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773章相互吃醋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蔡长亭看了眼顾轻舟。

    “看什么?”高桥荀立马怒火中烧,用日语问蔡长亭。

    蔡长亭道:“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穿咖啡色马甲的?”

    高桥荀就望过去。

    有个男人坐在那里,不管是外貌还是举止,都远胜过这些普通人。他像个威武的军官,同时又英俊异常。

    这种人,高桥荀觉得自己比不了,根本不是一种类型的。

    高桥荀问:“他是谁?”

    “他就是司行霈。”蔡长亭笑道,“你在江南那么多年,司家的人认识吗?”

    高桥荀的脸色,顿时惨白。

    他整个人呆若木鸡。

    顾轻舟见状,就问蔡长亭:“你跟他说了什么?”

    蔡长亭笑道:“阿蔷,也许我可以教你日语,这样你就能听懂了。”

    阿蘅在旁边道:“语言是很好学的,阿蔷,你也许真应该学学。”

    说罢,阿蘅举步往那边走了,蔡长亭紧随其后。

    高桥荀还在发呆。

    顾轻舟就推了下他的胳膊:“不走吗?”

    高桥荀回神。

    他神色惶惶看着顾轻舟,问:“你上次让我去见了司行霈,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太坏了。”

    “我不是一直很坏吗?”顾轻舟道,“我可是救过你的命,让你帮忙做点小事,难不成还要给你钱?”

    “那那你是不是要回去了?”高桥荀又问。

    他说到这里,就情不自禁想要抓顾轻舟的胳膊。

    他整个人都有点慌。

    顾轻舟眼疾手快,在高桥荀快要抓住她的时候,她略微后退,避开了他的手。

    那边,司行霈的余光正看着这一幕。

    程渝的脸色,比高桥荀的脸色更差。

    “你看别的女人做什么?”程渝试探着问。她看似发火,内心却是无比的焦虑。

    她的催眠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啊。

    “那是叶小姐的老师,上次我们一起去了天津卫,我去打个招呼。”司行霈道。

    上次司行霈送叶妩去天津卫,程渝一直很担心。

    后来,司行霈回来主动说起了顾轻舟。

    他说,他好像认识顾轻舟,却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程渝的一颗心,这才放松了。

    然而,程渝始终不自信,她不敢确定自己的催眠术是否成功了。

    现在,司行霈又提出要去见顾轻舟,程渝慌了。

    程渝阻拦他,道:“她是日本人,打什么招呼啊?”

    程艋坐在旁边,想要说什么,可惜程渝的警告眼神递了过来,他悻悻闭上了嘴巴。

    “失陪。”司行霈没理会程渝的无理取闹。

    程渝想要拉他的手,却没有拉到,慌张中她也站起来,挡住了他的路。

    “你别去,要不我跟你一起去。”程渝道。

    “你想一起去,那就一起去吧。”司行霈无所谓道。

    他绕开了程渝,阔步走到了顾轻舟面前。

    顾轻舟微愣。

    高桥荀更是大惊。

    “你你”高桥荀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竟然挡在顾轻舟面前。

    顾轻舟啼笑皆非。

    她触及司行霈那眼神,想笑的**顿时烟消云散。

    司行霈可是连顾轻舟亲哥哥的醋都吃,何况是高桥荀?

    “高桥先生,幸会。”司行霈没有大怒,而且伸出了手,想要跟高桥荀握手。

    高桥荀有点不知所措。

    他也伸出了手。

    然后,他就感觉,司行霈的五指似铁箍,快要把他的指关节捏断。

    大庭广众之下,他又不能叫,脸色更白了。

    司行霈松开了高桥荀的手时,高桥荀的手一直在发颤。

    司行霈转而对顾轻舟道:“幸会。”

    “您好,司师座。”顾轻舟道。

    她伸出手。

    司行霈握住了她的手,唇角有一个狡狯的笑,一闪而过。

    “阿霈,你不介绍一下吗?”程渝站在身后,紧张盯着他们俩。

    她很害怕。

    司行霈就道:“这是阿蔷小姐。”

    他又对顾轻舟道,“这位是程小姐。”

    “你好,阿蔷小姐,我是司师座的女朋友。”程渝越过司行霈,想要跟顾轻舟握手。

    顾轻舟却没有伸手。

    她微微侧眸,看了眼程渝,笑容就从眉梢倾泻,低声询问:“真的,你是他的女朋友?”

    程渝顿时尴尬极了。

    她也收回了手,道:“我当然是!”

    顾轻舟就上前,挽住了程渝的胳膊。凑近之后,她压低了声音,对程渝道:“程小姐,咱们是来个鱼死网破,还是各退一步?”

    程渝大怒。

    她想要推开顾轻舟,顾轻舟却扣住了她的手腕。

    “程小姐,太原府有你想要的东西,却没有我想要的。你在藏匿身份,我也是。一旦我们闹开,对你的影响大,还是对我?”顾轻舟的声音更轻了,“你母亲找到了吗?”

    程渝嘴唇微微哆嗦。

    “众目睽睽之下,我不会抢走任何人,你何不大度一点?”顾轻舟又道,“况且,根本不是你的,你也没什么大度可言。”

    说罢,她放开了程渝的胳膊。

    走到了司行霈身边,顾轻舟扬起脸,对他道:“我觉得你有点眼熟。”

    “正巧,我也是。”司行霈道,“那边好像还有空位,不如我们说说话?”

    顾轻舟颔首。

    高桥荀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想要阻止,却见程渝也是一脸灰败,他的话,只得咽了下去。

    而程渝,想要微笑,可笑容极其惨烈,对顾轻舟和司行霈道:“你们既然都觉得彼此眼熟,就单独聊一聊,我还有事跟我哥哥说。”

    她退回了原位。

    四周的人都在看他们。

    这一幕幕,足够成为谈资的。

    “大哥,司行霈他他到底有没有”程渝一直在发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的。

    司行霈到底有没有忘记顾轻舟,她突然没了把握。

    “如果他没忘,他不会受你控制的。”程艋道,“司行霈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而且无情无义,你指望他能帮咱们?”

    程渝就觉得,今晚需得补一下她的催眠术。

    司行霈是越发不肯听她的了。

    到底是催眠术,不是真的,司行霈哪怕知道自己爱程渝,却没有这样的感情,他对程渝很生疏。

    “你放心吧,你这样着急,反而像有事的。”程艋道。

    那边,司行霈和顾轻舟坐在最后一排的桌子上,两个人正在聊着什么。

    旁人都在看他们:程艋、程渝、蔡长亭、阿蘅和高桥荀,而他们视若不见。

    “今晚要当心。”司行霈提醒顾轻舟,“今晚有事情。”

    他一本正经说着话,桌子下的脚却在碰顾轻舟的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