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758章黄雀在后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第758章 黄雀在后

    叶督军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撞击他的心。

    情绪涌动间,他看到了一张精致如画的脸。

    记忆一下子将他拉回到了十几年前。

    吃晚饭的时候,叶督军情绪一直不太对劲。

    他不看顾轻舟。

    饭后,众人一起闲聊,顾轻舟去了趟洗手间。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了叶督军。

    叶督军表情收敛,甚至带着严肃,立在她面前。

    他生得高大粗壮,几乎挡住了顾轻舟的去路。

    “谁给你的这身衣裳?”叶督军问。

    顾轻舟道:“夫人给的。”

    “夫人说什么了?”他又问。

    顾轻舟笑了笑:“夫人说了什么,叶督军您不是最清楚的吗?”

    叶督军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看着顾轻舟,似乎想要把她的内心也看透。

    “你叫什么?”他突然问。

    他其实知道的。

    知晓了顾轻舟的过去,就会知道她的名字,以及她在江南的那些传奇。

    “顾轻舟。”她道。

    说这三个字的时候,顾轻舟的声音有力而坚毅,是落地有声。

    “顾轻舟?”叶督军冷然反问,“这不是假名字?”

    他以为,顾轻舟是冒名顶替了其他人,成为司家的儿媳妇。

    “不是,就是我。”顾轻舟道。

    叶督军眼底闪过几分犀利:“我有点糊涂了,你故意使诈?”

    “没有,我很诚实。”顾轻舟道。

    叶督军看着她,眼底有了戒备,现在还生了几分厌恶。

    他好似被激怒了。

    平野夫人的美人计,似乎有点过火了。

    顾轻舟身上的这套衣裳,是叶督军遇到自己太太时,她太太穿的。

    那时候,叶太太娘家很穷,她要出门做客却没有合适的衣裳,故而去了趟成衣店。

    成衣店那时候正好尝试做旗袍,可惜没什么人买账,最后成了尾货,打折贱卖。

    叶太太就买了最便宜的那一套。

    她就是那天遇到了叶督军。

    她一直很尴尬,低垂着头,脸是通红的,让叶督军误以为她是看上了他而不好意思。

    两情相悦之下,叶督军跟叶太太娘家提亲了。

    成亲之后,他总是感叹她那件旗袍漂亮,后来也知道了是个误会,却仍是很感激上苍。

    他跟叶太太的感情真的很好。

    “聪明反被聪明误,说得就是你这种人。”叶督军道,“请你以后不要特意在我面前穿成这样!”

    “好。”顾轻舟从善如流。

    她的眼底,闪过几分狡狯的光芒。

    叶督军没明白这表情的含义。

    自从叶太太去世,多少人想送女儿或者美人给叶督军。

    叶督军也烦。

    后来,他一口气纳了七位姨太太,给他身边红袖添香,也让不少人家望而却步。

    不管谁做媒,叶督军都会说:“家有美妾,我这把老骨头,已经不中用了。”

    平野夫人的来历和打算,叶督军全知道。

    对于恢复帝制,叶督军的态度是暧昧的:他既不答应,也不拒绝,就这么拖着。

    顾轻舟初到太原府时,叶督军就察觉到,平野夫人一定会把她的女儿嫁给他,作为结盟的契约。

    平野夫人的女儿,那可是真正的“固伦公主”。

    有了这个身份,号令其他保皇成员,名正言顺,而且会很有威望。

    固伦公主的身份一旦公开,阿蘅和阿蔷肯定会受到各方蠢蠢欲动的军阀的器重,平野夫人把这个机会先给了叶督军。

    叶督军在考虑。

    他是革命起家的军阀,曾经通电全国反对帝制。如今再拥护帝制,那么他就需要一块遮羞布。

    他的新夫人是固伦公主,就是最好的遮羞布。

    成功了,历史由叶督军自己书写,他不怕什么;失败了,责任是固伦公主的,她不安分想要复国,利用了叶督军。

    这对叶督军而言,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叶督军见过平野夫人的两位女儿,一看就看得出,顾轻舟比阿蘅更加深沉。

    深沉的人,总让人感觉高深莫测。

    叶督军回到了客厅,跟平野四郎闲聊了几句,起身离开了。

    他想到那身衣裳,就对顾轻舟充满了反感。

    这股子恼火劲儿过去,叶督军倏然一静。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顾轻舟的用意。

    “原来,她知道平野夫人的打算,而且她就是想挑起我的反感。”叶督军顿悟。

    顾轻舟也许没有远大的理想。

    在这场博弈中,顾轻舟有她自己的主见,并不是任由平野夫人摆布。

    她甚至在利用平野夫人。

    “怪不得她能把司家两兄弟玩弄成这样。”叶督军想,“果然是个歹毒且奸诈的女人。”

    固伦公主的身份,的确很叫人眼馋,可这位“公主”如果太聪明了,叶督军也不能接受。

    顾轻舟很漂亮,可惜她结过两次婚,而且她狡猾万分,心机深沉,不会甘心被叶督军利用。

    想到这里,叶督军又想:“我上次问她,她都不隐瞒就承认了,她从那时候就想引起我的反感?”

    叶督军越发确定,平野夫人和平野四郎在下棋,而顾轻舟是黄雀在后。

    她早已洞悉了平野夫人的用意。

    顾轻舟很聪明的是,她没有去求平野夫人,也没有躲避叶督军。

    她用釜底抽薪的办法,让叶督军自己认识到,她是最不适合的人选。

    “我能查到她的身份,也许这也是她想让我知道的?”叶督军又想。

    他派人去查顾轻舟,过程有点顺利。

    叶督军当时没多想,因为情报工作有时候顺利、有时候艰难,太常见了。

    现在,他开始怀疑了。

    想到这里,又加上今晚的恶心,叶督军打了个寒颤。

    他对顾轻舟的憎恶,一下子就冲到了顶点。

    也许,他该和平野夫人谈谈了。

    叶督军可以入局,也可以旁观,但是平野夫人的美人计应该收起来了。

    她如果真想用女儿来结盟,那么阿蘅公主更适合些。

    至少,阿蘅没那么多心机。

    叶督军觉得,他如果接受平野夫人的好意,娶了顾轻舟,那么他将来可能会成为顾轻舟的跳板。

    他都没把握能赢过顾轻舟。

    司家那两位少帅,就是先例。

    “我已经老了,跟小狐狸斗智斗勇,我可没那么好的精力。”叶督军想。

    第二天,叶督军特意约了平野夫人喝咖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