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821章程夫人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顾轻舟和程艋镇住了场面,司行霈行动迅速,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

    很快,顾轻舟就听到了孩子的叫声:“妈。”

    “是阿逵!”程渝几乎要失声,哽咽着叫了起来。

    她的幼弟程逵。

    程艋的心,也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他再也忍不住,把手枪往顾轻舟手里一塞,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程渝视线模糊了,也紧随其后。

    “你们不准进去。”村民阻止道。

    有个强壮的女人,拦住了程渝。

    “快跑啊,有恶人来抓你们了,快跑。”还有村民大叫。

    少了两个拿枪的男人镇场,一下子就乱了。

    顾轻舟拿起枪,砰的对着天空放了一枪。

    一阵巨响,在山林间回荡,颇有种动人心魄的震撼,村民们全部停住了脚步。

    “都别动!”顾轻舟大声道,“谁跑就打谁。”

    半个小时后,司行霈回来了。

    村民们聚成了一团,围在门口的场地上,谁也不肯走。

    司行霈低声对顾轻舟道:“找到了。”

    顾轻舟松了口气。

    后来,司行霈找到了村长。

    他从枪匣子里,拿出一大叠现金给了村长,说:“今天是我们失礼了,请你们多包涵。”

    这么多的现金,足够村里买好几年的面,哪怕是没有猎物,他们也不愁吃喝了。

    村长手微微哆嗦:“这个,我们不能收。我们跟孙家嫂子是有恩情的,才愿意庇护他们娘俩。”

    孙家嫂子,是指程夫人。

    顾轻舟在后山的山洞里,也见到了程夫人。

    程夫人身上穿了很厚的衣裳,脸上涂抹黄泥,早已看不出从前的风华,就是个普通村妇。

    而十二岁的程逵,因生得漂亮,被程夫人打扮成了女孩子。

    是个村里邋遢脏兮兮的女孩子。

    “她是司行霈的太太,是他们夫妻帮忙,我们才找到了您。”程渝介绍顾轻舟。

    程夫人略微颔首。

    她对顾轻舟有点印象,好似在岳城的时候远远见过一次。

    “妈,咱们得回昆明去。”程艋对程夫人道。

    “不能回去,现在昆明太乱了,我们回去没办法夺回家业,还有可能被关起来,逼问军符的下落。”程夫人低声道。

    说罢,她看了眼司行霈。

    司行霈道:“我偷了你们程家五架飞机,这个忙我自然要帮到底的。若是夫人信任我,我们先回平城。”

    程夫人眼底,全是浓郁的戒备。

    然而,儿子和女儿是不会联合外人来害她的。

    思前想后,程夫人同意先跟司行霈去平城,再想办法夺回昆明的督军府。

    以后如何收复反叛,就要看程艋的本事了。

    “好,我们先去平城。”程夫人道。

    他们就在山洞里,一直等到了天黑。

    期间,村长的媳妇给他们送了一次饭。

    程夫人救了村长的女儿,所以村里能容得下她,而且给予她极大的庇护。

    她自称是被小妾害了,为了保护自己和女儿,从夫家逃出来,赢得了无数的眼泪。

    “妈,这一年您和阿逵到底经历了什么?”程渝眼泪汪汪的,心疼拉住母亲的手。

    只有程渝最清楚,她母亲是那般高贵优雅,美丽端方,如今却做成这样的姿态,着实可怜极了。

    程夫人指甲缝里都是黑的,一看就是帮忙做了很多农活,而且没办法好好梳洗。

    “傻孩子,妈好着呢。妈还要活着给你爸复仇,给你们把家给夺回来。”程夫人摸了下程渝的脸。

    她的手,如今很粗糙。

    程渝的眼泪就禁不住滚落。

    顾轻舟坐在旁边,一直没言语,静静看着他们。

    程夫人和程逵,的确是九死一生,才逃到了太原附近。

    “我们周转了很多地方,打算去北平的。北平既有你爸的旧友,也有他的部下。

    可惜,这一路不知从哪里走漏了消息,我们困在山西,怎么也出不去。”程夫人叹息道。

    程艋道:“妈,我们也是听闻了您在山西。”

    “不提这些了,前事都过去了,如今就应该想想,咱们怎么回家。”程夫人安慰两个孩子。

    程逵一直沉默。

    提到去平城,程渝就先说,自己不能走,她要给顾轻舟做遮掩。

    “一言难尽,路上我告诉您吧。”程艋道。

    程夫人看了眼顾轻舟,又看了眼程渝,道:“你既然答应了,你就要信守承诺。等我们回到了昆明,妈再派飞机来接你。”

    程渝使劲点头,眼泪簌簌掉下来。

    程夫人抱了抱她。

    天黑的时候,他们下了山。

    山下有汽车接着他们。

    一路上很顺利,没有任何眼线跟踪,就到了太原府附近。

    有人接应,再三换车。

    顾轻舟和程渝就跟他们分开了。

    她们俩乘坐汽车,直接回到了太原府,而司行霈和程夫人等人,去了跑马场的机场,他们要离开了。

    回到租赁的公寓时,程渝一直在发呆。

    顾轻舟坐在旁边,百无聊赖用小扇子打风,然后说:“这小扇子要是会自己动就好了”

    “你想得美,还自己动?”程渝嗤笑她,“它能成仙啊?”

    “可以装马达。你看汽车、火车,还有飞机,不都能动么?”顾轻舟道。

    程渝道:“这么小的东西,怎么烧煤发力?”

    顾轻舟看了看,她也不知道。

    她笑道:“将来,也许它就会自己动了。”

    “你太懒了。要不要交给丫鬟来给你打风啊?”程渝问她。

    顾轻舟就把扇子扔给了她:“来。”

    程渝气得扔了回来。

    她又问顾轻舟,“你怎么不回去?”

    “这么早回去,惹人怀疑。万一太原府的人起了疑心,去机场围堵,你妈和你哥哥就走不了了。”顾轻舟道。

    程渝连忙颔首。

    在谋略这方面,她比顾轻舟差远了。

    她也跟顾轻舟说,她实在不如顾轻舟,很是泄气的样子。

    顾轻舟就道:“你从小被父母捧在掌心长大的,还有什么不满足?”

    彼此一番契阔。

    这件大事,终于落定了。

    司行霈找了程家母子将近三个月才找到,足见程夫人的警惕。

    借助司行霈的兵力,她应该很快就可以帮助她的儿子夺回家业。

    想到这里,顾轻舟心中一块重石竟然落地了。

    她想:“云南一旦太平了,他们就是司行霈的盟友,到时候南北统一就会更加容易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