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175章 蔡长亭的鬼胎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蔡长亭解开了他的安全扣,踉跄着跑向了顾轻舟和司行霈这边。

    “怎么回事”他的脸色也是惨白。

    “遇到了气流,要迫降。”顾轻舟回答他。

    蔡长亭紧紧盯着她的脸。

    他在估算自己死在这里的可能性。

    这是飞机上,一旦掉下去,他毫无生还的可能。

    顾轻舟和司行霈会这样做吗难道他们希望这辈子永远躲藏保皇党的sha shou吗难道他们以为,平野夫人可以控制那些人吗

    “轻舟,我爱你。为了爱你,我做足了准备,我不想死。”他大声道。

    司行霈瞥了他一眼。

    蔡长亭的弦外之音,他们都听出来了。

    “别多心,就是遇到了气流,你不觉得我们俩也很害怕吗”顾轻舟愤然对着他说话,声音大得近乎咆哮,“这是同一架飞机,你死我们也得死,你配让我们陪葬吗”

    她很生气。

    蔡长亭微笑:“轻舟,别发怒啊原来,你害怕的时候会发怒”

    他好像找到了顾轻舟的一个缺点。

    顾轻舟冷笑了下。

    司行霈握紧了她的手,道:“省点力气,吵什么架”

    然后,他回头对蔡长亭道,“你坐稳了。等迫降成功,咱们再算账。”

    顾轻舟掌心一直在出汗。

    她不害怕阴谋诡计,但是她害怕灾祸。自然的灾祸,并非人为,无法控制,无法预料。

    这飞机他们用了快两年了,第一次令她如此恐惧。

    “我在呢,轻舟。”司行霈亲吻了下她的耳垂,和她耳语,“别怕,乖孩子,我在这里”

    顾轻舟回握了他的手。

    最终,飞机成功迫降了。

    落地之后,飞机上的人良久没有动,几乎在享受劫后余生,又似乎是在压抑内心的狂喜。

    司行霈先站起来,拉了顾轻舟。

    “你可以下去,也可以等着。”司行霈回头,对蔡长亭道。

    蔡长亭不置一词。

    司行霈带着顾轻舟,去了机舱室。

    “坏了,修好需得一点时间。”驾驶员对司行霈道,“师座,你们先休息,没几个小时是修不好的。”

    “不用着急。”司行霈道。

    他们先下了飞机。

    走到了机舱门口,顾轻舟就缩了下脑袋,想要往后退。

    因为冷。

    初寒的时候,人的身体尚未适应,格外怕冷,再者山上气温原本就比陆地要低好几度。

    顾轻舟好像一下子就走入了严冬。

    她的衣裳,不足以抵御这寒流,她打了个冷颤。

    “真冷。”她道。

    司行霈点头:“的确是冷。不过,一会儿机舱里更冷,我们得生一堆火。”

    他给顾轻舟换上了一双棉拖鞋。

    虽然给顾轻舟换了鞋,司行霈仍是背着她,因为拖鞋在山路上不好走。另有两名副官陪同着,到处看看。

    此处的山势尚且平稳,可以助跑起飞。

    “只要能修好飞机,起飞不是问题。”司行霈道,“我们要耽误几个小时,才能回家了。”

    “几个小时”顾轻舟问。

    司行霈道:“之前有过一次的,修了七个多小时。”

    顾轻舟错愕:“之前也迫降过一次你怎么不告诉我”

    “我安全回来了,告诉你不是白叫你担心再说了,飞机迫降是正常事。”司行霈道。

    顾轻舟就在他短短的头发上摩挲,又摸了摸他的脸,怜爱极了。

    司行霈笑。

    走了片刻,地势看清楚了,司行霈心中踏实,准备往回走。

    靠近飞机时,司行霈看到了一堆枯枝。

    蔡长亭正在捡柴禾。

    “挺勤快的嘛。”顾轻舟从司行霈的背上滑下来,“我们还在想捡点柴禾。”

    蔡长亭道:“你们没有把我从半空中扔下去,我得回报你们一点。”

    顾轻舟失笑。

    司行霈道:“你没那么重要。”

    不屑于用卑鄙的手段对付他,况且霍拢静还在他手里。

    这个人是有恃无恐,还得了便宜卖乖。

    司行霈想了想,对他道:“等将来有那么一天,你很重要了,我会亲手剁了你,不用着急。”

    “我不急。”蔡长亭笑容璀璨得灼目,“我倒是很期待,到时候到底鹿死谁手。”

    顾轻舟看了眼司行霈,又看了眼蔡长亭,唇微微抿着,道:“再去捡些柴禾,你们俩都去吧。”

    说罢,她自己回了机舱。

    到了驾驶室,顾轻舟去问驾驶员和两名预备驾驶员:“什么时候能修好”

    飞机机能的复杂,一两句话解释不清楚,况且最后也未必说得明白,故而驾驶员言简意赅:“太太,问题有点大,需得几个小时,今晚可能要在山上过夜。如果一切顺利,明天黎明时可以起飞。”

    顾轻舟道:“辛苦了。”

    她回到了机舱里,找到了一条毛毯,把自己裹上。

    看着外头忙碌的司行霈和蔡长亭,顾轻舟的心思快速转动,一刻也没停。

    她在考虑,如果想要杀了蔡长亭,那么

    这些念头,在脑海中盘旋、规划,细节处一点点的重建。

    最终,她把整个计划落实到了心底,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顾轻舟裹着毛毯,小睡了片刻。

    等她醒过来时,火堆已经点上了。

    而司行霈所言不虚,机舱里的确开始冷了,冷得刺骨。

    顾轻舟坐不住,披了毛毯下来。

    “过来。”司行霈正在烤肉,对顾轻舟道

    顾轻舟在北平吃了太多,此刻尚未消化。

    看到烤肉,她腻味得厉害,摇摇头:“不要了,我吃不下。”

    “这个时节,最不缺的就是野果。”蔡长亭笑道,“飞机上有军用手电,拿一个照明,我们去摘几个野果吃”

    顾轻舟道:“这深更半夜的”

    “不用怕,我可以保护你。”蔡长亭道。

    顾轻舟说:“不必了,我并不想吃野果。”

    蔡长亭笑笑:“那等我吃饱了饭,我去替你找几个。”

    司行霈的冷眸横掠而过。

    他想要说话,已经被顾轻舟拦住了。

    顾轻舟暗地里踢了丈夫一脚。

    她只顾拿着枯枝去烧,一边玩一边取暖,看着司行霈等人吃烤肉。

    咸肉罐头是飞机上预备的干粮,打开就能吃,当然烤了一层焦黄更好吃。

    吃完了,顾轻舟就依靠着司行霈。

    蔡长亭又问:“真不想去摘点野果”

    “你这样有心,不如你自己去吧”顾轻舟笑问。

    蔡长亭道:“那好,我去吧。”

    说罢,他站起身,去找了一个手电筒离开了。

    他一走,顾轻舟低声问司行霈:“方才树林里有人,是不是”

    “嗯。”司行霈回答他,“你下来的几分钟前到的,不过已经离开了。”

    顾轻舟就明白了蔡长亭邀请他去摘野果的用意。

    她往司行霈怀里靠了靠,低声骂道:“该死的sha shou,他们就像老鼠一样,到处打洞,无处不在。”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然后俯身,在妻子的面颊上亲了一口。

    “乖,睡一会儿。”他道,丝毫不将此事放在心上。

    同时,他也有了主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