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038章霍3钺的敏锐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记住本站 ,最快更新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第1038章 霍钺的敏锐

    顾轻舟慢慢回房,每一步都走得艰难。

    她的师父和乳娘都是自力更生的人,故而教导她也要学会一身本领,切不可给别人添麻烦。

    她耳濡目染,素来是施恩的时候多,求助的时候少。

    这次求助,她心中预感恩情很重,因为五先生他们都是避世之人。

    然而真的开口了,也得到了答复,她内心很沉重,想着要收回那些话,因为秦九娘能做的,顾轻舟和司行霈的密探也勉强能做。

    效果未必好,也可能会彻底惹恼了顾轻舟不愿意得罪的人,但是能做。

    顾轻舟想:“以后不能再开口了,避世之人的规矩,跟我们俗世的到底不同。”

    她上楼时,司行霈刚刚从浴室出来。

    他洗了澡,头发上氤氲着淡淡热水气,围着浴巾出来。

    顾轻舟看了眼他的胸腹,块垒分明,肌肉的纹路漂亮清晰,精壮结实。若无意外,他将来肯定长命百岁。

    她稍微好受了一点。

    她想起从前,每次看到他强壮的肌肉,就想到自己逃不掉躲不开,还盼不死他,他心中略微内疚。

    她上前,抱住了他的腰。

    司行霈一只手擦头发,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青丝,笑道:“这样粘人?”

    顾轻舟没言语,只是贴紧了他不肯松开。

    等她也洗了澡出来,她才把秦九娘的话,告诉了司行霈。

    “你的确是帮了他们很多,救了他们二十多条人命。你讨回一点利息,五先生更加心安理得,否则天天念叨着亏欠你的,他们也过不好。

    他们自己的规矩,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你无需多操心。若是过意不去,这次做完了后,下次就不要再开口求他们了。”司行霈道。

    他的话,句句在理。

    顾轻舟含笑看着他,看得很持久,眼神也深邃。

    司行霈不解:“看什么?”

    “我是没想到,你这样透彻清楚。”顾轻舟道,“我之前还以为你是个土匪,什么思想也没有。”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知道她夸他呢。

    顾轻舟又似想起什么,感叹道:“我乳娘曾经说过,人的智慧不是学识带来的,而是经历。学得再多,没经历过,也不是真正的明白。

    所以我从小没有正经念过书,只是认字识数。不过,不管村里发生什么事,乳娘都会告诉我,分析给我听。

    我直到今天,才明白乳娘那些话的意思。年龄和学识,都不能增加智慧,只有经历可以。

    哪怕活了一百岁,没有经过某件事,不明白的道理还是不明白;但是经历过了,三岁孩童也懂。”

    司行霈心中微动,心想顾轻舟的乳娘倒是个睿智的女人,跟平野夫人完全不同。

    平野夫人是做过皇后的,她需要征服的也是皇帝和权臣,故而她的视角高高在上。如今她落魄了,没有那至高的起点,她好像无处着力,司行霈总感觉她智慧平常。

    顾轻舟的能耐,自然也不是天生的,更不是遗传,而是她乳娘言传身教的。

    “就是这个道理。”司行霈认真道,“轻舟,你能领悟,也是个透彻的人。”

    他不想多谈顾轻舟的乳娘。

    虽然内心称赞顾轻舟的乳娘睿智,到此刻为止,司行霈仍是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

    他的果断,替顾轻舟解决了极大的麻烦。

    叶督军去北平,不过两天就又回来了。

    回来之后,他心情不错,似乎事情很顺利。

    司行霈没有再过问,顾轻舟也不好多言。

    又过了几日,司行霈告诉顾轻舟:“我跟霍爷截断了一条走私鸦片的通道,这里面的油水太丰厚了,不知多少人遭殃。有了这个,我们可以跟叶督军换个铁矿厂。”

    顾轻舟诧异:“哪里来的走私通道?”

    “山里的。”司行霈道,“霍爷跟我走了两遍那条路,就说这条路上一定有鸦片经过,他一闻就知道。”

    司行霈在那条路上走过很多此。那是一条便捷的山路,绕过它可以省下四个小时的路去另一处重镇。

    他们常走,叶督军也常走,没人发现有什么不妥。

    商队来往很正常,司行霈和叶督军对走私不太熟悉,都没发现。

    霍钺第一次走,就深知此处地貌,最适合藏污纳垢。

    “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天赋和敏锐,才能混成人上人。”顾轻舟感叹说。

    司行霈摸摸她的脑袋,笑道:“最近是怎么回事,总是有如此多的感悟?”

    “有感悟多,不好吗?”顾轻舟问。

    司行霈道:“没什么不好的,就是老气横秋。”

    顾轻舟立马瞪圆了眼睛,问:“你觉得我老?”

    司行霈瞠目结舌。

    他知道女人的年纪是忌讳,可没想到二十出头的女人也忌讳。

    他一把搂过了顾轻舟,轻轻吻了下她的面颊:“我若是嫌弃你老,岂不是打自己的脸?我比你大八岁整呢!”

    说罢,不等顾轻舟再说什么,司行霈用力吻住了她的唇,将她的话都堵住了。

    翌日,司行霈果然去见了叶督军,顾轻舟也顺道前往。

    叶督军才从北平回来几天,最近也在处理军务,并不在城里。

    司行霈去了驻地,顾轻舟就去了趟平野夫人那边。

    平野夫人给了她一些账目,她也要去看看生意。既然平野夫人做了样子,顾轻舟也要附和着。

    晚夕时,叶督军和司行霈一块儿回了督军府。

    这件事,让叶督军吃惊不已。

    “我会派人去查。”叶督军道。

    叶督军果然调了重兵去围堵,短短三天里,发现了四趟走私的,牵扯不少大商家,还有日本人。

    一下子,太原府的大商户人心惶惶。

    而北平那边,事情成功了,提出“武力统一”的官员,是一名皖系大军阀,他已经被联合挤下了台,带着他的人马回安徽去了。

    武力统一成了泡影,内阁从小小动乱到彻底四分五裂,故而整个北平政府再次风雨飘摇,新一轮的总统竞选又开始了。

    山西暂时就没有了外忧,又挖出一条蛀虫似的走私通道,叶督军只感觉事情很顺利,心情不错。

    他的心情不错,有人则暴跳如雷。

    比如平野四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