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767章情志病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第767章 情志病

    叶妩的问题,顾轻舟没有解答。

    她让叶妩派人去告诉康家,她们要留康晗小住一个礼拜,请康家答应。

    康家那边,康晗的继母亲自登门,看望康晗,顺便问:“我能否留在这里陪她?”

    “三太太,督军府是军事重地,我实在不方便留您小住。”叶妩道。

    康三太太非常失望,甚至露出了为难之色。

    叶妩就含笑问她:“三太太,您这是不信任我吗?”

    康三太太忙道:“叶小姐说笑了,我岂会不信任您呢?只是,我到底是晗晗的母亲,我不放心自己的孩子,叶小姐您能理解我吗?”

    “我当然理解。”叶妩叹了口气,“可是督军府我不敢留您小住;晗晗回去了,又无法治病,您说怎么办?”

    彻底将了康三太太一军。

    康三太太沉默了片刻,还是觉得把晗晗这个烫手的山芋,踢给叶妩。

    从此之后,晗晗好不好,康三太太都有一个可以推脱的人。

    “那我就先回去了,劳烦叶小姐。”康三太太道。

    等康三太太走后,顾轻舟和康晗才从屋子里出来。

    康晗的心情不错。

    叶妩赶走了她的继母,得到了她的信任,她冲叶妩微笑。

    顾轻舟就继续和她聊天。

    “晗晗,跟我说说虫子的事,好吗?”顾轻舟问。

    康晗立马就痛苦蹙紧了小眉头。

    她想要开口,结果却哇的一声,大口大口吐了出来。

    之前吃的水果,吐得一干二净。

    顾轻舟叫人端水给她漱口。

    过了一个小时,顾轻舟再次询问。

    一连三四次,顾轻舟得到的结果都是如此。

    康晗不停的吐。

    叶妩有点急了,问顾轻舟:“老师,这样行不行啊?”

    “没事,我心中有数。”顾轻舟道。

    这次,顾轻舟改变了策略。

    她问康晗:“晗晗,你爹爹和你母亲是哪一年结婚的?”

    “前年,六月初三。”康晗很清楚得记得。

    “那天,你做了什么?”顾轻舟问。

    “我想吃臭豆腐,就偷偷跑到了厨房,然后我很渴,然后”康晗听到这里,立马又痛苦干呕了起来。

    “然后虫子就爬到了你肚子里,是不是?”顾轻舟问。

    康晗忍着想要吐的痛苦,使劲点点头。

    “那么,是什么样子的虫子?白色的,还是红色的?”顾轻舟又问。

    “红色的。”康晗突然大哭起来。

    叶妩满头雾水。

    什么红色的虫子?

    顾轻舟上前,轻轻将康晗抱住,拍她的后背,不停的安抚她:“我知道,我知道的。”

    康晗瑟瑟发抖。

    “虫子在你肚子里,是不是?”顾轻舟又问。

    康晗浑身发抖,还是点点头。

    “我来想个办法,让你肚子里的虫子全部吐出来,好不好?”顾轻舟道。

    康晗睁大了眼睛,期盼又不敢置信看着她:“真、真的?”

    “真的。”顾轻舟道。

    叶妩这时候,也明白了几分。

    顾轻舟让叶妩调拨一个副官给她,让副官去帮顾轻舟做一件事。

    而她自己,则当着康晗的面,开了药方,让佣人去抓药。

    抓回来之后,顾轻舟就一直熬药。

    她就在房间里熬。

    叶妩不讨厌药味,康晗也习惯了,故而这一熬就熬到了晚上十一点半。

    康晗昏昏欲睡。

    药终于熬好了,顾轻舟端给了康晗:“你喝下去,就能把所有的虫子都打出来,再两贴,明天就没事了。”

    康晗将信将疑。

    她端起了药,咕噜噜喝了。

    喝完之后,没过多久,康晗就很想要吐,顾轻舟让佣人端了一个干净痰盂进来,给康晗吐。

    康晗哇的把喝下去的药,全部给吐了出来。

    吐完了,康晗下意识看了眼痰盂里,突然微微发愣。

    她凑近,看得跟清楚了,她突然大叫了起来:“姐姐,姐姐!”

    顾轻舟急忙进去。

    康晗则吓得大叫。

    叶妩紧随其后,就看到康晗吐满的痰盂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顾轻舟忙道:“来人,快拿个干净的脸盆过来。”

    佣人道是。

    顾轻舟就把康晗吐过的痰盂给倒出来。

    痰盂的水里,除了药汁,还有一些乱动的虫子。

    “啊!”康晗吓得捂住了眼睛,“虫子,虫子!”

    “看,这就是你吐出来的虫子!”顾轻舟则很惊喜,“晗晗,真的有虫子!”

    康晗放了手,也上前去看。

    果然,她身体里的虫子被吐了出来。

    康晗紧张握住了顾轻舟的手:“老师,还有吗?我的身体里,还有虫子吗?”

    她跟着叶妩叫顾轻舟老师。

    可能老师是个亲切又安全的称呼。

    顾轻舟道:“可能还有点残余。”

    “老师,我要喝药,我还要喝药!”康晗紧张又急切道。

    顾轻舟道:“好好,我们再熬药,不过这个药要熬很久,你先去睡一会儿吧。”

    “不,我要看着。”康晗精神绷得紧紧的,她想要全部吐出来,道,“老师,我要看着熬药,要不然佣人偷工减料。”

    她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而且颇有点大人的口吻,顾轻舟也是头一回见。

    她不免笑了。

    顾轻舟道:“好,那你看着。”

    叶妩略感糊涂。

    顾轻舟给她使了个眼色,对叶妩道:“我有点困了,我们先去睡吧,让晗晗在这里看着熬药。”

    然后,她又让人把康晗呕吐出来的虫子倒出去毁掉。

    出了院子,叶妩低声问顾轻舟:“老师,那是红线虫,红线虫不能在人的胃里生存的。”

    “我知道。”顾轻舟笑道,“你也知道,康家的其他人更知道,但是康晗不知道。”

    叶妩顿时醍醐灌顶:“老师,晗晗得的,是一种心疾顽疾。她认为自己的胃里有虫子,旁人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而且很害怕。

    所以,想要治好她,不是反驳她,而是顺从她的想法。那些虫子,是您事先叫人放进去的。”

    顾轻舟点点头。

    叶妩又想到,顾轻舟这几天不停的询问,除了她自己弄清楚之外,也是希望康晗具体想起那些虫子的模样。

    “她说喝水的时候喝到了虫子,那个时节最有可能的,就是红线虫或者蛆虫。”顾轻舟道,“她终于想起是红线虫,就是最好的了。”

    顾轻舟和叶妩去睡觉了。

    佣人熬药,依照顾轻舟的吩咐,再次给康晗喝药。

    康晗的胃形成了呕吐习惯,不管喝什么都会吐,故而顾轻舟开给她的,就是普通药。

    这是心理疾病,中医上称为情志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