皇帝,不能再行差踏错,这样到了地下,才能祈求莲心原谅他。

    至于当年失踪的那个孩子,东方彻一直到晋连城死了之后,才终于感觉到了一丝愧疚和自责,因为孩子是无辜的,他不应该那样对待他。可如今就算想要寻找,也不知道该从何找起了,因为那个孩子的名字都不是东方彻起的,东方彻这个父亲,根本对他那个儿子的名字和长相一无所知……

    东方紫煜再见到东方彻的时候,提起了穆王府的人。

    “父皇,皇姑母一家现在居住在皇家别院之中,有重兵把守,任何人不得进出。”东方紫煜恭敬地说,“不知父皇打算何时将他们一家还活着的消息放出去?还有安平,她昨日提出想要出宫去住,不知父皇意下如何?”

    “安平……”东方彻的眼神暗沉了下来,“她想出去住,能住哪里?”东方彻知道穆家那个病秧子是无辜的,可他一想到晋连城就是因为那个女子,才走上了不归路,听到“安平”两个字,就感觉心中憋闷不已。

    “她身体病弱,原本在清心寺休养了几年,那里环境清幽适合静养,她现在还想再回清心寺去。”东方紫煜恭敬地对东方彻说。这是穆妍对他提出来的要求,东方紫煜觉得他跟穆妍也算是合作关系了,打算帮穆妍。

    “她想去便去吧。”东方彻的神色有些不耐,“告诉她,让她小心一点,在出嫁之前不准出任何乱子!”

    “是,父皇的话儿臣会转告她的。”东方紫煜神色恭敬地说。

    东方彻摆摆手让东方紫煜退下了,东方紫煜出门,眼底闪过一道幽光。东方彻直接忽略了穆王府的其他人,并没有回答东方紫煜提出的何时让穆王府的人“复活”的问题,应该还是为了晋连城考虑,不想晋连城在死后,再被有心人联想到他的死和穆王府的关系。不过晋连城再过几日就下葬了,等晋连城下葬之后,穆王府的人就可以回来了。

    安平宫。

    东方紫煜一进门就看到穆妍坐在窗边看书,侧颜沉静而美好。他有片刻的失神,微微摇了摇头,神色如常地开口叫了穆妍一声:“安平。”

    “太子殿下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穆妍没有抬头,声音平静地说。

    “好,穆妍。”东方紫煜微微一笑,“本宫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嗯,皇上同意我出宫了?”穆妍放下手中的书,看着东方紫煜问道。穆王府其他人什么时候能“复活”,要看东方彻的心情,而穆妍并不打算一直在皇宫里住着。穆王府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所以她想回清心寺去住一段时间,那样会更加自由一些。

    虽然表面看来,皇宫有重兵把守,会更加安全,但事实上皇宫根本挡不住真正的高手,反倒是穆妍不能明着在皇宫中动手,那样就会暴露她不是病秧子,而且会武功的事实。

    穆妍并不是要扮猪吃老虎,非要假装病秧子,只是现在并不是展露实力的好时机。各方人马都盯着她,尤其是天厉国皇室。

    不用萧星寒说,穆妍知道,厉皇给萧星寒的两个选择,除了灭掉穆氏一族之外,另外一个选择并不是简单地和亲娶她,而是要萧星寒听从皇命,和亲娶一个叛将之家的病秧子女儿,后者,是为了试探萧星寒的忠心,也是为了避免萧星寒通过结亲,娶到一个背景雄厚的妻子,进一步壮大实力。

    东方紫煜笑了:“本宫对父皇说,清心寺环境清幽,适合静养,父皇答应了。”

    “多谢。”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她知道,东方紫煜想要卖她人情,跟她搞好关系,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父皇还嘱咐本宫转告你,出宫之后,一定要处处小心,保护好自己。”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

    “多谢皇上关心。”穆妍并不认为这是东方彻的原话,不过不重要。

    “本宫知道,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如果你准备好的话,今日本宫亲自送你出宫去清心寺。”东方紫煜看着穆妍说。

    “那就劳烦太子殿下了。”穆妍微微点头。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东方紫煜骑着马,穆妍坐着马车,一起出了皇宫,朝着城外清心寺而去。

    在穆妍回到清心寺那座熟悉的小院子的时候,大阳城的不少人都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穆家四小姐出宫住进了清心寺里面。

    “这两个丫鬟,就给你留下吧。”东方紫煜还带了安平宫的两个宫女出来伺候穆妍。

    “不用。”穆妍微微摇头,“太子殿下把人带走吧。”穆妍知道,东方彻原本就不怎么在意她,只要她活着就行,如今东方彻因为晋连城的死,更加没心情理她了,她求之不得。这两个宫女,不管是东方紫煜真的好心还是想要安插眼线,她都不打算接受,因为也不需要。

    东方紫煜笑着摇头:“那好吧。”

    东方紫煜摆手让两个宫女出去,他看着穆妍说:“本宫问过父皇了,父皇并未说何时让穆王府的人回来,不过不会太晚的,你不要担心。”

    “嗯,我不担心。”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东方彻并不是一个昏庸的皇帝,他既然当年接纳了东方明玉回归东阳国,这几年还十分看重东方明玉,就不会因为这次的事情迁怒东方明玉,因为穆王府的的确确就是受害者。

    或许东方明雅会找东方明玉和穆家的麻烦,但那都是后话了,东方紫煜在晋国公府和穆王府之间,毫无疑问会选择帮助穆王府的,穆妍并不担心。

    东方紫煜带着人走了,穆妍自己动手,收拾了一下房间,刚把行李放好,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穆妍走过去打开门,一个人闪身进来,看着穆妍嘿嘿一笑,声音响亮地叫了一声:“主子!”

    “小天儿,心情很好嘛。”穆妍看着莫轻尘似笑非笑地说。

    “见到这么美丽的主子,小的心情确实很好。”莫轻尘笑得很欠揍。

    “有事找我?”穆妍坐了下来。

    “是这样的,刚听说主子出宫回清心寺住了,小的过来看看主子有没有什么吩咐。”莫轻尘如今越发狗腿了,而他的目标是以正式弟子的身份,加入神兵门,当上穆妍的师兄。

    “倒真的有事。”穆妍看着莫轻尘说,“你去,打听一下那几个太子都准备什么时候走,回来告诉我。”

    “这个小的已经打听好了,北漠国太子明日一早就会启程离开,天厉国太子定的是后日,明紫阳和明心瑶还没定下启程的时间,小的猜测定然是明心瑶对萧王爷贼心不死,赖着不想走。”莫轻尘恭敬地说。

    “行,我知道了。”穆妍微微点头,“你去八珍楼给我买几个菜过来。”

    “得咧!”莫轻尘应了一声,一溜烟儿就不见了人影。

    穆妍打开行李,里面放了一个古朴的小盒子,是她打算送给拓跋严的礼物。拓跋良和拓跋严明日就要走了,穆妍在想她是不是偷偷去北漠国驿馆走一趟?不过就算要去也得晚上,这会儿她刚到清心寺,白天肯定还会有人过来找她。

    东方紫煜临走的时候跟清心寺的方丈打过招呼了,所以穆妍的一日三餐,清心寺的小和尚都会按时送到门口来,到时候会敲一下穆妍院子门口的一个铜铃铛,不会进来打扰穆妍。

    这会儿已经是正午时分,听到铃铛响了,穆妍出去打开门,就看到旁边放了一个食盒,她提着进去,打开发现里面是几道清汤寡水的素菜,看着就没什么食欲。

    没过多久,莫轻尘提着一个食盒回来了,放下之后穆妍就让他走了。

    穆妍自己吃了饭,喝了杯茶,准备小憩一会儿的时候,院外的铃铛又响了,随之响起的还有拓跋严清脆响亮的声音:“美人姐姐,我来看你啦!”

    穆妍唇角微勾,开门走了出去。

    拓跋良带着拓跋严一起来的,父子俩的感情显然非常好,拓跋严在前面跑,拓跋良在后面一脸笑意地走着,看到穆妍的时候,开口叫了一声:“穆妍妹子。”

    穆妍妹子?很神奇的称呼。穆妍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拓跋太子请进。”

    拓跋严跑到了穆妍身边,很自来熟地去拉穆妍的手,仰头看着穆妍说:“美人姐姐,你的病好了吗?”

    “好多了。”穆妍揉了揉拓跋严的脑袋。这小子虎头虎脑的很结实,看着精神十足,很讨人喜欢。

    “那就太好啦!”拓跋严高兴地说,“我和爹爹明日就走了,要不是美人姐姐今天出宫了,爹爹还说我们见不到了呢!”

    穆妍请拓跋良父子俩落座,给他们倒了两杯温热的清茶,拓跋良喝了一口,眼睛眯了起来:“美人姐姐的茶也好好喝!”

    拓跋良笑容有些无奈。他家这儿子其实并不是自来熟,在其他人面前都很规矩,偏偏见了穆妍分外亲近,还好他们年纪差得多,不至于会惹来什么误会。

    “这是送给小严的礼物。”穆妍打开那个小盒子,拿出那枚红宝石的指环,戴在了拓跋严的手指上面,然后调节了一下指环的大小。

    拓跋严左看右看,眼睛亮晶晶的样子显然是极其喜欢。

    拓跋良一看那个雕琢得精致绝伦的红宝石,就知道这东西肯定价值不菲,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穆妍妹子,你这礼物太贵重了。”

    “不是送你的。”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小严喜欢就好。”

    拓跋良呵呵一笑:“那倒也是。”

    “我很喜欢!”拓跋良笑容灿烂地说。

    “来,姐姐教你怎么用。”穆妍坐在拓跋严身旁,对他指了一下指环内侧的一个小黑点说,“如果遇到危险的话,你就按一下这里,把红宝石瞄准你要杀的人,里面的毒针就会射出去。一共有十次机会,记得瞄准,不要浪费。”

    “好厉害!”拓跋严才六岁,听到穆妍教他怎么用暗器杀人,非但一点儿不害怕,反而有点小兴奋的样子,因为他是第一次得到这样的宝物,很是喜欢。他没杀过人,但他杀过狼,他的祖母从小就教导他,如果有人要杀他,他一定要先把对方杀掉

    旁边听着的拓跋良忍不住扶额。他一开始还真以为穆妍就是送了拓跋严一枚价值连城的指环而已,谁知道这枚指环竟然还是个暗器!这个世界的暗器种类其实并不多,好的暗器比武器要罕见很多,尤其是穆妍给拓跋严的这枚指环,这种小型轻便,并且外观很有迷惑性的暗器,拓跋良都是第一次见到。

    “美人姐姐,你什么时候去繁星城玩儿啊?我可以带你去月牙泉,可好看了!”拓跋严看着穆妍神色认真地说。

    “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去找你玩儿的。”穆妍微微点头说。

    “那我们说定了哦。”拓跋严看着穆妍说。

    “好,说定了。”穆妍笑着点头。

    拓跋良就静静地坐在旁边喝茶,听着自家儿子叽叽喳喳地说着话,他也是第一次发现他家儿子这么能说,从繁星城的风景说到北漠国最好吃的食物,从大漠的星空说到恐怖的沙暴,仿佛要把他小小年纪所有知道的有趣的东西都跟穆妍分享一遍。

    穆妍听得很认真,她并没有骗拓跋严,以后有机会的话,她会去北漠国繁星城看看的,看看那座被称为大漠明珠的城池,究竟有多美。

    一直到日落西山,拓跋良第三次提醒他家儿子,他们该走了,拓跋严才依依不舍地跟穆妍告别,还再次提起让穆妍去繁星城玩儿的事情。

    穆妍看着拓跋良和拓跋严父子的背影,微微一笑,转身回了房间。这个小朋友挺可爱的,她很喜欢,他们以后定然还会再见的。

    夜幕降临,秋风萧瑟。

    穆妍一个人坐在灯下,正在聚精会神地绘制新的武器设计图。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情,她已经许久没有画图了。

    去无双城游历了一圈,穆妍长了不少见识,见到了江湖人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武器,给了她不少启发,如今她再次提笔,灵感如泉涌。

    穆妍一口气画了五张图,才放下了笔,认真看了看,修改了其中两张之后,又有了新的想法,开始画第六张。

    萧星寒没来,穆妍也没管他,又聚精会神地画好三张图之后,夜已经深了。

    穆妍把图纸收好,正准备收拾一下,上床睡觉的时候,一支利箭破空而来,穿透窗户,直直地射向了她的心口

    穆妍神色一凝,侧身避开,那支利箭没入了穆妍身后的柜子,而第二支箭又急急而来

    穆妍闪躲的同时,第三支箭,闪烁着幽暗的光泽,射向了穆妍躲闪的地方,仿佛射箭之人已经算准了一样。

    穆妍拔出幽冥剑,猛然一挥,第三支箭被她斩成了两截,而第二支箭擦着她的肩膀过去,她的衣服上面裂开了一条小缝,是被箭风扫到的,并未伤到皮肉。

    “号,现身与我一战。”

    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穆妍微微皱眉,四十四号?她想她知道来人是谁了。

    当今天下大大小小的杀手组织不计其数,而在杀手队伍之中,最有名的,是个独行侠。没有组织,只有他自己,出身成迷,武功高强,心狠手辣,收费天价,从未失手。这个独行侠的标志就是,他给他的任务对象编了序号,每次杀人之前,都会叫对方的序号,告诉对方,你是我即将要杀掉的第几个倒霉鬼……

    这个大名鼎鼎的杀手,名字叫做独孤傲。

    穆妍手持幽冥剑,出门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院中,一身黑衣,头上罩着黑色的斗笠,完全看不清容貌,而他背上背着一把长弓,手中握着一把长剑,剑尖指着穆妍所在的方向。

    “四十四号,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独孤傲看着穆妍冷声说。

    穆妍没说话,因为问这种人他是谁派来的都是废话,她在等独孤傲先动手,因为她对这人的了解都只是真真假假的传闻,并不知道独孤傲的武功有多高。

    独孤傲动了,穆妍也几乎同时动了。

    长剑对长剑,穆妍很快发现,独孤傲手中的长剑上面竟然有神兵门的独特标志,说明这把剑出自神兵门。

    独孤傲的武功的确很强,几招之后穆妍选择了用暗器,不是因为她已经招架不住,只是想速战速决,因为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

    结果穆妍刚用上暗器,还没伤到独孤傲,独孤傲竟然也开始用暗器对付穆妍

    穆妍身上的暗器种类相当多,可独孤傲在这一点上并没有输给穆妍,因为他身上也有五花八门的暗器,层出不穷。

    很快,这变成了一场暗器的较量,穆妍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战斗,独孤傲显然也有点兴奋了,竟然徒手要去抓穆妍射过去的暗器,似乎是想研究一下。当然了,穆妍的暗器都相当毒,独孤傲最终一个都没抓住。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两人身上的暗器几乎同时用尽,同时收手了。

    “你到底是谁?”独孤傲看着穆妍冷声问。

    “你来杀我,问我是谁?脑子是个好东西,但你似乎没有。”穆妍很淡定地说。接下来大不了再继续打,她已经大概知道这个杀手的实力了。

    “你的暗器从何而来?”独孤傲看着穆妍冷声问。

    “与你何干?”穆妍反问。

    独孤傲沉默了片刻,猛然飞身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从穆妍面前消失了人影。

    穆妍神色莫名,这个杀手,怎么感觉怪怪的。独孤傲的那把长剑是神兵门所出,这并不是什么太特别的事情,只是独孤傲身上的暗器种类很多,而且对武器和暗器似乎都很在意的样子,难道跟神兵门有什么关系?回头要问问苍松老头去。

    穆妍捡起独孤傲留下的箭,拿到灯下认真看了看,发现独孤傲所用的箭矢跟一般的箭不同,箭头的形状很特别,穆妍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在穆妍皱眉思索的时候,萧星寒从窗口飘了起来,看到地上的断箭,声音幽寒地问:“怎么回事?”

    “独孤傲要杀我,已经走了。”穆妍不甚在意地说,因为她现在更感兴趣的是独孤傲所用的那支箭,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呢……

    萧星寒拿过穆妍手中的那支箭,看了一下,又还给了穆妍。在武器研究方面,穆妍是专家,萧星寒并不比穆妍懂得多。

    “我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种箭头……”穆妍若有所思地说着,目光微转,看到了桌上的那个古朴的小盒子,心中微微动了一下。

    那个盒子,是穆妍昨夜去苍松老头的宝箱里面找出来的,当时穆妍翻了苍松老头的箱子,里面还有不少武器设计图纸,泛黄易碎的纸张显然有些年份了,穆妍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其中有一张图纸上面,画的就是这种箭头

    “独孤傲除了杀手之外,还有什么身份?”穆妍看着萧星寒问。佩剑是神兵门所出,身上的暗器不比穆妍少,所用的箭矢,箭头都像是和神兵门有关。那个杀手独孤傲,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知道。”萧星寒摇头。

    “我去问问我师父。”穆妍拿着手中那支箭站了起来。神兵门是个必须隐世的门派,一旦现世,便会惹来各方掠夺,而今夜突然出现一个似乎和神兵门关系不浅的杀手,让穆妍这个神兵门少主有些不解。苍松老头明明说过,神兵门的后人,就是他们四个老头。

    穆妍和萧星寒在暗夜时分离开了清心寺,去了苍松老头所在的那座宅子。

    当穆妍掀了苍松老头的被子,把他从床上扯起来,并且把一直闪烁着寒光的箭杵到他脸上的时候,苍松老头简直要崩溃了

    “大半夜的,混蛋丫头你要干嘛啊!”苍松老头无语问苍天。

    “师父,你仔细看看,这东西是不是很眼熟?”穆妍拿着那支箭在苍松老头眼前晃了晃。

    苍松老头盯着那支箭看了几秒,神色大变:“你从哪儿得到的?”

    “今夜有个叫独孤傲的杀手要杀我,这是他用的箭,他手中还拿着神兵门的一把长剑,身上还有很多暗器,跟师父给我的那几样,有点像。”穆妍看着苍松老头说。

    “独孤傲?”苍松老头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师父是谁?”

    “我怎么知道他师父是谁?”穆妍翻了个白眼。

    苍松老头脸色变幻不定,过了半晌,才开口沉声说:“神兵门百年前的覆灭,是出了一个该死的叛徒!我师父临终之前嘱咐我,那个叛徒很可能还有后人,让我一定要多加小心!”

    “师父的意思是,独孤傲可能是神兵门叛徒的后人?”穆妍神色莫名。距离神兵门覆灭已经百年了,如今现存的神兵门只有这座宅子里面的七个人,四老三少。假如百年之前那位叛徒的后人还在的话,对神兵门意味着什么,就很难讲了……

    “你出去!”苍松老头看着萧星寒说。

    萧星寒转身出去了,苍松老头看着穆妍语重心长地说:“丫头啊,有些事情,为师也该告诉你了。”

    “这么神秘?”穆妍眉梢微挑。

    “给老子正经点儿!”苍松老头瞪着穆妍说。

    “哦。”穆妍点头,很乖巧地坐在苍松老头床边,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你师公说过,当年那个叛徒,想要除掉神兵门门主,自己上位,可惜失败了。他逃走之后没多久,就带着四国皇室的高手杀回神兵门,几乎屠尽了神兵门的门人。”苍松老头沉声说。

    “好在门主为人谨慎,早有防备,将神兵门最重要的宝物,最珍贵的武器和图纸,全都转移到了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寻找那个藏宝库的地图,就在神兵令之中。那个叛徒没有得到神兵令,只是掠夺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武器和少量的设计图纸。”苍松老头看着穆妍说。

    “那个叛徒姓什么?”穆妍问苍松老头。

    “姓殷。”苍松老头说,“你遇到的这个杀手,可能跟殷氏叛徒有关,你接下来务必要小心,因为他们肯定还在寻找神兵门的后人,尤其是神兵令!”

    “这样说来,假如独孤傲真的跟殷氏有关,那我岂不是已经暴露了?”穆妍若有所思地说。她通过武器,感觉独孤傲和神兵门有关系,独孤傲可能会有同感。

    “有可能。”苍松老头面色有些凝重。

    穆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头,担心什么?叛徒真敢找上门来,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砍一双呗!我们才是正统,为什么要怕叛徒?”

    “也对哦!”苍松老头很认同地点头,“你这混蛋丫头狡诈如狐,有什么好怕的?反正神兵令给你了,接下来你自己小心着别弄丢了,为师要睡觉,你滚吧!”

    穆妍出门的时候,摸了一下神兵令所在的位置,触手温热。这块令牌之中藏着百年前神兵门最大的宝藏,她今天才知道,这会儿感觉自己像是背了一座移动金山在背上,微微有点沉啊

    而到这个时候,穆妍突然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事,究竟是谁花重金请了独孤傲要取她的性命……

    大阳城晋国公府。

    灵堂之中,晋连城的棺材还静静地摆放在那里,东方明雅坐在棺材旁边,缓缓地往火盆中添纸钱,下人都在外面守着。

    “连城,你喜欢穆家那个丫头,怎么不早点跟娘说呢?如果你说了,娘肯定会帮你的。”东方明雅的声音很轻,似有若无。

    “其实娘觉得那个丫头根本就配不上你,你却傻傻地因为她丢了性命……”

    “你就这么狠心抛下娘走了,但你到了地下,就能和莲心姐姐见面了,莲心姐姐是你的亲娘,你们母子终于可以相认了。”

    “连城……娘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那么好看,那么乖,在娘眼中,你就是娘亲生的,谁都不能欺负你。”

    “你慢慢走啊,你喜欢的那个丫头,娘很快就送她去地下陪你……”

    ……

    东方明雅絮絮地说着话,在这暗夜灵堂之中,显得分外阴森。

    一个黑影出现在东方明雅身后,东方明雅神色一变,放下手中的纸钱,站了起来,转身看着不远处的男人说:“任务完成了?穆妍的尸体呢?为何没有带过来?”

    “失败了。”独孤傲的声音,冰冷无情。

    东方明雅不可置信地看着独孤傲:“怎么可能?那个丫头那么弱,你怎么会失败?”

    “她有高手保护。”独孤傲撒谎了,但东方明雅不会知道。

    “哼!你已经收了我的钱,一次失败了,就再去一次!”东方明雅眼底闪过一道嗜血的杀意。她真的把晋连城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到现在都无法接受晋连城那样惨死,而她认为罪魁祸首就是穆妍!如果不是穆妍,晋连城何至于走上不归路

    东方明雅已经决定了,既然晋连城那么喜欢穆妍,那就让穆妍给晋连城陪葬吧!至于那桩和亲,穆妍死了,自然就不存在了!到时候把脏水泼到萧星寒身上,说是萧星寒杀了穆妍,世人都会相信的

    东方明雅找来了当今天下名声最响亮的杀手独孤傲,花了重金,给独孤傲开出的条件是,杀了穆妍,并且把尸体带过来给她,因为她打算把穆妍的尸体放进晋连城的棺材之中,一起下葬!这样晋连城在黄泉路上,就有伴儿了

    可惜,独孤傲再次出现的时候,并没有给东方明雅带来一个让她满意的结果。

    “我的规矩,一个目标,只动一次手,失败便结束。”独孤傲冷声说。

    “好!把银子还给我,我找别人去做!”东方明雅冷声说。

    “任务失败,佣金不会退还。”独孤傲话音未落,已经从东方明雅面前消失了人影。

    东方明雅气恨至极,紧紧地握着拳头,口中仿佛淬了毒一般,念着一个名字:“穆……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