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956章醉意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司行霈顺着顾轻舟的目光,也看到了康昱和他的女伴。

    他饶有兴趣,道:“今晚这顿饭有意思。”

    完全是看戏不怕台高。

    顾轻舟在桌子下轻轻踢了他一脚,道:“收敛一点,我们就是来吃饭的,别说话。”

    司行霈道:“我们是来约会的,司太太。”

    顾轻舟抿唇笑了。

    两人坐定,开始点菜。

    依照司行霈的性格,每次点菜先上一桌子,这次却格外节省,只点了两个人份,然后要了一瓶威士忌。

    司行霈对顾轻舟说:“你也喝点酒,驱驱寒气。你最近冷得都不能动弹,像冬眠的蛇。”

    顾轻舟道:“什么比喻”

    司行霈笑道:“那就是像一只冻傻了的猫。”

    顾轻舟又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

    司行霈皮糙肉厚,顾轻舟踢上去,他根本没反应。

    他们这桌酒上来了,叶妩和苏鹏才到。

    叶妩穿着顾轻舟送给她的那件貂皮大氅。貂皮毛茸茸的领子,衬托出一张白玉无瑕的面容。

    她薄妆浅黛,比往日学生装扮要成熟些。

    双颊红扑扑的,眼睛明亮。

    叶妩一进来,在侍者的帮衬下脱了大氅,露出一件天水碧的长款夹棉旗袍,清新淡雅。

    她的目光直接找寻顾轻舟。

    看到顾轻舟的确来了,她心中稍安,冲顾轻舟微笑。

    顾轻舟亦冲她微笑。

    司行霈瞥了眼,然后对顾轻舟道:“倒也般配。”

    顾轻舟的审美里,苏鹏还是挺像外国人,深眼窝高鼻梁的。她道:“这个人脑子灵活。”

    司行霈又看了眼。

    他倒了酒,跟顾轻舟碰杯,说:“谢谢太太请我吃饭。”

    顾轻舟诧异:“不是你请”

    “胡说,分明就是你请。”司行霈淡淡道,然后将一口威士忌抿入口中。烈酒似一团火,烧灼喉咙,点燃了胃,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般。

    司行霈满意点点头,又说:“酒不错,谢谢太太。”

    顾轻舟道:“钱包给我。”

    司行霈就掏出自己的钱夹子。

    顾轻舟拿过来数了数,的确是厚厚一叠子钱,足够吃饭的。

    “那好,我请客。”顾轻舟笑道。

    她不太明白,司行霈计较这个干嘛感觉司行霈不怀好意,却又不知哪里不对劲。

    顾轻舟也抿了一口酒,整个人都不太好了,酒气直直往头上冲。

    幸好她只喝了小半口。

    “这洋酒好烈,不如白酒。”顾轻舟道,“以后喝白酒。”

    司行霈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笑道:“你不是常说,我们俩是旧时代的老派人吗想跟你赶个时髦,你又不乐意了”

    “老派人就老派人吧,是时代局限了我们,又不是我们不肯上进。”顾轻舟道。

    两个二十来岁的人,说起话来,愣是像七老八十。

    像他们这么大,不追求时髦,不跟上潮流,把自己埋在旧时代的废墟里,就是不求上进。

    顾轻舟还描补。

    她一描补,司行霈就笑了:“都听太太的。”

    他们这桌,两口子开心唠起了家常。

    那边却有了动静。

    顾轻舟一抬眸,就睁大了眼睛:原来,康昱带着他的女伴,去和叶妩、苏鹏打招呼,然后要求并桌。

    侍者正在帮他们,把桌子合并在一起。

    康昱的女伴不是很乐意,低声道:“这样不好吧会打扰旁人的。”

    她其实真正的意思,是旁人会打扰他们俩。

    康昱却不以为意:“没什么打扰的。你不想认识我的朋友么”

    谈话需要技巧,一句话说得女伴心花怒放。

    叶妩也在跟苏鹏低语。

    苏鹏不介意,叶妩则有点尴尬。

    司行霈看了眼,了无兴趣收回了目光。他一开始还觉得有趣,看了几眼就又觉得乏味。

    年轻人谈恋爱,有点滑稽。

    依照司行霈的性格,是不会如此行事的,他会直接上手去抢,甚至会把竞争者弄死。

    “你紧张什么”见顾轻舟一动不动看着,司行霈好笑,将她的视线拉回来。

    顾轻舟回神:“会打起来吗”

    “难说。”司行霈道。

    顾轻舟道:“我在看阿妩,看看她是否跟我求助。”

    司行霈道:“没必要,这是很私人的事,谁插手都里外不是人。”

    顾轻舟心神微敛,深以为然。司行霈看似没什么文化,思想却是有深度的。

    他们这桌的菜先上了。

    顾轻舟还在看,就见切成一小块的牛排,递到了她面前。

    “吃吧。”司行霈道。

    顾轻舟看着这个,表情略微变了下。

    “怎么了”司行霈不解。

    顾轻舟则摇摇头。

    “真不说”司行霈声音低了几分,似有威胁。

    顾轻舟道:“我想起了司慕”

    司行霈脸色微沉。

    顾轻舟继续道:“那时候,魏清嘉请我吃饭,司慕也在。他一上来,就帮魏清嘉切好牛排。”

    司行霈的脸色微霁。

    他伸手,摸了下她的脑袋:“那时候我不在,你受了委屈。”

    顾轻舟就是想起这一幕,故而想到了司慕。

    想到司慕时,再想到他惨死,神色才不好看的。

    “没有,只是想到了这一幕,印象很深刻。”顾轻舟道。

    司行霈不想批评司慕,毕竟他去世了。死者为尊,这点司行霈也遵从。

    他问顾轻舟:“要不,这牛排还是我吃”

    顾轻舟摇摇头,自己叉了一小块,放入口中。

    既然提到了司慕,温馨的气氛也全毁了,顾轻舟就打算问问心中疑惑。

    她时常想问,司行霈有没有查到芳菲和司慕的死因。只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多,顾轻舟总不忍心破坏了司行霈的好心情。

    现在,她可以问了。

    “有眉目吗”顾轻舟问。

    司行霈切好一块牛排,丢入手边的酒杯中:“轻舟,你看”

    顾轻舟不解。

    司行霈道:“凶手得逞之后,就彻底沉入水底。凶手不动,我就很难抓到,就像这沉入酒杯中的牛排。

    我能做的,是等这块牛排发酵,变味,然后慢慢浮上来。到现在为止,我只能查到一个凶手。”

    顾轻舟心中咯噔了下。

    她微微咬唇:“是我吗”

    “是你。”司行霈道。

    顾轻舟眼底,闪动着水光,她的情绪似无法自控,问:“都这样了,你不怀疑我”

    “不怀疑。假如是你出手,我应该查不到你才是。”司行霈道。

    “也许我反其道而行呢”顾轻舟又问。

    司行霈笑道:“我不蠢,轻舟,我从未怀疑你。”

    两行清泪,沿着顾轻舟的面颊滑落。

    司行霈伸手,替她抹泪:“你是不是醉了”

    老铁“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 看,没毛病

    老铁还在找”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免费小说

    新书啦直接搜索: ””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