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730章师徒

时间:2017-12-11作者:明药

    看惯了江南的婉约与素雅,顾轻舟初到太原府时,为其广袤与开阔、端肃所震撼。

    一望无垠的田野,蔚蓝高远的天空,已然是另一番的气派了。

    她从未见过这么高的天!

    只是,她还是很想念江南杏花烟雨的春天。梨花晶莹,柳絮轻飏,流连不歇的彩蝶穿梭花丛,融融春日繁花似锦。

    太原的春天没这样的好时节,因为有点冷,风很大。

    等这股子冷意过去,就到了端阳节,好似从寒冬一下子跳到了初夏。

    暖和了起来,换上了轻盈的春装,顾轻舟就觉得一年中最苦的日子已经熬过去了。

    “老师,送给你的榴花。”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天水碧中袖斜襟衫的女孩子推门而入。

    她手里拎着一个小提篮,放了满篮子秾艳的榴花。

    太原府的端阳节有很多习俗,其中在账顶撒满榴花,驱除五毒,也是风俗之一。

    “谢谢三小姐。”顾轻舟笑着接过来。

    “你又叫我三小姐了。”女孩子笑起来,略有腼腆,有一颗小小的虎牙,羞婉娇俏。

    她叫叶妩,是山西督军的第三女,今年十七岁。

    顾轻舟到了太原府之后,住在平野将军府上。

    平野将军府就在叶督军府隔壁。

    叶督军没有妻子,只有七位姨太太红袖添香。

    他有三位女儿,偏偏无子。

    叶督军的三位女儿,都是正妻留下来的,深受他的偏爱。

    顾轻舟像阿蘅、平野夫人一样,刻意结交叶家的小姐。也和她们一样,她结交上了叶家的三小姐。

    亦或者说,任何人都可以结交叶家的三小姐。

    三小姐性格温柔羞赧,看上去毫无主见,对每个人都很好。

    顾轻舟却发现,她有着非常清晰的界限。她只是戴上一副应酬的好面具,遮住了她内心的疏离。

    她不喜欢世人。

    有的人表现得愤世嫉俗,有的人则表现得亲切温和。

    内心的不屑一顾,还是可以从蛛丝马迹中窥见。

    当顾轻舟知晓她也在念书,而且英文和钢琴很吃力,她主动提出做三小姐的钢琴家庭老师,顺便陪她一起学习英文。

    对于顾轻舟的善意,三小姐是来者不拒的。

    她对顾轻舟,也没有异于常人。

    三小姐对任何人都好,就连街上的乞丐,亦能得到她的善心。

    她对顾轻舟,跟对乞丐也没什么不同的。

    “老师,你今天要跟他们出门吗?”叶三小姐问。

    顾轻舟摇摇头:“我不去的。”

    她没打算出门。

    如今的交际,阿蘅足以应对,顾轻舟无需插手。

    对于顾轻舟的内敛,平野夫人很宽容。

    平野夫人,就是那位叶赫那拉氏,自称是顾轻舟的生母。

    对此,顾轻舟全盘接受,而且态度亲昵。

    从某个意义上说,顾轻舟懂叶三小姐,叶三小姐也懂顾轻舟,故而她最近跟顾轻舟更加亲近了几分。

    “老师,上次那一段曲子,你再教我弹一遍吧。”叶三小姐叶妩说道,又说,“您别客气叫我三小姐,就叫我阿妩吧。”

    顾轻舟笑笑。

    她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和叶三小姐的态度如出一辙。

    她跟叶妩把榴花洒在账顶,等着它们驱散毒虫,然后去了练琴的花厅。

    已经是半下午了。

    一小段刚刚练完,叶督军回来了。

    叶督军今年四十七岁,有着西北汉子的高大身材。

    他早年进了山西的武备学堂,因为国文和兵法都名列前茅,就被清廷保送去了日本陆军士军官学校,在步兵科学习。

    三年学成,他回到了山西,参加清廷举办的回国学生科考,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清廷的武举人,调任回到了山西武备学堂任教员。

    后来,爆发了革命。

    山西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守住山西,就可以阻隔南北交通,为天下格局打定根基。

    叶督军就是在大革命中立了功,成了革命功臣。

    只是成功之后,他并没有加入革命党,而是退守山西,任山西督军,在南北政府中左右逢源。

    叶督军常年被南北政府双方面拉拢,他一概拒绝,称“山西不问外省事”、“山西经济发展才是当前大局”,从此在北方军阀混战中保持中立,保存了山西的实力,也维持了山西的稳定。

    如今,山西的媒和铁冠绝天下,已然是一头猛虎。

    叶督军曾经与爱妻感情深厚,两人青梅竹马。叶太太为他生了三个女儿,没有儿子。

    五年前叶太太去世,叶督军伤心了半年之后,就不再清心寡欲,一口气纳了七位姨太太进府,全是姹紫嫣红的二八佳人。

    顾轻舟还以为他油滑好色,可见了面才知道,他英武而威严。

    抛开私德,单论他的政治和军事才能,以及个人品行,也可以称“雄才伟略”。

    叶督军走进门,听到了偏厅的钢琴声,特意过来瞧瞧。

    看到了顾轻舟,他没言语。

    等一曲结束,顾轻舟和叶三小姐才看到了他。

    他略微颔首。

    “父亲,您回来了?”叶妩起身,走到了叶督军身边。

    众多孩子里,叶督军最爱的就是叶妩了,当宝贝一样宠着。

    “好好的端阳节,怎么闷在家里练琴?”叶督军问,“不出去玩?”

    “没什么好玩的,功课还没有做完。”叶妩道。

    叶督军略有所思,对她们道:“长庚班今天唱《贵妃醉酒》,可要去看看?”

    叶妩看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眉眼低垂。

    她虽然嫁过两次人,可来到了山西之后,她依旧做了少女的装扮——剪了厚厚的刘海,遮住她光洁的额头。

    在南方,只有未出嫁的姑娘才会剪刘海,出了嫁的多半全部梳起来,没什么讲究,只不过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故而,顾轻舟低垂眉眼时,所有的情绪都深敛其中,叫人看不出端倪来。

    她有点像叶妩:乖巧,漂亮,不露风头。

    “父亲,您带姨太太们去听戏吧,我今天要跟老师把英文预习一遍。”叶妩拒绝了。

    叶督军又看了眼顾轻舟。

    他的表情很深敛。

    顾轻舟不看他,不做任何表示。

    她漠然又坦然。

    比起她姐姐阿蘅,顾轻舟更加神秘莫测。虽然柔软,未必就是善茬,至少她已经跟叶家的人亲近了。

    这点,她姐姐阿蘅就比不了。
小说推荐