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065章 一家人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秦纱换了件绯红色旗袍,颜色红得稍暗,越发显得她肌肤胜雪白皙。

    她是单独来的。

    她打量顾轻舟的院子,继而又打量她的屋子,笑道:“这地方倒是不错,精致得很。”

    顾轻舟立在门口迎接她。

    “你头发剪了。”秦纱笑道,“你乳娘如果知道了,肯定要生气的。”

    然后她又问,“多少年不见了”

    顾轻舟回想了下,突然之间有点算不清年月了。

    她总感觉像上辈子的事,可认真算算,不过五六年。

    “好几年了。”顾轻舟淡淡的,声音平缓,不起任何波纹。

    “是啊,好几年了。”秦纱颇有感触般。

    佣人端了茶,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冲她摇摇头,佣人四丫这才慢慢退下去。

    秦纱端起茶,轻轻用茶盖撩拨浮叶,抿了一口说:“嗯,是我最喜欢的铁观音。”

    顾轻舟没言语。

    秦纱只顾品茶,也没再说话。

    一杯茶喝完了,顾轻舟喊了佣人重新续茶,就开口了:“你找我,可是要我缄口”

    秦纱笑了。

    她仍是像从前那样,眉梢略微上扬,笑起来就意气风发,形成骄傲又美艳的气场,能吸引目光。

    “瞧你说的,我来看看自己的小徒弟,怎么不行么”秦纱道。

    秦纱今年三十七八了,看上去不过三十刚出头。

    她保养极好,肌肤紧致,体态轻盈,特别是眼珠子,鲜润漆黑,给她减了不少年纪。

    非要说她快四十了,才是叫人无法相信。

    顾轻舟遇到她的时候,秦纱比现在还要漂亮,年轻。

    她那时候有个化名,叫张楚楚。

    她说,她是沪上名媛,是某个帮派龙头的妻子,因躲避仇家追杀,到了顾轻舟生活的村子里。

    从此,她开始教授顾轻舟外面的世界。

    吃喝玩乐,以及各种礼仪。

    顾轻舟曾经和秦筝筝母女正面交锋,大获全胜,因为她认识六芒星。六芒星等宗教知识,也是张楚楚教的。

    张楚楚不仅教她大城市的穿着打扮,还教她一些西方文化。

    顾轻舟的学问稀松,却谈了一手不错的钢琴,那也是张楚楚日以继夜教的。

    张楚楚算是她的老师。

    顾轻舟有三个师父,虽然和张楚楚相处才两年,她的确是教会了顾轻舟很多。

    所以,当她看到自己的老师张楚楚,摇身一变成了秦纱,她惊呆了。

    她到了岳城之后,派人去找过张楚楚,还见过张楚楚的弟弟。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假象。

    “......你是真的秦纱吗”顾轻舟问。

    秦纱微笑,笑容恬柔又妩媚,一颦一笑都跟从前一样,道:“对,我原本就是叫秦纱。”

    顾轻舟颔首。

    保皇党在太原府,秦纱在华夏多年了,行踪不定,如今突然回到了太原,还嫁给了王游川,让顾轻舟起了警惕。

    真的是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还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

    顾轻舟又看了眼秦纱。

    秦纱笑了起来:“轻舟,我真怀念你这双眼睛,你心里有事的时候,它看上去特别沉。真了不起。”

    顾轻舟眼帘微垂。

    秦纱打量她,再次问:“怎么把头发剪了”

    “脑袋沉,想要轻松一点。”顾轻舟道。

    秦纱遗憾,道:“差点没认出你,你那头长发可是不同寻常。”

    “还能养的,再养个三五年,又是像从前那么长了。”顾轻舟道,“我还年轻,头发长得快。”

    秦纱深以为然,点点头。

    她又端起了茶杯,这次却没喝,只是用指腹轻轻摩挲着茶杯温润的纹路。

    “轻舟,还认我是你的师父吗”秦纱问。

    顾轻舟道:“当然,你一直都是我的师父。”

    “那师父问你,李婶和神医的死,你不报仇了吗”秦纱突然端正了神色。

    秦纱一直把顾轻舟的乳娘叫李婶,又称呼她的师父叫神医,至今都没有改口。

    “我知道是谁杀了他们。”秦纱继续道,“轻舟,我不是傻子。”

    顾轻舟面无表情。

    她心中一时间起了各种念头,静静看着秦纱,不回答,反而问道:“你是平野夫人派到我身边的人,还是我乳娘找来的人”

    “是李婶。”秦纱道。

    顾轻舟突兀一笑,笑容很短暂,笑过后快速收敛。

    她斜睨了秦纱。

    秦纱顿时就明白了。

    放下茶杯,秦纱道:“不提这些了。咱们师徒重逢,你跟我去趟王家吧。王家的人提到你,可是感谢得很。”

    “为何”

    “认识认识他们。”秦纱笑道,“我一生无子,你就算是我的女儿了,我得去显摆一下。”

    顾轻舟眼珠子又是一转。

    她每次露出这种心机深沉模样时,脸色会特别平静,秦纱看得明白,却不以为意。

    “吃了午饭再去吧。”顾轻舟道。

    秦纱一想也好。

    午饭之后,他们去了王家。

    秦纱直接带着顾轻舟,去见了王游川和王璟父子。

    “......我前夫去世后,他的亲戚朋友说什么女人不能继承他的家业,我就带着财产跑回了上海,认识了轻舟。

    我教了轻舟两年,后来把钱财藏好了,也稳定了,才重新回到了法国。我这一生无子,独轻舟是我的学生,算是我的半个女儿了。”秦纱道。

    王游川和王璟父子大概都想不到,秦纱会跟保皇党的人接触,对她的话,他们没有半分怀疑。

    七年前的事,其实是半真半假,至少王游川是知道秦纱七年前回来过的。

    至于她到底做了什么,王游川哪里清楚

    躲避她前夫的亲戚,这点是真的。谎言真假掺杂,看上去才没有瑕疵。

    “这么说,你算是我的姐姐了”王璟笑道,“妈,我的命是姐姐给的,我们一家人真是有缘。”

    王璟亲自撮合了这段婚姻,他比王游川和秦纱更满意,所以叫妈叫得顺溜,虽然才第一天。

    “是啊,司太太救了王璟的命,我们的确是缘分不浅。”王游川很感动。

    王游川虽然精明,可每个人对自己爱的人,都是无条件的信任。

    此刻,他内心都是新婚的甜蜜,秦纱带着顾轻舟来,他也是高兴的。

    “叫什么司太太啊”秦纱笑着打岔,“她叫轻舟。既然说了是我的孩子,就叫她的名字吧。”

    王游川果然改口叫了轻舟。

    顾轻舟对王家的印象很好,故而她也叫了声“王叔”。

    “轻舟姐,你叫我小十吧,我家兄嫂都是这样叫我的。”王璟道。

    顾轻舟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她这个笑容总好像玻璃窗外的阳光,哪怕再明媚,都隔了一层,没什么温度。

    只是,王游川和王璟不了解她,不知道罢了,秦纱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新书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