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967章强抢民女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顾轻舟得罪的人可不少,到了太原府来,明里暗里的就有好几位。

    听到司行霈这样问,顾轻舟笑道:“我一直与人为善啊。”

    与人为善,跟顾轻舟不沾边。

    司行霈哈哈笑起来,捏了下她的脸,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翌日清晨,大雪并未停歇。

    昨晚堆的雪人,果然被淹没了,院墙化为一体。

    顾轻舟啼笑皆非。

    邻居要是看到,非要笑话不可。

    而街上的脚印,全是崭新的,昨晚的一切都没了痕迹。

    到处银装素裹,肃穆威严。

    “今天出不去了。”顾轻舟笑道,“可以在家里打毛衣。”

    她的毛衣并未开始。不是偷懒,也不是时间不够,而是她还在练习。

    这些日子,她打了很多的小东西,比如手套、围巾。

    昨晚给雪人的,就是她自己织的。

    顾轻舟深爱熟能生巧的道理。多练习几次,总能织出一件像样的。

    “是吗?”司行霈惊喜,“给我看看”

    他眼底的期盼,让顾轻舟略感尴尬,笑了笑说:“我还没开始呢。”

    司行霈一愣。

    旋即他笑起来:“不要勉强。”

    顾轻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你才不要瞧不起人呢。”

    司行霈更加笑出声。

    正说笑着,司行霈突然推开窗户,娴熟攀爬上栏杆,跳下了二楼。

    顾轻舟被他吓一跳,急忙追出来。

    在凛冽寒风中,顾轻舟就瞧见司行霈抓到了一个衣衫破旧的孩子。

    这孩子约莫十三四岁,不停挣扎想要逃跑,却被司行霈捏住了耳朵,动弹不得被司行霈拎了回来。

    顾轻舟急匆匆下楼。

    司行霈似笑非笑指了这个孩子:“昨晚就是他,鬼鬼祟祟的偷看。小鬼,你看什么呢?”

    “我我”小孩子又害怕又冷,哆嗦得厉害,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司行霈的客厅里烧了地龙,干燥暖和,足以驱散寒意。

    小孩子颤抖了片刻,又喝了一碗慈祥佣人端给他的热姜汤,慢慢不那么发抖了。

    “你叫什么?”顾轻舟问他。

    小孩子绝强不开口。

    司行霈笑了:“挺厉害的。”

    说罢,他就要把这孩子提起来,带到后院去:“让他尝尝厉害。”

    小孩子使劲挣扎,同时嘶喊:“救命!”

    司行霈这才丢下了他。

    他不肯说姓名,只是盯着顾轻舟,眼神从惧怕里,透出凶恶的恨意,道:“还我妹妹!”

    顾轻舟不解。

    她看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只是轻轻摇头:“我又没强抢民女。”

    顾轻舟就半蹲下身子,问跪缩成一团的孩子:“你妹妹叫什么?”

    男孩子想了下,末了道:“四丫头。”

    乡下人家的丫头,不给取名字,都是按照排行称呼。

    这个男孩子,估计也没什么正经名字,故而他不肯说。

    “我何时抢走了你妹妹?”顾轻舟又问他,“你看到了吗?”

    “就是你!”男孩子一下子因愤怒而激动不已,“就是你,你的人带走了四丫头!”

    顾轻舟这时候,似乎明白了一点,问:“是不是神女教的人?”

    男孩子使劲点头:“你把四丫头还给我!”

    司行霈拉了顾轻舟的胳膊。

    两个人退到了小花厅。

    顾轻舟吩咐佣人,给这孩子做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看他的样子肯定饿坏了。

    佣人道是。

    顾轻舟就问司行霈:“神女教开始抢人了吗?”

    “抢人不至于。”司行霈道,“你看那孩子,衣裳虽然单薄破旧,可缝补得整整齐齐,一看就是有爹有娘的。

    他家里人不来闹,只有他一个人游荡,说不定他妹妹就是被他爹娘卖给了神女教,他不知道罢了。”

    顾轻舟深以为然。

    她和司行霈一直在暗中避开蔡长亭的耳目,监视着神女教。

    神女教刚刚起步,正是收买人心的时候,断乎不会干出抢走民女的事。

    顾轻舟和司行霈的见解一样,她就放心了。

    两个人说了片刻的话。

    佣人做好了面条,端给了那孩子。

    小孩子警惕看了眼佣人,对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用力咽下一大口口水。

    顾轻舟瞧着有点心疼。

    佣人眉目慈善,就像母亲似的,对小孩子道:“吃饱,我家先生太太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会害你一个小可怜娃娃。”

    饥饿是痛苦的,小孩子无法抵挡这样的痛苦,故而端起面条,头也不起吃个不停。

    佣人见状,又去厨房端了一碗来。

    小孩子一连吃了两碗面条,精神好了很多,也没那么憎恨这家人了。

    顾轻舟出来时,小孩子也站了起来,表明自己顶天立地有担当。

    “你叫什么名字?”顾轻舟微笑,笑容是那样的亲切和蔼,不像城里其他人那样假笑。

    吃了人家的面条,颇有点嘴短之意,小孩子咕哝了下,说:“狗子。”

    他知道,城里的人听到这话,肯定要发笑的。

    不成想,这位太太却没有笑。

    她只是点点头,道:“好的,狗子。你再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如此胡搅蛮缠,可不像救人的样子。”

    狗子心中一惊。

    他顿时就没了底气。

    他道:“神女教抢走了我妹妹,我想要妹妹回来,她不想离开家。”

    “怎么抢走的?你的家里人呢?”顾轻舟问。

    狗子不说话了。

    “哪怕没有家里,你们族中也没人吗,怎么不阻拦?”顾轻舟又问。

    狗子低垂了脑袋。

    顾轻舟问他:“是不是神女教给了你家里钱,带走了你妹妹,你父母愿意的?”

    狗子道:“不是,他们不会愿意的!”

    “真不是?”顾轻舟问,“你问过他们没有?”

    狗子没有问,他很害怕听到答案。他只想找回妹妹,其他的他都不在乎。

    顾轻舟叹了口气。

    她想到了这个孩子的用处。

    顾轻舟道:“狗子,你如果可以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听我的话,我就可以把你妹妹还给你。”

    “真的?”狗子猛然睁大了眼睛。

    顾轻舟正在愁一个发力的点,一直没寻到合适的机会。如今狗子送上门了,那么神女教的妖行,也该停止了。

    她微笑道:“是真的。不过,你要吃很多苦,而且要在我言听计从!”

    “我愿意吃苦,我也听话,我要我妹妹!”狗子道。

    顾轻舟就让佣人把他带下去,临时住在佣人们住的倒座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