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087.晋连城之死

时间:2018-01-30作者:三木游游

    八月十二夜,月明星稀。

    东方彻今夜宿在皇后姚滢的月华宫中,这会儿已经歇下了。

    月华宫距离安平宫不远,东方彻和姚滢被安平宫那边的动静吵醒的时候,已经是半夜时分。

    “皇上睡吧,紫煜都按照皇上的吩咐安排好了,不会有问题的。”姚滢看着东方彻紧锁的眉头,语意温柔地说。

    “朕刚刚做了个噩梦……”东方彻推开姚滢的手,坐了起来,揉着额头,神色很是疲惫。

    “只是个梦而已。”姚滢眼底的暗光一闪而逝,东方彻并没有注意到,她温柔地为东方彻按着太阳穴,轻声细语地说,“明玉皇妹一家都没事,和亲也不会有问题,只要今夜把暗地里作祟的贼人杀了,接下来皇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东方彻的眉头依旧皱着,闻言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哪有这么简单?”

    姚滢笑了:“臣妾不懂这些,只知道皇上保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嗯。”东方彻微微点头,示意姚滢不用为他按摩了,他下床,拿过床边的外袍,对姚滢说,“朕去安平宫看看,皇后先睡吧。”

    “皇上不可!安平宫那边有刺客……”姚滢开口劝东方彻,只是她话还没说完,东方彻就已经转身大步离开了。

    姚滢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看着东方彻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厉色,自言自语一般幽幽说着:“皇上当然会心神不宁了,毕竟父子连心呢……不过皇上这次可护不住那个贱人给你生的宝贝儿子了,不,应该说,杀那个贱种的命令,还是皇上亲自下的呢,多么可笑……”

    安平宫。

    穆妍已经被人护着到了安平宫外面,和东方紫煜站在了一起。她神色平静地看了东方紫煜一眼,看到东方紫煜眼底的一丝兴奋,穆研突然有种感觉,东方紫煜早就知道背后搞鬼的是晋连城,而这,似乎也是东方紫煜对这件事如此上心的最主要原因。东方紫煜想要让晋连城死,这件事已经很明显了。

    穆妍唯一不理解的是,虽然晋连城和东方紫煜关系不好,主要是因为晋连城嚣张跋扈容易得罪人的性格,还有东方彻对晋连城的宠爱,可即便如此,东方紫煜和晋连城之间,似乎也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

    这中间是不是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皇室秘辛,穆妍没有妄加猜测,因为说白了,跟她也没什么关系。

    晋连城这会儿已经招架无力了,因为皇室之中守护禁地的那几位高手实力也相当强横,穆妍前几天才亲身领教过。当时她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拼尽全力才逃走,离开的时候还不得不用上了暗器。

    如今晋连城被穆妍弄瞎了一只眼睛,不管他本身实力多强,硬拼的话,都注定要失败了。

    “五皇子,好心提醒你一句,假如晋连城现在摘下面具表明身份,他有办法脱身,并且把所有事情摘干净。你父皇,未必不会相信他。”穆妍神色淡淡地说。

    晋连城也不是傻子,他之前没有表明身份,一心只想逃走,是不想让人知道穆家之前的刺杀和大火都跟他有关。

    但假如晋连城表明身份,那些围攻他的高手,毫无疑问会立刻停手,等待东方彻定夺。东方彻会让晋连城死吗?答案,十之八九是否定的。

    晋连城并不是没有办法为自己开脱,他完全可以说,他今夜出现在安平宫中,只是想来看看穆妍是否安好,他原本就对东方彻说过他想娶穆妍,东方彻未必不会相信他。

    而之前穆家的刺杀和那场大火,除非姚晔敢站出来作证,说都是晋连城指使的,否则,没有证据证明那些和晋连城有关。

    姚晔暗地里出卖晋连城,和东方紫煜勾结是一回事,让他站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穆妍认为姚晔并不敢那样做,因为那样的话,姚家也会惹上大麻烦,并且会让东方彻知道东方紫煜处心积虑地要除掉晋连城,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目前的局面,晋连城的处境虽然危险,但这个死局并不是没有破解之法,而他今夜是生是死,就看他什么时候反应过来,做出对他最有利的选择了。

    听到穆妍的话,东方紫煜心中咯噔了一下!他刚刚确实有些得意忘形,还想好好地,慢慢地欣赏一下晋连城垂死挣扎的模样,可穆妍的话点醒了他!必须速战速决,尽快杀掉晋连城,否则容易有变数

    “林照,准备弓箭!”东方紫煜猛然挥了一下手,眼底满是嗜血的杀意。对于穆妍到此时还能如此冷静理智地分析局面,东方紫煜心中都有些震惊了。不过他没时间思考这些,经过穆妍的提醒,东方紫煜现在唯一的想法是,立即杀掉晋连城

    晋连城已经浑身是血了,他的左眼彻底失明,一时半会儿根本没有办法习惯只用一只眼睛视物。穆妍对晋连城射出的那枚银针暗器,就是晋连城如今这么被动的最主要原因

    因为被穆妍所伤,左眼失明,晋连城的心绪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根本没有办法冷静思考如何行事才是最有利的,他只有一个想法,杀!杀了所有人!跑出去

    一个转身,晋连城看到了穆妍,穆妍就站在不远处,面容绝美,突然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晋连城有刹那的恍神,他在想他真傻,他喜欢穆妍,他的皇舅舅早就知道这件事,他从一开始,只要表明身份,说他是晋连城,说他只是想进宫看看他喜欢的姑娘好不好,就都没事了,之前的刺杀和大火,他可以推得干干净净……

    就在晋连城分神的这一刹那,穆妍声音冰冷地对东方紫煜说了一个字:“杀!”

    在东方紫煜手下最厉害的弓箭手对着晋连城射出一箭的同时,穆妍微微抬手,瞄准了晋连城的胸口

    晋连城猛然瞪大了眼睛,他没有看到东方紫煜的人射过来的那支利箭,他只看到了一支闪烁着寒光的锋利物事,朝着他的心口射了过来!他知道,那是穆妍的暗器,因为他自己袖子里就有一个那样的短箭,是穆妍当时在姚将军府后花园,射杀刺客的时候留下的,被晋连城捡走并带在了身边。

    当时晋连城还在想,那个丫头的暗器好生厉害,那样的短箭出手必见血!可晋连城不会想到,他最后的致命一击,就是穆妍给的……

    林照的箭矢虽然力道很大,但是并没有射中晋连城的要害。而穆妍的袖箭,直接射穿了晋连城的胸口

    东方紫煜猛然转头看向了穆妍,看到穆妍平静如斯的眼眸,他心中突然有些庆幸。这个姑娘才是真的狠绝,还好他及时放弃了追求她,否则早晚落入跟晋连城一样的下场。这样的女子,也就萧星寒那样有着阎王之名的男人能够驾驭了。

    晋连城重重地倒在了地上,眼睛还看着穆妍所在的方向,而他身上满是血洞,最大的致命伤,在胸口。

    “怎么样了?”

    听到身后传来东方彻的声音,东方紫煜神色一正,转身行礼:“儿臣参见父皇,贼首已经被解决了!”

    东方彻看向了不远处那个倒在血泊之中的人,面具依旧在晋连城的脸上,东方彻看到他的眼睛,突然心中一痛,大声说:“拿下他的面具!”

    有人俯身摘掉了晋连城脸上的面具,瞬间全场静默,一个个神色震惊不已。

    东方紫煜不可置信地说:“怎么会是……这不可能!”

    穆妍默默地站在阴影里面,看着东方紫煜开始他的表演……

    “连城!”东方彻神色大恸,脚步慌乱地朝着晋连城扑了过去,甚至不顾形象地跪在了地上,双手颤抖地摸向了晋连城的脸。

    东方紫煜冷眼看着东方彻的样子,心中冷笑。这,应该是晋连城最好的归宿了。

    “太医!快找太医!”东方彻的声音都变了调。

    “我去找!”东方紫煜迅速转身离开,不过片刻功夫,就带着一个太医过来了。

    可惜在东方彻期盼的眼神之下,太医刚刚握住晋连城的脉搏,就脸色惨白,满头冷汗地跪在地上连连叩头:“皇上恕罪!微臣无能为力!皇上恕罪!……”

    东方彻看着晋连城惨死的模样,身子一晃,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父皇!”东方紫煜面色焦急地把东方彻抱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跑去,太医脚步颤抖地跟了上去。

    晋连城的尸体还在地上放着,那些之前拼尽全力围攻晋连城的高手,如今一个个神色都很是不安。谁能想到他们等来的人竟然会是东方彻最宠爱的晋王爷?如今人都死了,即便他们是奉东方彻的命令围杀贼人,可这贼人是晋连城,难保东方彻不会让他们这些人给晋连城陪葬

    暗夜时分,整座皇宫中都动荡了起来。

    东方彻只是气急攻心晕了过去,当他在月华宫中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姚滢担忧的眼神,还有低头跪在地上的东方紫煜。

    “皇上节哀,谁也没想到竟然是……”姚滢眼眶微红。

    “父皇,儿臣如果早知道是晋王表兄的话,事情不会变成这样的……”东方紫煜声音沉痛地说。

    东方彻怔怔地看着床顶,沉默了很久之后,喃喃地说了一句:“为什么会这样……”

    月华宫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很快,晋连城的母亲,晋国公夫人东方明雅闯了进来,连声叫着:“连城呢?我的儿子呢?你们把我的儿子怎么了?”

    “明雅皇妹……”姚滢刚一开口,东方明雅就厉声说:“你们谁敢动我的儿子,我让你们不得好死!”

    东方紫煜依旧垂着头跪在那里,唇角的冷笑一闪而逝,心中默默地说,晚了……

    “紫煜……”东方彻叫了东方紫煜一声。

    “父皇,儿臣在。”东方紫煜抬头看向了东方彻,神色很是惶恐,似乎是怕东方彻因为晋连城的死迁怒于他。

    “你去……去把……连城安置了……”东方彻看着东方紫煜说,声音有气无力。

    “是,儿臣这就去。”东方紫煜起身离开。

    “皇兄!连城呢!”东方明雅神色颇有几分疯狂,跌跌撞撞地扑到了床边。

    “皇后先出去。”东方彻看了姚滢一眼,“让所有人都出去……”

    “是。”姚滢微微垂眸,起身离开的同时,把月华宫中的太医和宫女太监都带走了。

    月华宫中只剩下了东方彻和东方明雅兄妹两人,东方明雅看着东方彻突然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皇兄,他们都说连城死了,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啊!我们的连城,怎么会死呢?”

    东方彻微微闭了闭眼睛,眼角有些湿润:“明雅,连城真的……不在了……”

    “是谁?到底是谁杀了我们的连城?我要他死!要诛九族!死无全尸!”东方明雅疯狂地说。

    “是……”东方彻眼底闪过巨大的痛色,喃喃地说,“是我……”

    “皇兄!他是你的儿子啊!他是莲心姐姐给你留下的儿子啊!你为何这么狠心!为什么……为什么啊……”东方明雅满面泪痕地看着东方彻。

    东方彻听到东方明雅口中的那个名字,神色一痛,两行清泪滑落了下来:“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晋连城根本就不是晋国公和东方明雅的儿子,而是东方彻的亲生儿子,这,就是穆妍不明白的,东阳国皇室最大的秘辛,而这也是皇后姚滢和五皇子东方紫煜铁了心地要让晋连城死的原因。

    现在很少有人提起了,但某些年纪大的人都不会忘记,二十多年前,东阳国刚刚继位没多久的新皇东方彻,为了一个女人,导致东阳国皇室内乱,甚至差点导致东阳国覆灭的事情。

    那个女人名叫莲心。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甚至都没有几个人见过她,只知道她是东方彻外出游历带回宫中的民女。

    传说中,莲心容貌极美,如九天仙女落了凡尘一般,把东方彻迷得神魂颠倒,几乎到了君王不早朝的地步。

    传说中,莲心善良温柔,她主动劝东方彻去打理政事,从来没有恃宠而骄,欺负后宫中的其他女人。

    东方彻爱极了那个名叫莲心的女人,甚至动了要废掉姚滢,立莲心为皇后的念头。可姚滢和东方彻是少年夫妻,姚滢还是当时姚老将军的掌上明珠,有姚大将军府做靠山,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可东方彻仿佛被迷了心一般,为了讨莲心欢心,做出了很多荒唐之事。那个时候,东方彻的几个兄弟还活着,东方彻的皇位本就坐得没有那么稳,在莲心出现之后,他的兄弟们暗中联合起来,要把他推下皇位。

    就在东阳国内部因为一个女人乱起来的时候,天厉国和明月国趁火打劫,联手出兵,攻打东阳国。那会儿天厉国带兵的大将军还是穆耀光。

    那年的东阳国上上下下愁云惨淡,内忧外患,百姓们背地里都叫莲心为祸国妖妃。

    之后,莲心怀孕了。东方彻很高兴,在莲心劝他要做一个好皇帝的时候,他却动了放下一切,和莲心厮守一生的念头。

    帝王之中很少出痴情种,东方彻觉得那是因为其他的帝王没有遇到一生所爱,而他遇到了。

    可东方彻并未等来他心爱的女人生下他们爱情的结晶,然后幸福美满的那天,因为莲心难产,没能熬过去。

    那对东阳国的太医院来说,也是一场浩劫,因为东方彻几乎杀光了所有为莲心医治的太医。

    莲心死了,她的儿子也死了,东方彻消沉了很久,在即将被推下皇位的时候,终于振作了起来,用铁血手腕弄死了他所有的兄弟,然后亲自率军出征,平息了战事。

    但这是世人以为的往事,事实并非全然如此。

    莲心是真的死了,可她和东方彻的儿子,被她拼死生了下来,那个孩子,就是晋连城。

    原本晋连城应该是东阳国最尊贵的皇子,可莲心在死之前苦苦哀求东方彻,她说她不希望她的儿子成为众矢之的,她要东方彻答应她,让她的儿子离开皇宫这个是非之地去生活。

    东方彻答应了,但他并没有把晋连城送到远方,而是交给了他的妹妹东方明雅来抚养。

    东方明雅和莲心几乎同时怀的身孕,也几乎同时生产。莲心死了,她的儿子活下来了。而东方明雅虽然活着,她自己的孩子,却在出生之后不到一个时辰,就夭折了。

    那年,背地里多了很多冤魂,那些太医,伺候莲心的人,晋国公府里的下人,所有知情的人,全都被灭了口。

    如此,本该是皇子的晋连城,当了晋国公府的公子,小小年纪就被封了异姓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无忧无虑,甚至可以对着皇子呼来喝去口出恶言,没有人敢招惹他,因为东方彻宠爱他,到了没有原则的地步。

    在东阳国无法无天的晋连城,从小到大,任何想要的东西都唾手可得,他虽然也不懂东方彻为何宠爱他胜过那些皇子,但他却真真是做到了恃宠而骄,睥睨一切,视人命如草芥,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即便东方彻拒绝了他娶穆妍的要求,晋连城也没有一刻想过要放弃,而是决定不择手段来达到目的。

    晋连城很聪明,但他的自负害了他。皇室中的聪明人多了,谨慎和理智,才是真正的生存之道。

    皇后姚滢对于当年莲心的事情,一直没有释怀,即便这些年东方彻已经不再提起那个名字,对姚滢也没有什么不好,可晋连城还活着,就是姚滢心中最大的一根刺。

    发生过的事情,必然会留下痕迹,尤其是对于有心人来说。姚滢一直怀疑晋连城是莲心的儿子,她暗中调查了多年,但一直没有证据,就在几个月之前,她终于找到了线索,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在那时,她就暗暗发誓,一定要让晋连城死无葬身之地

    不久之前,姚滢才把晋连城是东方彻的儿子这件事告诉东方紫煜,东方紫煜也终于明白为何东方彻迟迟不肯册封他为太子,他本就是嫡长皇子,名正言顺,到头来是晋连城挡了他的路,东方彻把太子之位,给晋连城留着呢

    姚滢和东方紫煜母子一直暗中盯着晋连城的一举一动,而晋连城的心腹姚晔就是他们手中最大的利器。这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

    如今,晋连城死了,姚滢恨不得狂笑三声,多年以来心中的郁结之气,终于得到了纾解。

    姚滢不怕东方彻查到她和东方紫煜身上,因为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陷害过晋连城,最后的这场围杀,命令就是东方彻自己下的,东方紫煜只是执行皇命,而那些高手也都是东方彻亲自调派的。

    东方彻就算查,能查到的也是晋连城真的做了那些事,刺杀穆将军府的主使,放火要灭了穆家满门的幕后真凶,本就是晋连城。如今这些,恐怕东方彻都已经想到了。

    这件事说到底,是晋连城自己踏入了深渊,然后,万劫不复……

    东方紫煜亲手把晋连城的尸体收敛了,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晋连城就是他的亲兄弟,而这其实也是事实。

    东方紫煜拿了一块沾水的帕子,把晋连城左眼周围的血迹,慢慢地擦干净,低头看着晋连城笑了:“你跟父皇一样,都是痴情种。父皇当年不顾一切都要和你娘双宿双栖,如今你为了一个女人,变得丧心病狂。晋连城……不,其实你本应该叫做东方连城,我们可是亲兄弟。别怪我,你的眼睛不是我弄瞎的,最后让你死的那支短箭,也不是我放的。你是真的该死,事实上,你会死得这么惨,这么不明不白,都是穆妍的手笔,谁让你非要去招惹她呢?你打算把她爹杀了,把她哥哥姐姐都杀了,还想让她跟你在一起?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她可是萧星寒的女人,你还真以为天下唯你独尊了?可笑!”

    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东方紫煜的神色瞬间变得哀痛了起来,他拉起晋连城的手,细细地擦拭上面的血迹……

    “五皇子,皇上有令,把晋王的尸体秘密送回晋国公府,对外宣称晋王急病暴毙。”

    来人是东方彻的心腹,对东方紫煜传达了东方彻的口谕。

    东方紫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微微点头说:“知道了,请父皇放心,我会办妥的。”

    天亮之前,是最静寂的时分。

    一辆马车悄无声息地出了皇宫,去了晋国公府。而皇宫之中所有不该存在的痕迹,全都消失了。

    穆妍待在安平宫中,除了伺候的宫女之外,也没有人管她。

    她依旧穿着那身素白寡淡的衣服,坐在安平宫的窗边,窗户开着,仲秋季节的夜风很凉,但她并不觉得冷。

    房间里的那股异香已经消散了,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即便东方彻接下来问起,穆妍也可以说晋连城并未跟她说什么,她就喊了救命,所以她一开始也不知道那个刺客是晋连城。没有人会怀疑她的话,因为也没有人知道晋连城其实在她的房间里待了至少有一刻钟的时间。

    至于晋连城失明的左眼,就算查到穆妍头上,穆妍也可以说那是东方明玉和穆耀光为她准备的防身暗器,她是正当防卫。

    穆妍面前放着两枚短箭,其中之一是她射中晋连城的那枚,另外一枚上面没有血迹。她认得,这是当时她在姚将军府射中刺客的那枚,想来是被晋连城捡了,带在身上,落在了安平宫中,被穆妍捡了回来。

    一道黑影闪过,穆妍看着一眨眼的功夫就出现在她面前的萧星寒,起身默默地把开着的窗户关上了,转身问了萧星寒一句:“今夜你在哪里?”

    “外面,看戏。”萧星寒坐了下来,拿掉脸上的面具。他今夜就在附近,之前没有现身,一直在旁观安平宫中发生的一切。

    “你早知道是晋连城?”穆妍看着萧星寒问。

    萧星寒摇头:“不知道。”

    “我也没想到。”穆妍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没想到会是晋连城,不是因为她认为晋连城是好人,只是她没想到晋连城会那么丧心病狂。

    “他打算带你走,让你假死,再嫁给他?”萧星寒的问题,表明他看到了晋连城何时进入穆妍的房间。

    “嗯,他还准备让我失忆,彻底换个身份。”穆妍微微点头。

    “最后那箭射得不错。”萧星寒看着穆妍说。

    “原本他喜欢我,跟我无关,他骗了我,我也报复了他,我以为,以后再不来往,可以井水不犯河水。”穆妍神色淡淡地说,“他没想杀我,我杀他,是因为他要杀了我大哥。”

    穆妍并不后悔她的所作所为,因为在晋连城对穆家放了那场大火,决意杀掉穆家所有人,只留穆妍的时候,他已经触到了穆妍的底线。

    可笑的是晋连城当时放火,也没有去救穆妍,他应该是想着,以穆妍的能耐,一定能够逃出去。穆王府大火的第二天,晋连城亲自去穆王府门口验证了一下,看到穆妍活着被人抬出来的时候,还沾沾自喜地觉得他自己算无遗策……

    “你大哥和我,谁重要?”萧星寒看着穆妍问。

    穆妍抬脚朝着萧星寒踹了过去:“混蛋问题!”

    “开个玩笑。”萧星寒面无表情地说,完全听不出来有一丝开玩笑的语气。

    “天快亮了,你还不走?”穆妍看着萧星寒问。

    “嗯,走了。”萧星寒话落,就从穆妍面前消失了人影。

    穆妍微微摇头,起身走到床边,拿起枕边放着的那个小兔子,敲了一下兔子的脑袋说:“给你起个名字,就叫小混蛋。”

    天色大亮的时分,皇宫中与往日无异,而晋国公府一片哀戚。

    当晋连城急病暴毙的消息传出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地表示震惊不已。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近日都见到过晋连城,因为晋连城总是穿着一身红衣招摇过市,他明明昨天之前都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

    可晋国公府已经开始筹备丧事了,容不得怀疑,晋连城是真死了。

    一大早,明紫阳跑到了天厉国驿馆里面来找厉宸风,一见面就来了一句:“厉太子听说了吗?晋连城死了!”

    厉宸风微微点头:“刚刚听闻。”

    明紫阳落座,神色怪异地说:“本宫总觉得这件事不像是真的,晋连城昨天还好好的,说死就死了?年纪轻轻的能有什么急病?难道做噩梦把自己吓死了?”皇室之中的急病暴毙,一般都关涉隐秘之事,明紫阳觉得其中定有蹊跷。

    厉宸风摇头失笑:“明太子说笑了,人有旦夕祸福,虽然本宫也很震惊,但晋国公府都已经开始办丧事了,应该不是假的。”

    “你说……”明紫阳突然压低了声音,问厉宸风,“会不会是你们萧王做的?”

    厉宸风神色一正:“绝无可能!萧王昨夜一直在隔壁,根本没有离开过!”

    “他已经来了?”明紫阳愣了一下。

    “嗯。”厉宸风点头,神色严肃地看着明紫阳说,“明太子,说笑可以,但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明紫阳呵呵一笑:“确实是说笑,厉太子千万别当真。”

    “大阳城越发热闹了。”厉宸风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明紫阳走了之后,厉宸风去了隔壁,打开门,萧星寒就在里面坐着。

    “萧王昨夜去了哪里?”厉宸风落座,看着萧星寒问。虽然他在明紫阳面前一口否认了萧星寒和晋连城的死有关系,但他其实知道,萧星寒昨夜见过他之后,就不见了人影,天快亮才回来。

    “太子殿下还是不知道的好。”萧星寒冷冷地说。

    厉宸风眉头一皱:“难道晋连城真的是你……”

    “不是。”萧星寒摇头,“我知道晋连城是怎么死的,但不是我做的。”是他女人干的,这点就没必要说了。

    厉宸风直觉这其中一定有隐秘之事,萧星寒既然否认,厉宸风相信不是他做的,就算萧星寒真的杀了晋连城,也没有必要对厉宸风隐瞒,因为厉宸风对此只会喜闻乐见。况且晋连城急病暴毙的消息是东阳国皇室自己说的,十有八九,是为了遮掩皇室本身存在的什么秘密。如果晋连城是被人害的,东阳国皇室和晋国公府应该宣布要为他报仇才对。

    “对于和亲之事,不知萧王是什么想法?”厉宸风很快转移了话题,看着萧星寒问。

    “谨遵皇命。”萧星寒冷冷地说了四个字。

    厉宸风笑了:“如此甚好,穆家四小姐这次能够逃过一劫,也是大福之人。”

    为了避免有心人联想到晋连城的死和穆家有关,在晋连城死讯传开的同时,东方彻也对东方明玉下了密旨,让他们再躲一段时间,暂时不要恢复身份,避开这个敏感的时机。

    如此,如今明面上还活着的穆家人依旧只有穆妍,而穆妍还是只能住在宫里。

    到了下晌,穆妍正在吃宫女送过来的一碟点心,有人闯进了安平宫。

    是晋连城的母亲东方明雅,她一见穆妍,就挥手朝着穆妍打了过来。

    穆妍身子一晃,躲开了,皱眉看着东方明雅问:“晋国公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都是因为你这个祸害!”东方明雅看着穆妍厉声说,“如果不是因为你,连城怎么会死?”东方彻已经把晋连城喜欢穆妍的事情告诉了东方明雅,东方明雅这才知道晋连城竟然看上了穆家的病秧子,并且曾经求过东方彻要娶她,被拒绝了,才导致了后来的悲剧。

    二十多年前,东方明雅丧子,痛不欲生的时候,刚出生的晋连城被送到了她身边,她把晋连城养在膝下这么多年,早已经把晋连城当成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如今知道了真相,晋连城的死,东方明雅全都迁怒到了穆妍的身上。

    “晋国公夫人慎言,晋王是急病暴毙的,与我无干。”穆妍神色淡淡地说。她可以理解东方明雅的丧子之痛,但晋连城真的该死。

    “你还敢说跟你没关系!”东方明雅看着穆妍厉声说。

    “晋国公夫人是想要把晋王为何身死的真相宣扬出去吗?我没有意见,因为我没错,穆家人也没错,任何人都没错,是你的儿子,要杀我全家。”穆妍神色平静地说。

    东方明雅瞪着穆妍,气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儿,她伸手指着穆妍,手指都在颤抖:“你们穆家,还有东方明玉,早就该死了!你们全家都是祸害!你们给我等着!”

    东方明雅怒气冲冲地走了,穆妍很淡定地想,东方明雅应该已经知道东方明玉是诈死的了,接下来她怎么找东方明玉的麻烦,就和穆妍无关了。不过看东方明雅的样子,也不像有心机的,根本不可能是东方明玉的对手。

    因为晋连城的死,东方彻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一病不起。他闭上眼睛就能看到莲心的脸,莲心在哭着问他,为何要杀了他们的孩子……

    东方彻在自责,因为事实上杀晋连城的命令就是他下的,也没有任何人陷害晋连城,是晋连城自己做了很多孽,然后自己跳进了东方彻亲手布下的必杀之局。即便最开始的计划是东方紫煜提出的,但东方紫煜的计划没有任何问题,东方彻也点头了。

    造化弄人。

    当年晋连城出生的时候没死,东方彻发誓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的这个儿子,因为这是他最爱的儿子。即便东方彻答应过莲心,不让晋连城当皇子,可他私心里,还是把东阳国的太子之位给晋连城留着。

    东阳国迟迟未立太子,是因为东方彻总想着,有朝一日他可以听到晋连城叫他一声父皇。

    晋连城在东方彻眼中,是他所有儿子之中最优秀的,他这几年看着晋连城的成长,心中越发想要和晋连城相认。

    可东方彻始终在犹豫,他不知道自己那样做是对是错,他不知道莲心在天之灵会不会怪他。

    于是,东方彻想,立太子的事情不急,再等几年,他的儿子连城那么优秀,说不定对皇位会有什么想法,如果这样的话,他就选择和晋连城相认,把太子之位给晋连城。这样一来,他对莲心的歉疚会少一些,因为这是晋连城自己想要的。

    东方彻拒绝晋连城娶穆妍的请求,当时根本没想那么多,他觉得晋连城本就是爱玩的年纪,就算真看上穆妍,也应该是一时兴起,过几天就不在意了。况且东方彻觉得晋连城很可能就只是想抢萧星寒的女人,觉得这样很有趣而已。

    假如知道后来会发生的悲剧,东方彻当时一定不会拒绝晋连城,他宁愿毁掉和天厉国的和亲,和天厉国交战,也绝不愿失去他的这个儿子。

    可终究,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东方彻没有等到和晋连城相认的那天,就亲眼看着晋连城死在他面前,死得那么惨,还是东方彻亲口下的必杀令……

    ------题外话------

    首订奖励活动在上一章的题外中,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游游会继续加油哒~爱你们o(n_n)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