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983章馋嘴的两口子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司行霈一连开了三枪。

    顾轻舟惊魂未定。

    等她再次看清楚时,发现他们面前,有一只野猪。

    野猪很庞大,哪怕是苦寒的天气,它也吃了满身的彪,被司行霈一枪射穿了脑门,一枪射穿了左眼,也只是勉强后退几步。

    它还在抽搐。

    顾轻舟拍了下胸口,若是正面被它攻击,还不知多少枪能杀死它。它是隐藏在对面的山坡上,等着攻击来人的。

    司行霈还打出了一枪,被它那厚厚的鬃毛挡住了,不知去向。

    “吓死我了。”顾轻舟道。

    司行霈笑道:“这畜生非常难缠,尤其是这种四五百斤的,能杀死熊。我们这次有幸了,能遇到如此庞然大物。”

    “这还叫有幸?”顾轻舟瞪他。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

    他跟顾轻舟说:“既然这山头有如此凶猛的野猪,肯定没了其他猛兽,我们能放心休息一会儿。砍个猪蹄烤了吃?”

    “没有带作料,我吃不下去。”顾轻舟道。

    司行霈的口袋里,还有一小瓶盐。

    顾轻舟啼笑皆非:“你带盐作甚?”

    “上山就要预知各种危险,万一真出事了,落在哪里受困,盐化在水里,喝了就有力气。没盐的话,两天就手脚酸软。”司行霈道。

    他野外的生存经验,顾轻舟望尘莫及。

    “那我要吃后腿肉,不要吃猪蹄。”顾轻舟笑道。

    司行霈身上也有刀子。

    刀子锋利,很快就隔开了野猪的皮肉,然后切下干净的厚腿肉。

    他们往前又走了一个半小时,就有个小水潭,水是半温的,常年不结冰,而且很深,底下颇有点凶险之意。

    司行霈打了水,清洗猪肉,然后有用自己带的水壶冲洗了一遍,这才抹上盐开始烤。

    顾轻舟盘腿坐在旁边,等着吃。

    “司行霈,你做饭的时候可认真了。”顾轻舟赞许他。

    司行霈瞥了她一眼:“说我是吃货?你有本事不吃。”

    顾轻舟谄媚微笑,上前就搂他的腰,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整个人压着他,低声道:“我这不是夫唱妇随吗?我从前没不馋的。”

    司行霈捏她的脸。

    他的手上全是灰,一捏顾轻舟就满脸黑印子。

    她自己不知道,司行霈则哈哈大笑起来,开心极了。

    顾轻舟用手帕去擦,果然擦下来一手的灰,气得要打他。

    司行霈搂紧了她,舔了下她的脸。

    顾轻舟嫌弃得不行。

    猪肉的香味,慢慢散开。

    司行霈慢慢切掉外面烤焦的,把里面最鲜嫩的递给顾轻舟,然后让她也撒一把盐。

    顾轻舟道:“比牛排好吃。”

    司行霈也尝了一口,道:“的确,太太有口福。”

    两个人吃了一整条的后腿肉,顾轻舟是撑得不行了。

    吃撑了,走路就快,顾轻舟和司行霈剩下三个多小时的山路,不足两个半小时就走完了。

    车子在山脚等着他们。

    回到家中,顾轻舟第一件事就是去泡澡,她好几天没有洗澡,而且浑身都是汗,特别难受。

    等她洗了澡出来,佣人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

    顾轻舟还是有点饿了,坐下来等司行霈。

    司行霈也很快洗了澡更衣下楼。

    二宝也来了。

    他问顾轻舟:“师姐,你给我带好吃了吗?”

    顾轻舟说明没有,这次去的地方很穷,没什么好吃的,回头派人去街上买。

    二宝就非常开心。

    顾轻舟问他:“二宝,你想去师父那边吗?”

    二宝愣了下:“哪边?”

    “山里。”顾轻舟道。

    二宝犹豫了下,问:“师姐,你去吗?”

    顾轻舟道不去。

    二宝又问:“晗晗去吗?”

    顾轻舟也说不去。

    二宝斟酌道:“师姐,你能不能把我爹接过来?”

    司行霈见二宝言语利落,虽然没什么花花肠子,思维却是清晰的。他又力大无穷,将来可以一用。

    故而司行霈道:“山里不适合二宝。轻舟,我回头给香港的名医去信,看看旁人对二宝的眼睛可有新的诊断。你别担心。”

    都一年了,顾轻舟怎么可能不担心?

    依照顾轻舟和西医的诊断,二宝的眼睛是痊愈的,没有任何损害。

    为什么看不见?

    西医跟顾轻舟说,眼睛是最精密的器官,它很复杂,西医对它的研究也不够深入,也许随着新的手术出现,他们可以切开二宝的眼睛瞧个端倪。

    只是,暂时他们做不到。

    而顾轻舟,她该尝试的办法,都尝试过了。

    “好。”顾轻舟暂时只能放下心。

    司行霈又道:“齐师父也说了,他心魔未了,自己都照顾不好,跟没办法照顾二宝。”

    顾轻舟点点头。

    她暂时将此事搁下了。

    她回来了,叶妩和叶姗也急忙过来看她,嘘寒问暖的。

    “老师,我好不容易放假,还想找你玩你。”叶妩道,“等开学了又没空了。”

    “你也快毕业了。等你毕业了,就有大把的时间。”顾轻舟说。

    叶姗就在旁边打趣。

    说起了毕业,叶姗就说叶妩毕业之后,肯定更忙,因为要结婚,要准备怀孕,怀孕后还要打理家业。

    真正的闲人,是叶姗和叶妩。

    司行霈进来了,瞧见两位叶小姐,跟她们问好,又道:“叶督军刚刚打电话过来,请我们去吃晚饭,正好一起走?”

    顾轻舟说好。

    他们正要出门时,有佣人来送请柬。

    请柬是康家的。

    顾轻舟没看明白辈分,就问叶妩,叶妩解释道:“是康暖的二堂兄,她大伯家的二堂兄,生了孩子,小孩子满周岁。”

    “所以要大肆宴请?”顾轻舟问。

    “对,老太爷很喜欢。康家每添一个孩子,都要热闹一番。”叶妩道。

    顾轻舟接下了请柬。

    请柬是请顾轻舟和司行霈贤伉俪,顾轻舟就写了回帖,先送了礼金,表示自己三天后一定会登门恭贺。

    “真是大喜事。”叶姗在旁边笑道。

    叶妩脸微红,莫名其妙的。

    叶姗又道:“轻舟,回头吃饭的时候,你跟我父亲说几句好话吧?阿妩和康七的事,何不趁着这次公开?”

    “二姐!”叶妩脸更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