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89.表哥,醒来吧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慕容静总觉得慕容恕似乎话里有话,但是慕容恕说让她不要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了这么远的地方,好好玩儿,多吃点好吃的最重要,慕容静也就不提了。

    慕容静在无双城见过阿月姑娘,却并不知道那是穆妍,她觉得明心瑶做得不对,但慕容恕既然说了明心瑶不可能得手,她觉得她家大哥的判断一定是对的。

    慕容家兄妹两人住进了大阳城中一处雅致的小宅子,这是慕容家的产业。巧的是,大阳城慕容府的对面,就是穆王府。

    “大哥,穆王府的人真的都死了吗?”慕容静看到穆王府那一片触目惊心的废墟,神色有些震惊。

    慕容恕微微一笑:“不是还有一个活着的?没有都死。”

    “那位穆四小姐真可怜。”慕容静有些同情地说。

    慕容恕笑了:“静儿,别悲天悯人了。你好好休息一下,不要乱跑,我出去一趟,回来再带你出去吃饭。”

    “哦,大哥去吧,我收拾一下行李。”慕容静乖巧地点头。

    以慕容恕的武功,大白天潜入天厉国驿馆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当他出现在萧星寒面前的时候,并没有从萧星寒眼中看到一丝惊讶,而这很正常。

    “星寒,晋连城是不是你杀的?”慕容恕乍一听闻晋连城突然暴毙的消息,都吓到了,因为这件事太离奇了。当时慕容恕的第一想法是,晋连城要跟萧星寒抢女人,所以被萧星寒心狠手辣地弄死了。

    “不是。”萧星寒冷冷地说。

    “那是谁?”慕容恕才不相信晋连城是突然得了急病,其中肯定有秘密,而且定然跟萧星寒有关,即便不是萧星寒动的手。

    “穆妍。”萧星寒说了两个字。

    慕容恕不可置信地看着萧星寒:“你说晋连城是穆妍杀的?她……”慕容恕发现穆妍的狠辣程度超出他的想象。慕容恕虽然不知其中内情,但是如今摆在面前的事实是,晋连城死了,东阳国皇室和晋国公府都没有人追究,反而昭告天下说晋连城是急病暴毙的,这会儿穆妍还安逸地待在东阳国皇宫里面,身份是东方彻亲封的安平公主。这姑娘,真真是能耐大发了

    慕容恕深深地觉得,他不久之前对他家妹妹说,明心瑶要杀穆妍的话,明心瑶自己会死得很惨,他的判断简直太对了!萧星寒看上的那个丫头,可真不是什么良善性子

    “不要再问,我不会给你解释。”萧星寒表示他没兴趣给慕容恕讲故事。

    “呵呵,那我改天见到穆妍,让她给我说,毕竟我们也是旧识了。”慕容恕说着,笑容满面地扯起了他左手的袖子,露出了手腕上面的暗器,对萧星寒说了一句,“这是穆妍送我的。”

    萧星寒冷冷地看了慕容恕一眼:“你很得意?”

    “一般般。”慕容恕嘴角微勾。他当然不会跟萧星寒抢女人,就是想看看萧星寒有没有其他的表情。

    “想想晋连城的下场。”萧星寒冷冷地说。

    慕容恕心中微微跳了一下。晋连城的下场?不管其中又发生了多少事,晋连城的死,是穆妍下的手,那么事情的最开始,毫无疑问是由于晋连城想要得到穆妍导致的。

    慕容恕虽然不喜欢晋连城这个人,但他对晋连城的实力还是认可的,论武功,慕容恕自认为不是晋连城的对手。名扬天下的晋妖孽就这么死了,还死得不明不白,下场不可谓不惨。

    萧星寒对慕容恕说这样的话,潜台词就是,敢动我的女人,你试试啊……

    慕容恕轻咳了两声,神色一正,看着萧星寒说:“星寒,我只是想说,你家姑娘很大方,我能得到她的礼物,也是你面子大。”

    “有事说,没事滚!”萧星寒一点儿都不客气。

    慕容恕也不恼,看着萧星寒微微一笑说:“我刚刚得知,明心瑶想杀你家姑娘。”

    “嗯。”萧星寒对此无动于衷。

    “呵呵,你果然是这个反应。”慕容恕笑了,“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就不说了,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慕容恕话落,把一样东西放在了萧星寒面前,是他之前在马车里面的时候,一直拿在手中把玩的那块五彩石。石头大概有小孩拳头那么大,五种斑斓的颜色交织错杂,看起来十分美丽。

    萧星寒拿起来,说了一句:“怎么这么小?”

    慕容恕没好气地说:“你都不知道我为了找这么个小玩意儿费了多大的功夫!不要还给我!”

    “你拿着也不会用。”萧星寒冷冷地说着,把五彩石收了起来。

    慕容恕无语:“真不知道你家姑娘怎么受得了你这臭脾气。”

    五彩石是这个世界最珍稀的矿石,历经千年才能形成一小块的至宝,很多人甚至都没听说过。五彩石中蕴含天地精华,外表的美丽自不必说,还有很独特的药用价值,另外一个名字叫做药石。把五彩石磨成粉服下,只需一点,身体再弱的人,都能变得气血充足,精力旺盛。事实上,五彩石只是比万年冰莲的名气小一些,药用价值并不差。

    慕容恕已经给了萧星寒万年冰莲,萧星寒又说让他找五彩石,好不容易找到了,他也不可能得到萧星寒一个笑脸。慕容恕觉得自己就是闲的,整天尽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也就萧星寒了,其他人根本不敢这样对待慕容恕。

    “对了,莫轻尘是不是在大阳城?”慕容恕决定转移话题,要不然气到的还是自己,他又不可能跟萧星寒绝交,除了忍着,别无他法。

    “嗯。”萧星寒用一个字做了回答。

    “明紫阳让我找林辞,说明腾要求把林辞带回明月城去。”慕容恕看着萧星寒说,“我也不问你莫轻尘在哪儿了,你让他收敛一点儿,最近不要出来乱跑,如果被明紫阳的人发现了,就他那三脚猫的功夫,只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他就算站在你面前,你也认不出他。”萧星寒冷冷地说。

    慕容恕一拍桌子:“行!你对!你说得都对!我走了!”慕容恕刚刚确实忘了莫轻尘擅长易容术的事情了,他觉得他就不该提这个人。

    慕容恕相当不爽地走了,萧星寒拿出那块五彩石,然后像变戏法一样又拿出了一把很精致的小锤子,啪的一声,就把五彩石给敲成了几小块……

    这天是八月十四,明日就是中秋节,大阳城中十分热闹。

    晋连城的死影响到的只有东方彻和晋国公府,其他人和其他人家,依旧开开心心地一家团圆,准备庆祝节日。

    晋国公府里一片缟素,下人走路都低着头,也不敢大声说话,因为一个不小心,惹了东方明雅不高兴,他们就会倒大霉。

    晋连城很小就被封了王,在封王的同时得到了专属于他的一座王府,是大阳城中风景最好的一处大宅,其中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华丽程度堪比皇宫。

    晋连城在十四岁那年就不再住在晋国公府,开始一个人在晋王府生活。他偶尔会回晋国公府去陪晋国公和东方明雅一起吃饭,但是不会在晋国公府里面住,虽然没有人敢对他不好,也从没有人敢给他脸色,他的那些弟弟妹妹一个个见了他都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心里不服气也都憋着,他打他们骂他们,他们全都选择忍气吞声。即便如此,晋连城还是不愿意待在国公府里面。

    如今,晋连城就这么死了,东方彻此时再想恢复他皇子的身份,与他父子相认,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而东方明雅当然不可能把晋连城的尸体放在冷清的晋王府里面,所以丧事会在晋国公府中筹办。

    灵堂之中,放着一口金丝楠木的棺材,飒飒的秋风吹着,飘飞的白绫透着一股阴冷之气。

    棺材早已经封上了,是东方彻的意思,他说不愿再让任何人看到晋连城身体残破悲惨死去的模样,而他自己,也再没勇气多看一眼。每日深夜,东方彻都会到曾经莲心居住过的青荷宫中去,在里面一坐到天明……

    穆妍再见到萧星寒的时候,是八月十四傍晚时分。今夜子时,就是八月十五,届时穆妍身体会变得虚弱无力,而萧星寒的血煞之气会再次发作,所以他们很有见面的必要。

    “我有正事要跟你说。”穆妍看着萧星寒神色认真地说。

    “嗯。”萧星寒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我要把神兵门转移到天厉国去,你意下如何?”穆妍看着萧星寒问。

    “你决定。”萧星寒似乎并不是很在意。

    “我已经让莫轻尘安排好了神兵门离开的事情,接下来,就麻烦你了。”穆妍看着萧星寒说,“我师父和师叔年纪都大了,也不懂武功,两个师兄里面,只有岑默师兄算得上是高手,所以他们需要有人保护,而且行踪必须绝对隐秘,不能暴露。我这几天没过去,但是想也知道我师父肯定会把现存的神兵门所有的破铜烂铁都带走,那些东西很占地方。”

    “还有呢?”萧星寒看着穆妍问。

    “还有,到了天厉国之后,把他们安排在哪里,就看你的了。”穆妍看着萧星寒说。虽然算起来穆妍也是天厉国的人,但她毕竟是穿越的,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远离天厉国都城,在叛逃的路上了,对于天厉国很是陌生。萧星寒就不同了,天厉国是他的地盘。

    “都是小事,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你说。”穆妍微微点头。

    “你就不怕我把神兵门卖了吗?”萧星寒目光幽深地看着穆妍问。

    当今天下四国皇室暗中一直都没有放弃对神兵门后人的寻找。传说中当年神兵门虽然覆灭了,但是神兵门最有价值的锻造技术,最精妙的设计图纸,还有大量的神兵利器,以及神兵门鼎盛时期积攒的那些奇珍异宝,全都不见了踪影。认为神兵门一直还有传承的人不在少数,尤其是四国当权者。

    之前东阳国有神兵门的武器流出,已经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如果不是后来无双城的拍卖大会把那些人的视线转移到了明月国的话,现在定然有很多人盯着大阳城。

    虽然无双城拍卖大会上面出现的神兵门武器有一个看似无懈可击的出处,来自神兵门长老的墓穴,但是这并不能证明神兵门没有后人存在了,那些让武者疯狂的武器现世,某种程度上,会更加助长某些人找到神兵门的欲望。

    如今穆妍就这样把神兵门的所有后人,以及所有的秘密和宝物,全都托付给了萧星寒,轻描淡写地好像就是让萧星寒帮她带一件行李到天厉国去一样。

    对于萧星寒的问题,穆妍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看着萧星寒反问:“你会吗?”

    “回答我的问题。”萧星寒看着穆妍冷声说。

    “好,我回答你的问题,我不怕你把神兵门给卖了。”穆妍看着萧星寒神色平静地说,“原因很简单,神兵令在我手中,我就是神兵门的主人,如果你要把神兵门卖了,就是把我卖了,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为何不会发生?”萧星寒看着穆妍问。

    穆妍很淡定地说:“因为你是萧星寒。”

    萧星寒伸手,揉乱了穆妍的头发:“你喜欢我,我知道,我问你这样的问题,你只需要说一句相信我就可以了,不要这么多废话。”

    穆妍抓过萧星寒的手就狠狠地咬了一口,咬完还很嫌弃地喝茶漱口,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心中默默吐槽,混蛋啊混蛋

    “晋连城是东方彻的儿子。”萧星寒突然说了一句很突兀的话。

    穆妍直接愣在了那里,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你是说,晋连城是……”

    听到萧星寒的话,穆妍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东方彻和东方明雅兄妹乱伦生子,这也太有悖纲常了

    “不是,是东方彻和莲心的儿子。”萧星寒看一眼就知道穆妍在想什么。

    “不是就好。”穆妍幽幽地说,乱伦什么的,想想就觉得很恶心。不过这个莲心是谁,穆妍还真没有听说过。

    穆妍问萧星寒,向来惜字如金的萧星寒当然不可能给穆妍讲二十多年前东方彻和莲心两人震惊天下的爱情故事,只说了四个字:“祸国妖妃。”

    穆妍瞬间懂了。莲心应该是东方彻很爱的一个妃子,还差点祸害了东阳国,而晋连城就是东方彻和莲心的儿子,却养在了东方明雅膝下。怪不得东方彻那么宠爱晋连城,远胜于其他的皇子,如果说晋连城是东方彻最爱的儿子,那就说得通了。

    穆妍想起晋连城当时惨死在东方彻面前,微微皱了皱眉。说实话,虽然穆妍动了手,直接导致了晋连城的死亡,但其实在这整局棋里面,穆妍也不过是一枚棋子,就算穆妍不动手,东方紫煜也对晋连城起了必杀之心。

    穆妍有理由相信,东方紫煜早已经知道晋连城的真正身份,知道晋连城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兄长,所以才一定要杀了晋连城,因为晋连城挡了他的路。

    对此,穆妍只能在心中感叹一句,这就是皇室,冷血而无情。穆妍没有立场去苛责东方紫煜的所作所为,因为她也对晋连城存了必杀之心,只是她和东方紫煜要杀晋连城的原因并不一样。

    穆妍是因为晋连城要杀了她全家,要毁掉她的一切所以才对晋连城动手,而东方紫煜处心积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说到底,只是想除掉他最大的竞争对手。穆妍现在当然也能想到,东阳国迟迟不立太子,这太子之位十之八九就是东方彻给晋连城留的了,但晋连城生前显然并不知道这件事。

    “送你的。”萧星寒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了穆妍面前。

    穆妍有些好奇地打开,里面放了十颗黄豆大小的白色药丸,没有任何气味。

    “这又是什么?”穆妍问萧星寒。

    “玄黄丹。”萧星寒说。

    “我怎么没听说过这种药?”穆妍表示她看过的医书很多了,从未见过有玄黄丹这种东西的记录。

    “我刚起的名字。”萧星寒说。

    穆妍扶额:“服了你,这东西做什么用的?”

    “可治虚弱之症。”萧星寒说了几个字。

    穆妍心中微动,眼睛亮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在十五那天,如果吃了玄黄丹,就不会虚弱无力了?就像你之前给我吃的万年冰莲做成的药丸一样的效果?”

    “嗯。”萧星寒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穆妍笑了:“很好很好,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我最虚弱的时候有人来杀我了。”每月十五的虚弱期对于穆妍来说,其实是不安全的,因为她那个时候武力值为零,也不会一直有人在她身边保护她,而她用来防身的暗器并不是万能的。如今有了玄黄丹,她安全的时候不用吃,就躺在床上熬过去就行,万一发生什么事,吃一颗,立刻满血复活!很好很强大,她喜欢

    “我在想,要不我多放点血,你用我的血做点什么丹药带在身上?”穆妍看着萧星寒,相当严肃认真地提议。

    “不用。”萧星寒拒绝了。

    “你说,你是不是就想每月十五都见到我,所以才不要的?”穆妍一脸傲娇地看着萧星寒问。

    “不是。”萧星寒毫不犹豫地给了穆妍一个否定的答案。

    “嗯。”穆妍凉凉地说,“你要说是的话,我都要怀疑你是假的萧星寒了。”这个男人非但不会甜言蜜语,反而总是说一些情商欠费的话,穆妍都要习惯了。

    入夜了,穆妍和萧星寒躺在一张床上,穆妍的头枕着萧星寒的胳膊,手中拿着一个栩栩如生的小兔子木雕,问萧星寒:“你为什么送我这个?”要不是这个木雕,穆妍那天还真有可能中了晋连城的迷药,虽然她随身带的有解药,但也不一定有这个小兔子木雕的效果好。

    “不为什么。”萧星寒就是属于那种送了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不仅不会说给自己加分的话,还会各种败坏好感的男人……

    “它的名字叫做小混蛋,你是大混蛋。”穆妍拿着小兔子敲了一下萧星寒的胸口。

    穆妍没有听到萧星寒说话,抬头,就看到萧星寒的双眸之中浮现出一丝妖红,与此同时,熟悉的无力感再次袭来,穆妍知道,子时到了。

    穆妍伸出一根白嫩的手指到了萧星寒唇边,很快就被萧星寒咬住了。萧星寒咬破了一个小口子,把穆妍的手指含在口中吸允,穆妍只是觉得有点麻,有点痒,并不疼。

    很快,萧星寒双眸之中的血色褪去,而穆妍虚弱无力地趴在他胸口,幽幽地说了一句:“有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睡吧。”萧星寒往穆妍手指上面涂了一点凉凉的药膏,很舒服,一点儿都不疼了。穆妍枕着萧星寒的胳膊,靠在萧星寒胸口,闭上了眼睛。

    是夜,晋国公府。

    晋连城的灵堂之中还点着灯烛,在夜风之下更显得哀戚寂寥。东方明雅在傍晚时分神色憔悴地离开了,安排了她身边的两个嬷嬷带着一群下人在灵堂中守夜。

    棺材就放在灵堂正中,下人们都跪在地上,不时地往火盆之中添点纸钱,有个昏昏欲睡的小丫头点了一下脑袋,就被老嬷嬷狠狠地拧了耳朵,拧得耳根子都红了。

    突然袭来一阵阴风,灵堂四角的油灯相继熄灭,下人神色惊惶的时候,摆在案上的蜡烛也全都熄灭了,灵堂之中瞬间漆黑一片,门开着,风声沙沙,传入耳中,让人毛骨悚然。

    “嬷嬷……是不是……晋王爷显灵了……”说话的小丫头上下牙都在打战,显然被吓到了。

    “住口!还不快爬起来去把灯点上!”老嬷嬷虽然语气强硬,但也是强装的。当时给晋连城穿寿衣的时候,这个老嬷嬷就在旁边儿,她这两天可没少做噩梦,一闭上眼睛就是晋连城惨死的模样。

    “咣当咣当……”像是有人在敲击木头,近在耳畔。

    “嬷嬷……是棺材里面的声音!”小丫头话落,两眼一翻,直接被吓晕了过去。

    夜风吹进来,灵堂之中弥漫着一丝诡异的香气,很淡很淡,这会儿被吓到的几个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很快,全都东倒西歪地晕倒在了地上。

    一道人影翩然而至,如一片羽毛,进入了灵堂之中。

    原本被封好的棺材,很快打开了。来人手中拿着一颗温润的夜明珠,淡淡的光芒照亮了棺材之中晋连城的脸。

    “唉……”来人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纤长如玉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晋连城的左眼,很快收了回去。

    一刻钟之后,有人过来,点了灯,叫醒了那些吓晕过去的下人,那口棺材依旧静静地躺在灵堂正中,看起来并无任何异样。

    守灵的下人心照不宣地选择了隐瞒之前发生的怪异之事,乖乖认了罚。因为她们知道,假如她们对东方明雅说晋连城死后不得安息,鬼魂又回来了,东方明雅一定会把她们这些胡说八道乱嚼舌根的人全都弄死。

    这天是十五,中秋节,也是东阳国皇帝东方彻的寿辰。

    东方彻的精神看着好了一些,还去上了早朝,而在早朝之上,东方彻颁下了一道圣旨,宣布册立五皇子东方紫煜为东阳国的太子。

    东阳国百官都并不意外,因为东方紫煜本就是正宫嫡长,才学品性也是所有皇子之中最出色的,太子之位本就该属于东方紫煜。

    事实上东阳国百官,以及其他很多人在过去那些年里面都十分不解,不明白东方彻为何迟迟不肯立太子,这分明是一件宜早不宜迟,可定国运安民心的事情,却生生地拖了这么多年才定下来。

    该明白的人已经明白了,不该明白的人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其中的秘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对东方紫煜来说,他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太子之位,相当春风得意。

    虽然当晚是东方彻的寿辰,其他三国皇室都派了太子亲自前来为他贺寿,但他早朝之后就又倒下了,说让东方紫煜替他招待其他三国的贵客。东方紫煜刚刚当上太子,对于这样露脸的机会求之不得。

    傍晚时分。

    大阳城最大的酒楼之中,慕容恕和慕容静兄妹俩坐在一个视野最好的雅间里面吃饭,低头就能看到下面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走啊?”慕容静放下筷子,看着慕容恕问道。

    “静儿想回去了?”慕容恕微微一笑,提起茶壶,给慕容静倒了一杯茶。

    “不是,我只是有些担心大哥完不成太子殿下交待的任务,会有麻烦。”慕容静神色有些担忧地说。她已经知道明紫阳命令慕容恕寻找林辞的事情了。

    慕容恕神色如常地摇头:“静儿多虑了,那件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那是太子殿下……”慕容静还是第一次出远门,虽然她人很聪明,但毕竟经历过的事情少,在她的观念里面,皇命不可违,明紫阳作为太子殿下,他的命令也是皇命。

    “不,寻找林辞的命令是摄政王对太子殿下发的,太子殿下想要把这个烫手山芋转交给我,只是他一厢情愿。”慕容恕神色淡淡地说,“摄政王不会为难我的,所以你不必担心。”

    慕容恕根本没有把明紫阳放在眼中,即便明紫阳的地位高高在上。只要明腾还活着,明紫阳永远都没有实权在手,甚至永远都会与皇位无缘。而论实力的话,明紫阳为人刚愎自用,根本就不是明腾的对手。

    “这样我就放心了。”慕容静微微点头,“摄政王要找林丞相回去,是要继续重用他吗?我觉得林丞相一定是被陷害的。”

    “是又如何?”慕容恕不置可否,“林辞只要不傻,就绝对不会再回去。”

    虽然明腾并没有下令杀了林辞,但慕容恕知道,假如莫轻尘真的傻兮兮地回到明月城,不会有好下场的。明腾是惜才,对于他离开明月城的时候明月国皇帝要杀林辞很愤怒,但明腾如今关注的不是林辞的才华,因为林辞也并非无可替代。

    明腾更关注的是,林辞明明会武功,却伪装成一个文弱书生入朝为官,究竟意欲何为?或者说,明腾想要知道,救走林辞的高手,林辞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慕容恕兄妹也在十五东阳国皇宫夜宴的邀请之列,慕容恕会去参加,但他并不打算带着慕容静一起去,因为他不想让慕容静接触皇室的人。

    慕容恕陪慕容静吃过饭之后,把慕容静送回去,就去了明月国的驿馆,然后和明紫阳明心瑶兄妹一起,入宫赴宴了。

    东方紫煜精神焕发地坐在主位上面,虽然前天夜里他也坐了同样的位置,但毕竟身份不同了,心境也是大不一样的。

    听着其他三国太子一见面就连声道“恭喜”,东方紫煜的心情越发好了。

    丝竹声声,歌舞不休,觥筹交错,本属于东方彻的寿宴,在东方彻缺席的情况下,更加热闹,欢声笑语不断。

    三国太子都送上了很贵重的礼物,为东方彻贺寿。虽然北漠国最穷,但拓跋良也不是小气的,送了一块价值连城的宝石给东方彻当寿礼。

    酒过三巡,坐在拓跋良身边的拓跋严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不见美人姐姐?”

    今夜宴会美人着实不少,因为东阳国皇室数得上号的公主全都在座,除了穆妍这个非皇室血统的公主之外。

    听到拓跋严的问题,东方紫煜微微一笑说:“安平的身体向来不好,前夜吹了风,染了风寒,这两日在休养。”

    “美人姐姐生病了啊?那我可以去看看美人姐姐吗?”拓跋严神色认真地问。

    拓跋良轻咳了两声,低头对拓跋严说:“小严,以后会见到的,现在还是让她好好休息,我们不要去打扰。”

    “那好吧。”拓跋严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说。他好喜欢美人姐姐的,可惜美人姐姐是萧叔叔的姑娘,如果美人姐姐真的是他的姐姐那就更好了。

    其实东方紫煜也有些奇怪。原本他以为穆妍的病都是装的,今日亲自去通知穆妍参加夜宴的时候,并没有见到穆妍,宫女说穆妍病倒了,在床上休养,东方紫煜就请了太医过去给穆妍把脉。

    穆妍没有拒绝,而太医把脉的结果是,安平公主身体极其虚弱,不能下地,必须卧床静养……

    这会儿听到东方紫煜煞有介事地说穆妍病倒了,慕容恕举杯遮住了嘴角的一抹笑意,他才不信那个姑娘会病倒,这些人肯定都被骗了。

    至于来了大阳城之后就始终没有露面,并且很不客气地连续两次拒绝东阳国皇室邀请的萧星寒,根本没有人提起。

    穆妍还在安平宫中挺尸,因为不舍得用玄黄丹,一听萧星寒说那东西是传说中的五彩石磨成粉做成的,穆妍再看玄黄丹的眼神像是看一座金山一样,心中直感叹,太贵了太贵了……

    萧星寒天亮之前离开之后就没出现过,而这一夜,大阳城南城的一座宅子突然起了火,大火很快被扑灭了,宅子里面空无一人,也没有任何特别的东西。至于原本在院中井下的那个隐秘的暗室,早就被填平了,里面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

    这里其实是神兵门这几十年来的大本营,表面上宅子里只住了几个糟老头和他们的儿子,可实际上地下还有很大的空间,是真正的锻造武器的地方。如今,一切痕迹都被大火抹去,那些就连左邻右舍都叫不出名字,总是头发胡子乱糟糟几乎无法形容样貌的老头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穆王府大火会引起各方震动,但一处平民百姓的宅子起了火,几个“无关紧要”的人失踪,根本没有人在意,甚至都没有人去报官。

    大阳城北郊一座幽静的别院之中,苍松老头正眯着眼睛看着坐在他面前的萧星寒,看了半晌之后,没好气地说:“在老夫面前竟然还戴着面具?你小子到底是有多见不得人?老夫告诉你,老夫的徒儿是天下第一美人儿,你要是长得丑的话,趁早滚得远远的,别在这里碍眼!”

    站在一旁的莫轻尘瞬间就汗涔涔了。这老头吃错药了?难道没听说过萧星寒的恶名?竟然敢这么对萧星寒说话,说萧星寒丑,还让萧星寒滚?这绝对是天下独一家了

    “就是!我们家丫头长得那么好看,可不能配个丑男!”穆妍的二师叔苍海老头个头很高,身子骨比较壮,留着乱糟糟的络腮胡子,是个年迈的彪形大汉。这会儿他一双黝黑宽厚的大掌把桌子拍得砰砰响,语气那是相当蛮横。

    “呵呵,萧王爷是吧?把面具摘了给咱们看看,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穆妍的三师叔苍岭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这会儿对着萧星寒笑呵呵的,看着倒是和气,可他眼底闪烁的精光表明,这老头也不是什么良善性子。

    “长得好看不好看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对咱们家丫头好!姓萧的,我们神兵门向来最讲规矩。这是我们四位长辈给你制定的家规,你拿好了,明天太阳出来之前,到我们跟前来,给我们一字不差地背一遍!”穆妍的四师叔苍河从包袱里面扯出了一条纸卷,一直往外拉啊拉……

    莫轻尘目瞪口呆地看着苍河老头最后抽出了一个足足有一米长的纸卷,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小字,而且明显不是一个人的笔迹,而这,是给萧星寒定的家规?还要萧星寒一字不差地背下来?这四个老头,确定不是在搞笑?

    萧星寒看着面前对他各种审度打量显然十分不满意的四个老头,并没有摘下面具让他们评价他的容貌是不是配得上穆妍,而是直接站了起来,从苍河老头手中接过那条一米长的“家规”,然后转头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反了他了!”苍松老头吹胡子瞪眼,对于萧星寒的态度很是不满。

    “不行不行!这种混蛋小子,配不上咱们家丫头!”苍海老头大掌啪啪啪,快把桌子拍碎了。

    “呵呵,再看看,再看看。”苍岭老头抚摸着自己长长的胡子说。

    “那小子肯定是去背家规了!”苍河老头很自信地说。

    这时,外面走进来了两个年轻人。一个是岑默,他是苍岭的徒弟,岑默身旁还有一个人高马大体型壮硕的年轻男子,是苍海的徒弟苍威,苍河至今还没有收徒。

    “掌门师伯,房间都收拾好了,可以去休息了。”岑默恭敬地说。

    “先来点吃的再说!”苍海又开始拍桌子了。

    “几位前辈稍等,小的立刻去准备。”莫轻尘话落就转身出去了。出门之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忍不住偷笑了两声。他可不认为萧星寒真的会去背什么劳什子家规,不过接下来萧星寒对上这四个把穆妍当亲闺女看的老头,肯定有好戏看了。这些老头绝对不是什么简单货色,莫轻尘这几天跟他们接触下来,可是深有体会。

    神兵门的人放弃了居住几十年的地方,却并没有立即离开大阳城,是萧星寒安排的,原因萧星寒没说,莫轻尘觉得他们应该会跟萧星寒一起走,那样比较稳妥。

    大阳城晋王府。

    晋连城死了之后,这座府里没了主子,下人也都回到了晋国公府当差,宅子被东方明雅下令封了,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晋王府中的主院名叫天阑院,是晋连城生前居住了近十年的地方。

    暗夜时分,天阑院中晋连城的房间,突然亮起了一盏昏黄的灯。

    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床边,墨发如瀑,披在脑后,第一眼看去,雌雄莫辩。

    子夜已过,床前之人点燃了一柱香。满室馥郁芬芳,他轻启薄唇,声音清冽而低沉:“表哥,醒来吧。”……

    ------题外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