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162章6狐狸精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第1162章 狐狸精

    佣人带路。

    进门时,顾轻舟瞧见了佣人脸上的惊讶和忐忑。

    “太太,师座,还有一位小姐,也是来接王太太的。”佣人道。

    敲门的时候,只有一位先生。

    不成想,佣人通禀完毕,出去请客人进来时,车上下来一位小姐。

    一般人家,不会通禀两次。

    来客多出来的,是一位年轻小姐。年轻小姐没什么危险,而且太太也是年轻女士,不会太失礼的。

    佣人心中惴惴的,把这位先生和小姐带进了门。

    两个人,顾轻舟都没见过。

    秦纱也略微蹙眉。

    她低声对顾轻舟道:“是长房的老二和小九。”

    说罢,秦纱略微直了腰,对来客道:“阿璀,玉书,你们怎么来了?你四叔没空?”

    “四叔要送朋友去车站,正巧我在门口遇着了他,他说要来接四婶,我就替他来了。”男人道。

    此人身材高大修长,容貌和王玉年有着五成的相似,只是更加年轻白皙,也更加英俊。

    顾轻舟估算着他的年纪:和司行霈差不多,甚至可能比司行霈小一两岁,不会超过三十岁。

    “司师座,您好。”男人伸手,要和司行霈握手。

    司行霈回握了:“阁下是?”

    “阿霈,这位是我们家的二少爷,学名叫王璀,和玉年是亲兄弟。”秦纱忙道。

    司行霈的眼神不变,手上也并未使劲,就好似没听懂一样,淡然说了句:“幸会。”

    王璀也说“幸会”,然后和顾轻舟见礼。

    跟在王璀身后的,是一位穿着白色衣衫的女子。

    她就是王玉书,当初就是她,千方百计想要抢走康昱,结果被叶妩摆了一道。

    顾轻舟看了眼她。

    王玉书也打量顾轻舟。

    她没说什么,只是目光在顾轻舟身上来回穿梭。

    秦纱很戒备的样子,笑道:“我该告辞了。轻舟、阿霈,下次请你们去做客。”

    她说罢就要走。

    王玉书脚步不动。

    她望着顾轻舟,又看了眼司行霈,微笑开口道:“司师座和太太真般配,就像金童玉女。”

    这话虽是善意,却带着一些古怪的意味。

    顾轻舟没放在心上。

    她和王玉年的恩怨,整个太原府皆知。今天来的王璀和王玉书,都是王玉年一母同胞的亲人,他们有想法乃人之常情。

    况且顾轻舟从不做后悔事,她坦然回视了王玉书。

    “王小姐嘴巴真甜。”顾轻舟璀璨的眸子,在王玉书身上一滑,就落在秦纱面庞上,好像长辈之间夸奖小孩。

    她没有和王玉书直接交谈。

    没必要。

    王玉书的脸色,果然微微变了。

    王璀就轻咳了下,然后给了王玉书一个很严厉的警告眼神。

    “小九嘴巴是甜。”秦纱笑着,恍若不知场面上的剑拔弩张。

    秦纱是很不错的。如果她不再受到保皇党的蛊惑,顾轻舟可以继续做她的小徒弟,心安理得接受她这个长辈。

    说完了,秦纱把王璀和王玉书兄妹俩拎走了。

    回到了王家,秦纱让他们俩去了自己的院子。

    秦纱一改之前的温婉和蔼,面孔肃然,眼神阴冷:“你们俩在做什么?”

    王玉书心中打鼓,却装糊涂:“什么做什么?”

    王璀今年二十八岁了,知道的人情世故比王玉书多,他接了话:“四婶,我们就是想去看看司太太——听说,就是因为他,我大哥才被开除的。”

    “我们不说死者的坏话。”秦纱的脸更冷,“你们回忆回忆你大哥的葬礼,来了多少亲戚朋友?”

    王璀的表情顿时阴沉。

    王玉书失控:“还不是人走茶凉?”

    “什么人走茶凉?”秦纱冷冷道,“大家心中都有一杆秤。司太太是督军府的朋友,王家是督军府的姻亲。假如王家占理,亲戚朋友们为什么只送帛金,不亲自登门?”

    王玉书气得要死。

    秦纱的话,字字句句都在说,他们大哥做了丑事,被整个太原府的人唾弃。

    假如是顾轻舟害了大哥,那么大哥应该受到同情,应该有人上门吊唁的。

    可是没有!

    大哥才是错的人。

    “那位司太太是你的义女,你当然偏袒她!你搞清楚没有,你现在嫁到我们王家了!”王玉书大声咆哮,眼泪也滚了下来。

    这话说得就严重了。

    秦纱是开过赌场、妓院的女人,她什么场面没见过?

    侄女几句话,压根儿无法掀起秦纱心中的波澜。

    她淡淡道:“你们王家?我是嫁进来的,你将来是要嫁出去的,到底谁才是真正姓王?”

    她不说难听的话,也不大声,始终心平气和戳王玉书和王璀。

    王玉书嫁出去之后,就要跟随夫姓。她姓不了几年王了。

    这对兄妹全不是她的对手。

    “四婶,你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啊。”王璀在旁边,用嘲讽的口吻说道。

    好像秦纱的反击,是欺负了小孩子。

    秦纱不急不怒:“小孩子都是要教的,你们没有长辈,我得教好你们。否则将来,旁人戳我的脊梁骨,说我们王家没家教。这不叫‘一般见识’,而是用心良苦。”

    这下子,也戳到了王璀的痛处。

    他们的父母早逝。

    父母早逝的孩子,寄养在大家庭里,处境一般是很悲惨的,需得看叔伯的脸色过日子。

    可四叔很善待他们,他们从未受过半分委屈。

    不成想,今天在秦纱这里受了个够。

    “四婶,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说话这样难听?”王璀冷脸问。

    秦纱道:“你还知道我是婶婶?”

    王璀也被逼得没了话说。

    他们兄妹就明白,这位四婶,把她的徒弟顾轻舟看得比王家人还要重要。

    王璀和王玉书去见了顾轻舟,是带着恶意的,激怒了秦纱。

    秦纱轻言细语的,可该说的她全说了,也无半分善意。

    “你一定要帮外人?”王璀声音不由拔高。

    正好这个时候,王游川和王璟回来了。

    秦纱一直冷静自持,对付王璀和王玉书绰绰有余。可她突然珠泪双抛,哽咽着问王璀:“你什么意思啊?难道我还说错了吗?”

    王璀和王玉书惊呆了。

    这女人的眼泪说来就来了。

    他们兄妹俩还诧异,却听到了王璟的焦急:“妈,你怎么了?”

    四叔踱步进来。

    秦纱立马扑到了王游川怀里,低低啜泣,既不失风度,又可怜兮兮。

    她如此两面做派,让王璀和王玉书目瞪口呆,同时大开了眼界。

    狐狸精,说的就是秦纱这种女人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