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90.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叫无忧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没有人知道,晋国公府灵堂里的棺材之中,已经没有晋连城的尸体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具男尸。东方彻早已下令封棺,那口棺材将会在不久之后深埋地下。

    而八月十五之夜,晋王府的天阑院中,晋连城睡了十几年的那张床上面,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恍如隔世……

    无数记忆瞬间涌入脑海,让晋连城头疼欲裂,而更疼的,是他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如今早已经不再流血,却仿佛有无数虫子在噬咬他的身体,让他全身都冒出了冷汗。

    晋连城抬起虚弱无力的手,轻轻地放在了自己胸口,他一醒来,脑海中最清晰的记忆,就是穆妍最后对着他露出的那个笑,那么美,那么好,却又那么地残忍……

    晋连城在想他应该是死了,死后鬼魂又回到了晋王府吗?可既然已经做了鬼,为何还会这么疼?全身上下生不如死地疼,最疼的,是他的心。

    “表哥。”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晋连城不可置信地转头,就看到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墨发如瀑,青衣似水。年轻的男子静静地站在那里,雌雄莫辩的容貌,冰肌玉骨,盛世天颜,正是传说中的天下第一美人儿青莲公子。

    “你……我不是死了吗?”晋连城的声音沙哑而无力,他后知后觉地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左眼,还没触碰到,就猛然收了回去!他知道,他的左眼已经瞎了,而导致他左眼失明的那根银针暗器,是穆妍亲手射的,这会儿还留在他的眼睛之中,并没有被取出去,似乎还在他的血肉之中微微颤动,感觉越发清晰……

    “表哥可还记得,三年前我曾说过,会送你一件大礼。”青莲公子的声音低沉而清冽,并没有几分感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晋连城快要被身上各处无休无止的疼痛折磨疯了,越清醒,越难捱。

    “礼物我三年前已经送了,就是这世间唯一的还生丹。”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说,昏黄的灯光照得他的脸忽明忽暗。

    “还生丹……是何物……”晋连城全身颤抖,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你是死了,但是还生丹早就蛰伏在你体内,会让你在龟息三日之后,苏醒过来,你的心脉被还生丹护着,除非你的心被人挖出来,否则你不会死。”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说。

    “为何……这么疼……啊!”晋连城神色痛苦地躺在床上打滚。

    青莲公子的神色丝毫未变:“表哥,这等逆天之物,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还生丹不是丹药,是蛊毒,蛊已入心,毒已溶血,锥心蚀骨,你想活着,就只能忍着,忍到麻木,便不疼了。”

    “连烬!你为何要给我下这种毒……”晋连城已经无法思考了,因为他真的感觉好疼,痛不欲生……

    没有人知道,青莲公子的名字并不叫青莲,他本名叫做连烬,灰烬的烬……

    “表哥,你当年救了我一命,我把唯一的还生丹给你用,是还你一命。”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说,“如果你不要,那么我现在就送你去死,死了便一了百了了。”

    “连烬……你找死……”晋连城伸手,想要打青莲公子,却一下子掉到了床下,摔得很重,疼得快要麻木了。

    “晋连城已经死了,被他喜欢的女子所杀。”青莲公子居高临下,低头看着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全身颤抖的晋连城,声音残忍地说,“表哥,你要死,还是要活?”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晋连城喃喃地说,“为什么会这样……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不想死啊……为什么……穆妍……到底是为什么……”

    青莲公子微微俯身,看着晋连城说:“表哥,如果你想活,我便给你一条生路。你放下这大阳城的一切,随我离开,忘了晋家,忘了穆妍,忘掉那些过往,我会想办法,让你不再那么痛苦,换个新的身份,开始新的人生,你说呢?”

    “不……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啊!”晋连城像是疯了一样扑向了青莲公子,“连烬!你欠我的!当年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死了!都是你欠我的!你把蛊毒给我解了!立刻给我解了!”

    青莲公子推开晋连城,看着他冷冷地说:“是我欠你的,所以我才给了你还生丹,否则你早就死了!我可以现在就把蛊毒给你解了,你会立刻断气!这世间唯有一人可以让你免于痛苦地活下去,那个人,是萧星寒!你要去求萧星寒救你吗?”

    晋连城蜷缩在地上,又哭又笑,像是失了心一般,而青莲公子就在旁边站着,静静地看着他。

    过了半刻钟的时间,晋连城猛然抬头,脸色煞白地看向了青莲公子,唯一完好的右眼中满是血色疯狂:“连烬!你帮我……帮我杀了萧星寒!杀了他!我倒要看看,他死了,穆妍还怎么嫁给他!我得不到的人,谁也别想得到!谁也别想得到!”

    “表哥,你真的很悲哀。”青莲公子低头,看着晋连城说,“事到如今,你终究还是想不明白,这一切不是萧星寒的错,不是穆妍的错,是你错了。”

    “我没错!”晋连城闻言像是疯了一样,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猛然推倒了旁边的桌子!名贵的茶具掉落在地上,片片碎裂,满地残渣,他脚步凌乱地踩了上去,鞋底被碎瓷穿透,脚底流出了殷红的血,可这跟他现在全身锥心蚀骨的疼痛比起来,根本什么都不是,他已经感觉不到了。

    晋连城神色癫狂地看着青莲公子说:“我有什么错?我喜欢穆妍……明明是我先遇到她的……她为什么对我那么残忍……我究竟哪里比不上萧星寒?!我不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连烬你去!你去帮我杀了萧星寒!当我求你!我求你!你帮帮我!我要让他死!让他死!”

    “表哥,穆妍亲手杀你,你为何不让我帮你杀了穆妍,这样你便不会有求之不得的痛苦,萧星寒也永远得不到那个女人。”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说。

    “不……不能杀她……不能杀她……她不能死……不能死……”晋连城捂着胸口喃喃地说。

    “她为何不能死?你真的爱她吗?”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问。

    “我爱她?我当然爱她!我杀了穆家满门,就是除掉那些对她不好的人!我杀了她的亲哥哥,也是为了她好!这样她便没有任何累赘了!我都给她取好了新的名字,叫做无忧!她会忘记一切,做我的王妃!我对她还不够好吗?连烬,你告诉我,我对她不够好吗?”晋连城猛然抓住了青莲公子的手,目光赤红地看着他,一定要他给出一个答案。

    青莲公子面色冰冷地甩开了晋连城,看着晋连城再次跌回到了地上,他声音幽寒地说:“原来你问我求的忘忧丹,就是想给穆妍用!表哥,你根本就不爱她,你爱的,是你那点可笑的自尊心!就因为被她拒绝,你就要不择手段地得到她是吗?杀了穆家满门?杀了她在意的兄长?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她好,你可曾有一刻想过,她想要的是什么?”

    “让她忘记一切?这就是你所谓的爱?表哥,这么多年过去,你真的变了,你根本不懂穆妍在想什么,也看不清自己的心!难道你想得到的,就是一个没有记忆的行尸走肉吗?”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的目光幽寒如冰。

    “连烬……你为什么不肯帮我……为什么连你都不肯帮我……”晋连城目光呆滞地蜷缩在地上,身子因为疼痛而不停颤抖,根本就没有听到青莲公子对他说的那些话。

    青莲公子沉默了许久,微微叹了一口气,俯身把晋连城扶了起来。看着晋连城再次躺在了床上,青莲公子从绣着一朵青色莲花的荷包之中拿出了一个药瓶,倒出了一颗小小的红色药丸,塞进了晋连城的口中。

    入口即化的药丸带着一股怪异的甜香,晋连城服下之后,很快便感觉全身都不疼了。

    “表哥,你先睡一觉,一切事情,等你醒了再说。”青莲公子在床边的软塌上面坐下来,微微闭上了眼睛。

    晋连城左眼空洞一片,右眼之中翻腾着惊涛骇浪,双手的拳头紧紧地握着,手心都出了血,也毫无所觉。他脑海中不时浮现出穆妍的脸,记忆中穆妍从未对他笑过,第一次,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他笑,是在她出手杀他的前一刻……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青莲公子睁开眼睛,看向了床上的晋连城。晋连城静静地躺在那里,双目紧闭,像是睡着了。

    “表哥,我知道你醒着。”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说。昨天一整夜,晋连城的呼吸都没有真正平稳下来过。

    晋连城睁开眼睛,看向了青莲公子,声音低沉地说:“我只有一个心愿,了结之后,便随你离开大阳城。”

    “什么心愿?”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说。

    “我要再见穆妍一面。”晋连城看着青莲公子说。

    “她住在宫中,太危险了。”青莲公子面色平静地说。晋连城服下了一种药,暂时压制了体内的蛊毒,才让他不至于那么痛苦,但那药的期限只有一天一夜,等到今夜子时,药效就过去了。

    不用晋连城说,青莲公子能够猜到,曾经的阿月就是穆妍假扮的,所以穆妍和萧星寒暗中早就在一起了,只是世人都不知道而已。如今萧星寒就在大阳城中,难保他不在穆妍身边,晋连城这个时候非要去见穆妍,真的很危险。

    “连烬,求你了……”晋连城的神色看起来憔悴而虚弱,而他此时身上穿着的,还是给死人穿的寿衣,华丽的颜色,却凄凉至极。

    青莲公子沉默了片刻之后,微微点头:“好,你答应我,只是远远地看一眼就立刻走,然后随我离开大阳城。”

    “我答应你。”晋连城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

    安平宫。

    宫女太监都守在外面,因为穆妍定下的规矩,她不叫人,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萧星寒是后半夜来的,并没有把穆妍吵醒,穆妍醒来发现她躺在萧星寒怀中,天都快亮了。

    今日与往日不同,因为萧星寒并没有在天亮之前就离开,而是一直待在安平宫里没有走。

    当穆妍看到萧星寒扔到她面前的那条一米来长的“家规”的时候,认真阅读了一遍,然后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穆妍觉得她家那群老头实在是太有才了!家规上面有六种字迹,除了四个老头之外,还有两条分别是穆妍的师兄苍威和岑默写上去的。

    其中规定了萧星寒和穆妍成亲之前以及之后的各种细节,第一条就是,穆妍说什么都是对的,萧星寒敢反驳,家法伺候。从第二条到第五十条,那群老头洋洋洒洒地列出了五花八门的家法,全都是给萧星寒用的,有些简直是脑洞大开,什么“把自己绑起来吊在树上三天三夜,直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家规”甚至细致到了穆妍和萧星寒吃饭的时候谁来盛汤,谁来夹菜。其中有一条,写着他们成亲之后什么时候圆房,由穆妍决定,在穆妍同意之前,萧星寒不能碰她一根手指头。还有一条规定了他们成亲之后要生几个孩子,也由穆妍来决定,至于孩子的名字,由苍松老头和他的三位师弟商讨决定,萧星寒没有取名权……

    萧星寒静静地看着穆妍爆笑不止,也没说什么。而穆妍把那条纸卷好好地卷起来,用一根绳子绑上,又还给了萧星寒,看着他神色认真地说:“这是我师父和师叔们送你的第一样礼物,你自己收好。”

    穆妍还以为萧星寒会把那个纸卷直接用内力变成粉末,以表达他的拒绝之意,谁知道萧星寒还真的把纸卷给收进袖中放好了……

    “打算什么时候走?”穆妍问萧星寒。

    “再说。”萧星寒似乎并不着急离开。中秋节已过,三国太子近日应该都会启程离开了,但萧星寒走不走,并不是厉宸风能够决定的。

    “到时候你带着神兵门的人一起走,我会很放心的。”穆妍看着萧星寒微微一笑。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证明,她就是相信这个男人。

    “今夜你随我出去见你师父。”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穆妍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当然好了。”她正想去见见神兵门的人,至少告个别,让他们先跟着萧星寒一起走,她只能等到和亲出嫁的时候再走了。有萧星寒陪着,她大晚上离开一下再回来,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告诉你师父和师叔,让他们安分点儿。”萧星寒冷冷地说。这才是他的目的,他并不想跟那几个老头起冲突,但那几个老头想要让他乖乖听话,是不可能的。

    穆妍瞬间懂了,也笑了:“明白,你放心。”她家那几个老头的脾性穆妍都清楚,虽然那几个老头不会武功,但在某些方面的才华绝对是顶级的,恃才傲物,所以当初他们不敢卖武器的时候,宁愿少吃点饿着,也不去种地或者做点小生意。当然了,也是因为他们不会种地,不会做生意。

    那几个老头骨子里可傲着呢,尤其是在穆妍成为神兵门少主之后,他们的生活条件有了飞跃式的提升,如今一个个那可真的是腰缠万贯。几个老头都没有儿孙,对他们来说,他们看中的徒弟就是他们的孩子,尤其是穆妍这个唯一的女娃。曾经苍松老头就说过,将来穆妍要嫁的人,必须是世间一等一的好,否则他们都不能同意。

    所以如今那几个老头对萧星寒各种挑刺,还扔给萧星寒那么一条奇葩的“家规”,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穆妍知道,那几个老头心里其实都已经认可萧星寒这个人了,绝对不是因为怕了萧星寒。

    一整天,两个人都待在安平宫中没有出去,宫女送食物和茶水进来,放下就很快离开了,并不知道内室之中还有一个男人在。

    傍晚时分,两人吃完了饭,穆妍换了一身夜行衣,然后戴上了一张千影面具,瞬间变成了少年言卿的模样,眉目清秀,气质卓然,端的是个翩翩佳公子。

    “师父,咱们走吧。”穆妍一本正经地对萧星寒作了个揖。

    “再等片刻。”萧星寒伸手,穆妍乖乖地走过去坐在了他身边,他伸手就搂住了穆妍的腰,看着她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是这副模样。”

    “我不会忘记,你吸了我的血。”穆妍看着萧星寒幽幽地说。

    “你想的话,可以吸回去。”萧星寒冷声说。

    穆妍无语望天:“这个提议……很别致,我考虑一下。”

    两人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穆妍也不知道在等什么,等外面天色全黑下来的时候,一个宫女站在门口恭敬地问:“公主殿下,可要备水沐浴?”

    “不用了。”穆妍话落,萧星寒挥掌,安平宫中的灯瞬间都熄灭了。门外守着的宫女太监也都乖乖退下了,因为穆妍要求他们离得越远越好,不能打扰她睡觉,而如今的太子东方紫煜曾经亲口下令,要求他们绝对不能忤逆穆妍的任何意思。

    在被萧星寒揽着从窗口飞身而出的时候,穆妍小声问萧星寒:“行啊你,连我什么时候该洗澡都知道?”

    “我看过。”萧星寒的话让穆妍的手瞬间就有点痒了,好想揍他……

    两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东阳国皇宫,没有惊动任何人。萧星寒带着穆妍,一起去了神兵门的人如今所在的那座宅子。

    穆妍的师父和师叔都还没睡,正坐在一起悠哉悠哉地喝酒,穆妍的小弟莫轻尘在一旁伺候着,别提多殷勤了,尤其是对苍河老头。

    莫轻尘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神兵门的四个老头,每人只收一个徒弟,而苍河老头如今尚未收徒,莫轻尘很想拜他为师,成为神兵门的弟子,这样他就是穆妍的师兄了!想想就觉得好拉风

    当然了,莫轻尘前几天提过一次,被苍河老头嫌弃地踹出了门,之后就不敢再提了。如今莫轻尘打算徐徐图之,怒刷存在感,好好表现,争取早日“上位”。

    当看到萧星寒的手揽着穆妍的腰,两人一起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苍松老头瞬间怒了:“臭小子!你手往哪儿放呢!给老子起开!”

    苍海老头大掌一拍,桌子上的酒壶酒杯瞬间东倒西歪:“臭小子你敢占我家丫头的便宜!找死啊!”

    “呵呵,这样不好不好。”苍岭老头笑呵呵地说。

    “看来咱们定的家规,这小子根本就没看!”苍河老头轻哼了一声。

    “师父。”穆妍推开萧星寒,笑着走了进来,“师叔,想我了吗?”

    “呵呵,当然了。”苍岭老头笑得一脸慈爱。

    “混蛋丫头!为师怎么跟你说的?还没成亲呢,就让他占了便宜怎么行?”苍松老头瞪着穆妍说。

    “师父,师叔,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什么占便宜?要说也是我占了他的便宜。”穆妍笑容灿烂地坐了下来,而萧星寒送穆妍到门口之后就很快不见了人影。

    “丫头,你什么意思?”苍海老头皱眉看着穆妍。

    “他长得可好看了,我已经把他睡了。”穆妍很淡定地说。

    几个老头瞬间气得倒仰,一个个恨铁不成钢地瞪着穆妍说不出话来。

    莫轻尘目瞪口呆地看着穆妍,片刻之后突然爆笑,然后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一到外面就狂笑不止!他脑补了一出萧星寒被穆妍挥着小皮鞭压在身下的样子,觉得实在是太有趣了!他家小主子这是要上天哇

    “师父你们听我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们不能当我泼出去了,但你们可以当那小子嫁进神兵门了嘛!”穆妍唇角微勾,“你们想想啊,他可是天下第一神医,有他在,保你们长命百岁。还有,他凶名在外,权势不小,咱们到了天厉国,可不就能横着走了?”

    “哼!”苍松老头没好气地说,“那你也不能还没成亲就让他占便宜,我们看着就难受!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小丫头,你还没长大呢,就被那个臭小子给霸占了,我们能高兴吗?”

    几个老头这会儿看着穆妍,都是一种嫁女儿的心态,怎么看萧星寒都不顺眼,怎么都觉得他们家这宝贝姑娘吃亏了……

    “不对不对!是我要去霸占萧王府了!”穆妍嘻嘻一笑说。她知道这几个老头在想什么,穆耀光对她来说什么都不是,但她并不缺父爱。

    “哼!女大不中留!混蛋丫头!你是不是就是看那个臭小子长得好看?”苍松老头吹胡子瞪眼地说。

    “身材也好。”穆妍很淡定地说。

    几个老头听到穆妍没羞的话,一个个都唉声叹气的。他们家这丫头,有时候温柔乖巧起来,那也是真的可人疼,可这性格也忒豪放了,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果然是留不住了啊

    “那小子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带我们走?”苍岭老头笑呵呵地看着穆妍问。

    “过几天吧,还没定,不着急。”穆妍微微一笑说,“这宅子不错,师父和师叔先安心住着,缺什么少什么都让小天儿去置办,我有空会再回来看你们的。”

    “走吧走吧!”苍松老头摆摆手说,“我们这些个老骨头还硬朗着呢,你该干嘛干嘛去!”

    “师父,你那个宝箱在哪儿放着呢?”穆妍问苍松老头,“我要找个东西。”

    “臭丫头,又惦记为师的宝贝了!”苍松老头虽然这么说,眼中却满是宠溺,“出门左转第三个屋,床底下。”

    “行,我去找个东西,然后就走了,改天再过来。”穆妍敬了四个老头一杯酒,话落就出去了。

    穆妍去苍松老头的房间里,从床底下拖出来一个大箱子,里面都是苍松老头的宝贝,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不少是神兵门传承下来的。这箱子里的东西苍松老头早就让穆妍挑过好几次了,看中什么直接拿走。

    这会儿穆妍打开箱子,从上往下翻,对那些银票金子玉石的都没兴趣,有几样武器穆妍也不喜欢,她一直翻到了最底下,拿出了一个很小的木盒。

    穆妍打开那个木盒,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指环,看起来很古朴。指环上面镶嵌着一颗小小的红色宝石,宝石被精心雕琢过,是一个小鹰的形状,看起来精致绝伦,又带着几分童趣。

    穆妍收了拓跋严的宝贝狼牙,这两天一直在想拿什么做回礼,后来就想到了苍松老头的箱子里面还有一枚指环暗器。北漠国的象征本就是神鹰,拓跋严又是北漠国的皇太孙,送他很合适。在拓跋良走之前,穆妍觉得应该还能再见到他们父子,到时候把礼物给拓跋严,再教他怎么用,他会喜欢的。

    据苍松老头说,这枚指环还是他的师父亲手做的,费了不少功夫。其中虽然只有一处暗器,但是十分精妙,可用十次。

    穆妍拿着那枚指环再出门的时候,就看到萧星寒背对着她站在门外。

    穆妍走到萧星寒身边说:“我已经跟我师父师叔说好了,他们以后会对你很好的。”

    “你说什么了?”萧星寒看着穆妍问。

    “哦,我说你长得好看,身材又好,我已经把你睡了,让他们认命。”穆妍很淡定地说。

    萧星寒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伸手揉了揉穆妍的小脑袋,说了两个字:“淘气。”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夜明月高悬,清冷的秋夜很是静谧,整个大阳城都沉睡了。

    就在两人朝着皇宫的方向而去的时候,有两道身影,已经悄无声息地进了宫。

    是晋连城和青莲公子,两人都穿着夜行衣,脸上戴着面具。

    晋连城昨夜服下的药,如今药效还没过,他感觉不到疼,还可以用自己的武功,假如不是失明的左眼提醒他发生过什么,他甚至会有种感觉,一切都还没有变……

    进宫之前,青莲公子再次警告晋连城,让晋连城只看穆妍一眼就立刻离开,不要做多余的事情,晋连城答应得很爽快。

    暗夜时分,安平宫四角挂着的灯笼发出昏黄的光芒,而宫中的灯已经都熄灭了。

    两人靠近穆妍的房间,没有听到里面有任何动静。青莲公子从袖中拿出了一根细细的管子,轻轻戳破窗纸,把管中的迷烟吹了进去。

    片刻之后,青莲公子对晋连城微微点头,两人从打开的窗户,飘进了房间里面。

    床幔放了下来,两人走到床边,青莲公子伸手拉开床幔,神色立刻就变了,因为床上空无一人,穆妍根本就不在

    晋连城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死死地盯着面前空荡荡的床,不知道在想什么。

    青莲公子转身对晋连城说:“表哥,我们来得不是时候,走吧。”房间里根本就没有人,想必穆妍暗中离开了皇宫。

    “嗯。”晋连城微微垂眸,掩去眼底的一道幽光,跟着青莲公子一起往外走。

    出了安平宫,两人沿着来时的路回去,青莲公子走在前面,晋连城稍稍落后了半步。

    到了一处宫殿外面,晋连城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一群巡夜的士兵,眼底闪过一丝寒光,猛然伸手,对着青莲公子打出一掌

    对晋连城毫无防备的青莲公子直接被晋连城一掌打得吐了血,他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往另外一个方向跑的晋连城,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巡夜士兵的注意,很快,到处都响起了抓刺客的声音。

    青莲公子拼尽全力去追晋连城,晋连城也用上了全力,摆明了要甩掉青莲公子,而他去的方向,是东方彻大部分晚上会在的禁地青荷宫。

    可惜,晋连城如今的功力大打折扣,青莲公子在晋连城还未进入禁地的时候,追上了他

    周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四周都在高喊“抓刺客”,而禁地之中有几道浑厚的气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这边赶过来

    “你在找死!”青莲公子死死地捏住了晋连城的肩膀。

    晋连城想要挣脱,可就在此时,压制蛊毒的药效过了,他又开始被生不如死的疼痛折磨,他全身颤抖地看着青莲公子说:“阿烬……求求你别管我了……我去找皇舅舅……他会护着我的……你走吧……”

    “这才是你非要进宫的目的吧!”青莲公子冷声说,“你休想!”

    青莲公子话音未落,拿出一颗药丸就塞进了晋连城口中,晋连城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看着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的士兵和高手,青莲公子神色一寒,猛然提起晋连城冲了过去。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禁地青荷宫中的东方彻。东方彻已经睡下了,就躺在他当年和莲心同床共枕的地方。

    “外面怎么回事?”东方彻坐了起来,脸色苍白,神色憔悴地揉了揉发疼的额头。

    “回皇上的话,有刺客试图闯入禁地,已经被拦下来了。”一个老者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东方彻捂着自己突然开始抽疼的心口,那天夜里,他被噩梦惊醒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然后他就亲眼看着晋连城惨死在他面前……

    想到这里,东方彻神色一变,有些慌乱地下床:“朕出去看看!”

    等到东方彻被人扶着到了不远处的时候,就只能看到两个刺客杀出重围,以极快的速度远去的背影了。其中一个刺客,手中提着另外一个刺客,夜色太暗,东方彻看不清他们的身形。

    “刺客……用的什么武器?”东方彻神色怔然地问。

    “一把短刀。”有人恭敬地回答。

    不是长剑……东方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还在幻想什么呢?他的儿子连城已经死了,他亲眼看着他死在了他怀中。人死不能复生,这刺客怎么可能是晋连城呢?可他的心,为什么那么疼,似乎被人拿刀,狠狠地剜走了一块血肉一般……

    萧星寒和穆妍回到安平宫的时候,禁地那边的刺杀事件已经平息了,刺客也已经逃出了皇宫。

    一进门,萧星寒眸光一寒。房间里其实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气味,但萧星寒知道,有人来过了,还用了迷烟。

    “是闯禁地的刺客么?找我做什么?”穆妍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一晚上两拨人闯入皇宫的概率比较小,所以极有可能是试图闯禁地的刺客来过她这里。难道那俩刺客来杀她的,见她没在,干脆去禁地里刺杀东方彻?还是去禁地里偷点什么宝物?怎么想都感觉不太合理啊

    “去睡吧。”萧星寒说。刺客正好碰上萧星寒和穆妍不在的时候出现,是他们的幸运。

    穆妍不再纠结,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就和萧星寒一起睡觉去了。

    大阳城晋王府。

    晋连城幽幽醒转的时候,发现他又回到了晋王府,还在自己的床上躺着,而他全身上下的痛楚,让他忍不住蜷缩成了一团,满头都是冷汗……

    “表哥,你不该那样做。”青莲公子站在床边,看着晋连城冷声说。

    “我不想跟你走……我不要失去一切……我要找皇舅舅……他会护着我……连烬你为什么要阻止我……为什么……”晋连城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了。他骗了青莲公子,说想要再看穆妍一眼就离开,事实上只是想进宫去找东方彻。

    “皇舅舅?”青莲公子的声音有些嘲讽,“他当然会护着你,因为你是他的亲生儿子。”

    晋连城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向了青莲公子:“你在说什么……”

    “有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本来也不打算告诉你。”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说,“你不是晋嵩和东方明雅的儿子,你是东方彻和当年那位祸国妖妃莲心所生的儿子,只是被养在了晋国公府。”

    晋连城猛然瞪大了眼睛,手指颤抖地指着青莲公子:“你……你胡说……我怎么……”

    “五年前,有一次你问我,为什么东方彻对你比对他的儿子还要好,我说他喜欢你。”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说,“是,他是喜欢你,因为你就是他的儿子,你本该是东阳国最尊贵的皇子,那个太子之位,也是东方彻给你留的。”

    “我……他……”晋连城感觉头疼欲裂,“我本来就该是皇子……是太子……你让我去找他……我要拿回本属于我的一切……我要当皇帝!这样……谁都不能跟我抢穆妍了……我要当皇帝……我要杀了萧星寒……我要灭了天厉国……灭了萧家满门……我要把萧星寒碎尸万段……”

    听到晋连城疯狂的话语,青莲公子面色幽寒地说:“表哥,你的命是我还你的,所以我不会让你再回去,因为东方彻护不住你,谁都护不住你,萧星寒和穆妍不会让晋连城活着,所以,你必须跟我走。”

    “连烬!你就是嫉妒我……你一定是嫉妒我……”晋连城看着青莲公子说,“你早就知道了……却不告诉我……是因为你嫉妒我……嫉妒东方彻宠爱我……你现在不让我回去……也是嫉妒我……你不想看到我好过……”

    “随便你怎么想。”青莲公子神色平静地说。

    “哈哈……阿烬……你嫉妒……你是我弟弟啊……都是东方彻的儿子……可他根本不管你的死活……他却那么宠爱我……你就是嫉妒我……”晋连城又哭又笑,像是疯了一样。

    青莲公子的神色丝毫未变:“你是我哥哥,我早就知道,除了你,东阳国皇室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从我十年前离开的那天开始,世间再无东方连烬。”

    没有人知道,天下四公子之一的青莲公子,事实上也是东方彻的儿子,就连东方彻自己都不知道。

    可青莲公子和晋连城并不一样,他的母亲只是因为相貌肖似莲心,所以被东方彻带回了宫,藏在青荷宫中,宠幸了一段时间,却没有任何名分,也不能见人,因为东方彻不想让人知道他找了一个长得像莲心的女子。

    青莲公子的母亲很快就有了身孕,从她告诉东方彻这件事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失宠了,因为东方彻只是把她当做了莲心的替代品,而他不需要一个替代品给他生儿育女。

    东方彻没有狠心杀了青莲公子的母亲,只是让她住进了冷宫之中,再没有看她一眼。

    青莲公子就是在冷宫里面出生的,而冷宫被封着,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他这个皇子的存在,他幼年最深的记忆,就是冷宫上空那暗沉的一片天。

    在青莲公子八岁那年,他的母亲郁郁而终,临死之前竟然疯了一样要掐死他,说他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可冷宫之中那些冷漠的宫女太监,听到了他求救的声音,却无动于衷,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对母子死了,东方彻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那天,在宫中玩耍的晋连城闯进了冷宫之中,那是晋连城和青莲公子第一次见面。

    晋连城救了青莲公子,两人看着青莲公子的母亲断气,晋连城揉了揉青莲公子的脑袋说:“表弟,以后表哥护着你。”

    可青莲公子却求晋连城,他说他想离开那个地方,到远方去,因为东阳国那座幽深的宫殿,承载了他幼年所有的阴影……

    晋连城把青莲公子带出了宫,送他离开大阳城,给了他很多钱,还有两个高手保护。

    他们再见面就是五年前了,青莲公子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他只是回大阳城,和晋连城一起喝了一次酒,就离开了。而青莲公子在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晋连城的时候,就知道晋连城是他的哥哥,因为他的母亲早就告诉过他,晋连城是“那个女人”的儿子……

    “阿烬……阿烬……”晋连城挣扎着从床上跌落了下去,爬到了青莲公子脚边,抱着他的腿说,“我是你哥哥啊……阿烬……你让我走……你让我去见我们的父皇……让我拿回我想要的一切……”

    “哥哥……”青莲公子俯身,看着晋连城说,“这里不属于我们,我不会看着你去送死的。”

    “阿烬……我求你……我不想走……”晋连城面如死灰地蜷缩在地上,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拿回本属于他的一切,他不要离开。

    青莲公子从荷包之中拿出了一个小药瓶,打开,倒出了一粒淡青色的药丸,送到了晋连城唇边:“吃了它。”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那是什么……”晋连城推开青莲公子的手,药丸落在了地上。

    青莲公子捡起那枚药丸,用袖子擦了擦,硬塞进了晋连城口中,在晋连城失去意识之前,听到青莲公子说:“这是你问我要的,忘忧丹……”

    青莲公子看着晋连城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微微叹了一口气:“既已重生,便放下一切执念,从今天开始,你的名字,叫无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