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748章叶家的秘密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叶妩把所有事都告诉了顾轻舟。

    “我母亲不是十月初四去世的,而是九月初四。”叶妩哭道。

    她从头说起。

    “我七岁那年,母亲就生病了。她病了之后,脾气变得很古怪,对我们姊妹和佣人都非常刻薄,只有在父亲面前才好转些。

    我们都爱母亲的,不会说她的不妥;佣人知晓我父母鹣鲽情深,更加不敢嚼舌根。父亲常年在外,他一直不知母亲的怪癖。”叶妩道。

    回想起她母亲,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母亲生病之后,性情十分暴烈。

    大女儿和二女儿稍微大些,只有叶妩最年幼,她的话叶督军最不相信,故而叶太太一直折磨叶妩。

    “她她打我,用烟枪烫我。”叶妩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有次我给她端药,她还拿针扎我的手。”

    顾轻舟听到这里,很是骇然。

    原来,叶妩从小受亲生母亲的虐待。

    “她病了。她打完我之后,哭得比我还伤心,可是能怎么办?她发作的时候,心中总有一股子怨气,全部想要洒在我身上,她控制不住的。”叶妩道。

    叶太太那段时间,性格诡异。

    在大女儿和丈夫面前,她一如既往;佣人面前,她刻薄严厉;只有在小女儿面前,她才会露出她的变态。

    她心中莫名生烦躁。

    这股子烦躁浮动的时候,生病让她无法自控,她就会虐待叶妩。

    “我很小的时候,母亲总是抱着我。她教我读书、描红,她最喜欢我了。三个女儿中,她跟我也最亲近。

    那几年,我什么也不敢说,只求母亲的病能好转。

    可是,她一日日的严重。她一开始只是打我,后来就打我的大姐、二姐和佣人。大姐和二姐都力主瞒下来,不能让父亲知道。

    大姐后来嫁人了,二姐也大了,时常在学校,只有我年纪最小,父亲又叮嘱让我照顾母亲。

    从我七岁到我母亲去世,那五年里,我学会了很多事。我知道怎么讨人喜欢,知道如何应付父亲。

    可是不管我如何照顾母亲,她还是不高兴,她一日日的枯瘦,形同枯槁。

    母亲去世的那年,我从五月就开始失眠。我总是做噩梦,彻夜难安。我浑身的伤。

    父亲最终还是知道了。

    当父亲和母亲对峙的时候,母亲大骂,说她想要我们所有人都死,凭什么就她一个人要死了。

    我很内疚,失眠就更加严重了。

    后来,是教会医院的牧师,给了我一些西药,说可以助眠。一开始的确不错,可后来就出了问题。”

    话题打开了,叶妩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顾轻舟。

    她原本就背负了太多。

    顾轻舟也终于明白,叶督军对叶妩格外的偏爱,是因为觉得亏欠了她的,在弥补她。

    “我吃了牧师给的西药,睡觉的时候会梦游。”叶妩道。

    顾轻舟道:“我曾经认识一名医生,他叫艾诺德。他说过,助眠的药可能会导致梦游的副作用。”

    叶妩擦了擦眼泪,道:“正是。”

    她梦游,好几次去了她母亲那边,说想给她母亲端药。

    这件事,家里的佣人都知道。

    于是,就在九月初四那天,叶妩入夜时再次出现在叶太太的正院里。

    漫天大火,叶妩从正院跑出来,大叫救火。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使劲咳嗽,然后就醒了。”叶妩道,“我一睁开眼,自己睡在院子里,到处都是火。”

    人在刚刚睡醒时,意识是薄弱的。

    叶妩选择了利己,她匆匆忙忙往外跑,喊了佣人过来救火。

    那时候,叶督军府刚刚成立不久,叶太太夜里不喜欢佣人留宿,叶督军也正好彻夜开个军事会议,故而院子里只有叶太太自己。

    “父亲听到了动静,他派人过来救火,等火稍微减轻就进了里卧,发现起火的地方不是旁处,而是母亲的床上。”叶妩痛苦捂住了脸。

    有人点燃了叶太太的被子。

    病入膏肓的叶太太,根本没办法爬起来逃跑。

    她甚至都不知道。

    大火烧着了床和床幔,然后延伸到了屋脊。

    “当时,只有我出现在院子里。父亲的事业刚刚草建,我也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任何的流言蜚语都足以毁了叶家,毁了我。

    于是,父亲当机立断,说接出了母亲,放在别院养病。其实,那时候母亲已经烧成了木炭。

    放了一个月,原本就重病的母亲,因为受到了惊吓更加油尽灯枯而去世,没人知晓原因。”叶妩道。

    他们在一个月之后,才给叶太太下葬。

    正院也彻底放弃了,改做客房。

    这件事,除了叶家的孩子和叶督军,外人一概不知。

    叶妩说到这里,更是伏案痛哭。

    “也许,真的是我放了火。”叶妩哭道,“我在睡梦中,将自己多年被她虐待的怨气都发泄在她身上,将她点燃了。我杀了自己的母亲。”

    “不,阿妩,并不是你!”顾轻舟道。

    叶妩哭得更加伤心。

    “你不能肯定,我也不能。”叶妩道,“就算是父亲,他又能保证吗?老师,我是个杀人凶手,我好害怕火。”

    顾轻舟抱住了她。

    她轻轻抚摸着叶妩的后背,低声道:“阿妩,我们来查一查,如何?”

    叶妩的哭声略微停歇。

    她抬眸看着顾轻舟。

    顾轻舟道:“假如真的是意外,那么没什么可说的。若是其他人做的呢?”

    叶妩睁大了眼睛:“不,除了我,没人会这样做”

    叶太太虐待最长时间的,就是叶妩。

    唯一想要报复她,想要她死的,也是叶妩。

    故而,叶妩自己也不敢肯定,她有没有动手。

    “任何事都有可能。”顾轻舟道,“阿妩,我是相信你的。”

    叶妩抽噎着,问顾轻舟:“老师,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顾轻舟没有回答。

    其实,她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么清楚的内幕,甚至不知道叶太太死亡的时间。

    是叶妩现在告诉她的。

    顾轻舟坚信,叶妩的心疾来源于她父母正院的那场大火。

    她顺着这条线,装作什么都清楚,就顺藤摸瓜,看出了端倪。

    叶妩从小有过那样的经历,她没有变态,而只是对人对事很冷漠,顾轻舟觉得非常难得。

    也许,她可以帮叶妩。

    解开心结,就需得证明叶妩没有放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