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长生 第三十章 遗言遗训

时间:2021-08-19作者:风御九秋

    www..,最快更新长生 !

    听得林道长言语,李中庸等人无不骇然震惊,倒吸凉气。

    只有一人例外,那就是陈立秋,陈立秋貌似已经猜到林道长早在两日之前便已伤重离世,而今得到林道长亲口证实只有悲伤,并无惊诧。

    当震惊和悲伤同时袭来,人是需要时间回神反应的,不等众人回过神来,林道长便出言说道,“生死有命,来去从容,不准悲悲戚戚,莫要哭哭啼啼。”

    如果不是林道长提前告诫,众人怕是早已嚎啕大哭,而今林道长有言在先,便是心如刀绞,透心悲凉,也只能紧咬牙关,强行忍住。

    不过众人也只能强忍着不哭出声来,却按捺不住泪水夺眶而出,与林道长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齐涌心头,历历浮现。

    见众人不曾悲伤失态,林道长欣慰点头,“封魂之术逆天忤地,倒转阴阳,虽能暂留魂魄于肉身,却如同水火同釜,相冲相杀,为师之所以强忍那水落沸油的锥心痛楚,只因尚有心愿未了,而今为师已不得亲力亲为,只能拜托你们。”

    “师父,不管……”巴图鲁本想接话,但话没说完便捂住了嘴巴,他知道倘若再说,自己一定会嚎啕出声。

    “眼前的这座坟墓乃药王孙真人千古之所,”林道长说道,“孙真人乃岐黄圣手,道门真人,驾鹤于两百年前,孙真人生前悬壶济世,功在千秋,妄动他的陵寝实属欺天忤逆,但回天金丹乃孙真人推研炼就,不出意外的话墓中必有一枚金丹留存,那枚金丹我势在必得,稍后取得金丹,就由你们将其送回阁皂山,交给住持罗顺子道长。”

    林道长此时的每一句话都是遗言,都是在交代后事,本不该打断他,但陈立秋心中多有疑问,忍不住出言问道,“师父,阁皂山已经将您逐出师门,您多年奔波,辛苦得来的丹药为何要送给他们?”

    陈立秋言罢,林道长眼中有抱憾悲凉一闪而逝,看得出来虽然时隔多年,他对于自己被逐出师门仍然耿耿于怀,“此事与阁皂山无关,你们只需将丹药送给罗顺子道长便可。”

    “怎么无关?”陈立秋急切说道,“住持位高权重,乃仅次于掌门的二把手,此人与您同辈,无疑就是继任掌门的人选,他若有心维护,阁皂山绝不会将您逐出师门。”

    眼见林道长面露悲伤,李中庸知道逐出师门几个字眼儿再次伤到了他,便皱眉转头,沉声呵斥,“老三,不要插嘴,听师父说!”

    此时最重长幼尊卑,陈立秋挨了训斥,亦不曾还口,只是长长叹气,垂眉低头。

    林道长抬手自左侧袖管中取出一封信笺,沉吟过后递向长生,“届时将这封书信交给罗顺子道长,他会引荐你们拜师入门。”

    长生没接那封书信,而是转头看向了李中庸,在他看来传递书信这种事情应该由大师兄来做,大师兄浑噩,就应该由二师兄接手,怎么也轮不到他。

    见长生迟疑,李中庸和陈立秋急忙冲他点头,示意他接过书信。

    得到二人授意,长生这才双手接过书信,贴身入怀。

    巴图鲁抬起袖子擦泪,“师父,我这一辈子就您一个师父,我不拜别人。”

    “老大说的是,今生今世我们绝不再拜他人为师。”李中庸正色表态。

    陈立秋三人紧随其后,凝重严肃,表明态度。

    见五人态度异常坚决,林道长甚是焦急,“为师还没死呢,你们便不听话了么?”

    此言一出,林道长自己先愣住了,因为他想到自己生机断绝,实则已经是死了的。

    林道长想到了,五位徒弟也想到了,场面瞬时失控,悲声四起。

    林道长是众人的主心骨,虽然心中悲伤,却只能强行忍住,“罢了,我也不强拗你们,儿大不由娘,你们自行定夺吧。”

    “师父,您这……”

    不等陈立秋说完,林道长抬手便打断了他的话,转而冲巴图鲁说道,“老大,你生性淳良,少有杂念,专心习武,假以时日必得大成,眼下几人之中属你修为最高,你定要保护师弟师妹周全,尤其是老幺,全无功夫,眼下只能依仗你们的庇护。”

    巴图鲁虽然浑噩,却也知道这是师父留给自己的忠告和嘱托,落泪点头,“师父,您放心好了。”

    “你先去破土,自墓前开挖。”林道长说道。

    长生不明白自墓前开挖和自墓后开挖的区别,但巴图鲁想必是懂的,听林道长这般说,便取了铁铲器具先行动手。

    待巴图鲁离开,林道长又看向李中庸,“老二,你老成持重,进退有度,我对你是最放心的,你若无心入道,便早些返乡,韬光养晦,操持经营,若能多得一些家产,他日你的这些师兄师弟倘若蒙灾落难,也能前去寻你讨口吃食。”

    “师父。”李中庸哽咽。

    “你且前去帮忙,切记碰到墓石立刻停手,不然便不是起坟而是盗墓,会折损你们的阳寿。”林道长说道。

    李中庸无声点头,转身前去帮忙。

    林道长又看向陈立秋,“老三,你天赋过人,智勇兼得,但你有个致命的短处……”

    陈立秋猜到林道长要说什么,不等林道长说完便急切表态,“师父,我一定收心敛情,洗心改过。”

    “没用的,你改不了的,”林道长缓缓摇头,“性情发乎于天性,你天性如此,若只是多情也还罢了,但你多情且重情,如此一来势必为情所累。”

    陈立秋躬身站立,默然不语。

    林道长沉吟过后和声说道,“为师知道你有不止一位红颜知己,但听为师一句劝,世间的好女子岂止千万,你不可能尽数拥揽入怀,该放手时且放手,不能拥有,不妨成全。”

    “是,师父。”陈立秋低声应是。

    “你也过去搭把手。”林道长说道。

    陈立秋应声转身,前去帮忙。

    林道长随后又看向了田真弓,“老四,当下大唐内忧外患,日渐势微,日本忘恩负义,不念大唐援助教化之恩,屡派舰船侵边犯境,而今朝廷已经开始驱逐日本遣唐使,你留在中土凶多吉少,此事过后你当早些回返日本,莫要自中土多做滞留。”

    听得林道长言语,田真弓面露羞愧,低头不语。

    直到此时长生才知道田真弓是外国人,他虽然自山村长大,却也曾听先生说起过日本,日本与登州隔海相望,原来叫倭国,是近些年才改名为日本的。

    “施恩图报落于下乘,”林道长又道,“为师不求你回报什么,但愿你不要忘恩反噬,伤我族人。”

    见林道长语气严肃,田真弓郑重跪倒,正色说道,“武田真弓永远不会忘记师父的教诲,您永远是我的师父,巴图鲁,李中庸,陈立秋,长生永远是我的同门,大唐接纳遣唐使长达两百六十年,给了我们莫大的帮助,武田真弓永远不会忘记。”

    见田真弓郑重真诚,林道长颇感欣慰,摆手说道,“起来吧,我与老幺有话要说。”

    田真弓伏地跪拜,起身离开。

    长生看着田真弓走远,在此之前他只感觉田真弓的名字有些奇怪,此番方才知道她是日本人,真正的名字叫武田真弓。

    “长生,坐到我身边来。”林道长冲长生招手。

    长生闻言大感惶恐,父子不同席,师徒不同座,此乃古训,他自然不会逾越,“师父,我站着就好。”

    见他推辞,林道长也没有强迫他,柔声开口,“长生,师父把你带出来却不曾尽到责任,没有照顾好你,你怪不怪师父?”

    “不怪,我感激师父。”长生无声落泪,语出真心。

    “我之前单独与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林道长问道。

    长生点头说道,“记得,您让我要学会大度宽容,不与无知之人一般见识。也让我不要自心中积聚怨气,在别人冒犯之初就予以惩戒。”

    “这个尺度很难拿捏,着实矛盾,为师想想怎么说你才能了然明白,”林道长沉吟片刻,再度说道,“说的直白一些就是当你宽恕了对方之后,你心中没有怨气存留,事后也不会感到后悔,那你就可以宽恕他们。若是你内心深处不想宽恕他们,那就不要勉强自己,他们的所作所为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你就给予他们怎样的惩罚。”

    林道长言罢,长生接口说道,“师父,我记住了,我也明白您的意思,您是希望我时刻心存善念,尽量小惩大诫,而不是大开杀戒。”

    “对,”林道长重重点头,“我既希望你能对世人大度宽容,手下留情,又担心你会因为对他们手下留情而委屈了自己,天长日久心中积蓄了大量怨气,最终对他们彻底失望而痛下杀手。”

    “师父,您怎么总在担心我,而不担心大师兄他们?”长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因为你跟他们不一样。”林道长说道。

    长生一直在等林道长说出下文,但林道长却岔开了话题,“他们几个是否入道由他们自行权衡,但你必须拜师入道,参习经书明辨阴阳,正心修身自缚龙虎。”

    “师父,我不会再拜别人为师。”长生连连摇头。

    “这是为师的遗愿,你若忤逆不从,为师死不瞑目。”林道长正色说道。

    长生心中纠结,踌躇不决。

    “师父,挖到墓石了。”巴图鲁的声音自不远处传了过来。

    听到巴图鲁的呼喊,林道长并未立刻起身,而是直视长生,等他表态。

    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长生看来再拜别人为师是对师父的背叛,尽管当下弟子拜有多个师父是很常见的事情,但他却好生排斥,林道长当真是在强人所难。

    “你当真要为师死不瞑目?”林道长沉声问道。

    长生万般不愿,并不接话。

    林道长叹气过后出言说道,“为师今生最大的憾事就是被削去道籍,逐出师门。你若入门修道,他日长了修为,身居高位,可以追授为师道籍,并将为师重新收入阁皂山门下。”

    林道长的这番话起了作用,长生缓缓点头,“师父,我答应你。”

    林道长欣慰点头,起身向不远处的陵墓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